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大道朝西、大道朝东
  • 点击:35791评论:62022/08/22 21:36
  • 2022年福田区“睦邻文学奖”十佳

我很少在高峰期走这条路了。今天,当我发觉又置身于这条熟悉的大道和车流,不由得开始回忆一段大道往事。

这是一条双向8车道的城市快速路,位于这个东西狭长的城市的最南端,也是将城市发展重心从东部转向西部的主要通道。约20年前,这个城市的人群还陶醉在东部的繁华中,一条十多公里没有红绿灯的沿海快速路开通,并没有引起人们过多的关注。

房地产商嗅觉灵敏,早早圈地造房,并很快向全城人发出西进的邀约。2005年左右,各家报社和户外广告都扎堆发布西部新盘,其中不少主打海景。时隔多年后,人们还记得当年房地产广告勾勒出滨海而居的美好情景,因地处偏远被人怀疑其徒具诗情画意,等西部房价扶摇直上时,这些广告语又真的变成了徒具诗情画意。

彼时私家车还未像现在一样普及,地铁也还在深挖洞阶段,如果从人头攒动的东门吃完一碗酸辣粉,然后坐上公交车,摇摇晃晃、兜兜转转必得两个小时才能到达现在的南山前海一带。可以想见,第一批在此处置业的人,并非眼光独到,而是经济适用。

历史总是这样一再作弄,但也给暂屈人下者有意想不到的糖吃。就像90年代初,许多人不情不愿被组织安排买了原始股,不到两年就迎来了全城排队申购新股的狂潮。这座移民城市忽然觉醒的投资意识,在全国产生了强烈的虹吸效应,全国各地的身份证涌入此地抢购新股,酿成了震惊全国的“8·10”股灾事件。若认为这样的事件绝不重演,可能是忘了历史总有惊人的相似。2015年又一次股灾来袭,硝烟还未散尽,轰轰烈烈的P2P凶猛袭来,又让许多人深陷囹圄。

因为此城有全国第二大交易所且一直以来金融属性的加持,不管股灾还是网贷之祸都在此起势。有人侥幸火里捞了一把金,更多的人损失惨重。贪嗔痴,贪排第一位;钱权色,钱排第一位。不论是生猛大都市还是偏僻小山村,贪钱,总是人性劣根性中的第一性。

此处许多钱财流向了楼市,这里产生了国内排名第一的房地产公司,和这家公司以文化和登山闻名的企业家,令人十分敬仰,只是后来被美女和红烧肉消解了不少。但在这条大道开通时,这一切还未现出端倪。

大道开通不久就开发的那几个大楼盘,这十几年间经历了沧海桑田。那时天总是很蓝,那个叫蔚蓝海岸的住宅小区确实离海岸不远,那个海滨城的楼盘中高层能看到海没错,只是后来许多海成了陆地,许多海岸成了内陆。现在二手房的接盘者暗想什么海啊岸啊,连阵生腥的海风都吹不到,价格还蹿得飞快。这一切不是命名者的错,城市的步伐太快,你未见到开始的模样。

那时,运砂土的车辆排着队通往蛇口,海岸线一退再退。向海洋要土地,是一个快速发展的滨海城市的必然之选。就像城市选择“进”一样,这个城市的人也有一种进击的姿态。那时候的热词是热土、热血、热气腾腾,来自四面八方的不安分的灵魂来到在这片躁动的土地,用现在的话来说,也许就是同频共振、相互赋能。

如此战歌犹酣直至四十不惑,这城市经历了几轮观念洗礼:从“深圳特区姓‘资’还是姓‘社’”这个根本问题,到“深圳特区还会特下去吗?”这个发展问题,再到“深圳,你被谁抛弃”这个危机问题。这座城市的人似乎分为两种,一种忧心忡忡为城请命,一种信奉金钱永不眠,他们互相视对方为傻子、愚痴以及即将被时代抛弃的人。

为城请命的佼佼者,在2003年抛出一篇《深圳,你被谁抛弃》,此文名动一时,政界商界媒体深度互动,把深圳的空气又搅热几度。此后,隔几年就有类似忧患意识的文章出现,但再没有掀起过如此波澜,不知是人疲了还是城倦了。

现在,是疫情延续三年之后的2022年,人和城真有些疲倦了。病毒进化快,新名词出现也快,核酸、流调、隔离、管控、静默,上帝借病毒之手按下暂停键,人们忽然发现假期不敢出游了,家里蹲最安全。

要知道在2000年初期,如果到各地区旅游,尤其是一些非正式景点,那些背着半人高背囊意气风发的驴友,喜欢互相询问来自哪里,大概问三次,会有一次回答:深圳来的。

那时候就有了现在知名的户外网站:磨房。当说出这两个字,很多人心里会想:我就知道。但你不知道的是,最初的磨房只是几个人维护的bbs网站,后来又衍生出天地球协、美食版、车版,每个周末翻帖子报名参加活动,是那时混磨房的标准姿势。他们叫聚餐为FB(腐败),分摊费用为AA,放假动不动就去好汉坡或者东西冲穿越,他们中间一个流传甚广的段子是“你,新驴吧”,将驴友又抠门又自得的情状展现无疑。

这种基于网络形成的组织是新生事物,因为共同爱好的聚集,既松散又亲密,是这座城市年轻人最心仪的交友方式。磨房迅速聚集了一大批70、80年代生人,彼时正是他们人生中最无拘无束的日子,像当时的城市一样新鲜、活力、毫无畏惧。他们工作日混迹于各种公司机构,周末就上山下海,梧桐山、七娘山、马峦山、东西冲、大小梅沙、海柴角......几年下来出现了不少猛人、奇人、能人,至今江湖还流传着他们的名字。

猛人们都在著名的磨房百公里亮相,从2001年第一届开始,穿越城市的百公里渐渐成了青年人的狂欢。原来是从福田罗湖往东穿山越海,这条大道开通后又修建了临海步道,就有了从蛇口往东走的百公里线路。活动那天的出发点必定是气氛热烈,男女老少,仿佛赶集。有人是真的挑战自己,大部分人是跟随走一段,还有人乐于在签到点做义工,各有各的欢乐。

一大波穿着五颜六色服装的人,像潮浪一样顺着大道往东部涌去,这是疫情期间不可能看到的盛况。现在我们常见的是,节假日人们来到这条大道临海的公园,徒步的,骑车的,遛娃的,野餐的,人依然很多,找不到车位,在大道辅路上私家车一停几公里,还有交警维持秩序。老老少少,来来往往,很悠闲,但似乎缺少了某种传奇。

现在想象一下将这条飘逸的大道切成均等的东西两半,五年前,我每日开车穿行西边的一半。出门的时候脑门迎着朝阳,回家的时候看晚霞满天。虽然是开车,但出门总要涂厚厚的防晒霜,戴上墨镜,饱含早起的迷糊和匆忙,日复一日汇入车轮滚滚的大道。

有一次听凤凰卫视的女记者说,为了节约时间她常在开车时涂口红。我想这不算什么,深圳女司机都会这样节约时间。有一次堵车中,我不经意间转头,看见旁边道上开车的美女脸上贴着面膜,大为艳羡,又防晒又美白,这也太会整了吧。

深圳女性很难用一两句话来定义,或者说,深圳的女性群体与男性群体没有什么根本的区别,都是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事,自己的责任自己扛,自己的悲欢自己知。

但深圳的年轻女性总是比较多,华强北改造前有一个大商场,就叫女人世界,大大的招牌上有一位烈焰红唇的女性头像,也许很多人还记得。上世纪80、90年代此地工厂多,女工多;本世纪初深圳发展快,吸引全国优质女性;现在深圳是宜居大都市,女人总是喜欢温暖阳光的地方。曾有女人说待在深圳的理由,其中一条就是,这里四季都可以穿裙子。

以前还没有互联网,夜晚在家里的娱乐不是电视就是电台。说来奇怪,深圳的电视主持人,火的是男人,但深圳的电台,火的却是女人。最火的一位电台女DJ,主持了一个夜间情感节目《夜空不寂寞》。每晚接听听众电话,听他们倾述,给他们建议,就是这样一个节目,火到什么程度呢?那个时候没听过这节目的深圳打工者,几乎不存在。

这位女主播的经历也很深圳,她原本也是一个打工妹,从收音机里听到《夜空不寂寞》后,一心想成为节目主播,后来她辞工去面试,真的成为了这档节目的主播,并成就了深圳电台史上的奇迹。这故事是无数女性在深圳的缩影,她们背井离乡,勇闯特区,所幸深圳是欢迎奇迹的城市,她们创造了属于自己的奇迹。

《夜空不寂寞》这档节目,有一首深圳音乐人创作的的主题歌,歌词很贴切地写到那时深圳人的漂泊与孤寂:点燃黑夜的灯火/这夜空不寂寞/偶然的云会掠过/你是否记得我/能和你轻言细说/这夜空不寂寞。

这里的夜空不寂寞。这条大道经常在深夜12点仍然拥堵,大家似乎都打满了鸡血,有的是饭局刚结束回家路上,有的被电话催往下一场卡拉OK,有的加班完毕茫然地坐在的士上,有的到周边城市办事一日而归。

这条大道稳稳地托着这些车、这些人。东边的往东边,西边的归西边。

现在我们换个观察的视角,将滨海大道沿中间的绿化带横向对折两份,南边这一份是东向车道加海滨公园,北边这一份是西向车道和建设中的深圳湾总部基地。因为东西车道中间的绿化隔离带又高又阔,大部分时候,车上的人只能看到自己这一边单向的车流,仿佛是一个不规则的矩阵在整体前行,所有人都是同路人。

我上班时大道朝东,看见的是大道旁边海滨公园的绿化,前些年大多是深绿色叶子的灌木和乔木,后来多了点缀其间的各种花木,节日一路盆花造景缤纷,赏心悦目。只是,在这条快速路上,人们大部分时候都目视前方,踩下油门,谁会记得阿尔卑斯山下的那个路牌:慢点啊,欣赏啊。

这里的人们依旧信奉实干闯未来。在每一个车辆疾驰的日夜,在没有起跑枪的赛道上,在这不停歇的速度与激情中,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不由自主沉浸其中,创造其间。

也许关于这座城市,你关注到的是它的年轻、现代、快节奏,以及“搞钱”和“打工人”的调侃。你忽略的是它的乡土、岁月、沉寂,还有披荆斩棘终于立稳脚跟的喜悦。它只是一个小渔村,却在时代的选择中站在了潮头,改革开放的许多第一就在这里产生。

在这条大道往西快到头时,右拐上立交桥进入南海大道,南海大道往南直行一路,就是40年前举世瞩目的蛇口工业区。现在南海大道上还能看见当年震撼人心的标语牌:“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这标语穿越了40年依旧鲜亮,原来在上世纪80年代初,“搞钱”就写进了深圳的基因。

能不能说这是一座观念造的城,一支改革开放的梦之队呢?在20世纪的历史进程中,深圳蛇口工业区发出改革开放第一声开山炮应该被铭记,当时蛇口***袁庚也被铭记,他的雕像在南山人才公园有一个,在蛇口海上世界文化中心有一个,他面对海湾信心满怀的模样,依然是深圳人心里的珍藏。

一纸风行也是在那个时候,从《深圳特区报》一篇《东方风来满眼春》开始,到《南方都市报》登陆深圳,报业神仙打架,内容精彩丰富,一元钱一份的报纸可以有上百个版面,发行量也达到了上百万份,纸张、印刷、发行成本都不够,整版整版的广告来贴。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随笔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1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蔡德林提名10000,共计12000
  • 2022-08-2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夜空不寂寞,我听过。谢谢你唤起我的回忆。娓娓道来的文字,注入的是对这座城市的爱。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故事在讲述中慢慢呈现颜色,呈现了味道,是清新,是深沉,故事后面是跋涉的路径,是沉淀后的探寻与总结,无论卑微与光明,澄澈与浑浊,都是一份岁月的回赠。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一口气读了作者三篇作品,这是最后一篇,感觉最好。前两篇或嫌抽象,或嫌肤泛,这篇有自己独特的发现与感悟。所有的文学,其核心价值就在于诗意与哲理,当然其哲理应该涵映在诗意里。而诗意这东西,最是说不清道不明,那可能是一种深入事物内部的能力,以新颖的感受,刺破旧有的观念和审美。此文以驱车滨海大道的体验,将新奇的发现简洁道出,清新可喜,淡淡的诗意浮现出来。而蕴含其中的,是这个时代的变化,一座城市的面影。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暁霞囡4举人2022/08/23 17:25:50
    • 分享到:
  • 文字不错,可以写得再细致些。可能是我贪心没看够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赵赵2022/08/24 12:19:56
    • 分享到:
  • 我也没写够,所幸还有很多机会
    • 赵赵1布衣2022/08/23 13:13:49
    • 分享到:
  • 感谢老师点评,非常中肯,我也会更深入城市细节,体味城市变化。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最近来访
  • 赵赵
  • (我名即我号)
  • 1布衣
  • 3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0
  • 4
  • 47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