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月的20首诗
  • 点击:1380评论:32021/01/31 23:19

某日


太阳每天都会升起

每天,太阳升起的时候

一切都已改变

告别昨天,告别去年,告别2020

我们无法隐藏真实

请让时钟停顿一分钟

请让我们用一分钟抚摸2020年的伤痛

那些残酷的、温煦的情绪

那些熟悉的、陌生的、康健的、和失去的人

那些陨落的,和升起的星辰

今天,和昨天做一次彻底的决裂

太阳每天都会升起

一些人死去

一些人新生




冬天的围城

枯萎和凋零

那些不寒而栗的证词

涌向我们

寒风吹过山梁

湖水在寒风中颤抖

冷,不是寒潮的代名词

心底的恐惧



病毒


花开,花落

太阳风干季节的轮回

而病毒还在

变换姿态荼害生灵

孤独星球上

每天滑落

成千上万颗星星

绝望入深海

口水中的政治家避实就虚

依然神采飞扬

生命犹如草芥

生命比草芥更轻

一茬一茬生命

消散于星空



冬天


灰色的

灰色的土地犹如灵魂蒙尘

像要下雨的样子

干涸太久了

一条无地自容的蛇

隐藏

蜷缩在冬天的黑暗中

感觉季节响动

身不由己

打桩机尖利

在刺耳的清晨

这世界总有一些事物令人生厌

比如清晨的尖叫

比如新冠

雨一直不下

渴望一场透雨

或一场大雪

无雪之地

我在南方的冬天

等一声惊雷

唤醒春天



天空


站在楼顶望天空

很近的天空

南方的天空传来雁鸣声

大雁昂头飞过

天空覆盖深圳的山川和楼群

不见云朵

只有太阳和淡淡的蓝

大雁高飞

能不能找到停息的地方

我站在楼顶望天空

楼顶在脚下突然颤抖

再次抬头望天

大雁不知飞向何处

天空有太阳

不是蓝天,也不是云朵



加州殡仪馆或控诉


死亡不是最可怕的

那些人,每天看见新冠患者死亡的医生

独自,或者面对镜头

他们无助地哭泣

眼泪滑进口罩遮盖的面颊

洛杉矶大陆殡仪馆的老板说

殡仪馆已经没有能力接收更多的逝者

死亡的人太多了

死亡不能让灵魂安息

有一些死亡,绝望而寂寥

冰冷



深圳和石家庄


病毒在寒冷中走动

北方极寒,石家庄零下16至零下5摄氏度

新增19例新冠病例

客运总站停运了

一月,新冠病毒卷土重来

阳光下的深圳在11至20摄氏度的温情中

疫情防控升级。严阵以待

捍卫,生命的尊严



大树


落尽最后一片叶子

一月,在我的江南

大树骨立于日光之上

以死士的姿势

望断天涯

偶有黑喜鹊在枝条起舞

麻雀携带云彩歌唱

村庄枯寂

等待一场雨

或者雪压苍茫大地

大树骨立,挥戈

勇士奔赴一场战争



风景线


大海映照蔚蓝

太阳窜上山巅

特朗普的支持者爬上国会大厦的墙垣

民主和自由的旗帜飘舞

有人谓之美丽风景线



街道或打桩机


街道的解剖刀

随时探入街道的肌体

打桩机开胸剖肚

哐当,哐当……

这惹人焦躁的声响

不绝于耳

年复一年

街道拖着病体

看似病入膏肓

一夜之间

神奇般痊愈了

很多人因病死去



朋友圈


每天握着手机

电话基本不用了

微信群和朋友圈热闹如昔

诉尽痴人言和行

偶尔翻开朋友圈

一定是想到某个人

不便电话叨扰

圈里显示他去了西藏,或者北京

一些漂泊的灵魂

在寒冷和凌晨的微光写一首诗

知道你还活着

便是人间的美丽

站在山巅或谷底

俯视或者仰视

寻到你的背影

世间安好,我在朋友圈来去无痕



寒潮


寒风笼罩大地

城市缩紧了脖子

寒潮捎来日月星辰的消息

上帝来信说

冬天是春天的信使



梦故乡


曾经生活的地方

早已变了模样

在梦中

桥,延伸了河的宽广

雪洗过的原野

草木已长出淡淡鹅黄

鸟儿飞过天空

遗失多年的花喜鹊回来了

离开村庄

有的人失去消息多年

鸟儿痴恋故乡

守候村庄和我的白发亲娘

河堤上走过迎亲的队伍

谁家的新娘

锣鼓铿锵,唢呐悠长

我的故乡仍在民风中滋养



车行深圳途中突然遇雨


晨光清澈

如深海,天空浩荡蓝调

宽广,如洪波

高速疾行

钻山跨桥,过山梁

上帝之水,砸在车窗上

大雨骤至

雨幕中,视野里一轮新日红彤彤燃烧

风云隐忍

天空空灵澄明

时空之门洞开,妙无可言

穿过雨帘,从时空穿越

不见一片云彩



2020


回看2020

拼命奔跑,身体长出枝节

多余的,整个世界

一次一次失重

犹如特朗斯特罗姆那只在世界底部拖滑的抓钩

什么都没有抓住

恐惧、挣扎和绝望

抓开身体上最后一块遮羞布

尸体的白,亮瞎所有瞳孔

世界白花花的一片

上帝扭过头去

世界白花花的一片

像尸布,也像雪花洒落



读特朗斯特罗姆


翻开这本诗集

需要巨大的勇气、和韧性

读特朗斯特罗姆

在诺贝尔文学的刀尖上

执干戚舞

那些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物

意象高过星辰,阔于海洋

无所不及

抓钩滑过软泥

火、气、水、土

他的世界承载太多

又像什么都没有




第几夜了

睡不安稳,辗转难眠

梦见死亡

巨大的棺材

玄歌之音遮蔽太阳的光芒

旷野金黄

漫天的飞鸟

向日葵高于山冈

我在另外一个世界闲逛

我对世界一无所求



除了音乐


波西米亚的气息

弥漫金色大厅,在深圳

星期五的晚上

我看见金色的光芒飞翔上群星

被感召的灵魂

汇聚。名利与喧嚣或可隐藏

聆听塔法内尔,门德尔松,德沃夏克

他们统领千军万马驰骋

或者带你抵达温柔和远方

长笛清澈,悠扬

牧歌声里回到童年,天高地阔

回到故乡

长满翡翠的田园

在都市,音乐厅是唯一的村庄



大芬油画村


向日葵向太阳摇摆

青草地流淌五月的芬芳

山水中的写意

垂柳一枝,又有鸟儿飞上苍穹

油画里的静物

中西合璧

笔锋里隐藏着大师

从旷野走出画布的那个女人

蓝眼睛,黄头发

她不是中国人

她是欧洲人,或是美洲人



这个冬天


太阳在南回归线打躬作揖

蹒跚地走向赤道

北半球的阳光像个背叛真理的奴才

躬身负重,每天

瑟瑟缩缩的没有温度

即便我在中国的南方,睡在深圳或者广州的纬度上

这个冬天与床热恋

难舍难分,在早晨美好的光阴

直到太阳在高空盘旋

我冲向旷野,逼视阳光和风向

厚颜无耻的家伙

它不躲藏也不羞愧,嘲弄的笑声洒落一地

江南不是南方,也不是北方

江南包含不包含湖北

我是江南人

进入腊月的第一天

网上流传2021年春运的消息

流浪者,打工人

可以抢购除夕的火车票了

这让人心跳,心惊

除夕和春节

在中国人的心坎上,这些扎眼的名词

扎心

在南方漂泊多年

有时甚至记不起父母亲的脸

突然看到他们的白发和皱纹和他们脸上堆满的笑容

温暖的揪心,失重

不知所措

2021年的春节即将来临

别离的人开始盘算归期

而北方:石家庄,邢台,廊坊……

地球村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

幽灵,新冠肺炎疫情的幽灵仍在盘桓

地球上,太阳能照射的地方

熙熙攘攘的人流

九州之外,每天仍有成千上万的人在病毒中死去

病毒像飞弹

一次一次击中人类的软肋

全球新冠死亡病例已近200万

生硬的数据,冰点

同一个地球,同一片蓝天

阳光下

口罩是另一件衣服

牵不住你的手,看不到你清澈的笑容

黄泉路上人满为患

伤情的泪水为谁悲声

病毒肆虐,同情身陷囹圄之人

那些麻木不仁的叫嚣

或颂词,甚嚣尘上

恨不能将罪恶撕成碎片

  • 1
  • 2
  • 3
  • 4
  • 关键词:一月的21首诗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都不见你在微信朋友圈活动,原来专写诗了,一写就是这么多。2020艰难的一年,即慢又快,这日子好歹过去了。愿以后的日子世界安好,大家安好。
    • 骚风2021/02/17 10:21:06
    • 分享到:
  • 问候红红,新春吉祥!

    回复

    • 骚风5进士2021/02/06 17:56:23
    • 分享到:
  • 寒冷之季,阅读和打赏,都温暖!致敬!致谢!
  •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3星
  • 3钻
  • 写作方向:冷漠中的温暖毁灭中的希望
  • 写作方向:冷漠中的温暖毁灭中的希望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2
  • 25437
  • 156
  • 2395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