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城旧事
  • 点击:2887评论:52021/08/24 18:58

大学毕业,我被T公司聘用,T公司转手便将我“流放”至其下级分公司。我的“流放地”,便是凯里。我时年二十四岁,对人生既无明确的期待,也没有具体的规划,倒是随遇而安,因此对于去凯里赴职,我既谈不上憧憬,也谈不上失望。就这样,我拿着T公司人事部开的报到通知书,孤身一人前往凯里。我对凯里不算陌生,每次从家去贵阳或从贵阳回家,凯里都是必经之地。但每次都来去匆匆,只是过客。但这一次,命运之神信笔一挥,从此我就安顿在凯里了。

我前去报到的分公司在凯里郊区火车站附近的一片灰扑扑、颓败的院落里。火车站一带的房产,大多是铁路系统的产业。铁路系统的车务段、机务段、工务段、电务段、车辆段这些基础单位,分布在这片区域里。这些房子千篇一律的灰旧、低矮、单调,有一种暮气沉沉、衰颓的气象。我所在的公司,是铁道系统的庞大家族中最晚出世的“庶子”,本非嫡系,又生逢家道衰微,只继承到一点微薄的祖产,便要自立门户,自力更生。我入职那年,“庶子”不过蹒跚学步的三岁龄童而已!

进入公司大门,里面有一个小小的四合院。院子上常年堆放巨大、黑色的电缆线圈,只剩下狭窄的过道通向各栋楼房。公司的办公楼在院门左侧,一幢黯淡无光、毫无生气的四层楼房,一条平淡无奇的楼梯从大楼的左侧向上延伸,每层楼都有一条面朝院子的连廊。无论从大楼的整体格局还是内部布局而言,它无时不刻、无所不在地提醒那些新来的年轻人,他们身处于一个充满沧桑的历史感的旧年代的遗迹中,他们的青青年华将在这座荒凉的院子的慢慢地荒废、枯萎。

公司的职员大多数是从铁路系统其他单位分流而来、出身铁路世家的铁路人,少数像我这样外招的大学毕业生。不同的家庭背景与出身,使我们对个人的职业发展和未来的看法不太一样。铁路人更珍视这种“铁路世家”的身份与莫名的优越感,而我们没有显赫的家庭背景可言,无牵无挂,也无畏无惧。生活在别处,在彼岸,在远方,吸引着年轻的我们去探索。而那种波澜不惊、一成不变的生活,以及确定的、一眼望到头的人生,令人感到惶恐不安,一些不甘寂寞的年轻人,在经历了短暂的踌躇与思索后,最终选择了远方。而我,便是其中之一。

我所在的财务部,在办公楼二楼廊道的尽头。财务经理是一位三十多岁、戴着一双银色的圆框眼镜、个子娇小的老处女,孤僻、沉默、拘谨、严肃,甚至有些乏味。还有一位瘦瘦高高、腼腆害羞的女会计,长得不算漂亮,或许受到爱情的滋润,偶尔展现出活泼、俏皮的一面。出纳是一位胖乎乎、脸色红润、爱说爱笑的已婚女士。我是这间房子里唯一的雄性动物。整体而言,这里的气氛显得呆板、压抑,细致、纷繁的会计业务和堆积如山的账簿扑面而来,我和瘦高女会计严阵以待,不敢懈怠。女出纳将电子计算器敲得噼啪作响,她在统计与核对营业厅每天上交的营业款流水账。财务经理像是嵌进办公椅里的一只猫头鹰,她一动不动地坐在大班台后面,久久地、阴郁地沉思着,冷静地观察房间里每个人的一举一动,倾听静悄悄的办公室里发出的干咳声、指尖敲击键盘和点击鼠标的声音、电子计算器的噼啪声、清点钞票的哗啦声、墙上挂钟单调的嘀嗒声……

生活平淡地、无声无息地一天天地过下去,似乎每一天都是对昨天的机械复制。工作繁忙而充实,剩下的时间属于我自己。下班后,同事们都回家了,我一个人没有地方可去,便独自回到办公室,在网络的虚拟世界里打发孤寂的夜晚,或者回到我简陋而温馨的单身宿舍,可有可无地读书,聊胜于无的写作。

凯里,是这样一个地方——朴实无华,美丽自然,热情而羞涩,沉静中有着一种独特而迷人的魅力。就像苗族姑娘的精美的银质头饰,端庄而不奢华,平凡而不媚俗。也许你在城市建筑和街道上,难觅其独特之处,整体而言,它具备现代城市的普遍特征——城市的民族性体现在某些特定的建筑物上,譬如民族博物馆、民族体育馆、民族风情园等——高大的梧桐树掩映下的街道,灰旧平淡、错落密匝的房屋,与任何一个南方城市没有多大的区别。只有从街头巷尾人们的交谈俚语中,从人们的容貌、神态、步态、服饰、饮食上才能辨识出地域性差异,观察到某种特殊的精神气质。去过西江苗寨、从江岜沙你便领略到苗族人的朴素的风土人情与生活原貌。聆听过侗族大歌你方能感受到原始的力量和对生命的歌颂。品尝过凯里的酸汤鱼的旅客从此念念不忘,有一种“曾经苍海”的怀恋。

昔时的凯里大小十字,是商业渊薮和最繁华的中心街区。周末,常去市区逛街和购物。等到手头宽裕一些,我在大十字的一家健身房办了张会员卡。下班后,便去健身房健身。老板娘是个酷爱健身的性感尤物,不知多少男性健身会员,是奔着一睹老板娘曼妙迷人的身姿而去的。健身教练长得高高瘦瘦的,却不是个肌肉男,担任健身房的技术指导。健身运动使我变得更壮实、更自律一些,更重要的是,使我摆脱平庸、压抑的工作日常,以及斫刬内心的杂念。

那时在山城里,有几位常相往来的同窗好友——凯里学院的龙正荣,电子学校的龙含君,中医院的杨胜邦。我们时常啸聚、出游。三五好友,在简陋的单身宿舍里哺糟啜醨,高谈阔论,或于陶然之际去篮球场撒野,或结伴登攀香炉山,或相携闲游金泉湖。日子过得颇是潇洒惬意。但好景不长,我的内心变得愈加苦闷与躁动起来,开始筹谋别的出路。龙正荣也有新的打算,他继续深造,没几年硕士毕业了,之后回到其母校贵师大任教,仍读书不辍,又过几年,荣升为龙博士也。只有龙含君和杨胜邦,仍默默地留守在山城。此后,山城诸友各自汲汲于生计,娶妻生子,睽携无期,忽忽已至中年,往日旧事,犹在眼前,令人不禁唏嘘慨喟罢。

在我隐秘的内心深处,有着对文学执著而深切的渴望。在我显性的教育背景之外,有一个隐性的教育履历,我的文学师承是那些纸上神交、从未谋面的文学大师,我是以自我教育的方式去接近缪斯的。也许正是这种文学的理想主义,使我变得愈发不安份和躁动起来。会计,多么务实的职业呵!在会计的世界里,任何事物都是可以精确计量的,它们不是被计入会计科目的借方,便被计入会计科目的贷方。它们不是资产,便是负债或所有者权益。所有的经济事项都遵循统一的会计法规和准则,你翻开书本,都能查询到唯一的、权威的诠释。凡事都有据可查,有章可循,有法可依。会计不能逾越规矩,学会保持缄默与忠诚。我的同行们向我展示一个合格、敬业的会计从业人员应当具备的职业素养。然而我内心的缪斯呀,她在教唆我做一个会计的叛徒!

但文学何尝不是对会计的救赎?它满足了我对现实以外的想象,它延展和丰富了我生命的向度。一种创造性、精神性、诗意的生活方式。一种我不被生活同化、异化,不屈从于现实生活的压迫的力量源泉。一种将我与其他会计区别开来的独特品质。

我终于在英国作家中,找到一位资深同行——查尔斯.兰姆。他曾为东印度公司做会计,他自称“自己真正的著作是公司里的那些大账本”。他终生未婚,与患有疯病的姐姐玛利相依为命,他生性风趣、幽默、机敏,且文笔矫健,他在会计生涯之余,写下隽永、优美的《伊利亚随笔》。文学成为我的庇护所。兰姆的随笔,无异于“一剂止血良药”。于是我在公司账簿的扉页上,写下我的哀怨与惆怅,写下我的“诗和远方”。

我秘密地、不计回报地从事这项私人性的、孤独的事业。你既是自己文字的作者,也是它最初的读者。与其自负地说写作是为了让别人读到,勿宁认为写作是一种省思者的自说自话,倘若碰巧有人喝彩几声,那已实属万幸。而这样的幸运,我也曾有过。我在大学时代写的一组读书札记,引起黔东南的一位作家的青睐。他竟然好奇地想要认识一下这位初出茅庐的年轻人。2003年十二月的一天,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那是一个洪亮、热忱的声音,电话里他自称是作家杨村,他说他周末要来市里,问我是否有空聚叙。我当然答允。周末,我欣然赴约。见面后,发现杨村人如其文,显得斯文、宽厚、随性、平易近人。他目光炯炯,面带微笑,有一种历经沧桑后淡然处之的精神气质。他身上还流露出一种闲散自然的神态。后来才知道除了写作,他还雅好垂钓,而垂钓无疑是培养闲散自然的性情的最佳途径。杨村还邀约了一些好友,印象中有余达忠教授、黔东南日报社文艺副刊主编潘兴盛、诗人姚瑶等人。席间杨村热情地将我介绍给他的朋友们。那次别后,我给杨村写了一封邮件,谈了自己的一些感受,他回复道:“初次见面,感觉很好。你比我的想象要帅气得多,一种典型的书生气质、文静、简洁。很好。”他劝我要坚持走自己的路,不断地读书写作,同时不妨投投稿,并将州日报社潘兴盛主编的联系方式发给我。后来我写的一些散文譬如《人生经济学》、《音乐圣坛的自由斗士》、《我的爷爷》、《奶奶》、《迟到》、《拜佛》等,陆续出现在州日报的文艺副刊上。

这是我与杨村和他的朋友们的初次结缘。之后,我又回归死水般的庸常生活中。我依旧一边做个平凡的会计,一边孤独地读书、写作,但成绩不值一提,并没能激起任何波澜。在热闹的网络文学论坛上曾活跃过一阵子,最终消寂,而与现实的文友们,却还是一味地疏远。初次见面后,我与杨村仍时断时续地保持通讯,但没有再见面。不久我便离开凯里,只身前往岭南之滨逐梦。自与杨村分别,至今竟有十七年了。我视杨村,亦师亦友;杨村待我,知遇至深。

在城西,有一条缓缓往北的江河,叫龙头河,它是清水江的上游支流,流经铁路系统的这片灰旧的房子,以及熙熙攘攘的火车站。南来北往的绿皮火车和载货火车轰隆隆地驶来,呜呜地长鸣汽笛,驶进火车站。生活在火车站的附近,随处可见蜿蜒绵亘的铁轨和钢铁巨蟒般的火车,周遭空气中似乎也夹杂着一股火车的铁锈味儿。无论你是否承认,你都跟这个神奇的“系统”脱不了干系,不知不觉中你已是“系统”的一部分,即使你是庶出的,你也归属于“系统”。这似乎有种宿命的意味。

日子像龙头河的水,不知不觉地流逝,我渐渐蜕去自身尖锐的个性与锋芒,身上的“铁味”变得越来越浓重。妥协是处世的哲学,做一个识时务的现实主义者,颇合做人的中庸之道。但年轻时的我,还未曾学会向宿命低头。当我试图安于现状,但心里的另一个“异己”却站出来抗议。我愈加强烈地、清晰地感受到,我的应许之地在别处,我终将乘坐其中一辆火车离开,离开这个并不属于我的山城。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凯里旧事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陈湖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25
  • 李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2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陈湖2童生2021/08/25 15:25:25
    • 分享到:
  • 对于一个忧世伤身、愁绪萦怀、漂浮不定的人来说,来深确实是一个很好的选择,相比山城的朴实无华、美丽自然、热情羞涩、沉静迷人,深圳是一个包容开放热情活力的城市,更适合有梦想的年轻人。文章写了大学毕业,被T公司聘用,派往山城凯里就职的事,虽然工作繁忙而充实,生活平淡,但“我”却可有可无地读书,聊胜于无地写作,文章还记录了龙头河火车站和令人遐思与向往的令人遐思与向往的面包西施。笔触老道质朴真挚,可读性高。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格阑2021/08/27 16:27:47
    • 分享到:
  • 谢谢评论!
    • 李玉5进士2021/08/25 12:38:47
    • 分享到:
  • 从文章的最后落款知道,作者已经离开山城凯里。爱上文学的人,是不幸的——他总是穷其一生的闲暇时光,用来舞文弄墨,吟诗作赋,既不甘于在本职上全力以赴,又很难在写作上有所建树;但爱上文学的人,又是幸福的——他总能把日子的每天都过得丰富且有趣。不管你是做会计,还是或者流水线工人,心里有诗有画,就人生处处是美景了。深圳的文化氛围浓郁,文人众多,当你在山城感受到创作的落寞,到深圳来,也许是正确的选择。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格阑2021/08/27 16:30:10
    • 分享到:
  • 从山城到深圳,却成为一生的抉择。谢谢李玉兄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21/08/27 19:05:17
    • 分享到:
  • 这篇散文给我留下的最深的印象就是:每一个人都有梦想,但是每一个人对待梦想的态度都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安于现状,就像这篇文章中的“龙含君”和“杨胜邦”等人,他们不会去冒险,只愿在凯里小城有份稳定的工作;有的人一生追求,比如说这篇文章里面的“龙正荣”和“我”,前者通过不断考学,最终成为学者型人才。后者向着文学梦想执著奋进,目前在深圳文学圈已经小有成就。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2钻
  • 抱道不曲,拥书自雄
  • 抱道不曲,拥书自雄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2
  • 46950
  • 106
  • 11190
  • 曾经匆匆一瞥,知道是个悲伤的故事,不忍读下去。今日读完,脑海里闪过好些深漂的形象,李新雪确实太普通了,要啥没啥,和当年许许多多人一样。怀揣梦想,但有心无力;憧憬爱情,却无人问津。他们在深没有生活,拼尽全力也只是求个存活。他们中的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没法如愿过上好日子。李新雪更凄惨些,连一生都那么短……我贪恋红尘,更明白他有多不甘。死亡不知何时到来,生的人如果不能好好活,那对逝者便是大不敬。

    吴继磊怀念我的兄弟李新雪

    2021/10/17 12:59:26
  • 当读到尾声,作者和W在沙滩上那段对话,我笑喷了!把报告文学写成了青春文学,让我再次惊艳你的文笔。人的有些经历,之所以难以从记忆中抹去,是因为那个企业、那个事件曾经陪伴过我们的青春韶华时光。对吧?正因为如此,你才能带着情感写华为,把个人对已逝青春的追念,汇聚到笔端,寄情于华为,书写华为的成长变迁,也是刻画你自己和W的成长变迁,让文字有了鲜活的生命力。这是我阅读的理解。没有人永远年轻,但是有人正年轻。

    厂长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10/8 16:20:25
  • “双减”应该是今年的流行语。青桐的这一篇,从家长的视角出发,呈现了社会培训机构火爆的一个重要原因:家长不甘孩子落于人后!这也是教育内卷化的直接结果。作为老师和家长,我个人认为,补习应该是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如果孩子在学习上很有压力,可能会丧失学习的信心,补习作为一种对他的支持未尝不可。

    王学君深圳有条通菜街

    2021/9/28 12:24:41
  • 这是一篇醉人情怀的传奇青春故事。原以为是有关华为的报告文学。作者借华为这个载体,记录了作者的青春,W的青春,华为的青春,三者交融,把青春的怅惘、情愫、澎拜和记忆贯穿于全文,记录了一代人的成长,也记录了一个企业的成长。作者和W,两个人物的心路轨迹,融合于华为的成长历程中,让故事更生动,也给有了趣味和看点。这是一代人青葱岁月的记录,也是一代人的逐梦记,一个企业传奇的成长史,更是一个时代变迁的见证。

    成为自己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9/28 11:33:37
  • 梅林山,作者用神来之笔点染成一幅多彩图画。同是一座山,只用眼睛去看,便无法领略山之美。作者多角度多层次地用心与山间一切交流,他的脚下不再是山,而是与山密不可分的所有关联,自然有了灵气仙气。将山与人,人与人,山与自然万物的不断切换、融合。让读者身临其境般穿行于山林,感受林间清风吹拂,静听鸟鸣,细嗅山野之花香。

    许小玲深圳有座山

    2021/9/27 21:52:23
  • 用特殊的叙述方式处理了两代人的打工经历,详细精准地呈现了生动的厂景。用质朴的语言,书写朴实的打工故事,是此文的特色。读完此文,像喝了陈年老酒,入口绵柔,后劲十足,有力量。跟着故事情节走,一环紧扣一环;踏着“母亲的足迹”走,一步紧跟一步。打工的故事千千万万,每一个故事拎出来,就是与众不同。

    许小玲母亲的足迹

    2021/9/27 21:40:54
  • 一打开链接阅读,就有一种清新脱俗之感,似春天的暖阳,又似秋日凉爽的海风,让人很有阅读下去的欲望!在选材方面,作者匠心独具,故事情节曲折跌宕,令人耳目一新;读着读着,似乎一面面画卷扑现在眼前,人物的语言、动作、神情恍惚就在身边,好一个生动的作品!《美人鱼》的电。视、电影好几部,作者写的这篇故事不落俗套,有自己创新的部分,给人一种全新的情感体验,后生可畏,为作者点赞!

    爱玲美人鱼

    2021/9/25 14:12:15
  • 花多半天时间一口气读完陈彻这篇时间跨度二十多年的小说(1993,正是我正式落脚深圳的那一年,所以倍有亲切感),作者刻画的人物、事件,皆如听闻目见,但在作者笔下,则更引人入胜。作者通过人物恰到好处的一点感慨,则更让人惊心。无疑,这是写深圳的小说中上好的一篇优秀之作。

    五味子​在深圳

    2021/9/24 23:28:16
  • 当我说起深圳,肯定也会选择像魏老师那样,说说大海。想到2000年,我还没来深圳时,早先过来深圳创业的亲人,总是诱惑我以大海,大小梅沙,世界之窗,锦绣中华,深南大道……深圳还是座年轻人的城市,一座充满机遇与挑战的城市。有的人来,有的人走,就像海浪。年轻的我已经在这里变成中年,还在变老,深圳却仍在变美,充满朝气与活力。也许我也会像魏老师那样在较场尾,在仙湖植物园,在深圳大大小小免费的公园,静静写诗……

    楊剛​当我说起深圳

    2021/9/24 21:19:33
  • 故事很有趣,从寻猫延展到原生家庭以及自我成长的故事。“我可怜的爸妈,在他们高龄的余年里,也是无法摆脱掉那些贫困的印记的。今天,即使身穿较为精致的衣装,在步入高档装修的场所里时,我仍然心里会有紧张不安。不过还好,我儿子是不会有这种心情的。”——所以啊,这是令人欣慰的!95和00后是没有包袱的气定神闲一代,当95和00后成为主力的时候,我们将成为一个更健康自信的民族。

    谢龙寻猫记

    2021/9/22 11:07:09
  • 如果说小诗是现代诗中的珍珠,那么微型诗就是小诗中的金珠。一首好的微型诗应该让读者过目不忘、沉醉其中、一读再读。凝练、自然,诗意、韵味,差异、个性化和思想性都离不开。想要在短短的三十来个字、三行之中成就一首好诗非常不易。这30首微型诗中,有较好的,也有一般的,有自然流露的,也有刻意造诗的。前半部分水平较好,后半部分差强人意。比如第17首的《桥上桥下》和第22首《荒城之月》,明显是在造诗。

    庄兰三行微诗30首

    2021/9/21 18:45:06
  • 父母的焦虑折射出资源的稀缺和竞争的加剧。在作者的引领下,我走进了一个严重内卷的鸡娃圈。瞠目结舌,更感叹当今育儿之不易。但我不太赞同随大流送培训班。我曾是一名公办学校的语文教师,后辞职备考公务员,期间进过培训机构,对个中情状看得还算清楚:他们千方百计哄家长续费,但师资怎样呢?老师简历是包装出来的,所获荣誉或头衔是自封的。上课玩游戏、讲笑话,出简单的题目,打高高的分数。机构却以教育之名,赚得盆满钵满。

    吴继磊深圳有条通菜街

    2021/9/20 18:15:05
  • 女作者的文字比较细,感性,能写出很相关的话题事件,颇有《红楼梦》记小事的耐力。对于猫,不只我喜欢,我一家人都喜欢,五年前养过一只猫,是街对面卖菜小店里那只母猫产下的小猫。中华田园猫,也称土猫,却伶俐可爰,橘猫,小母猫,一家人喜欢得不行。后来某天清晨永远离开我们,以一种猫最不应该离去的方式。好吧,都是爱猫之人,为这么多文字点一个赞!

    楊剛寻猫记

    2021/9/19 22:08:17
  • “庙里有菩萨 山里有树/菩萨和树木之间,隔着刀斧/这世间有多少人 跟我一样 为了刀斧/在山林中迷失,落草为寇" , 好一个林中迷失,落草为寇,而事实上先和老师是一个对生活、工作、诗歌都无比认真、稳重、谦逊、充满悲悯和善意的人。他身为一家知名企业的中高层管理者,每天要面对各种繁杂工作,沉静之余,纵情诗歌,我们记忆中魏老师很多写给父亲和儿子的诗歌都是名篇名作,而今,靠近母亲的平静和幸福,我们的老母亲!

    魏兰芳时间的琴键上悲喜交替

    2021/9/19 15:11:06
  • 这个看似写猫却是写人生,很多话我想说的话,很多经历和我相似,看了有种心痛的感觉,共鸣感太强了。我一直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哪怕现在条件好了,也会受到小时候贫困的阴影,让自己觉得没有资格或资本。就像同龄人喜欢粉色hello kitty,而我只能呆傻莫名其妙,因为我觉得那是有幸福童年人才会拥有,而我的童年是灰色的,没有培养爱好支柱。我现在才开始喜欢小物件,小饰品了,可能是因为经济提升了品味,说来心酸。

    Emma寻猫记

    2021/9/19 13:14:2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