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
  • 点击:53369评论:22021/09/09 18:06


有时决定一个人命运的是一个偶然的决定……

——诗人:申峥嵘


一、初到深圳


厦大这个南方学府,座落在风光绮丽的亚热带美丽的海滨城市,厦大西门外就是著名的南普陀寺,但一个年轻人,却无心留恋这里的一切,他的心已经飞到另一片热土,他匆匆拖着一个手提箱上了停在西门外的一辆长途大巴车......

此时已是十月底的深圳,这是一片热土;虽然已是深秋,但并没有万物开始凋零的迹象,这里依然盛开着春天的花朵,一切欣欣向荣向外散发出热气腾腾的盛夏气息......

颠簸了一天的汽车终于在一个大型农贸市场前停了下来,车上的人鱼贯而下,一会儿的功夫就消失在这个城市苍茫的夜色中......

天渐渐暗下来,城市显现它另一面绮丽的面孔......

此时华灯初上,城市建筑的轮廓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辉煌,街道种着的南方特有的小叶榕,树身缠绕着一串串闪烁着细碎如珍珠般光芒的霓虹灯,娉婷玉立于街道两旁,像一个个盛装的少女欢迎着这个青涩而略显懵懂的年轻人。

已是傍晚的下班时分,每一辆停靠站台的公交车都会放下一大群行色匆匆的人,随后这个城市花园般的小区高楼上的灯光便一盏盏亮起……

每个人在这个城市都有一个窝,或大或小……

每扇亮灯的窗户后面的厨房此时都开始忙碌起来,白天冷清的街道也开始热闹起来了,各种各样的餐馆此时才真正的开始一天的营业。

这个改革开放迅速发展起来的海滨城市,素以以一颗包容的心容纳来自天南地北投奔它的人们而闻名;

所以在这座城市的街道,各式餐馆林立,湘菜、川菜、粤菜、苏杭菜等等菜系应有尽有……

但是这个年轻人却没有心情去理会这些,但必须先找到一个落脚的地方,可这个城市一个认识的人也没有,他拖着那个手提箱来回在这条陌生的街道蹒跚着……

这个手提箱是他到这座城市的唯一行李,其实里面也就几件换洗的衣服,虽然在家是父母唯一的儿子,父母的心头肉,可这里却离家千里,完全是一个陌生的都市!

这个年轻人的内心此时升起一股莫名的伤感,异常的想念远方的家乡来,想念家中的父母亲人,但他知道,在这里一切只能靠自己。

但当想起父母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了一个人,那就是自己的姨妈,也就是自己妈妈的姐姐,他的两个表哥早年去远方自己不知道的一个地方当兵,后转业投身火热的特区建设!

那是改革开放之初的八十年代,他们也是响应党的号召建设深圳特区的第一批工程兵,也是这个城市的标志——“国贸大厦”、“深南大道”的建设者;

听说都已转业到深圳市建设银行了,大表哥还做了支行行长,爸爸其间到了一趟深圳看望他们,带回一条“金利来”的皮带,这种礼物在那个年代可谓是奢侈品。

想到这里,他匆忙打开他那半旧的手提箱来,从夹层翻到一本破旧的通讯录,里面果然找到了他要的东西,在最后几页上写有表哥家电话,这本通讯录是几年前离开家乡时爸爸给他的,写上了所有爸爸能够记起的人的联系方式,怕他在外面有什么难需要帮助。

还好,这个城市的街道上到处都是公用电话亭……

“喂……”,电话在响了一阵后终于接通了,里面是一个苍老的声音:“你找哪个?”家乡话,一定是姨妈,年轻人小心冀冀的说“是亲娘吗?我是喜宝”。

妈妈有三个孩子,喜宝是最小的一个男孩,也是这个年轻人,亲娘是他们对姨妈的一种特定的更亲昵的称谓,就这样,在这个陌生的城市的街头,一个叫喜宝的年轻人见到了他的叫亲娘的亲人。

这是一个一楼的二居室,走过客厅的过道里面是一大一小的两间房间,主人房是表哥表嫂的卧室,门虚掩着,斜对面洗手间旁边的一间稍微小一点的房间里面有一张简朴的床,亲娘说,孩子在学校住,今后你就和亲娘住这间房间了,我再辅个床。

因为深圳这个城市是这样发展起来的,一个人来了落了脚,就会有亲友来投靠,再出去找工作,所以表哥家也经常有人来投靠,深圳很多家庭都有那种简单的可折叠钢丝床。

亲娘辅好床后说:“喜宝,你饿了吧?你表哥表嫂还没下班,他们在公司吃饭,我给你做几个荷包蛋吃”。

姨父早年在老家公安战线岗位上去世,姨妈就跟随儿子来到这个城市带孙子,她老家人平时一个人没事的时候就在小区边的林荫道散散步,其他哪里都不去,不识字也不识路。

这个城市有很多象亲娘一样离开自己生活一辈子的家乡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或随儿女居住,或帮儿女带小孩的老人,他们离开了原来的生活环境,并没有年轻人那么快适应城市生活;

而这个城市以年轻人居多,大家来自五湖四海,有着不同的风俗与文化,彼此之间的不了解造成的疏离感,无形中形成一种警惕与距离;

加之在这个城市各自为了生存,大家都很忙碌,并不象老家一样隔壁邻居家长里短的相互招呼。在这个城市很多同一小区的邻居居住了几十年都是陌生的。

没有了老家居住环境的人情味,所以老人家就愈加孤独了。


二、人才市场


这个年轻人终于有了一个落脚的地方了,他白天出去找工作,晚上回来,亲娘做好饭等他吃,算是那些千千万万中“闯深圳”中比较幸运的人了。

人才市场白天开业,坐22路公交车半小时的路程,这里人头攒动,人山人海,在一个大厅里,一张张桌子一字排开,像极了老家的菜市场,每张桌子后面都有一个牌子,写着公司名称和招聘职位,中间坐着一个个带着工作牌的人,有的穿着公司职业装,有的穿着随意的衬衫或短袖,有些像是昨天还在这里找工作,今天就被公司派出来招聘了——满脸青涩,一问三不知的只忙着收简历……

喜宝在人才市场楼下复印店花十元钱印了五十张简历,两毛钱一张,一张一张桌子走过去,但始终不曾递出一张简历,因为大部的公司是工厂,招普工,显然他不想进厂。

他算是一个文艺青年,想找和文化沾点边的公司,也有很多招销售的公司,但他感觉那是卖东西的,这种没有门槛的工作,辜负了他多年的寒窗苦读,也空负了他的一番理想。

他每天一早就这样坐那辆挤得像鱼罐头的公交车,簸箕半小时来到位于罗湖区人才大市场,每天挤在人群堆里像逛菜市场一样的逛人才市场,一个摊位一个摊位看下去;

南方的天气炎热无比,一个上午下来要喝掉三瓶矿泉水,饿了就在楼下工业区的巷子里找个快餐店,喝上一瓶啤酒,吃个简单的快餐,逛到下午又坐那辆鱼罐头一样的公交车回到表哥家。

就这样一连几天,他一张简历也没有投出去。

有一天他逛到一个摊位前,后面牌子赫然写着“中国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组委会”、科技局《特区科技杂志社》招记者、编辑若干名,一向爱好文学的他分开围着的人群就挤了进去……

一个戴着一副黑框近视眼镜的中年发福男人瞄了一眼他的简历后就说:“你叫申峥嵘?”“你邵阳的?”,得到肯定回答后就说:“你明天来上班吧?”,他接着递过来一张小纸条后接着说:“你明天到这个地址来找我,我叫徐德福,你老乡”。

眼前这个自称是老乡叫徐德福,戴着一副厚厚的像玻璃瓶底的黑框眼镜的中年发福男人,和这个人才市场所有招聘的人的确给人不一样的感觉,一看就颇具领导和知识分子气质。


三、“高交会”会刊编辑部


座落于上步南路的科技大厦高耸入云,与深宅大院般威严的市委大院仅一路之遥。

此时早晨初升的太阳照耀在大厦的玻璃幕墙上,使整座大厦显得通体透明,散发着一种炫目而神圣的光,给人的感觉气派威武。

果然是政府机构,年轻人轻叹道。

按着那张小纸条上的指示,在大厅坐电梯直达位于十一楼的《特区科技》杂志社,这是一个相对简陋的办公场所,几台老式电脑,和几个徐娘半老的中年女人坐在电脑桌前,一切显得暮气沉沉。

改革开放以来,和全国各地很多杂志文学社一样,这种挂靠政府,靠政府拨款的文化机构,渐渐失去了市场;

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口号、“一切向钱看”的社会风气与价值观,使这些文化机构不再具有往昔的魅力,逐渐失去了读者,正日益边缘化。

我们的到来,彻底的改变了这个杂志社的气象与福利,但这是后话……

在里面社长大大的办公室边上的会议室里,我见到了在人才市场招聘我的老乡徐德福同志,第二次见面他显得亲切起来,招呼我坐下就亲自给我倒了一杯水喝,他告诉我,你现在就是这个杂志社市场部的员工了!

他介绍说:别看这个杂志社小,它可是这个市科技局的直属机构,深圳市就在上个月承办了第一届国家级的“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这次会议由***、国务院领导的,由深圳市政府承办的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一次盛会,预示着党和政府今后将以“科技兴国、科技强国”为发展方向。

今后将在深圳每年一届的举办下去,把“高交会”办成科技界中国高新技术领域对外开放的重要窗口和高新技术产业化的高端平台;

市政府的领导也决心把“高交会”打造成本市的一张靓丽的“名片”。

喝了一口水徐先生接着说:但具体到我们杂志社的任务是做好“高交会”的会刊,这是一本向世界全面展示与介绍每一届“高交会”的科技成果项目及这个城市的人文地理、旅游环境等的综合性工具书,市政府及科技局的领导都非常重视!

我们的任务是负责联系相关企业搞采编工作。这份工作暂时没有底薪,但有提成,到时杂志社会和你们签一份劳务合同以保障你们的权益!

如果没问题你先回去,下午还有几个同事要来面试,我还要接待一下,周末也就是明天来杂志社,我要给你们统一培训一下,下周一我就把你们的名片印出来,马上就可以开展工作了!

我站起来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以前也是一家大型企业的老总,企业倒闭了才不得不下海的,我承包了下一届“高交会”会刊的采编部。不过你放心,咱们是老乡,你跟着我保证让你赚到钱!

他信誓旦旦的说……

离开杂志社后,这个叫申峥嵘的年轻人一路在心里打鼓:居然没工资?

唉……,暂时又找不到理想的工作,毕竟这个工作属于政府单位,还带点文化色彩,和那些销售比起来也算是高大上了!加之自己带来的钱也差不多用光了,何况老乡在离开时信誓誓旦旦的样子,就跟着他干一段时间再说吧。

心里滴咕着的时候公交车就到了表哥家门口的公交车站,这一次回来得早,亲娘肯定还没做饭,就顺便在小区边上的街道上溜跶了一圈。

来深圳好多天了,平时忙着找工作,没注意这个农贸市场,据说是这个市的民生工程,这个市场水果蔬菜和鸡鸭鱼肉供应半个深圳市,里面的摊子一溜排开,和人才市场差不多,只是这里卖的是农副产品。

  • 1
  • 2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个人的命运沉浮只是这一片汪洋大海中的一朵波浪时代的大潮正滚滚向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暁霞囡4举人2022/08/18 10:31:46
    • 分享到:
  • 题材可以,是看见深圳早期的报刊业和酒店业的切口。建议语言可多加润色和修炼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2钻
  • 申峥嵘,湘人,现居深圳市;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深圳市作家协会会员,南山区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
  • 申峥嵘,湘人,现居深圳市;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深圳市作家协会会员,南山区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
  • 粉丝|作品|积分
  • 2
  • 27
  • 184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