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樟吟
  • 点击:13796评论:42021/09/14 17:08

我姓樟,名树。家住江西省崇仁县张坊乡河西村口,从出生到现在,初初算起来已有千年高寿。但我并不服老,或说根本就不老。你看,我伟岸的身躯,如铜浇铁铸。伸展的枝柯生机蓬勃,茁壮的根须四通八达。千百年来风鞭雨箭、霜刀雪剑,非但没能使我屈服,反倒让我更加坚强。这一切都成为一种文字,不,是一种文化,深深地刻在我的肌肤上,凝成厚厚的铠甲。历尽苍桑,我俨然像一尊门神守卫在村口,呵护着生生不息的村民。

我的面前,是一条奔腾不息西宁河流,在我的记忆中,它常常发怒,至少是六十年一次——洪水猛涨,浪峰滔天,以汹涌磅礴之势长驱直入,我和我的伙伴们携手并肩挡住席卷而来的水兽,一次次保护了这片村庄。当然,也卷走了我的一些同伴,仅1969年夏汛那次,就连根拨起了三棵。如今,我不忍心回首反顾,害怕看见身后的那些楮树、枫树、柘树、苦栗树,老的老、枯的枯、死的死,东倒西歪,弱不禁风。

近百年来我的同伴日渐减少,真有些“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怆感。我是多么地渴望,人们在村前多载一些树,让我家丁兴旺啊,然而却没有人能听懂我的肺腑之言。眼下我感到越来越孤独寂寞。仅有的几个小老弟,已是苟延残喘、朝不保夕。今天罗某要在这里建一栋房子,砍掉一棵;明天袁某要在这里盖一座牛棚,毁掉一棵;后天刘某又要在这里搭一片猪圈,再锯掉几棵。我也岌岌可危。最近,隔三差四有人出高价要买我。

你拿摇钻在我的胸前钻一个孔,他用电钻在我的腹背打几个洞。看看我的内腔空了没有,探探我的心脏枯了没有?天啊,虽然我腰围九米,身高数丈,也经不起如此摧残,何况每一次都是恶虎掏心,我哪能经受得了!据他们说,如果我的心没死没空,就可以用来雕塑很大很大的菩萨,因为我长得非常奇特,四根粗壮的枝杈对称伸展。所以那次从福建来的菩萨雕刻家都说:“此树奇材极赋灵性,既可雕四大天王,亦能塑八仙飘海,而且浑然天成,真是不可多得的世间精品……”

人啊人!我实在是想不通,你们放着活神不敬,却要去祭死神;生着的活树不爱,而偏偏去拜断了的呆木头。真要是像弘一大师李叔同那样,一心向佛,潜心修行,我倒也只好舍生求义。但事实并非如此,我听到他们在我身边窃窃私语:这棵樟树这么大,起码值得十几万块钱,谁如果做得了主,就给谁几千块钱好处费。值得庆幸的是,从过去的房长、族长,到如今的队长、村长,没有哪一个肯(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置村民的生命财产安危不顾。

记得六十多年前,有一次,狂风大作、卷地而起,附近几个村子都被吹倒了许多民房,掀掉无数屋顶,而这个村子由于我们的忠于职守,使村民们安然无恙,人们交口称赞我:“风口浪尖显神威”。此后,村民对我们尤其是对我就更是敬若神灵。因此,十多年以后,县城土匪头子廖万生奉命率领朱欢文等带了几个荷枪实弹的伪兵,进村后找到房族长袁杏祥、刘万和,说要砍我这棵树运到县里做城楼的顶梁柱,并答应给他们三十块大洋。袁、刘两位房族长说:“不行,除非你们把这个村子袁、刘两姓杀光,否则,只要有一个村民在,你们就休想动这棵树的一枝一叶!”

数百村民闻讯赶来,群情激愤!廖万生一看势头,还算识时务,懂得宁犯天条,不触众怒。树没砍成,粘了一身唾沫走了,我当时吓得魂不附体……

斗转星移,我已是千年高寿,九一年初春,接连三天大雪,持续四天奇寒,我几乎气绝身亡,可是我却又旺盛地活过来了。按理说,死而复生,应该倍受敬重,但却常被噩梦惊醒!

半年前又有一个福建莆田人找到我们的第十一任村长,要买我这棵樟树,村长感到很奇怪,问他:“你怎么知道我们村有这么大的樟树?”莆田人说::“我走遍你们抚州的村村寨寨,只发现两棵这么大且树形奇特的樟树,(据说还有一棵在乐安县牛田镇),如果你们肯卖这棵樟树,我愿出高价钱。”村长说:“即便你出的价钱与这樟树一般高,我们也不会卖,你走吧。”那人悻悻地走了。我又胆颤心惊了好一阵子。

常言说得好:“树大招风风撼树,人为名高名害人”,多少人打我的主意,均徒呼奈何也?这一次看来,我恐怕在劫难逃。就在前几天,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在我的周围足足转了有二十圈,横量竖比(就像当年盗墓贼想盗挖慈禧的墓葬那么大的决心)。据说此人很有来头,计划也挺周密。理由是这个村欠安峰电站一万多块钱电费,一时还不清,便串通电站去起诉,限令在短期内一次还清,可此村的集体积累囊空如洗,所有的公共设施(仓库、牛栏、灰厂、厕所等)在前几年就变卖光了,再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卖了。所以,只要交不上电费,就可以把这个村的村长拘留起来,逼着他们村子去拿钱来赎人,拿不出钱,只有把我这棵樟树卖了。

按理说,卖了我,可救人牢狱之灾,也算是舍己救人了。但是,这个村的电官司,不是一年二年能打得清的,几百亩稻田从早稻育秧到二晚进仓,全靠用电抽水灌溉,一年要用好几万度电,若是按正常价格不优惠,那可真是得不偿失了。

可是这个村子如果不种水稻,就没有饭吃,没有钱用,种了水稻又欠下一屁股电费债。卖了我可解一时之忧,但是今后再欠债又卖谁呢!?

对他们,我只有同情,没有内疚,因为我非但没有无功受禄,甚至“有功受辱”。俗话说:“人上一百,行行色色”,芸芸众生里有仁者、利者,仁者爱山,爱山者自然爱树;利者贪钱,贪钱者见利忘义。所以熬樟油的人来,他就想出卖我的根;打家俱的人来,又想出卖我的枝柯;雕菩萨的人来,还要出卖我的身躯。若不是绝大多数一代代的仁者执意不肯出卖,或许我早已尸首分离。我纵然一身是宝,却不能“自保”。我常想,为什么那些乡下人有树不爱树,而城里人没树制假树。

生老病死,乃生物界的普通规律,我当然也不可能万寿无疆,只期望有子孙延续我的生命。我也曾生儿育女,无奈一个个刚出襁袍,就被一些无知的顽童拦腰杀戮,好不容易有一两个快长大成材,又活活地被日复一日的牛绳勒死,牛尿呛死。还有的人愚昧到了极点,说什么“栽树莫栽樟,栽樟(恩)泽别方”。持这种见识者,只能说明他们孤陋寡闻、愚昧无知,邻县乐安千古一村——刘坑、牛田有一片数百上千年的樟树林,林荫深处明清年间先后出过33名进士。

今天,你们的贫穷绝不是因为我,何况你们也曾经富有过。但无论是贫穷还是富有,我都生生死死地爱着这片大地,守住这个村庄。从远处望着这个村口,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我;村民远走他乡,当人家问你是哪里人?你说:我是河西村人。到过此地的人便不假思索地说,啊!是不是村口有一棵很大很大樟树的那个河西村?你说,就是,就是。骄傲和自豪溢于言表。

河西村啊河西村,我是你们胸前的勋章、身边的盾牌、文明的标志、兴旺的象征。千百年来,我这是第一次开口发言,应了那句俗话:“逼急了,哑巴也会说话。”  

  • 1
  • 2
  • 3
  • 关键词:河西村啊河西村我是你们胸前的勋章、身边的盾牌、文明的标志、兴旺的象征。千百年来我这是第一次开口发言应了那句俗话:“逼急了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理红1布衣2021/09/15 16:24:47
    • 分享到:
  • 在深圳,有这么老的古树肯定是会贴上标签,要保护起来的。有些话,我听说过的虽然是迷信,但我仍然有点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以前我们那农村的老树,在来田边有,大道上,说不能惹就不能惹,惹上就真的麻烦。这么上千的树了,肯定是成了精,也曾使村民免受了灾害,谁动了它,肯定命也会丧失的。作者写文章的目的就是要保护好自然,自然是神赐的,这棵千年古树就是神,何必再用它去凋刻成什么神。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岩泉2021/09/16 07:20:22
    • 分享到:
  • 理红老师说得极是!在此文发表之后,国家林业部门果然为它佩戴了“保护古树,人人有责”的护身符。从此,再也无人胆敢打它的主意。
    • 理红2021/09/17 20:54:15
    • 分享到:
  • 很好的
    • 岩泉2021/09/18 12:59:46
    • 分享到:
  • 是啊!自由靠争取,权力靠斗争!
  • 最近来访
  • 岩泉
  • (我名即我号)
  • 3秀才
  • 1星
  • 1钻
  • 本名袁大水。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作协江西分会会员,江西省微型小说学会理事,上届抚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 本名袁大水。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作协江西分会会员,江西省微型小说学会理事,上届抚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000
  • 43
  • 3620
  • 很荣幸,我的名字出现在黄老师的三句诗中,黄老师和我一样,是邻家的铁杆粉丝,号称“金牌投资人”,他很勤奋,每天都会出现在邻家,他的打赏和评论给作者带来鼓励,向勤奋的黄老师学习!我的签名:为什么离不开邻家呢!因为文学大家相聚邻家,因为喜爱所以离不开邻家。2013年在心灵拾贝的引荐下进入邻家的,如今十年,几多感慨,感谢邻家好平台,让有着共同爱好的我们相识相知,互相学习和交流。

    红月亮邻家十年,印象最深的十位邻家人

    2022/3/10 11:03:21
  • 终于知道魏老师是蛙哥。为什么叫蛙哥,只有帮他取这个別名的人清楚。蛙哥是邻家著名的三皮匠之一,获两次大奖,其作品以诗歌为主,散文,小说次之。经常看到他在报刋上发表文章。先和的诗歌清新明快,其获奖诗《当我说起深圳》,用诗叙说了深圳春天的故事,深圳的夜色,大海,群鸟和山林都处处充满生机。先和也是邻家具有亲和力的作家之一,邻家十年,在这里以文会友,用手中的笔描绘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描写乡愁与思念.

    春风妙语江湖路远,邻家相见欢

    2022/3/10 2:24:50
  • 飞泉是我最熟悉的邻家人之一,忧郁且勤奋——前者让他生活在诗中,后者让他获得邻家6届年度大奖。这真不是盖的。他的记忆里很好,像和邻家文友间的细枝末节都记得清清楚楚,好记性也就罢了,他还有记日记的习惯——这可就了不得了,他在2020年初,疫情刚开始时,写下的封村日记,令人动容的同时,也让每个经过那个时段的人感同身受。 一个陪着邻家赛事一路走来的“老邻家人”,写这邻家十年,字里行间,全是感激。

    李玉​十年灯火路三千

    2022/3/8 9:56:31
  • 我觉得写作就应该这样,家长里短,日常点滴都可以写入文字,虽然琐碎,但充满温情,也不乏向善向上的力量。看了这样的介绍,我知道初棉和王威老师都是不错的人,都能把点滴的经历,变成温暖的文字,赞过。

    昆阳森林男编辑和女作者能有什么事

    2022/3/5 10:03:53
  • 来了就是邻家人,很多文友都是通过文友引荐走入邻家这个大家庭的。对于邻家,相信很多人都和作者有着一样的情感——初遇时的惊喜,久处后的还欢。这些年,邻家也一直在摸索市场的口味,寻求文化和商业的关系,也因此给作者带来了更多的机会。深圳的作家是幸福的,因为有邻家这样开放的平台,写了文章,发表到这个平台来,就会有人看,有人关注,有人点赞和打赏。原邻家是每个文字爱好者的精神家园,郁郁葱葱,一路长青。

    李玉我的睦邻情缘

    2022/3/3 18:08:37
  • 特别是别人相互打招呼或者敬酒时,而我无人问津,我尴尬极了。唯一秦主席在一次写作活动中见过,而正好我一个牙科博士朋友和秦主席都是人大代表开会坐在一起过,他跟我提起过秦主席,我以此为理由跟秦主席搭讪过一次哈哈哈。所以在那个颁奖场面上我其实是自卑的,我希望通过自己的罗罗大方掩饰自己的自卑,最后也是落荒而逃。这个也是我回来后一直不敢跟你联系的原因,我不知怎么跟你在继续去保持我们最初渴望和热切。

    Emma男编辑和女作者能有什么事

    2022/3/3 12:15:44
  • 记得第一次参加完邻家文学的颁奖活动,就成立了″饭饭群″。顾名思意,约饭群。谈文学,聊美食,多年来留下多少佳话。小橙是群里的小妹妹,写短小说、儿童文学是她的擅长。不喜言辞的她,在一次聚会中很认真地唱了《纤夫的爱》虽然跑了调,笑点特高。在邻家的各种文学活动下又催生出许多小活动,有欢笑有歌声,永不寂寞。小橙还是打铁文艺社的社长,她是一个温柔、善良,充满智慧和写作勤奋的女孩,是邻家优秀的作家之一。

    春风妙语我与邻家十年

    2022/3/2 0:23:33
  • 吴继磊写吴继磊?第一次见到这种写法,姑且称“第四人称”吧。挺让我受启发的,学习了。德彬这么专注,努力,越来越博学了;吴老师在邻家露脸,越来越被更多人认识。都是文学带来的邂逅,让很多文友有了继续写下去并互相交流的动力。写作原本是孤独的事业,有时甚至是遥遥无期的酷刑,但很多人还是甘愿为之付出。能被适当激励是很重要的,也是幸运的,每个师友,每个家人的鼓励,都是宝贵源泉。

    张夏闯荡文学路

    2021/11/5 23:36:55
  • 作者对鲁西南乡村充满恨,是强烈的逃离欲。源于童年的残酷经历,使他更多地感受到物质的匮乏、农民的苦难、家族的冷漠、亲情的缺位、乡人的残酷、陋习的肆虐、权力的狰狞……他向往一次精神逃亡,逃亡到温暖的深圳,自由掌控自己的生活方式。他成功做到了。但是衣锦不还乡,底层经历的暗影烙印在他脑海里,使他感觉屈辱。作者批判乡村越是不留情面,渴望新生活就越是迫切。在这样的一破一立间,文学的巨大张力就产生了。

    吴继磊衣锦不还乡

    2021/10/30 2:20:24
  • 在八、九十年代,中国有许多闯荡者,也有许多“文学青年“,这其中有成功的,也有默默无闻的,在深圳这块火热的土地上,成功人士不少,成功的文学青年也不少,主要看各人的桓心,毅力和机遇,有人持之以恒,不管生活多么艰辛也绝不放弃文学梦,也有人虽抱一腔热血,但因生活压力或方式不对或机遇错失,最终湮灭在柴米油盐的生活洪流中,但只要坚持,不放弃,多努力,是金子还是会发光的。

    森林中的枯木闯荡文学路

    2021/10/27 16:51:09
  • 写得很好,标题也很贴切,精准地描写了那个时代的现实生活,在中国那个变革的年代里,文章反映的社会现实在各行各业都有类似的状况,生活中有许多阳光的一面,也有很多阴暗的地方,虽然有些心肠不好的人出了意外是碰巧,根本与诅咒无关,但冥冥之中就会有一些玄乎的现象让大家认为是报应,时辰还是有的,“不是不报,时辰未到“的谚语还是会震吓到许多有坏心思的人改变冲动时的魔鬼想法!

    森林中的枯木时辰

    2021/10/27 16:35:24
  • 曾经匆匆一瞥,知道是个悲伤的故事,不忍读下去。今日读完,脑海里闪过好些深漂的形象,李新雪确实太普通了,要啥没啥,和当年许许多多人一样。怀揣梦想,但有心无力;憧憬爱情,却无人问津。他们在深没有生活,拼尽全力也只是求个存活。他们中的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没法如愿过上好日子。李新雪更凄惨些,连一生都那么短……我贪恋红尘,更明白他有多不甘。死亡不知何时到来,生的人如果不能好好活,那对逝者便是大不敬。

    吴继磊怀念

    2021/10/17 12:59:26
  • 当读到尾声,作者和W在沙滩上那段对话,我笑喷了!把报告文学写成了青春文学,让我再次惊艳你的文笔。人的有些经历,之所以难以从记忆中抹去,是因为那个企业、那个事件曾经陪伴过我们的青春韶华时光。对吧?正因为如此,你才能带着情感写华为,把个人对已逝青春的追念,汇聚到笔端,寄情于华为,书写华为的成长变迁,也是刻画你自己和W的成长变迁,让文字有了鲜活的生命力。这是我阅读的理解。没有人永远年轻,但是有人正年轻。

    厂长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10/8 16:20:25
  • “双减”应该是今年的流行语。青桐的这一篇,从家长的视角出发,呈现了社会培训机构火爆的一个重要原因:家长不甘孩子落于人后!这也是教育内卷化的直接结果。作为老师和家长,我个人认为,补习应该是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如果孩子在学习上很有压力,可能会丧失学习的信心,补习作为一种对他的支持未尝不可。

    王学君深圳有条通菜街

    2021/9/28 12:24:41
  • 这是一篇醉人情怀的传奇青春故事。原以为是有关华为的报告文学。作者借华为这个载体,记录了作者的青春,W的青春,华为的青春,三者交融,把青春的怅惘、情愫、澎拜和记忆贯穿于全文,记录了一代人的成长,也记录了一个企业的成长。作者和W,两个人物的心路轨迹,融合于华为的成长历程中,让故事更生动,也给有了趣味和看点。这是一代人青葱岁月的记录,也是一代人的逐梦记,一个企业传奇的成长史,更是一个时代变迁的见证。

    成为自己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9/28 11:33:3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