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思念的故乡已是黄昏
  • 点击:7975评论:32021/03/24 16:00

我在坪山站的月台上,登上了开往故乡的列车。

近几年,坪山的发展,日新月异。我住在宝龙社区,坪山站的设立,给我的出行带来了极大的便利。

我已经不是第一次,从这里出发回到故乡了。小小的车窗,如同电视的屏幕,演绎着从都市到乡村、从华丽到质朴的过程。那一帧帧不加修饰的画面,曾多少回出现在午夜的梦乡。

只是这一次,心情沉重的我,已无法淡然地欣赏窗外的景色。堂伯母去世了,我是回去奔丧的。我小的时候,和她是住在一个院子里的,她待我很好。听闻这个噩耗之后,震惊之余,我感到很悲恸。印象中,在五六年前,我见过她一面,没想到那竟是最后的一面。

成年之后,我时常在想,在人潮汹涌的世间,有些时候,我们认为的平常的一次见面,也许是彼此之间见到的最后一面。

列车到站后,我转乘班车,大约经过半个小时,便看到了思念中的故乡。

此时已是黄昏时分,村庄和田野,浸染在夕阳的余晖中。走过一座古老的石桥,便进入了故乡。

石桥下面,河水缓缓地流淌着。多少岁月,在这平静的河面上,不断地蒸发远去。我相信故乡的水,是有灵性的,只要靠近它的身边,心中的忧伤,仿佛就被一点一点地冲刷掉。

站在石桥上,我不断寻觅童年的印迹,然而却不断失望。那片曾经留下童年脚印的河滩,早就被杂草所占据;那棵爬过的大榕树,也已经不见了踪影。一种莫名的惆怅,悄悄地涌上心头。

远处的小树林边,一群黄牛正走在回家的路上。夕阳照在它们的身上,橙红和黄色叠加在一起,使得它们更加显眼。

我的童年,与牛有关。四头黄牛,它们相继登场和离场,贯穿了我的整个童年。有时我走在前面,牛走在后面;有时牛走在前面,我走在后面,但始终不变的是,连接着我们的是那根晃晃荡荡的牛绳。

我的童年,就荡在那根两三米长的牛绳上。

只是那些一起放牛的小伙伴,他们在转过巷角之后,仿佛一下子都突然消失了。他们的脸庞,在我的记忆中,也越来越模糊了。

我们的童年,再也回不去了。

我突然想起了,我家的第一头黄牛。大约在我四五岁的时候,有一天中午,父亲找到正在巷口里玩耍的我,他用和蔼又带着兴奋的语气对我说,咱家买牛了,你以后就跟着丹姐她们去放牛吧!

接着父亲把我带到村后的小树林里,指着一头拴在荔枝树上的黄牛对我说,这就是咱家的牛。

这是一头刚成年的牛,但对于幼小的我来说,却是一头庞然大物!它毛色纯黄,如同披着一身黄色的绸缎;两个犄角很短,像刚冒出土的竹笋;两只大眼睛,犹如两颗黑色的圆滚滚的超大弹珠。

可能因为太年轻了,这头黄牛还未被完全驯化,加上它初来乍到这个陌生的村庄,因此脾气显得相当暴躁。当我尝试着靠近它时,它突然把头伸到我的跟前,张着嘴巴,瞪着大眼睛,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把我吓得“哇”的一声哭了。

父亲赶紧把它赶到一边,安慰我说,别怕,它不会咬人的。

我们那里很少给家畜起名字,大家喊牛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同一个发音,类似于“牛妈”。那牛一听到主人熟悉的声音,便会抬起头来,等待主人下一步的指示。因此这头黄牛从来没有名字,为了方便叙述,结合它后来所表现的一些特点,我给它取名“愤青”。

吃过午饭后,父亲又去嘱托丹姐照顾我,丹姐满口答应。

丹姐是我的堂姐,比我大五六岁,梳着两条大辫子,她为人大方仗义,做事机智沉稳,是小时候的我非常佩服和敬重的人。

荔枝林里拴着许多的牛,大多是黄牛,还有为数不多的高大的黑水牛。它们上午被主人带去野外吃草,中午回来这片荔枝林避暑,下午太阳刚一偏西,它们又在主人的带领下,成群结队到远离村庄的山坡田野觅食。

丹姐帮我解开愤青拴在荔枝树上的牛绳,把牛绳递到我的手上,说,你抓住牛绳,牵着牛跟我们一起走。

于是我接过那根牛绳,使劲拉着愤青,谁知它却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丹姐拿起树枝,做出要抽打的样子,它这才不情不愿地前进了一步,并用眼睛狠狠地瞪着我们。

丹姐知道这牛不听话,必须要教训一下,她从我手里接过牛绳,让我避开到一边去。她挥动手中的树枝,使劲地抽在愤青的屁股上,愤青吃痛,忍不住奔跑了起来,丹姐拽着牛绳,硬生生把它拉住。抽打了几次后,愤青的眼睛里充满了对丹姐的恐惧。丹姐一靠近它,它吓得就要逃走。

丹姐把牛绳还给我,对我说:“你现在牵着它试试。”

我接过牛绳,用力一扯,愤青居然听话地向前走了几步,只是很快又停了下来。丹姐在它眼前晃动着手里的树枝,它犹豫了一下,马上听话地跟着我走了起来。

这时,放牛的伙伴陆续来齐了,大概有十几个人。多数人的年纪跟丹姐差不多,也是十一二岁,还有一些七八岁的,我可能是他们当中最小的放牛娃了。大家牵着各自的牛,浩浩荡荡地朝村外走去。丹姐牵着自家的大黄牛,跟在我和愤青的身后。

牛群走在土路上,坚硬的蹄子敲击着大地,发出有节奏的“得得”的声响,仿佛每一声都敲击在人的心坎上,坚实而厚重。一阵阵尘土在它们的脚下升腾而起,弥漫开来,淹没了两边的草木。

这条祖祖辈辈踩踏出来的黄土路,大约两米多宽,穿过了田野与树林,通向远方。它像一个饱经沧桑而又安详端庄的老人,仰面朝天,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牛群来到了一条两侧长满大树的土坝上。翻过土坝,再走过一条河流,是一片宽阔的山坡。

此时虽然是秋天,但这片地处南方的山坡上,却依然绿草如茵。牛群来到这里后,自发地趟过河流,走到山坡上,然后各自低头吃草。而那些放牛的男孩女孩们,也开始了自己娱乐玩耍的项目。男孩们有的去捉鱼、有的去掏鸟蛋、有的去下棋,等等;女孩们有的在土坝上跳房子,有的去采野果子,有的去捉蝴蝶,不一而足。

丹姐则是去采了许多长条的草叶,编织出精巧的篮子和帽子,她还编了一些可爱的蚱蜢和蜻蜓给我玩。

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我不敢乱跑,寸步不离地跟随在她的身边,当然,这也是父亲再三交待我要这样做的。

土坝上的风有些大,我被冻得有些发抖。丹姐发现后,解下她的围巾,围在我的脖子上,并把我带到一个背风又能晒到太阳的地方,让我在那里坐。

我听话地在那里坐下,观看着眼前的风景。

此刻,那条河流就横亘在我的面前,河水缓缓地流动着。它大约有七八米宽,两岸长满了丰茂的水草。这时候是枯水期,河水并不是很深,不过像我这样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如果去过河的话,却依然有被淹没的危险。因为牛群走过,河水显得有些浑浊,但还可以隐约地看到鱼儿在游动。

过了河,爬上一个小斜坡,就到了宽阔的山坡。山坡上大片的绿草地里,夹杂着许多高矮不一的灌木,还有一些年代久远的祖坟。这些祖坟在这群放牛娃的眼中,早已司空见惯,并没有丝毫的害怕。相反,他们还表现得相当“不尊重”,有的三三两两坐在石碑前的平地里下棋,有的在坟头的灌木丛里找野果子吃,有的甚至就躺在旁边的草地上闭目休憩。

当太阳西沉,夕阳染红了大地,大家便开始去山坡赶牛回家。于是,牛群中“哞哞”的声音此起彼伏,既有母牛呼儿唤女的声音,也有牛犊寻找妈妈时焦急的叫声。

丹姐的老黄牛,随着回家的牛群一起渡过了河流。丹姐在土坝上迎接了它,它伸出头,亲昵地蹭着着丹姐的衣服。但我在牛群中,并没有看到愤青的身影!

丹姐四处观看了一下,才发现愤青依然还在对面的山坡上优哉游哉地吃着草,她对愤青叫了几声,愤青却完全无视。她只好挽起裤管,趟过河流,去山坡上把愤青牵回来,然后将牛绳交到我的手中。她的裤子,被水浸湿了一大块。

她的牛已经跟着牛群走远了,我心里担心她的牛会跑不见了,但她一点都不担心,她让我牵着愤青走在前面,她跟在我们的身后。她可能看出了我的担忧,安慰我说,别怕,我家的牛,认得路,会自己回家的。

从这之后,我每天都跟丹姐出去放牛。

我与愤青也越来越熟络了,它对我也没有先前那么敌视了。

我很羡慕那些能骑在牛背上回家的伙伴,也想试一下骑在牛背上的感觉。于是有一天,我故意把愤青牵到一条高高的田埂边吃草,我站在田埂上,趁着它正吃得起劲的时候,爬到它的背上。谁知,愤青像受惊的马儿一样,突然狂奔了起来,还拼命地一上一下跳动着,试图把我甩掉。我顿时吓坏了,脑子一片空白,很快就被它甩到了地上,摔得浑身发痛,眼冒金星。

愤青跑到远处,回过头惊恐地看着我。

这次之后,我再也不敢去骑它了。有时我不死心,认为只要慢慢调教,它还是有可能成为我的坐骑的。于是我找来一小捆稻草,把上面系住,下面分开,成为一个“人”字,然后轻轻地把这个“假人”放上牛背。只是结果还是一样,愤青像甩下我一样甩下了“假人”。尝试几次都是这种结果之后,我对骑它的这个想法彻底死了心。

这一天早上,父亲对我说,今天你不要去放牛了,我们让牛去学犁地吧,等开春时可以使用。

父亲扛着犁具,带着我和愤青走向田野。

父亲在一块已经收割完庄稼的田地里停下脚步,放下了肩膀上的犁具。他对我说,把牛牵过来吧。

愤青不知道是害怕父亲还是害怕犁具,还是二者都怕,总之,我用力拉扯着牛绳,它就是死活不肯向前一步。

父亲走过来,接过牛绳,扬起他手中的鞭子,抽打在愤青的屁股上,愤青的身躯震颤了一下,接着便乖乖地朝前走去。父亲把它赶到犁具旁边后,就让它停住,同时摸了摸它的脊背,让它安定下来。

当父亲尝试着把犁轭套上它的肩膀时,它突然猛地跳动起来,把犁轭甩到地上,并快速迈动脚步试图逃离这里。

父亲一把扯住了它,挥起鞭子,狠狠地抽打着它。它不停地闪避着,但依然逃不过无情的鞭子。“啪啪”的声音不断地响起,它的屁股上瞬间起了一道道鞭痕。

父亲停下鞭子,又尝试着给它挂上犁轭,没想到它依然不肯,父亲只好再次鞭打。反复几次之后,终于把犁轭挂上了。父亲扶着犁铧,让它拉动犁铧前进。在鞭子的淫威下,它不甘情愿地朝前走去,走的路线也是歪歪斜斜的。父亲无奈,只好给它的嘴巴套上一个类似笼子的嘴套,然后叫我找来一把番薯叶,让我在前面走,引诱愤青向前走。这一招果然奏效,愤青为了吃到番薯叶,便奋力地跟上我的脚步,只是它即使跟上了,隔着嘴套也根本吃不到。就这样,我们非常费力地终于把这块地犁好了。

父亲把犁轭从愤青身上解开,然后叫我带着它去吃草。我看到,愤青的眼里,似乎有眼泪渗出。

它是一头年轻的牛,一头不甘于被奴役的牛,一头具有反抗精神的牛,就像一个愤青。

愤青在父亲努力的调教下,终于把地犁出了该有的样子,虽然偶尔还是会耍下脾气,但比刚来的时候已经好多了。农忙的时候,它每天都是早出晚归,不停地耕着地。

  • 1
  • 2
  • 3
  • 4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故乡母校黄牛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40000,共计40000
  • 2021-03-29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1-03-25
  • 黄元罗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21-03-2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坪山近两年变化颇大,也是值得记录的一部分呀。
  • 去过几次,坪山河流域,环境很不错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3星
  • 2钻
  • 笔名云月,儿童文学作者,曾获第四届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大赛铜奖。关注儿童成长,托起明天的太阳,社区应有儿童文学的一席之地。
  • 笔名云月,儿童文学作者,曾获第四届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大赛铜奖。关注儿童成长,托起明天的太阳,社区应有儿童文学的一席之地。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51100
  • 2
  • 620
  • 幽默和风趣的叙述,让人会心一笑。或许是总习惯从文章中得到什么大义凌然或是慷慨激昂的说理,竟然有些不习惯这样生活的小场景。忙忙碌碌的大城市生活,让多数穷人焦虑不堪,充满乐趣的小生活,如今又有几人歌颂,或是有这闲情雅致写来调侃,而这在我看来,恰恰是现代人最缺的品质。

    陈尘有一天我买了一个茶杯

    2021/4/1 17:39:43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成长史,每个写作者都有自己的之路,读完地三仙这文,有点小触动,他道出了我们这些卑微的写作者的心理暗伤。是的,我们可能永远是站在路牙子上,不可能走进金光大道。可是,写作者,有哪个不想迈上金光大道呢?这是梦想,这是情怀。明知不可为却默默地坚持,就像侠客仗剑上华山,论剑肯定不是你,当下观众鼓鼓掌也好哇。哦,我很想跟作者一起痛饮三杯。

    茨平站在写作的马路牙子上

    2021/3/19 14:34:08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