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统建楼的那个夏天
  • 点击:54883评论:22021/08/28 21:20


第一章


二〇一五年的六月三十号,跟以往两千零一十四年的一样昼长而夜短,不一样的是辰甲在这一天走出了校园;二十二岁年的夏天,跟以往的二十一年的一样酷暑难耐,不一样的是这个夏天的暴雨与狂风更猛列了些。

辰甲做完了期末的卷子第一个走出了考场,虽然他在班上的成绩一直处于中游,但是答卷的速度却是稳居前几名,他每次的目标就是不低于60分。

一阵风吹来从绿荫树道吹来,挂满校道的大红色“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横条在树上“哗哗”直响。他心里有一个声音:到南方去、到深圳去,到市场去、到企业去,年轻人不走得更远了些,去经历一番从未经历过的、体验一番从未体验过的东西,那还像是年轻人吗?一名学游水的人,只有下水了才能学会游泳,才可学会游泳。再见了,所有的期末考试,所有的纸上谈兵,今天起要像甩掉跟屁虫一样甩掉你。

晓航第二个走出考场,“明天深圳见,到了先把我们的新家打扫干净。”

“想得美,就留着等你到了再一起搞卫生。”晓航跟辰甲是大学里的好哥们,两个人年轻人约好了一起到南方见世面、听大海的声音。“今晚真的不跟我一起坐大巴车,非要花多几百块坐高铁?都准备出去实习了还这么铺张浪费,可不是去旅游的。”

“我们当然不是去旅游的,可也不是去逃难的,干嘛非要把自己弄得那么辛苦?摇着夜里的长途汽车到深圳,多累啊。”晓航把手搭在辰甲的肩膀上,推着走上了校道,“可说好了,就那套房子,你可别自作主张换了便宜的,再便宜就只能睡地铁了,不然我可不跟你合租了。”

“你都啰嗦好几遍了,如果不是深圳的房太贵,谁稀罕跟你合租呢?我可答应了子君,帮她盯着你的,你可别乱花钱。老一辈去深圳的人,他们能坐夜车去的,我们怎么不行,难道你缺条脚还是缺条手吗……”辰甲突然想到了什么,推开晓航的手,“你先回去,我还有事。”

“你要干嘛?”

“不干你的事。”

“哦。”晓航挑了挑眉毛,用拳头朝辰甲的肩膀捶了一下,“你不说我也知道。”

辰甲往考场走了回去,走到门口时夕颜正好走了出来,她是最后一个出来的,“学霸,你又非得等到结束铃响才交卷,耽误了老师吃饭,看老师不给你多扣几分。”

“还真是,老师就等我一个了……”夕颜说了一半,换了一种口气,哧哧地笑了,“你第一个交卷的人,又考满分了!那不得提前请我吃个饭庆祝一下?”

“60分,我就心满意足了,难道考100分毕业能发两张毕业证书。”辰甲的成绩一直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不管老师、家长怎么给他做思想工作,他的分数就雷打不动地稳在那里,“请你吃全校最大的餐厅。”

“不会又是饭堂吧!”

“正有话跟你说,我今晚的车去深圳。”

夕颜撇了一嘴,提了十万个为什么,“深圳啊,那么远?那边有亲戚还是熟人吗?需要这么急着过去吗?”

“深圳有句话叫‘来了就是深圳人’,我已经看到她正展开双臂欢迎我了。那边就没有熟人了,不过我是跟晓航一起去的,我们一起租房子,这叫兄弟齐心、其力断金。”

“你找谁不好,非要找晓航,他那个吊二郎当的样子,小心把你坑死。干嘛这么着急去,你应该是同学里第一个去实习的,本来还想跟你商量怎么庆祝放假呢?”

“晓航就受偷懒点,但是他的脑子比谁转得都勤快,连明天哪支股票要升要降,他都能经常猜中。而且,深圳是互联网行业的摇篮,跟他的专业正好相符,深圳适合他。”辰甲在说到最后一句时,特意用了更加肯定的语气。

他们边说边走,一下子就走到了学校饭堂,“嘻嘻,全校最大的餐厅到了。”

“这一顿我请你吧,当做给你践行。对了,不知道你听说了没,子君准备要回老家。”夕颜在辰甲面前,总是显得很大方。

“是吗?子君没跟我说过,晓航也没提过。”

吃完了饭,辰甲跟夕颜来到学校的水库边上散步。夕颜身子微微向前倾,半靠在水库边的栏杆上,望着平静的湖面,让微风把一阵阵湿润的水气打到脸上、打到身上,似乎这样能让自己聊天的时候放得更轻松一点,“学校保研的名额,下周就开始申请了,我还在考虑要不要申请这个名额。”

夕颜是班上的学霸,按往年的惯例,她可以轻松申请到这个保研的名额。她这几天来一直想找辰甲商量这事的,可总是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说到底,这是自己的私事,没有什么理由跟别人商量,可是一旦她申请到了这个名额,就意味着不能跟着辰甲一起毕业、一起参加工作,这可是她最纠结的事情了,比当初上大学选专业、选学校时还纠结。一向有主见的女孩子,此时拿不定主意了。

“这事我有听说了,按你在专业的成绩排名,如果你想申请肯定是没有问题,就连复试对你来说也不是难事。”辰甲没想到夕颜会问自己这个问题,这可比从别人嘴里听到的更加令人难受,仿佛就是听到有人准备要跟自己说再见的感觉了。他假装无动于衷的样子,不会轻易让人发觉他情绪上的变化,“审计是一门专业性很强的学科,不管以后想进企业还是留校任教,有着研究生的背景以后找工作会有更多选择的自由。”

“真的吗?但是我又觉得读研太耗时间了,一读就是三年,三年里许多事情都变了。”夕颜遇到了人生第一个十字路口,一边是在令人羡慕的深造机会,另一边是不能跟别人说清楚的纠结。她把化解这个纠结的期待,放在了辰甲的意见上,她就想听听他真实的看法,听听他到底支不支持。

“如果不继续读书,你有什么打算呢……”

“我喜欢审计的工作,打算进计事务所。可能留在老家,我爸妈希望我回老家;也可能去深圳,我自己也喜欢深圳。”夕颜转过头,“还有,9月份我弟弟也就要上大学了,如果我能出来工作,也能减轻爸妈的压力,他们年纪也大了。”

辰甲太熟悉眼前这个身材瘦小的人了,她在在考虑问题的时候总习惯把别人放在第一位。他有点心疼,“现在教育能教出一个学富五车的人,却没有教我们如何去爱别人,好不你有这份孝心,我觉得很难得,也很珍贵。只不过这个社会是一个看学历的社会,我怕你放弃了保研的机会,有一天会后悔。”

“老天不会让一个人把每件便宜都占了,有所放弃才有有所得嘛。”夕颜想了一会儿,小声地说,“如果我真的去深圳,我就去找你们,到时你们可别嫌弃我……”

月亮越升越高,很快就要到了12点,两人在水库走了一圈后不得不分开了。这一路上他们有太多多余的关心,聊了太多多余的话题,可谁也没说出自己内心真正的主意,谁也没听到想到听的话。有些年轻的朋友,常常聊得口干舌燥却总徘徊在说与不说之间,真正想要听清楚对方意见的那一两件事等到分开的时候才发现还没说出口。


第二章


汽车12时准时出发,车上挂的电子钟,时间跳到了7月1日〇时〇分。今晚刚好是农历六月十五,圆圆的月亮已经升到天空正中,俯视着大地上忙碌的人、悠闲的人。

汽车很快就驶出了这片生活了二十二年的地方,层层叠叠的山峦在月光下还能看清大概的轮廓,像是一道道或深或浅的水墨线条,又像一条条飘带在广袤的大地上跳跃着。月光照进车窗,照在辰甲平静却又激动的年轻的脸上,他发现自己对这片土地有着很强的情感,这里有着许多他惦记的人与事,有着许多他记忆中的美好。

夜是安静的,世界是简单的,简单的世界仿佛只剩下两种颜色,山与天是黑色的黑斑,月与脸是白色的银盘。人也是简单的,简单得像一个独立于天地者的精灵,此时此地此景自己不属于某个固定的地方、不会有某人突然地打扰,只有自己的思绪,自由地选择继续怀念这片土地,还是憧憬着新的地方。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地要走出校园,走进社会、参加工作。前面等待他的不知会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会如何开展新的生活,却仍然阻挡不住一个年轻人对大海的向往。他幻想着接下来的日子的各种可能,又给自己定下几条必须坚守的原则,生怕自己在大城市迷失了方向。他习惯了让自己的思绪,在这种感觉里头开始没有尽头的穿梭,想着想着似乎都看到了深圳人头攒动的街头……

“各位乘客,我们即将到达深圳福田汽车站,请各位乘客带齐好行李,准备下车……”

辰甲被轻轻地叫醒,眨着睡眼看到了向往已久的深圳。深圳6点的阳光是金色闪闪的,照在深南大道两侧的绿化带上,给高大茂密白杨树、棕榈树、竹子、芭蕉树披上一层金衣,照在大道边上的高耸林立的大厦上,给蓝色的、玫瑰红的、绿色的玻璃幕墙打开盏盏巨大的远照灯。天空是蓝色的,从天边的浅浅的粉蓝色向正上方悄悄地加深,这时,一架早起的飞机从蔚蓝的头顶呼啸而过,给天空划出一道干净的白色,像是刚长出的麦穗杆子,正两边慢慢长出毛茸茸的麦芒,漂亮极了。这里在不久的从前,也曾是一片美丽的农田……

海风从远处吹来,更是令人神清气爽,把一夜的周车劳累也吹散了。车上的人下了车,一股烟地融入向四面八方流动的人流中,分散不见了。辰甲内心激动地喊着,“深圳,终于,我来了。”

福田汽车站旁边是竹子林地铁站,从竹子林坐1站地铁到就到了车公庙地铁站,出了站就是中国有色大厦,沿着泰然七路往南走是一段较长的路,走到尽头是滨河大道,在滨河大道上了人行天桥,继续往南路过中洲湾项目,早起的工人、作业车已经哄轰轰地在施工了,外面用铁栅栏跟绿色网围得密密实实。路的左侧是一排早餐店,有煎饼、有炒米线、有包子、有豆浆,再往前走是几家门面很小的正装店,门口赫然贴着“量身定制”几个大红字。小食街的尽头有着一块巨大的黄腊石,上面用朱漆写着——“上下沙”,终于到了上沙村。

太阳还才升到树稍那么高,树上昨夜挂着的霓虹灯有的还没来得及关。村头是一个面积很大的上沙文化广场,广场上有一座古色古香的妈祖庙,屋顶正飘着几缕清烟。做早操、打太极的爷爷奶奶们还没有从热闹的广场散去,有的三五人凑在一块比划着、有的坐在树荫底下喝水。年轻的小伙子开始出来晨跑了,臂膀上绑着大屏幕手机、耳朵里塞着最新款的蓝牙耳机,大汗淋漓地从休息的老人家跟前跑过……

上沙文化广场往东是建文路,一直通到上沙幼儿园,此时幼儿园传出小孩子一阵阵玩耍、打闹的声音,就像这初生的太阳一样,充满着朝气。幼儿园向右拐,就到了统建楼。统建楼是六七层的老房子,外墙新刷的红漆,却仍掩藏不住岁月的年代感。站在楼下向上望着这一栋红色的房子,这座“红馆”成为辰甲在深圳第一个落脚的地方。

“珊姐,我是辰甲,我到统建楼楼下了,麻烦你帮忙过来开个门呗。”辰甲拨通了租房中介珊姐的电话,幸好有了快速发展的网络科技,人还没到深圳就在网上先看好了房、谈好价格、下单了家具……

  • 1
  • 2
1/7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第
  • 关键词:青春求职股灾实体经济成全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3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5进士2021/08/30 15:06:23
    • 分享到:
  • 辰甲和夕颜,晓航和子君,这两对刚刚步出大学校门的情侣,在深圳这座充满生机和机遇的城市,坚守理想,踽步踏歌,最终绽放事业之美。可以说,这一系列令人难忘的感人片段,既充满励志色彩,也牵动着读者的心弦,更让读者看到了那一份份年轻人敢闯敢拼的自信,以及对梦想不懈追求的执着。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麦田2021/08/31 11:10:56
    • 分享到:
  • 谢谢黄老师,感谢您的阅读与点评,让人倍受鼓舞。辰甲他们确实是这样的一群年轻人,有理想、有追求,而且还有对生活独立的思考。
  • 最近来访
  • 麦田
  • (江湖无名号)
  • 1布衣
  • 1星
  • 1钻
  • 粉丝|作品|积分
  • 0
  • 2
  • 53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