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主播的日子
  • 点击:6676评论:22022/04/15 17:27

掐指算来,当主播已一月有余了。

起初是年级大班授课,三四百号人马齐挤在“企业微信”通用直播间,对于没有见过大场面的我,哪怕已在讲台站桩二十多年,哪怕学案一再修改,流程复又调整,言语再三斟酌,上课的前夜,还是忧心忡忡,不是担心驾驭不了机器,就是害怕驾驭不了自己。

寐觉无味。

干脆一大早赶往学校直播间,上电闸、开主机、展投屏……如文不加点,一气呵成。戳“企业微信”,竟不用扫码验证,径直便进了直播间,正诧异异于“技术培训”时的操练,却发现已一脚踩入了“刘氏闺阁”。惊惶间,走廓闪过同事朱朱。喝住。她好不容易把我从别的老师直播间捞出来,却怎么也扫不进我家大门。“企业微信未打开摄像头,蠢啊!”朱朱边跺脚,边嚷嚷。待一切妥当,刚好8:30开播时间,一分钟不多,一分钟没少。好险!此刻,晏主任喘气而来,技术人员张导也喘气而来。

除却课前小插曲,骇了自己,又惊扰了众亲,四十分钟直播,还算顺利。点完“结束”,挺了挺腰,长松了一口气,也长叹了一口气。

经验主义的第一次,弥足珍贵。在学校直播的日子,不仅兼顾到了评论区,插播音频视频,卡顿了,也不会着急,不仅学会了与一个学生连线,还试着与几个学生连线组成讨论小组,观看人数的闪动,岿然了许多,眼前偶尔跃过或熟悉或陌生面孔的巡逻,也泰然任性了不少。

直播日子如斯,也让人怡然。

可是,疫情似乎是一天紧于一天了。

刚听闻不远方某学校有一位教职工确诊,禁足令就接踵而来:教师居家隔离,居家上网课!同时,允许当天将办公室电脑等设备搬运回家。体力活事小,居家空间大小,网络通畅与否,犯愁犯晕的,恐怕远不止某一个人!

书房是进不去的,老大高二,上网课,有一段时日了;主人房不好摆,五岁尚欠的老二,经常睡到九十点,最要命的是,离客厅WiFi远,信号一定好不到哪里去;餐桌自然就成了最佳去处。设备挤占了一半,那一家四口就在茶几吃饭吧,这样,似乎也没什么不妥。可三顿过后,儿子说,还是没有餐桌吃舒服。我忽然才意识到,儿子真的长高了,长大了,大长腿是不大好往别处伸的。于是,吃饭时的配套,倏忽之间,高大上了不少。

测试设备是必须的。

与网管张导“立即直播”,音像正常。但一颗心,还是悬挂着的。因为在学校的时候,诡异情况就时有发生:每每求助张导,只要他一现身,电脑就乖巧驯服得很,于是,张导在主人疑惑尴尬“见鬼啦”“不好意思”中,踏风而去。瘦削的背影正欲消失,便传来更急促的惊呼:“张导,又不行了啦!回来!”于是,“又不行啦”的张导返转身来。“喏,不是可以吗?!”张导眼神无助,伸了伸舌头。“真的又行了!”主人晃动鼠标,“刚刚明明点不开的,真是见鬼了!”主人说得很认真。“你才是鬼呢!“张导好脾气,一脸坏笑,一会儿就没个影儿了。办公室众人的哄笑,似乎比先前来得更猛烈了些。

小舅子的儿子念初一,也可一试。直播过程,除声音有一点“嗡”外,总体尚可。小姨子的儿子不也念初二吗?结末,也算让人放心。

居家的第一次网课,除了刚进直播间时,“网络较差”时而闪现,除了话筒有轻微回音,除了当着老婆的面一本正经侃侃而谈的难堪,跟学校空荡荡的大教室只身一人讲授,实在没啥差别。

《木兰诗》第一课时就在有惊无险中全身而退。

比赶去学校上课,还可以多赖半个小时的床哩。心中泛起的几分欢喜,硬是把拖设备时的狼狈,冲淡了好几分。

细数人教版七(下)一册语文书,最想上好,也最想好好上的,当属《木兰诗》了 。但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妇孺皆知、耳熟能详,且已上过不下二十遍的花木兰,要讲出点儿“风景”来,并不容易。这首先就需要用心准备,而主问题的提出,又事关一节课下来的成败。为了紧扣单元目标,为了及时解决掉课后习题,为了不至于太生硬刻板,让孩子们没有“兴奋点”,于是,尝试着让“旧瓶”装上“新酒”:


可以说,千百年来,没有《木兰诗》,就不可能有花木兰“圈粉”无数,为什么?请说说你的理解。


一言堂,你会喜欢吗?网课,最容易自说自话了。充分让孩子们说,让孩子们说充分,又诱导到三个点一一故事传奇:女扮男装,替父从征,出生入死,不辨雄雌;诗歌语言接地气:民歌(哪像专属文人的那个五言《古诗十九首》啊);形象完美:既儿女情长,又英气逼人,忠孝两全一一上来,而且顺着就把重点字词、互文修辞等这些基础知识渗透进来,在不动声色,轻松自在中完成训练任务,放飞孩子们的同时,又手有僵绳,注重熏陶浸染,又不忘应试,呵呵,想想都美美的。

做着美梦,迎来了周三下午第一节。

提前十分钟便进入了直播间,照例是检测设备的闲话。

“能听见老师的声音吗?”

能听见,就是有点刺耳。

“能看见老师吗?”

看得见。

有时会一动不动,死在那里。

几节课下来,孩子们早已摸透了老师的性情,说话自然就嚣张了一些。每次课前几分钟互动,孩子们放肆一会会儿,说点儿诙谐捉弄人的话,实在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几节课下来,我也早已摸透了设备的脾气,之于网络的风趣幽默,并不放在心上,总以为,几分钟以后,什么都会恢复正常的。

随着评论区越来越多的“卡”“好卡”“死了”“又死了”,越来越多的“声音好刺耳”“老师喷麦了”……我心虚了,再也无法淡定下去。相同的设备,从来就没有别人碰过它,今天怎么就这样子了呢?我又该怎么办呢?当反复尝试,不断努力,也于事无补时,我狠心将“评论区”关闭。我最瞧不上的“禁言”,就这样降临在我指尖!我必须记下“至暗至庸”的此时此刻:14:41。

就这样对着麦和摄像头,自言自语地点击着幻灯片,就好像一个身经百战的水手,在黑夜中,不慎落入大海,漫无目地地,不知将飘向何方,又魂归何处。

期待的一节课,就这样行尸走肉般被糟蹋了。好不容易回过神来,赶紧找回手机,翻开一看,天啊,上百条未读信息都与这节课有关:有所属班班主任的提醒和问询,有孩子们之间五花八门的神猜测和神回复,有家长们善意的质疑和暗讽。

作为教学事故,我自责,我不安,我理解并接受来自站在不同立场所有正面或负面的反馈。

人生而平等,谁都没资格高高在上,俯视一切!

故,基于事实,该解释的就解释,该说明的就说明,该道歉的就道歉,该保证的就保证。

绝不允许重复“昨天的故事”,排除事故就成了重中之重。再次与张导隔空连线。直播间,进了又出,出了又进;网线,拔了又插,摄像头、麦克风,插了又拔。结果是,某一次正常,某一次有小毛病,某一次又“喷麦”了。经过一个多小时候的排查,查出了个寂寞,查出了个肝火。

还好的是,有三个同事隔着好几节课,尚有好几天缓冲的时间。

不妙的是,疫报愈紧,自由进出小区都障碍重重了。

办法总比困难多,你就姑且信它一回吧。

听说十七楼邻居是西部电子老板,电脑方面的行家,他家妻女与我家妻女还算熟络。于是,在老婆的搭桥下,晚上十点一到,王专家带着工具,挽着网线,如约前来。王先生憨态可人,水都没喝上一口,便忙活起来。

“一定不是网络问题。”他双眼在电脑和WiFi之间丈量。

“话筒和摄像头一体,USB接口的,质量较次。”

“我先测试一下话筒。”

于是,王先生对着电脑捣鼓起来。我立在一旁,仿佛在看外文电影,哪怕屏幕爬满了中文。然后,他对着话筒,问:“喂喂,罗老师,听得清楚吗?听得清楚吗?喂喂,罗老师。”

“很清楚!”

待我发应过来,才意识到,刚才的回答,有多滑稽可笑。

“你听下录音。”他把耳麦摘给我。

“一般,不是很好。”

王先生继续捣鼓起来。

“啊,这声音怎么是这样子了?”他紧拧着眉头。

“对,昨天下午上课的声音就是这样子的!”我的心理阴影,就这样,由不得自己,又长大了一圈。

“应该是话筒有问题。”

“那你家有存货吗?”

“没有,都在店铺里,都在仓库里。”他顿了顿,“现在进不去拿。”

短暂的,是沉默。

“你看,这话筒能不能用?”我从书房翻出了两年前上网课时用过的“旧货”。

“这话筒,不错。”他瞄了一眼。

将“新货”从USB接口拔下来,在麦接口处插上“旧货”。“你听,这声音好啊,完全是原声再现。”我慌忙接过耳机,“是啊!很好!好好!”

“话筒关掉,摄像头你照用。”

“可以吗?”

“可以的,我帮你调好。”

待一切完事,我们开通直播,端着手机,互换角色,从阳台中来,到阳台中去,都好着呢。

“来,我们喝会儿茶。”

“不了,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

我望向时钟,已经十一点多了。

送完专家,我呷了一口冷茶,想起“新货”的来路,方觉公家的便宜不好占啊。

轮到上课的前一天,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发起了多方直播,在确认正常无误后,用心备课,把课上好,就成了最好不过的补过。

刚好遇上小说《台阶》,无论是亲见,还是亲历,都觉得有话可说,能讲出“农人辛酸奋斗史”的倔强来。

周五下午,学校还如往常一样周小结、周部署,不料,计划没有变化快,不到七点,教育局一纸公文,取消了大班课,改上小班课了。如此快的“翻书”,坊间传言,不知道信好,还是不信好,反正,那天晚上大面积的线上家长会,倒是千真万确地开了。

备课时心心念念的“满纸荒唐言”,可以照说,可是,除了自己两个班的孩子,对其它六个班的“抱歉”,我又该向谁说去?不知怎地,眼前突然浮现出鲁迅和他弟,郑振铎和他家的猫来。

小班课,工作量大了,压力却小了。

设备正常了,人就正常了,日子也就正常了。

教研员,督学,似乎一夜之间多了起来。先前只要求学校上传青年才俊直播二维码的,如今,是全员了!于是,工作群里专家“声声思”的点评,又鬼魅般,让人脊背发凉。如此这般也罢,可是,万一“中签”,当或褒或贬地被点评时,我将该如何回复?“谢主隆恩”,怕是学不来的。

小班课,从观看人数看,逃课的是少了,但孩子们的智慧是无穷的,他们会穷尽一切办法对付老师们的查岗和提问。你会发现,你喊破嗓子,时常也没把某一个人喊出回应来,你或许还会发现,明明声音都很清楚,却听到学生在咋呼老师的背诵抽查:“老师,你听得到吗?老师,你听得到吗?喂喂!”紧接着,当然,就是断了线。冤大头的气,闷在肚子里,硬是不好出来。这样也就算了,你还得对着镜头和话筒,装着很慈祥很亲切的样子来。

写这段话时,离明天的返校复课,已不足二十四个小时了。

  • 1
  • 2
  • 3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网课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悠悠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2-04-1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决鼻牛3秀才2022/04/21 18:22:30
    • 分享到:
  • 希望不要再有这样的修炼了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王学君5进士2022/04/20 15:40:24
    • 分享到:
  • 这几年老师们都被修炼成了主播!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2钻
  • 讲台的凝望者,文字的奴隶人。
  • 讲台的凝望者,文字的奴隶人。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15071
  • 46
  • 4840
  • 很荣幸,我的名字出现在黄老师的三句诗中,黄老师和我一样,是邻家的铁杆粉丝,号称“金牌投资人”,他很勤奋,每天都会出现在邻家,他的打赏和评论给作者带来鼓励,向勤奋的黄老师学习!我的签名:为什么离不开邻家呢!因为文学大家相聚邻家,因为喜爱所以离不开邻家。2013年在心灵拾贝的引荐下进入邻家的,如今十年,几多感慨,感谢邻家好平台,让有着共同爱好的我们相识相知,互相学习和交流。

    红月亮邻家十年,印象最深的十位邻家人

    2022/3/10 11:03:21
  • 终于知道魏老师是蛙哥。为什么叫蛙哥,只有帮他取这个別名的人清楚。蛙哥是邻家著名的三皮匠之一,获两次大奖,其作品以诗歌为主,散文,小说次之。经常看到他在报刋上发表文章。先和的诗歌清新明快,其获奖诗《当我说起深圳》,用诗叙说了深圳春天的故事,深圳的夜色,大海,群鸟和山林都处处充满生机。先和也是邻家具有亲和力的作家之一,邻家十年,在这里以文会友,用手中的笔描绘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描写乡愁与思念.

    春风妙语江湖路远,邻家相见欢

    2022/3/10 2:24:50
  • 飞泉是我最熟悉的邻家人之一,忧郁且勤奋——前者让他生活在诗中,后者让他获得邻家6届年度大奖。这真不是盖的。他的记忆里很好,像和邻家文友间的细枝末节都记得清清楚楚,好记性也就罢了,他还有记日记的习惯——这可就了不得了,他在2020年初,疫情刚开始时,写下的封村日记,令人动容的同时,也让每个经过那个时段的人感同身受。 一个陪着邻家赛事一路走来的“老邻家人”,写这邻家十年,字里行间,全是感激。

    李玉​十年灯火路三千

    2022/3/8 9:56:31
  • 我觉得写作就应该这样,家长里短,日常点滴都可以写入文字,虽然琐碎,但充满温情,也不乏向善向上的力量。看了这样的介绍,我知道初棉和王威老师都是不错的人,都能把点滴的经历,变成温暖的文字,赞过。

    昆阳森林男编辑和女作者能有什么事

    2022/3/5 10:03:53
  • 来了就是邻家人,很多文友都是通过文友引荐走入邻家这个大家庭的。对于邻家,相信很多人都和作者有着一样的情感——初遇时的惊喜,久处后的还欢。这些年,邻家也一直在摸索市场的口味,寻求文化和商业的关系,也因此给作者带来了更多的机会。深圳的作家是幸福的,因为有邻家这样开放的平台,写了文章,发表到这个平台来,就会有人看,有人关注,有人点赞和打赏。原邻家是每个文字爱好者的精神家园,郁郁葱葱,一路长青。

    李玉我的睦邻情缘

    2022/3/3 18:08:37
  • 特别是别人相互打招呼或者敬酒时,而我无人问津,我尴尬极了。唯一秦主席在一次写作活动中见过,而正好我一个牙科博士朋友和秦主席都是人大代表开会坐在一起过,他跟我提起过秦主席,我以此为理由跟秦主席搭讪过一次哈哈哈。所以在那个颁奖场面上我其实是自卑的,我希望通过自己的罗罗大方掩饰自己的自卑,最后也是落荒而逃。这个也是我回来后一直不敢跟你联系的原因,我不知怎么跟你在继续去保持我们最初渴望和热切。

    Emma男编辑和女作者能有什么事

    2022/3/3 12:15:44
  • 记得第一次参加完邻家文学的颁奖活动,就成立了″饭饭群″。顾名思意,约饭群。谈文学,聊美食,多年来留下多少佳话。小橙是群里的小妹妹,写短小说、儿童文学是她的擅长。不喜言辞的她,在一次聚会中很认真地唱了《纤夫的爱》虽然跑了调,笑点特高。在邻家的各种文学活动下又催生出许多小活动,有欢笑有歌声,永不寂寞。小橙还是打铁文艺社的社长,她是一个温柔、善良,充满智慧和写作勤奋的女孩,是邻家优秀的作家之一。

    春风妙语我与邻家十年

    2022/3/2 0:23:33
  • 吴继磊写吴继磊?第一次见到这种写法,姑且称“第四人称”吧。挺让我受启发的,学习了。德彬这么专注,努力,越来越博学了;吴老师在邻家露脸,越来越被更多人认识。都是文学带来的邂逅,让很多文友有了继续写下去并互相交流的动力。写作原本是孤独的事业,有时甚至是遥遥无期的酷刑,但很多人还是甘愿为之付出。能被适当激励是很重要的,也是幸运的,每个师友,每个家人的鼓励,都是宝贵源泉。

    张夏闯荡文学路

    2021/11/5 23:36:55
  • 作者对鲁西南乡村充满恨,是强烈的逃离欲。源于童年的残酷经历,使他更多地感受到物质的匮乏、农民的苦难、家族的冷漠、亲情的缺位、乡人的残酷、陋习的肆虐、权力的狰狞……他向往一次精神逃亡,逃亡到温暖的深圳,自由掌控自己的生活方式。他成功做到了。但是衣锦不还乡,底层经历的暗影烙印在他脑海里,使他感觉屈辱。作者批判乡村越是不留情面,渴望新生活就越是迫切。在这样的一破一立间,文学的巨大张力就产生了。

    吴继磊衣锦不还乡

    2021/10/30 2:20:24
  • 在八、九十年代,中国有许多闯荡者,也有许多“文学青年“,这其中有成功的,也有默默无闻的,在深圳这块火热的土地上,成功人士不少,成功的文学青年也不少,主要看各人的桓心,毅力和机遇,有人持之以恒,不管生活多么艰辛也绝不放弃文学梦,也有人虽抱一腔热血,但因生活压力或方式不对或机遇错失,最终湮灭在柴米油盐的生活洪流中,但只要坚持,不放弃,多努力,是金子还是会发光的。

    森林中的枯木闯荡文学路

    2021/10/27 16:51:09
  • 写得很好,标题也很贴切,精准地描写了那个时代的现实生活,在中国那个变革的年代里,文章反映的社会现实在各行各业都有类似的状况,生活中有许多阳光的一面,也有很多阴暗的地方,虽然有些心肠不好的人出了意外是碰巧,根本与诅咒无关,但冥冥之中就会有一些玄乎的现象让大家认为是报应,时辰还是有的,“不是不报,时辰未到“的谚语还是会震吓到许多有坏心思的人改变冲动时的魔鬼想法!

    森林中的枯木时辰

    2021/10/27 16:35:24
  • 曾经匆匆一瞥,知道是个悲伤的故事,不忍读下去。今日读完,脑海里闪过好些深漂的形象,李新雪确实太普通了,要啥没啥,和当年许许多多人一样。怀揣梦想,但有心无力;憧憬爱情,却无人问津。他们在深没有生活,拼尽全力也只是求个存活。他们中的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没法如愿过上好日子。李新雪更凄惨些,连一生都那么短……我贪恋红尘,更明白他有多不甘。死亡不知何时到来,生的人如果不能好好活,那对逝者便是大不敬。

    吴继磊怀念

    2021/10/17 12:59:26
  • 当读到尾声,作者和W在沙滩上那段对话,我笑喷了!把报告文学写成了青春文学,让我再次惊艳你的文笔。人的有些经历,之所以难以从记忆中抹去,是因为那个企业、那个事件曾经陪伴过我们的青春韶华时光。对吧?正因为如此,你才能带着情感写华为,把个人对已逝青春的追念,汇聚到笔端,寄情于华为,书写华为的成长变迁,也是刻画你自己和W的成长变迁,让文字有了鲜活的生命力。这是我阅读的理解。没有人永远年轻,但是有人正年轻。

    厂长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10/8 16:20:25
  • “双减”应该是今年的流行语。青桐的这一篇,从家长的视角出发,呈现了社会培训机构火爆的一个重要原因:家长不甘孩子落于人后!这也是教育内卷化的直接结果。作为老师和家长,我个人认为,补习应该是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如果孩子在学习上很有压力,可能会丧失学习的信心,补习作为一种对他的支持未尝不可。

    王学君深圳有条通菜街

    2021/9/28 12:24:41
  • 这是一篇醉人情怀的传奇青春故事。原以为是有关华为的报告文学。作者借华为这个载体,记录了作者的青春,W的青春,华为的青春,三者交融,把青春的怅惘、情愫、澎拜和记忆贯穿于全文,记录了一代人的成长,也记录了一个企业的成长。作者和W,两个人物的心路轨迹,融合于华为的成长历程中,让故事更生动,也给有了趣味和看点。这是一代人青葱岁月的记录,也是一代人的逐梦记,一个企业传奇的成长史,更是一个时代变迁的见证。

    成为自己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9/28 11:33:3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