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短河长岸
  • 点击:19536评论:512021/08/28 20:48
  • 2021年深圳市“睦邻文学奖”大奖



1.

马石村里都是烟雾。寒天里河面漫上来的水雾,院坝里蒸煮食物的烟火,还有人制造的烟——说话时嘴里呵出的、抽一口香烟吐出的,走路腿脚腾起的。烟雾笼罩着村庄,使它混沌暖昧。

一条龙的灶头师傅昨天下午就来村了,老文文永海带着几个男人去河边帮手挑碗筷桌椅、蔬果肉菜,满口黄牙的胖工头对老文笑笑:“老师,按二十桌备的料,吃不完亲戚们可以打包带走,你们一家从深圳回来办寿,放心,我们都是给备的好料。”老文一双大手将一筐碗筷压上儿子文质彬的肩,文质彬略显单薄的肩膀突地下沉,老文赶紧将筐往上提,嘿道:“你们尽管办,办好是大事。”

亲戚们陆续进村,白的黑的红的小轿车泊满了村口晒谷子的水泥坪,村脚的坡道上也歪歪斜斜地停满了车,老文派大弟文永河站在村口接客,亲戚们边下车边跟文永河说话:“嘿,这鬼天气,不是落雨就是雾得看不见人,仙人板板的,差点把车开到河里去。”说完他们就嘻嘻笑,踢踏着脚板,远远地跟院坝内忙碌的老文挥手打招呼:“舅舅,还缺啥子?要不要帮你再去街上买点酒。”

文质彬认不全这些人,老文和何冬雪见到人就跟他介绍,这是大舅,那是幺婶,还有叔公……,几十年内,几次回老家,他俩都不厌其烦地介绍这些近亲远戚,从文质彬六七岁到现在四十二岁,那些旧面孔越来越老,甚至老得消失于岁月中,新面孔越来越陌生越来越年轻,文质彬能记住的,惟有爸爸老文妈妈何冬雪两家兄弟姐妹及他们中少量的孩子。

女人们帮忙煮肉洗碗筷,手臂飞舞嘻嘻哈哈溅起团团水花,碗筷叮叮当当响;男人们抽完了烟打过招呼,挽起袖子吆喝着搬桌椅,挂鞭炮。老文只穿了件秋裳和毛衣,仍热得额头冒汗,他冲儿子文质彬使个眼神,父子俩一前一后进了侧边小厢房。

“你开车去接下张叔叔,他腿脚不好,乡下地方打不到车,我怕他不方便。”

“好。”

“找得到路吧。”

“有导航呢。”

车是昨天下高铁租的,香槟色别克,老文说,要租辆车,租个像样的,接送亲戚走人户都要。妻子晓喻不太愿意,租车一天要三百多,从深圳过来,路费已经花了几千块,文质彬安慰她:“多少年才一次,爸妈高兴就好。”

对面爷爷住的小屋内有人唤他:“质彬,质彬。”质彬步下石阶,躬进灰暗的小屋,是大孃唤,床上的爷爷看清是他,向大孃转过头,示意她说,大孃抿抿嘴开口道:“今天事多,莫忘了喊你二爸,给地里的菜苗搭个薄膜棚,别都冷死了,早上你爷爷就交代他了,怕他忘。”

文质彬去哥哥家院子里取车,怀二胎的兄嫂小芬挺着八个多月的肚子在煮猪饲料,哥哥文质洁提着热腾腾的食桶往猪圈扭去,文质彬说去接人,哥哥没抬头将猪潲倾入食糟,“喂完猪我也去街上买点东西。”他说。

河面的烟雾稍稍散了点,能看全河面了,老家就是这样,一进深秋,雾一天天往稠里长,文质彬沿着河岸,破雾驱车前行,车子拐上拐下,河水逶迤追随着他。没有渡船,也没有等渡的人,生出青苔的码头被雾锁住,闭着嘴瞪着眼凝在河边,那艘惟一的船,怕冷似地紧挨着码头,斑驳的铁身子缩成一坨硬疙瘩,船腰的红色广告牌被风吹得变了形:河鲜、啤酒、烧烤。导航显示距离三十公里,需要一小时。文质彬盯着窗前细飘带似的水泥路。小时候,他总忍不住想象,一直沿着河边走,会去到哪儿,他最远的地方,也不过沿着河边走到幺孃家。幺孃是爷爷最喜欢的女儿,爷爷有时会在那儿宿两天,他记得那一回夏天,爷爷带上他,他们吃了丝瓜和稀饭,稀饭是红豆的吧,文质彬最讨厌吃丝瓜,爷爷训了他两句。下午回家,他们就沿着这河边的路走的,那个从幺孃家顺下来的路拐拐,当年就在那里的,一定在那里,泥巴路变成了现在的水泥路,文质彬觉得,他还是认出来了,他记得路拐拐边有座长满杂草的老墓。一团雾横过来扑向车窗,文质彬猛地睁大眼,那天还有妈妈何冬雪吧,何冬雪那时还年轻,总穿村里难得见到的花衣服。


2.

老文与何冬雪是两个月前回老家的,老汉病重,又接近生日。中秋过后老汉就病了,此前,他在外面跑了三个月,不漏下每家亲戚每个子女,几乎沿着脚印把他曾经去过的地方都走了个遍,回到家,他人就马上不对了,先是吐血胃痛,几十年的老毛病,并没当回事,连药片都没找邻村的赤脚医生开,仍天天下地做活,没多久就扛不起锄头了。老二文永河带他去河对岸的镇上医院检查,医生看看八十多的他,建议还是上县里医院,两天后,老二扶着他回到了马石村,老二在电话里哇哇哇地向老文和几个妹妹报告:“没什么事,片子都拍了,没查出大毛病,老汉坚持要回来,死都不住院,他怕医院那股味道和到处死人样的惨白。”

明显,老汉的时间不多了。八十五岁的老汉,在众人眼里从没生过病,更没倒过床,现在,他天天歪在床上,吃饭、拉撒、睡觉,说话有气无力,大儿子老文携儿媳何冬雪风尘仆仆从深圳回来,他一夜一天没睡,听到石板上传来的脚步声有些异样,连砍柴戳瞎的右眼也睁得滚圆:文永海,是不是文永海回来了?

三十年前,老汉就跟老二文永河分了家,他不愿意跟老二一家过,老二和儿媳跟他一天一小吵两天一大吵,老汉又脾气爆,两句话不对就想动手,于是独自搬到斜对的猪圈屋,拆了食糟栏和隔板,调一桶泥灰随便抹了抹墙,重新铲平地板铺层黄泥,安了床置了小饭桌,就算有处小家了。老文这趟回来,在小屋外面用几块石板搭了灶台,去街上买了些盆啊桶啊毛巾肥皂啊些些生活用品,又从大弟文永河那儿讨来两把椅子。老汉嚼着新灶台烧出的热饭菜,左边那只没瞎的眼睛里都是水,勉强吃了两口,他推开老文喂过来的饭勺,喊他自己赶紧吃。

此刻,老文正在忙着当指挥官。他一手抹额头的汗,一手指点幺妹:“文永菊,你把这个鲊肉放到蒸笼,蒸好的烧白先拿出来。”幺孃赶紧揭开蒸笼拿肉。老文转转头,向院子里的两个后生挥挥手:“找个杆杆嘛,挂高点,挂高了火炮放起来才有气势咯。”大弟过来,他朝他抬抬下巴:“老二,你看看桌子上的酒摆够没得,花生瓜子桔子都要摆好咯,还有烟。”

退休前两年,老文就在计划回家办六十大寿的事,他都不跟何冬雪文质彬商量,直接打电话给老汉和大弟:“就在马石村办,镇上酒楼就不用订了,老二你帮我养头猪,再养点鸡,我明天上银行给你打钱。”老汉赶忙对着话筒:“我来养,我再给你种点小菜。”可因为要办退休手续,没赶上六十大寿,老文觉得,现在的六十五也是大寿,正好给老汉冲冲喜。

忙完一堆急事,老文钻进小屋,坐到老汉床前。大姐文永梅停下喂水的手,看了他一眼,两只眼里布满厚厚的忧愁。从昨天下午起,老汉连水也喝不进了,喂一勺流一勺,前天他还咽了几口稠米汤,甚至吵着要下床,高兴地说感觉好多了,老文过生给他冲喜了,不定还能吃块他想了好久的扣肉。

“老汉。”老文摸摸他的手,冰冷。

“开席了没得。”半天过后,老汉蔫耷耷地睁开眼睛,用气声问。

“扣肉好了,等你吃呢。”

“好。”老汉扯扯嘴角,努力想挤出丝笑。


3.

几年不见张叔叔,他已经老得让文质彬认不出。几年前张叔叔中风后,就再没见过他,老文何冬雪倒是见过两面,除了中风,张叔叔还有不少病,身体越来越差,这几年和林阿姨基本呆在老家休养。

张叔叔和老文是战友,最难得的,他们是老乡,虽然相隔好几个镇,在深圳,张家是文家最亲的人家,也几乎可以说是惟一走动的。同住一个单位小区时,他们俩家无论谁蒸了肉包子煮了饺子买有水果,总要走二三百米爬十几楼送一碗上门,张叔叔换了工作搬到十几里外,他们改成逢节假日吃饭逛公园。俩家人一起逛遍了深圳所有的公园,东湖公园荔枝公园人民公园银湖公园,文质彬印象中,还总是过年去的,吃过自家腌的腊肉香肠,打过牌,大人孩子们就呼啸着去公园,大人们每人一辆自行车,文质彬和张驰坐在各自爸爸车后,天气很冷,太阳冷得躲进云层后取暖,马路上一个人也没有,每到过年,深圳就成了空城,平时抢着横冲直撞的车和人都赶回了老家,惟剩瘦细的绿化树,孤零零地在马路边站成两长排守城士卒,红绿灯也没人管地休假了。张家文家就像这个城市的守门人。他们几个人,几辆车,坦克般霸占了中间宽阔的主干道,张叔叔还要跟老文比车技,笑嘻嘻地说看谁能放双把,老文一不留神车子拐个弯猛地载下,儿子和他一道被自行车泼到地上,张叔叔张驰拍着手差点笑岔气,引得后边的林阿姨一通好骂。

“老林怎么没来?”老文皱了皱眉,双手扶着刚下车的张叔叔。

“今天亲戚也摆酒,质彬来接我,她就去吃酒了,也请了好几回,不好推辞的。”张叔叔哈哈道。他说话总是这样大声侉气,像嘴巴自带小喇叭。

老文不作声,扶着张叔叔坐到主席,他让张叔叔坐在自己和二弟文永河中间,对面是何冬雪。

客人们已经坐得差不多了,二十桌,有的面孔连老文也面生,每次回乡摆酒请客,总有几张陌生面孔,这些陌生面孔还都会来给老文敬酒。女人们大多穿着红衣服头梳得溜光,男人们套了干净的棉夹克,人们团团围坐嗑着瓜子花生,眼睛左瞟右瞄,聊着各自家里的事,偶尔有几句飘进老文和文质彬耳里,听得出,人们多数在聊他们,聊着上一次文家父子回来是哪一年,带了些什么东西回来,请家里人吃了什么,又去哪里逛耍,文家父子早已习惯了这些,尤其老文。老文依然是那副不惊不动的表情回应着他们的招呼,亲戚们都知道老汉的情况。老文和何冬雪上门去给他们送请贴,眉头皱得紧绑绑的:“提前一周摆酒,老汉极有可能挨不过这个冬天,要给他冲冲喜。”

晌午时分,烟雾突然隐身,像被菩萨蓦地收进了宝瓶,太阳露出浅黄的脸,院子里都是鹅黄的阳光。几个腰身粗壮的妇女穿花蝶般将手中一盘盘菜摆上饭桌,两个后生点燃鞭炮,噼噼啪啪,炸出一院子笑声吃喝声。

老文和何冬雪端着斟满的酒杯,一桌桌敬酒。

每到一桌,都能掀起一阵小高潮,男人们拼酒,女人们起哄,老文根本没什么酒量,何冬雪也不会喝,陪着老文挨桌敬酒的大弟文永河就替他喝,十几怀白酒下肚,文永河的脸渐渐也有些红了,于是文质彬接替了二爸。文质彬也没什么酒量,亲戚们一看文质彬来了,更是嚷着要拼酒,一次次地将他的酒杯倒满。

“有其父必有其子,喝,这点酒算啥子。”男人们端起酒杯,嚓嚓嚓碰他的杯。旁边年轻点的就哈哈大笑纠正他:“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都是蓝都是蓝嘛,来,喝起,喝起。”文质彬端起酒,勉强抿一口,白酒又辣又呛,他忍不住吐吐舌头,男人不依:“不着数不着数,质彬你要干了,我们干两杯,你起码要干一杯。”说完就真的仰头往嘴里倒了两杯白酒,文质彬只得捏着酒杯苦笑,痛苦地又抿了一口,何冬雪赶忙替他解围:“他哪里会喝什么酒,书呆子一个,读了二十几年书,不像你们,哪条江哪条河水酿的酒没去喝过呀。”“孃孃,我们喝的算啥子,人家质彬喝的是墨水。”男人们羞得急忙摆手,女人们听了,又是一阵笑。腰身粗壮的妇女们两手不空,托着大盘大碗从屋里穿出来:“脑壳看到点,扣肉、烧白。”

  • 1
  • 2
  • 3
1/7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第
  • 关键词:都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04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西西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1-09-16
  • 陈卫华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9-13
  • 廖令鹏提名10000,共计11000
  • 2021-09-05
  • 蔡德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9-02
  • 蔡德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1-09-02
  • 无香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9-02
  • 张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31
  • 昆阳森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31
  • 曾楚桥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31
  • 红红的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31
  • 晚风吟唱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31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30
  • 李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30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30
  • 楊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29
  • 陈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29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29
  • 楊剛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1-08-29
  • 陈彻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1-08-29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1-08-2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一头是雾气氤氲的马石村,一头是车流如鲫的深圳,作家试图通过叙事的两端,让我们一窥深圳与内地犬牙交错的现实,在亲情中有怨憎,在乡愁中有疏离,老的老去,新的心生,精神总是要突围寻找河岸的,或许是那璀璨的烟花,或许是午后明媚的阳光。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大华哥阅读点评,知道你眼睛累了,我先去买个眼药水
  • 看了作品,也看了评论,感觉得到一批实力作家不约而同的集体公认。技法圆熟,内蕴丰厚,无需我在赘述。我倒是从苦难中,看出了另一种东西,那是苦难岁月里间或咀嚼出来的生活滋味,是平凡日子中某个瞬间的活色生香,是面对如涛坎坷的从容淡定,是唯利是图的尘世间如珍珠般撒落的爱,是庸常人世里的美,暗夜的光,也是我们活下去的理由。推荐。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蔡老师的打赏与谬赞。是的,再苦的日子,细嚼都是有味的,一如苦茶。生活本来就是多滋多味的。
  • 新的新生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一块老姜看好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段总你赏我介多钱,好,买点蒜去。
  • 段老果真毒辣
  • 游写深圳是很有条件和优势的,一下笔就是深圳,就是水湾区,就是南方城市气质。此一,另游写小说,是很有耐心的,一丝一缕都不含糊。我读过他不少小说,都是这样感觉。这篇小说的情感非常饱满,非常地道,其实就是深圳本地一次令人难忘的宴席!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廖老师。很喜欢夸我有耐心,因为人笨吧
    • 无香3秀才2021/09/01 20:10:54
    • 分享到:
  • 读此文,被其间的“雾”深深吸引。开篇,“马石村里都是烟雾”,这些雾由河面的水汽、人间的烟火、人的呼吸所组成。随后,跟随着作者清、缓的叙述,恍若走进那个村庄里,在变幻的“雾”里感受着他们的悲欢离合。烟雾突然隐身,像被菩萨蓦地收进了宝瓶…像胸口塞了团浓稠的烟雾…时间幽幽潜过,浓雾沁入骨髓,缠绵无休的苦冷……随着情节的推移,作者笔下不同形态、不同温度的雾,氤氲着生命的历程,让人回顾、惘然。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香香。许多事情许多情绪,其实就像雾,说不清理不清。说个题外话,你这头像好美啊。
    • 张夏4举人2021/08/31 21:30:58
    • 分享到:
  • 这篇小说的语言节奏慢慢的,恹恹的,爱搭不理的,却又透着对人生的诘问。世人常感叹人生苦短,岁月流逝。其实岁月也许原本是静止不动的,流逝的是人,一代又一代,走向死亡。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老的死了,小的出生,成长,面对生活中各种问题。谁的人生经得起仔细梳理?各种嗟叹,从乡村到城市,各种折腾,无非就是慢慢活,慢慢老罢了。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夏夏的阅读与评论。每个人的人生都是千疮百孔。
  • 短的是人生,长的是历史,是代代相陈的历史。每一个年老的人,都是从年轻,从青春蓬勃,从光洁闪亮走向衰老,走向消无,几十年后,也许在这个世界上只留下他们的照片和他们的故事,他们的一切,包括他们喜欢的物件都会从这个世界消失,这就是短河长岸。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森林老师。一切都会消失,但存在本身就是意义,犹如烟花的刹那。
    • 曾楚桥3秀才2021/08/31 16:07:56
    • 分享到:
  • 慢是一种艺术,它跟停留的区别在于,慢是节奏,也是小说的肌理,它以文质彬彬的姿势通向荆棘丛生的小说核心,由慢而衍生的沉重感是基于趋向明显的语言。因此涩就肆无忌惮地产生于若即若离的情节中。由此带来的苦,或者读者会有深刻的体会。在这个意义上,《短河长岸》是沉重的,也是涩且苦的。作家试图对社会人生作出全新的解释,并梳理一条可供每一个读者行走的捷径,但汤汤洋洋的语言淹没了一切,作家在独行的路上,四顾而茫然。
  • 本评论已获得 2000 邻家币明细>>
  • 再次感慨,楚桥的评论写得真好啊
  • 我好像看懂桥同学的评论啦。谢谢桥同学,这么好的评论,我得收藏。
  • 让曾大师写5000字评论起来
  • “短河长岸”,利华写得很细致入微。看似是写的是家长里短,其实写尽了人生短暂,又如在苦海中长期泅渡。没有谁的人生是能够一帆风顺,事业、婚姻。人生之事除了生死,其他都是闲事,人不能生病,特别是老年时,一旦生病就要死不活的,谁也救不了,打铁还要靠自身硬。在现代先生冰冷的仪器设备下,没有人是无疾而终。生死亦然,无法苛求。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先进
  • 谢谢理红的品读。上茶。
  • 文家寿宴一两天,往事如烟几十年。酸甜苦辣人情态,新陈代谢永向前。小说语言精湛隽永,凸显作者文字功底;四川口语通俗生动,还原农村原貌气息。多处烟笼雾绕描写,作者刻意渲染气氛;文末夜晚烟花燃放,细腻传神入胜。结尾巧妙,开拓意境。也就在雾浓烟放中,老病终去,新生降临,人情冷暖,世态苍桑。人生逝去的是岁月,积累的磨难,传递的是真情。这应该就是小说取名短河长岸的主旨所在。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看得出晚风老师也是古诗词爱好者,评论中对偶随处皆拾,用词用字讲究。谢谢。
  • 向老师您学习
  • 地产广告里,有句广告语:“人生是河,幸福是岸。”但广告总是过度美化人生,其实更准确的说法是:长的是磨难,短的是人生。“短河长岸”这题目真好,表面上诗意盎然,实质上苍凉悲悯。小说借助一场寿宴,串联起一群人的成长与奋斗、过去与现在、生生与死死,容量巨大,蕴意深刻。吾乡有句俗话,叫“人老不主贵。”人到晚年,身与心都到了临界点,这个时候,他们最需要的是爱与自尊,但却很难得到,只能任由儿女摆布,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以他们自己的方式“尽孝”。小说结尾,死亡与新生同时进行,给了我们希望,但也可能是失望:人生不过是一种重复,但一定会变得更好吗?
  • 书生老友的评论,我除了点头和赞,还能说什么吗,我不能,只能送上一朵小红朵。
    • 李玉5进士2021/08/30 10:33:42
    • 分享到:
  • 生老病死是每个人都逃不脱的宿命,但这种宿命,目前好像被现实扭曲了——不管是回故里,还是走他乡村庄,那些风蚀残年的老人,拄着拐,弓着身子的背影,总是无法自制地让我陷入恐慌:我的父辈,或者是将来的我,都将和他们一样啊!尤其是听说,一个同学的母亲,因为病痛的折磨,跳进了离家300米的池塘——最残忍的是,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故乡在远方,游子也在远方,这是两个永远无法重叠的远方啊!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玉哥。许多故事,远比小说写的更悲伤,但我们却那么无能为力,能用文字写点什么,已算一种善行。
    • 黄元罗4举人2021/08/30 07:26:47
    • 分享到:
  • 这篇小说以文质彬的爷爷即将离世前的场景为线索缓缓铺开,里面既回顾了文质彬一家在深圳工作和生活的酸甜苦辣,也暴露出当前农村日渐凸显的社会问题,例如,空巢老人的医疗与养老服务,由新旧观念碰撞带来的婚姻与亲情关系的裂变。倘若细细品味这些段落,我们心里更多的是感同身受的细思极恐,因为这些现象并非虚构的故事,在将来的某一天必将会降临到我们每一个人身上。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黄老师的打赏及评论,记得我每次发东西你都评论打赏,再谢。对的,我们是每个人,我们也是自己。
    • 楊剛3秀才2021/08/29 21:13:12
    • 分享到:
  • 读这样的小说接地气,人物对话的道地川味儿,乡村人文风景,人物关系的纵横交错,都让人佩服作家的语言功力。与其说选生活的生老病死一地鸡毛,不如说岁月匆匆人易老,文本直击社会热点:如何应对人“老”问题,社会快速发展,都坐上高铁,而人呢,产业结构呢,养老服务呢,包括乡村城镇的文化建设呢,都是让人操心的事情。人活在人情之中,于是就有老汉家的酒席。作家就集中笔力写这酒席相关的人和事,短河长岸意味深长。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杨老师的阅读及评论。城市与乡村,俨然两个世界,我们是该想想如何将它们拉近一点了,并不是城市化这种粗暴的方式。
    • 陈彻4举人2021/08/29 14:08:19
    • 分享到:
  • 短河长岸,读完全篇就明白了,短的是人生、长的是岁月、是磨难。通篇讲述的都是一个“老”字。爷爷的老,艰辛苦难、最后只剩下期盼;父辈的老,世事变迁、离合迁徙;孙辈的老,被飞速变化的产业结构无情淘汰。科技的发展让人类寿命越来越长,而社会的发展却让人“老”的年龄一再提前,这个残酷的现实,我们及我们的下一代将会更惨烈地承受。深圳这个年轻的城市无暇去面对,但这个现实迟早要逼到我们面前。如何面对?不寒而栗。
  • 本评论已获得 2000 邻家币明细>>
  • 彻彻还真是灵心慧质,一眼看懂题目。深圳这个特区今年四十一了,这儿二千多万的人,他们都让我敬佩,我想,他们不止是为物质而来,所以,我写了一群人,有所谓成功所谓失败所谓平庸,最后,我让他们在故乡相遇。
  • 重新梳理人生,想清楚,到底他们追求的是什么,又该如何自救,也许,谁也不能提供确切答案,也不存在。
  • 滚滚长江东逝水,流到今天漩且洄。
    • 江飞泉6探花2021/08/29 12:03:47
    • 分享到:
  • 看完了,难以平复情绪,我被文中那种亲情打动了。我所向往的,也正享受的恰是这种真情,我从我妹妹的婚礼中得到结论。人间最难得真情,即便每个人都有困境,鸡毛蒜皮的小事牵绊着,每个人都有老去的一天,都将迎接死亡和新生。老文让我看到一些人的影子,家中顶梁柱,说一不二的人,即便自己可能并没有想象的过得好,也依然扮演着这一角色。游游笔下的张叔叔恰若某个我熟悉的长辈,唏嘘不已却也欣然接受命运。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关于命运,文氏兄弟的命运与其说是父母造成的不如说是时代。我们无法批判的某个谬误的年代,寻常百姓无法渡过的劫难之河,横亘在命运之前。
  • 子孙三代,或即将出生的四代在生死交替中将家长里短的恍然撂在我们眼前,实际上,也不算多么糟糕。文质彬更像同龄的我们,裹挟在时代的车轮中,喟叹着社会带来的各种变迁。
  • 我们所能感知的,在字里行间蔓延着低沉的情绪,在亲情的表征下被淡化了,而亲情作为永恒的主题再度挽救了疲倦的生活本身,
  • 每个人都在压力之下,过得看似烟花般绚烂却如流水一样逝去,恰是我们无法逃避的滚滚红尘。
  • 谢谢飞泉这么认真的解读,特别是最后一句。亲情一直是我欠缺的,说实话,我是自爷爷去世后才思考亲情这个东西的。也许,爷爷的去世,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新生。
  • 周末断续的追完了,作者真是一个安静有叙事力量的创作者,我喜欢这种静水流深的调调。就是同为四川人,对称呼父亲为 “老汉儿”这个有些抽离,总觉得发音是:老孩儿,而且表现也像老孩儿。就像成都话把妻子叫:老妞儿,老公叫:老焉儿。方言真是个谜。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小树。我发现要把方言写成普通话有难度,好多字找不出来哈。
    • 别看了4举人2021/08/30 16:53:51
    • 分享到:
  • 作者的文风很8错,村里“老人”的形象刻画生动,出现固执和偏见环节,我的脾气就上来了,代入感极强。有个小win题,这篇作品好像跟职场小说有出入吧?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可能选错了。谢谢阅读。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4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6
  • 30558
  • 15
  • 2090
  • 很荣幸,我的名字出现在黄老师的三句诗中,黄老师和我一样,是邻家的铁杆粉丝,号称“金牌投资人”,他很勤奋,每天都会出现在邻家,他的打赏和评论给作者带来鼓励,向勤奋的黄老师学习!我的签名:为什么离不开邻家呢!因为文学大家相聚邻家,因为喜爱所以离不开邻家。2013年在心灵拾贝的引荐下进入邻家的,如今十年,几多感慨,感谢邻家好平台,让有着共同爱好的我们相识相知,互相学习和交流。

    红月亮邻家十年,印象最深的十位邻家人

    2022/3/10 11:03:21
  • 终于知道魏老师是蛙哥。为什么叫蛙哥,只有帮他取这个別名的人清楚。蛙哥是邻家著名的三皮匠之一,获两次大奖,其作品以诗歌为主,散文,小说次之。经常看到他在报刋上发表文章。先和的诗歌清新明快,其获奖诗《当我说起深圳》,用诗叙说了深圳春天的故事,深圳的夜色,大海,群鸟和山林都处处充满生机。先和也是邻家具有亲和力的作家之一,邻家十年,在这里以文会友,用手中的笔描绘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描写乡愁与思念.

    春风妙语江湖路远,邻家相见欢

    2022/3/10 2:24:50
  • 飞泉是我最熟悉的邻家人之一,忧郁且勤奋——前者让他生活在诗中,后者让他获得邻家6届年度大奖。这真不是盖的。他的记忆里很好,像和邻家文友间的细枝末节都记得清清楚楚,好记性也就罢了,他还有记日记的习惯——这可就了不得了,他在2020年初,疫情刚开始时,写下的封村日记,令人动容的同时,也让每个经过那个时段的人感同身受。 一个陪着邻家赛事一路走来的“老邻家人”,写这邻家十年,字里行间,全是感激。

    李玉​十年灯火路三千

    2022/3/8 9:56:31
  • 我觉得写作就应该这样,家长里短,日常点滴都可以写入文字,虽然琐碎,但充满温情,也不乏向善向上的力量。看了这样的介绍,我知道初棉和王威老师都是不错的人,都能把点滴的经历,变成温暖的文字,赞过。

    昆阳森林男编辑和女作者能有什么事

    2022/3/5 10:03:53
  • 来了就是邻家人,很多文友都是通过文友引荐走入邻家这个大家庭的。对于邻家,相信很多人都和作者有着一样的情感——初遇时的惊喜,久处后的还欢。这些年,邻家也一直在摸索市场的口味,寻求文化和商业的关系,也因此给作者带来了更多的机会。深圳的作家是幸福的,因为有邻家这样开放的平台,写了文章,发表到这个平台来,就会有人看,有人关注,有人点赞和打赏。原邻家是每个文字爱好者的精神家园,郁郁葱葱,一路长青。

    李玉我的睦邻情缘

    2022/3/3 18:08:37
  • 特别是别人相互打招呼或者敬酒时,而我无人问津,我尴尬极了。唯一秦主席在一次写作活动中见过,而正好我一个牙科博士朋友和秦主席都是人大代表开会坐在一起过,他跟我提起过秦主席,我以此为理由跟秦主席搭讪过一次哈哈哈。所以在那个颁奖场面上我其实是自卑的,我希望通过自己的罗罗大方掩饰自己的自卑,最后也是落荒而逃。这个也是我回来后一直不敢跟你联系的原因,我不知怎么跟你在继续去保持我们最初渴望和热切。

    Emma男编辑和女作者能有什么事

    2022/3/3 12:15:44
  • 记得第一次参加完邻家文学的颁奖活动,就成立了″饭饭群″。顾名思意,约饭群。谈文学,聊美食,多年来留下多少佳话。小橙是群里的小妹妹,写短小说、儿童文学是她的擅长。不喜言辞的她,在一次聚会中很认真地唱了《纤夫的爱》虽然跑了调,笑点特高。在邻家的各种文学活动下又催生出许多小活动,有欢笑有歌声,永不寂寞。小橙还是打铁文艺社的社长,她是一个温柔、善良,充满智慧和写作勤奋的女孩,是邻家优秀的作家之一。

    春风妙语我与邻家十年

    2022/3/2 0:23:33
  • 吴继磊写吴继磊?第一次见到这种写法,姑且称“第四人称”吧。挺让我受启发的,学习了。德彬这么专注,努力,越来越博学了;吴老师在邻家露脸,越来越被更多人认识。都是文学带来的邂逅,让很多文友有了继续写下去并互相交流的动力。写作原本是孤独的事业,有时甚至是遥遥无期的酷刑,但很多人还是甘愿为之付出。能被适当激励是很重要的,也是幸运的,每个师友,每个家人的鼓励,都是宝贵源泉。

    张夏闯荡文学路

    2021/11/5 23:36:55
  • 作者对鲁西南乡村充满恨,是强烈的逃离欲。源于童年的残酷经历,使他更多地感受到物质的匮乏、农民的苦难、家族的冷漠、亲情的缺位、乡人的残酷、陋习的肆虐、权力的狰狞……他向往一次精神逃亡,逃亡到温暖的深圳,自由掌控自己的生活方式。他成功做到了。但是衣锦不还乡,底层经历的暗影烙印在他脑海里,使他感觉屈辱。作者批判乡村越是不留情面,渴望新生活就越是迫切。在这样的一破一立间,文学的巨大张力就产生了。

    吴继磊衣锦不还乡

    2021/10/30 2:20:24
  • 在八、九十年代,中国有许多闯荡者,也有许多“文学青年“,这其中有成功的,也有默默无闻的,在深圳这块火热的土地上,成功人士不少,成功的文学青年也不少,主要看各人的桓心,毅力和机遇,有人持之以恒,不管生活多么艰辛也绝不放弃文学梦,也有人虽抱一腔热血,但因生活压力或方式不对或机遇错失,最终湮灭在柴米油盐的生活洪流中,但只要坚持,不放弃,多努力,是金子还是会发光的。

    森林中的枯木闯荡文学路

    2021/10/27 16:51:09
  • 写得很好,标题也很贴切,精准地描写了那个时代的现实生活,在中国那个变革的年代里,文章反映的社会现实在各行各业都有类似的状况,生活中有许多阳光的一面,也有很多阴暗的地方,虽然有些心肠不好的人出了意外是碰巧,根本与诅咒无关,但冥冥之中就会有一些玄乎的现象让大家认为是报应,时辰还是有的,“不是不报,时辰未到“的谚语还是会震吓到许多有坏心思的人改变冲动时的魔鬼想法!

    森林中的枯木时辰

    2021/10/27 16:35:24
  • 曾经匆匆一瞥,知道是个悲伤的故事,不忍读下去。今日读完,脑海里闪过好些深漂的形象,李新雪确实太普通了,要啥没啥,和当年许许多多人一样。怀揣梦想,但有心无力;憧憬爱情,却无人问津。他们在深没有生活,拼尽全力也只是求个存活。他们中的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没法如愿过上好日子。李新雪更凄惨些,连一生都那么短……我贪恋红尘,更明白他有多不甘。死亡不知何时到来,生的人如果不能好好活,那对逝者便是大不敬。

    吴继磊怀念

    2021/10/17 12:59:26
  • 当读到尾声,作者和W在沙滩上那段对话,我笑喷了!把报告文学写成了青春文学,让我再次惊艳你的文笔。人的有些经历,之所以难以从记忆中抹去,是因为那个企业、那个事件曾经陪伴过我们的青春韶华时光。对吧?正因为如此,你才能带着情感写华为,把个人对已逝青春的追念,汇聚到笔端,寄情于华为,书写华为的成长变迁,也是刻画你自己和W的成长变迁,让文字有了鲜活的生命力。这是我阅读的理解。没有人永远年轻,但是有人正年轻。

    厂长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10/8 16:20:25
  • “双减”应该是今年的流行语。青桐的这一篇,从家长的视角出发,呈现了社会培训机构火爆的一个重要原因:家长不甘孩子落于人后!这也是教育内卷化的直接结果。作为老师和家长,我个人认为,补习应该是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如果孩子在学习上很有压力,可能会丧失学习的信心,补习作为一种对他的支持未尝不可。

    王学君深圳有条通菜街

    2021/9/28 12:24:41
  • 这是一篇醉人情怀的传奇青春故事。原以为是有关华为的报告文学。作者借华为这个载体,记录了作者的青春,W的青春,华为的青春,三者交融,把青春的怅惘、情愫、澎拜和记忆贯穿于全文,记录了一代人的成长,也记录了一个企业的成长。作者和W,两个人物的心路轨迹,融合于华为的成长历程中,让故事更生动,也给有了趣味和看点。这是一代人青葱岁月的记录,也是一代人的逐梦记,一个企业传奇的成长史,更是一个时代变迁的见证。

    成为自己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9/28 11:33:3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