• 2021新年问候
  • 点击:3636评论:02021/01/01 14:19

杨村老师:

见信如晤!

现今时代,随着科技飞速发展,发明了许多智能工具辅助人们实时的交流,书信便逐渐淘汰了,没落了。书信后来转变成电子邮件,现在电子邮件大概只是在工作上或者一些正式场合使用,而朋友之间、家人之间甚至陌生人之间的联系,都是通过打电话、发微信/QQ等方式来完成。然而这些科技玩意的弊端也十分明显,它是实时的、碎片化的、分散的、易逝的,它失去了书信方式的所有优点。现今,已经很少有人会写信给家人和朋友。但我是一个内心十分传统、古典的人,一个怀旧、念旧的人,就在此刻,我在心里吟唱起木心先生的《从前慢》: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人家就懂了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现在的生活节奏太快,人们不禁怀念、渴望着“从前慢”起来。我与杨老师相识大概有十六、七年,记得我们只见过一次面,但却一见如故,至今我仍记得当初见面时的情形。在我心里,杨老师亦师亦友亦兄,尽管我后来远赴岭南之滨,也时常怀念与兄之友谊,我们也时常在微信上联系,但真正坐下来慢慢对饮与谈心的机会却没有了,今天,我愿以书信的方式,与兄倾谈。我知道并相信,你也是喜欢书信这样一种隽永的方式,对吧?

我与杨老师,是君子之交,虽远尤馨。我敬杨老师的文品与人品,人如其文,真挚而诚恳,想当初我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竟然得到杨老师的赏识,热烈地带着我去认识你的朋友们。我向来为人笨拙,性情耿介,不善与人攀交,纵然入世数十年,朋友寥寥,深交更无几,杨老师算是我最资深的文友。我爱文学至深,从学生时代至今,从未放弃,视之为精神上的事业。读书不倦,偶尔写作,发表甚少。三十岁以前,我以做一名作家为职志,我以“平生之志,不在会计”自勉,然而我徒然地在写作这一条道路上死磕,却磕不出半点响声。我的野心如此之大,而我的成就又如此之小。我以为条条大路都通罗马,却始终徘徊于野径之中,不见心中的罗马,我甚至连罗马的城门都没见着!在左冲右突下,在残酷现实中,在心灰意冷里,文学不再是野心与梦想,而慢慢变成一种精神慰藉,文学与会计开始和解,会计是白日里的账本,文学是夜空中的星斗。如果说我三十岁以前是活在一种理想主义的梦幻中,那三十岁以后,我这个天真的梦幻者已经清醒,向现实主义妥协了。在我没能以文学作为一种职业的情形下,我需要为现实生活考虑更多,尤其是当我的身份变成一位丈夫和父亲之后。尽管我从来没有离开过会计这个行当,但我逃出一个会计人的牢笼,变成一名财务管理咨询顾问,这为我带来更可观的收入,使我能够在这座城市里过得好一些。除了精神上的快乐,文学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物质性的回报,我在文学上的投资从来没有盈利过,我必须练就一门手艺来养活我的家庭。

我知道,我不是那种写作天才,年纪轻轻就写出惊世骇俗的作品的人。我天资平平,有一点写作才能,但也仅仅那么一点点,不足以让我成为一个真正的作家,顶多也就算是个文学爱好者。这是我对自己清晰的判断与定位。我天性懒散,读书不多,写作不勤,但写作的冲动与抱负,却一直都还在。我读书,挑经典文学读,我始终有一个执念——跟一流的大师学习,你才有可能写出一流的作品,再不济也是二流的,不至于三流之烂俗;倘若自己真的不济,写得太烂,那也没有关系,便让它烂在自己的抽屉里、电脑里、肚子里,别让人看见便是了。但偏偏世间的怪事颇多,有些人写得极烂,却每每见诸报刊,因此我常感到大惑不解。这个疑惑,一直在困扰我多年。早些年,我写了些自己认为得意的文章,上网搜索到刊物的邮箱地址投稿,我总是一厢情愿、一往情深地等呀、盼呀,就像情人望穿秋水的眸子,却如泥牛入海,毫无音讯。后来,我便渐渐失落了,放弃了。就像没有得到亲人祝福和法律认可的爱情,我痴恋缪斯,矢志不渝,发表与否,又有何干系?

拉扯这么多,你也感到厌烦了吧。关于写作,杨老师又有怎样的感想,我感到好奇,也想听一听你的文学故事。

今天,又是新的一年了,我想了想,写一封信给我敬爱的杨老师吧,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一件特别的新年礼物?

写完这封信,窗外的天就蒙蒙亮了。

祝安好,新年快乐!

您的学生、朋友和弟弟曾令维

2021年1月1日清晨六点半


令维:

元旦节快乐!

人的相识相知,除了人们常说的缘分,更重要在于先天情性的相投和后天智识累积一致。若否,只能是酒肉关系、身体关系、金钱关系,除此,不会有心灵的牵挂。唯有性灵相通的牵挂,才是永久珍贵的。

你的来信令我快乐。这是我在看腻了的新的电子工具的问候的泛滥形式中,获得的一份礼物。惊喜已不适合我的年龄,但我愉悦珍惜。为此,阳光也一改多日的阴郁,灿烂起来。这是我2021年的良好开端。谢谢你!

细细回想,我们相识的机缘,其实应归功于文字,或者叫文学。那时,我读到你的系列随笔,主要是读书笔记,兴奋不已。那时你年纪轻轻,出手不凡,于文于事,都有独到见解,行文也老到练达。我继而惊愕、欢喜。我们成为知交、兄弟、朋友。这个时代的人生,如此交友方式恐怕已经不多。后来,无论读王维《山中与裴迪秀才书》,或韩愈叙刘禹锡柳子厚事,往往而忆。而慨叹今世之友情风,与古人相去远矣。

说实话,我多年不与人谈文学事了。当下之世,文学已边缘至可无,尤其是有独立思想的文学。或者,大多数人的文学,只停留于粉饰与附庸风雅,于是,浮泛的文风,看似充塞时空,实则已成荒漠。不过,世道也未必非文学莫存。因为人之存于世,必以动物性为先,就是活于酒色之中,行尸而已。然而细一想,如果没有文化,没有文学,没有思想,没有精神,人还有什么资格耻笑牛马猪狗?所以,四五十以后,我猛觉孤独。每于人丛中杂论,其价值观愈觉殊异,有些很近的朋友已弄得疏远,聚则酒肉加无聊话题,深谈则已成为互害,此文学已非彼文学了。或许,我已渐入孤我,已然不谙世故,不随人众,不配合,不合群,自己退群了吧。

你说到文学追求上的苦闷,这是正常的。凡是有追求的人,往往如此。我年轻时,也泛泛学技,恨不得一日功成名就,名满天下。然则慢若蜗牛,毫无成果。盖因自己眼高手低,阅世读书都少得可怜,不能自成个性思考,写下的字自然乏味,怪不得人家。至于你说到那些文学天才,如加缪,如麦卡勒斯,如米兰·昆德拉,如胡安·鲁尔福……我不知道他们二十多岁,为什么不仅能写出名世之作,而且是不朽之作?我近来与代老师话多投机,亦随性,往往谈及此事,结论也和你说的一样,世上真有那么一批文学天才吧。代老师和你一样,年轻时就读过许许多多书籍,中外古今,到手即览。我们有话说,说而不厌,大体由此。

其实文学,仅以其技示人,窃以为并非最高境界。最高境界在于思想。当下许多青年,包括中老年,仍以学技为耀,常常陷于跟风,就像那些年拉丁美洲文学在中国的流行一样,似乎成就了一批中国当代文学名家。但我们读了一些拉美文学之后,才知道,他们学到的,也大多是皮毛,变成奇技淫巧,一阵风而已。机遇成就了他们。当然前提是他们也具备相应的才情。我意下没有任何诋毁。你的文学才华是深而不溢。当初我读到你的随笔时就深有感触。这完全来自你深厚的学养。不必气馁,缓缓前行,终有所成。何况文学追求已经不是你的障碍,而且与你的会计职业和解,成了生活日常,生命日常?前几天代老师给我推荐一文,大致是转达施蛰存先生的一个观点:爱好文学,不一定得从事创作。吾甚觉至理。这话适于我,适合于你,适合于代老师,以及许多朋友。代老师学富五车,谈文学能海阔天空,而创作,也和你相似,随性而为,书必至情、至性,练字达心,故其文尽出天然,清新脱俗,不造作。文学追求如行路,可远可近,愉情益性,启智促思即可,未必急急成家。我现在对某些当红的文学新星并不以为然,而且有意规避,因为促成一些家的因素芜杂,一言难尽。或为集团鼓呼,被集团利用,蔚然走红;或臭味相投,沆瀣一气,互吹成家。总之见仁见智,鱼目混珠。况且文学之事,还不是外行看热闹的多?人云亦云罢了!如你潜心阅览,读之愈多,自辨高下优拙,在此,我就不啰嗦了。

你说,向大师学习。我也大赞。期待你写出更加精彩的华章。

祝新年快乐,年年快乐!

你的朋友杨村

2021年元旦


  • 1
  • 2
  • 3
  • 4
  • 关键词:新年问候文学文友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2钻
  • 抱道不曲,拥书自雄
  • 抱道不曲,拥书自雄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2
  • 43950
  • 104
  • 1086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