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身所处的俗世
  • 点击:2085评论:02021/03/19 10:57

年猪

年前,是冬天最冷的时节,山村的冷是湿的,直接冷进骨髓里,还好,母亲已烧好了一盆炭火。烤了一会儿火,脸都烘得红红的,我发现屋里少了个人。是父亲,这会儿,父亲应该会戴个老花眼镜,坐在火盆边,很认真地翻看他从地摊上买回来的风水命理书。我说爸呢。母亲说理事去了,麻牯子走了。母亲钳一截木炭放进火盆里,说,前日还买了他的炭,他还少收了十块钱。

母亲总是这样,说起某个人总是要带出他曾经的好来。

麻牯子比我小三岁。我突然有点伤感,想说英年早逝,又觉得英年早逝这个词实在不适合他。

记得年少时,麻牯子父亲发叔曾多次说,要是我麻牯子不会读书呀,我就使劲地打,使劲地打。村里人皆掩嘴而笑。麻牯子读书实在不行,每年都要提一篮子鸭蛋回来。有年期终考试,竟然睡着了,口水将试卷湿了个拳头大的洞。这样的人,就是把他打死,成绩也好不起来。发叔到底舍不得打他,至死都没抽过他一场竹鞭子。他只有这一个儿子。

太穷了就会穷出邋遢名来,发叔邋遢名在村里要排第一。捡了一个讨饭的女人做老婆也没陪他几年。据说是两口子吵了一场架,喝了一瓶乐果下去。此后发叔再也没娶上了老婆。发叔指望儿子长大了有出息老了有福享,看来这也只是想法而已了,但发叔并不沮丧,日子还得过下去,有时聊天聊到高兴的地方,一样会哈哈大笑,只是未及麻牯子长大他就走了。麻牯子十六岁时,发叔去山上砍柴,被蛇咬了,硬是没救过来。他腿上有四个齿印。父亲翻了翻三世经,说,那是寻仇的来了哟。

多赚到钱来,村庄里的人用这个理由跑到外面去。麻牯子却一直固守在村庄里。一次我去邀他外出。他说,我才不去哩,外面一个熟人都没有。我想他也对,一个上学老提鸭蛋的人,实在不适合外面的花花世界。在家里,好歹有几亩田,还可以去上山砍柴烧炭换点钱。

麻牯子三十五岁才有了老婆,还是做邻村吴家的上门女婿。岳父一条腿是拐的,岳母是个病坯子,去菜园里去摘菜都累得喘粗气。老婆倒是好手好脚,就是有点傻,数一百个数没问题,加减乘除就会糊了。还好,两口子干活都舍得下力气,笨一点就笨一点,干活无非是延长点时间。富裕肯定说不上,就是日子能过得下去。他有时会挑木炭来村里卖。村里人说,麻牯子,还可以哟。他便裂嘴笑了,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前些年我做生意亏了血本,沮丧着回村里疗伤。镇街上看见麻牯子在卖木炭,便走过去,抽了几支烟,聊了一会儿一天。感觉他这样过日子也是挺不错的。不谈理想也可以过生活,像我这样,使着劲儿折腾,还不是两手空空。钱并不因为我的努力而受感动。我突然有一种大彻大悟。文字就是从这个时候捡起的,然后进一家企业做内刊小编辑。

他怎么就走了呢?我坐不住了,得去送送他。

他就葬在鹅卵岭。

到底是过年了,送葬的人还真不少,两个村庄,差不多家家户户都派了代表。看着松松散散的人群拉成一条白线,想,有这么多人相送,九泉之下的麻牯子也该裂嘴一笑了。若不是恰逢过年了,恐怕抬棺的人都找不到。他的两个儿子,一个九岁一个七岁,抱着灵牌走在前面,傻女人跟在身后。她们脸上也没过多的悲伤,木呆呆的。天空下着米头雪,冷风鞭子一般抽过来。一个傻女人,带着两个未成年的孩子,今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呀。麻牯子你也真狠心。

鹅卵岭那儿有块擎天石,孤独地矗立在山腰上。关于擎天石,村里有些传说。有说石顶上藏着一把可斩妖除魔的宝剑;有说石顶上常有神仙来聚会,喝酒唱歌下棋;有说石顶上有很多珠宝,由几条大蛇镇守……小时候常来此砍柴,玩耍,少不了仰起头,对传说升起向往,若是能爬上去……擎天石太大太高太陡峭,谁也无法爬上去。小时候只是偶尔想想,长大了就彻底忘了。如今擎天石周围的柴火全部砍光了,旁边有个小炭窑。麻牯子的木炭就是这里烧的吧,在这里安葬对他来说也算是一种归宿。有人发现擎天石上搭了云梯。我走过一看,老天爷呀,已搭了很高很高,但这很高很高地只到岩石的半腰。全由木条与红藤扎就的,这是一项不可思议的工程,麻牯子耗费了多少精力呀。我突然记起,小时,我们曾说过,谁要能爬上去,就封他做大英雄。大家都摇头表示当不了英雄,唯独麻牯子拍了拍胸,说他就可爬到石顶上去。我们还当笑话耻笑他,说你一个老提鸭蛋的人,还想当英雄?麻牯子脸都被我们笑红了。

我的心里不由一紧,仿佛看见麻牯子,沿着云梯一节一节往上爬,也不知爬到哪个位置,然后像落叶一样飘下来。

村里人都说麻牯子脑子傻出毛病了,爬什么擎天石,这下好了,把命都爬丢了。父亲说,生死是命中注定的,他不爬也会出别的事。三世经里说,过年前几天死,前世是猪变的。我抬头望山下,过几天就是过年了,此时,有不少人家,正在杀年猪吧。

野心家

稻谷收进了仓,村里人便聚在背风的墙脚下聊天晒太阳。

曾抱才说:我要在葫芦丘里种上清一色的包菜。他用手指着那丘田,感觉是为了指得更清楚准确点,特意站到柴堆上。他那样子很像个大将军,为攻占某座城池爬上山头看地形,豪迈得很。我想起苏东坡的词,遥想公瑾当年。

葫芦丘是村里最好的田,足有五亩。村里的田如补丁一样散落在山的褶皱里,小得可以与巴掌作比较。葫芦丘无疑是村里的田胆。这是他抓阄抓到的。或许,他是觉得拥有村中的田胆,才萌生要种满包菜的想法。

对于他的意气风发,大伙一点都不感兴趣。有人说镇街上来了马戏团。有人说前天村长骑摩托车跌到阴沟里了。有人说学费又涨价了。有人说明天要去赶墟。说镇街上来了马戏团的,是喜欢看戏文的金生保。说村长掉阴沟里的,是木工陈师傅,前几日村长以乱砍乱伐的名义收了他二十元罚款。说学费又涨价的是王友生,他家有三个孩子在上学。说明天要去赶墟的,是东平仔,他想挑担芋子去卖。当时我也挤在人群中。现场给我的感觉是,人虽凑在一起,但思想是各跑各的道。我想用各怀鬼胎来形容,又想不对,各人怀的真不是鬼胎。

曾抱才一点儿都不在乎大伙不感兴趣,依旧兴奋地描绘他的蓝图。这一丘包菜种下去,该收上多少钱哪。他打算用这些钱买一部摩托车,当时村里只有村长有摩托车。

他这样子可以说是具备了领导素质。领导在台上讲话,知道台下没人听,却依旧讲得认认真真。有人说,屁,他怎么够得上做领导。我想把曾抱才类比做领导真是有点抬举了他,他顶多能算个野心家,一个乡村野心家。

对,就是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他是个野心家。

我们那儿,没有冬种的习惯,稻子割完了,田便闲在那儿,勤快一点的,赶牛过去犁一遍,好让寒风雨雪霜把虫子冻死,把田土冻松。曾抱才却打算种包菜。一丘五亩的田呀,那能收获多少包菜,可能要堆满一间大大的屋吧。想到这我就在心里猛打感叹号。没有野心的人,想都不会去想。

屁,这能算野心吗?村里立即有人反驳我,这算野心的话,村里哪个人没有?

我一时怔在那儿。

真的呢,按曾抱才的标准去衡量,村里哪个人没有野心呢?王家良想在稻田里多收几担谷子,猪栏粪牛栏粪塘泥使劲地挑到田里去。东平仔想建栋房子,隔三差五往村委会跑,我的宅基地批了没有哩?广东仔想学木工手艺,常请陈师傅喝酒。王友生想把那几丘山坑深泥田改造成鱼塘。董六古抓回二头母猪,决心做个养猪专业户。就是麻牯子的父亲发叔,一个邋里邋遢没人瞧得起的男人,也是有野心的,希望儿子将来有出息。喝酒算不算野心?对于爱酒的酒壶子来说,真应算个野心。他常跟我说,我这一辈子呀,就是想喝掉一火车皮酒来。

村里人的野心都不大,只是想让生活过得更好一点。野心一旦与日常生活丝丝入扣得太紧了,就很容易被忽略,以至于连他们自己都不以为这是野心。

曾抱才不但是个野心家,还是个实干家。我们去山上砍柴,他赶着黄牛在犁田。我们去镇街赶墟,他手持锄头在整地。我们去村店里打麻将,他在一株一株种包菜。他整个冬天都在田里忙,除草、打药、施肥,把自己弯成一个小点点。一转眼,包菜长成大白球,郁葱葱,排列得很壮观。我想要是下一场雪的话,更具画面感。村里人忍不住要高看他了,有几个表示明年冬天也来种包菜。

眼看着野心家的蓝图就要摘胜利的果实了,他自己从未想过的事情一下子把他打败了。包菜收成了没人买,烂了一田。乡村人家,家家户户都会种菜,谁会去买他的包菜呀。他伤心地喝了两坛米酒,醉哭了。他老婆骂了他一整个冬天,累苦了一家人不说,还喝掉了两坛酒,那是准备过年招待亲戚的。

开始,我以为他会从此一蹶不振,可没过多久,他就是表示要养二百只鸭子。这些乡村野心家,生活是不充许他们一蹶不振的,田要种、猪要养、钱要赚,日子要一天一天过。失败算什么?哪个人没失败过?乡村人的野心本来就不算大,失败也只能算个小失败。

开始是村里的年轻人,发现了村庄是个不太适合野心生长的地方,一个个飞到山外去,表面上是老实打工,其实是接着栽种野心。大一点的野心种不起,就种小一点的。人都明白,要是没有野心的日子,就是一潭死水,活着也失去了味道。接着,村庄里的中年人,也学年轻人的样,飞到山外去种野心了。村庄里只剩下一些老人在种野心,显得那么力不从心了。村庄里的田土大多长野草了。

曾抱才就是为数不多留在村庄里种野心的人。他还萌生了哪些野心,我真的不知道。如果不是每年过年要回一次家,照个面,抽上支烟,聊会儿天,我可能会将他从记忆中删除。

前年过年回家,村前村后转了几个圈,不见曾抱才出来聊天。父亲告诉我,他瘫了,喝醉酒骑电动车跌到吊坎下,手脚没摔坏了,倒把脑子里的血管摔爆了。父亲说,你应该去看他,自从瘫了,他屋里冷清得鬼影都捞不到。我走进他屋里,污秽浓烈,呛得人很难受,这就是没人愿意去看他的原因吧。他看见我,有点激动,想挣扎着起来,结果是连头都抬不起;啊、啊,想说什么,却吐不清句语;两只眼睛本要流出泪花来,却只是嘴角流出一滩涎水,有点黏稠。我想起他曾夸过我父亲的二胡拉得好听。

音乐家

父亲有把二胡,就挂在吃饭桌边的墙上。

吃饭时,二胡就在墙上看着我们,但我们不看二胡,只闷头吃饭,大口大口地扒。锅里的饭不多,还掺了不少青菜进去煮,扒得快一点,有可能多抢到一点进肚子。一家七口人,只有父亲一个人,扒两口饭,抬头看一会儿二胡。母亲用筷子敲了敲桌子,说,看什么看呀?还不快点吃饭,饭都被几个饿死鬼抢没了。父亲说:不要吵,我在跟二胡说话呢。

  • 1
  • 2
  • 3
  • 4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俗世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48000,共计48000
  • 2021-03-2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没事写字玩
  • 没事写字玩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0
  • 88162
  • 43
  • 6720
  • 幽默和风趣的叙述,让人会心一笑。或许是总习惯从文章中得到什么大义凌然或是慷慨激昂的说理,竟然有些不习惯这样生活的小场景。忙忙碌碌的大城市生活,让多数穷人焦虑不堪,充满乐趣的小生活,如今又有几人歌颂,或是有这闲情雅致写来调侃,而这在我看来,恰恰是现代人最缺的品质。

    陈尘有一天我买了一个茶杯

    2021/4/1 17:39:43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成长史,每个写作者都有自己的之路,读完地三仙这文,有点小触动,他道出了我们这些卑微的写作者的心理暗伤。是的,我们可能永远是站在路牙子上,不可能走进金光大道。可是,写作者,有哪个不想迈上金光大道呢?这是梦想,这是情怀。明知不可为却默默地坚持,就像侠客仗剑上华山,论剑肯定不是你,当下观众鼓鼓掌也好哇。哦,我很想跟作者一起痛饮三杯。

    茨平站在写作的马路牙子上

    2021/3/19 14:34:08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