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在东山上
  • 点击:16847评论:212022/02/16 10:12

毕业十年了。张涌坐在偌大酒桌的一角,周围觥筹交错的热闹仿佛与他处在两个世界,对此他并不意外,同学会大约都是如此,悲哀的是,那个落寞到无人问津的可怜人是他自己。十年前,这群人跟自己同时扑向社会的大漩涡,现在,只有他老哥儿一个低头默默啃着眼前的鸡翅,一只手紧紧抠着桌布,恨不能在上面抠出一条回家的路。

“涌哥,你的建造师考下来没啊?”

张涌猛地抬头,老班长凑过来跟自己说话呢!

“没,没呢……快了,明年可能就过了。”

还是涌哥过得好啊,也没结婚,不用还房贷,对了,你还没有女朋友吧,老班长一脸真诚的笑意。是啊,没有呢,张涌暗自庆幸这些年的职场生活让自己得到了十足的锻炼,在任何场合都不至于丢掉礼节性的微笑。

你还喜欢文学吗?不行就回家吧,咱们老家现在发展得也挺好,我听说。老班长确实善解人意,但他的无缝衔接转折式聊天让张涌感到猝不及防。

张涌依旧从这善意的劝告里听出了一些别的信息,大约在这一桌子人的眼中,自己只是一个执着于考证的废物,正常人都不太喜欢跟废物进行社交,这才是自己无人问津的主要原因,想到这里,嘴里啃了一半的鸡翅瞬间就不香了。

还是管涛这货聪明啊,此时此刻,他应该正在老板的婚礼上大出风头,作为老板钦点的随行人员,管涛并不需要做太多,他只需要在适当的时机进行喝彩与鼓掌,但张涌丝毫不会怀疑,就在自己默默吃着同学宴的时候,管涛这瘪犊子一定会在老板的婚礼上献歌一曲或者来一段博眼球的独舞,他一向爱出风头且有眼力劲,从自己选择参加同学会而老管选择出席老板婚礼上就能看出,老管是个聪明人,聪明人自然会得到赏识和重用,聪明人也很容易得到周围人的喜欢,这一点,张涌很羡慕,可是学不来。

这种时刻,张涌总会想,要是在村里待着多好,自家院子里种花种草,自娱自乐,不必看别人的脸色,也不必为了从旁人那里讨口饭而丢掉本就不多的尊严。人都是这么犯贱,小时候在农村,天天想着长大了要在大城市扎根,生平大愿便是做一个城里人,为此不惜赌上自己的一切资本,时间、亲情、友情、一些爱好以及自由,可等自己真的飞离了那块故土,变成一个实打实的都市流浪者,原先那些被自己所抛弃的,却正是现在迫切想要寻回的。

小时候,张涌在乡下,他爷爷每年都养一大群鸡崽,那时候总是将院墙垒得高高的,鸡以为这世界就那么大,就不会乱跑,可总有一些例外,长大的鸡总会有那么一两只觉醒了先祖翱翔蓝天的微薄血脉,在起风的春末或者炎夏的午后,扑棱着翅膀飞出去,而一旦见识了外面的世界,从此任凭再高的院墙也关不住了,就是剪了翅子上的翎毛也没用,只得宰了吃。

他也见过长到半大的牛犊戴笼头,很麻烦,要几个大人合力按住头尾四肢,人与牛挣扎半天,相互耗着,等牛犊耗尽了气力,这才戴上去,起初总是不习惯的,习惯了自由的生命都不甘心被束缚,它总会摇头晃脑,用蹄子蹬,靠在墙上蹭,撞东撞西,大约两三个月,它死了心,渐渐习惯了,将来再想摆脱也就由不得自己了。

爷爷是个很睿智的老农民,张涌现在还记得,小时候爷爷时常告诫自己的一句话,“等你长大了,不要成日里为全人类的未来和前途忧惧,把自己经营好了就很难得”,如今回头看,这是多么有远见的警醒啊。张涌一个人的时候总会琢磨,自己是那只鸡崽子呢,还是那个牛犊子?他也把不准。他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自己不太受人待见,在公司,同事基本可以忽略他的存在,他丝毫不怀疑自己如果请上一周的假,除了月底扣工资的时候会被发现,其余的时候不会在公司的湖泊里引起一点点的水花。私下里,朋友——如果他能有朋友的话——也总是将他忽略,就连自己的家人,虽然间或从微信视频里能看到父母的殷切目光,但他知道,老家的亲人是想他们的儿子了,并不是想他,这一点他很明白,自己是父母的儿子,所以父母在长久的分别之后自然就会思念“儿子”这个角色,并不是思念他这个人,他是一个独立的人,并不是套在“儿子”这个角色上的傀儡,所以老人们会按照祖辈的习惯来畅想“儿子”的未来,并不是在期待张涌,其间的差别不是每个人都会有所察觉。

现在好了,张涌常常觉得庆幸,自己跑到深圳来上班,离老家那么远,总算不至于时时活在别人的掌控里,他可以大大地喘口气。

同学会并不完整,原本就是老班长来深圳出差临时起意召集了一部分人,有几个吃到一半就撤了的,张涌好歹挨到聚餐结束,推掉了下半场唱歌的局,一个人倒地铁回来。

从地体站出来沿着马路走一站公交的路程,张涌就住在路边城中村的公寓里,三个男人,333号房,很巧合,是他大学时候宿舍的门牌号。

城中村保留了大理石牌坊,极具古意。张涌走到牌坊根的时候,正遇上管涛,他有些意外,管涛一手扶墙一手扶腰,像是在吐,更奇怪的是,管涛有三个脑袋。

管老大,你不是去参加老板的婚礼了吗,就结束了?他走过去,到了管涛身后,猝不及防地问。

管涛直起腰,转过身来,见是张涌,便说,老三啊,你回来得也够快啊,同学聚会就完事了?不去酒吧嗨下半场吗?

没意思。张涌淡淡地说,他是真觉得没意思,要不是恰巧在深圳,恰好又被几个同学知道自己在深圳,这样的同学会,他是不会主动参加的。

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该挡的酒挡了,该扮的丑扮了,还留在那干嘛?管涛说着又吐起来。

你倒是拎得清自己的位置。张涌一边说着一边在他后背上拍了两下,他这才看清楚,多出来的两个脑袋是气球,撇撇嘴,问他这是啥意思。

管涛贱兮兮说,拿回来给你俩沾点喜气。

张涌使劲翻白眼,说,还不如拿块喜糖回来。

今天是中元节?张涌撤回自己的手,又说,一会到楼下买瓶苹果醋,解解酒。

管涛摆了摆手,中元节是明天吧。

咋这么多在外头烧纸的?

老三你不知道,他们这边的习俗,就是头一夜烧纸……唉,扶我一把。

张涌扶着管涛进了牌坊,蜂窝一般的公寓楼,路灯稀少而单薄,交错的昏暗通道里,散落的火堆如同点点星芒,中国人的习俗刻在骨子里,对亡人的祭奠绝非距离的增加可以淡泊下来,谁家没有几个已故的亲人呢?

唉,唉,老三你看,是对面楼上那个女人吧!管涛用胳膊肘杵了杵张涌的肚子,询问中带着兴奋。

好像是,张涌翻了个无效的白眼,都喝成这德行了还没忘了看女人。

走近了,借着纸堆燃起的火光,俩人确认了女人的身份,两栋楼对窗而立,无数个夜晚,他们在熄了灯的床上观摩对面投在窗子上的女人身影,一道凹凸有致的影子慰藉了他们许多个春夜。

他们对那女人了解得不多,只知道她一个人带个女儿生活,大约两个月前,女人带着女儿出了趟门,回来的时候就剩下女人自己,从此,他们再也没见过那个女孩。至于其他,他们从来没见过女人的男人,猜测着要么是离异,要么就是死了,唯独张涌还有另一种猜想——女人根本就不知道孩子的爹是谁,但他从来没将这个猜想说出来,他实在有些怕邱波的拳头。

走了走了,管涛又杵在张涌的肚子上,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张涌在楼下房东开的小商店里买了苹果醋,之后才扶着管涛上楼

老二你在家?不是出去约会吗?管涛进门就有些吃惊。

是相亲。邱波同样一身酒气,正大大咧咧躺在沙发上玩王者,随口纠正。

差不多嘛,关键是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又失败了?张涌换了拖鞋,也问。

什么叫又啊,本来就是去应付的,要不是家里非得张罗,求爷爷告奶奶发动所有的亲戚给我介绍相亲,谁有那闲功夫。

刚才在楼下看见那个女人了。管涛凑过去搭住邱波的肩膀。

哪个女人?邱波往旁边撤身子,试着离管涛远一些,但没有成功。

对面的。

真的假的?邱波转过脸来,两眼放光,好些天没遇上了,她的窗帘也一直没拉开过,要是不是晚上还有灯光,我都怀疑她搬走了。

是不是搬走有区别吗?你也就是有贼心没贼胆,管涛一脸不屑。

二哥你现在下楼,兴许正好碰上,刚才看见她在楼下垃圾箱旁边烧纸呢。

烧纸?不会是给她男人烧的吧。

你下去问问不就知道了。管涛一脸憋着坏。

邱波看看他,又抬头看看张涌,退了游戏。

中元节的月亮冷冽清澈,遥遥挂在楼顶,俯瞰人间点点灯火,城市的街道在大地上勾勒出繁杂的纹理。

靠墙的垃圾箱上趴着一只野猫,眼珠转动时,间或闪烁两道光,离着垃圾箱不远,女人还在烧纸锭,火苗一窜一窜,听说城市里不准烧纸,可城中村是城市吗?虽然村里人以城市人自居,看不起外来的打工仔,他们收房租过活,日子滋润惬意,但他们不看书,只打麻将,照张涌的说法,就连特区文学选稿子也只要城市题材不要乡村内容。想来,他们也不会自居为农民的。

女人在火光的映照下晃荡出婀娜的身影,恰到好处的曲线勾出邱波的饥渴,她往回走了。邱波嘴角挂着惋惜,人间尤物啊,可恨只能看不能碰,一如古文里人们看荷花,只可远观不可亵玩。正这般想着,女人回过头,拿一双桃花眼款款望过来,伸手朝他勾了勾,邱波的魂就丢了大半。

荷花变桃花,一个在前头袅袅娜娜一步三回首,一个在后头狗尾巴一般吊着。

尾随一个女人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但路是给大家走的,旁人也说不出什么。邱波只是想不明白,这女人怎么忽然就敢明目张胆地勾搭自己,难不成是卖的?那可不像,他们对她的观察也不是一两天了。

进来吧。

女人开了门,闪身相让。

或许她家里灯坏了?邱波刚想到这里,眼前瞬间亮堂起来。不是灯坏了,那就是别的什么坏了,一时之间来不及找房东修理,一定是这样,她看上去绝对不是放荡的女子,邱波心中纠结反复,这可并不一定完全是自己所期盼的,他渴盼遇到一个矜持的纯情的保守的女人,又希望这样的一个女人对自己展现热情奔放的火辣一面。

房间不大,这种民居改造的公寓都是给他们这些外地人租住的,也是单间,但与自己的住处不同,女人的房间里整洁干净,靠墙角一张大床,此外只有简单的一些家具摆设,屋里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四周贴了墙纸,连灯光都衬得温柔绮靡。

女人转到他身后,伸手关了门,又从他身边蹭过去,留下一阵香风。

你喝酒了?女人问。

喝了一点,不多,邱波到现在还是满脑子浆糊。

再喝点?女人笑着问。

靠窗的桌子上已经有两支酒杯,虽然都是空酒杯,看上去总觉得像是喝了一半刚散伙的场景,莫不是在自己之前这里刚刚来过另一个男人吧,邱波心里想,他煎熬起来,一时之间无法决定是否要继续留下来。

你别误会。女人看出了邱波的煎熬,忙解释起来,她说,我只是想找个人聊聊天,今天是我母亲的忌日,我在这里一个朋友也没有,早就听房东说,对面333的房客是个善良本分的单身帅哥,之前远远见过你几次,一直也没好意打搅,刚巧今天就在楼下遇上了。

  • 1
  • 2
  • 3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人格分裂城市流浪者婚姻爱情深圳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文夕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2-09-21
  • 陈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2-09-15
  • 陈彻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2-09-14
  • 文夕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2-09-10
  • 陈卫华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2-08-28
  • Inna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2-02-1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文夕评委2022/09/21 00:09:36
    • 分享到:
  • 这篇我今年读的第一篇的文章,这个小说有一股生猛的原生态气息,在我的脑垂体打下了深深的烙印,我生来就是一个感性动物,但我当时还是克制下提名的冲动。我的原则是要把所有的小说和文章看一个大概,才能提名……两栋楼对窗而立,无数个夜晚,他们在熄了灯的床上观摩对面投在窗子上的女人身影,一道凹凸有致的影子慰藉了他们许多个春夜……小说里的多处写实,淋漓尽致,令人忍俊不住……我始终认为爱情是人类的必须品。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挖坑的乐趣在于扛着大砍刀从生活的泥泞里任意截取感兴趣的片段,从现实中剥离出来的形象或许更纯美,而回归现实的往往才丰满,再次感谢文夕老师的提名,这份认可是我继续写作的无上动力😁 😁
  • 这篇小说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看了其他十多篇小说之后,又回过头来重看这篇小说。作者通过用邱波的梦境叙述女人的经历这种不落痕迹的技巧很高明,如果最后张涌管涛的梦和之前邱波的梦能关联起来,或说他们做梦的前后部,那这篇小说可谓一篇绝佳小说。可惜最后张涌管涛的梦偏离了主题,流于闲笔。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陈老师的点拨
  • 作者是个勤奋的人啊。同意几个评家的意见。我且去找找另外几篇文章,综合对比学习一下哈。但就勤奋这一点,也得给作者点个赞啊。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笨鸟多扑腾🙃 🙃
    • 文夕评委2022/09/10 01:10:10
    • 分享到:
  • 紧追着问起来,眼睛里有着迫切的希冀…… 接着收到了某个编辑的约稿,他让我写一个美丽的都市爱情故事。然后呢?然后就吓醒了…… 他脑袋里乱糟糟一片,哪里还记得什么经过,依稀只记得一对雪白的乳房…… 太真实了,纸的荷尔蒙,憋屈在都市里的三个荒芜男生,让人过目难忘!读完了所的小说再回来看,我还是要提名它!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众里寻他千百度,柳暗花明又一村😂😂🙃文夕老师节日快乐呀
    • 文夕2022/09/12 23:29:10
    • 分享到:
  • “满纸的荷尔蒙”,掉了一个字
  • 作者最后一句,“对面的窗子忽儿一闪,亮起灯光"似乎有拉回主题的意愿,但终究于事无补。 小说在拓展技巧宽度方面的探索值得赞赏。亮点烁人。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短小的篇幅里,蕴蓄了一些异质性的东西。三个男人次第出现,有如次第打开三道门窗,每一扇门窗后面,都能让你看到一些有趣的事物,因此不嫌乏味。有些细节不错,譬如管涛的三个头,邱波的绮梦。单身男人的生活氛围,也呈现得简洁而浓俨,抽象而逼真。但三个男人个性还是不够鲜明,三个人的趣味趋于雷同,读来感觉有点遗憾。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有点攒段子的嫌疑哈,我继续努力😂 😂 话说有木有一种可能那仨人是一个人的三种分裂人格呢🙃
    • 陈彻4举人2022/09/14 12:59:27
    • 分享到:
  • 才看到这篇有意思的小说,三个男人中元节似假似真的梦,但你情节交待的不充足让读者心里实在痒。开头是张涌的同学会,从同学跟他的对话看他是个很有上进心的工作狂,但对现实生活的改变不大,那么他做了个春梦跟他现实的联系在哪里呢?没交待明白。邱波的梦最完整明晰,甚至就是那个女人的真实情况,但跟邱波的关系度也仅仅是性方面的联系?管涛那个梦更潦草了,管涛这个人甚至都没太立起来。你这篇小说太有完善的空间了。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啊哈,完善旧作是不大可能了,不符合我对自己一个懒人的定位,我争取在新作里改进🙃
    • 暁霞囡4举人2022/08/21 18:19:35
    • 分享到:
  • 作者发了好几篇,一篇一篇寻过来看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我是个勤奋的人😂
    • 佐佑3秀才2022/02/21 11:30:09
    • 分享到:
  • 三个男人在深圳的日常,虽然聚集在一个宿舍里,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状态、压力与苦恼,故事期间穿插一个女人的三次婚姻经历,与地方的风俗观念,可谓是人生百态;看完后,会不由去想象那个女人的去留,如果邱波再勇敢一点,两个人是不是会有不同的故事?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是不是朦胧得有点过头了
    • Inna3秀才2022/02/16 14:57:21
    • 分享到:
  • 淦,我以为你终于要对建筑专业下手了,结果就这……。让你含泪赚走邻家币。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泄露行业机密可是要被群殴的,你就不能盼我点好啊
    • Inna2022/02/17 09:50:00
    • 分享到:
  • 那就看你了,我相信你。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37969
  • 49
  • 3530
  • 我们阅读网络小说各种题材,比如穿越、宫斗、职场、言情等,故事很精彩,人物很鲜明,但总觉得会少一些什么,其语言、情节与小说的张力都不能很好地融汇贯通,创造出迷人的气息,给读者阅读带来冲击。这篇小说情节并不复杂,职场故事似曾相识,而语言与节奏把握相得益彰,呈现出一个现实与心理都趋向虚无的多向文化空间,如同昆德拉的小说一样,可此小说的重点并非叙“事”,而是造“境”、抒“情”。

    廖令鹏橘子站在樱桃旁边

    2022/9/21 11:01:52
  • 这篇成长小说刻画了一个思维活跃、生动有趣的小女孩,把她写“活”了,特别是现在二孩、三孩家庭里,孩子们如何与父母、阿姨、兄弟姐妹相处,小说站在孩子的世界作了很多细致入微的观察与思考,既严肃又天真,给人们的启发较大。我比较欣赏小说的语言和叙事,特别是视角的转换比较成功,浑然一体。可以说,这是一部非常成功的成长小说,适合家长、老师、同龄人阅读的一本好作品。

    廖令鹏一加一不等于二

    2022/9/21 10:47:59
  • 主人公从贫苦农村出发,跨越山川湖泊,来到寸土寸金的城市打拼,持之以恒地向梦想一路高歌猛进,最后换来了命运的逆袭。 创业的道路无疑是辛酸且苦闷的,充满荆棘和坎坷。而今凝目回望,仍将感谢曾经那个不轻言放弃的自己。他人的成功无法复制,但是他人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一路走来,既要像海绵一样汲取知识,也像海绵一样挤干“水分”,脚踏实地,追求梦想,深圳是一个充满机遇的城市,创新、包容、进取是真正的深圳精神。

    胡帝我在深圳这些年

    2022/9/21 9:57:44
  • 这篇我今年读的第一篇的文章,这个小说有一股生猛的原生态气息,在我的脑垂体打下了深深的烙印,我生来就是一个感性动物,但我当时还是克制下提名的冲动。我的原则是要把所有的小说和文章看一个大概,才能提名……两栋楼对窗而立,无数个夜晚,他们在熄了灯的床上观摩对面投在窗子上的女人身影,一道凹凸有致的影子慰藉了他们许多个春夜……小说里的多处写实,淋漓尽致,令人忍俊不住……我始终认为爱情是人类的必须品。

    文夕​月在东山上

    2022/9/21 0:09:36
  • 今年我的提名原则也是跟陈卫华老师一样,尽量以提新面孔、年轻人和我不熟悉的作者,手中票数有限,希望鼓励到更多的新人。作者作为新生代都市人,他的笔下的人物,游刃有余地游走在数个大都市里恋爱和生活,看着都是不相干的人物,完全不同的人生,不相同的价值观,最后却都被作者巧妙地捏到了一个小说里,还是亲人情人和友人。作者说到:社会学中有一个说法,世界上任何两个人最小可以通过六个人联系起来。他在这篇小说中做到了。

    文夕​一场生活

    2022/9/20 23:31:41
  • 此文文笔流畅,语言有节奏。我最喜欢这篇文章的是语言节奏感,这种有节奏句子,读起来富有弹性,在节奏中阅读,很容易把读者带入故事情节之中,我读着读着就把自己代入角色了,为她们的故事动情,被她们的真爱所打动。我是一个完全的异性恋者,我并不了解同性之间的爱恋,但在这篇文章中,我看到她们的爱一点也比男女之间的爱逊色。深圳是“我”心中的圣山,“我”的爱人在深圳,给“我”介绍深圳,她的深圳就成了“我”的圣山。

    文夕去深圳

    2022/9/20 21:51:42
  • 历来如此,人之道与文之道异曲同工。求新,也是一种选择。写什么,怎么写都重要。所以,一个平凡的故事也能让人留心。这里,不仅仅是作家的发现,更是作家的选择,读者的期待。

    秦锦屏跨境直播:让世界听到我们的声音

    2022/9/20 14:57:27
  • 人如生活之浪,需要在时代中飞扬,在作家的发现中激昂,作者的的选题,构思,落笔都很好,如能再多讲点故事,多些生命的过往打捞,更好!

    秦锦屏禹国刚,中国证券市场拓荒牛

    2022/9/20 14:51:58
  • 一些生活的细节是可圈可点的,空间格局也有回响。 如果不代替“人物”发表意见,让“人物”自己出镜,更妙。但不失为一篇有腔调的作品。

    秦锦屏羁爱的脚本

    2022/9/20 14:34:22
  • 作者给我的感觉是一个人情练达的人。文字干净,节约,有一种泰然的气质。信手拈来的一些句子,将双城典型环境中的人生况味勾勒的从容,超然,又深入其中,张弛有度。

    秦锦屏王福田的双城生活

    2022/9/20 14:31:39
  • 以科幻的手法,让人事,现实与超现实相互交融交织,给读者提供了一种新体验。以其殊异性,形成了不可替代的形貌。略失于仓促。但不失仍是一个值得继续打磨的文本。

    秦锦屏创·城

    2022/9/20 14:26:01
  • 题材虽不新,还是容易引起共鸣。广场舞是中国特有的一个文化现象,是自发组织的,大妈大爷们精神的需要,几个主角有各自的故事,可以说多少个舞者就有多少个故事,是长篇是中篇,是几部长篇难详尽的一个大妈。我有首诗里写道,她们被老龄丈夫粗暴地赶出家门,一直在公园大唱革命歌曲!人性是复杂的,作者发现了也呈现了,可是还需要进入所谓的化境,即看山还是山。需要让他们再次粉墨登场,可以一笔带过,而避免道德优势与审判之嫌

    健字号跳广场舞的女人

    2022/9/20 14:25:46
  • 人物的命运感很强,他们在时代面前的苦与乐都在故事的兜兜转转中得以体现。这是地三鲜今年连续多篇中我个人觉得最可贵的一篇,特点保持了文章标题亮眼之外,对人物的刻画很有章法,故事也相对圆熟。

    秦锦屏飞往回南天

    2022/9/20 11:49:32
  • 好的非虚构未必是记录大事件,恰恰相反,记录个人生活里闪烁着光辉的微末故事,恰是我们作为平凡老百姓最值得做的,因为大事件自有史官记录,而我们的人生记录者只有自己。这位维修店的小老板文采如此之好,如果能多写一点、选材再种类丰富一点,你的维修杂记是能获大奖的水平。最后再把今天偶得的一句名言分享给你:有时候真实比小说更加荒诞,因为虚构是在一定逻辑下进行的,而现实往往毫无逻辑可言——马克�吐温 ​ ​​​​

    陈彻维修杂记

    2022/9/19 17:56:50
  • 这篇小说写出了人生的无常感。一切都是偶然。亲情、爱情、友情,都是那么回事,无所谓神圣与庸俗。萍水相逢本身就是理由,此外不必再寻找其他的理由。作者对人生有一种冷冷的看透,不赞美也不抨击,只是以零度情感予以叙说,如冷月照江河。语言老道,叙事精妙,很有功力。

    孙行者残鸟

    2022/9/19 14:02:2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