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灰色河水中的一条鱼
  • 点击:10185评论:92021/06/04 17:06

腰板撑直,站在门背后,那里挂着路边摊二十元买来的穿衣镜。他咧嘴笑了:藏青色毛料西装熨得笔挺,宝蓝色领带凸显商务做派,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下巴刮得青光,黑皮鞋擦得铮亮。晚上出门谈业务,仪容要庄重。

只是个头矮小,手脚好像被裁了一截,只能把袖筒卷一圈,而裤腿像哈巴狗一样懒洋洋地趴在鞋面上——看到这里,他皱了皱眉头。

女儿正在客厅写作业。他温柔地提醒:“好好学习,将来考个名牌大学。”

她妈坐在旁边的塑料椅子上,木然地望了他一眼,继续玩手机。

他正要拉门出去,外面突然响起了轻微而急促的敲门声。

可能是物业的人吧。他轻轻拉开门,不料外面的人随即用力猛推, 他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三个人鱼贯而入,堵在他面前。两个男人,一个女人。

女人站在男人后面,从壮实的肩膀后面伸出头来,咬牙切齿:“猴子,终于找到你了!”

那两个男人,一个矮矮胖胖,腆着大肚皮,背着手,呵呵直笑。而另一个人,虎背熊腰,板寸头,双手抱在胸前,手臂上满是刺青图案,其中最显眼的是惊心的“忍”字。

“西施,你们......你们不要乱来!”猴子头上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隔壁就是派出所。”

那两个男人没有说话,冷眼打量他。

西施走近一步,指着猴子的鼻子说:“那好,看在你女儿的面上,我们出去谈。”其实,在平时,她连说话都不敢正眼看人。

猴子回头望着家人,故作镇定地说:“莫慌,我出去和他们办事。”

老婆脸上没有露出惊慌,只是“哼”了一声。

纹身男沙哑着嗓门说:“胖子,你走前面,别让这小子溜了。”

他们一行人走出房门。猴子紧跟着胖子,纹身男和西施垫后。

这栋住宅楼是本地村民私自修建的,没有电梯。他们从三楼借助暗黄的灯光走了下去。

猴子转身恳请纹身男:“我跑也没用,你们知道我家住这里。让我在前面走,你们稍微离我远一些,好不好?邻居看见了多不好。”

纹身男没有说话,望着胖子。

“好吧,”胖子答应道:“别耍花招,我这位兄弟脾气不好。”

猴子像得了圣旨,加快脚步,离开他们四五米远,然后用手抹了抹头发,整了整领带,吹着口哨,悠闲地走在前面。

邻居大妈打招呼:“猴子,这么早。”

“大妈,几天没看见您了,身体还好吧?”

他心里一直骂西施。路边摊理发的,头发长见识短。几个月前不是她通过老乡,求我帮忙办户口,我才懒得理她呢。没有什么专业技能,还要入户,真的是难上加难。我只不过收她八万块钱。后来实在办不了,扣去跑腿费茶水费幸苦费,退四万给她。事情虽然没办成,我也要吃饭,是不是?我不能白跑嘛。她不依不饶,非得要我全退。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这个女人好难缠啊,像鼻涕一样甩都甩不掉。谁知道他们有什么本事,竟然找到我家里。

他们经过路边一家大门紧锁的俱乐部,屋檐下横七竖八扔着桌子、椅子和沙发,没有看到保安。

胖子叫到:“这个地方谈吧,没有闲人,离猴子家也不远。”

他们围着一张小桌子坐下来。西施和猴子开始辩论是是非非,胖子和纹身男在旁边助阵,时不时插话:“肯定啦”“必须的”“一定”。

西施喋喋不休,从各种角度论证她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猴子的目光游离,往四周扫描。这里位于城乡结合部,深秋的夜晚,行人稀少。路灯像打瞌睡似的,若明若暗。他担心那些黑黢黢的角落里会有不知名的猛兽突然扑过来。偶尔,他也会在西施脸上停留几秒钟。她曾经是一个有魅力的女人,年龄不过三十出头,前额刻满沟壑,眼睛里的血丝好像随时会破裂,双手布满老茧。别人叫她西施,是因为和其他路边摆摊的大妈相比,能够隐约从她的面庞发掘出往日的容颜。她三个小孩放老家,父母照顾。她老公在蔬菜批发市场帮老板扛菜包上下货车,没活干的时候就在家里拔火罐治腰伤。她的父母曾在这座城市打工多年,现在身体不行了,只能回到农村养老。两位老人一再嘱咐她,无论如何要搞个户口,让小孩能够理直气壮地在这里读书。当老乡推荐说猴子神通广大、会办事的时候,她毫不犹豫拿出积蓄,加上父母的赞助,一共八万元郑重交到他手上。

猴子不是一个骗子,至少他本人坚信如此。他有一位在附近派出所当协警的老乡,了解入户政策。几年前,猴子确实帮另一位老乡以招调工的身份入了户,声名鹊起。不料,那位协警老乡前不久因为按照领导的意思教训不听话的嫌疑人,被记者曝光,领导只能挥泪斩马谡让他走人了。

猴子为西施的事想尽办法,但缺少过硬的关系,没有办成,只好退她一半钱。不料她不听解释,说来说去就一个意思:“没成功,就要退全款。”其实他不屑和她争吵,“没文化,真可怕”。但退全款,一则他手头紧,二则违背他做人的原则,他无论如何不会答应。趁她咽口水停顿的空隙,他总是以三个字回答:“不可能!”

夜已到凌晨。纹身男和胖子见事情僵持住了,不耐烦地走来走去,像两头猛兽,围着猎物打转,却无可奈何。

他们两人都是西施的老乡。胖子是西施理发摊的常客,平常接一些装修的零活。在闲聊中,西施讲了办户口上当的事情。胖子立马拍胸脯,答应替她把钱要回来。然后,他找到纹身男。胖子和纹身男喝过几次酒,不清楚他具体是干什么的,只知道他总是缺钱,脾气火爆,尤其是喝酒之后,动不动就和别人动手,有一次甚至和胖子推推拉拉。

今天晚上,纹身男出发前显然喝了不少酒,一激动舌头就打结。他指着猴子的鼻子骂道:“我警......警告你,小子!”说着抡起右手,作出要打人的样子。

胖子伸手挡住了,轻轻按住纹身男,劝告猴子:“我们今天既然来了,钱不退给西施,你走不了。”

猴子在这座城市行走多年,不是第一次遭遇这种场面。他从来不把住址告诉别人。每次从外面回家,总是十分警惕,经常回头张望,只要发现可疑的人,一律停下脚步,拐进路边小店,喝点茶,吃点东西什么的。他要确信没有人跟踪后,才会蹑手蹑脚走回家。

猴子从小精明,什么事情都不会吃亏。别人叫他猴子,他觉得听起来还不错,便坦然笑纳。他父母来到这座城市打工时,他只有两岁,在老家跟随奶奶长大。读完初中后,没有继续上学,在乡间晃荡了三年,偷鸡摸狗的事都做过,不过也没有犯下严重得不得了的过错。十八岁那年,他来到父母身边,最开始在流水线上当工人。干了不到一个月,他受不了那种封闭而枯燥的生活,辞工应聘当送报员。那个时候,几乎家家户户订报纸。他踩着自行车,走遍辖区大街小巷,很快便喜欢上了这里灯红酒绿的世界。他嘴巴甜,见到老人会叫伯伯或阿姨,遇到小朋友会蹲下来夸一声:“哟,谁家的小朋友这么乖。”他尤其和一户人家混得很熟。白天,那家只有一位孤寡老头,老人腿脚不方便,常常请他买东西,或者办杂事。每次老人非得要塞给他五元十元的跑腿费,他坚决不要,说:“应该的应该的,您要给钱,下次我不好意思过来了。”

猴子送了几年报纸。慢慢地,他发现订报的人越来越少,送报是按照工作量算钱,自然他的收入也越来越少。他人缘好,几乎每天晚上都和老乡在大排档吃饭。不是别人请他,就是他请别人。他父母不止一次教训他,要节约,要尽量在家里吃饭。他听不进去,和父母吵了几次架,就搬出去了。几年后,他父母常年在外打工落下病根,回老家了,猴子觉得更加自由,不过逢年过节,他都要寄钱回去孝敬老人。

那段时间,他和一位老公常年在外出差的女人搞上了。那个女人来自老家河对面的村子,三天两头找他索要礼物。他想表现出一掷千金的气概,可惜他的钱包不答应。他羡慕那些大把甩钞票的富人,只是那样的生活和他无缘。

有一天,那位老人请他去办事,为了联系方便,借给他一部大哥大用,叮嘱他有任何情况,赶快打座机。那时,大哥大是贵重物品,一部值好几万,谁当街拿着打电话,众人一定会刷刷投去羡慕的目光。他想,反正老人有钱。咬咬牙,把大哥大卖掉了,并辞掉送报员的工作。那是他人生第一次体验当富人的日子。他在饭店阔气地请了六桌客,又买了金项链送给情人。在老乡和情人钦佩的眼神中,他觉得飞了起来。

潇洒一段时间后,钱花光了,他需要赚钱。流水线工厂不愿意进,而去做白领,学历太低,资格不够。他在工地围墙上看到办假证的小广告。他记下电话,找到公共电话亭,打过去,问能不能办个大学文凭。对方热情地保证,肯定没问题,做得比真的还真。几天后,在约定碰头的地点,一手交钱一手收货。从此,他对外宣称是货真价实的大学生。有个老乡知道他的根底,悄悄问他能否帮忙也办个大学文凭。他再去找那个办证的人,转手之间赚了几百元钱。从此,他觉得找到了赚钱的捷径。今天帮人倒火车票,明天帮人挂名医号,再后天帮人把假烟假酒推销到小餐馆。靠着这些不入流的生意,三天两头挣一些小钱。

只是有一件事他是不做的。他的老乡们中有各色人等,职业千奇百怪,经常发生债务纠纷。有人叫他一起去收债,恭维他口才好,文化高,只要他出马说几句,欠债的人肯定乖乖还钱。他是个聪明人,当然不可能上当。那些收债时打架斗殴甚至砍人的事他见多了。他不是一个强壮的人,除了头脑灵活,身体上没有任何优势可以让他替别人冲锋陷阵。

眼前这位纹身男让他感到恐惧。从要债人闯进家门开始,他就闻到纹身男口中呼出刺鼻的酒精味。如果挨揍伤到哪儿,那就倒大霉了,划不来。

“这样行不行?”猴子打起精神说,“旁边是派出所,你们说我诈骗钱财,干脆把我往那里送吧,警察怎么说我都照做。”

胖子一听,挺嚣张啊,警察不找他,他倒主动去找警察。好吧,我们满足他的要求,说不定关进去判个几年,有他好受的。

于是,猴子在前,另外三个人在后面紧跟着,纹身男时不时推搡几下。他们一行人走到派出所紧闭的铁门那里。

里面值班的协警推开滑动窗户,嚷起来:“你们在外面吵吵闹闹,干什么?”

猴子和西施几乎同时回答:“要报警!”

协警揉着惺忪的眼睛,不情愿地打开铁门,叫他们去大厅,那里有警官等。

大厅内安安静静,只有墙上的挂钟滴答作响。这家派出所辖区工厂林立,外来务工人员众多。白天的时候,大厅里像个农贸市场,丢东西报案的,小偷被捉住的,双方斗殴鼻青脸肿的,男女情侣斗气的。不过现在,该走的走了,该关的关了,除了大厅中央一位警官双手插入裤袋面无表情站在那儿外,空无一人。警官见他们走进来,没有说话,把他们从头到脚打量一番,然后淡淡地说道:“自己找把椅子坐。”

  • 1
  • 2
  • 3
  • 4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农民工入户入学要债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冰凌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31
  • 张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31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7-1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冰凌2童生2021/08/31 15:17:31
    • 分享到:
  • 灰色即边缘,这是一个关于多年前特区边缘人的故事。开场镜头很容易让人想起《阿飞正传》。故事情节的推进很荒诞,却也真实,市井人物的内心博弈尤其出彩。为什么,认真生活的人反被生活所累,游戏人生却往往如鱼得水?
  • 本评论已获得 2000 邻家币明细>>
    • 张夏4举人2021/08/31 11:50:53
    • 分享到:
  • 做假证的猴子和开路边摊理发的西施因四万块钱起了纠纷。西施叫了两个江湖大汉挟持了猴子。几个人进了派出所,不被受理,只好仍然自行解决。最后钱还了,却又陷入另一个灰色循环。没有彻底的坏人,每个人都不无辜又都有他的不得已。谁不渴望优雅地活着呢,比如猴子,冒充大学生骗世人。但他终究深陷在底层社会的泥泞里,难以维持做人的基本体面。故事情节很精彩。建议把讲述者的议论去掉,让读者自己感悟你所要表达的。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该小说标题不错,灰色河水中的一条鱼,猴子便是这条鱼。写小说的应该是四川人?猴子以办假户口、假毕业证为生。故事源起于:西施用八万块钱让猴子办户口,户口没办倒,退四万跟西施西施便约胖子和纹身向猴子讨债。西施开理发店。猴子表面上活得潇洒,正经工作不想干。倒火车票,帮人挂号、推销假烟假酒,不务正业。还给别人当侦探,拍摄出轨照。小说语言俏皮,但结构有些凌乱,情节有些失真。写的一个晚上的事情,让读者读着发懵。
  • 本评论已获得 2000 邻家币明细>>
  • 建议将小说分成几个小节,有些情节可以通过分节给以承接加以说明。作者来邻家一年整,向你祝贺。
  • 几个关于“外来工二代”的故事。虽是二代了,但他们的生存状况并没多大改变,依然生活在社会底层:猴子靠帮人办假证、调户口等这些灰色工作谋生计;小小理发店的老板西施因为小孩上学倾其所有并举债只想弄到一纸户口;胖子和纹身本质上也是底层,靠帮人“收债、催债”讨生活。而且,在这些“外二代”的江湖里,依然充斥着低层人之间的相互倾轧、欺压和伤害。
  • 本评论已获得 3000 邻家币明细>>
  • (续)小说中最为让我注意到的是,猴子为什么开始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但一旦要揭开他假大学生的身份时立马就蔫了?仅仅是担心因此而影响他的业务吗?
  • (续)我想更大是一个隐喻。小说语言老炼,有悬念,可读性强,但有几处不明:1、事情发生在晚上,为什么开篇没多久猴子出门时有人问早?2、大哥大可以卖几万元应该还是90年代中期,
  • (续)但那时传统纸媒处于巅峰阶段,为什么说订报纸的越来越少?3、对于村花老婆也不知猴子假大学生的存疑。同村的人,基本知根知底。小说可虚构的现实不能失真。
  • 这位大哥读得仔细,评论有见解,有思想,非常真诚,现在文学圈最需要的就是这样的评论,因为简单的吹捧对作者对读者毫无意义,这位大哥的评论应该成为评论界的范本。非常受益!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6784
  • 9
  • 880
  • 吴继磊写吴继磊?第一次见到这种写法,姑且称“第四人称”吧。挺让我受启发的,学习了。德彬这么专注,努力,越来越博学了;吴老师在邻家露脸,越来越被更多人认识。都是文学带来的邂逅,让很多文友有了继续写下去并互相交流的动力。写作原本是孤独的事业,有时甚至是遥遥无期的酷刑,但很多人还是甘愿为之付出。能被适当激励是很重要的,也是幸运的,每个师友,每个家人的鼓励,都是宝贵源泉。

    张夏闯荡文学路

    2021/11/5 23:36:55
  • 作者对鲁西南乡村充满恨,是强烈的逃离欲。源于童年的残酷经历,使他更多地感受到物质的匮乏、农民的苦难、家族的冷漠、亲情的缺位、乡人的残酷、陋习的肆虐、权力的狰狞……他向往一次精神逃亡,逃亡到温暖的深圳,自由掌控自己的生活方式。他成功做到了。但是衣锦不还乡,底层经历的暗影烙印在他脑海里,使他感觉屈辱。作者批判乡村越是不留情面,渴望新生活就越是迫切。在这样的一破一立间,文学的巨大张力就产生了。

    吴继磊衣锦不还乡

    2021/10/30 2:20:24
  • 在八、九十年代,中国有许多闯荡者,也有许多“文学青年“,这其中有成功的,也有默默无闻的,在深圳这块火热的土地上,成功人士不少,成功的文学青年也不少,主要看各人的桓心,毅力和机遇,有人持之以恒,不管生活多么艰辛也绝不放弃文学梦,也有人虽抱一腔热血,但因生活压力或方式不对或机遇错失,最终湮灭在柴米油盐的生活洪流中,但只要坚持,不放弃,多努力,是金子还是会发光的。

    森林中的枯木闯荡文学路

    2021/10/27 16:51:09
  • 写得很好,标题也很贴切,精准地描写了那个时代的现实生活,在中国那个变革的年代里,文章反映的社会现实在各行各业都有类似的状况,生活中有许多阳光的一面,也有很多阴暗的地方,虽然有些心肠不好的人出了意外是碰巧,根本与诅咒无关,但冥冥之中就会有一些玄乎的现象让大家认为是报应,时辰还是有的,“不是不报,时辰未到“的谚语还是会震吓到许多有坏心思的人改变冲动时的魔鬼想法!

    森林中的枯木时辰

    2021/10/27 16:35:24
  • 曾经匆匆一瞥,知道是个悲伤的故事,不忍读下去。今日读完,脑海里闪过好些深漂的形象,李新雪确实太普通了,要啥没啥,和当年许许多多人一样。怀揣梦想,但有心无力;憧憬爱情,却无人问津。他们在深没有生活,拼尽全力也只是求个存活。他们中的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没法如愿过上好日子。李新雪更凄惨些,连一生都那么短……我贪恋红尘,更明白他有多不甘。死亡不知何时到来,生的人如果不能好好活,那对逝者便是大不敬。

    吴继磊怀念我的兄弟李新雪

    2021/10/17 12:59:26
  • 当读到尾声,作者和W在沙滩上那段对话,我笑喷了!把报告文学写成了青春文学,让我再次惊艳你的文笔。人的有些经历,之所以难以从记忆中抹去,是因为那个企业、那个事件曾经陪伴过我们的青春韶华时光。对吧?正因为如此,你才能带着情感写华为,把个人对已逝青春的追念,汇聚到笔端,寄情于华为,书写华为的成长变迁,也是刻画你自己和W的成长变迁,让文字有了鲜活的生命力。这是我阅读的理解。没有人永远年轻,但是有人正年轻。

    厂长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10/8 16:20:25
  • “双减”应该是今年的流行语。青桐的这一篇,从家长的视角出发,呈现了社会培训机构火爆的一个重要原因:家长不甘孩子落于人后!这也是教育内卷化的直接结果。作为老师和家长,我个人认为,补习应该是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如果孩子在学习上很有压力,可能会丧失学习的信心,补习作为一种对他的支持未尝不可。

    王学君深圳有条通菜街

    2021/9/28 12:24:41
  • 这是一篇醉人情怀的传奇青春故事。原以为是有关华为的报告文学。作者借华为这个载体,记录了作者的青春,W的青春,华为的青春,三者交融,把青春的怅惘、情愫、澎拜和记忆贯穿于全文,记录了一代人的成长,也记录了一个企业的成长。作者和W,两个人物的心路轨迹,融合于华为的成长历程中,让故事更生动,也给有了趣味和看点。这是一代人青葱岁月的记录,也是一代人的逐梦记,一个企业传奇的成长史,更是一个时代变迁的见证。

    成为自己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9/28 11:33:37
  • 梅林山,作者用神来之笔点染成一幅多彩图画。同是一座山,只用眼睛去看,便无法领略山之美。作者多角度多层次地用心与山间一切交流,他的脚下不再是山,而是与山密不可分的所有关联,自然有了灵气仙气。将山与人,人与人,山与自然万物的不断切换、融合。让读者身临其境般穿行于山林,感受林间清风吹拂,静听鸟鸣,细嗅山野之花香。

    许小玲深圳有座山

    2021/9/27 21:52:23
  • 用特殊的叙述方式处理了两代人的打工经历,详细精准地呈现了生动的厂景。用质朴的语言,书写朴实的打工故事,是此文的特色。读完此文,像喝了陈年老酒,入口绵柔,后劲十足,有力量。跟着故事情节走,一环紧扣一环;踏着“母亲的足迹”走,一步紧跟一步。打工的故事千千万万,每一个故事拎出来,就是与众不同。

    许小玲母亲的足迹

    2021/9/27 21:40:54
  • 一打开链接阅读,就有一种清新脱俗之感,似春天的暖阳,又似秋日凉爽的海风,让人很有阅读下去的欲望!在选材方面,作者匠心独具,故事情节曲折跌宕,令人耳目一新;读着读着,似乎一面面画卷扑现在眼前,人物的语言、动作、神情恍惚就在身边,好一个生动的作品!《美人鱼》的电。视、电影好几部,作者写的这篇故事不落俗套,有自己创新的部分,给人一种全新的情感体验,后生可畏,为作者点赞!

    爱玲美人鱼

    2021/9/25 14:12:15
  • 花多半天时间一口气读完陈彻这篇时间跨度二十多年的小说(1993,正是我正式落脚深圳的那一年,所以倍有亲切感),作者刻画的人物、事件,皆如听闻目见,但在作者笔下,则更引人入胜。作者通过人物恰到好处的一点感慨,则更让人惊心。无疑,这是写深圳的小说中上好的一篇优秀之作。

    五味子​在深圳

    2021/9/24 23:28:16
  • 当我说起深圳,肯定也会选择像魏老师那样,说说大海。想到2000年,我还没来深圳时,早先过来深圳创业的亲人,总是诱惑我以大海,大小梅沙,世界之窗,锦绣中华,深南大道……深圳还是座年轻人的城市,一座充满机遇与挑战的城市。有的人来,有的人走,就像海浪。年轻的我已经在这里变成中年,还在变老,深圳却仍在变美,充满朝气与活力。也许我也会像魏老师那样在较场尾,在仙湖植物园,在深圳大大小小免费的公园,静静写诗……

    楊剛​当我说起深圳

    2021/9/24 21:19:33
  • 故事很有趣,从寻猫延展到原生家庭以及自我成长的故事。“我可怜的爸妈,在他们高龄的余年里,也是无法摆脱掉那些贫困的印记的。今天,即使身穿较为精致的衣装,在步入高档装修的场所里时,我仍然心里会有紧张不安。不过还好,我儿子是不会有这种心情的。”——所以啊,这是令人欣慰的!95和00后是没有包袱的气定神闲一代,当95和00后成为主力的时候,我们将成为一个更健康自信的民族。

    谢龙寻猫记

    2021/9/22 11:07:09
  • 如果说小诗是现代诗中的珍珠,那么微型诗就是小诗中的金珠。一首好的微型诗应该让读者过目不忘、沉醉其中、一读再读。凝练、自然,诗意、韵味,差异、个性化和思想性都离不开。想要在短短的三十来个字、三行之中成就一首好诗非常不易。这30首微型诗中,有较好的,也有一般的,有自然流露的,也有刻意造诗的。前半部分水平较好,后半部分差强人意。比如第17首的《桥上桥下》和第22首《荒城之月》,明显是在造诗。

    庄兰三行微诗30首

    2021/9/21 18:45:0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