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沱泞渡
  • 点击:56329评论:152021/08/30 22:49

我心里真想说:你抱住我吧。但声音出乎意料地发不出来。

——但丁《神曲》


一、给我讲个故事吧

给我讲个故事吧!他说。

她沉默。

给我讲个故事吧。他继续央求她。

她缩进被窝,他的下巴碰着她的头,伸出胳膊将她揽进怀里。

她的皮肤柔软有弹性,最近海边的阳光给她的皮肤镀上一层她小麦色。

他的皮肤松软,白得耀眼,一开始她不敢触碰,生怕指甲一碰,皮囊就会坍塌,有时候她的指甲在他背部划过,他感觉如刀一般要切开他的皮肤,瞬间可以看见骨骼。

他捧着她如同捧着一团火苗。

她和他见过的女性不一样,他一直以为女性是花朵,但她应该是鱼,深海里野生的,蓬勃又丰硕。她常说她也喜欢鱼,各种水里面的生物。

他的呼吸慢慢变得急促,在她的耳边喘息,呼唤她的名字苏木苏木木木木木。

她的手指伸过来,指腹在他的身体上滑过。他能感觉到皮肤在慢慢恢复坚韧,以前,保护他的肌肉、内脏和灵魂的皮肤屏障如同蝉翼,现在它们慢慢变得结实强悍。就像一条水幕电影,开始时所有的能量都贮存在水里,平静蛰伏,因为她的触摸,他的皮肤奏响激昂的音乐,瞬间升起耀眼的光影水幕。

你知道吗?我可能是一条鱼。她说。她习惯面朝窗户侧躺,而他多年的睡眠习惯是平躺着睡,但是只要她在,他就保持和她一样的姿势,把他的身体摆成和她平形的S形,这样让她就像他的一个齿轮一样,嵌在他身体的空白处。

是条什么鱼?他认真地问。对于她脑袋里经常出现的谵妄想法,他并不是“装作感兴趣”,他是真正的感兴趣,喜欢听。

这是一个平庸、奇怪又灼灼生辉的女人。

他自觉已经沉默太久了,太久没有人和他说话,有时候他怀疑自己的话如同水草一样烂在胸腔,为了检验体内堆积的语言是否腐烂,他不时躲在无人处,在自己的臂弯呵一口气,然后把臂弯凑到鼻子闻一下,他能闻到口腔中散发出言语腐败酸锈的气味。

也许是一条鲎。你知道吗?她认真地说。

不知道,我没见过。他认真倾听。用手抚弄着她的耳垂。桌子上那本《海错图》有没有这种生物?他在脑海中检索。

是一种古老的鱼。在前面的沙滩上偶尔会有,从我家沿着海边的路一直朝前走,那里有红色的树林,隐没有沙滩边,鲎们经常在那里产卵,它们的身体流着蓝色的血液,桔梗花一样蓝。它们好像没有皮肤。她转过脸来,她抬起上身,看着他的胸脯,用食指戳戳他的肩胛处,眼神充满疑惑:你的皮肤怎么啦?

我的皮肤生病了。他淡淡地说。

什么病?

医生说叫皮肤饥渴症。

竟然有这种病?

没事的,继续说你的鱼。为什么你说你是一条古老的鱼?

她重新嵌入他身体的“齿轮”:老人们叫它“虹”,一个五彩的名字,男虹和女虹它们在海里行走总是在一起,它们叠在一起行走,走路的时候就像两把琴,一只总是驮着另一只,它们形影不离,它们会在我家海边红树林筑巢建窝。我小时候喜欢在海边游泳,跟着它们,我家前面一条小路就是海边,我困倦极了,我就会沉入浅海底,我透过海底看天空,蓝色和蓝色连在一起,我能看见蓝色的血液…… 她长久陷在自己的碎碎念中。他轻轻地拍打她的背部,她安静下来,他不知道她是睡着了还是陷在她那个古老鱼的梦里,随即,他也被她安宁的睡意拽进了梦里。

……

他醒来的时候她走了。

他睁大眼睛,留下的空虚让他感觉空气飘荡着清冷。

离开远志的小院,苏木慢慢踱到渡口,那艘陈旧的木船吱呀着离开岸边,笨拙地在水里龟速行走,驶向晓梅的纷繁芜杂的世界。


二、从梦里寄来的信

两个月前。

她正在院子里晒衣裳,碎花的被子,刚洗的白衬衫,空气中弥漫着洗衣液的香味,是酸酸甜甜的柠檬清香在飞舞,像极了《糖果仙子之舞》的旋律,俏皮、充满神秘感,水滴、树叶、干净的衣服都是跳动的。宁静简朴的小院,阳光慵懒地照着,她白晰饱满的脸上长满毛茸茸的光亮。

桌上摆着一封信。她在围裙上擦干净双手,坐在秋千架上打开这封信。

信是用钢笔写的,字迹洒脱,黑色墨水,蓝色横线的信笺,信笺的左上角印着竹子。

信里的他,感觉里是认识很久的人,对她非常熟悉,他用老朋友一般的口吻告诉她,他现在住在一个海岛的村庄,这里的老人一到秋天晒风潺,他说那些叫水潺的鱼成群结队挂在竹竿上,就像一排排玲珑的音符。正是凉爽的季节,马上就要冬天了,如果你想来,就来这里吧,这里真是一个安静的地方。

她看完信,收拾了一套换洗衣服,一件棉布睡衣放进布袋里。

她穿的是一条布盘扣棉布裙子,套了一件风衣外套。她坐上了一条小船,那是一条橙色的小船,船上没有船夫,她任由船在蓝色的海中漂荡,水是透明的蓝,四面八方没有方向,只有水,浩浩汤汤,横无际涯的水。

船终于漂到一个码头,木跳板摇摇晃晃,水波荡漾,她灵活地跳上了岸。

她看见岸边站着一个人在等她。

她确定眼前那个人是他,是写信给她的那个人,他短头发,个子高高的,穿着灰色的休闲外套,她兴奋地举着信就像举着一只白色的鸽子朝他跑去。

他熟稔地和她打招呼:你来了!

他在前面引路,像家人一般,他与她并排而行,却握不到他的手,她侧过脸抬头看他,他并不英俊,眼角有沧桑的皱纹,单眼皮,厚厚的嘴唇让他显得寡言。

她亦步亦趋走在他的身边,仿佛有回家的安心 。看着他侧脸的轮廓,温厚慈善,鬓间也有一丝白发。

“我衣服掉了。”她突然惊呼,她发现自己的袋子落在船上,里面装着那套喜欢的衣服和睡衣。她难过地对他说。

他开始批评她。不知道是因为衣服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但他的批评让她感到温和惬意。他温柔的唠叨并不让人厌烦,反而有种尘俗气息的体贴。她愉快地走在他身边,微风轻吹,一条路蜿蜒曲折,这条路就像从汪洋中娩出来的一般,水接通天边的云朵,泛着奇异的光芒。远处有村庄,平房子在海面上浮现,蜃楼一般缥缈。

她看见对面的山,矮的山,和小小的村庄,村庄的墙壁上画着无数的画,不知道名字的图腾,整个村子披着画的外衣。

她突然看见对面也有一条路,那条路浮在海水间,和她现在所走这条路是平行的。

海里游动着奇怪的海中生物,长着翅膀的文鳐鱼,妖娆的龙蛇……在那条平行的路上,也走着一个挽着头发的女子,和她一样的长相,胖乎乎的脸,恍然她以为自己在照镜子。

对面的女人穿着她刚才落在船上的那套衣服,长长的布扣裙子,外面一个西装小外套。

她走,对面的女人也在走,左侧也走着一个男人,穿着亚麻的休闲褂子,两组人在平行的路上慢悠悠地走着。并不时侧脸看着这边的她和他。

她停下来,扯了扯他的衣袖,说你看那条路,也有一个我和一个你。

他说这没什么奇怪的。

他们走到路的尽头,终于来到一个小村庄,村道蜿蜒。

下了几级台阶,海水底下有一个院子,他们来到院子前,院子前有一长条石凳,有两张摇椅。她伸出手,手触到门上冰冷的铜环……

突然,有咚咚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她扭头。她死死地拽住梦的布幔,不愿意遮住梦境大幕拉开,那声音如磬,固执单调,不屈不挠撕开梦的缝隙,光亮透进来。

晓梅猛地坐起来,她坐在一堆被窝里,蓬头垢面如长在灌木里的石头,她茫然望着四周熟悉的墙壁,一个衣柜呆在墙角,柜门大开,衣物零乱地堆在上面,她用双手搓着脸想让自己清醒,刚才的梦这么干净明亮,她情愿驻扎在那个梦里。

心里的焦灼如潮水般涌来,就像吞下了一团火焰。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梦见海,她记不清自己已经多久没见过大海了,以往也会做梦,但是醒来就忘掉,这么清晰的梦从何而来?她的生活里了除了柴米油盐,除了一地鸡毛尖锐的叫声,要么就是没日没夜的抱怨指责,完全没有想起见过一个这样的地方,她躺下,重新把自己埋进被窝,闭上眼睛,妄图重启梦的大门……

开门开门!急促敲门声伴随着尖叫声。原来真的是有人在敲门。

她使劲甩了一下浆糊般的脑袋,下床来,几步踉跄,差点摔倒在床边,砰的一声,门被踢开了,撞到了她的额头,她轰隆一下坐在地上,疼得连连呵气。几个身穿警服的人冲了进来。

一个女警费力地把她拎起来,将她的双手反剪,差点将她的手指折断。

她被拽拖着来到客厅。

小树正坐在沙发上,挑畔地望着她。

她一时愕然。

早上我们接到一个未成年人的报警电话,说有人要杀他……

杀人?她瘫坐在沙发上,石化一般,看来梦里铺天盖地的海水并没有洗尽尘俗里的浑浊。

今天凌晨,他打电话报警,说你在牛奶里放毒,他拉肚子差点死掉,昨晚又企图杀他……

可以先把我解开吗?晓梅气得浑身颤抖,大汗淋漓,她感觉自己呼吸急促,有几绺头发垂下来,沾住眼睛上,特别难受,晓梅伸长下嘴唇,朝自己的额头使劲吹,差点把口水也吹了出来,她奋力想把这头发吹开。

你为什么想杀孩子。

她怔忡了一会,突然发出狂笑,她尖叫起来:太好啦,那就把我抓走吧。快点快点!说着她朝外面走。

女警察呆住了,大声喝止:身份证拿出来!

我这样可以判几年?多判几年行不?她诞着脸问女警。

卧室的床上被子零乱地堆着,内裤胸罩落在地上,发出酸腐的气味。

她从看不见颜色的梳妆台抽屉里拿出身份证结婚证出生证各种获奖证书。

你多大了?女警拿着身份证左右对比。

我是不是看起来五六十了?她神色悲怆。

还好。警察对比着她的证件:你家究竟怎么回事?

她就像见到了久违的亲人般,终于逮到一个可以倾诉的出口,那些愤怒、孤独、无助、伤心多年积累,早就发酵,在她的心里堆成一座堰塞湖,一点风吹草动就会坍塌,她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诉说:警察同志,你不知道我这些年过的什么日子。小树很久就不去上学了,去上半天就在家呆十天,总是说同宿舍的同学朝他吐口水,他不能住宿舍,他站在窗户边,就说同学要推他下楼。昨晚他又神叨叨总说自己的眼珠子露在外面,头飘在空中,身子是空的……现在的孩子啊太脆弱,动不动要死要活你看看你看他的手腕上的疤只怪我以前对他太好了……我辞了工作,在家陪了他五年了……

她语无伦次的絮叨让警察露出厌烦的神色。

我们可以走了吗?带我去警察局吧。晓梅乞求道。

不要闹,他才十六岁,你应该送他去学校。

带我去吧带我去吧,哪怕让我呆两天好吗?她跪在地上,抱住警察的大腿,涕泗横流。

不要乱打报警电话。警察带上门走了。

她瘫倒在门边,嚎啕大哭。

小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对她的嚎哭无动于衷,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的眼前出现在光怪陆离的幻象,那个女人一张一开的嘴巴就像一只长满獠牙的狸猫,她尖锐的叫声让他的脑海里嗡嗡作响,电视柜上的那个花瓶摇摇欲坠,严重影响了他看电视,他猛地站起来,搬起花瓶狠狠砸在地上。

  • 1
  • 2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虚构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王学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9-17
  • 费新乾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9-13
  • 文夕打赏2000,共计3000
  • 2021-09-12
  • 费新乾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1-09-11
  • 谢龙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9-06
  • 谢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1-09-06
  • 文夕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1-09-04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9-02
  • 张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9-02
  • 甲庄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8-31
  • 甲庄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1-08-3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隐词的文字很漂亮,但在漂亮的文字底下,呈现的是一个感伤甚至有点残忍的故事。撕裂的人生,畸形的家庭,对应的另一面是充满幻想色彩却,始终游走于灰暗地带的爱情。作者的文字细腻感性,如毛毛细雨,有不可承受之美好;又如暴雨倾盘,有不可承承受之痛苦,在这两极游走的女人,终将做出自己的决定和选择。这篇文章虽然没有多少深圳因素,整个基调也偏灰暗,但是出于对其文字的偏爱和欣赏,还是决定提名。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文字柔美,内敛,打赏以贺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文字美,内敛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文夕评委2021/09/04 00:00:28
    • 分享到:
  • 爱情小说写到这个地步,很牛!失败的人生上开出爱情的花朵,悲喜未知!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隐词2021/09/07 08:27:59
    • 分享到:
  • 谢谢鼓励!
    • 王学君5进士2021/09/16 10:50:04
    • 分享到:
  • 小说用大量细腻的笔触描写了远志和苏木的爱情,他们都被生活荼毒戕害,在各自突围中找到可以彼此偎依取暖的爱,让他们在生活之外得到片刻医治。故事对苏木(晓梅)的婚姻家庭的描写是隐而未发,只是大致介绍丈夫工作太忙,把教育孩子的责任推给晓梅,作为优秀老师的晓梅期待儿子出类拔萃,但最终却亲手毁掉了一个花季少年,也让自己的婚姻家庭推向奔溃的边缘。这部小说,如果以家庭教育的社会问题作为隐秘的视角,也是耐人寻味的。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谢龙2童生2021/09/06 10:42:49
    • 分享到:
  • 梦想和现实并不矛盾。孔子看流水,发过一个最深永的感叹:“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生命本来就是流动的,单就“逝”的一方面来看,不免令人想到毁灭与空虚,但是这并不是有去无来,而是去的若不去,来的就不能来。生生不息,才能念念常新。哪里的天空不下雨,谁的人生不是一地鸡毛啊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隐词2021/09/07 08:30:34
    • 分享到:
  • 谢谢!
    • 黄元罗5进士2021/09/02 06:54:27
    • 分享到:
  • 伴随生活节奏日渐加快,生活压力不断加重,绝大多数已婚中年男女内心深处都有一个“沱泞渡”,它是“桃花源”,更像“避难所”:默默舔舐夫妻之间、父母与子女之间相互伤害带来的创口。也正因为如此,这篇小说的主题看似颇为沉重,实则上富有现实意义,不仅让读者短时间产生极强的代入感,更因此陷入“路在何方?”的思考。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隐词2021/09/07 08:27:24
    • 分享到:
  • 谢谢黄老师关注,非常感动!
    • 张夏4举人2021/09/01 23:24:42
    • 分享到:
  • 孩子有隐疾,其实等于是绑架了母亲的人生,这是一个痛苦的负担,作为母亲,她无法放弃孩子。作为女人,她既是晓梅又是苏木,既在现实中且败且战,又在心里渴望有一个出口,供她通向自由。中年男女的各种情绪和任性在孩子面前都藏起来了。哪怕是去到一个无人的地方,世界之外,她身上最终闪烁的还是母性的光辉。这应该算个心理小说,语言轻灵飘逸,女主人公的孤独以及角色分裂,耐人寻味。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隐词2021/09/07 08:26:59
    • 分享到:
  • 谢谢鼓励!
    • 甲庄1布衣2021/08/31 12:59:28
    • 分享到:
  • 人都做过美好的梦,当生活一团糟的时候还可以做个美梦实属不易。无论如何,不要浪费了自己的生命,调整一下心态,生活也许再不那么难过。 看了此文,若有所悟。 美文!!!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冰凌2童生2021/09/03 10:08:53
    • 分享到:
  • 听完刀郎或者杜十娘的《瓜州渡》,再来看晓梅或者苏木的《沱泞渡》,你会发现,在命运的渡口,我们不是船,不是楫,而是江湖上吹过的风。虹或者印鱼,是缺爱的隐喻。从现实世界中逃离,到平行世界里索取温暖,私奔时时被提上日程,却又在道德与责任的感召下退票转身。语言很干净,凝炼有弹性,作者应该是个诗人,诗意的多面性注定了行文的天马行空。不知道有没有沱泞渡这个地方,甚至点评时还以为是泥泞渡,泥泞不堪不是我的本意。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隐词2021/09/07 07:40:57
    • 分享到:
  • 谢谢阅读,确实有沱泞渡这个地方
  • 最近来访
  • 隐词
  • (江湖无名号)
  • 3秀才
  • 4星
  • 3钻
  • 因为成人,所以童话
  • 因为成人,所以童话
  • 粉丝|作品|积分
  • 31
  • 17
  • 455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