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光
  • 点击:8928评论:22021/06/17 11:11

一片光亮,照耀大地。明亮,温暖,鼓舞人心。

组成光亮的每一束微光,没有被析出,没有被在意。默默地存在,努力地散发着光和热。但就是无数的他们,组成了那片强大的光眀。


我来社区网格站是为了拍一些他们打电话的视频,我要用这个画面做一个宣传抖音。我知道他们今天的主要任务是挨个给群众打电话、喊他们做核酸检测。

他是站长,我遇见他时,他正下楼梯,手上拿着一叠纸。我喊住他,说明来意。他说电话已经基本上打完了,现在要做的是对联系不上的群众做敲门入户动员。他扬着手里的稿纸,仿佛刚打了胜仗一样开心,说,喏,都梳理好了,等我汇报完就可以入户了。我哦了一声,瞧着他蹬蹬蹬下楼,又蹬蹬蹬上另外一栋楼。

我不能刚到就撤,也不想空手而回,我到网格站坐等他回来。

我说,我跟你们一起入户吧。

他面有难色,说,姐,现在不行,还得等两个小时,要中午吃饭时那些住户里才有人在。我们还要再核对一下数据,分一下工,您还是先坐会吧。他丢下我,将网格员招到一堆,叽里呱啦一阵,就各返各位,敲起键盘。

看着大家忙碌,只我闲坐,我心里不安稳。走过去问,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呢?干坐着,挺无聊的。

他抬起头,很抱歉的样子,姐,你不熟悉情况,现在你真的帮不上。

我连声哦哦,为自己的添乱而不好意思,打算去前面的沙发上继续安静地坐等。

姐。他喊住了我,有个私事你能帮我吗?

可以啊。你说。

我有个个人材料,上周熬夜写了,报到组织部,他们说写的不行,要再改。可我真的没时间改,也水平有限。你文笔好,搞得快,你帮我看看吧。他像个没完成作业的孩子,摸着脑袋,一脸不好意思。

我说,好,晚上回家看。我写文章喜欢安静,这么多人的大办公室,键盘声都像奏乐,心里一时难以安静下来。

那恐怕来不及,给我下的最后期限是今天中午前必须发过去。

我问他什么材料,这么急要。他说是街道推选他去评选区里优秀党员的材料,一个街道就推三个,他就差这份事迹报告了。

我骂他,你傻子啊,还不当回事呢!这是多少人争抢着要的好事啊。我赶紧就在前排的空位置上坐了下来,叫他把资料发给我。

原想着来不及就算了,不评了。他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般解释。防疫是为大家的事,我这是个人事。得先顾大事嘛。我是站长嘛。

我一抬眼,他并不高大的身影上笼着一圈光。我突然知道年轻且瘦弱的他,为什么能够成为一名出色的网格站长了。


这是另外一个社区,我跟同事去到的时候,各种语气和声调此起彼伏,整个网格站正在沸腾。没有人像往常一样跟我们打招呼,甚至没有人对我们的到来投来一束目光。他们一只手指点着桌面的表格,一只手摁紧了贴在耳朵上的手机,在混闹中认真地捕捉跟自己对话的声响,组织合适的语言去迎对对方友善或者厌烦的情绪。

在这一片热闹之中,我无所适从。平时,我们的到来多少都要对他们的工作指手画脚一番,而此时,我们能做什么呢?也帮他们打几个电话?我却怕是打扰了他们,或者扰乱了他们繁忙的秩序。我在座位中间穿插,我想我能做的,就是拿起手机,给他们热闹又专注的神态做个定格。

突然,啪嗒一声。一个姑娘把手机拍在了桌子上,也马上把自己的脸拍在了桌子上。整个网格的喧闹陡然静下来,大家向她投去目光。

这安静也就一秒钟,这目光也就一撇,之后,一切如常,大家继续拨打各自的号码,继续应对手机连线的群众,只有她还在趴在桌上。

我走过去,拍拍她的后背。问她,怎么了?

这是个单薄且年轻的后背,依然趴在那里,一动不动。我静静地等着,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无从安慰。我觉得这时她的网格站长,或者是年长些的哥哥姐姐,至少有一两个也行,应该停下来,应该走过来,给她一些安慰或者引导。我总是认为,人在脆弱或迷茫的时候,是需要一些虚妄的力量来鼓励、来引导。

一分钟后,她抬起头,抹了一抹眼睛,对我说,对不起。她的脸圆实饱满,像个瓷娃娃,眼睛却红红的。

我额了一声,表示疑问,她怎么跟我说对不起呢?

是我承受力太差,打扰大家了。她使劲抿着嘴巴,样子像个可爱的小女生。可看她的年纪,不正是个小女生吗?

她继续说,我已经拨了三百个电话,接了几十个怼回的。可是这次这个阿姨骂得太难听了,她骂我是有神经病,还是要把她逼出神经病。

原来是受委屈了。我说那你去上个厕所,我来帮你打几个。我想让她走一走,去放松一下。

她深吸了一口气,又吐出来,努力扬起两边的嘴角,挤出一个微笑。不用,我打得最慢,我要追上去。她数着表格上的下一个电话号码,拨出,把自己清脆温柔的声音再一次传过去。从她侧脸看过去,她忽闪忽闪的睫毛粘住了一些光亮似的,格外显眼。

哦,这脆弱的姑娘,如此的坚强。


我和他还没有见过面,但我们之间已经是老熟人了。他常常在夜晚或者清晨,把工作中见闻到的事情变成文字发给我,让我帮他顺一顺。他勤奋,踏实,认真,在我提出意见后马上修改,或者告诉我他要下村,大约几点会改好,要晚点再发给我。我曾经以为他是他们网格站的站长。有一次跟同事聊天,我说那个啥啥社区的网格站长某某,要是今年评优秀信息员,我一定投他的票。后来知道了,他既不是站长,也不是信息员,只是个爱管闲事的普通网格员。

工作中值得宣传的东西,只有靠群众的眼睛才能全面发现。每一个跟我对接交流的基层网格员,我都希望他们的稿件最后能发表。但稿件的选发,除了写作能力外,还要基于事件本身的特色与意义。他即使再努力,我即使再认真润色,但有些工作事件实在是太平凡了。有时我拐外抹角地要他放弃,他却坚持每篇都修改并保留好。

我告诉他,现在流行新媒体,市单位开了一个抖音平台,我们不如一起学习做抖音视频吧。

他真是个勤奋的人。第一次传给我看一个工作视频,我还能指出不少毛病,第二次我就觉得有些应用我要向他学习。我在微信上问他,你那里有高手教啊?学得这么快。他告诉我他在百度上搜了好多的视频来看,一个应用点一个应用点的学,边看边制作。

那天在核酸检测点帮忙,回到家已经凌晨。打开微信,看到他的留言。他发来一个视频,说是今天各种忙时顺手拍的同事们,晚饭后抽空做了出来,请我明天抽空看看。我知道他对我的信任,也很珍惜这份信任,虽然很累,我还是躺在床上,提了几个文字描述上的意见。

他没有想到我深夜还回复,一个劲抱歉打扰了我。他说他车子没电了,干脆在办公室凑合一觉,反正明天一大早又要大繁忙,正好省了赶路的时间,来做视频。

晚风阵阵,窗户外的夜空渐渐微黄。我沉默。他这个题材的视频很难再被选播了,有个街道的同题材已经被市单位选发了,一个街道当然要比一个网格站的素材强大很多。

最后,我打上了一行字:这几天太累了,有时间就休息吧,你们的季度考核任务早就完成了。

他给我发来一串语音:宣传从来只是附带。我只是想尽我最大的能力,把同事们最努力的瞬间保存下来,时不时激励一下干劲。将来的将来,这场防疫记录或者会是我们网格站一个感动人心的历史记载。他的声音疲惫,也充满了自信和骄傲。

他还发来一个害羞的表情,在屏幕上一闪一闪,格外可爱。


我跟她多年前一起参加过市单位组织的外出培训,建立了深厚的姐妹友谊。我总是玩笑她,嗨,那个某某社区的一枝花,今天我们要去督察你,好好心跳吧。电话那头,她就会哈哈笑,咱是货真价实的一枝野菜花。来就来,我笃定得很呢。

我很喜欢她憨乎乎笑哈哈的样子,无论什么事情都大喇叭似的,唯恐天下人不知。她的同事说她确实是个大喇叭,村头喊人响到村尾,村里没一个人不认识她,也没一个人她不认识。我想象她走巷串家,笑哈哈、大嗓门跟人打招呼的样子。浑身都是热情的人谁都不会排斥,这个大喇叭管用,跟群众打成一片,把管人口的繁琐工作变成了一件轻松自在的事了。

那天去她社区是查看卡点和居家隔离工作,她带路,步行。

天气像极了情绪混乱的顽童,极不稳定,我们出门时是一阵暴雨,到了社区就换成了烈阳。雨水冲刷过的树木格外清新,茂盛的荔枝树上缀着的果子已经开始显红。她说,姐,再过两周你来,我家也有一棵荔枝树,让你爬上去摘过瘾。我笑笑,穿着制服我可不敢来摘。

她尽带我们拐小弄,走人家的屋檐下。七拐八拐,几栋本地小洋楼走完,一块菜地出现在我们面前,一位戴着凉帽的客家妇女在摘豆角。

她说,你们等我两分钟。她走过去,压低了声音跟妇女对话。但到底是个大喇叭,压低了我也能听见。我听得她说,有话怎么说来着,来了就是深圳人,在咱村里,来了就是村里人,对吧。你就多关照关照,有情况就微信我,我来处理。她伸手拍了一把妇女的肩膀,妇女反拍了她一下,两个人嘻嘻哈哈笑作一团。

等她走过来,我问她,你们密谋关照什么呀?

她把眼睛笑成一条缝。这你也能听见?她家有个怀孕的租户,老公的公司搬到坪地去了,孕妇喜欢咱小村里安静,就一个人留下,想生完再走。本来说是家婆要过来照顾,碰上疫情反弹不方便来了嘛。她神情严肃了一点,补了一句,她家婆在佛山打工,重点地区呢。

我打趣她,你真适合搞地下情报工作,你连群众的家族都摸得那么清楚啊。

她听得我夸她,哈哈哈大笑。你做我的接头对象我就转地下。转过话头又说,有困难的群众,还是要多了解一点,好帮一把。

她长得比较胖,她说胖人就该白白胖胖,是日日的排查走访晒黑了她。但我见她圆乎乎的脸上,漾着一层瓷白的光。


她高挑,苗条,长相好。第一次认识她,是因为一场市单位组织的演讲比赛,她是他们街道的选派选手。尽管最终她没有获得名次,但她画过淡妆后大方文雅的样子,给了我很深的印象。后来,在她朋友圈,看到她跟姐妹胡吃海喝的自拍视频,精致的衣着打扮,环境优雅的餐厅,火辣的红油火锅,流行的微醺饮料,冻掉了牙的彩色雪糕,每一种都是我很少沾染的欲望。又见她飞来飞去的旅游照,涂着艳甲穿着闪光礼服的艺术照,疯狂撸铁后的大汗淋漓照,就觉得她过得真是随性自在。她应该是一个优雅时尚的女子。

她也是一名基层网格员。她管的格子是她们社区房屋最多样化、人口最杂乱、所有人都不愿意管的那片老村。我欣赏她的生活,但我有些怀疑她的工作。她这样的人,能把一个复杂的城中村管理好?

我们下派社区,支援扫楼,我选了跟她。她穿着蓝色的制服,戴着口罩,套着冰袖,再把一个长马尾卷进帽子,帽檐遮住眼睛,严严实实的装扮,但天生衣服架子的身材依然让人愿意欣赏。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微小温暖明亮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兰心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6-23
  • 云云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6-1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兰心1布衣2021/06/21 08:23:16
    • 分享到:
  • 在文学作品中,很少见描写他们的文字,但他们却是深圳一个很庞大的、很重要的基层群体,是这个城市稳定和谐的基石。从事这个行业六七年了,感受了很多网格的辛酸苦辣。他们的光点总是闪烁在我的身边,那些微光我还无法用宏大的文字来概述,先且在岁月里,一点一点记录。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云云1布衣2021/06/18 17:12:59
    • 分享到:
  • 六个人,看似性格迥异却异中有同,他们都只是普通的网格员,但都爱岗敬业,与居民打成一片,把简单而繁琐的事情做得细致、周到,他们筑就了抗疫工作最坚实的基础。作者文笔老到,寥寥数语就刻画出一个立体的活脱脱的人物,无论是把工作看得比获奖重的小伙,还是不敢说出舅舅名字的新人,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好的人和事还需要好的记录者,能被作者记录的人是幸福的。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1星
  • 0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4600
  • 1
  • 310
  • 吴继磊写吴继磊?第一次见到这种写法,姑且称“第四人称”吧。挺让我受启发的,学习了。德彬这么专注,努力,越来越博学了;吴老师在邻家露脸,越来越被更多人认识。都是文学带来的邂逅,让很多文友有了继续写下去并互相交流的动力。写作原本是孤独的事业,有时甚至是遥遥无期的酷刑,但很多人还是甘愿为之付出。能被适当激励是很重要的,也是幸运的,每个师友,每个家人的鼓励,都是宝贵源泉。

    张夏闯荡文学路

    2021/11/5 23:36:55
  • 作者对鲁西南乡村充满恨,是强烈的逃离欲。源于童年的残酷经历,使他更多地感受到物质的匮乏、农民的苦难、家族的冷漠、亲情的缺位、乡人的残酷、陋习的肆虐、权力的狰狞……他向往一次精神逃亡,逃亡到温暖的深圳,自由掌控自己的生活方式。他成功做到了。但是衣锦不还乡,底层经历的暗影烙印在他脑海里,使他感觉屈辱。作者批判乡村越是不留情面,渴望新生活就越是迫切。在这样的一破一立间,文学的巨大张力就产生了。

    吴继磊衣锦不还乡

    2021/10/30 2:20:24
  • 在八、九十年代,中国有许多闯荡者,也有许多“文学青年“,这其中有成功的,也有默默无闻的,在深圳这块火热的土地上,成功人士不少,成功的文学青年也不少,主要看各人的桓心,毅力和机遇,有人持之以恒,不管生活多么艰辛也绝不放弃文学梦,也有人虽抱一腔热血,但因生活压力或方式不对或机遇错失,最终湮灭在柴米油盐的生活洪流中,但只要坚持,不放弃,多努力,是金子还是会发光的。

    森林中的枯木闯荡文学路

    2021/10/27 16:51:09
  • 写得很好,标题也很贴切,精准地描写了那个时代的现实生活,在中国那个变革的年代里,文章反映的社会现实在各行各业都有类似的状况,生活中有许多阳光的一面,也有很多阴暗的地方,虽然有些心肠不好的人出了意外是碰巧,根本与诅咒无关,但冥冥之中就会有一些玄乎的现象让大家认为是报应,时辰还是有的,“不是不报,时辰未到“的谚语还是会震吓到许多有坏心思的人改变冲动时的魔鬼想法!

    森林中的枯木时辰

    2021/10/27 16:35:24
  • 曾经匆匆一瞥,知道是个悲伤的故事,不忍读下去。今日读完,脑海里闪过好些深漂的形象,李新雪确实太普通了,要啥没啥,和当年许许多多人一样。怀揣梦想,但有心无力;憧憬爱情,却无人问津。他们在深没有生活,拼尽全力也只是求个存活。他们中的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没法如愿过上好日子。李新雪更凄惨些,连一生都那么短……我贪恋红尘,更明白他有多不甘。死亡不知何时到来,生的人如果不能好好活,那对逝者便是大不敬。

    吴继磊怀念我的兄弟李新雪

    2021/10/17 12:59:26
  • 当读到尾声,作者和W在沙滩上那段对话,我笑喷了!把报告文学写成了青春文学,让我再次惊艳你的文笔。人的有些经历,之所以难以从记忆中抹去,是因为那个企业、那个事件曾经陪伴过我们的青春韶华时光。对吧?正因为如此,你才能带着情感写华为,把个人对已逝青春的追念,汇聚到笔端,寄情于华为,书写华为的成长变迁,也是刻画你自己和W的成长变迁,让文字有了鲜活的生命力。这是我阅读的理解。没有人永远年轻,但是有人正年轻。

    厂长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10/8 16:20:25
  • “双减”应该是今年的流行语。青桐的这一篇,从家长的视角出发,呈现了社会培训机构火爆的一个重要原因:家长不甘孩子落于人后!这也是教育内卷化的直接结果。作为老师和家长,我个人认为,补习应该是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如果孩子在学习上很有压力,可能会丧失学习的信心,补习作为一种对他的支持未尝不可。

    王学君深圳有条通菜街

    2021/9/28 12:24:41
  • 这是一篇醉人情怀的传奇青春故事。原以为是有关华为的报告文学。作者借华为这个载体,记录了作者的青春,W的青春,华为的青春,三者交融,把青春的怅惘、情愫、澎拜和记忆贯穿于全文,记录了一代人的成长,也记录了一个企业的成长。作者和W,两个人物的心路轨迹,融合于华为的成长历程中,让故事更生动,也给有了趣味和看点。这是一代人青葱岁月的记录,也是一代人的逐梦记,一个企业传奇的成长史,更是一个时代变迁的见证。

    成为自己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9/28 11:33:37
  • 梅林山,作者用神来之笔点染成一幅多彩图画。同是一座山,只用眼睛去看,便无法领略山之美。作者多角度多层次地用心与山间一切交流,他的脚下不再是山,而是与山密不可分的所有关联,自然有了灵气仙气。将山与人,人与人,山与自然万物的不断切换、融合。让读者身临其境般穿行于山林,感受林间清风吹拂,静听鸟鸣,细嗅山野之花香。

    许小玲深圳有座山

    2021/9/27 21:52:23
  • 用特殊的叙述方式处理了两代人的打工经历,详细精准地呈现了生动的厂景。用质朴的语言,书写朴实的打工故事,是此文的特色。读完此文,像喝了陈年老酒,入口绵柔,后劲十足,有力量。跟着故事情节走,一环紧扣一环;踏着“母亲的足迹”走,一步紧跟一步。打工的故事千千万万,每一个故事拎出来,就是与众不同。

    许小玲母亲的足迹

    2021/9/27 21:40:54
  • 一打开链接阅读,就有一种清新脱俗之感,似春天的暖阳,又似秋日凉爽的海风,让人很有阅读下去的欲望!在选材方面,作者匠心独具,故事情节曲折跌宕,令人耳目一新;读着读着,似乎一面面画卷扑现在眼前,人物的语言、动作、神情恍惚就在身边,好一个生动的作品!《美人鱼》的电。视、电影好几部,作者写的这篇故事不落俗套,有自己创新的部分,给人一种全新的情感体验,后生可畏,为作者点赞!

    爱玲美人鱼

    2021/9/25 14:12:15
  • 花多半天时间一口气读完陈彻这篇时间跨度二十多年的小说(1993,正是我正式落脚深圳的那一年,所以倍有亲切感),作者刻画的人物、事件,皆如听闻目见,但在作者笔下,则更引人入胜。作者通过人物恰到好处的一点感慨,则更让人惊心。无疑,这是写深圳的小说中上好的一篇优秀之作。

    五味子​在深圳

    2021/9/24 23:28:16
  • 当我说起深圳,肯定也会选择像魏老师那样,说说大海。想到2000年,我还没来深圳时,早先过来深圳创业的亲人,总是诱惑我以大海,大小梅沙,世界之窗,锦绣中华,深南大道……深圳还是座年轻人的城市,一座充满机遇与挑战的城市。有的人来,有的人走,就像海浪。年轻的我已经在这里变成中年,还在变老,深圳却仍在变美,充满朝气与活力。也许我也会像魏老师那样在较场尾,在仙湖植物园,在深圳大大小小免费的公园,静静写诗……

    楊剛​当我说起深圳

    2021/9/24 21:19:33
  • 故事很有趣,从寻猫延展到原生家庭以及自我成长的故事。“我可怜的爸妈,在他们高龄的余年里,也是无法摆脱掉那些贫困的印记的。今天,即使身穿较为精致的衣装,在步入高档装修的场所里时,我仍然心里会有紧张不安。不过还好,我儿子是不会有这种心情的。”——所以啊,这是令人欣慰的!95和00后是没有包袱的气定神闲一代,当95和00后成为主力的时候,我们将成为一个更健康自信的民族。

    谢龙寻猫记

    2021/9/22 11:07:09
  • 如果说小诗是现代诗中的珍珠,那么微型诗就是小诗中的金珠。一首好的微型诗应该让读者过目不忘、沉醉其中、一读再读。凝练、自然,诗意、韵味,差异、个性化和思想性都离不开。想要在短短的三十来个字、三行之中成就一首好诗非常不易。这30首微型诗中,有较好的,也有一般的,有自然流露的,也有刻意造诗的。前半部分水平较好,后半部分差强人意。比如第17首的《桥上桥下》和第22首《荒城之月》,明显是在造诗。

    庄兰三行微诗30首

    2021/9/21 18:45:0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