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从远方来:深圳女孩的20年
  • 点击:20700评论:152021/07/17 18:16
  • 2021年“睦邻文学奖”特别奖

如果你问以前的我:深圳什么样?我大概会撇撇嘴,就那样呗,都市不都一个样。我始终对深圳怀有审慎的距离感,感觉从未拥有过它,即使自己就在这里长大;我亦对它有种复杂情愫,爱是想触碰又缩回手,似近又远。

在经历无数次出走,寻觅,回归,从远渡重洋到重返故里,我像一个始终无法安顿的游子,一次次拎上行李出发,再一次次重新回到这座城市。深圳像一座稳固高大的灯塔,永远站在滔滔海岸边目送我远行,迎接我归来。

故事要从20年前说起。


2000年:初来乍到

11岁的我随父母移居深圳,从此一待20年。对一个怯生生的外乡小女孩而言,深圳过于庞大,繁忙,还有一点混乱。这里总是很炎热,树木鲜绿,明亮的阳光晒得人直皱眉头。连续六年,我每天坐车横跨龙岗到福田,彼时地铁尚未开通,水官高速也很窄,印象里只有无尽漫长的旅途,我和一群跨区通勤的上班族坐在翠绿色的长途大巴车内,昏昏欲睡。

由于车程时间太久,每天放学路上,我总在车上写作业,凑着昏暗灯光看书,在晃荡车厢里读完无数本小说,如今想来,冥冥之中为后来从事文字工作打下阅读基础。少女时期我最爱张爱玲,每本书翻来覆去读许多遍,有一天读到《流言》一书里的这一句:“较量些什么呢?——长的是磨难,短的是人生”,心头忽然一个震颤,抬起眼,看着车厢里那些工作一天后疲劳的成年人的脸,再向窗外看,正是白日与夜色交接时分,天边一整片金橘云霞,悠悠拖着如雾一样轻盈的尾巴。

这辆开在黄昏的翠绿长途大巴,犹如海洋上一艘飘飘摇摇的小船,载满一车都市人,向星河最深处驶去。

作为一个外省小移民,我的初中校园生活称得上是糟糕。彼时我不会讲粤语,又是插班生,每天都强装镇定地坐在位置上,讪笑看其他同学谈论东门逛街,钵仔糕,Twins。我没法融入人群,对一个刚进入青春期的敏感女孩来说真是灾难,每天心里塞满紧张和沮丧,埋怨父母为什么要把我带来这里。

直到一天夜晚,我无意间拧开电台,一个温柔声音从电波那头传来:听众朋友你们好,我是胡晓梅。

这档《夜空不寂寞》的电台节目,保持连续15年的最高收听率纪录,被誉为“中国南方的广播奇迹”。主持人胡晓梅的声音成了一代深圳人的集体记忆,她如此犀利,真挚,坦率,《泰晤士报》说她吸引了200万听众。

而我,就是那200万分之一。

想象一下,一个刚从家乡随父母移居本地的初中女孩,孤独,不合群,喜欢躲在角落里看书,没什么朋友。在一个夜晚拨弄收音机,无意间发现这档节目,人们在深夜打电话给睿智的电台主持人,倾吐自己的秘密。原来这座城市,有那么多人在夜晚睡不着,被苦恼硌地辗转反侧。他们多是异乡人,有打工男女,城市白领,家庭主妇。也许是夜晚让人格外坦诚,这白天振奋昂然的城市泄露出疲惫的真实,仿佛光鲜礼服下端翘起的衣角,露出一点破洞。

我在深夜声音里旁观无数人生,渐渐与深圳集结出一丝私密的亲切感。


2010年:城市观察

高考填志愿,其他同学都填广东省内院校,我义无反顾选了外省。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想往外跑,深圳充满吸引力,它的野心,机遇,活力,许多人涌进来,被“来了就是深圳人”这句口号激励着,可我却总是好奇地向他处张望。

四年后,毕业于新闻专业的我回到深圳,进入《深圳商报》成为驻区记者,专门负责龙岗区时政,文体与社区报道。当时龙岗作为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主场馆所在地,正处于飞速转型期,一切都以超级速度推进着,常常这周还是一片废砖碎砾的荒地,下周已有上百名工人在热火朝天忙碌着。我必须非常勤奋地记录,才能追得上它的变化步伐。

作为记者,我的办公室在路上,每天走街串巷,将这一片区翻个底朝天。经常上午坐在政府大楼里严肃听办公会,看官员们激烈讨论产业置换,城市布局,规划未来蓝图。下午就出现在烈日下的街头,蹲在路边和卖客家糍粑的老奶奶聊天,听她讲古早的社区故事。

深入街巷,与每一个具体的人打交道,我因此获悉许多此前不曾了解的秘密。我开始对自己成长的地方产生兴趣,这座城市如何发展?它经历过什么,即将面对什么?

我用自己的笔和脚,去寻找答案。

水官高速扩建改造成功后,所有人欢欣雀跃,尤其对跨区通勤者而言意义非凡,这意味着容纳量更大,通勤时间更少。媒体团坐在小巴车上去现场取景,当车子驶上那条宽阔平整的大道,太阳明亮地照着马路,许多记者兴奋拿起相机,“这路灯会自动感应日光”,“双向10车道原来这么宽啊……”

水官高速,是全国首条双向10车道高速公路。截止2018年,数据显示水官高速日均车流量超22万,它是连接深圳东西向最重要的主干道之一,是当地强劲蓬勃的交通主动脉。

我看着兴奋的记者们,心里有了些慨然,想起当年在这条路上来回6年的自己,摇摇晃晃,我不再是那个沮丧孤独的小女孩,长大成一个记录城市变迁的媒体人士。而它,变成一片更宽阔的海洋。

地铁三号线开通前夕,我作为媒体团一员,和市民与工作人员一起体验试运营,感受它的速度,颠簸程度以及乘坐体验。我们叽叽喳喳提意见,女生们纷纷反映有点冷,马上有工作人员认真记下。有市民好奇去车头,脸贴在双层玻璃上,痴迷地看地铁如子弹头飞驰在城市楼宇之间。

不知是谁提个建议,以后肯定看不见这么空荡的地铁车厢了,要多自拍几张。我们摆了许多自拍姿势,还扶着站立杆跳起很不专业的踢踏舞,扭着身子假装在拍《雨中曲》,一群人哈哈大笑。

果然如预言所说,开通后,地铁三号线迅速成为运载量最大的地铁之一,不要说车厢空荡了,能有站的位置已是谢天谢地,尤其在上下班高峰期,我必须鼓足勇气才敢迈进地铁站——许多人在福田南山罗湖工作,居住在龙岗,横跨多区,地铁是他们最重要的交通工具。经验人士说千万别带任何面包蛋糕的软糕点,统统挤成大饼,你只要体验过一次高峰期的三号线,就能深切感受到深圳人的韧性与不易。

后来每次坐上满满当当的三号线,和人们紧密又略尴尬地贴在一起时,我就会想起那天空荡荡的车厢里,一群人快乐地跳起了踢踏舞。

在报社工作期间,我的重要工作任务是持续追踪大运会相关新闻。我所在的龙城街道是主战场,这里有区政府,大运中心,大运村,配套设施,绿道。每一张图纸的落地要经历无数波折,无数激烈争论,在多方博弈里寻求平衡。当时最头疼的事情是搬迁,大运场馆片区涉及5个村落,当地人在此地生活数代,子孙绵延,传统地缘情结认为这是根脉所在,忽然要搬走谁都很难接受。

其实我工作的时候搬迁早已结束,只有一些安置收尾工作,即使如此,汇报会上还是能听到许多苦水,有一个黑黝黝的社区干部嗓门很大,说话粗声粗气,看着是个挺有蛮劲的人。也正是如此,他负责所有老大难对象,每天工作就是上门谈判,处理投诉。总有村民上门找他解决问题,比如想要一块地种菜,或者家里的网弄不好。“没办法,彼此理解一下,大家都不容易。”他看着五大三粗,心思倒很细腻。

会议结束后我在电梯里碰见他,注意到他的胳膊和脖颈贴满方形膏药,一块接一块,像补丁。

后来我又遇见他一次,是在大运场馆,当时社区组织原址所在地村民们来参观。他扯着嗓子组织村民有序参观,每个人都戴着顶写着“从这里开始,不一样的精彩”大运口号的帽子,那些人重新回到自己居住多年的地方,一脸稀奇,拿着手机四处拍。有人带了手绘地图一一对应方位,试图辨认出自己的祖屋,其实很难认,大运场馆内部建设结构精密复杂,即使我去了几十次依然迷路,但是村民们依然乐此不疲,“哗,这里以前好像有水井。”也不知道猜的对不对。

我一直跟着村民的队伍向前走,他们看场馆,我看他们。有一个须发花白的老头很安静,一直默默张望,我觉得他应该有许多往事回忆,便凑过去问感觉如何。老头一张嘴,是我听不懂的客家话,我俩鸡同鸭讲,只好请那个社区干部来做翻译。

老头说搬去楼房当然更方便,生活条件好得多,只是还是会想念村落生活。所以再一次回到这里,即使分不清具体地理脉络,心里却是熟悉的。

“搬走的时候,我带走祖屋一块砖。”老头说,用手比给我看。

我看看他,又看看社区干部。真的都不容易。


2013年:远走他乡

2013年,我离开深圳,去了更遥远的异国他乡。

当时只是因为恰好拿到一个青年旅行工作签证,原本打算去个一年半载就回来读研,或者继续做记者,谁知世事难料,就此待了7年。

那几年我回国次数不多,每次回来总要病一场。不是皮肤过敏,就是出水痘。我怀疑是因为南半球太寒冷干燥,而深圳过于湿热,我的身体正在逐渐适应另一纬度的气候,离故乡日益遥远。

我居住的城市是全球闻名的旅游小镇,每天迎来送往世界游客,我总能遇见热情开朗的中国游客。他们非常好奇我的来历,常问:你是哪里人?

我说是深圳人。

他们露出不置可否的表情,指正道:深圳没有本地人,你一定是外地去的。

总之,他们必须要我承认自己来自出生地,或是祖籍所在地才可以,因为“深圳没有本地人”。我无意与他们纠缠细节,因为彼时我对深圳的归属感也没那么强,总觉得自己从始至终都像个移民,心是漂浮着的,落不下地。

这种移民情结后来出现在我的书里,2015年和19年,我分别出版两本讲述海外华人故事的书,记述异国悲欢喜乐,人情冷暖。有人说移民像是“现代游魂”,无法融进现实社会,却也不再能回归故土,我在写作时一次次想起这句话。

后来我发现,书里的世情故事其实安放到深圳人头上也可以,大家为了某个目标离开家乡,在异地奋斗着,孤独着,实现着一个梦,却总是在深夜回响起同样的寂寞。

有一位来深圳创业的朋友曾和我说起失眠的事。他是颇受行业看好的新锐青年创业者,短短时间内,公司就在市场上打出名声,办公室从宝安挪到福田中心区。可是他的睡眠质量与公司规模成反比,从以前沾枕头就睡,到如今不明缘由地难以入眠,极易惊醒,脑海里绷着一根弦,不允许他陷入梦乡,不允许他太过放松。

朋友遵从专家建议,睡不着就离开床,去别处待着。无数夜晚,他在客厅的蓝皮沙发上度过,听歌,看书。有个电台总在深夜放老歌,从“尘缘如梦,几番起伏总不平,到如今都成烟云”听到“人不到伤痕累累就不会懂得后悔”,一首接一首,没有广告,没有人声。窗外的天渐渐成了鱼肚白,城市在歌声里慢慢醒来,路灯悉数灭落,车流开始加速。空旷楼道里传来打扫阿姨用拖把擦地的窸窣声,哗,哗,哗,如击打岩石的浪潮,庞大无形的寂寥淹没了他。

  • 1
  • 2
  • 3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文学非虚构散文传记异乡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钟芳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9-19
  • 昆阳森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9-02
  • 钟芳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1-09-01
  • 放学别走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19
  • 楊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18
  • 小猪猪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7-22
  • 晓枫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7-21
  • 叶紫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7-20
  • 李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7-19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7-19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7-1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钟芳评委2021/09/18 15:37:14
    • 分享到:
  • 城市是自由的牢笼,也是纯然的心灵倾诉。作者有一种纯粹性以及一种童蒙未脱的单纯。在人们奋斗以获得更多的自由的时候,要战胜的,不但是外在的物质的贫困,更重要的是战胜肉身滞重给人的下坠,而在这个冲突中,必然将勃发出巨大能量。真正的光明绝对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真正的英雄决不是永没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所以在我们要战胜外来的敌人之前,先必须战胜自己内在的敌人。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他乡,故乡。故乡,他乡。清新的笔调,不疾不徐的叙述,把一份游子之情写得暗流涌动。读来感同身受。标题如再磨一磨,更妙。祝福作者。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耐看,文字也好,写完会更精彩。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从刚入深圳的不适应,到留学归来后的主动融入深圳。这个过程,也是一个渐渐理解深圳,欣赏深圳的过程。在深圳,一切都以超级速度推进着,常常这周还是一片废砖碎砾的荒地,下周已有上百名工人在热火朝天忙碌着,然后雄伟的建筑拔地而起。我必须非常勤奋地记录,才能追得上它的变化步伐。这是我们这批写者的共同心声吧!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深圳40年,作者在深圳待了20年,见证了深圳二分一的发展,大运体育馆在我来的时候已经有了,其实还是很想知道有关于它的故事,还有对作者在国外待了7年又回来深圳的情况感到好奇,各中细节要是能解读一二,甚好。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楊剛3秀才2021/08/18 07:34:19
    • 分享到:
  • 读完此文感慨:弹指一挥间,二十年过去。不过,作者是从11岁时算,我要从25岁算。二十年,深圳有很大变化,作者除写了自己在深圳求学的经历外,还写了工作经历,特别写了地铁3号线,建大运会场馆的搬迁。欢迎作者的回归,无论是从国内其他地方还是国外,深圳才是家。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小猪猪2童生2021/07/21 22:58:19
    • 分享到:
  • 虽然被动的被父母带到深圳来,因为年幼,对深圳曾经抱着抵触情绪,甚至于想着远远离开这里,却在不知不觉中,被深圳的人和事岁感化,后来远去异国他乡,不知不觉最是想念的还是深圳,被人问及来自哪里时,不假思索的说自己来自深圳,在20年的考验中,深圳已经成为作者心里的故乡。其实,我是很羡慕作者的,可以早早的来到改革的前沿阵地,与世界更好的接轨,人生多了更多更好的选择。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晓枫2童生2021/07/20 18:06:11
    • 分享到:
  • 20年前,一个11岁的小女孩跟着父母移民深圳,20年后的今天,这个小女孩已经成了深圳的记录者,并且从深圳去了国外工作7年,作者的故事具有代表性,代表在深圳长大的一代人,在深圳他们耳濡目染,创新,包容,开拓,所以更容易与世界接轨。“在海外的生活时,我时常想起深圳日子”,深圳有父母,有同学,有同事,有十几年的回忆。当然忘不了。离开了又回来,才知道自己早已经把深圳当故乡。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叶紫4举人2021/07/19 15:56:04
    • 分享到:
  • 对于深圳的感情,有点像孩子对待一个养母的感情,若即若离,却又无时不牵挂。有时不承认,现实却又不得不面对。对于成长于深圳的小女孩来说,她总想踮起脚尖往更远处眺望 ,蓦然回望,才发现自己成长于斯的地方,已经有了更好的风景。她“像是家里不安分的女儿,总期待着别处的风景,过一阵子玩够了又溜回来。”才发现“它的创新,敢为,跃跃欲试,早已沉淀成我性格里的一部分,鼓励不断向外开拓,即使试错了,也允许我的回归。”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李玉5进士2021/07/19 08:38:39
    • 分享到:
  • “较量些什么呢?——长的是磨难,短的是人生”,心头忽然一个震颤,抬起眼,看着车厢里那些工作一天后疲劳的成年人的脸……这样的感受少年时期面对身边的沧桑的成年人多数都会有这样的颤栗发现吧,恍然大悟一样的。张爱玲的作品能打动人,就是因为她总能发现我们的内心世界。现在人有许多小孩儿在公交车上地铁里做作业,原来,中小学生的辛苦,在深圳,十几年前就开始了。不管怎么说,深圳20年是翻天覆地的20年。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深圳二十年,对一个女孩来说,这时间够长。她会经历许多的风风雨雨。11岁来深圳,还在上小学。胡小梅的《夜空不寂寞》安抚一颗漂泊的心。2010年,大学毕业的作者进入《深圳商报》当记者。用自己的脚与笔,观察深圳变迁。随着全首条双向10车道水官高速以及地铁三号线开通,人们出行方便快捷。从2013年离深到7年后再回深圳就读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春燕归鹏城,无问西东”“深圳,永远是前锋”!吸引无数燕归巢。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春燕归鹏城,无问西东! 我和作者一样喜欢这句话! 从2000年到2019年作者分四个片段来叙述与深圳的故事。年少的求学;毕业后在深圳工作;为深造选择出国;最后重返故里!从“鹏城””故里”的字里行间作者终于找到生理和心里的故乡,深圳就是我们的家!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黄元罗4举人2021/07/18 18:44:50
    • 分享到:
  • 深圳是座年轻的城市,这里几乎每天都在缔造传奇和机遇。从2000年到2020年,深圳的变化不仅仅在于道路宽了、地铁多了,更在于那股热情、活跃的氛围更加浓郁了。或许这正是作者从远方扑向深圳,再到逃离深圳,最终又回归深圳,并产生“你属于这座城市,这座城市也属于你”的感慨的缘故吧。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理红1布衣2021/09/18 20:45:54
    • 分享到:
  • 总是要走遍千山万水才能感觉到还是曾哺育自己成长的城市好,我发现你应该把标题改为:深圳我回来了。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暁霞囡4举人2021/08/12 10:35:23
    • 分享到:
  • 感觉要挖到一位宝藏作者。喜欢作者的文字,是那种一见钟情的喜欢。叙事娓娓道来,就是看不够啊,尤其是大运的那段经历,求求作者展开写吧,满足粉丝我的阅读期待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3100
  • 1
  • 270
  • 很荣幸,我的名字出现在黄老师的三句诗中,黄老师和我一样,是邻家的铁杆粉丝,号称“金牌投资人”,他很勤奋,每天都会出现在邻家,他的打赏和评论给作者带来鼓励,向勤奋的黄老师学习!我的签名:为什么离不开邻家呢!因为文学大家相聚邻家,因为喜爱所以离不开邻家。2013年在心灵拾贝的引荐下进入邻家的,如今十年,几多感慨,感谢邻家好平台,让有着共同爱好的我们相识相知,互相学习和交流。

    红月亮邻家十年,印象最深的十位邻家人

    2022/3/10 11:03:21
  • 终于知道魏老师是蛙哥。为什么叫蛙哥,只有帮他取这个別名的人清楚。蛙哥是邻家著名的三皮匠之一,获两次大奖,其作品以诗歌为主,散文,小说次之。经常看到他在报刋上发表文章。先和的诗歌清新明快,其获奖诗《当我说起深圳》,用诗叙说了深圳春天的故事,深圳的夜色,大海,群鸟和山林都处处充满生机。先和也是邻家具有亲和力的作家之一,邻家十年,在这里以文会友,用手中的笔描绘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描写乡愁与思念.

    春风妙语江湖路远,邻家相见欢

    2022/3/10 2:24:50
  • 飞泉是我最熟悉的邻家人之一,忧郁且勤奋——前者让他生活在诗中,后者让他获得邻家6届年度大奖。这真不是盖的。他的记忆里很好,像和邻家文友间的细枝末节都记得清清楚楚,好记性也就罢了,他还有记日记的习惯——这可就了不得了,他在2020年初,疫情刚开始时,写下的封村日记,令人动容的同时,也让每个经过那个时段的人感同身受。 一个陪着邻家赛事一路走来的“老邻家人”,写这邻家十年,字里行间,全是感激。

    李玉​十年灯火路三千

    2022/3/8 9:56:31
  • 我觉得写作就应该这样,家长里短,日常点滴都可以写入文字,虽然琐碎,但充满温情,也不乏向善向上的力量。看了这样的介绍,我知道初棉和王威老师都是不错的人,都能把点滴的经历,变成温暖的文字,赞过。

    昆阳森林男编辑和女作者能有什么事

    2022/3/5 10:03:53
  • 来了就是邻家人,很多文友都是通过文友引荐走入邻家这个大家庭的。对于邻家,相信很多人都和作者有着一样的情感——初遇时的惊喜,久处后的还欢。这些年,邻家也一直在摸索市场的口味,寻求文化和商业的关系,也因此给作者带来了更多的机会。深圳的作家是幸福的,因为有邻家这样开放的平台,写了文章,发表到这个平台来,就会有人看,有人关注,有人点赞和打赏。原邻家是每个文字爱好者的精神家园,郁郁葱葱,一路长青。

    李玉我的睦邻情缘

    2022/3/3 18:08:37
  • 特别是别人相互打招呼或者敬酒时,而我无人问津,我尴尬极了。唯一秦主席在一次写作活动中见过,而正好我一个牙科博士朋友和秦主席都是人大代表开会坐在一起过,他跟我提起过秦主席,我以此为理由跟秦主席搭讪过一次哈哈哈。所以在那个颁奖场面上我其实是自卑的,我希望通过自己的罗罗大方掩饰自己的自卑,最后也是落荒而逃。这个也是我回来后一直不敢跟你联系的原因,我不知怎么跟你在继续去保持我们最初渴望和热切。

    Emma男编辑和女作者能有什么事

    2022/3/3 12:15:44
  • 记得第一次参加完邻家文学的颁奖活动,就成立了″饭饭群″。顾名思意,约饭群。谈文学,聊美食,多年来留下多少佳话。小橙是群里的小妹妹,写短小说、儿童文学是她的擅长。不喜言辞的她,在一次聚会中很认真地唱了《纤夫的爱》虽然跑了调,笑点特高。在邻家的各种文学活动下又催生出许多小活动,有欢笑有歌声,永不寂寞。小橙还是打铁文艺社的社长,她是一个温柔、善良,充满智慧和写作勤奋的女孩,是邻家优秀的作家之一。

    春风妙语我与邻家十年

    2022/3/2 0:23:33
  • 吴继磊写吴继磊?第一次见到这种写法,姑且称“第四人称”吧。挺让我受启发的,学习了。德彬这么专注,努力,越来越博学了;吴老师在邻家露脸,越来越被更多人认识。都是文学带来的邂逅,让很多文友有了继续写下去并互相交流的动力。写作原本是孤独的事业,有时甚至是遥遥无期的酷刑,但很多人还是甘愿为之付出。能被适当激励是很重要的,也是幸运的,每个师友,每个家人的鼓励,都是宝贵源泉。

    张夏闯荡文学路

    2021/11/5 23:36:55
  • 作者对鲁西南乡村充满恨,是强烈的逃离欲。源于童年的残酷经历,使他更多地感受到物质的匮乏、农民的苦难、家族的冷漠、亲情的缺位、乡人的残酷、陋习的肆虐、权力的狰狞……他向往一次精神逃亡,逃亡到温暖的深圳,自由掌控自己的生活方式。他成功做到了。但是衣锦不还乡,底层经历的暗影烙印在他脑海里,使他感觉屈辱。作者批判乡村越是不留情面,渴望新生活就越是迫切。在这样的一破一立间,文学的巨大张力就产生了。

    吴继磊衣锦不还乡

    2021/10/30 2:20:24
  • 在八、九十年代,中国有许多闯荡者,也有许多“文学青年“,这其中有成功的,也有默默无闻的,在深圳这块火热的土地上,成功人士不少,成功的文学青年也不少,主要看各人的桓心,毅力和机遇,有人持之以恒,不管生活多么艰辛也绝不放弃文学梦,也有人虽抱一腔热血,但因生活压力或方式不对或机遇错失,最终湮灭在柴米油盐的生活洪流中,但只要坚持,不放弃,多努力,是金子还是会发光的。

    森林中的枯木闯荡文学路

    2021/10/27 16:51:09
  • 写得很好,标题也很贴切,精准地描写了那个时代的现实生活,在中国那个变革的年代里,文章反映的社会现实在各行各业都有类似的状况,生活中有许多阳光的一面,也有很多阴暗的地方,虽然有些心肠不好的人出了意外是碰巧,根本与诅咒无关,但冥冥之中就会有一些玄乎的现象让大家认为是报应,时辰还是有的,“不是不报,时辰未到“的谚语还是会震吓到许多有坏心思的人改变冲动时的魔鬼想法!

    森林中的枯木时辰

    2021/10/27 16:35:24
  • 曾经匆匆一瞥,知道是个悲伤的故事,不忍读下去。今日读完,脑海里闪过好些深漂的形象,李新雪确实太普通了,要啥没啥,和当年许许多多人一样。怀揣梦想,但有心无力;憧憬爱情,却无人问津。他们在深没有生活,拼尽全力也只是求个存活。他们中的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没法如愿过上好日子。李新雪更凄惨些,连一生都那么短……我贪恋红尘,更明白他有多不甘。死亡不知何时到来,生的人如果不能好好活,那对逝者便是大不敬。

    吴继磊怀念

    2021/10/17 12:59:26
  • 当读到尾声,作者和W在沙滩上那段对话,我笑喷了!把报告文学写成了青春文学,让我再次惊艳你的文笔。人的有些经历,之所以难以从记忆中抹去,是因为那个企业、那个事件曾经陪伴过我们的青春韶华时光。对吧?正因为如此,你才能带着情感写华为,把个人对已逝青春的追念,汇聚到笔端,寄情于华为,书写华为的成长变迁,也是刻画你自己和W的成长变迁,让文字有了鲜活的生命力。这是我阅读的理解。没有人永远年轻,但是有人正年轻。

    厂长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10/8 16:20:25
  • “双减”应该是今年的流行语。青桐的这一篇,从家长的视角出发,呈现了社会培训机构火爆的一个重要原因:家长不甘孩子落于人后!这也是教育内卷化的直接结果。作为老师和家长,我个人认为,补习应该是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如果孩子在学习上很有压力,可能会丧失学习的信心,补习作为一种对他的支持未尝不可。

    王学君深圳有条通菜街

    2021/9/28 12:24:41
  • 这是一篇醉人情怀的传奇青春故事。原以为是有关华为的报告文学。作者借华为这个载体,记录了作者的青春,W的青春,华为的青春,三者交融,把青春的怅惘、情愫、澎拜和记忆贯穿于全文,记录了一代人的成长,也记录了一个企业的成长。作者和W,两个人物的心路轨迹,融合于华为的成长历程中,让故事更生动,也给有了趣味和看点。这是一代人青葱岁月的记录,也是一代人的逐梦记,一个企业传奇的成长史,更是一个时代变迁的见证。

    成为自己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9/28 11:33:3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