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乡,那长眠的古乐
  • 点击:14587评论:52021/09/06 22:36


在我的记忆里,故乡真是个好地方,物阜民丰,也无奇不有。别的地方有的,哪怕是水塘里生的,坡地上长的,隐隐在山那边红霭霭的云彩里藏着的,她也能够获得。别的地方没有的,她也可以在那厚重的高粱秸杆上,在成堆成堆灿人眼目的小麦垛里,在老奶奶舂米“嚓喀嚓喀”的石臼声中生长出来。

这一片神奇的沃土,竟然是这样的宜人!春天漫山遍野的麦浪在坡地上连绵起伏,直到黄透开镰;秋季里纷飞遮日的红枫和栎树叶就在一阵阵北风中欢呼雀跃,兴奋得要跳进村落上空的各个烟囱里去。我记得,竹园是在村子前边,那也是我们儿时的乐园,炕烟叶的炕房在后面,是个捉迷藏的好去处,村南头是古井,井水清凉清凉地,背北的山上是整个家族六百多年的祖坟,临着长山塘和大水库,风水好得很。那时节真美,大大小小的荷塘藕池把村子绕了个半圈,围堤上高大的皂荚树总是垂着无数条的黑皂荚等待我们去攀摘,还有雨台山上近千年的神仙树一年四季将绿茵茵的车盖擎起来,好像要让周围十数个宗族本家的村子蒙受她的荫庇。

最好听且有印象的是古乐,每年逐月常常有,动人,也悦耳,老老少少地总也听不败她。周围数十里人家,死人终老是三五天就有的事,并不稀奇,娶新大姐却往往集中在过年前后,绝大多数是在腊月。在那样的日子里,我们就有机会听到古乐,激越的鼓声,铿锵的锣声,刺耳的镲声,以及撩人心弦的唢呐声,统一在清脆的板锣声的牵引下震破寰宇。那一刻,村子沸腾了,哭声笑声一片,单个的大火炮和成编成串的小火炮也赶集似地一个个、一串串青光闪电地震上天,行令喝酒的呦喝声,碗盏相互碰击的声音,都风火云涌地绞合在一起,甚至连饭桌底下争食的公鸡、黄狗也要“喔喔、汪汪”地来几声,凑一凑这难见的热闹。

偌大十几个村落,真正精熟于古乐的人也不多的,就只我祖父那一辈的一两个乐器班子而已。而班子也有区分,在当地分为东西路子,东路子的古乐比较朴实无华,不镶不嵌,表象看颇不惊人,西路子则花哨多,极尽雕琢,然而圆润怡人,有如鸣凤在竹,恰有锦上添花的妙感。隔壁东陈家前湾的乐手们学的就是东路子,师从黄安县城关倪家畈颇有名气的倪六合老先生;而我们生活在东陈家后湾,祖父他们的老师父便是黄安县城北刘灌四村大名鼎鼎的刘伯玉,从的是西路子。闲生的时候,或者是遇到玩灯、序谱、唱戏的丰年,同一个家族的两个班子就排开阵势地在稻场上比赛。年底里,他们一个个戴着礼帽,穿着长褂,将脖子上缠着的围巾往腰间一扎,吹打起来,别有一番风韵。更多的时候,干脆就是将裤脚一挽,褂袖一勒,或许穿鞋,或许赤脚,就在四方来人的眼里干将开来,那时候大家都年轻,一个个地生腾愣青得紧。

逢什么样的事情用什么样的乐曲,都是极有讲究的,乡下人经常听惯了,也在行得很,你若是在白事中用了红事的乐曲,或者在人家娶媳妇时吹打了做丧事的篇章,就一定会有人瞪白眼,甚至是当面骂娘。古乐的种类曲目繁多,每一样多达数百,连祖父他们那一辈的老师傅们,平常也都只会使用惯了的那数十首。喜事类的诸如《节节高》、《进花园》、《天门阵》、《穆桂英下山》、《红绣鞋》等,忧事类的则有《青山乐》、《靠山乐》、《雁儿落》、《岳飞升天》、《干啜歌》等,更有一些喜忧场合皆能够应用的,如《老大》、《老八板》、《水跌鱼》等,在各种场合中只要应景,主人和亲戚们都是愿意接受的,氛围只会出奇地好。一般情况下,红白事都是用全套的乐器,一鼓一锣一镲,外加两根唢呐和一个板锣,六个人的班子比什么都紧凑。当然也有例外,结媳妇时主人往往图个好彩头,也或不请整套的乐队班子,只请对子唢呐对子锣,来他个双双对对,串个天长地久的好兆头。娶新娘时,吹唢呐的与一般喜事无异,而打大锣的人则不同,不能够仿照平常的场合,只能够随着伴娘、新娘从村子远处到家门口的脚步敲打着三元及第、五子登科、七星伴月等几个固定的乐调,总而言之,每一样都是要讨一个“好”字。

每每冬夜,老人们睡不着,常常在我家的老屋里练习乐器。祖母便带着我在旁边听,也教我唱,也偶尔指指点点地,当时更让我意料不到的是连祖母这样的老婆婆也晓得那么多。我经常就是在这样围着火盆烧着柴炭的冬夜里睡着,也经常就是在这余音绕梁古曲缠绵的深夜里失眠。祖父他们敲打着,吟唱着,一会儿静目长歌,一会儿摇头晃脑,我现在想起来,才明白那是快活与投入,是专注与挚情。只要祖父他们不散场,祖母就得陪坐着泡茶续水,也间或着起身到里屋炒些瓜子给他们嗑,或者炒几升自家收获的花生由他们剥一剥止止饿。老人们不练习古乐的时候,祖父就在屋子里一个人教我曲目,让我读过去的《工尺谱》,他深信我会一见如故,把那些乐词一字不漏地记在心里。每每我给他老人家背上几段的时候,他总是含笑着,抚摸着我的头,会心地良久地注视。我知道那是期望,祖父的确老了,他们一起的乐手们全都老了。在他们这个西路子古乐班子中,老人们一个接一个地逝去,带走了笑声,也带走了欢乐。

七十多年前,他们都是十几岁的后生,为了应付村中挨家挨户的红白事情,更上一辈子的老人们拿着各家各户东拼西凑的钱,给他们请来了黄安县城北的西路子古乐名师刘伯玉老先生,花了小半年的时间学得了这一身的乐技。在之后几十年的岁月中,他们不知为多少人送过葬,也不知为多少人娶过亲,技艺越发地娴熟,然而年轮越发地扩张,黑头发变成了白头发,连白头发也稀落凋零,就是耳边的寒风也不忍心吹起。后来的几代人一直没有去花功夫学,也没有心思去学好,他们日复一日地背着黄土和山川,在养儿育女的辛苦中忙碌和辗转。后来一个个,一茬茬地读完书走出去,离开故乡,奔向更辽阔的原野。那寂寥的村落里,于是又只剩下老人,不多的几个老人,抱着烤手的火笼,拄着棍子提着马札依偎在那低矮的墙角和篱根下。

几十年过去,那一群老人一个不剩地都走了,走得干净利落,也许他们人生共同的一个遗憾就是没有为家族里带出几个传人来。从前的披红挂绿也好,素布缠头也好,只要他们敲打起古乐的时候,山村就会沸腾,山村就会震荡,山村就不再寂寞,山村就不再封尘。他们乐着,笑着,唱呵着,给上中下四五代人带来了笑声和欢乐,也把一个个静夜从此刻送走,把一个个旭日从远处招回。

我知道,再也听不到这样好的乐声了!祖父已经去世了许多年,他的老伙计们有的死在他的前面,有的走在他的后面,如今他们又是一个不漏地在天堂相聚,他们还是一个家族的亲人,他们还是见面招呼着,微笑着,把这个人的手搭在那个人的肩膀上。无独有偶,周围数十里的其他老班子也没有了,现在的喜事忧事只请洋鼓洋号,一派子新潮时髦的气象,虽然也有些好听,然而却不那么古朴隽永和回味悠长。

在外面的日子,我常常一个人想,祖父他们还在另一个世界里敲弄古乐吗?他们还是像以前那样忙完了白事忙红事,忙完了红事赶白事,在那赶着淌儿的节奏里津津有味地旋回吗?

一晃晃我也三十岁了,人生真快!老人们将古乐不留痕迹地带走了,与他们一起长眠在地下,长眠在故乡北山上那片叫做王婆洼的枫香树林。我每次回到老家,都会饱含既往的情愫去看看他们,从这个坟头走到那个坟头,尽量地让心灵去感知和接近。当北风吹起时,枫叶便“呼呼”地在空中婆娑起舞,那一丝丝不太明晰的声响,就像亲人们过世时低沉萦回的古乐。


  • 1
  • 2
  • 3
  • 关键词:湖北红安故乡浙江湖州江西九江河南淮阳义门陈氏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一棠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9-08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9-0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一棠3秀才2021/09/08 00:25:42
    • 分享到:
  • 难怪陈老师的戏曲儿唱得不错,说哪段,都能信手拈来,看来是受家庭氛围的影响,是奶奶的亲传弟子,自是从小就打下了根基。虽然现在年轻人不喜欢戏剧,但戏剧融合在音乐、舞蹈、电影和画作等一些艺术作品里面,会陡然增色不少,甚至拔高高度。如果一台晚会中,穿插一两个戏曲,能有人上来哼上几段,那一定使整场晚会显得高雅。我们家乡也有古乐,但可惜,很早就离乡了,对家乡的这些逢红白喜事而热闹起的古乐,不甚熟,但贼爱听。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陈老师故乡的古乐真好听.动人悦耳。祖父那辈分东路与西路班。东路子的古乐比较朴实无华,不镶不嵌,表象看颇不惊人,西路子则花哨多,极尽雕琢,然而圆润怡人,有如鸣凤在竹.喜事类的《节节高》《天门阵》《穆桂英下山》《红绣鞋》等,忧事类的《青山乐》《靠山乐》、《雁儿落》、《岳飞升天》等,更有一些喜忧场合皆能够应用的如《老大》《老八板》等,难怪陈鸿波老师的京戏唱得好,祖上都精通古乐,真是耳濡目染,代代相传呢.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荣姐美评。祝笔健秋安,问好您!
    • 黄元罗4举人2021/09/07 17:59:11
    • 分享到:
  • 故乡,不仅是一个空间,更是一段时光、一种记忆。在作者笔下,红安县,这座位于鄂东北的小城,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独特的风土人情。这些都把读者引入了神奇。然而,伴随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城乡差距不断扩大,红安的一些风俗和传统逐渐“长眠”在历史的长河中。此种状况让读者扼腕叹息的同时,也带来深深的思索。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文友美评。祝秋安笔健。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2钻
  • 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深圳市作家协会会员。红安县作协副主席,《民治.新城市文学》杂志主编。
  • 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深圳市作家协会会员。红安县作协副主席,《民治.新城市文学》杂志主编。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6
  • 23600
  • 14
  • 1380
  • 很荣幸,我的名字出现在黄老师的三句诗中,黄老师和我一样,是邻家的铁杆粉丝,号称“金牌投资人”,他很勤奋,每天都会出现在邻家,他的打赏和评论给作者带来鼓励,向勤奋的黄老师学习!我的签名:为什么离不开邻家呢!因为文学大家相聚邻家,因为喜爱所以离不开邻家。2013年在心灵拾贝的引荐下进入邻家的,如今十年,几多感慨,感谢邻家好平台,让有着共同爱好的我们相识相知,互相学习和交流。

    红月亮邻家十年,印象最深的十位邻家人

    2022/3/10 11:03:21
  • 终于知道魏老师是蛙哥。为什么叫蛙哥,只有帮他取这个別名的人清楚。蛙哥是邻家著名的三皮匠之一,获两次大奖,其作品以诗歌为主,散文,小说次之。经常看到他在报刋上发表文章。先和的诗歌清新明快,其获奖诗《当我说起深圳》,用诗叙说了深圳春天的故事,深圳的夜色,大海,群鸟和山林都处处充满生机。先和也是邻家具有亲和力的作家之一,邻家十年,在这里以文会友,用手中的笔描绘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描写乡愁与思念.

    春风妙语江湖路远,邻家相见欢

    2022/3/10 2:24:50
  • 飞泉是我最熟悉的邻家人之一,忧郁且勤奋——前者让他生活在诗中,后者让他获得邻家6届年度大奖。这真不是盖的。他的记忆里很好,像和邻家文友间的细枝末节都记得清清楚楚,好记性也就罢了,他还有记日记的习惯——这可就了不得了,他在2020年初,疫情刚开始时,写下的封村日记,令人动容的同时,也让每个经过那个时段的人感同身受。 一个陪着邻家赛事一路走来的“老邻家人”,写这邻家十年,字里行间,全是感激。

    李玉​十年灯火路三千

    2022/3/8 9:56:31
  • 我觉得写作就应该这样,家长里短,日常点滴都可以写入文字,虽然琐碎,但充满温情,也不乏向善向上的力量。看了这样的介绍,我知道初棉和王威老师都是不错的人,都能把点滴的经历,变成温暖的文字,赞过。

    昆阳森林男编辑和女作者能有什么事

    2022/3/5 10:03:53
  • 来了就是邻家人,很多文友都是通过文友引荐走入邻家这个大家庭的。对于邻家,相信很多人都和作者有着一样的情感——初遇时的惊喜,久处后的还欢。这些年,邻家也一直在摸索市场的口味,寻求文化和商业的关系,也因此给作者带来了更多的机会。深圳的作家是幸福的,因为有邻家这样开放的平台,写了文章,发表到这个平台来,就会有人看,有人关注,有人点赞和打赏。原邻家是每个文字爱好者的精神家园,郁郁葱葱,一路长青。

    李玉我的睦邻情缘

    2022/3/3 18:08:37
  • 特别是别人相互打招呼或者敬酒时,而我无人问津,我尴尬极了。唯一秦主席在一次写作活动中见过,而正好我一个牙科博士朋友和秦主席都是人大代表开会坐在一起过,他跟我提起过秦主席,我以此为理由跟秦主席搭讪过一次哈哈哈。所以在那个颁奖场面上我其实是自卑的,我希望通过自己的罗罗大方掩饰自己的自卑,最后也是落荒而逃。这个也是我回来后一直不敢跟你联系的原因,我不知怎么跟你在继续去保持我们最初渴望和热切。

    Emma男编辑和女作者能有什么事

    2022/3/3 12:15:44
  • 记得第一次参加完邻家文学的颁奖活动,就成立了″饭饭群″。顾名思意,约饭群。谈文学,聊美食,多年来留下多少佳话。小橙是群里的小妹妹,写短小说、儿童文学是她的擅长。不喜言辞的她,在一次聚会中很认真地唱了《纤夫的爱》虽然跑了调,笑点特高。在邻家的各种文学活动下又催生出许多小活动,有欢笑有歌声,永不寂寞。小橙还是打铁文艺社的社长,她是一个温柔、善良,充满智慧和写作勤奋的女孩,是邻家优秀的作家之一。

    春风妙语我与邻家十年

    2022/3/2 0:23:33
  • 吴继磊写吴继磊?第一次见到这种写法,姑且称“第四人称”吧。挺让我受启发的,学习了。德彬这么专注,努力,越来越博学了;吴老师在邻家露脸,越来越被更多人认识。都是文学带来的邂逅,让很多文友有了继续写下去并互相交流的动力。写作原本是孤独的事业,有时甚至是遥遥无期的酷刑,但很多人还是甘愿为之付出。能被适当激励是很重要的,也是幸运的,每个师友,每个家人的鼓励,都是宝贵源泉。

    张夏闯荡文学路

    2021/11/5 23:36:55
  • 作者对鲁西南乡村充满恨,是强烈的逃离欲。源于童年的残酷经历,使他更多地感受到物质的匮乏、农民的苦难、家族的冷漠、亲情的缺位、乡人的残酷、陋习的肆虐、权力的狰狞……他向往一次精神逃亡,逃亡到温暖的深圳,自由掌控自己的生活方式。他成功做到了。但是衣锦不还乡,底层经历的暗影烙印在他脑海里,使他感觉屈辱。作者批判乡村越是不留情面,渴望新生活就越是迫切。在这样的一破一立间,文学的巨大张力就产生了。

    吴继磊衣锦不还乡

    2021/10/30 2:20:24
  • 在八、九十年代,中国有许多闯荡者,也有许多“文学青年“,这其中有成功的,也有默默无闻的,在深圳这块火热的土地上,成功人士不少,成功的文学青年也不少,主要看各人的桓心,毅力和机遇,有人持之以恒,不管生活多么艰辛也绝不放弃文学梦,也有人虽抱一腔热血,但因生活压力或方式不对或机遇错失,最终湮灭在柴米油盐的生活洪流中,但只要坚持,不放弃,多努力,是金子还是会发光的。

    森林中的枯木闯荡文学路

    2021/10/27 16:51:09
  • 写得很好,标题也很贴切,精准地描写了那个时代的现实生活,在中国那个变革的年代里,文章反映的社会现实在各行各业都有类似的状况,生活中有许多阳光的一面,也有很多阴暗的地方,虽然有些心肠不好的人出了意外是碰巧,根本与诅咒无关,但冥冥之中就会有一些玄乎的现象让大家认为是报应,时辰还是有的,“不是不报,时辰未到“的谚语还是会震吓到许多有坏心思的人改变冲动时的魔鬼想法!

    森林中的枯木时辰

    2021/10/27 16:35:24
  • 曾经匆匆一瞥,知道是个悲伤的故事,不忍读下去。今日读完,脑海里闪过好些深漂的形象,李新雪确实太普通了,要啥没啥,和当年许许多多人一样。怀揣梦想,但有心无力;憧憬爱情,却无人问津。他们在深没有生活,拼尽全力也只是求个存活。他们中的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没法如愿过上好日子。李新雪更凄惨些,连一生都那么短……我贪恋红尘,更明白他有多不甘。死亡不知何时到来,生的人如果不能好好活,那对逝者便是大不敬。

    吴继磊怀念

    2021/10/17 12:59:26
  • 当读到尾声,作者和W在沙滩上那段对话,我笑喷了!把报告文学写成了青春文学,让我再次惊艳你的文笔。人的有些经历,之所以难以从记忆中抹去,是因为那个企业、那个事件曾经陪伴过我们的青春韶华时光。对吧?正因为如此,你才能带着情感写华为,把个人对已逝青春的追念,汇聚到笔端,寄情于华为,书写华为的成长变迁,也是刻画你自己和W的成长变迁,让文字有了鲜活的生命力。这是我阅读的理解。没有人永远年轻,但是有人正年轻。

    厂长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10/8 16:20:25
  • “双减”应该是今年的流行语。青桐的这一篇,从家长的视角出发,呈现了社会培训机构火爆的一个重要原因:家长不甘孩子落于人后!这也是教育内卷化的直接结果。作为老师和家长,我个人认为,补习应该是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如果孩子在学习上很有压力,可能会丧失学习的信心,补习作为一种对他的支持未尝不可。

    王学君深圳有条通菜街

    2021/9/28 12:24:41
  • 这是一篇醉人情怀的传奇青春故事。原以为是有关华为的报告文学。作者借华为这个载体,记录了作者的青春,W的青春,华为的青春,三者交融,把青春的怅惘、情愫、澎拜和记忆贯穿于全文,记录了一代人的成长,也记录了一个企业的成长。作者和W,两个人物的心路轨迹,融合于华为的成长历程中,让故事更生动,也给有了趣味和看点。这是一代人青葱岁月的记录,也是一代人的逐梦记,一个企业传奇的成长史,更是一个时代变迁的见证。

    成为自己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9/28 11:33:3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