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竖井中的水缸
  • 点击:15154评论:42021/08/19 11:38

招工,招工,专招智障女工,国家扶持,政府补贴,爱心人士捐助,军事化管理,赚钱、发财、致富奔小康一点都不用愁……一大早,也不对,是日头晒屁股了,我让一阵鬼唱歌吵醒。我擦了擦眼屎,伸了下懒腰,坐起,就看见马路边,也不对,是马路边一栋房子的屋檐下,有一位灰衣男子面向墙背向我。男子应该是光头,他肩上挎着个包包,鬼唱歌就吊包包上。男子正对着墙脚撒尿,老流氓。鬼唱歌一遍一遍叫着,不知疲倦,它自己不烦,专烦死别人。我想捡块什么东西砸他一下,想想还是算了。

对面的房子也是很久没人居住了。大门上挂了把铁锁,生锈了。窗户关得死死的。砖墙上黏了层灰尘。墙脚下长起了杂草,一会儿稀一会儿密。草上也黏了层灰尘。昨夜我想进那屋里睡觉,弄不开门,只好来到这烂尾楼上。还好,烂尾楼二层上有稻草,以前有人睡过,我好开心,整一晚上连梦都没做一个。

我决定下楼。

男人已是站在马路边了。包包上的鬼唱歌也不叫了。包包还挎在肩上,他一手捂着手机贴在耳朵上,另一支手夹着支烟:你放心好了吴总,我在哪儿,我在铁山垄哈,一个很小的地方,保证不会误了吴总您的大事,您不是不了解我,我接了您的定金,就一定把事办成,最迟明天,我一定交货,好、好、好,到时我发定位给您。

我离男子只有二丈远。他果然是个光头,而且光得太有特点了。头是笋尖头。脑顶前半部分光得没有一根毛,日头照了闪闪发光。后半部分稀稀散散,像刚插的秧。脑袋四周却浓浓密密。村里人说这是太阳中间照,四周起乌云。相比于光头,他的鼻子嘴巴更有特点了。鼻子是猪八戒的鼻子,硕大、夸张、孔朝天。嘴巴是猪八戒的嘴吧,阔大、夸张、突出来,两颗门牙还更出。我心里默默地叫他猪八戒。

男人点着手中的烟,吸一口,目光望着那边,样子在思考。

那边是一条村街。大家虽然叫我傻女子,但村街还是拎得清的。村街跟村庄最大的区别就是房子做得整齐,门开得大,门上挂着招牌,还有人多。以前我妈带我赶过村街。她拉住我的手,步子迈得大。我踉琅跄跄跟不上,想甩开她的手。她膯了我一眼:傻女子你想干嘛?是想让人贩把你拐走吗?小心他们把你剁成肉浆烧肉丸吃了。妈妈总是把人贩子描绘成青面獠牙,枯树藤似的老手拿着杀猪刀,如镇上张屠夫。村里人说,你放心好了,她一个傻女子没有人贩子拐的。妈妈说,你放屁,人贩子专拐傻女子。

这时,一辆渣土车发抽癫疯一样驰过来,可能司机踩了急刹车,车身摇晃了一下,一波渣土落下来,险些落到男人身上。男人吓得青蛙一样闪跳开,骂一句,赶死了你妈的逼。渣土车绝尘而去,他骂空的。哈哈,我想笑了,但没笑出声。我怕他打我。男人丟下烟头,用脚,是用脚尖,有仇似地挤着踩了一下,朝村街那边走去。

我決定跟上他。

男人长得跟老光棍陈丙生很相像。脑袋像,鼻子像,嘴巴像,连那走路的样子都像,内八字脚,爱撅屁股。老光棍陈丙生爱笑,嘿嘿,嘿嘿,笑起来流口水,哭起来也流口水。他笑比哭多。我见过他哭。他扶住一株电杆粗的苦楝树,眼泪流出来了,口水流出来了,鼻涕流出来了。我不知他有多老。小时看起来是个老头,长大了他还是个老头,好像不老似的。村里人骂他是老流氓。说他,时常趴窗户偷看女人洗澡,也扒茅房偷看女人拉屎。有回趴窗户让几个男人围住,一阵拳打脚赐,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但还是狗改不了吃屎。他对我挺好的,从小时候就开始,时不时买点东西给我吃,西瓜、花生、瓜子、糖果、饼干、娃哈哈、王老吉。他流着口水问我好不好吃。我用衣袖抹了一下嘴,说好吃。他哈哈大笑,说好吃就多吃点,想吃就来找我,我给你买,我有钱。他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票子,上面没毛爷爷头像。有回,那时我才长大了,身可与他等高,他买了半片卤水鸡,一盘刀头肉,几瓶啤酒,摆在脏兮兮的桌子上,准备开吃。我正好走他门前过。他也看见了我,兴奋地招了招手:傻女子进来喝酒,今天搞了好吃的。我大大方方走进去,在他对面坐下。他已给我摆好碗筷。碗筷都脏兮兮的。光棍不爱讲卫生。我也不爱讲卫生。他给我加满酒,一瓶正好一碗。我吃几口菜喝一口酒,吃几口菜喝一口酒。他也是吃几口菜喝一口酒,再笑眯眯看着我,问,好吃不?我说好吃。他说,好吃就多吃点。不一会儿,菜扫碗光了,酒也只剩下酒瓶。我摸着鼓胀的肚皮,连打几饱嗝。他说吃饱了没。我说吃饱了,太饱了。我站起来,打算走人。他一把我拉住我。我说干嘛。他说,我对你好不?我说好。他说,这就对了,我对你好,你就不能吃饱了抹嘴走人。我觉得他讲得有道理。他去把门关上,转身把我抱起,说亲亲宝贝想死我了。我说放我下来。他把我扔到床上,旋即扑上来把我压住,用猪八戒嘴往我脸上乱啃。我不肯,用力推开他的脸。他说,我对你好不?我说好。他说,你应不应该对我好。我说应该。他说,应该就应该让我亲。我想他讲得有道理,要亲你就亲吧,反正亲不坏。他不只亲我,一双手在我身上乱摸。我身体里有种舒服感。他扒光我衣衫裤子。他说我长得真白,全身都在发抖。有种硬物进入我身体,势如破竹有点痛,我喊一声哎哟。他没有理釆我,继续用力。当时的真实是,那个地方有点痛,其它地方很舒服,我一边忍着一边享受。没过多久,他往我身上拉了泡尿。这下我火了,怎么可以往人身上拉尿?村里人讲他是老流氓果真没讲错。我抬脚用力一踹,他喊一声妈哟滚到床下去了。我跳起来往外跑,衣衫也忘了穿。我妈正好来找我,正向两个村妇打听我去哪儿了,猛见我赤身裸体,尖叫了:傻女子不知羞耻啊。我哇地一下哭了,喊:老流氓拉尿到我身上了。我妈哇地嗷叫着冲进屋里,两位村妇也冲了进去,紧接着是老流氓做鬼叫了。不一会儿来了很多村里人,有男人有女人,有大人有小孩,有人说话有人笑,有人冲进屋里。老流氓尖叫着从屋里冲出来,没命地跑。有一伙人追,大声喊打死他。我妈没追,在屋里砸东西。屋里没什么东西可砸,我妈点了一把火。那火越烧越大,没人上去救火。

想起这些我才决定跟着他。我怀疑他就是老流氓。从那件事情后,老流氓再也没回村里了。只是跟了一会儿,男人便停下来、转身,看着我。我冲他咧嘴一笑。他冲我瞪上一眼,并作势要打我。我吓得连连后退几步。他大笑,接着往前走。我又紧跟上。他又停下来,转身,这回没瞪眼,而是招手,笑,意思叫我过去。我从他奸笑的脸上发现了不怀好意。我转身跑。他接着往前走。我回过来,又跟上他。如此三四回,他也就默认我跟了。我们一前一后走进村街。他包包上的鬼唱歌又叫起来:招工,招工,专招智障女工,国家扶持,政府补贴,爱心人士捐助,军事化管理,赚钱、发财、致富奔小康一点都不用愁……

街上已是有些人走动了。有背着书包赶着上学的小朋友,他们三五成群,也不忘追打嬉闹。有摆地摊的生意人,他们正整理货物。也有闲人,无所事事的样子。人最多的是早餐店,有人买早点,有人进店吃早餐。男人站在早餐店门口,不知打什么主意。有个提着早点的老头说:要老头不?要老头我去。男人说,死开来,赶紧回去扒你的灰。老头哈哈大笑。又一个中年妇女说,干嘛只招智障女工?看我行不?我也智障。男人说,你卖逼还行。早餐店老板说,赶紧把你的鬼唱歌关了,吵死人了。一个中年男人指着我说,你瞧,那不是智障女工么?把她招去不是正好?男人看了看我,说:喂,叫化子,去打工不?赚大票子哩。那伙人在挤眉弄眼,我顿感不祥,掉头就跑。他们哈哈大笑。

待我走回来时,男人不见了。买早点的,吃早餐的换了一批人,只有店老板没换。其实,我很想男人买点东西给我吃。我肚子有点饿了,再不吃东西,身上就要冒虚汗,手软脚无力。我相信男人就是老流氓。老流氓不用我开口也会买东西给我吃。男人不见了我有点失落。我站在店门口。我做一个不说话的乞讨者。我一直都是这样,开口是件很为难的事情。有时能讨到食物,有时会招来扫把。店老板一脸嫌弃朝我挥挥手:哪儿来的叫化子,出去,出去。我不知如何是好时,有一位中年妇女朝我招了招手:进来呀,进来。

中年妇女脸上长着斑斑,头发长,有点胖。她长得很像我妈妈,我妈妈没她胖,我妈妈比她老了,看细仔了也不像我妈妈,但我对她产生了亲切感。我正迟疑时,她起身了,笑吟吟走过来,拉着我的手,把我拉进店里,按我在饭桌边坐下,再对店老板说:多加一份河粉,要多放点牛肉。我十分感动,她真是我妈妈。不一会儿,两份河粉端上了桌。我咽了咽口水。女人说,吃呀,吃,别客气。于是我狼吞虎咽,很快就扫碗光了。女人问我吃饱了没。我说吃饱了。其实我还能吃,但不好意思。女人问,你是哪里人?怎么一个人跑出来?我揺了摇头。女人说,家里还有人不?我说,家里有妈妈。女人哦了一下。我说,可我妈妈死了。女人说,真是苦命的孩子。我说,我可以喊你妈妈吗?女人笑了,说,干嘛要喊我妈妈?我说,妈妈会弄饭我吃,会给我洗头洗澡洗衣服,不让外人欺负我。女人笑了,说那喊我姐吧,做姐姐的也弄饭你吃,也给你洗头洗澡洗衣服,不让外人欺负你。我说,可我还是叫你妈妈。女人说,你爱叫就叫吧。

于是我就跟上她了。

女人有一辆破旧三轮车。她叫我坐后面。她开着车走,一路上叽里呱啦说个不停。我没有回话。不是我哑巴,而是风把她的声音吹散了,没听清楚,不知回啥。三轮车先是走大路,然后是走小路,再是走很小的山路,走了很久,直把日头走到了天中间,在一栋房子前停下来。女人跳下车,说下来吧。我也跳下车。

房子就山的脚下,四周没有别的房子,孤零零地立在这儿,有点可怜。房子是老房子,泥坯土砖砌的,也不高,屋顶盖的是瓦片,总共有三间,中间是正厅,一边是正房,一边是厨房,右边是个柴棚,左边是块菜地,门前有个压水井,还有篱笆打的围墙。我很兴奋,这里看看,那里看看,说妈妈你就住这。女人说,我还以为你是哑巴了,会说话了?再说,不好吗?我说好,我家里也是这个样子。女人说,快别东张西望了,进屋吧,你不怕日头毒吗?秋天的日头也是老虎,吃得人皮肉发烫,我跟着女人走进正厅。这房子只有正厅一个大门进出。女人喊我坐。我在饭桌边一张凳子上坐下来。房子内墙上粉了石灰,可能时间太久了,面上泛黑泛灰。墙上贴了几张女人的照片。有件事我一直搞不明白,贴在墙上的女人都十分好看,而生活中的女人都不怎么好看。

  • 1
  • 2
  • 3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傻女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隐词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31
  • 隐词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1-08-3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隐词3秀才2021/08/31 09:07:05
    • 分享到:
  • 我有一位特别喜欢的女作家:孙频。我很喜欢她的作品。《盐》《松林夜宴图》《三人成宴》……她把人性的阴暗面,用一把锋利的刀,剔骨削肉,文字和故事让人越痛越上瘾。那些近乎兽性的癫狂,复杂人性的内心世界,晦暗,疼痛,挣扎,丑陋的,美丽的,自由的全部集结,有着罂粟花一般的魅力。《竖井里的水缸》也写了荒凉荒芜的地带里,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隐词2021/08/31 09:07:19
    • 分享到:
  • 离奇而又愚昧的故事,冷静的叙述,散发出冰凉又诡异的吸引力,文字可以是刀,把脓包切开,虽然我们现在喜欢花好月圆,歌舞升平,但仍不妨碍文字以虚拟来记录真实,以幻景来逃避疼痛。
    • 甲庄1布衣2021/08/31 11:29:14
    • 分享到:
  • 好文,出乎意料的结果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茨平4举人2021/08/23 15:42:12
    • 分享到:
  • 这文本不该贴上邻家,却是现实一种.多年前,听人讲过这样的故事,毛骨耸然。人性惨烈,社会真相,早已超过小说者想象。本来故事结尾很惨,利益所至叫妈也没用。可我不敢那样写,太可怕了。还是希望人性变好点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4星
  • 3钻
  • 没事写字玩
  • 没事写字玩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2
  • 19210
  • 54
  • 8520
  • 很荣幸,我的名字出现在黄老师的三句诗中,黄老师和我一样,是邻家的铁杆粉丝,号称“金牌投资人”,他很勤奋,每天都会出现在邻家,他的打赏和评论给作者带来鼓励,向勤奋的黄老师学习!我的签名:为什么离不开邻家呢!因为文学大家相聚邻家,因为喜爱所以离不开邻家。2013年在心灵拾贝的引荐下进入邻家的,如今十年,几多感慨,感谢邻家好平台,让有着共同爱好的我们相识相知,互相学习和交流。

    红月亮邻家十年,印象最深的十位邻家人

    2022/3/10 11:03:21
  • 终于知道魏老师是蛙哥。为什么叫蛙哥,只有帮他取这个別名的人清楚。蛙哥是邻家著名的三皮匠之一,获两次大奖,其作品以诗歌为主,散文,小说次之。经常看到他在报刋上发表文章。先和的诗歌清新明快,其获奖诗《当我说起深圳》,用诗叙说了深圳春天的故事,深圳的夜色,大海,群鸟和山林都处处充满生机。先和也是邻家具有亲和力的作家之一,邻家十年,在这里以文会友,用手中的笔描绘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描写乡愁与思念.

    春风妙语江湖路远,邻家相见欢

    2022/3/10 2:24:50
  • 飞泉是我最熟悉的邻家人之一,忧郁且勤奋——前者让他生活在诗中,后者让他获得邻家6届年度大奖。这真不是盖的。他的记忆里很好,像和邻家文友间的细枝末节都记得清清楚楚,好记性也就罢了,他还有记日记的习惯——这可就了不得了,他在2020年初,疫情刚开始时,写下的封村日记,令人动容的同时,也让每个经过那个时段的人感同身受。 一个陪着邻家赛事一路走来的“老邻家人”,写这邻家十年,字里行间,全是感激。

    李玉​十年灯火路三千

    2022/3/8 9:56:31
  • 我觉得写作就应该这样,家长里短,日常点滴都可以写入文字,虽然琐碎,但充满温情,也不乏向善向上的力量。看了这样的介绍,我知道初棉和王威老师都是不错的人,都能把点滴的经历,变成温暖的文字,赞过。

    昆阳森林男编辑和女作者能有什么事

    2022/3/5 10:03:53
  • 来了就是邻家人,很多文友都是通过文友引荐走入邻家这个大家庭的。对于邻家,相信很多人都和作者有着一样的情感——初遇时的惊喜,久处后的还欢。这些年,邻家也一直在摸索市场的口味,寻求文化和商业的关系,也因此给作者带来了更多的机会。深圳的作家是幸福的,因为有邻家这样开放的平台,写了文章,发表到这个平台来,就会有人看,有人关注,有人点赞和打赏。原邻家是每个文字爱好者的精神家园,郁郁葱葱,一路长青。

    李玉我的睦邻情缘

    2022/3/3 18:08:37
  • 特别是别人相互打招呼或者敬酒时,而我无人问津,我尴尬极了。唯一秦主席在一次写作活动中见过,而正好我一个牙科博士朋友和秦主席都是人大代表开会坐在一起过,他跟我提起过秦主席,我以此为理由跟秦主席搭讪过一次哈哈哈。所以在那个颁奖场面上我其实是自卑的,我希望通过自己的罗罗大方掩饰自己的自卑,最后也是落荒而逃。这个也是我回来后一直不敢跟你联系的原因,我不知怎么跟你在继续去保持我们最初渴望和热切。

    Emma男编辑和女作者能有什么事

    2022/3/3 12:15:44
  • 记得第一次参加完邻家文学的颁奖活动,就成立了″饭饭群″。顾名思意,约饭群。谈文学,聊美食,多年来留下多少佳话。小橙是群里的小妹妹,写短小说、儿童文学是她的擅长。不喜言辞的她,在一次聚会中很认真地唱了《纤夫的爱》虽然跑了调,笑点特高。在邻家的各种文学活动下又催生出许多小活动,有欢笑有歌声,永不寂寞。小橙还是打铁文艺社的社长,她是一个温柔、善良,充满智慧和写作勤奋的女孩,是邻家优秀的作家之一。

    春风妙语我与邻家十年

    2022/3/2 0:23:33
  • 吴继磊写吴继磊?第一次见到这种写法,姑且称“第四人称”吧。挺让我受启发的,学习了。德彬这么专注,努力,越来越博学了;吴老师在邻家露脸,越来越被更多人认识。都是文学带来的邂逅,让很多文友有了继续写下去并互相交流的动力。写作原本是孤独的事业,有时甚至是遥遥无期的酷刑,但很多人还是甘愿为之付出。能被适当激励是很重要的,也是幸运的,每个师友,每个家人的鼓励,都是宝贵源泉。

    张夏闯荡文学路

    2021/11/5 23:36:55
  • 作者对鲁西南乡村充满恨,是强烈的逃离欲。源于童年的残酷经历,使他更多地感受到物质的匮乏、农民的苦难、家族的冷漠、亲情的缺位、乡人的残酷、陋习的肆虐、权力的狰狞……他向往一次精神逃亡,逃亡到温暖的深圳,自由掌控自己的生活方式。他成功做到了。但是衣锦不还乡,底层经历的暗影烙印在他脑海里,使他感觉屈辱。作者批判乡村越是不留情面,渴望新生活就越是迫切。在这样的一破一立间,文学的巨大张力就产生了。

    吴继磊衣锦不还乡

    2021/10/30 2:20:24
  • 在八、九十年代,中国有许多闯荡者,也有许多“文学青年“,这其中有成功的,也有默默无闻的,在深圳这块火热的土地上,成功人士不少,成功的文学青年也不少,主要看各人的桓心,毅力和机遇,有人持之以恒,不管生活多么艰辛也绝不放弃文学梦,也有人虽抱一腔热血,但因生活压力或方式不对或机遇错失,最终湮灭在柴米油盐的生活洪流中,但只要坚持,不放弃,多努力,是金子还是会发光的。

    森林中的枯木闯荡文学路

    2021/10/27 16:51:09
  • 写得很好,标题也很贴切,精准地描写了那个时代的现实生活,在中国那个变革的年代里,文章反映的社会现实在各行各业都有类似的状况,生活中有许多阳光的一面,也有很多阴暗的地方,虽然有些心肠不好的人出了意外是碰巧,根本与诅咒无关,但冥冥之中就会有一些玄乎的现象让大家认为是报应,时辰还是有的,“不是不报,时辰未到“的谚语还是会震吓到许多有坏心思的人改变冲动时的魔鬼想法!

    森林中的枯木时辰

    2021/10/27 16:35:24
  • 曾经匆匆一瞥,知道是个悲伤的故事,不忍读下去。今日读完,脑海里闪过好些深漂的形象,李新雪确实太普通了,要啥没啥,和当年许许多多人一样。怀揣梦想,但有心无力;憧憬爱情,却无人问津。他们在深没有生活,拼尽全力也只是求个存活。他们中的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没法如愿过上好日子。李新雪更凄惨些,连一生都那么短……我贪恋红尘,更明白他有多不甘。死亡不知何时到来,生的人如果不能好好活,那对逝者便是大不敬。

    吴继磊怀念

    2021/10/17 12:59:26
  • 当读到尾声,作者和W在沙滩上那段对话,我笑喷了!把报告文学写成了青春文学,让我再次惊艳你的文笔。人的有些经历,之所以难以从记忆中抹去,是因为那个企业、那个事件曾经陪伴过我们的青春韶华时光。对吧?正因为如此,你才能带着情感写华为,把个人对已逝青春的追念,汇聚到笔端,寄情于华为,书写华为的成长变迁,也是刻画你自己和W的成长变迁,让文字有了鲜活的生命力。这是我阅读的理解。没有人永远年轻,但是有人正年轻。

    厂长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10/8 16:20:25
  • “双减”应该是今年的流行语。青桐的这一篇,从家长的视角出发,呈现了社会培训机构火爆的一个重要原因:家长不甘孩子落于人后!这也是教育内卷化的直接结果。作为老师和家长,我个人认为,补习应该是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如果孩子在学习上很有压力,可能会丧失学习的信心,补习作为一种对他的支持未尝不可。

    王学君深圳有条通菜街

    2021/9/28 12:24:41
  • 这是一篇醉人情怀的传奇青春故事。原以为是有关华为的报告文学。作者借华为这个载体,记录了作者的青春,W的青春,华为的青春,三者交融,把青春的怅惘、情愫、澎拜和记忆贯穿于全文,记录了一代人的成长,也记录了一个企业的成长。作者和W,两个人物的心路轨迹,融合于华为的成长历程中,让故事更生动,也给有了趣味和看点。这是一代人青葱岁月的记录,也是一代人的逐梦记,一个企业传奇的成长史,更是一个时代变迁的见证。

    成为自己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9/28 11:33:3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