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嘢
  • 点击:9170评论:42022/02/09 14:13

零一,来了


1

深圳是一道边

海与蛮疆的一线

那宝安的故称

宝是假借

安是寄望

天高皇帝远

之于中心的边缘

一线遥控的县土

由来自灭自生

贫家儿,贱养子

求宝望安


2

汉军的铁骑

大唐的旗帜

虽远而必达

囤边以为固土

秦直道朝发夕至

粮草与兵马同行

铁路的十万八千里

火车滚滚的工程兵

沙盘棋子地挪移

军令如山地开拔

先头的永远是战士

因为有一位老人

在中国的南海边

画了一个圈


3

荔枝与蚝排的蛇口

夹于山和海的一口

在那道窄湾的对面

香港熠熠金光诱惑

生命搏于波浪之间

一条活路惹人沉浮

轰隆一声开山头炮

惊醒了所有醒与不醒

这是一项世纪工程呀

在于瓦屋与灰厝间拔楼

来了来了许多人来了

来了来了更多人来了

许多游出去的

从此开始回游


4

头一类人

是受着军装驱使的

他们使着铁锹与镐头

开着山填着河来了

又一类人

亦是不着军装的队伍

一纸红色印章的调令

就是开拓就是先遣

一身之外拖家带口

团着伙着成群地来了

再三再四类人

顺着潮裹着浪来了

顺势搂一把草

随机打了个兔子

听消息东边人来了

借东风西边人来了

北边更北边的人也来了

后来的人越来越来了

以后之前来的人传说

全国的苍蝇蚊子都来了


5

来了

到处的人来了

踩着两脚泥的

揣着一支钢笔的

香港人台湾人来了

日本人欧美人来了

最多最多的面孔

是最渴望的青春

十七八岁二十出头

被组织着招聘来了

工业区还有大楼

现代样板地干起来了

揣钢笔的更多了

两脚泥的更更多了

年轻得比年轻的更年轻

年轻得比年轻的更更多

一分的中年人

九十九分的青年人

早春风吹着最轻健的鸟

深圳和深圳人来了



零二,造城


1

一个穷苦久了的念头

一个借助开放的点子

在蛇口先动了一抔土

深圳这个墟由此扩张

破了蚂蚁山巢

侵了蛇的路游

水泥更高地垒上

柏油更阔地辟道

一圈围墙之外

依旧界于家和野的水田

那农业转而工业的人们

还能枕着蛙鸣和虫叫


2

房子叠起房子

十层二十层地垒起

数十层接近天了

歌里唱的高楼大厦

大厦更起大厦

百幢千幢地建筑

雨后春笋铺排工地

积木一样堆砌

二三年造一座城

脚手架塔吊起雏形

红土掺以黄沙

细胞的无限繁殖

一人一家一群

早出工晚归宿

每一盏灯亮每一个窗

每一个窗亮每一栋楼

每一栋楼亮每一个夜

连片亮起个不夜城


3

鼻子吸一口气

粉粉的都是灰尘

城市就是个大工地

每一块砖以及蚂蚁

南方没有冬天

只有热或者更热

发烫的砖

立不定的蚂蚁

忽来一场台风

顿时海的咸意

尚属简易的城市

也就泡进了海里

太低的全淹了

不高的也没了

来不及搬的砖

赶不上撤的蚂蚁

太阳又出来了

水还未退下去

鼻子吸上一口

又是粉粉尘尘的


4

建筑的兴起

除了更高更大

还有造型各异

圆形三角形

有挡煞的矩阵

还有通灵的尖顶

学校医院教堂庙

开始三教九流集齐

特区的特别

几乎一夕之间特立

特区的不特别

柴米油盐没有特例

特别与不特别

只是都会特别放大

特别的桥头堡

特别的急先锋

时间金钱效率生命

过速膨化过养虚胖

所以烂尾楼

所以豆腐渣


5

方向的方向在哪里

一条路已经修到那里

近山或者靠海

至中叫做深南

城市愈发庞大

人群愈显复杂

初上高楼的畏缩

总有面对广阔的迟疑

旋转餐厅四面八方

捧不回哪怕铁的饭碗

泡沫诱惑泡沫

塑料关照塑料

开启的门一旦光顾了

便磁铁吸引花花绿绿

总是会要来而来

总是会想干而干

泡沫而成润滑

塑料勾兑出钢铁

虚荣真累积了实惠

城市就是城市的方向



零三,为客


1

适时的迁徙

纷翼的鸥鸭雁鹅

成群结队空降水域

铺天盖地嘈杂生机

尚可的红树林

未曾的白石洲

深圳的名牌效应

金字或者金子吸引

去吧去吧去吧

惜别的原生地

已不见多少丰草

来吧来吧来吧

太多初出的雏羽

山那边海那边是新奇

鸥群鸭阵雁队鹅行

南生的鸟北长的禽

客来深圳的家雀啊

也插上一双长途的翅


2

一块试验的田地

所以有太多的空位

普通的岗位

特殊的座位

如同初出茅庐的戏子

注定乏人问津的票房

大赠送大甩卖

二三零客也锣鼓开响

被硬性押来捧场的

一味好奇就落了座的

渐渐招徕渐渐暖场

四五成七八成的满

揽不来十足的票友

地方馆难延最头牌

只是二三流的人才

辞了凤尾,鸡冠来戴

屁股将座位坐满

腿脚将岗位占满

其余还有间隙还有余地

场外更有大把的空场

里面台下听戏的客

外面转头台上的唱


3

理想举于左手

现实握于右手

口号里的主人翁

合同中的雇佣工

诗人写一首诗

精神超越肉身

我的人生陷入机器

按不停叫醒的闹钟

工厂有一道前门

早上把肉身吃进去

公司有一道后门

晚上把精神吐出去

所有远道挖矿的

难逃潜的规则

一吨的沙子

埋藏一克的金子

在这个新发地

谁是主人

你是客人


4

中原而来的客家人

早古早古的异乡人

骨血中的北方

身份证上的南方

他的身份证还是北方

身份也是暂借南方

打一份南方的工

养一个北方的家

一年两年五年去了

暂住常住而又长住

北方的家搬入南方

客人住成了主人

从习惯冷的烤火

到习惯热的冲凉

学会说几句南方话

也脱不脱的北方腔

想起那一脉的客家人

早已经反客为主了

说的最南方的客家话

其实是从前的最北方


5

所有的大雁天鹅

量化说还是少数

那丹顶的仙鹤

更是绝迹少出

深圳的上空是有鹞鹰

于是被标志化了鹏城

那乌鸦呢

还有麻雀

深圳有垃圾场

城市有电线杆

所有长翅膀的

客来

所有生双脚的

客去

既然选择了深圳

会来

既然来到了深圳

会去

大雁天鹅来了去

乌鸦麻雀来了去

然而来的多去的少

仙鹤与鹰也有留下

还是量化的效应

最多数是寻常的禽

也有野的鸽子

捉摸不定来去

时不时的访客

又临时筑了回巢



零四,学步


1

房子边建边装

城市边造边装

家徒四壁一无所有

借一张蓝图开始打样

书法的描红本

依葫芦画个瓢

什么都不管地拿来主义吧

深圳的对面就是香港

把鲜艳的红色刷下去

涂上光灿灿的金色

学着洋装穿上身

养一条资本的尾巴

土味的同志称呼

赶紧让位于老板尊崇

要刀叉不要筷子

面包比大饼多了层奶油

麦当劳的小丑叔叔

亲自手把手地搀扶

跌跌又撞撞

开始孩子的学步


2

粤语或者白话

大家都来学广东话

日语英语各种语

总体都抢着学外语

学打字学电脑

车间能升入办公室

学买卖学生意

职工摇身成了经理

用知识武装自己

抓机遇改变命运

青春好拿来敲门啊

毕竟年轻正是资本

就是摸着石头过河

就是杀出一条血的路

新长征的边走边学

新时代的边学边唱:

过去我幻想的未来

可不是现在

现在我才似乎明白

什么是未来

不是我不明白

这世界变化快


3

如同怀春的少女

一遇多情的公子

那注定沦陷的秋波

迷离于财富的炫目

金钱总是暖色调

尤其在酒与灯光里

金钱之外太冷冰冰

一学就会的鞠躬低头

在洗头屋里烫个发

就知道什么是小费

现代的女性必要化妆

勤学一出一出跳舞

建我们的高楼大厦

造我们的高速公路

也建我们的歌舞厅

也造我们的游乐场

学着攀登高峰

学着快马扬鞭

学着欢歌笑语

学着纸醉金迷

物质是基础

决定上层的所有建筑

学着开始挣钱吧

学着开始有钱

学着开始花钱

学着开始乱花钱


4

小张去到了工地

过年换了身西装

小张受了回工伤

第一次对上了护士目光

什么都可以试

什么都可以尝

一个乡下人的好学吧

努力接近城里模仿

隔壁房东家小王

其实也是洗脚上田

十辈子的农民

土著就成了地主

起一栋洋楼吧

骑一辆雅马哈

需要一副蛤蟆眼镜

那是尽量学会城市化

乡下人要学

不再的乡下人也要学

哪怕小城市来的

哪怕大城市来的

小赵小钱小孙小李

皮特保罗海伦伊娃

他们的城市

没有深圳对标的国际化

咖啡苦不苦

葡萄酒香不香

电梯挤不挤

美国上不上


5

学所有要学的学

学所有有学的学

小孩子的芭蕾舞

大孩子的国标

卖楼花以及炒股票

人与物的关系

钱与权的交易

白的学黑的学

中间模糊灰的学

学架通天桥梁

学设地下暗渠

又关闭了赌场

又开启了戒毒所

内地起一朵云

深圳过十场雨

踏浪者也惯学落水

然后又立在了潮头

从来不学无术

哪有无师自通

一块初级阶段的样板

您批评您指正

然后抄学不谢



零五,变相


1

十年改造一个人

十年构建一个世界

就是挖了一口塘

灌入了一些水

就此花鸟鱼虫的

一个生态起来了

最初来的人说

昨天还是一片荒地呢

明天厂房公司就起来了

再后来的人说

之前还在铁皮房办公呢

转头入驻五星级宾馆了

记忆里的深圳

罗湖桥还有一座山呢

而新园那条路

原本是一条沟河

十年的地图

城变样

十年的照片

人变相


2

一些改变之前

制度是铁定的

一些放开之后

观念是弹性的

只是有人小脚老太

有人神行太保

单位是国家的

有人跳槽

土地是集体的

有人承包

计划经济转市场经济

个体户更强调私人

抛开大锅饭

有人下去海

公里面讲究私

一部分人富起来先

国家的不破不立

深圳的大破大立

也破也立起来

一些人逆天改命

也破没立起来

一些人故事一场


3

深圳是一个圈

四周拦无数个关

不是国境的国境

不是海外的海外

一张通行证

关外变到关内

一道拦截网

地上变到天上

关内不是大内

天上不就是天堂

这一圈分域

先行一碗孟婆汤

除了你的前生

也废了你的包装

旧尊容剪去

老底子抹将

推倒你的一切

重建你的所有

再贵的不再贵

再贱的不再贱

入圈即是重生吧

呱呱坠地地重启

赤条条再投胎

演变你的风雨雷电


4

教师是知识分子

医师也算是

工程师律师会计师

是否也归入一份子

高喊一声文化沙漠

在金钱的大海洋

所有按部就班的高调

最后发现都是裸姿

短袖的季节里

穿不住一袭长衫

总有几根骨头疾呼

给纯的艺术位置

商人忍不住冷嘲

平时瞧不上我们

缺钱了么

又来找我们

观念是一把钥匙

偷换所有的固执

于是红包于是利市

因名加持为利劫持

深圳最多的读书人啊

翻来翻去的千钟粟


5

从谈钱羞耻

到致富光荣

一切向前看么

一切向钱看

钱生钱的动力

利滚利的变相

城市因暴利而发烫

人们因暴富而发胀

万元户十万元户

真的百万富翁

据说实现了梦想

然后又是何方向

最早的拓荒牛

身后的犁和利同光

然而犁旧了

牛也随之老

总有拽不动的犁

总有拉不起的牛

最大多数人的进步

再难追时代的进化

谁会七十二变

谁又一成不变

渐次分野的高低

能耐者层层上阶

低望高目炫

高望低孤寒



零六,形色


1

稀疏的深圳

照例是日暖夜凉

暑中更暑的盛夏

也微风也送爽

城市渐渐密集了

近处的海开始远

高楼林立成挡

即使台风也不透

空调机嗡嗡整夜

汗和起酸的热岛

整夜整夜浅觉

暂住者的五元铺

蟑螂称呼曱甴

打不死的小强

闯入深圳的俗子啊

纷纷为了出头的强

火车站失了皮箱

好在捡了张小广告

一旦人群融入

就算是顺利登陆


2

车间的这头

车间的那头

千篇一律的作业

流水的一线

困死人的工厂

人困死的宿舍

好吃的食堂

三个月吃成了茧

领了第一份工资

兴奋数了几遍

为了额外的奖金

又加班了两个点

十七岁的好新鲜

过后再没有新奇

城里和老家没区别

只要呆上足够时间

终究如愿等来了

不晚也不早

爱人是个亮点

孩子是个奇迹


3

不喜欢喝酒

又不得不喝酒

再就习惯了有酒

以前酒水的概念

那是要逢年过节

婚丧嫁娶的席

什么时候有的啤酒

深圳开始喝五加皮

金奖白兰地吧

觥筹交错还是稀缺

但当喝酒成了任务

半杯相请是应酬

一瓶为敬是公关

规格的人头马XO

两个指头叩谢的礼数

半掀壶盖示意的套路

茶桌与酒桌的不成文

  • 1
  • 2
  • 3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四十年我们的深圳时代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陈彻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2-02-23
  • 520周冠打赏41000,共计41000
  • 2022-02-1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感谢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六组气势磅礴的诗,用滚烫的文字把对深圳的深情渲染纸上;六组气势磅礴的诗,也展现出了作者独特的视角和灵性。仿若看到千万海浪奔涌沸腾,唱不完对深圳的赞歌!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感谢
  • 终于迎来了深圳题材的长篇史诗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才学沙弥能入定,便乘竹马觅黄粱。
  • 才学沙弥能入定,便乘竹马觅黄粱。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3
  • 64447
  • 51
  • 6240
  • 很荣幸,我的名字出现在黄老师的三句诗中,黄老师和我一样,是邻家的铁杆粉丝,号称“金牌投资人”,他很勤奋,每天都会出现在邻家,他的打赏和评论给作者带来鼓励,向勤奋的黄老师学习!我的签名:为什么离不开邻家呢!因为文学大家相聚邻家,因为喜爱所以离不开邻家。2013年在心灵拾贝的引荐下进入邻家的,如今十年,几多感慨,感谢邻家好平台,让有着共同爱好的我们相识相知,互相学习和交流。

    红月亮邻家十年,印象最深的十位邻家人

    2022/3/10 11:03:21
  • 终于知道魏老师是蛙哥。为什么叫蛙哥,只有帮他取这个別名的人清楚。蛙哥是邻家著名的三皮匠之一,获两次大奖,其作品以诗歌为主,散文,小说次之。经常看到他在报刋上发表文章。先和的诗歌清新明快,其获奖诗《当我说起深圳》,用诗叙说了深圳春天的故事,深圳的夜色,大海,群鸟和山林都处处充满生机。先和也是邻家具有亲和力的作家之一,邻家十年,在这里以文会友,用手中的笔描绘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描写乡愁与思念.

    春风妙语江湖路远,邻家相见欢

    2022/3/10 2:24:50
  • 飞泉是我最熟悉的邻家人之一,忧郁且勤奋——前者让他生活在诗中,后者让他获得邻家6届年度大奖。这真不是盖的。他的记忆里很好,像和邻家文友间的细枝末节都记得清清楚楚,好记性也就罢了,他还有记日记的习惯——这可就了不得了,他在2020年初,疫情刚开始时,写下的封村日记,令人动容的同时,也让每个经过那个时段的人感同身受。 一个陪着邻家赛事一路走来的“老邻家人”,写这邻家十年,字里行间,全是感激。

    李玉​十年灯火路三千

    2022/3/8 9:56:31
  • 我觉得写作就应该这样,家长里短,日常点滴都可以写入文字,虽然琐碎,但充满温情,也不乏向善向上的力量。看了这样的介绍,我知道初棉和王威老师都是不错的人,都能把点滴的经历,变成温暖的文字,赞过。

    昆阳森林男编辑和女作者能有什么事

    2022/3/5 10:03:53
  • 来了就是邻家人,很多文友都是通过文友引荐走入邻家这个大家庭的。对于邻家,相信很多人都和作者有着一样的情感——初遇时的惊喜,久处后的还欢。这些年,邻家也一直在摸索市场的口味,寻求文化和商业的关系,也因此给作者带来了更多的机会。深圳的作家是幸福的,因为有邻家这样开放的平台,写了文章,发表到这个平台来,就会有人看,有人关注,有人点赞和打赏。原邻家是每个文字爱好者的精神家园,郁郁葱葱,一路长青。

    李玉我的睦邻情缘

    2022/3/3 18:08:37
  • 特别是别人相互打招呼或者敬酒时,而我无人问津,我尴尬极了。唯一秦主席在一次写作活动中见过,而正好我一个牙科博士朋友和秦主席都是人大代表开会坐在一起过,他跟我提起过秦主席,我以此为理由跟秦主席搭讪过一次哈哈哈。所以在那个颁奖场面上我其实是自卑的,我希望通过自己的罗罗大方掩饰自己的自卑,最后也是落荒而逃。这个也是我回来后一直不敢跟你联系的原因,我不知怎么跟你在继续去保持我们最初渴望和热切。

    Emma男编辑和女作者能有什么事

    2022/3/3 12:15:44
  • 记得第一次参加完邻家文学的颁奖活动,就成立了″饭饭群″。顾名思意,约饭群。谈文学,聊美食,多年来留下多少佳话。小橙是群里的小妹妹,写短小说、儿童文学是她的擅长。不喜言辞的她,在一次聚会中很认真地唱了《纤夫的爱》虽然跑了调,笑点特高。在邻家的各种文学活动下又催生出许多小活动,有欢笑有歌声,永不寂寞。小橙还是打铁文艺社的社长,她是一个温柔、善良,充满智慧和写作勤奋的女孩,是邻家优秀的作家之一。

    春风妙语我与邻家十年

    2022/3/2 0:23:33
  • 吴继磊写吴继磊?第一次见到这种写法,姑且称“第四人称”吧。挺让我受启发的,学习了。德彬这么专注,努力,越来越博学了;吴老师在邻家露脸,越来越被更多人认识。都是文学带来的邂逅,让很多文友有了继续写下去并互相交流的动力。写作原本是孤独的事业,有时甚至是遥遥无期的酷刑,但很多人还是甘愿为之付出。能被适当激励是很重要的,也是幸运的,每个师友,每个家人的鼓励,都是宝贵源泉。

    张夏闯荡文学路

    2021/11/5 23:36:55
  • 作者对鲁西南乡村充满恨,是强烈的逃离欲。源于童年的残酷经历,使他更多地感受到物质的匮乏、农民的苦难、家族的冷漠、亲情的缺位、乡人的残酷、陋习的肆虐、权力的狰狞……他向往一次精神逃亡,逃亡到温暖的深圳,自由掌控自己的生活方式。他成功做到了。但是衣锦不还乡,底层经历的暗影烙印在他脑海里,使他感觉屈辱。作者批判乡村越是不留情面,渴望新生活就越是迫切。在这样的一破一立间,文学的巨大张力就产生了。

    吴继磊衣锦不还乡

    2021/10/30 2:20:24
  • 在八、九十年代,中国有许多闯荡者,也有许多“文学青年“,这其中有成功的,也有默默无闻的,在深圳这块火热的土地上,成功人士不少,成功的文学青年也不少,主要看各人的桓心,毅力和机遇,有人持之以恒,不管生活多么艰辛也绝不放弃文学梦,也有人虽抱一腔热血,但因生活压力或方式不对或机遇错失,最终湮灭在柴米油盐的生活洪流中,但只要坚持,不放弃,多努力,是金子还是会发光的。

    森林中的枯木闯荡文学路

    2021/10/27 16:51:09
  • 写得很好,标题也很贴切,精准地描写了那个时代的现实生活,在中国那个变革的年代里,文章反映的社会现实在各行各业都有类似的状况,生活中有许多阳光的一面,也有很多阴暗的地方,虽然有些心肠不好的人出了意外是碰巧,根本与诅咒无关,但冥冥之中就会有一些玄乎的现象让大家认为是报应,时辰还是有的,“不是不报,时辰未到“的谚语还是会震吓到许多有坏心思的人改变冲动时的魔鬼想法!

    森林中的枯木时辰

    2021/10/27 16:35:24
  • 曾经匆匆一瞥,知道是个悲伤的故事,不忍读下去。今日读完,脑海里闪过好些深漂的形象,李新雪确实太普通了,要啥没啥,和当年许许多多人一样。怀揣梦想,但有心无力;憧憬爱情,却无人问津。他们在深没有生活,拼尽全力也只是求个存活。他们中的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没法如愿过上好日子。李新雪更凄惨些,连一生都那么短……我贪恋红尘,更明白他有多不甘。死亡不知何时到来,生的人如果不能好好活,那对逝者便是大不敬。

    吴继磊怀念

    2021/10/17 12:59:26
  • 当读到尾声,作者和W在沙滩上那段对话,我笑喷了!把报告文学写成了青春文学,让我再次惊艳你的文笔。人的有些经历,之所以难以从记忆中抹去,是因为那个企业、那个事件曾经陪伴过我们的青春韶华时光。对吧?正因为如此,你才能带着情感写华为,把个人对已逝青春的追念,汇聚到笔端,寄情于华为,书写华为的成长变迁,也是刻画你自己和W的成长变迁,让文字有了鲜活的生命力。这是我阅读的理解。没有人永远年轻,但是有人正年轻。

    厂长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10/8 16:20:25
  • “双减”应该是今年的流行语。青桐的这一篇,从家长的视角出发,呈现了社会培训机构火爆的一个重要原因:家长不甘孩子落于人后!这也是教育内卷化的直接结果。作为老师和家长,我个人认为,补习应该是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如果孩子在学习上很有压力,可能会丧失学习的信心,补习作为一种对他的支持未尝不可。

    王学君深圳有条通菜街

    2021/9/28 12:24:41
  • 这是一篇醉人情怀的传奇青春故事。原以为是有关华为的报告文学。作者借华为这个载体,记录了作者的青春,W的青春,华为的青春,三者交融,把青春的怅惘、情愫、澎拜和记忆贯穿于全文,记录了一代人的成长,也记录了一个企业的成长。作者和W,两个人物的心路轨迹,融合于华为的成长历程中,让故事更生动,也给有了趣味和看点。这是一代人青葱岁月的记录,也是一代人的逐梦记,一个企业传奇的成长史,更是一个时代变迁的见证。

    成为自己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9/28 11:33:3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