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领航员
  • 点击:8039评论:152021/07/30 09:28

内容简介:在湖南老家,吴妈自从老伴被摩托撞倒身亡后主动当上了治安员。来到深圳福田,继续当交通管理义工。报刊亭售卖员、快递员和其他普通人的平凡举动和奇思妙想,潜移默化地使她走出了在内地养成的思维定式;深圳的大爱和生活的诗意,终于使她“飞翔”起来。


整个城市,公交大巴车站都一样了,都是钢结构,都呈深蓝色,都有稍稍倾斜的雨棚。除了公交标示牌,车站还有三维地图,有个小红人,镶嵌在“你所在的位置”。广告牌定时更换,英俊或漂亮的代言人让乘客眼睛一亮。公益广告也是有的,“来了就是深圳人”,曾一度醒目于所有公交站。城市中,再有相貌统一的设施,那就是报刊亭了,也是钢结构。邮政绿,卷帘门,无窗。天刚亮,卷帘门哗啦推上,露出逼仄空间;天色很晚了,卷帘门才哗啦拉下,将文化锁进黑夜。

福田景秀中学的西北角,就有这样一间报刊亭。亭里的女人,叫“猫姐”。何谓“猫姐”,有个传说。那一年,一辆吊车停稳,吊臂顶端拉扯着四根钢索,将报刊亭脱离平板车,缓缓升高,缓缓平移,缓缓降下,矩形钢屋时而顺时针、时而逆时针微微旋转,终于轰然落地,恰好落到了用白漆标示的四方区域中。哨声一响,有工人将卷帘门朝上呼啦扯开,里面就有位女人捋捋头发,款款走出,而她身旁有一只黑猫极快地窜出,无影无踪。

走出来的女人,就叫“猫姐”。买报刊的顾客无论年纪大小,都这样称呼她,似乎不这样称呼,想买的报纸就会卖完,想买的杂志就会断档。猫姐的眉目,和那口江浙普通话,无可争辩地说明她来自江南。凡事认真的吴妈,从邻居那里得到了证实,她确实来自浙江。但为何来自浙江?没人告诉她。吴妈就想:这就奇怪了,猫姐更应该就近在“长三角”谋生,可她偏偏到了“珠三角”。这是需要弄清楚的。

报刊亭旁,有一个修鞋摊。摊位依偎在报刊亭旁,很不搭配。修鞋摊位要整洁,难度很大,这可以理解;但是,工具、材料,和待修的物件过于凌乱,那就说不过去了。还有,大遮阳伞的位置也不固定。阳伞以修鞋人的脑壳为轴心,会卫星般旋转一圈;即便伞座固定了,伞顶也会向日葵一样悄悄改变位置——凡是物件,都应有固定的位置。如此,对那位修鞋人,吴妈就看不顺眼了。他有些年纪了,老不抬头,只能看到他头发稀落的头顶,两手穿针引线,忙个不停。有一天,吴妈看见他正在鼓捣高跟鞋,要将脱离的鞋跟粘到鞋底。吴妈就想:那胶水除非能粘生铁粘不锈钢粘花岗岩,否则,姑娘崴了脚,弄不好,会逼鞋匠吞一大罐辣椒酱的。吴妈首先站在顾客的立场,想可能发生的事故,还想到了城管。

因为工作的缘故,吴妈能近距离看到猫姐和鞋匠。

吴妈锁了湖南老屋来深圳帮衬女儿,由于保姆善良、伶俐、能干,对家政基本插不上手,没过几天,闲得无聊,便到康欣社区工作站应聘义工。年纪不是很有优势,她朝负责招聘的小伙子打开了手机图库,不停滑屏,让他看好多“心明眼亮,一方平安”的获奖照片,效果不错,终于得到一个写有“综治员”的红色袖标、一面小旗,和一副有反光效果的黄马甲。吴妈询问了“综治员”的出处,小伙子告诉她是“城市综合治理监督员”的简称,具体任务,就是管理“猫姐”报刊亭旁边的斑马线。小伙子还说明,社区会组织一次免费体检,会不定期发些电影票。吴妈还想问问有没有奖状。再一想,算了,深圳嘛,一线城市,做派肯定和湖南的六线城市不同。

吴妈得知猫姐的传说,是在饭桌旁。侧边的外孙女一边吃饭,一边绘声绘色地描述当时卸下报刊亭的一幕,重点不是猫姐,而是那只黑猫。报刊亭落地,卷帘门刚刚打开,它就从报刊亭里飞出,以平板拖车为跳板(她扭着身子从身后用筷子划出一道弧线,筷子落在饭桌中央的梅菜扣肉上),飞跃马路,钻进了树林(筷子最后落到吴妈捧在手上的饭碗里,戳了一个颇大的窟窿)。吴妈惊诧:是真的?俏俏说肯定是真的,同学们不但都知道这件事,而且那只黑猫经常来学校。俏俏母亲立即纠正:“不但而且”用得不对!这段时间,语文老师布置了太多的用“不但而且”造句。吴妈把碗里的菜窟窿用筷子撸平,沉思片刻,说:“明天,我去问问猫姐,那传说是不是真的?”

“别别别,妈!”俏俏妈妈急急阻止,“深圳不像内地,不作兴打听人家的隐私。”

“哪有这么多的隐私。”吴妈瞥一眼女儿,闷头扒饭。

吴妈的工作重点,是对付那些窜来窜去的快递员——他们视黄马甲和小红旗为马路上临时摆设的“雪糕筒”,一加速,电动车就能轻易绕过去,让她十分气恼,但也没有办法。举旗吹哨,吹哨举旗,上班高峰终于过去,吴妈有了空闲,便来到几步之遥的报刊亭。倒是猫姐先打招呼:“大姐,想要点什么?”一声“大姐”,让吴妈一怔——很久很久了,没人这样称呼她,尤其对方才三十出头。还有,吴妈正寻思称呼她是“妹子”还是“猫姐”,对方又夸赞了一句:“大姐,现在像你这么认真工作的人,真是不多了。”

这话蛮暖人心的,吴妈本来只想搭讪说说话,一高兴,便说,“给我来份报纸吧!”

“什么报?”对方灿然一笑。

每座城市都有最实用的报纸,吴妈想。“给我一份广播电视报。”

对方笑答:“大姐,没有广播电视报哩,要不,《南方都市报》,很多人买的。”

老厚一沓,吴妈看一眼,摇摇头。对方又开口:“大姐,我看你忙了一早上了,要不,坐坐?”猫姐从旁边举出一张塑料凳,递过柜台,让吴妈接下。这反而让吴妈不好意思了,怕影响生意,她将凳子挪到最边边,和猫姐攀谈起来。

吴妈就有这个本事,不经意间,就能从猫姐嘴里套出个七七八八:她和老公分手了,(很可能一气之下)从浙江来到了深圳,顺手盘下个报刊亭,也不是每天都做生意,往往选周一休息一天,到处逛逛。

吴妈想,深圳,怎么这么多离婚的;还有,各行有各行的规矩,人家看报纸,那是每天都要看的,你去休息了,人家怎么买报纸?

“喝口水吧?”猫姐递来一支矿泉水。

“不不,”吴妈指着自己腰间示意,挎肩背带,吊着个装有温吞枸杞水的塑料瓶。一时冷场,吴妈就想问那只黑猫,却又想起女儿的叮嘱。正犹疑,听见背后“喵喵”几声叫唤,一回头,就有一只黑猫盯住吴妈看。

这黑猫,和过去看过的不一样:全身乌黑,柿饼平脸,眼珠子一只翡翠绿、一只琥珀黄,身后竖起的尾巴有刷墙漆的滚筒那般粗,在身后左右抖动。它看了看吴妈,觉得面善,决定向陌生人走去,嗅了嗅吴妈的凉鞋。吴妈正巧这天没穿袜子,吓一跳,收回脚。黑猫也往后一缩,撂下粗尾。猫姐便对猫说,黑虎别怕,阿姨是好人!黑虎好像听懂了,瞥一眼吴妈,还是有点警惕,拉开距离来到柜台边的隔板前,对猫姐喵喵叫唤。

“这猫是你从浙江带来的吧?”吴妈问。

“怎么可能?”猫姐笑笑,端来猫食盆放置隔板下,立身指了指街面说,去年吧,黑虎从对面突然窜过来,躺在地上,对着我翻肚皮,左边一下,右边一下(猫姐朝左、朝右扭动上身),再用两只前爪交替踩地(猫姐的双手就在书摊上学样),我突然觉得,它可能是只流浪猫,想让我收留它。

吴妈感觉那猫牙口不错,吃起猫粮来嘎嘣嘎嘣,像当年自己年轻时咬黄豆。“这猫,是公是母?”

“和我一样哩。嘻嘻。”

“会不会生出许多颜色不一样的猫仔来?”

“所以,我就给它结扎了。”

“你能给它结扎?”

“哪里呀,要去宠物店的。”

“这猫,好像蛮名贵的?”

“是啊,一开始,我也不知道,后来有人告诉我,叫‘英短’,是蛮名贵的。

“英短?”

“英国短毛猫。”

“嗯,好人有好报。”

“什么?”猫姐没听懂。

吴妈的意思,名贵猫,价格不低,猫姐赚了。当然,这话不好明说。倒是猫姐告诉吴妈,“有人想买黑虎哩。”

吴妈想问“多大的价钱”,想想这话又涉及到“隐私”,脱口而出的是:“你不肯卖吧?”

“怎么可能卖,”猫姐摞了摞书刊,“领进门,就是自己的孩子了。”

居然把小猫抬举到亲生儿女的高度,吴妈吃了一惊。

在饭桌旁,又谈起了猫姐。对面是女儿,不好说离婚;旁边是外孙女,本想郑重澄清一个事实——那黑猫,并没有从报刊亭飞出来,但想想,对儿童来说,有些事情有点神秘感比较好,所以,只告诉俏俏:“我弄清楚了那只黑猫的名字。”

“叫‘黑虎’,”俏俏不以为然,扒饭、搛菜,“学校里,每个小朋友都知道。”

“黑虎常到学校去?”

“嗯。它男朋友就在我们景秀小学。”

“俏俏”,吴妈趁着女儿去厨房,压低了声线问外孙女:“你妈妈,有没有男朋友?”

俏俏学样压低了声线,“不但有一个,而且有好几个。”

吴妈努力使表情不起波澜,“你看见的,都来过家里?”

“没有,”俏俏竖中指抵住嘴唇,看一眼厨房转回脸,“妈妈要是跟你说晚上加班,就是去会男朋友了。”

“你怎么知道?”

“我肯定知道。”

“你还知道什么?告诉外婆。”

“妈妈叫我不要告诉外婆?”

“告诉外婆,外婆给你买最好的冰激凌。”

“妈妈问过我,”俏俏迟疑了一下,“问我是想要个弟弟,还是妹妹。”

吴妈情不自禁,当着外孙女的面,用掌心狠狠拍了下自己的前额。

老伴直到临终前都没有看过女婿。吴妈也没看过。女儿只是突然打来电话,说要结婚了,又突然打来电话,说离婚了。这期间,吴妈曾和老伴商量,买火车票突然杀到深圳探个究竟,可没过几天,老伴就被摩托撞了,没过几天就走了,临终前断言:女儿结婚,是个噱头——她只是借公鸡下蛋。同样的疑虑,吴妈也曾憋在心里,只是这话从生死跨界的男人口中说出,显得铁板钉钉,铿锵有力。

这枚蛋,便是俏俏。

俏俏是枚有机蛋,没有任何单亲家庭子女这种那种缺陷。她身体好,心理健康,只是从语文成绩看,稍缺灵气。但吴妈颇为满足,据说,太有灵气的女艺术家稍有不慎就跨界成了疯婆子,反倒是俏俏这类相貌好看、脑壳一般的女人,将来多半衣食无忧。况且,俏俏妈妈在深圳一家有名的金融咨询公司当总管,给了女儿充裕的后勤保证,只要她愿意,上舞蹈课,学架子鼓,除了三番五次拒绝她养狗养猫的要求。关于宠物,母女妥协的结果是,俏俏得到一对烟灰色、绿豆眼的小仓鼠。

上班高峰期一过,吴妈又卷了小红旗,又想到报刊亭旁坐坐,只见蜂拥过来一帮制服男,围住了修鞋摊。城管!吴妈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多好的街景,花圃、绿树,报刊亭后面的景秀中学里,有一个高耸的钟楼。吴妈拍过几次工作场景的图片,用微信传给那帮当年国营酒厂的老同事,只可惜鞋摊太杂乱,自己又不懂修图。到底是深圳,城管蛮有素质的,为首的,谦卑地蹲下,和鞋匠耐心说话。鞋匠抬起头,吴妈看清了那一脸的褶皱。鞋匠打开个满是锈斑的饼干盒,翻出张纸条,按纸条上的号码打电话,打了几次,未接通,只好不情愿地收捡鞋摊。猫姐见状,来不及翻起柜台的隔板,直接从隔板下滋溜钻出,拨开了那帮城管,扯着那位头儿的胳膊来到柜台前,先给了瓶水,叽叽咕咕地说了一通。

  • 1
  • 2
  • 3
  • 4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内地吴妈漫步福田锐变飞翔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陈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29
  • 陈彻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1-08-29
  • 廖令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27
  • 廖令鹏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1-08-27
  • 欧阳德彬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07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0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一个城市固然有许多“恶”,但许多“善”总会驱逐“恶”的阴影。如南翔小说《绿皮车》所写,快速突进的社会总算还有一辆缓慢、朴素、老旧的“绿皮车”——日常生活中邻里的关心、互助和尊重。这个社会为何会变得更好?因为很多普通人总想“找点事儿做”“做点儿好事”,不是为了什么,是不为什么。“这么好的城市,为什么不回来”,一点点小小的自觉的善,让很多人(外地人)不舍得离开城市,是善举诠释了何为“这么好的城市”。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大鑫2021/08/27 14:42:03
    • 分享到:
  • 谢谢鼓励和点评。修鞋匠、报刊亭卖《读书》等杂志、无人机赶鸭子,都是深圳真实的人或“事件”。我只不过适当“虚构”了一下。“领航员”,暗喻了深圳这座城市。
  • 读大鑫的短篇小说《领航员》,忽然想起乔伊斯《都柏林人》中的小说篇章。《领航员》采取的虽然不是乔伊斯式的意识流的写法,却有着可以与之相媲美的生活厚度和精神向度。这篇小说不是泛泛呈现都市中小人物的状态,而是赋予了小人物灵魂。吴妈、猫姐、鞋匠等若干人物,他们不仅生存,而且生活,有自己的主体性和精神追求,甚至接近于“诗”。在小说结尾,“诗学”味道更加明显,吴妈在梦中领航鹅群。
  • 本评论已获得 6000 邻家币明细>>
    • 大鑫2021/08/07 15:22:32
    • 分享到:
  • 谢谢鼓励
  • 2021首篇提名作品
  • 深入践行老亨“对于新人孤篇,犹望惠予关注”的指导思想。
  • 叙述老到,故事精彩。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陈彻4举人2021/08/29 13:13:11
    • 分享到:
  • 这40多年社会的剧烈变化,城市与农村差距加大、大城市与小城市的差距加大,给人们带来很多猝不及防的失落感。过去的观念与秩序迅速消失、重组,技术变革给整个社会带来的冲击在方方面面造成的效应都难说是正面还是负面,这对老年人甚至一部分中年人都是很难顺应的,这篇小说在这方面的描述十分细腻,文字运用纯熟精炼,评述的火候掌握也很合适,只是到接近结尾的那几段感觉有点散了,一度给我散文的错觉。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大鑫2021/08/29 17:12:16
    • 分享到:
  • 谢谢点评
    • 黄元罗4举人2021/07/31 19:31:36
    • 分享到:
  • 这篇小说以吴妈、猫姐、吴强等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小人物的善行善举为切入点,从侧面反映了“新深圳人”的精神面貌。同时也让读者从细微处认识到,深圳不仅是一座极具包容性的城市,让来自五湖四海的人在这里过得更加舒心,也是一座了不起的城市,几乎每天都在日新月异的改变着。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大鑫2021/08/02 18:01:39
    • 分享到:
  • 感谢评点,感谢鼓励
    • 暁霞囡4举人2021/08/10 16:31:46
    • 分享到:
  • 不错,故事有点意思,清楚明白地将一件事情娓娓道来,看似简单,其实也不简单。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大鑫2021/08/18 18:14:34
    • 分享到:
  • 谢谢鼓励
    • 别看了4举人2021/08/04 11:31:06
    • 分享到:
  • 很淳朴,很简单的社区故事,却有处处透着不简单。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活的认真吧。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大鑫2021/08/07 15:21:53
    • 分享到:
  • 谢谢鼓励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小说爱好者,撰稿自由人。中短篇小说曾发表于《上海文学》《中篇小说选刊》《城市文艺》(香港)等期刊。
  • 小说爱好者,撰稿自由人。中短篇小说曾发表于《上海文学》《中篇小说选刊》《城市文艺》(香港)等期刊。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3600
  • 1
  • 370
  • 吴继磊写吴继磊?第一次见到这种写法,姑且称“第四人称”吧。挺让我受启发的,学习了。德彬这么专注,努力,越来越博学了;吴老师在邻家露脸,越来越被更多人认识。都是文学带来的邂逅,让很多文友有了继续写下去并互相交流的动力。写作原本是孤独的事业,有时甚至是遥遥无期的酷刑,但很多人还是甘愿为之付出。能被适当激励是很重要的,也是幸运的,每个师友,每个家人的鼓励,都是宝贵源泉。

    张夏闯荡文学路

    2021/11/5 23:36:55
  • 作者对鲁西南乡村充满恨,是强烈的逃离欲。源于童年的残酷经历,使他更多地感受到物质的匮乏、农民的苦难、家族的冷漠、亲情的缺位、乡人的残酷、陋习的肆虐、权力的狰狞……他向往一次精神逃亡,逃亡到温暖的深圳,自由掌控自己的生活方式。他成功做到了。但是衣锦不还乡,底层经历的暗影烙印在他脑海里,使他感觉屈辱。作者批判乡村越是不留情面,渴望新生活就越是迫切。在这样的一破一立间,文学的巨大张力就产生了。

    吴继磊衣锦不还乡

    2021/10/30 2:20:24
  • 在八、九十年代,中国有许多闯荡者,也有许多“文学青年“,这其中有成功的,也有默默无闻的,在深圳这块火热的土地上,成功人士不少,成功的文学青年也不少,主要看各人的桓心,毅力和机遇,有人持之以恒,不管生活多么艰辛也绝不放弃文学梦,也有人虽抱一腔热血,但因生活压力或方式不对或机遇错失,最终湮灭在柴米油盐的生活洪流中,但只要坚持,不放弃,多努力,是金子还是会发光的。

    森林中的枯木闯荡文学路

    2021/10/27 16:51:09
  • 写得很好,标题也很贴切,精准地描写了那个时代的现实生活,在中国那个变革的年代里,文章反映的社会现实在各行各业都有类似的状况,生活中有许多阳光的一面,也有很多阴暗的地方,虽然有些心肠不好的人出了意外是碰巧,根本与诅咒无关,但冥冥之中就会有一些玄乎的现象让大家认为是报应,时辰还是有的,“不是不报,时辰未到“的谚语还是会震吓到许多有坏心思的人改变冲动时的魔鬼想法!

    森林中的枯木时辰

    2021/10/27 16:35:24
  • 曾经匆匆一瞥,知道是个悲伤的故事,不忍读下去。今日读完,脑海里闪过好些深漂的形象,李新雪确实太普通了,要啥没啥,和当年许许多多人一样。怀揣梦想,但有心无力;憧憬爱情,却无人问津。他们在深没有生活,拼尽全力也只是求个存活。他们中的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没法如愿过上好日子。李新雪更凄惨些,连一生都那么短……我贪恋红尘,更明白他有多不甘。死亡不知何时到来,生的人如果不能好好活,那对逝者便是大不敬。

    吴继磊怀念我的兄弟李新雪

    2021/10/17 12:59:26
  • 当读到尾声,作者和W在沙滩上那段对话,我笑喷了!把报告文学写成了青春文学,让我再次惊艳你的文笔。人的有些经历,之所以难以从记忆中抹去,是因为那个企业、那个事件曾经陪伴过我们的青春韶华时光。对吧?正因为如此,你才能带着情感写华为,把个人对已逝青春的追念,汇聚到笔端,寄情于华为,书写华为的成长变迁,也是刻画你自己和W的成长变迁,让文字有了鲜活的生命力。这是我阅读的理解。没有人永远年轻,但是有人正年轻。

    厂长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10/8 16:20:25
  • “双减”应该是今年的流行语。青桐的这一篇,从家长的视角出发,呈现了社会培训机构火爆的一个重要原因:家长不甘孩子落于人后!这也是教育内卷化的直接结果。作为老师和家长,我个人认为,补习应该是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如果孩子在学习上很有压力,可能会丧失学习的信心,补习作为一种对他的支持未尝不可。

    王学君深圳有条通菜街

    2021/9/28 12:24:41
  • 这是一篇醉人情怀的传奇青春故事。原以为是有关华为的报告文学。作者借华为这个载体,记录了作者的青春,W的青春,华为的青春,三者交融,把青春的怅惘、情愫、澎拜和记忆贯穿于全文,记录了一代人的成长,也记录了一个企业的成长。作者和W,两个人物的心路轨迹,融合于华为的成长历程中,让故事更生动,也给有了趣味和看点。这是一代人青葱岁月的记录,也是一代人的逐梦记,一个企业传奇的成长史,更是一个时代变迁的见证。

    成为自己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9/28 11:33:37
  • 梅林山,作者用神来之笔点染成一幅多彩图画。同是一座山,只用眼睛去看,便无法领略山之美。作者多角度多层次地用心与山间一切交流,他的脚下不再是山,而是与山密不可分的所有关联,自然有了灵气仙气。将山与人,人与人,山与自然万物的不断切换、融合。让读者身临其境般穿行于山林,感受林间清风吹拂,静听鸟鸣,细嗅山野之花香。

    许小玲深圳有座山

    2021/9/27 21:52:23
  • 用特殊的叙述方式处理了两代人的打工经历,详细精准地呈现了生动的厂景。用质朴的语言,书写朴实的打工故事,是此文的特色。读完此文,像喝了陈年老酒,入口绵柔,后劲十足,有力量。跟着故事情节走,一环紧扣一环;踏着“母亲的足迹”走,一步紧跟一步。打工的故事千千万万,每一个故事拎出来,就是与众不同。

    许小玲母亲的足迹

    2021/9/27 21:40:54
  • 一打开链接阅读,就有一种清新脱俗之感,似春天的暖阳,又似秋日凉爽的海风,让人很有阅读下去的欲望!在选材方面,作者匠心独具,故事情节曲折跌宕,令人耳目一新;读着读着,似乎一面面画卷扑现在眼前,人物的语言、动作、神情恍惚就在身边,好一个生动的作品!《美人鱼》的电。视、电影好几部,作者写的这篇故事不落俗套,有自己创新的部分,给人一种全新的情感体验,后生可畏,为作者点赞!

    爱玲美人鱼

    2021/9/25 14:12:15
  • 花多半天时间一口气读完陈彻这篇时间跨度二十多年的小说(1993,正是我正式落脚深圳的那一年,所以倍有亲切感),作者刻画的人物、事件,皆如听闻目见,但在作者笔下,则更引人入胜。作者通过人物恰到好处的一点感慨,则更让人惊心。无疑,这是写深圳的小说中上好的一篇优秀之作。

    五味子​在深圳

    2021/9/24 23:28:16
  • 当我说起深圳,肯定也会选择像魏老师那样,说说大海。想到2000年,我还没来深圳时,早先过来深圳创业的亲人,总是诱惑我以大海,大小梅沙,世界之窗,锦绣中华,深南大道……深圳还是座年轻人的城市,一座充满机遇与挑战的城市。有的人来,有的人走,就像海浪。年轻的我已经在这里变成中年,还在变老,深圳却仍在变美,充满朝气与活力。也许我也会像魏老师那样在较场尾,在仙湖植物园,在深圳大大小小免费的公园,静静写诗……

    楊剛​当我说起深圳

    2021/9/24 21:19:33
  • 故事很有趣,从寻猫延展到原生家庭以及自我成长的故事。“我可怜的爸妈,在他们高龄的余年里,也是无法摆脱掉那些贫困的印记的。今天,即使身穿较为精致的衣装,在步入高档装修的场所里时,我仍然心里会有紧张不安。不过还好,我儿子是不会有这种心情的。”——所以啊,这是令人欣慰的!95和00后是没有包袱的气定神闲一代,当95和00后成为主力的时候,我们将成为一个更健康自信的民族。

    谢龙寻猫记

    2021/9/22 11:07:09
  • 如果说小诗是现代诗中的珍珠,那么微型诗就是小诗中的金珠。一首好的微型诗应该让读者过目不忘、沉醉其中、一读再读。凝练、自然,诗意、韵味,差异、个性化和思想性都离不开。想要在短短的三十来个字、三行之中成就一首好诗非常不易。这30首微型诗中,有较好的,也有一般的,有自然流露的,也有刻意造诗的。前半部分水平较好,后半部分差强人意。比如第17首的《桥上桥下》和第22首《荒城之月》,明显是在造诗。

    庄兰三行微诗30首

    2021/9/21 18:45:0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