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遥远的呼唤
  • 点击:6928评论:12022/01/24 17:14

我和哥哥在一个依山傍水的村子长大。在我们那个年代,农村里的爹妈是没有时间看管孩子的,从天黑干到天黑,是日复一日的常态,哪有工夫管野孩子?

我的父母也不例外。父亲是一所小学的校长,只有周末才在家。母亲呢,家里家外的活儿已经够她忙的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和哥哥的童年生活极其自由,整天四处撒野。而我们最喜欢的,是钓鱼。

我们钓鱼是为了在外面起小灶。偷锅揣米在野地里搭灶煮粥是我们常干的勾当。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鱼粥,天作屋顶地作桌,真乃乐事一桩!

有一天下午,天气很热,我和哥哥、堂哥一起去钓鱼。河水极浅,清冽的水光摇晃着我们的眼睛,眼里心里都是一片清凉。河面很宽,河中心有一片地势比较高的河坝,上面长满了野草野树。我们从来没有上过这个河坝,父母曾三申五令禁止上堤坝,说什么蚊虫水蛇水鬼都住在上面,听得怪瘆人的。可这一次,河水实在太浅了,浅得让我们既起了贼心也起了贼胆,不知不觉走到了河坝上。

河坝四周被水环绕着,大概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长满了杂草、野花和树丛。哥哥和堂哥开始钓鱼,我就四处看花看草,钻到树下找野果吃。太阳很猛,但因为有树的遮挡,还有风,一切都让人觉得愉悦。

可惜,好景不长,老天突然下起了大雨。我们躲在矮树丛里,还是被淋成了落汤鸡。雨很快停了,这场不请自来的雨让我们觉得此处不宜久留。可这时,我们发现我们回不去了——河水至少涨到我的胸膛处了。

我们的村子处在新丰江水电站的下游,水库每天都会“放水”和“收水”。收水时,大人任由我们在河里撒野;放水时,大人直接扯小孩的耳朵上岸,说什么再不上岸就再也上不了岸了。

我们虽然调皮,但也怕死,还没有拿命去玩水的魄力。按照以往的经验,下午两点多,大坝会放水,五点多会收水。我们两点多来到河边时,本来应该放水的大坝却没放,河水比平日还浅,我们才走到了河坝上。而现在,明明已经过了“放水”时间了,水库竟然“放水”了!看着越来越深越来越急的河水,我们站在坝上慌了神——我们不知道河水会不会继续升高并淹没堤坝!

我们没了钓鱼的兴致,开始东拉西扯打发时间,渐渐地,谁都不说话了。河水持续高涨,害怕让我们闭上了嘴。

太阳渐渐西斜,可大坝还是没收水。河面在暮色中变得黑乎乎的,像一个巨大的转着漩涡的黑洞。河水拍打在河坝上,发出沉闷的嚎叫,让人毛骨悚然。天色愈晚,矮树丛在风里左右摇摆,像张牙舞爪的魔兽。天空、树木、河水、远山的影子都黑压压地涌进我心里,让我头皮发麻,手脚冰凉。

“哥,你说,阿妈会不会来找我们?”我问我哥。哥哥摇摇头,说:“阿妈这会还在菜园里呢!”也是,我们的母亲为了生计,每天起早贪黑,这会儿应该正在菜园里摘菜,准备明天挑到镇上去卖吧?

堂哥忽然说:“是不是有人叫你们?”我们竖起耳朵听,只有风声和水声。我问堂哥:“婶娘会不会找你?”堂哥摇摇头:“她又不知道我在这里,怎么找?”是啊,没有人知道我们在这里,这个发现让我跌进更加恐惧绝望的状态中——要是水越涨越高,我们会不会被水冲走?万一水鬼出来找吃的,会不会第一个把我抓走?大人都说,水鬼最喜欢在晚上出来走动……

堂哥忽然又说:“是有人叫你们!你们听!”

我们屏住呼吸,再侧耳细听,好像是有人在喊:“阿平!阿芬!”

我一把抓住哥哥的手,说:“阿哥,好像是阿妈的声音。”哥哥也侧耳听,惊喜闪过他脸上:“是,是阿妈在叫我们!你快应她!”

“阿妈——阿妈——我们在河坝上!”我双手作喇叭状,对着黑黑的对岸大声喊。

对岸的声音沉寂了一会,仿佛在确认着什么,很快又有了回音——“阿芬!是你吗?是你吗?阿哥呢?”

“阿哥在这里,阿军哥也在这里!”我仿佛抓住了救命草,拼尽全力大声叫喊。

“你们没事吧?在那里等阿妈!不要乱动!阿妈去叫船!”也许是怕我们听不见,母亲又连喊了两遍,声音有些凄厉,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等我们回应一声“好”之后,她的声音才渐渐消失于夜空。

我们开始等待。因为有了母亲对岸的寻找和飘在上空的呼喊,我的心渐渐变得安定,我觉得母亲已经和我们在一起了。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一艘小船向我们这边划过来。借着船头微弱的灯光,我看见了母亲在船头上张望的身影。我拼命挥手并大喊:“阿妈!这里!这里!”

终于,船靠近了河坝,一个男人跳上河坝把我们抱下船。我认出他是父亲学校里的厨工。原来,他正在河边游泳,看到母亲焦头烂额的四处找船,就帮忙找到一条小船。

踏上船,没有劫后重逢的喜悦和拥抱,相反,心里又添了新的恐惧——怕母亲打我们。母亲一直没说话,倒是厨工叔叔把我们训了一通,还说要不是看在当妈的份上,就让水鬼把我们捉了去!

我们自知犯了大错,都不敢回嘴。我偷偷看了母亲一眼,看不清她的面容,只看见她正半靠在船上,一只手撑在船篷的边沿上,一只手撑着腰,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

就这样静默着回到岸边。

上了岸,母亲谢过厨工叔叔,就自顾自地向家的方向走去。她的头发散乱,她的裤脚一个高一个低,她有一只鞋底好像裂开了,走起路来“叭叭”作响。

我们赶紧跟上,生怕再次惹恼了母亲。

夜色正浓,小路弯弯转转,树影摇摇晃晃,没有灯光的乡路是阴森的。还好,有母亲在,到也没那么可怕。可母亲的静默又让这一路变得特别可怕。

回到家,母亲开了灯,径直走进厨房,劈柴,生火,淘米,择菜。

一句话没说。

我和哥哥在客厅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眼神穿过屋巷,一直跟随着母亲的身影移动。

饭正在煲,菜也准备停当,母亲这才洗了手,冲了脚,一步一步走到我们面前。

我们立刻站定了身子,低下头,不敢再动。我能感觉到母亲的目光一直盯着我们。过了好一会儿,母亲终于开口了:“怕吗?”声音嘶哑得可怕。我不知道母亲问的是什么,是问我现在的心情呢,还是问我刚才的心情,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偷偷地瞄了一眼母亲,发现她的眼眶是红的。我的鼻子立刻泛酸了,眼泪跟着“叭嗒叭嗒”掉了下来。母亲也哭了,大声说:“我不知道你们怕不怕,阿妈好怕,阿妈怕死了,阿妈怕再也找不到你们两个了!以后再也不能去河坝上玩了,听到没有?再也不要乱跑了,听到没有?”

听到阿妈带着哭腔的叫喊,我和哥哥由抽泣转为号淘大哭,阿妈抱住我和哥哥的头,声音在颤抖:“阿妈真的快吓死了!你们真的吓死我了啊!”我们哭得更厉害了,我一边哭一边说:“阿妈,我们再也不敢乱跑了!”

哭了好一阵,阿妈用她粗糙的手帮我们擦干眼泪,说:“好了,不哭了,以后记得就好了。你们去洗干净手脚,阿妈去做饭,很快就可以吃饭了。”最后一句话,母亲讲得极其温柔,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当时内心淌过的柔软。

母亲转身走进厨房,不一会儿,厨房就响起了炒菜的声音,米饭的香气也开始冒出来。我坐在厅里,觉得无比安心。

吃过饭后,我和哥哥洗了澡就睡了。也不知道是几点钟,我爬起来上厕所,看到厨房门竟是打开的,外面还有灯。我探出头去,发现母亲竟然跪在地上,不时用松柏叶蘸着盆里的水甩出去,嘴里还念念有词:“阿平,阿芬,回家喽,阿妈带你们回家,不用怕,不用怕,快点回家啦!”念叨完,母亲又对着一个方向叩了三个响头,这才站起来。我赶紧闪回房间。

第二天醒来,一切照旧。我们甚至都没问母亲为什么会到河边去找我们,就好像这是一件不值一提的事。但我和哥哥都知道,有些东西已经不一样了:对岸那一声声夹带着哭腔的喊叫,已为我们的自由划了一条界线,我们没有资格轻易逾越。

我们的母亲从不表达爱,但这一次,她深深浅浅寻找的脚印,她长长短短拼命的呼喊,她无遮无掩大声的哭泣,她轻轻悄悄无声的跪拜,都让我感觉到了她对我们深深的无法比拟的爱。爱有多深,害怕失去的恐惧就有多重!我们不想再让母亲再经历这样的恐惧,我们不想再听到母亲那夹带着绝望的歇斯底里的呼喊,所以,我们决定长大,在我十岁、哥哥十二岁那年。

  • 1
  • 2
  • 3
  • 关键词:成长回忆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千衣1布衣2022/02/12 11:42:31
    • 分享到:
  • 每次读这篇文章,当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现在,妈妈已经70有余了,愿她老人家每天开心、顺心、安心。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1钻
  • 写温暖的故事,做温暖的人
  • 写温暖的故事,做温暖的人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7600
  • 5
  • 560
  • 很荣幸,我的名字出现在黄老师的三句诗中,黄老师和我一样,是邻家的铁杆粉丝,号称“金牌投资人”,他很勤奋,每天都会出现在邻家,他的打赏和评论给作者带来鼓励,向勤奋的黄老师学习!我的签名:为什么离不开邻家呢!因为文学大家相聚邻家,因为喜爱所以离不开邻家。2013年在心灵拾贝的引荐下进入邻家的,如今十年,几多感慨,感谢邻家好平台,让有着共同爱好的我们相识相知,互相学习和交流。

    红月亮邻家十年,印象最深的十位邻家人

    2022/3/10 11:03:21
  • 终于知道魏老师是蛙哥。为什么叫蛙哥,只有帮他取这个別名的人清楚。蛙哥是邻家著名的三皮匠之一,获两次大奖,其作品以诗歌为主,散文,小说次之。经常看到他在报刋上发表文章。先和的诗歌清新明快,其获奖诗《当我说起深圳》,用诗叙说了深圳春天的故事,深圳的夜色,大海,群鸟和山林都处处充满生机。先和也是邻家具有亲和力的作家之一,邻家十年,在这里以文会友,用手中的笔描绘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描写乡愁与思念.

    春风妙语江湖路远,邻家相见欢

    2022/3/10 2:24:50
  • 飞泉是我最熟悉的邻家人之一,忧郁且勤奋——前者让他生活在诗中,后者让他获得邻家6届年度大奖。这真不是盖的。他的记忆里很好,像和邻家文友间的细枝末节都记得清清楚楚,好记性也就罢了,他还有记日记的习惯——这可就了不得了,他在2020年初,疫情刚开始时,写下的封村日记,令人动容的同时,也让每个经过那个时段的人感同身受。 一个陪着邻家赛事一路走来的“老邻家人”,写这邻家十年,字里行间,全是感激。

    李玉​十年灯火路三千

    2022/3/8 9:56:31
  • 我觉得写作就应该这样,家长里短,日常点滴都可以写入文字,虽然琐碎,但充满温情,也不乏向善向上的力量。看了这样的介绍,我知道初棉和王威老师都是不错的人,都能把点滴的经历,变成温暖的文字,赞过。

    昆阳森林男编辑和女作者能有什么事

    2022/3/5 10:03:53
  • 来了就是邻家人,很多文友都是通过文友引荐走入邻家这个大家庭的。对于邻家,相信很多人都和作者有着一样的情感——初遇时的惊喜,久处后的还欢。这些年,邻家也一直在摸索市场的口味,寻求文化和商业的关系,也因此给作者带来了更多的机会。深圳的作家是幸福的,因为有邻家这样开放的平台,写了文章,发表到这个平台来,就会有人看,有人关注,有人点赞和打赏。原邻家是每个文字爱好者的精神家园,郁郁葱葱,一路长青。

    李玉我的睦邻情缘

    2022/3/3 18:08:37
  • 特别是别人相互打招呼或者敬酒时,而我无人问津,我尴尬极了。唯一秦主席在一次写作活动中见过,而正好我一个牙科博士朋友和秦主席都是人大代表开会坐在一起过,他跟我提起过秦主席,我以此为理由跟秦主席搭讪过一次哈哈哈。所以在那个颁奖场面上我其实是自卑的,我希望通过自己的罗罗大方掩饰自己的自卑,最后也是落荒而逃。这个也是我回来后一直不敢跟你联系的原因,我不知怎么跟你在继续去保持我们最初渴望和热切。

    Emma男编辑和女作者能有什么事

    2022/3/3 12:15:44
  • 记得第一次参加完邻家文学的颁奖活动,就成立了″饭饭群″。顾名思意,约饭群。谈文学,聊美食,多年来留下多少佳话。小橙是群里的小妹妹,写短小说、儿童文学是她的擅长。不喜言辞的她,在一次聚会中很认真地唱了《纤夫的爱》虽然跑了调,笑点特高。在邻家的各种文学活动下又催生出许多小活动,有欢笑有歌声,永不寂寞。小橙还是打铁文艺社的社长,她是一个温柔、善良,充满智慧和写作勤奋的女孩,是邻家优秀的作家之一。

    春风妙语我与邻家十年

    2022/3/2 0:23:33
  • 吴继磊写吴继磊?第一次见到这种写法,姑且称“第四人称”吧。挺让我受启发的,学习了。德彬这么专注,努力,越来越博学了;吴老师在邻家露脸,越来越被更多人认识。都是文学带来的邂逅,让很多文友有了继续写下去并互相交流的动力。写作原本是孤独的事业,有时甚至是遥遥无期的酷刑,但很多人还是甘愿为之付出。能被适当激励是很重要的,也是幸运的,每个师友,每个家人的鼓励,都是宝贵源泉。

    张夏闯荡文学路

    2021/11/5 23:36:55
  • 作者对鲁西南乡村充满恨,是强烈的逃离欲。源于童年的残酷经历,使他更多地感受到物质的匮乏、农民的苦难、家族的冷漠、亲情的缺位、乡人的残酷、陋习的肆虐、权力的狰狞……他向往一次精神逃亡,逃亡到温暖的深圳,自由掌控自己的生活方式。他成功做到了。但是衣锦不还乡,底层经历的暗影烙印在他脑海里,使他感觉屈辱。作者批判乡村越是不留情面,渴望新生活就越是迫切。在这样的一破一立间,文学的巨大张力就产生了。

    吴继磊衣锦不还乡

    2021/10/30 2:20:24
  • 在八、九十年代,中国有许多闯荡者,也有许多“文学青年“,这其中有成功的,也有默默无闻的,在深圳这块火热的土地上,成功人士不少,成功的文学青年也不少,主要看各人的桓心,毅力和机遇,有人持之以恒,不管生活多么艰辛也绝不放弃文学梦,也有人虽抱一腔热血,但因生活压力或方式不对或机遇错失,最终湮灭在柴米油盐的生活洪流中,但只要坚持,不放弃,多努力,是金子还是会发光的。

    森林中的枯木闯荡文学路

    2021/10/27 16:51:09
  • 写得很好,标题也很贴切,精准地描写了那个时代的现实生活,在中国那个变革的年代里,文章反映的社会现实在各行各业都有类似的状况,生活中有许多阳光的一面,也有很多阴暗的地方,虽然有些心肠不好的人出了意外是碰巧,根本与诅咒无关,但冥冥之中就会有一些玄乎的现象让大家认为是报应,时辰还是有的,“不是不报,时辰未到“的谚语还是会震吓到许多有坏心思的人改变冲动时的魔鬼想法!

    森林中的枯木时辰

    2021/10/27 16:35:24
  • 曾经匆匆一瞥,知道是个悲伤的故事,不忍读下去。今日读完,脑海里闪过好些深漂的形象,李新雪确实太普通了,要啥没啥,和当年许许多多人一样。怀揣梦想,但有心无力;憧憬爱情,却无人问津。他们在深没有生活,拼尽全力也只是求个存活。他们中的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没法如愿过上好日子。李新雪更凄惨些,连一生都那么短……我贪恋红尘,更明白他有多不甘。死亡不知何时到来,生的人如果不能好好活,那对逝者便是大不敬。

    吴继磊怀念

    2021/10/17 12:59:26
  • 当读到尾声,作者和W在沙滩上那段对话,我笑喷了!把报告文学写成了青春文学,让我再次惊艳你的文笔。人的有些经历,之所以难以从记忆中抹去,是因为那个企业、那个事件曾经陪伴过我们的青春韶华时光。对吧?正因为如此,你才能带着情感写华为,把个人对已逝青春的追念,汇聚到笔端,寄情于华为,书写华为的成长变迁,也是刻画你自己和W的成长变迁,让文字有了鲜活的生命力。这是我阅读的理解。没有人永远年轻,但是有人正年轻。

    厂长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10/8 16:20:25
  • “双减”应该是今年的流行语。青桐的这一篇,从家长的视角出发,呈现了社会培训机构火爆的一个重要原因:家长不甘孩子落于人后!这也是教育内卷化的直接结果。作为老师和家长,我个人认为,补习应该是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如果孩子在学习上很有压力,可能会丧失学习的信心,补习作为一种对他的支持未尝不可。

    王学君深圳有条通菜街

    2021/9/28 12:24:41
  • 这是一篇醉人情怀的传奇青春故事。原以为是有关华为的报告文学。作者借华为这个载体,记录了作者的青春,W的青春,华为的青春,三者交融,把青春的怅惘、情愫、澎拜和记忆贯穿于全文,记录了一代人的成长,也记录了一个企业的成长。作者和W,两个人物的心路轨迹,融合于华为的成长历程中,让故事更生动,也给有了趣味和看点。这是一代人青葱岁月的记录,也是一代人的逐梦记,一个企业传奇的成长史,更是一个时代变迁的见证。

    成为自己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9/28 11:33:3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