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温柔的野兽
  • 点击:1298评论:42021/03/24 10:26

尤大志被吴总抓到玩手机的时候,他其实正在劝说自己的表哥,姑妈家的这位大表哥不止一次给他发来披着网商外衣的传销信息,先前他都是置之不理,自从上个月跟父亲的电话里听到这表哥已经不是第一次被骗,他决定找个机会好好劝一劝,这年头,真想挣钱,也不一定非得靠这些歪门邪道,他正苦口婆心在对话框里组织语言的时候,吴总的半截身子从他身后出现,于是五分钟之后公司群里就有了“尤大志上班时间玩手机罚款一百元”的通知,他觉得有点亏,但他没有做出丝毫的挣扎。

作为近乎透明般的存在,他的出现似乎只有被罚款、挨处分这样的情形,至于其他,尤大志从来不是一个积极分子,话少,办事温吞,性格用办公室里一位东北同事的话说就是“秋后的老倭瓜——面”,所以当他下班前接到领导指示下周去武汉出差的时候,他嗫嚅了半天,依旧没有反对。但不得不说,尤大志的长相是真好,一米八三的身高,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五官俊秀,连嗓音都透着点半熟男的诱惑,用办公室另一个同事的话说“不去店里做鸭真是可惜了”。

刚入职那会,他还是很受老板器重的,就那一副皮囊来说,老板也着实打算对他进行一番栽培,带着他出入各种酒局,可渐渐地领导发现,这小子忒不会来事,不知道敬酒,也不懂溜须拍马说好话,往桌子边上一坐,时不时地还得让周围那些个大老板给他倒酒,这一来二去的,老板也就对他死了心,跑业务肯定是不行了,一块璞玉变成了大理石,只能流放到经营部当个坐班的普通职员,在办公室里打打杂,好歹还有个学历呢,让他给公司考几个证用,也不算是养闲人。

尤大志今年三十岁,是从农村走出来的,打小老实听话,又生了副极好的皮囊,连他爹妈都是一路听着乡亲们的羡慕和夸赞走过来的,或许正因此,至今未婚便成了卡在尤家人喉咙里的一颗钉子,村民的指指点点就不必说了,尤家人本身也很焦急,尤其大志母亲过世之后,尤大志的父亲仿佛一夜之间白了头,除了业余写写方块字,心心念念的就是抱孙子。大概这也是促使老尤生平第一次主动要走出老家远赴南疆看望儿子的主要原因。老尤是个地道的农民,虽然不知怎的,年过半百之后忽然爱好了文学,却连老家那个县城都没走出过,这次来深圳,是打着要拜访偶像作家的名义。

老尤自从喜好上了文学,倒也表现出一点天赋,参加了一些个征文,得过几次奖项,尤以在市里一次征文的大奖让他颇为风光了些日子,随即被市作协吸收,成了“有组织”的文人,这个鳏居的老泥腿子自此便有了精神依托,而他要来拜访的作家却根本不在一条水平线上,人家是全国知名的大作家,年少成名以一个短篇拿下鲁奖,之后大小奖项拿得手软,获鲁奖的那个短篇尤其让老尤赞不绝口,文笔老练精彩到不似他那个年纪所能够拥有的睿智和沉稳,此后陆续出了一些作品,因着身份倒也卖相不错,老尤总觉得比起当初差点意思,且越来越差点意思,他之所以大老远跑来拜访,还是因为上个月在老家县里一次文学活动上,这位大作家意外现身,活动上特意点名见了老尤,说老尤的诗歌着实写得不错,特别是那本诗集,当他得知是这样一位农民的作品时,他就想着一定要跟诗集的作者见上一面,话说见面不如闻名,大作家惊讶于面前这个干瘪的小老头还能写出如此浑然天成的诗句,而老尤也不住地感慨,大作家原来就是这幅大肚便便脑袋大脖子粗的尊容,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今天下午,就在尤大志被吴总抓住的那个时间段里,老尤去见他的偶像大作家了,不知道他们见面都聊些什么,但竟然没有留饭,这是尤大志没想到的,以老尤描述的先前大作家的热情相邀,他以为老尤今天不该回来那么早,至少不会回来吃晚饭,可老头在电话里就是这么交代的,让他下班回去的路上多买点菜,爷俩喝上一盅。

从地铁上挤下来,衬衫已经紧紧贴在了尤大志身上,这是南方的气候,即便此时的北方已经秋雨连绵草木渐枯,这里依旧闷热,潮湿的空气把整个世界都浸透,他至今都不是很适应,或许,他的不适应并不仅仅在于气候,出了地铁口,尤大志的耳朵旁还回响着方才在地铁上听到的一段对话,那是坐在他身前的两个男人,看上去也是穿着体面的打工人,他们在聊深圳的房价,其中一个说他老婆是潮汕人,两人结婚的时候,女方父母直接送了他们一套深圳的房,连装修都省了他们费心,可算是一步到位,另一个先是表达了羡慕之情,随即感慨自己怕是再努力奋斗个几十年,也无法在这里安家落户,虽然看上去是个城市人,可按照他的说法,怕是过不了几年还要回到老家小县城。尤大志心生同感,他也在深圳待了好几年,没攒下多少钱,租住在城中村里的小公寓,就目前的形势来看,三十年内买房无望,就算熬油似的凑钱买了,这一辈子便也绑在了房子上,天天跟房贷一起过日子。即便他一年里有三百多天都待在这个城市里,即便这个城市高声喊着“来了就是深圳人”,但他觉得自己永远不会成为深圳人的一份子,在地铁上的那个瞬间,他可以从无数个方向感受到这个现实——他终究是个农村来的乡下人,融入不了城市的怀抱。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他回到老家的时候,面对那些小时候就已经熟悉的村里的人,他知道自己并不属于这个村子了,无论是见面说的话,平常做的事,还是日常心中所想,甚至于在村里人的眼中,他都不是“自己人”了,他永远无法再回到少年时的懵懂,自从走出这个村庄,他就不再属于这里,如果他也不属于城市,这种两头都无着落的尴尬境地,对他来说是一个死循环似的绝境,他在两头都找不到归宿感,以至于每每想到这个问题就浑身别扭,长了虱子一般坐卧不宁,没有目标的人生是很恐怖的,没有归宿感的人生更恐怖。

老尤说他明天就回去了,今天再露一手做桌子好菜,他爷俩要好好喝上一盅,尤大志是有些意外的,在他接到老头下午多买些菜的指示之时,他还不曾这么意外,原本他们说好了周末带着老尤去大梅沙看海的,如此一来,必定是下午拜访大作家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致使老尤决定提前回家。

老尤也没打算隐瞒,一口白酒下肚,他就把下午的经历讲了出来,用老尤的话说,下午的拜访很不愉快。他这次本是怀着朝圣般的心情来见偶像,从老家出门前他就准备好了见面礼,是他出版过的两本诗集,扉页上很用心的写了一些创作心得以及对偶像作家的推崇,他还准备了偶像作家的新书,准备顺便要个签名。初到作家的居处,见只有他一人在家,老尤也不好过分追问,两人只聊文学,作家近年来喜欢上了打工文学,但老尤认为“打工文学”这个词本身远没有“流浪文学”来得浪漫,所以这场对话也不尽是老尤的吹捧之词,就在老尤拿出新书准备请作家签名的时候,作家的儿子进了门,张口就是问作家要钱,作家没给,他这儿子直接掀了桌子,丝毫不顾及外人在场,作家在一旁气得瑟瑟发抖,拿手指着自家的儿子,半天没蹦出一个字来,至此,这过于接地气的大作家算是把老尤心中神圣的作家形象摔得粉碎。

一个人一旦对某个人有了先入为主的好形象,这形象一旦在将来遭到了损毁,那就是彻底的毁灭,作家在老尤眼里就是如此,原来他书里那么多通透明达的话,都是对别人说的,所有的事情一旦发生在自己身上,就算是知名大作家也不能做到如同他在笔下所写的那样豁达洒脱,老尤有些失望了,所以他没有心情等周末去看海,他着急回家了,但在回家之前,他还想试着说服儿子一些事情,所以他一边吃着,一边用写诗时候那样随意淡然的语气提到了相亲这件事。

尤大志的相亲经历并不算丰富,但到了他这个年纪还没结婚的人,多少都是有过几次这样经历的,他记得最清楚的也是最近的一次还是去年春节回家,姑妈家的表哥给介绍了个对象,说那女孩跟他同岁,也是本科毕业之后就参加了工作,也是在深圳,平常很少回来,这次遇上也是缘分,且她与尤大志还有八竿子之外的那么一点所谓远亲关系,若是能成,则亲上加亲,必定是一桩美事。美不美的,尤大志原本也不在乎,他心里压根就不想结婚,至于去走个过场,也无非是碍着亲戚的面子,总不好将亲表哥得罪得太狠。等见了面,闲聊两句,那女孩也是一样的心思,如此一来倒是相谈甚欢,为了把戏做足,两人吃了一顿耗时不短的午饭,又互相留了微信,他们让两个家庭都顺利度过了一个美满喜乐的春节,但随着两个人回到城市,这段剧情便告一段落,老尤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每次看着挺顺利的开头总是等不到结果,他想从儿子嘴里套句实话,男人还有不想女人的吗?这世界上还有不想结婚的男人吗?老尤想不明白,但他没法直接问,所以他需要主动找一些话题,好让自己从儿子的回答里寻找蛛丝马迹。

尤大志说那个女孩不合适,具体怎么不合适,哪里不合适,他没说,实际上自从回到深圳,两个人就极有默契的再也没有给对方发过信息,他们是主动的相忘于江湖,他们与父辈那一代人不一样,父辈们结婚是要奔着以后过日子的,而他们结婚的前提是要对一个人有感觉,“有感觉”这三个字是个很模糊的概念,却又是个实实在在的前提条件,能够囊括一个人视觉、嗅觉、触觉、心理以及很多方面的反应,因为复杂所以不能简单用语言表述,因为不能简单表述,所以注定了老尤得不到他想要的答案。

“你晓红姐回来了。”酒酣之际,老尤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尤大志抬头看看老尤,不知老头说这话是何用意,但老尤似乎只是单纯的想起了那么一件事,便说出来。

晓红是他们村里的名人,只是这名气并不怎么好,按照村里复杂的人际关系来排,尤大志得管她叫一声二姑,实际上晓红还比他小两岁,初中辍学就出去打工了,后来的一个夏天,晓红带着她的男朋友回了趟老家,就彻底出了名,她男朋友是个非洲黑人,那个偏僻的小山村立马炸了窝,晓红的爹妈死活不同意这门婚事,他们觉得丢不起这个人,尤其是得知晓红已经有孕在身之后,竟然当着村里人的面跟她断了关系,晓红的爹抄着扁担把两人赶出家门,指着晓红鼻子骂,你可真行啊,让一个黑洋鬼子把肚子搞大了,你还有脸回来,是想要嫁妆吗,咱们张家的脸面都让你一个人败净了。

晓红是一个人在外头结婚的,没有得到任何一个娘家人的祝福,但她现在回来了,带着七岁大的孩子,据说她的黑人丈夫为了救落水儿童给淹死了,已经走了好几年。晓红这次回来大约是想与家人和解的吧,但她似乎低估了父辈的思想之坚韧,迎接她的依旧是扁担和辱骂,晓红最终还是没有进家门,带着孩子又走了,这回走,怕是不会再回来咯。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短篇小说打工深漂文学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1-03-2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哈哈,太狠了,要是女的写的,会被玩政治正确的骂是厌男症。
  • 已经被政治正确挤兑得不分男女了

    回复

    • 嘲讽4举人2021/03/25 14:48:52
    • 分享到:
  • 永远不是深圳的一份子,也不是老家的“自己人”,扎心了。
  • 容嬷嬷的针可不是闹着玩的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38374
  • 22
  • 1420
  • 幽默和风趣的叙述,让人会心一笑。或许是总习惯从文章中得到什么大义凌然或是慷慨激昂的说理,竟然有些不习惯这样生活的小场景。忙忙碌碌的大城市生活,让多数穷人焦虑不堪,充满乐趣的小生活,如今又有几人歌颂,或是有这闲情雅致写来调侃,而这在我看来,恰恰是现代人最缺的品质。

    陈尘有一天我买了一个茶杯

    2021/4/1 17:39:43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成长史,每个写作者都有自己的之路,读完地三仙这文,有点小触动,他道出了我们这些卑微的写作者的心理暗伤。是的,我们可能永远是站在路牙子上,不可能走进金光大道。可是,写作者,有哪个不想迈上金光大道呢?这是梦想,这是情怀。明知不可为却默默地坚持,就像侠客仗剑上华山,论剑肯定不是你,当下观众鼓鼓掌也好哇。哦,我很想跟作者一起痛饮三杯。

    茨平站在写作的马路牙子上

    2021/3/19 14:34:08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