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爱的芭比
  • 点击:37479评论:142022/07/06 23:16

01

她从省城机场出来时,已是下午五点,天色阴沉。她皱了下眉,叫了辆网约车。她打了个电话给助理,报了平安。机场到老家县城大概一个半小时,如果塞车,小两小时也是要的。她已很多年没回县城了,记不清具体时间。

车子在一片笼罩着烟雾和灰尘的道路上行驶,让她不适,她下意识用手捂住口鼻。离县城越近,她的内心微微雀跃起来,多年没回来了,一路却变化不大,城东的经济开发区在盖房子,司机说房子盖了好多年,脚手架和绿网都没拆,烂尾在那里。

“路怎么这么泥泞?”她嘀咕了一句。

“可不是,前几天一直下雨,昨天还下暴雨呢。你来得正好,今天转晴了。”司机叹息一声,“哎,县城始终发展不起来啊。”

她没接话茬,只提醒司机开稳当点,别打滑了。她将车窗拉下些许,一股说不出的气味扑面而来,她又把窗户关了。许是刚从前几天的恼人雨水里朗润起来,沿街的花圃和电线杆上晒满被子、衣服,露天一小块水泥地上还晾晒着春笋、芥菜干、野蕨菜、苦菜,与灰尘混杂在一起。用红酒糟烹煮过的春笋,在阳光的暴晒下挤干了水汽,清香彻底冒了出来,有股说不出的异常味道。她对这味道并不陌生。哪怕多年未回来,她也完全记得。这些味道就像记忆的导火线,猛地点燃某个叫乡愁的爆竹,噼噼啪啪地在鼻尖响彻不停,钻进脑海。

前面是条泥泞小巷,车子不愿进去,她在街口拐弯处下车。她也想走走。这条南方城郊街道到处积水,尘土和污水,泥泞和肮脏,纵横交错。路旁有几辆被遗弃的自行车和电瓶车,破损残缺,耷拉在路旁,像衰败的老人,毫无生气。她下意识提起裙裾,踮着脚走路。其实也不至于弄脏裙子和高跟鞋。

她的目的地——那熟悉的钟楼就在不远处,一眼看去,破烂了很多。老家的这条路她走过很多次,那些踩踏过的青石板长满青苔,有些湿滑,墙壁上坑坑洼洼,摸上去就如同抚摸布满弹孔的城墙,分明是衰败的痕迹。然而,就是有种说不出的味道和气息吸引着她,拉扯着她的味觉和嗅觉,刺激她的大脑中枢,久违了的故乡让她开始兴奋,好比一个孩子看到幼时玩具,眼睛放光。驻足此处,她仿佛置身十几年前的街头巷尾,那模糊不清却湿润无比的场景如潮水袭来。

她觉察到没人认出她了。她像一个外地来的普通游客,有着超越县城的入时打扮,杂花色露肩短打裙,过膝翻皮长筒靴,挑染成栗色的波浪卷长发披肩而下,一看与本地女孩大不一样。开始有路人好奇地回头打量,怯怯的目光还等不及她回应就收了回去,匆匆逃离。她露一丝微笑应对,搜刮脑袋里仅存的记忆,最终也没想起什么。她依然不习惯路人的指指点点,比T台上的闪光灯更让她不适。


02

六个小时前,她在公司的试装厅给一个模特试装。她让模特不断变化坐立姿势,一会儿,左手拿个芭比娃娃,一会儿,右手搭一条薄丝巾。模特们笑盈盈地配合着,她们知道,眼前的女人是业界大咖,芭比娃娃和丝巾是她最喜欢的两个元素,她总能抓住这两个亮点搅动诡谲变化的时尚圈。没人真正去探究她为何喜欢芭比,她也从不说明。在一次秀场总结时,她透露过,芭比能带来很多设计灵感。在她看来,芭比娃娃不仅是玩偶,更是有生命的伙伴。在她的调教下,模特手中的这些娃娃顿时灵动起来,瞬间沾染某种灵气,模特身上的服装也变得栩栩如生。

十天前,她凭借“亲爱的芭比”系列时装获得米兰时装周最佳突破奖,刷新深港时装界奖项新记录。香港新闻界和时尚界很快嗅到热点,混杂着时尚元素和励志肌理,半壁江山闻风而动,立马策划了一台走秀,全方位报道“亲爱的芭比”。发布会在中环举行,规格碾压许多二三线艺人。她被簇拥在鲜花和丝绸布置的场地中央,笑盈盈地喝着依云矿泉水,回答各路记者的刁钻提问。她目光澄澈,皮肤白皙,犹如芭比娃娃瓷器般的质感。次日的新闻通稿这么描绘,她看了娇羞一笑。助理打趣她,以后该叫“芭比公主”了。

发布会结束,她需要到酒店休息会,晚上还有一个酒会。申格基金合伙人约她谈下阶段合作,她明白必须趁此机会将“亲爱的芭比”品牌推出去,引进资本是明智之选,也蕴藏着风险。她瞅着还有点时间眯一眼,助理手中的手机响了。

“大陆的电话。”助理轻声征求她的意见,问她要不要接这个来电。

她示意助理帮她接,她继续打盹。助理告诉她,“是你家人电话,说你嬷嬷快不行了,问你能不能回去一趟……”

她示意助理赶紧给她安排和申格合伙人洽谈的包厢,并确保避免无孔不入的记者前来打扰。她必须敲定当日的合作意向,然后次日一早赶回老家。

两天后还有走秀彩排。助理提醒她。

这时回老家,至少需要一周时间,事情肯定被耽搁了。她握紧拳头,轻敲桌面,暂无万全之策。一旦计划被打乱,很多机会将永远失去,她不想见到这种事情发生,这个电话真不在她计划中。她像浮在半空的鱼,看似要飞翔,却有随时跌坠的可能。

她与助理商量是否能够推迟走秀时间,或者取消。助理听她这么说,脸色煞白,“如果您缺席的话,要支付赔偿金……合同里面签了特别条款,要求您必须全程跟进……”

她阻止了助手,让她安排晚上的洽谈会,顺便帮她订次日下午的航班。利用这个空隙,她要接受某个极具影响力的媒体记者的独家采访,她与记者相谈甚欢,妙语连珠。她想到刚刚结束的发布会,她站在舞台C位,对于这个位置,她走了无数荆棘密布与艰苦缠绕的路。在米兰的最高领奖台,接过世界级顶级名模凯特摩丝递来的奖杯,她用意大利语说了Grazie(谢谢),下面一片欢呼声。凯特摩丝真诚地向她祝贺,与之亲密合影。她没想到,这张合影迅速登上深港所有媒体,“东方芭比公主”的称呼开始被提及。回到香港,媒体记者对她来个全方位无死角的拍照,让她疲于招架。她不是没见过大场面,受邀参加过戛纳电影节和巴塞罗那时尚派对,获大奖是头一遭。对于时装设计师,这种顶级荣誉的冲击波是巨大的,它意味着脚下的红毯已铺满鲜花,时装大师的身份也正在向她招手,款款靠近。

“芭比,芭比!”观众席不时爆发出呼声,她挺不适应这种狂热,这些莫名的来自粉丝的狂热让她兴奋,又让她窒息。她到底不是八面玲珑的人。她对外人有自己的一套,不冷不热,看到人嘴角微翘,满面春风,不媚俗,不高亢,恰到好处的谦卑。她一直就这样游弋在热浪逼人的现场。接受狂热的崇拜目光和欢呼。她总算扬眉吐气,再也不是那个丑小鸭了。多年积累的能量终化成闪烁霓虹。

“芭比小姐,您的时装主题一直以芭比作为主题,请问有什么特别含义?”这种提问司空见惯,她总有一个回答模板,“因为我英文名叫芭比啊。”但这次,她想真诚地回答一次,“因为我的家人。”

“这个家人是你什么人?为什么会带给你爱的灵感?”记者八卦且挑衅的提问,充满无限暗示。她哑然失笑,显然对方把这个“家人”理解为其他意思。这么锋利的刀刃让她难以招架,她后悔不该说出真实想法。

助理机智地替她解围,“家人当然有多种,你想是哪种就是哪种。芭比小姐今天有点累,活动到此结束。”

若是从前,她才不再在乎。她我行我素,不在意他人想法,完全将精力放在作品琢磨上。她记得某记者曾挑衅她:

“你是如何从一个丑小鸭变成黑天鹅的?”

她一句话强硬地撂过去,“至少我是只天鹅。你们呢?”

现在不同了,她如今真的蜕变成一只高傲独特的天鹅。香港到处都有她的通告,她如一只引吭高歌的天鹅,头顶皇冠——在成为知名设计师之前,她是很好的“颈模”,她的脖子圆润且修长,颇像好莱坞明星斯嘉丽约翰逊。她喜欢与芭比娃娃合影的嗜好,也成了一种流行符号,社交网络上到处是模仿她和芭比合影的照片。“她和她的芭比”已经成了年轻一代的社交话题,她的时装展区成为新晋网红打卡地,每天游客络绎不绝。

“芭比,芭比。”她还经常能听到这样的欢呼,她的影响力完全不亚于那些新鲜多汁的影视明星。她成了时尚界的崭新符号,很多人因为她走上艺术之路,她身上有着不可多得的艺术魅力,尤其她极具影响力的励志履历更是深深激励着无数年轻人。很多人把她当作标杆,多少人幻想像她一样,有着超人的天赋、毅力和勤奋,实现不可思议的人生飞跃。


03

她走在一条灰暗而苔藓斑驳的巷子里,老旧的水泥地面坑坑洼洼,她小心翼翼地走着,生怕高跟鞋跟嵌进去。她似乎找不到老家的具体位置,在原地转圈,这几年的新农村建设将县城模样修改得面目全非,有些巷子被拆了,有些古民居也没能保住。很多隐藏在小巷里的老房子,要不是街坊邻居据理力争,估摸也成为烂尾新楼盘。她印象中老房子的那条巷子入口有一水井,井水早没人喝了,有些邻居汲水来洗衣服,倒还是有点用处。

她往前走了几米,果真看到那口水井,已处于荒废的水井,早已没有人潮熙攘的痕迹。周边一个人影都没有。

她探着身子往井里看,“姑娘,小心咯。”她被吓了一跳,抬头看,与一位长满络腮胡的大叔目光相碰,大叔挑着两大筐春笋,露珠晶莹剔透,如珍珠般滚圆地游动在笋壳上。大叔打量她好一会,“你,你,你是——小花吧?”

她惊讶看着对方,丝毫想不起对方是谁。

“我是春叔呀,呆瓜爸爸啊,你小时候经常来我家做作业哩。”胡子大叔急切地自报家门,生怕她像一枚闪电消失在眼前。

“呆瓜”这个名字让她浑身一振,她脑海里立马搜索残余的记忆,不一会便浮现出略显陌生的画面。她记起来了,呆瓜曾经是她最好的同学。眼前的大叔果真是春叔。好几年没见,春叔苍老得完全不认识了。

“哦,春叔,是您啊,您老还好吗?”她礼貌地问好。她越礼貌,春叔越局促不安,她看出来了,转移了话题。

“呆瓜呢?他在家吗?”

“呵呵,挺好,我挺好的。呆瓜在厦门哩,前一阵刚回来一次,说有事,没待两天又回去了。”春叔的热情一如既往,感觉有说不完的话,“你也还好吧?都好几年没看到你了?你都变化这么大了哩。对了,你小叔昨天还念着你哩。”

“是啊,是啊。他一给我电话,我就回来了。”她猛地忘记给小叔一个电话,懊恼地掐了掌心一下。

“好,好。就是你嬷嬷太不容易了,没享福……”春叔轻叹一口气,走了。

她眼前忽然一片模糊,混着灰尘与泪水。一条尘土弥漫、鸡鸭乱飞的小巷子在眼前铺开,天天泥泞湿滑。那口老井前每天排满长队,邻居们经常发生口角,笑骂一通很快又和好了。

她那年七岁还是六岁,之前她不住在这里,她是跟着嬷嬷来的。后来又来了一年轻人,嬷嬷说是她小叔,她看到其他小孩都有爸妈,嬷嬷说他们去了很远的地方做生意。

  • 1
  • 2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嬷嬷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尹高洁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2-08-17
  • 楊剛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2-07-1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可爱的飞泉总善于在广袤的土地上获取自己文学创作的养分,并始终对时代、对现实有着强烈的关注。这些年诗歌、散文、小说创作齐头并进,都很拿得出手。因为是熟人,不加分,只点赞。这行为不可恨吧!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不仅不可恨,反而很可爱,谢谢锦屏老师
    • 尹高洁2童生2022/07/28 09:52:01
    • 分享到:
  • 1.众所周知,飞泉兄是以诗歌与散文闻名深圳文学圈的。我个人更偏爱读他的非虚构散文,几年前的那篇5万字的《葡萄入榨》,令我爱不释手。至于小说,飞泉兄写得很少,我只读过他的一篇《哈瓦涅斯的葡萄藤》。《可爱的芭比》是我读过的他的第二篇小说。小说不长,14000字左右,但容量却颇大。小说以陈小花回老家探望病危的嬷嬷为主线,插入对小时候的回忆,深情地表达着嬷嬷、小叔和陈小花之间可贵的亲情。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尹高洁2童生2022/07/28 09:51:46
    • 分享到:
  • 2.在叙述方式上,不着不急,娓娓道来,许多的细节描写让场景显得真实饱满。小说前后有一个鲜明的气氛的对比:在深圳,气氛爽朗明快;在老家,气氛苦闷压抑。这是小说的特色之一。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尹高洁2童生2022/07/28 09:51:19
    • 分享到:
  • 3.结尾构思巧妙,陈小花发现了自己和小叔都是嬷嬷领养的这一个秘密,这算是一个小高潮。略感遗憾的是,在表达陈小花这种蓦然间强烈的情绪的时候,没有满足读者的情感需求。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哈哈,的确强烈的情感,但我不知如何描述了。所以就留白了。
    • 尹高洁2童生2022/07/28 09:49:54
    • 分享到:
  • 4.“她瞬息明白了一切。无论是陈小花,还是陈满生,都与刚刚去世的嬷嬷陈金桂有着无法割舍的联系,这种冲击足以击倒她,她痛苦的身子剧烈颤抖着,再也遏制不住。”其中,我认为“都与刚刚去世的嬷嬷陈金桂有着无法割舍的联系”在表达方式上有着逻辑上的漏洞:根据前面的情节,无论陈小花是嬷嬷亲生的,还是领养的,其实都属于“有着无法割舍的联系”范畴之内,所以这句话在表述上是不对的,建议另换一句更准确的句子去代替。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尹高洁2童生2022/07/28 09:49:40
    • 分享到:
  • 5.另外,尾声停止在“再也遏制不住”,读来总感觉“再也遏制不住”后面还应该添加一句话才足够完整。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本文认真拜读过2次,上述非评论,乃阅读感受。一孔之见哈。
  • 谢谢高洁兄精彩点评和细致阅读。其实,陈小花是知道她的身份的(文中有好几处伏笔),只是一直不敢面对。她震惊的是真实姓名(这是她原先不知道的)还有那些被她误解多年的汇款单(一直以为是好心人赞助)。
    • 楊剛3秀才2022/07/12 13:55:57
    • 分享到:
  • 芭比公主形象鲜明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杨兄阅读。
    • 老师父2童生2022/07/12 08:51:52
    • 分享到:
  • 诗人改写长篇了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穿插着写,这不是淡季吗,哈哈
  • 最近来访
  • 6探花
  • 4星
  • 4钻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93
  • 0
  • 165
  • 4334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