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统建楼的那个夏天
  • 点击:2997评论:22021/08/28 21:20


第一章


二〇一五年的六月三十号,跟以往两千零一十四年的一样昼长而夜短,不一样的是辰甲在这一天走出了校园;二十二岁年的夏天,跟以往的二十一年的一样酷暑难耐,不一样的是这个夏天的暴雨与狂风更猛列了些。

辰甲做完了期末的卷子第一个走出了考场,虽然他在班上的成绩一直处于中游,但是答卷的速度却是稳居前几名,他每次的目标就是不低于60分。

一阵风吹来从绿荫树道吹来,挂满校道的大红色“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横条在树上“哗哗”直响。他心里有一个声音:到南方去、到深圳去,到市场去、到企业去,年轻人不走得更远了些,去经历一番从未经历过的、体验一番从未体验过的东西,那还像是年轻人吗?一名学游水的人,只有下水了才能学会游泳,才可学会游泳。再见了,所有的期末考试,所有的纸上谈兵,今天起要像甩掉跟屁虫一样甩掉你。

晓航第二个走出考场,“明天深圳见,到了先把我们的新家打扫干净。”

“想得美,就留着等你到了再一起搞卫生。”晓航跟辰甲是大学里的好哥们,两个人年轻人约好了一起到南方见世面、听大海的声音。“今晚真的不跟我一起坐大巴车,非要花多几百块坐高铁?都准备出去实习了还这么铺张浪费,可不是去旅游的。”

“我们当然不是去旅游的,可也不是去逃难的,干嘛非要把自己弄得那么辛苦?摇着夜里的长途汽车到深圳,多累啊。”晓航把手搭在辰甲的肩膀上,推着走上了校道,“可说好了,就那套房子,你可别自作主张换了便宜的,再便宜就只能睡地铁了,不然我可不跟你合租了。”

“你都啰嗦好几遍了,如果不是深圳的房太贵,谁稀罕跟你合租呢?我可答应了子君,帮她盯着你的,你可别乱花钱。老一辈去深圳的人,他们能坐夜车去的,我们怎么不行,难道你缺条脚还是缺条手吗……”辰甲突然想到了什么,推开晓航的手,“你先回去,我还有事。”

“你要干嘛?”

“不干你的事。”

“哦。”晓航挑了挑眉毛,用拳头朝辰甲的肩膀捶了一下,“你不说我也知道。”

辰甲往考场走了回去,走到门口时夕颜正好走了出来,她是最后一个出来的,“学霸,你又非得等到结束铃响才交卷,耽误了老师吃饭,看老师不给你多扣几分。”

“还真是,老师就等我一个了……”夕颜说了一半,换了一种口气,哧哧地笑了,“你第一个交卷的人,又考满分了!那不得提前请我吃个饭庆祝一下?”

“60分,我就心满意足了,难道考100分毕业能发两张毕业证书。”辰甲的成绩一直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不管老师、家长怎么给他做思想工作,他的分数就雷打不动地稳在那里,“请你吃全校最大的餐厅。”

“不会又是饭堂吧!”

“正有话跟你说,我今晚的车去深圳。”

夕颜撇了一嘴,提了十万个为什么,“深圳啊,那么远?那边有亲戚还是熟人吗?需要这么急着过去吗?”

“深圳有句话叫‘来了就是深圳人’,我已经看到她正展开双臂欢迎我了。那边就没有熟人了,不过我是跟晓航一起去的,我们一起租房子,这叫兄弟齐心、其力断金。”

“你找谁不好,非要找晓航,他那个吊二郎当的样子,小心把你坑死。干嘛这么着急去,你应该是同学里第一个去实习的,本来还想跟你商量怎么庆祝放假呢?”

“晓航就受偷懒点,但是他的脑子比谁转得都勤快,连明天哪支股票要升要降,他都能经常猜中。而且,深圳是互联网行业的摇篮,跟他的专业正好相符,深圳适合他。”辰甲在说到最后一句时,特意用了更加肯定的语气。

他们边说边走,一下子就走到了学校饭堂,“嘻嘻,全校最大的餐厅到了。”

“这一顿我请你吧,当做给你践行。对了,不知道你听说了没,子君准备要回老家。”夕颜在辰甲面前,总是显得很大方。

“是吗?子君没跟我说过,晓航也没提过。”

吃完了饭,辰甲跟夕颜来到学校的水库边上散步。夕颜身子微微向前倾,半靠在水库边的栏杆上,望着平静的湖面,让微风把一阵阵湿润的水气打到脸上、打到身上,似乎这样能让自己聊天的时候放得更轻松一点,“学校保研的名额,下周就开始申请了,我还在考虑要不要申请这个名额。”

夕颜是班上的学霸,按往年的惯例,她可以轻松申请到这个保研的名额。她这几天来一直想找辰甲商量这事的,可总是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说到底,这是自己的私事,没有什么理由跟别人商量,可是一旦她申请到了这个名额,就意味着不能跟着辰甲一起毕业、一起参加工作,这可是她最纠结的事情了,比当初上大学选专业、选学校时还纠结。一向有主见的女孩子,此时拿不定主意了。

“这事我有听说了,按你在专业的成绩排名,如果你想申请肯定是没有问题,就连复试对你来说也不是难事。”辰甲没想到夕颜会问自己这个问题,这可比从别人嘴里听到的更加令人难受,仿佛就是听到有人准备要跟自己说再见的感觉了。他假装无动于衷的样子,不会轻易让人发觉他情绪上的变化,“审计是一门专业性很强的学科,不管以后想进企业还是留校任教,有着研究生的背景以后找工作会有更多选择的自由。”

“真的吗?但是我又觉得读研太耗时间了,一读就是三年,三年里许多事情都变了。”夕颜遇到了人生第一个十字路口,一边是在令人羡慕的深造机会,另一边是不能跟别人说清楚的纠结。她把化解这个纠结的期待,放在了辰甲的意见上,她就想听听他真实的看法,听听他到底支不支持。

“如果不继续读书,你有什么打算呢……”

“我喜欢审计的工作,打算进计事务所。可能留在老家,我爸妈希望我回老家;也可能去深圳,我自己也喜欢深圳。”夕颜转过头,“还有,9月份我弟弟也就要上大学了,如果我能出来工作,也能减轻爸妈的压力,他们年纪也大了。”

辰甲太熟悉眼前这个身材瘦小的人了,她在在考虑问题的时候总习惯把别人放在第一位。他有点心疼,“现在教育能教出一个学富五车的人,却没有教我们如何去爱别人,好不你有这份孝心,我觉得很难得,也很珍贵。只不过这个社会是一个看学历的社会,我怕你放弃了保研的机会,有一天会后悔。”

“老天不会让一个人把每件便宜都占了,有所放弃才有有所得嘛。”夕颜想了一会儿,小声地说,“如果我真的去深圳,我就去找你们,到时你们可别嫌弃我……”

月亮越升越高,很快就要到了12点,两人在水库走了一圈后不得不分开了。这一路上他们有太多多余的关心,聊了太多多余的话题,可谁也没说出自己内心真正的主意,谁也没听到想到听的话。有些年轻的朋友,常常聊得口干舌燥却总徘徊在说与不说之间,真正想要听清楚对方意见的那一两件事等到分开的时候才发现还没说出口。


第二章


汽车12时准时出发,车上挂的电子钟,时间跳到了7月1日〇时〇分。今晚刚好是农历六月十五,圆圆的月亮已经升到天空正中,俯视着大地上忙碌的人、悠闲的人。

汽车很快就驶出了这片生活了二十二年的地方,层层叠叠的山峦在月光下还能看清大概的轮廓,像是一道道或深或浅的水墨线条,又像一条条飘带在广袤的大地上跳跃着。月光照进车窗,照在辰甲平静却又激动的年轻的脸上,他发现自己对这片土地有着很强的情感,这里有着许多他惦记的人与事,有着许多他记忆中的美好。

夜是安静的,世界是简单的,简单的世界仿佛只剩下两种颜色,山与天是黑色的黑斑,月与脸是白色的银盘。人也是简单的,简单得像一个独立于天地者的精灵,此时此地此景自己不属于某个固定的地方、不会有某人突然地打扰,只有自己的思绪,自由地选择继续怀念这片土地,还是憧憬着新的地方。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地要走出校园,走进社会、参加工作。前面等待他的不知会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会如何开展新的生活,却仍然阻挡不住一个年轻人对大海的向往。他幻想着接下来的日子的各种可能,又给自己定下几条必须坚守的原则,生怕自己在大城市迷失了方向。他习惯了让自己的思绪,在这种感觉里头开始没有尽头的穿梭,想着想着似乎都看到了深圳人头攒动的街头……

“各位乘客,我们即将到达深圳福田汽车站,请各位乘客带齐好行李,准备下车……”

辰甲被轻轻地叫醒,眨着睡眼看到了向往已久的深圳。深圳6点的阳光是金色闪闪的,照在深南大道两侧的绿化带上,给高大茂密白杨树、棕榈树、竹子、芭蕉树披上一层金衣,照在大道边上的高耸林立的大厦上,给蓝色的、玫瑰红的、绿色的玻璃幕墙打开盏盏巨大的远照灯。天空是蓝色的,从天边的浅浅的粉蓝色向正上方悄悄地加深,这时,一架早起的飞机从蔚蓝的头顶呼啸而过,给天空划出一道干净的白色,像是刚长出的麦穗杆子,正两边慢慢长出毛茸茸的麦芒,漂亮极了。这里在不久的从前,也曾是一片美丽的农田……

海风从远处吹来,更是令人神清气爽,把一夜的周车劳累也吹散了。车上的人下了车,一股烟地融入向四面八方流动的人流中,分散不见了。辰甲内心激动地喊着,“深圳,终于,我来了。”

福田汽车站旁边是竹子林地铁站,从竹子林坐1站地铁到就到了车公庙地铁站,出了站就是中国有色大厦,沿着泰然七路往南走是一段较长的路,走到尽头是滨河大道,在滨河大道上了人行天桥,继续往南路过中洲湾项目,早起的工人、作业车已经哄轰轰地在施工了,外面用铁栅栏跟绿色网围得密密实实。路的左侧是一排早餐店,有煎饼、有炒米线、有包子、有豆浆,再往前走是几家门面很小的正装店,门口赫然贴着“量身定制”几个大红字。小食街的尽头有着一块巨大的黄腊石,上面用朱漆写着——“上下沙”,终于到了上沙村。

太阳还才升到树稍那么高,树上昨夜挂着的霓虹灯有的还没来得及关。村头是一个面积很大的上沙文化广场,广场上有一座古色古香的妈祖庙,屋顶正飘着几缕清烟。做早操、打太极的爷爷奶奶们还没有从热闹的广场散去,有的三五人凑在一块比划着、有的坐在树荫底下喝水。年轻的小伙子开始出来晨跑了,臂膀上绑着大屏幕手机、耳朵里塞着最新款的蓝牙耳机,大汗淋漓地从休息的老人家跟前跑过……

上沙文化广场往东是建文路,一直通到上沙幼儿园,此时幼儿园传出小孩子一阵阵玩耍、打闹的声音,就像这初生的太阳一样,充满着朝气。幼儿园向右拐,就到了统建楼。统建楼是六七层的老房子,外墙新刷的红漆,却仍掩藏不住岁月的年代感。站在楼下向上望着这一栋红色的房子,这座“红馆”成为辰甲在深圳第一个落脚的地方。

“珊姐,我是辰甲,我到统建楼楼下了,麻烦你帮忙过来开个门呗。”辰甲拨通了租房中介珊姐的电话,幸好有了快速发展的网络科技,人还没到深圳就在网上先看好了房、谈好价格、下单了家具……

  • 1
  • 2
  • 3
  • 4
1/7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第
  • 关键词:青春求职股灾实体经济成全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3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21/08/30 15:06:23
    • 分享到:
  • 辰甲和夕颜,晓航和子君,这两对刚刚步出大学校门的情侣,在深圳这座充满生机和机遇的城市,坚守理想,踽步踏歌,最终绽放事业之美。可以说,这一系列令人难忘的感人片段,既充满励志色彩,也牵动着读者的心弦,更让读者看到了那一份份年轻人敢闯敢拼的自信,以及对梦想不懈追求的执着。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麦田2021/08/31 11:10:56
    • 分享到:
  • 谢谢黄老师,感谢您的阅读与点评,让人倍受鼓舞。辰甲他们确实是这样的一群年轻人,有理想、有追求,而且还有对生活独立的思考。
  • 最近来访
  • 麦田
  • (江湖无名号)
  • 1布衣
  • 1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2100
  • 2
  • 510
  • 曾经匆匆一瞥,知道是个悲伤的故事,不忍读下去。今日读完,脑海里闪过好些深漂的形象,李新雪确实太普通了,要啥没啥,和当年许许多多人一样。怀揣梦想,但有心无力;憧憬爱情,却无人问津。他们在深没有生活,拼尽全力也只是求个存活。他们中的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没法如愿过上好日子。李新雪更凄惨些,连一生都那么短……我贪恋红尘,更明白他有多不甘。死亡不知何时到来,生的人如果不能好好活,那对逝者便是大不敬。

    吴继磊怀念我的兄弟李新雪

    2021/10/17 12:59:26
  • 当读到尾声,作者和W在沙滩上那段对话,我笑喷了!把报告文学写成了青春文学,让我再次惊艳你的文笔。人的有些经历,之所以难以从记忆中抹去,是因为那个企业、那个事件曾经陪伴过我们的青春韶华时光。对吧?正因为如此,你才能带着情感写华为,把个人对已逝青春的追念,汇聚到笔端,寄情于华为,书写华为的成长变迁,也是刻画你自己和W的成长变迁,让文字有了鲜活的生命力。这是我阅读的理解。没有人永远年轻,但是有人正年轻。

    厂长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10/8 16:20:25
  • “双减”应该是今年的流行语。青桐的这一篇,从家长的视角出发,呈现了社会培训机构火爆的一个重要原因:家长不甘孩子落于人后!这也是教育内卷化的直接结果。作为老师和家长,我个人认为,补习应该是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如果孩子在学习上很有压力,可能会丧失学习的信心,补习作为一种对他的支持未尝不可。

    王学君深圳有条通菜街

    2021/9/28 12:24:41
  • 这是一篇醉人情怀的传奇青春故事。原以为是有关华为的报告文学。作者借华为这个载体,记录了作者的青春,W的青春,华为的青春,三者交融,把青春的怅惘、情愫、澎拜和记忆贯穿于全文,记录了一代人的成长,也记录了一个企业的成长。作者和W,两个人物的心路轨迹,融合于华为的成长历程中,让故事更生动,也给有了趣味和看点。这是一代人青葱岁月的记录,也是一代人的逐梦记,一个企业传奇的成长史,更是一个时代变迁的见证。

    成为自己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9/28 11:33:37
  • 梅林山,作者用神来之笔点染成一幅多彩图画。同是一座山,只用眼睛去看,便无法领略山之美。作者多角度多层次地用心与山间一切交流,他的脚下不再是山,而是与山密不可分的所有关联,自然有了灵气仙气。将山与人,人与人,山与自然万物的不断切换、融合。让读者身临其境般穿行于山林,感受林间清风吹拂,静听鸟鸣,细嗅山野之花香。

    许小玲深圳有座山

    2021/9/27 21:52:23
  • 用特殊的叙述方式处理了两代人的打工经历,详细精准地呈现了生动的厂景。用质朴的语言,书写朴实的打工故事,是此文的特色。读完此文,像喝了陈年老酒,入口绵柔,后劲十足,有力量。跟着故事情节走,一环紧扣一环;踏着“母亲的足迹”走,一步紧跟一步。打工的故事千千万万,每一个故事拎出来,就是与众不同。

    许小玲母亲的足迹

    2021/9/27 21:40:54
  • 一打开链接阅读,就有一种清新脱俗之感,似春天的暖阳,又似秋日凉爽的海风,让人很有阅读下去的欲望!在选材方面,作者匠心独具,故事情节曲折跌宕,令人耳目一新;读着读着,似乎一面面画卷扑现在眼前,人物的语言、动作、神情恍惚就在身边,好一个生动的作品!《美人鱼》的电。视、电影好几部,作者写的这篇故事不落俗套,有自己创新的部分,给人一种全新的情感体验,后生可畏,为作者点赞!

    爱玲美人鱼

    2021/9/25 14:12:15
  • 花多半天时间一口气读完陈彻这篇时间跨度二十多年的小说(1993,正是我正式落脚深圳的那一年,所以倍有亲切感),作者刻画的人物、事件,皆如听闻目见,但在作者笔下,则更引人入胜。作者通过人物恰到好处的一点感慨,则更让人惊心。无疑,这是写深圳的小说中上好的一篇优秀之作。

    五味子​在深圳

    2021/9/24 23:28:16
  • 当我说起深圳,肯定也会选择像魏老师那样,说说大海。想到2000年,我还没来深圳时,早先过来深圳创业的亲人,总是诱惑我以大海,大小梅沙,世界之窗,锦绣中华,深南大道……深圳还是座年轻人的城市,一座充满机遇与挑战的城市。有的人来,有的人走,就像海浪。年轻的我已经在这里变成中年,还在变老,深圳却仍在变美,充满朝气与活力。也许我也会像魏老师那样在较场尾,在仙湖植物园,在深圳大大小小免费的公园,静静写诗……

    楊剛​当我说起深圳

    2021/9/24 21:19:33
  • 故事很有趣,从寻猫延展到原生家庭以及自我成长的故事。“我可怜的爸妈,在他们高龄的余年里,也是无法摆脱掉那些贫困的印记的。今天,即使身穿较为精致的衣装,在步入高档装修的场所里时,我仍然心里会有紧张不安。不过还好,我儿子是不会有这种心情的。”——所以啊,这是令人欣慰的!95和00后是没有包袱的气定神闲一代,当95和00后成为主力的时候,我们将成为一个更健康自信的民族。

    谢龙寻猫记

    2021/9/22 11:07:09
  • 如果说小诗是现代诗中的珍珠,那么微型诗就是小诗中的金珠。一首好的微型诗应该让读者过目不忘、沉醉其中、一读再读。凝练、自然,诗意、韵味,差异、个性化和思想性都离不开。想要在短短的三十来个字、三行之中成就一首好诗非常不易。这30首微型诗中,有较好的,也有一般的,有自然流露的,也有刻意造诗的。前半部分水平较好,后半部分差强人意。比如第17首的《桥上桥下》和第22首《荒城之月》,明显是在造诗。

    庄兰三行微诗30首

    2021/9/21 18:45:06
  • 父母的焦虑折射出资源的稀缺和竞争的加剧。在作者的引领下,我走进了一个严重内卷的鸡娃圈。瞠目结舌,更感叹当今育儿之不易。但我不太赞同随大流送培训班。我曾是一名公办学校的语文教师,后辞职备考公务员,期间进过培训机构,对个中情状看得还算清楚:他们千方百计哄家长续费,但师资怎样呢?老师简历是包装出来的,所获荣誉或头衔是自封的。上课玩游戏、讲笑话,出简单的题目,打高高的分数。机构却以教育之名,赚得盆满钵满。

    吴继磊深圳有条通菜街

    2021/9/20 18:15:05
  • 女作者的文字比较细,感性,能写出很相关的话题事件,颇有《红楼梦》记小事的耐力。对于猫,不只我喜欢,我一家人都喜欢,五年前养过一只猫,是街对面卖菜小店里那只母猫产下的小猫。中华田园猫,也称土猫,却伶俐可爰,橘猫,小母猫,一家人喜欢得不行。后来某天清晨永远离开我们,以一种猫最不应该离去的方式。好吧,都是爱猫之人,为这么多文字点一个赞!

    楊剛寻猫记

    2021/9/19 22:08:17
  • “庙里有菩萨 山里有树/菩萨和树木之间,隔着刀斧/这世间有多少人 跟我一样 为了刀斧/在山林中迷失,落草为寇" , 好一个林中迷失,落草为寇,而事实上先和老师是一个对生活、工作、诗歌都无比认真、稳重、谦逊、充满悲悯和善意的人。他身为一家知名企业的中高层管理者,每天要面对各种繁杂工作,沉静之余,纵情诗歌,我们记忆中魏老师很多写给父亲和儿子的诗歌都是名篇名作,而今,靠近母亲的平静和幸福,我们的老母亲!

    魏兰芳时间的琴键上悲喜交替

    2021/9/19 15:11:06
  • 这个看似写猫却是写人生,很多话我想说的话,很多经历和我相似,看了有种心痛的感觉,共鸣感太强了。我一直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哪怕现在条件好了,也会受到小时候贫困的阴影,让自己觉得没有资格或资本。就像同龄人喜欢粉色hello kitty,而我只能呆傻莫名其妙,因为我觉得那是有幸福童年人才会拥有,而我的童年是灰色的,没有培养爱好支柱。我现在才开始喜欢小物件,小饰品了,可能是因为经济提升了品味,说来心酸。

    Emma寻猫记

    2021/9/19 13:14:2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