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致命纠缠
  • 点击:16046评论:82021/08/14 11:47

听到赵多多死讯时,我正急步赶回出租屋。天色早已大暗,世界由灯照亮。要下班时,胡总喊我过去谈话。胡总说:你是宋城人?我说是的,但有四五年没有回去。胡总说,干嘛不回去?如今交通这么发达。我说,外面没混好,羞于见家乡人。胡总呵呵笑两声,说:公司想派你去宋城出趟差,那儿有家猪场欠我们饲料款有三年了,饲料不用钱不还,内地人就鸡贼,做生意一点都不讲信用,都三年了。我供职文宣部,编些养猪故事,说用了公司的饲料,猪长得快,不生病,发财。我说胡总。胡总说,我知道,这事本不该你管,但公司考虑你是宋城人,总会有点人际关系,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钱要回来了,少不了重重有奖。我想解释,我一个平头百姓,没有人际关系,也使不出什么办法,但胡总不给我机会,挥了一下手说:就这么定了,你明天就出发。我气得不知找谁来骂,世上就数讨债这件事最难干,三年都没要回来,叫我去,我得罪谁了?但胡总的话是圣旨,打工人就是这命。老天下起了雨,不是很大,久了足可以湿衣衫,北风卖力地刮着,有点冷。这时,手机响了,号码显示来自宋城。我说喂。那人说,听出我是谁吗?我卖力地想着,卖力地想着,终于想起一个人来,说你是刘奎。刘奎哈哈大笑:算你有良心,没把我忘了。我说忘了谁也不敢忘了你,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刘奎说,赵多多死了。我很吃惊,说,什么?我没听清楚。刘奎大声吼道:赵多多死了。我说,不会吧,你别开玩笑,怎么回事?刘奎说,跟于德海干架哩,然后一口气没理顺,车子开到悬崖下。我嘘嘘不已,说太可惜了,那么年轻,三十还没过。刘奎有点哽咽说:今年正好三十了,过几天就是生日了,我还准备给她买蛋糕,去他妈的,她出生时老天下着雪,不是鹅毛大雨,是一粒一粒的米头雪,砸在人身上有份量,砸在地上弹跳几下。我说,记忆力不错。刘奎说,人生一辈子就那么几个朋友,记下了就不容易忘记,你深圳冷不冷?我说冷,只有六七度。刘奎说,我这儿也冷,还下着雪,是米头雪,有点密,砸在人身上凶狠嚣张。戎顿感也有米头雪砸在身上,顶不住连连哆嗦几下。

我没有什么朋友。如果非要说有,赵多多要算一个,刘奎也要算一个。赵多多是高中同学,同在宋城三中念书,同一年级不同班。宋城三中大,一个年级有十五个班,我眼力再好也认不了那么多。按说,我们不太可能做朋友,但人跟人,真有可能是命中注定了,上辈子还有许多事情未了,这辈子要接着纠缠。因为赵多多,刘奎也就过来了。

那天,眼见得要迟到了,走大路非迟到不可,我决定冒险走阳明巷小路。阳明巷是条老巷,从古代留下来的,当年王阳明常迈着小碎步在巷中思考知行合一。昔日圣贤经过的地方如今行人稀少,却常有人在此劫道。劫道者,有社会小青年,也有实习打流氓的三中学生。三中是个普通学校,学风不好,总有一些学生,热爱做江湖人。我在阳明巷小跑步前进,一位黄毛马杀特头在前面堵路。我闪身想跑,却被他一把捞住了。跑什么?黄毛说,找你有事哩。我说不认识你。黄毛说,不认识不打紧,知道我干什么的就行。我目测了一下他,感觉打起来未必吃亏。狭路相逢勇者胜,我说闪开,好狗不挡道。哎哟,看来你是非要尝尝厉害。黄毛出手极快,手一捞,脚一扫,我跌了个四脚朝天,来不及反应,他一只脚便踩到胸脯上。我肋骨开始吱吱嘎嘎产生疼痛。我发现那只脚是一只白色球鞋,跟我穿的是同一个牌子,安踏。黄毛亮出弹簧刀,将冰冷的刀面往我脸上拍了拍,阴阳怪气说:小子,让爷想想,该打劫你点什么好。这时,一个女声阴魂鬼一样飘然而至:干嘛哩?黄毛冲她吼道:滚,滚远点,少管老子闲事。那女的说:我是不该管闲事,但谁上我遇上了呢?我一个女的,指定打你不过,但你知道刘奎不?要不,我打个电话,喊刘奎过来讲讲。说罢,拿出手机。黄毛立即撒腿就跑,见到鬼一样。我想爬起来感救命恩人。她却冷冷地说:打住,我让你起来吗?我接着躺着。她走过来。我看见两只高跟鞋,两条大长腿玉器一样,灰色短牛仔裤上有几个破洞。她弯下腰瞧着我。我看到一张花红细白的瓜子脸和不怀好意的眼神。她说:瞧你这身行头,也没什么值钱的,哦,鞋不错,名牌哈。再是相当威严地说,脱。我有点迟疑,是万分不舍。她说,不情愿是吧?是要我喊刘奎过来是吧?说罢又拿出手机来打。我不知道刘奎是哪路神仙,但黄毛都吓成那样,肯定是个狠角色,便老老实实把鞋脱下来。今天够倒霉了,先是遇上打劫的黄毛,再是遇上这凶狠的土匪婆,我打着赤脚走在坚硬的水泥地面上,心情沮丧,感觉活在世上就是一种多余。快到校门口时,土匪婆从后面追上来了,大声喊:站住。我站住,回头,眼巴巴望着她,意思是你还想怎地。她却嫣然一笑,笑出狐狸状的妩媚,说:你打着赤脚进教室,不怕臭脚熏坏同学?说罢,将球鞋扔过来。我穿上,说谢谢。她说,谢什么?今天打劫了你,该恨我才对,对了,你叫什么?我说我叫王小白。她说,我叫赵多多,多少的多,多余的多,你是几班的?我说高二(三)班的。她喜形于色了,说巧了,我也是高二,十一班的,我们是同学哈,不打不相识哈。她伸出手来,说我们交个朋友吧。我有点勉强地握着她的手。贾宝玉说的没错,女人是水做的,握她的手有握水的感觉,软酥酥地很舒服。

下午放学,我拎着书包刚走出教室,赵多多一闪身跳到前面,嘿地一声。我后退一步说,干嘛哩你?赵多多歪着脑袋作调皮状:不干嘛,想请你上馆子打牙祭。我说无功不受禄。赵多多说,还记仇哩。说罢,一把拉住我的手:走吧,别婆婆妈妈的,今天本姑娘高兴,就是想请你上馆子打牙祭。我就这么让她拉着一路小跑走进宁都土菜馆。时间尚早,店里食客不多,服务生过来问点菜。赵多多把菜单递给我:喜欢什么尽管点,可以专挑贵的,我不差钱。我把菜单递回去,说还是你点吧,我不懂。赵多多点了五个菜,都是大鱼大肉。我说太多了浪费。赵多多说吃不完扔了,我不差钱。我打量着她,发现她身体里散发出一种邪性物质,就像蒸饭蒸出来的水蒸气。我说,看来你是有钱人,想不明白还要去打劫?赵多多哈哈大笑,说刺激,好玩呗。她再说,这世上,唯有打劫与偷东西最好玩啦。原来只是为了好玩,也够邪气了。赵多多问,你打过劫吗?我说没。赵多多说,那你人生有遗憾,偷过东西吗?我说小时候偷过。赵多多笑了:还算行,讲来听听。我说,十来岁时会去郊区偷西瓜。赵多多说,偷西瓜好不好玩?我说好玩,偷来的西瓜特别甜。赵多多笑。我说:我一个人没那么大的胆,西瓜田有人守,抓到了要挨揍,我们是一伙人十多个野孩子一起去,先派出两个能跑的,大摇大摆进瓜田,摘了西瓜就跑,瓜农自然要追,待瓜农追得差不多时,我们一窝蜂进去,见瓜就摘,丰收而归。赵多多哈哈大笑,说你们真鬼,鬼主意是你想出来的吧?我说不是,我只是个打酱油的。赵多多说,真好玩,可惜小时候没认识你。这时菜已上桌了,店里的食客也多起来,时不时有新进门的食客过来跟赵多多打招呼:哎哟,多多,又泡上小帅哥了。赵多多说,这是我同学好不好。于是他们笑了,意味深长。我说,你认识的人真多。赵多多说,那当然,你也不瞅瞅我是什么人。我说,你不就是赵多多。赵多多说,我有一个厉害的老爸,也不对,他只是我养父。我笑。赵多多说,于德海听说么?于德海就是我养父。

于德海这名字太如雷贯耳了。他是南门口一带的老大,开了两三家按摩店,还有一家担保公司,手下有一班马仔。按今天的标准,要划入黑社会。我家欠了他的高利贷。父亲纸厂下岗后开了个蚊子大的涂料厂,生产涂料与腻子粉,没请人,员工、管理一肩挑,天天一身灰,像只灰老鼠。可是,涂料刷到墙上老翻皮,腻子粉则开裂起泡,卖出的产品有一半收不到钱,建筑工地赊欠大,宋城姓赖的多,没多久,公司面临倒闭。父亲不甘心,向于德海担保公司借高利贷,小厂没救活,高利贷越滚越大,还不起了。于德海派马仔天天来要债。听闻于德海是赵多多的养父,我心里嘀咕着,不好意思了赵多多,请再多的客,也不记你人情。

十来天后,刘奎与我照上面了。那天下午放学,我值日,卫生打扫得差不多了,提着扫把站在教室门口,伸一下懒腰,打算关门。赵多多跑得有鬼在后面追一样,大声喊王小白救命,一闪身钻进三班教室。我看一个男生提着木棍气势汹汹追上来。男生问,看见赵多多没?我没有回答,事实上也来不及回答,男生一闪身也冲进了教室。紧接着,传来赵多多的呼喊,王小白救命啊。我本不想冒充英雄好汉,但被人指名道姓喊救命,实在不好推辞,是第三意识促使我举着扫把走进教室:干嘛?干嘛哩?男生提着木棍指着我说:少管闲事,不然连你一块收拾了。我吓得不敢动了。赵多多躲在课桌下发抖。男生目光巡视很快发现了她。男生走过去。赵多多拔腿就跑。于是两人就在课桌间迫逐。赵多多是没命地跑。男生是气定神闲地追,一边喊站住,一边用木棍敲打课桌。眼见就要被男生追上了,赵多多奋力跑出教室,男生也追出来。在走廊上,男生终于擒住了赵多多,是揪住了她后衣领。赵多多喊,放手。男生说,跑哇,你怎么不跑呢?接着跑哇。赵多多说,再不放手我就喊警察了。男生说,喊警察有用么?这时,真有两个警察气喘吁吁赶来了,其中一个说,警察真的没用吗?男生说一句有用,拔腿就跑。警察大声喊站住,追。赵多多捋了捋乱发,整了整衣衫,说好险。我说那人是谁。赵多多说,他就是刘奎,你不知道吗?

刘奎不是三中学生,也可以说是,学生册上有他名,但基本不上课,用大把时间混社会,喝酒、打架、抽烟、嚼口香糖、打台球、泡网巴,在大街上晃着走,看见好看的女孩吹口哨,兴趣来了给摩托车、小汽车放气,也给台球馆、旱冰场看场子,由于打架狠,南门口一带小有名声,说他是北乔峰南慕容。他学习成绩超烂,全年级排在倒数前三甲,学校早已放弃他了。在三中,五班以后的学生,学校基本放弃了。赵多多也是让学校放弃的人。之前,赵多多只闻刘奎其名而不识其人。那天放学后,赵多多来到阳明巷进行打劫事业。她看见刘奎无精打采走来,便喝一声站住。刘奎没有理采她,接着往前走。赵多多说,喊你哩,耳朵聋了吗?刘奎用倾斜的眼神藐了她一眼,说,你想干嘛?赵多多说,看不出来吗?打劫。刘奎冷笑了:就凭你?赵多多说,哎哟,看你还不老实,知道刘奎不?刘奎说,听说过,怎么了?赵多多说,他是我哥,你呢,识相的话,身上有多少钱交出来,本姑娘慈悲为怀,你就不用破相了。刘奎说,不识相怎地?赵多多说,那就别怪我了。说罢拿出手机,按10086,说:奎哥,有人欺负你小妹,多喊几个兄弟过来,对、对、对,就在阳明巷。刘奎拿出手机,打开翻盖,装出一脸茫然说,你打给了谁?我的怎么不响?赵多多顿感不妙,拔腿就跑,跑回三中。也是赵多多命好,跑进学校时让两个巡警看见了。三中校门口经常上演武打片,作为重点安全防范区,公安局这边加强了警力。我听后哈哈大笑,说赵多多你这个假李逵遇真李逵,算你倒霉。赵多多说,我现在就打后怕,王小白,今后你要护送我回家,做我的护花使者。

  • 1
  • 2
  • 3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现代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茨平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16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15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1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茨平4举人2021/08/16 09:14:00
    • 分享到:
  • 人可能有阶段性情绪,去年,也是这时间之前约一年,心中执念着写小黄文,成本指向东与一个故事两种讲法,约有十来篇吧,都是那时间段的产物。之后,却执着写小流氓,陈年旧事应是第一篇,后遗症是第二篇,脑子还装了几个,一个比一个惨烈,人性扭曲。写完了小流氓,也不知写啥。 若有做书的朋友,小黄文可以做本,小流氓可以做本书。哥写作搭上十年了,一本书都没出过,真遗憾。 在此打个广告。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黄元罗4举人2021/08/15 08:02:27
    • 分享到:
  • 这篇小说给我的感觉就像一根绳上串着若干个结:既有兄弟之间的结、男女朋友之间的结,以及父女之间的结。由于缺少有效沟通,这些结越拧越紧,最终有人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这样沉痛而又无可奈何的结局,相信很多读者无法接受,但生活不是开玩笑,总要有人替任性和犯错买单。但愿“赵多多”的意外横死能够让与她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三个男人醒过来,放下仇恨,使剩下的人生过得更有价值。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茨平2021/08/16 08:56:29
    • 分享到:
  • 多谢黄兄。现在想来,还是用笫三人称以王小白作视角写更好。
  • 小说情节刺激而紧张,开头写赵多多死讯。“我”与赵多多、刘奎是狐朋狗友,赵多多与刘奎是问题少年,有恋情。打架、敲诈、汹酒、泡巴,坏事干尽。“我”也喜欢赵多多。赵多多的父亲是宋城南门老大,开按摩店,担保公司、高利贷。2007年“我”与赵多多、刘奎三人曾密谋想弄死于德海,发起人是赵多多。赵多多说于德海杀死了亲爸还霹占了她的妈。而于德海在受伤后说赵保生是自己悼进河里,于德海是赵多多的生父。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赵多多与于德海有纠葛和误会,开车从悬崖摔下,赵多多死亡,于德海将死。真象终于大白于天下。这致命的纠缠,使得亲生女儿过早死亡,让人叹息。
    • 茨平2021/08/16 08:58:01
    • 分享到:
  • 多谢春风,你一妙语,我就如沐春风。
    • 楊剛3秀才2021/08/14 17:16:27
    • 分享到:
  • 可以拍部电影了,情节很精彩,很能吸引人。赵多多的悲剧,也是于德海的悲剧,也是刘奎的悲剧,这三个人都被藏于心中的偏执毁了,背着沉重包袱的人心中的仇恨只能毁了自己,王小白是幸运的,因为那三个人都把善良与宽容给了他。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此小说塑造人物形象是成功的,写出了人的多面复杂性,写得有血有肉。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茨平2021/08/16 08:59:40
    • 分享到:
  • 多谢了,表杨使人进步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4星
  • 3钻
  • 没事写字玩
  • 没事写字玩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2
  • 19210
  • 54
  • 8520
  • 很荣幸,我的名字出现在黄老师的三句诗中,黄老师和我一样,是邻家的铁杆粉丝,号称“金牌投资人”,他很勤奋,每天都会出现在邻家,他的打赏和评论给作者带来鼓励,向勤奋的黄老师学习!我的签名:为什么离不开邻家呢!因为文学大家相聚邻家,因为喜爱所以离不开邻家。2013年在心灵拾贝的引荐下进入邻家的,如今十年,几多感慨,感谢邻家好平台,让有着共同爱好的我们相识相知,互相学习和交流。

    红月亮邻家十年,印象最深的十位邻家人

    2022/3/10 11:03:21
  • 终于知道魏老师是蛙哥。为什么叫蛙哥,只有帮他取这个別名的人清楚。蛙哥是邻家著名的三皮匠之一,获两次大奖,其作品以诗歌为主,散文,小说次之。经常看到他在报刋上发表文章。先和的诗歌清新明快,其获奖诗《当我说起深圳》,用诗叙说了深圳春天的故事,深圳的夜色,大海,群鸟和山林都处处充满生机。先和也是邻家具有亲和力的作家之一,邻家十年,在这里以文会友,用手中的笔描绘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描写乡愁与思念.

    春风妙语江湖路远,邻家相见欢

    2022/3/10 2:24:50
  • 飞泉是我最熟悉的邻家人之一,忧郁且勤奋——前者让他生活在诗中,后者让他获得邻家6届年度大奖。这真不是盖的。他的记忆里很好,像和邻家文友间的细枝末节都记得清清楚楚,好记性也就罢了,他还有记日记的习惯——这可就了不得了,他在2020年初,疫情刚开始时,写下的封村日记,令人动容的同时,也让每个经过那个时段的人感同身受。 一个陪着邻家赛事一路走来的“老邻家人”,写这邻家十年,字里行间,全是感激。

    李玉​十年灯火路三千

    2022/3/8 9:56:31
  • 我觉得写作就应该这样,家长里短,日常点滴都可以写入文字,虽然琐碎,但充满温情,也不乏向善向上的力量。看了这样的介绍,我知道初棉和王威老师都是不错的人,都能把点滴的经历,变成温暖的文字,赞过。

    昆阳森林男编辑和女作者能有什么事

    2022/3/5 10:03:53
  • 来了就是邻家人,很多文友都是通过文友引荐走入邻家这个大家庭的。对于邻家,相信很多人都和作者有着一样的情感——初遇时的惊喜,久处后的还欢。这些年,邻家也一直在摸索市场的口味,寻求文化和商业的关系,也因此给作者带来了更多的机会。深圳的作家是幸福的,因为有邻家这样开放的平台,写了文章,发表到这个平台来,就会有人看,有人关注,有人点赞和打赏。原邻家是每个文字爱好者的精神家园,郁郁葱葱,一路长青。

    李玉我的睦邻情缘

    2022/3/3 18:08:37
  • 特别是别人相互打招呼或者敬酒时,而我无人问津,我尴尬极了。唯一秦主席在一次写作活动中见过,而正好我一个牙科博士朋友和秦主席都是人大代表开会坐在一起过,他跟我提起过秦主席,我以此为理由跟秦主席搭讪过一次哈哈哈。所以在那个颁奖场面上我其实是自卑的,我希望通过自己的罗罗大方掩饰自己的自卑,最后也是落荒而逃。这个也是我回来后一直不敢跟你联系的原因,我不知怎么跟你在继续去保持我们最初渴望和热切。

    Emma男编辑和女作者能有什么事

    2022/3/3 12:15:44
  • 记得第一次参加完邻家文学的颁奖活动,就成立了″饭饭群″。顾名思意,约饭群。谈文学,聊美食,多年来留下多少佳话。小橙是群里的小妹妹,写短小说、儿童文学是她的擅长。不喜言辞的她,在一次聚会中很认真地唱了《纤夫的爱》虽然跑了调,笑点特高。在邻家的各种文学活动下又催生出许多小活动,有欢笑有歌声,永不寂寞。小橙还是打铁文艺社的社长,她是一个温柔、善良,充满智慧和写作勤奋的女孩,是邻家优秀的作家之一。

    春风妙语我与邻家十年

    2022/3/2 0:23:33
  • 吴继磊写吴继磊?第一次见到这种写法,姑且称“第四人称”吧。挺让我受启发的,学习了。德彬这么专注,努力,越来越博学了;吴老师在邻家露脸,越来越被更多人认识。都是文学带来的邂逅,让很多文友有了继续写下去并互相交流的动力。写作原本是孤独的事业,有时甚至是遥遥无期的酷刑,但很多人还是甘愿为之付出。能被适当激励是很重要的,也是幸运的,每个师友,每个家人的鼓励,都是宝贵源泉。

    张夏闯荡文学路

    2021/11/5 23:36:55
  • 作者对鲁西南乡村充满恨,是强烈的逃离欲。源于童年的残酷经历,使他更多地感受到物质的匮乏、农民的苦难、家族的冷漠、亲情的缺位、乡人的残酷、陋习的肆虐、权力的狰狞……他向往一次精神逃亡,逃亡到温暖的深圳,自由掌控自己的生活方式。他成功做到了。但是衣锦不还乡,底层经历的暗影烙印在他脑海里,使他感觉屈辱。作者批判乡村越是不留情面,渴望新生活就越是迫切。在这样的一破一立间,文学的巨大张力就产生了。

    吴继磊衣锦不还乡

    2021/10/30 2:20:24
  • 在八、九十年代,中国有许多闯荡者,也有许多“文学青年“,这其中有成功的,也有默默无闻的,在深圳这块火热的土地上,成功人士不少,成功的文学青年也不少,主要看各人的桓心,毅力和机遇,有人持之以恒,不管生活多么艰辛也绝不放弃文学梦,也有人虽抱一腔热血,但因生活压力或方式不对或机遇错失,最终湮灭在柴米油盐的生活洪流中,但只要坚持,不放弃,多努力,是金子还是会发光的。

    森林中的枯木闯荡文学路

    2021/10/27 16:51:09
  • 写得很好,标题也很贴切,精准地描写了那个时代的现实生活,在中国那个变革的年代里,文章反映的社会现实在各行各业都有类似的状况,生活中有许多阳光的一面,也有很多阴暗的地方,虽然有些心肠不好的人出了意外是碰巧,根本与诅咒无关,但冥冥之中就会有一些玄乎的现象让大家认为是报应,时辰还是有的,“不是不报,时辰未到“的谚语还是会震吓到许多有坏心思的人改变冲动时的魔鬼想法!

    森林中的枯木时辰

    2021/10/27 16:35:24
  • 曾经匆匆一瞥,知道是个悲伤的故事,不忍读下去。今日读完,脑海里闪过好些深漂的形象,李新雪确实太普通了,要啥没啥,和当年许许多多人一样。怀揣梦想,但有心无力;憧憬爱情,却无人问津。他们在深没有生活,拼尽全力也只是求个存活。他们中的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没法如愿过上好日子。李新雪更凄惨些,连一生都那么短……我贪恋红尘,更明白他有多不甘。死亡不知何时到来,生的人如果不能好好活,那对逝者便是大不敬。

    吴继磊怀念

    2021/10/17 12:59:26
  • 当读到尾声,作者和W在沙滩上那段对话,我笑喷了!把报告文学写成了青春文学,让我再次惊艳你的文笔。人的有些经历,之所以难以从记忆中抹去,是因为那个企业、那个事件曾经陪伴过我们的青春韶华时光。对吧?正因为如此,你才能带着情感写华为,把个人对已逝青春的追念,汇聚到笔端,寄情于华为,书写华为的成长变迁,也是刻画你自己和W的成长变迁,让文字有了鲜活的生命力。这是我阅读的理解。没有人永远年轻,但是有人正年轻。

    厂长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10/8 16:20:25
  • “双减”应该是今年的流行语。青桐的这一篇,从家长的视角出发,呈现了社会培训机构火爆的一个重要原因:家长不甘孩子落于人后!这也是教育内卷化的直接结果。作为老师和家长,我个人认为,补习应该是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如果孩子在学习上很有压力,可能会丧失学习的信心,补习作为一种对他的支持未尝不可。

    王学君深圳有条通菜街

    2021/9/28 12:24:41
  • 这是一篇醉人情怀的传奇青春故事。原以为是有关华为的报告文学。作者借华为这个载体,记录了作者的青春,W的青春,华为的青春,三者交融,把青春的怅惘、情愫、澎拜和记忆贯穿于全文,记录了一代人的成长,也记录了一个企业的成长。作者和W,两个人物的心路轨迹,融合于华为的成长历程中,让故事更生动,也给有了趣味和看点。这是一代人青葱岁月的记录,也是一代人的逐梦记,一个企业传奇的成长史,更是一个时代变迁的见证。

    成为自己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9/28 11:33:3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