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统建楼的那个夏天
  • 点击:20146评论:22021/08/28 21:20


第一章


二〇一五年的六月三十号,跟以往两千零一十四年的一样昼长而夜短,不一样的是辰甲在这一天走出了校园;二十二岁年的夏天,跟以往的二十一年的一样酷暑难耐,不一样的是这个夏天的暴雨与狂风更猛列了些。

辰甲做完了期末的卷子第一个走出了考场,虽然他在班上的成绩一直处于中游,但是答卷的速度却是稳居前几名,他每次的目标就是不低于60分。

一阵风吹来从绿荫树道吹来,挂满校道的大红色“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横条在树上“哗哗”直响。他心里有一个声音:到南方去、到深圳去,到市场去、到企业去,年轻人不走得更远了些,去经历一番从未经历过的、体验一番从未体验过的东西,那还像是年轻人吗?一名学游水的人,只有下水了才能学会游泳,才可学会游泳。再见了,所有的期末考试,所有的纸上谈兵,今天起要像甩掉跟屁虫一样甩掉你。

晓航第二个走出考场,“明天深圳见,到了先把我们的新家打扫干净。”

“想得美,就留着等你到了再一起搞卫生。”晓航跟辰甲是大学里的好哥们,两个人年轻人约好了一起到南方见世面、听大海的声音。“今晚真的不跟我一起坐大巴车,非要花多几百块坐高铁?都准备出去实习了还这么铺张浪费,可不是去旅游的。”

“我们当然不是去旅游的,可也不是去逃难的,干嘛非要把自己弄得那么辛苦?摇着夜里的长途汽车到深圳,多累啊。”晓航把手搭在辰甲的肩膀上,推着走上了校道,“可说好了,就那套房子,你可别自作主张换了便宜的,再便宜就只能睡地铁了,不然我可不跟你合租了。”

“你都啰嗦好几遍了,如果不是深圳的房太贵,谁稀罕跟你合租呢?我可答应了子君,帮她盯着你的,你可别乱花钱。老一辈去深圳的人,他们能坐夜车去的,我们怎么不行,难道你缺条脚还是缺条手吗……”辰甲突然想到了什么,推开晓航的手,“你先回去,我还有事。”

“你要干嘛?”

“不干你的事。”

“哦。”晓航挑了挑眉毛,用拳头朝辰甲的肩膀捶了一下,“你不说我也知道。”

辰甲往考场走了回去,走到门口时夕颜正好走了出来,她是最后一个出来的,“学霸,你又非得等到结束铃响才交卷,耽误了老师吃饭,看老师不给你多扣几分。”

“还真是,老师就等我一个了……”夕颜说了一半,换了一种口气,哧哧地笑了,“你第一个交卷的人,又考满分了!那不得提前请我吃个饭庆祝一下?”

“60分,我就心满意足了,难道考100分毕业能发两张毕业证书。”辰甲的成绩一直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不管老师、家长怎么给他做思想工作,他的分数就雷打不动地稳在那里,“请你吃全校最大的餐厅。”

“不会又是饭堂吧!”

“正有话跟你说,我今晚的车去深圳。”

夕颜撇了一嘴,提了十万个为什么,“深圳啊,那么远?那边有亲戚还是熟人吗?需要这么急着过去吗?”

“深圳有句话叫‘来了就是深圳人’,我已经看到她正展开双臂欢迎我了。那边就没有熟人了,不过我是跟晓航一起去的,我们一起租房子,这叫兄弟齐心、其力断金。”

“你找谁不好,非要找晓航,他那个吊二郎当的样子,小心把你坑死。干嘛这么着急去,你应该是同学里第一个去实习的,本来还想跟你商量怎么庆祝放假呢?”

“晓航就受偷懒点,但是他的脑子比谁转得都勤快,连明天哪支股票要升要降,他都能经常猜中。而且,深圳是互联网行业的摇篮,跟他的专业正好相符,深圳适合他。”辰甲在说到最后一句时,特意用了更加肯定的语气。

他们边说边走,一下子就走到了学校饭堂,“嘻嘻,全校最大的餐厅到了。”

“这一顿我请你吧,当做给你践行。对了,不知道你听说了没,子君准备要回老家。”夕颜在辰甲面前,总是显得很大方。

“是吗?子君没跟我说过,晓航也没提过。”

吃完了饭,辰甲跟夕颜来到学校的水库边上散步。夕颜身子微微向前倾,半靠在水库边的栏杆上,望着平静的湖面,让微风把一阵阵湿润的水气打到脸上、打到身上,似乎这样能让自己聊天的时候放得更轻松一点,“学校保研的名额,下周就开始申请了,我还在考虑要不要申请这个名额。”

夕颜是班上的学霸,按往年的惯例,她可以轻松申请到这个保研的名额。她这几天来一直想找辰甲商量这事的,可总是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说到底,这是自己的私事,没有什么理由跟别人商量,可是一旦她申请到了这个名额,就意味着不能跟着辰甲一起毕业、一起参加工作,这可是她最纠结的事情了,比当初上大学选专业、选学校时还纠结。一向有主见的女孩子,此时拿不定主意了。

“这事我有听说了,按你在专业的成绩排名,如果你想申请肯定是没有问题,就连复试对你来说也不是难事。”辰甲没想到夕颜会问自己这个问题,这可比从别人嘴里听到的更加令人难受,仿佛就是听到有人准备要跟自己说再见的感觉了。他假装无动于衷的样子,不会轻易让人发觉他情绪上的变化,“审计是一门专业性很强的学科,不管以后想进企业还是留校任教,有着研究生的背景以后找工作会有更多选择的自由。”

“真的吗?但是我又觉得读研太耗时间了,一读就是三年,三年里许多事情都变了。”夕颜遇到了人生第一个十字路口,一边是在令人羡慕的深造机会,另一边是不能跟别人说清楚的纠结。她把化解这个纠结的期待,放在了辰甲的意见上,她就想听听他真实的看法,听听他到底支不支持。

“如果不继续读书,你有什么打算呢……”

“我喜欢审计的工作,打算进计事务所。可能留在老家,我爸妈希望我回老家;也可能去深圳,我自己也喜欢深圳。”夕颜转过头,“还有,9月份我弟弟也就要上大学了,如果我能出来工作,也能减轻爸妈的压力,他们年纪也大了。”

辰甲太熟悉眼前这个身材瘦小的人了,她在在考虑问题的时候总习惯把别人放在第一位。他有点心疼,“现在教育能教出一个学富五车的人,却没有教我们如何去爱别人,好不你有这份孝心,我觉得很难得,也很珍贵。只不过这个社会是一个看学历的社会,我怕你放弃了保研的机会,有一天会后悔。”

“老天不会让一个人把每件便宜都占了,有所放弃才有有所得嘛。”夕颜想了一会儿,小声地说,“如果我真的去深圳,我就去找你们,到时你们可别嫌弃我……”

月亮越升越高,很快就要到了12点,两人在水库走了一圈后不得不分开了。这一路上他们有太多多余的关心,聊了太多多余的话题,可谁也没说出自己内心真正的主意,谁也没听到想到听的话。有些年轻的朋友,常常聊得口干舌燥却总徘徊在说与不说之间,真正想要听清楚对方意见的那一两件事等到分开的时候才发现还没说出口。


第二章


汽车12时准时出发,车上挂的电子钟,时间跳到了7月1日〇时〇分。今晚刚好是农历六月十五,圆圆的月亮已经升到天空正中,俯视着大地上忙碌的人、悠闲的人。

汽车很快就驶出了这片生活了二十二年的地方,层层叠叠的山峦在月光下还能看清大概的轮廓,像是一道道或深或浅的水墨线条,又像一条条飘带在广袤的大地上跳跃着。月光照进车窗,照在辰甲平静却又激动的年轻的脸上,他发现自己对这片土地有着很强的情感,这里有着许多他惦记的人与事,有着许多他记忆中的美好。

夜是安静的,世界是简单的,简单的世界仿佛只剩下两种颜色,山与天是黑色的黑斑,月与脸是白色的银盘。人也是简单的,简单得像一个独立于天地者的精灵,此时此地此景自己不属于某个固定的地方、不会有某人突然地打扰,只有自己的思绪,自由地选择继续怀念这片土地,还是憧憬着新的地方。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地要走出校园,走进社会、参加工作。前面等待他的不知会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会如何开展新的生活,却仍然阻挡不住一个年轻人对大海的向往。他幻想着接下来的日子的各种可能,又给自己定下几条必须坚守的原则,生怕自己在大城市迷失了方向。他习惯了让自己的思绪,在这种感觉里头开始没有尽头的穿梭,想着想着似乎都看到了深圳人头攒动的街头……

“各位乘客,我们即将到达深圳福田汽车站,请各位乘客带齐好行李,准备下车……”

辰甲被轻轻地叫醒,眨着睡眼看到了向往已久的深圳。深圳6点的阳光是金色闪闪的,照在深南大道两侧的绿化带上,给高大茂密白杨树、棕榈树、竹子、芭蕉树披上一层金衣,照在大道边上的高耸林立的大厦上,给蓝色的、玫瑰红的、绿色的玻璃幕墙打开盏盏巨大的远照灯。天空是蓝色的,从天边的浅浅的粉蓝色向正上方悄悄地加深,这时,一架早起的飞机从蔚蓝的头顶呼啸而过,给天空划出一道干净的白色,像是刚长出的麦穗杆子,正两边慢慢长出毛茸茸的麦芒,漂亮极了。这里在不久的从前,也曾是一片美丽的农田……

海风从远处吹来,更是令人神清气爽,把一夜的周车劳累也吹散了。车上的人下了车,一股烟地融入向四面八方流动的人流中,分散不见了。辰甲内心激动地喊着,“深圳,终于,我来了。”

福田汽车站旁边是竹子林地铁站,从竹子林坐1站地铁到就到了车公庙地铁站,出了站就是中国有色大厦,沿着泰然七路往南走是一段较长的路,走到尽头是滨河大道,在滨河大道上了人行天桥,继续往南路过中洲湾项目,早起的工人、作业车已经哄轰轰地在施工了,外面用铁栅栏跟绿色网围得密密实实。路的左侧是一排早餐店,有煎饼、有炒米线、有包子、有豆浆,再往前走是几家门面很小的正装店,门口赫然贴着“量身定制”几个大红字。小食街的尽头有着一块巨大的黄腊石,上面用朱漆写着——“上下沙”,终于到了上沙村。

太阳还才升到树稍那么高,树上昨夜挂着的霓虹灯有的还没来得及关。村头是一个面积很大的上沙文化广场,广场上有一座古色古香的妈祖庙,屋顶正飘着几缕清烟。做早操、打太极的爷爷奶奶们还没有从热闹的广场散去,有的三五人凑在一块比划着、有的坐在树荫底下喝水。年轻的小伙子开始出来晨跑了,臂膀上绑着大屏幕手机、耳朵里塞着最新款的蓝牙耳机,大汗淋漓地从休息的老人家跟前跑过……

上沙文化广场往东是建文路,一直通到上沙幼儿园,此时幼儿园传出小孩子一阵阵玩耍、打闹的声音,就像这初生的太阳一样,充满着朝气。幼儿园向右拐,就到了统建楼。统建楼是六七层的老房子,外墙新刷的红漆,却仍掩藏不住岁月的年代感。站在楼下向上望着这一栋红色的房子,这座“红馆”成为辰甲在深圳第一个落脚的地方。

“珊姐,我是辰甲,我到统建楼楼下了,麻烦你帮忙过来开个门呗。”辰甲拨通了租房中介珊姐的电话,幸好有了快速发展的网络科技,人还没到深圳就在网上先看好了房、谈好价格、下单了家具……

  • 1
  • 2
  • 3
1/7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第
  • 关键词:青春求职股灾实体经济成全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3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21/08/30 15:06:23
    • 分享到:
  • 辰甲和夕颜,晓航和子君,这两对刚刚步出大学校门的情侣,在深圳这座充满生机和机遇的城市,坚守理想,踽步踏歌,最终绽放事业之美。可以说,这一系列令人难忘的感人片段,既充满励志色彩,也牵动着读者的心弦,更让读者看到了那一份份年轻人敢闯敢拼的自信,以及对梦想不懈追求的执着。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麦田2021/08/31 11:10:56
    • 分享到:
  • 谢谢黄老师,感谢您的阅读与点评,让人倍受鼓舞。辰甲他们确实是这样的一群年轻人,有理想、有追求,而且还有对生活独立的思考。
  • 最近来访
  • 麦田
  • (江湖无名号)
  • 1布衣
  • 1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2100
  • 2
  • 510
  • 很荣幸,我的名字出现在黄老师的三句诗中,黄老师和我一样,是邻家的铁杆粉丝,号称“金牌投资人”,他很勤奋,每天都会出现在邻家,他的打赏和评论给作者带来鼓励,向勤奋的黄老师学习!我的签名:为什么离不开邻家呢!因为文学大家相聚邻家,因为喜爱所以离不开邻家。2013年在心灵拾贝的引荐下进入邻家的,如今十年,几多感慨,感谢邻家好平台,让有着共同爱好的我们相识相知,互相学习和交流。

    红月亮邻家十年,印象最深的十位邻家人

    2022/3/10 11:03:21
  • 终于知道魏老师是蛙哥。为什么叫蛙哥,只有帮他取这个別名的人清楚。蛙哥是邻家著名的三皮匠之一,获两次大奖,其作品以诗歌为主,散文,小说次之。经常看到他在报刋上发表文章。先和的诗歌清新明快,其获奖诗《当我说起深圳》,用诗叙说了深圳春天的故事,深圳的夜色,大海,群鸟和山林都处处充满生机。先和也是邻家具有亲和力的作家之一,邻家十年,在这里以文会友,用手中的笔描绘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描写乡愁与思念.

    春风妙语江湖路远,邻家相见欢

    2022/3/10 2:24:50
  • 飞泉是我最熟悉的邻家人之一,忧郁且勤奋——前者让他生活在诗中,后者让他获得邻家6届年度大奖。这真不是盖的。他的记忆里很好,像和邻家文友间的细枝末节都记得清清楚楚,好记性也就罢了,他还有记日记的习惯——这可就了不得了,他在2020年初,疫情刚开始时,写下的封村日记,令人动容的同时,也让每个经过那个时段的人感同身受。 一个陪着邻家赛事一路走来的“老邻家人”,写这邻家十年,字里行间,全是感激。

    李玉​十年灯火路三千

    2022/3/8 9:56:31
  • 我觉得写作就应该这样,家长里短,日常点滴都可以写入文字,虽然琐碎,但充满温情,也不乏向善向上的力量。看了这样的介绍,我知道初棉和王威老师都是不错的人,都能把点滴的经历,变成温暖的文字,赞过。

    昆阳森林男编辑和女作者能有什么事

    2022/3/5 10:03:53
  • 来了就是邻家人,很多文友都是通过文友引荐走入邻家这个大家庭的。对于邻家,相信很多人都和作者有着一样的情感——初遇时的惊喜,久处后的还欢。这些年,邻家也一直在摸索市场的口味,寻求文化和商业的关系,也因此给作者带来了更多的机会。深圳的作家是幸福的,因为有邻家这样开放的平台,写了文章,发表到这个平台来,就会有人看,有人关注,有人点赞和打赏。原邻家是每个文字爱好者的精神家园,郁郁葱葱,一路长青。

    李玉我的睦邻情缘

    2022/3/3 18:08:37
  • 特别是别人相互打招呼或者敬酒时,而我无人问津,我尴尬极了。唯一秦主席在一次写作活动中见过,而正好我一个牙科博士朋友和秦主席都是人大代表开会坐在一起过,他跟我提起过秦主席,我以此为理由跟秦主席搭讪过一次哈哈哈。所以在那个颁奖场面上我其实是自卑的,我希望通过自己的罗罗大方掩饰自己的自卑,最后也是落荒而逃。这个也是我回来后一直不敢跟你联系的原因,我不知怎么跟你在继续去保持我们最初渴望和热切。

    Emma男编辑和女作者能有什么事

    2022/3/3 12:15:44
  • 记得第一次参加完邻家文学的颁奖活动,就成立了″饭饭群″。顾名思意,约饭群。谈文学,聊美食,多年来留下多少佳话。小橙是群里的小妹妹,写短小说、儿童文学是她的擅长。不喜言辞的她,在一次聚会中很认真地唱了《纤夫的爱》虽然跑了调,笑点特高。在邻家的各种文学活动下又催生出许多小活动,有欢笑有歌声,永不寂寞。小橙还是打铁文艺社的社长,她是一个温柔、善良,充满智慧和写作勤奋的女孩,是邻家优秀的作家之一。

    春风妙语我与邻家十年

    2022/3/2 0:23:33
  • 吴继磊写吴继磊?第一次见到这种写法,姑且称“第四人称”吧。挺让我受启发的,学习了。德彬这么专注,努力,越来越博学了;吴老师在邻家露脸,越来越被更多人认识。都是文学带来的邂逅,让很多文友有了继续写下去并互相交流的动力。写作原本是孤独的事业,有时甚至是遥遥无期的酷刑,但很多人还是甘愿为之付出。能被适当激励是很重要的,也是幸运的,每个师友,每个家人的鼓励,都是宝贵源泉。

    张夏闯荡文学路

    2021/11/5 23:36:55
  • 作者对鲁西南乡村充满恨,是强烈的逃离欲。源于童年的残酷经历,使他更多地感受到物质的匮乏、农民的苦难、家族的冷漠、亲情的缺位、乡人的残酷、陋习的肆虐、权力的狰狞……他向往一次精神逃亡,逃亡到温暖的深圳,自由掌控自己的生活方式。他成功做到了。但是衣锦不还乡,底层经历的暗影烙印在他脑海里,使他感觉屈辱。作者批判乡村越是不留情面,渴望新生活就越是迫切。在这样的一破一立间,文学的巨大张力就产生了。

    吴继磊衣锦不还乡

    2021/10/30 2:20:24
  • 在八、九十年代,中国有许多闯荡者,也有许多“文学青年“,这其中有成功的,也有默默无闻的,在深圳这块火热的土地上,成功人士不少,成功的文学青年也不少,主要看各人的桓心,毅力和机遇,有人持之以恒,不管生活多么艰辛也绝不放弃文学梦,也有人虽抱一腔热血,但因生活压力或方式不对或机遇错失,最终湮灭在柴米油盐的生活洪流中,但只要坚持,不放弃,多努力,是金子还是会发光的。

    森林中的枯木闯荡文学路

    2021/10/27 16:51:09
  • 写得很好,标题也很贴切,精准地描写了那个时代的现实生活,在中国那个变革的年代里,文章反映的社会现实在各行各业都有类似的状况,生活中有许多阳光的一面,也有很多阴暗的地方,虽然有些心肠不好的人出了意外是碰巧,根本与诅咒无关,但冥冥之中就会有一些玄乎的现象让大家认为是报应,时辰还是有的,“不是不报,时辰未到“的谚语还是会震吓到许多有坏心思的人改变冲动时的魔鬼想法!

    森林中的枯木时辰

    2021/10/27 16:35:24
  • 曾经匆匆一瞥,知道是个悲伤的故事,不忍读下去。今日读完,脑海里闪过好些深漂的形象,李新雪确实太普通了,要啥没啥,和当年许许多多人一样。怀揣梦想,但有心无力;憧憬爱情,却无人问津。他们在深没有生活,拼尽全力也只是求个存活。他们中的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没法如愿过上好日子。李新雪更凄惨些,连一生都那么短……我贪恋红尘,更明白他有多不甘。死亡不知何时到来,生的人如果不能好好活,那对逝者便是大不敬。

    吴继磊怀念

    2021/10/17 12:59:26
  • 当读到尾声,作者和W在沙滩上那段对话,我笑喷了!把报告文学写成了青春文学,让我再次惊艳你的文笔。人的有些经历,之所以难以从记忆中抹去,是因为那个企业、那个事件曾经陪伴过我们的青春韶华时光。对吧?正因为如此,你才能带着情感写华为,把个人对已逝青春的追念,汇聚到笔端,寄情于华为,书写华为的成长变迁,也是刻画你自己和W的成长变迁,让文字有了鲜活的生命力。这是我阅读的理解。没有人永远年轻,但是有人正年轻。

    厂长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10/8 16:20:25
  • “双减”应该是今年的流行语。青桐的这一篇,从家长的视角出发,呈现了社会培训机构火爆的一个重要原因:家长不甘孩子落于人后!这也是教育内卷化的直接结果。作为老师和家长,我个人认为,补习应该是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如果孩子在学习上很有压力,可能会丧失学习的信心,补习作为一种对他的支持未尝不可。

    王学君深圳有条通菜街

    2021/9/28 12:24:41
  • 这是一篇醉人情怀的传奇青春故事。原以为是有关华为的报告文学。作者借华为这个载体,记录了作者的青春,W的青春,华为的青春,三者交融,把青春的怅惘、情愫、澎拜和记忆贯穿于全文,记录了一代人的成长,也记录了一个企业的成长。作者和W,两个人物的心路轨迹,融合于华为的成长历程中,让故事更生动,也给有了趣味和看点。这是一代人青葱岁月的记录,也是一代人的逐梦记,一个企业传奇的成长史,更是一个时代变迁的见证。

    成为自己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9/28 11:33:3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