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虚掩的门
  • 点击:32546评论:162022/08/24 20:49

客家小镇,桃花源一般的存在。天渐渐黑下来,小酒馆门外的暗影潜进来,房间的灯光越来越亮了。

两个人对坐着,灯光照着桌上的菜肴,仿佛某种仪式还没有完结。他们一边轻抿嘴唇品尝菜肴,一边看着虚掩的门,等着服务员上完最后一道菜。

她看了看他,说:“喝吧,你先慢慢喝。”说着起了身,拧开了酒瓶,为他倒上了酒。

他没有推辞,用手指轻轻地点了点桌面,说:“好想和你一起喝。”

她的脸上忽地飘来熟透的苹果一样的红,就像刚刚喝过了酒似的,她笑着说:“我也好想和你一起喝,等下次不开车,我一定陪你喝,陪你醉。”

她坐下来,灯光映着她纤细的手指,柔和、粉白,脖颈光洁的线条延伸下去,消失在鼓成波浪的衬衣里。

“你说过好多次了,我们总是找不到你也可以喝的机会。有几次你没有开车,但我忘了要你喝。不过女人喝酒总归不太好,是吧?”每次相约后,总是她开车来接他,所以他惜香怜玉的语气里带了点男人的自责。

“我真不知道你们男人喝酒是个什么滋味,因为深圳从来没有朝九晚五的日常,所以想释放倦怠?调整身心忘却烦忧?对于你,我觉得都不是,你倒像打通了通道似的,一扫平日里的抑郁和疲惫,给人一种清醒和畅快,所以我很喜欢你喝酒的样子。”

他把得到欣赏后的快乐藏在深思熟虑的神情里,笑了一下,开始喝酒。入口的酒,其实是冰凉的,只是在酒精渗透到血液里,才能揉搓出热量,点燃身体的冷寂,然后有种巍巍气势在身体里升腾,一如森林里高大的树冠在微风里摇摆,看似没有动静,其实暗藏了排山倒海的力量,但是这种气势和力量不过是一粒四处飘飞的花粉被苟合后所带来的,这种大与小,强与弱的对立和包容,仿佛与一切事物的本质一样;或许每一次酒精冲击,就是对这种本质的一次寻微探幽,这也许正是男人们贪恋喝酒的原因吧。

现在他的思维像这粒飘飞的花粉落在了花蕊上一样,生命的微粒活跃起来,一个崭新的局面打开,他渐渐从文质彬彬的对答中走出来,不再那么拘谨了。

她用渴望而欣喜的眼神看着他,她最喜欢他此时的状态:语言生动准确,思路清晰,每一个现实的问题,他都可以用哲学的方式和宇宙万物联系起来;对于她的一切问题,他从不口若悬河,故弄玄虚,他的尺度把握得很好。她倾听着,时而低眉颔首,时而支颐独思,随着他娓娓动听的话语,她从现实走入虚幻,从思想的表象走入精神的深邃和广袤,每当这个时候,她细腻的眼睑就会像括号一样微微下垂,眼里的光泽在黑黑的睫毛间熠熠生辉。

她的脸庞沐浴在灯光下,玲珑的鼻翼像吮吸花露的蝶儿的翅膀微微颤动一下。他的腿在桌下不经意的碰触,使得她轻轻一颤,这个带着体温的感觉像水一样流贯到她的指尖,又像山雨前忽然聚集的乌云一样涌到她的脑子里,在她不知所措时,他抓过她的手,用另一只手在她的手背上轻柔地搓了搓,似有千言万语的样子,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他努力想表现出她所说的清醒和畅快,但最后只是傻傻地笑了笑。

她怜爱地看着他,用手掌覆盖在他的手背上,然后把手从他的手掌中抽出来,她说:“别喝多了。”

他从来在她面前,都表现得镇静自若,即使在喝多的时候,她也从不会说“别喝多了”,相反她总是带着鼓励对他说“还要吗?”今天的晚餐才开始,甚至菜还没有上齐,就像球赛刚进入前半场,就遭遇了黑哨,一开始就直奔结果而来;每次和她在一起,尽管多少会留下遗憾,但是这种遗憾不会影响他们彼此的好心情和满足感,分手前,他们仍然不会忘记拥吻而别。

我喝多了吗?一股强烈的保护欲从他心里涌起,他的脑子里充满了压力。这种压力使得他开始怀疑自己的性情和品质,怀疑自己的很多行为是染上恶习的结果;譬如在情感上毫无节制,时有放纵和挥霍,对事物判定和决断时,常处于懵懂或是迟缓的状态,有时根本就表现得十分弱智。

就说关于这顿晚餐吧,到底安排在哪里的想法已经跟随他一个星期了,只要一想到日期就要来临,他就感到自己像一块吸满了水的海绵,轻轻一碰,就要漏出水来,直到他坐进了她红色的小车里,他也没有想出具体的位置来。他们开车转了好久,从深南大道到香蜜湖畔,从梅岭到尖沙咀,经过了一个个的餐馆,回避着可能遇到的熟人,他的提议几近愚蠢,都被她轻易否定了,最后他们从城区过桥到了这个客家小镇,觉得这里的小餐馆相对偏僻幽静,是个能够营造幽会气氛的好地方。

在他正感觉这里的静谧能听得到彼此心跳的时候,门外有嘈杂的声音传来,好像是几个钓鱼晚归的人,不知是在这里吃完了饭要出去,还是饿着肚子才进来,反正他们谈着钓鱼的事。

他们警惕地对望了一下,开始怀疑这里是否是安全之所。他起身小心地从虚掩的门走出来,穿过走廊,他看到大门前的灯光下,那几个钓鱼的人在汽车后备箱里整理渔具,养在塑料收纳箱里的鱼受到了惊吓,猛地摆着尾巴,灯光把四溅的水花照得像散开的碎银。

走廊的尽头连着庭院里的菜畦,惨白的月亮卧在这个还没过度开发的小镇上空。临水的树林灰蒙蒙的,保持着原貌的建筑物除了临街的两排屋顶上灯光耀眼外,其他的灯光疏离有致。镇内的石板小道很平整,镇口的公路上偶有赶路的货车开过,它们身躯庞大地拖着黑色的影子,呼呼地发出只有在夜里才听得到的声音。

院子里足够亮,基本上没有令人恐惧的阴影,甚至可以看清楚所有的东西——冬青的树篱、围墙、两根不锈钢管之间拉着的晾衣绳、带着细小虫洞的萝卜菜。

他顺着一条水泥小径来到院子里的卫生间,吧嗒打开灯,里面显得整齐,洁具很干净,不是他想象中又脏又臭的那种。

他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大门前的汽车已经开走了,地上有一片水渍。一个收拾得还算整洁的老年妇女抱着她的孙子坐在前厅的吧台里。

“今天的这个酒不是原装的吧?”他问道,尽量表现着善意,使自己的语气不引起误会。

“是装在瓶子里的散装封缸烧,儿媳妇她娘家槽坊的,卖得好俏的,有问题吗?”老人尽管带着很浓的客家口音,但他还是听得很明白。老人把臂弯里的孙子换了一个边,样子很和气。他早看出来了,他们是靠祖屋开店的家庭模式。

“哦,没事。好像还有一道菜没上,我顺便把单买了吧。”

老人笑了,“你的同伴已经来问了菜、问了酒,单也被她买了。你们什么都想到一处了,真是一对互相体贴,心心相印的好人儿。”老人话里没有揶揄的成分,显得十分厚道和真诚,或许她把他们当成了夫妻。

他走进房间,老人的儿媳已把最后一道菜端了上来,正在和她说着话。儿媳脸上白里透红,身板健康硬朗,说话直爽,语速快,一看就有股山里人特有的干练利索劲。

“我们这的菜和酒都是我娘家人托班车送过来的,纯粹的农家菜,城里是吃不到的,”儿媳瞥见他推门进来,像是在等着给他作解释,但她又不正面对着他,而是说给两个人听,“封缸烧里有股荔枝香味,是吧?这是传统工艺酿制所独有的,任何化学的香精都不能调出这个味道的,所以,恭喜你们今天喝到真正的客家酒了。”她边说边往门口退去,那种训练有素的姿态,一看就知道她有过在酒店打工的经历。到了门口,她躬一下身子,说:“你们安心吃,有需要再叫我,多长时间都行,我们不急着打烊。”她诡秘地一笑,话里带话,转身把门轻轻地带上了。

他坐下来,抱歉地对她说:“很不好意思,怎么你去买单了?这不符合国际惯例。”

最后一句的幽默把她惹笑了,她噘着嘴娇羞地回应道:“不能每次都要你破费,今天尤其不能要你买单,你看刚才这个小媳妇的眼神,好像我是你刚姘上的女人。”

他顿了一下,在空中握着拳头,扮了个怪相,“我们要做一对庄重严肃的人,不!是一对庄严的老虎。”然后把双手的大拇指按在太阳穴上,扇动手掌,唱起来:“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眼睛,一只没有耳朵。真奇怪,真奇怪。”

她用手捂着脸,从指缝里看着他的样子,呵呵地笑起来。

“我之所以买单,至少可以减少她不怀好意的看法,我宁愿她把我们当成夫妻,夫妻出门女的买单,这才是正常的。”

她在为自己鼓劲的时候,脸上笑的余波渐渐淡去,露出糟糕复杂的神色。

“我们不正常吗?即使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也会有人误会的,因为世上的美丽不会单独存在,甚至根本就不容许存在。难道我们不是夫妻,就不能是朋友吗?”他用膝盖碰了碰她的膝盖,把她的手拉到自己的嘴边。

她夸张地把手拉回来,瞪大眼睛,指了指门的方向。他回转身看到虚掩的们,慢慢地开大了口子。他起身时,她已冲到了门边抓到了门的把手,他帮着她把门锁好后,把手放在她温柔的肩上。她脸上涌现苹果一样熟透的红晕,搂着他的脖子,咬着他的耳根说:“难道我们仅仅只是普通朋友吗?”

“我们当然不仅仅只是普通朋友。”他贴着她的脸,感到了她轻盈的气息和双颊的滚烫。

他的指尖掠过她的脸颊,她抑制住了自己的激情轻轻地阻挡着他的手。他原本在适度的酒精作用下,会放纵自己的思绪,但绝不会做出很彻底的事来,倘若他强求一点,或许她会迁就他吧。

他们兴犹未尽地重新坐在座位上,“我们这么多年了,差不多快二十年了吧?”她知道眼前的男人会非常得体地应对她所有的问题,但她仍旧会时不时地以问题的方式切入话题。

在他们相识之初,她耍过所有女人的小手段,比如问他,他们相识在哪一天,每个月相聚的次数等等,但今天她不是提问而是感慨。

“是的,确切地说,十八年了。”这个问题在他心里重复过多次,所以他不假思索地回答出来。

“我一直在想,是什么把我们的感情维系这么长的时间。我的答案是:最本能、最真实、最简单的相处,你的呢?”

他略作思索,说:“是默契,对,默契!我们之间虽然缺少山盟海誓的浪漫,但一定是纯粹的,理性的。在这个世上绚丽灿烂的事物转瞬即逝,只有朴实无华才能天长地久。”

她把夹在两腿之间的手抽出来,捧着自己的脸,“多希望我们能相处得自然,象同性间那样无所顾忌呀!但我们注定需要理智,需要避让,我们有对家人的责任和义务,我们有家庭有儿子有父母,有朋友有工作。诽言和误会也是伤害。”

他用暂时的沉默给与了肯定,“人生好不容易,你我能这样身心愉悦地相处这么多年,能在我们各自的家庭和工作中互相保护,隐忍我们的激情,维护这份隐私,我真的很感激你。感情和与身俱来的某些事物一样,不是以好坏相论的,感情是爱屋及乌而不是鱼与熊掌兼得,我们虽然不能建立一个在一起生活的物质家园,但我们一直在构建一个只属于我们的心灵世界和精神空间,我们互相信任,袒露身心,在现实和精神的不平衡中,把现实里必须藏着掖着的都交付给对方,在相互的慰安里弥补精神的缺失,我们不伤害谁,不危害社会,我们没有错。”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言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9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悠悠打赏2000,共计4000
  • 2023-09-25
  • 文夕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2-09-08
  • 蔡德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2-09-05
  • 蔡德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2-09-01
  • 悠悠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2-08-2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小说展示了一种很难拿捏的特殊的两性关系。门始终虚掩,未曾关闭,未曾全开。中年男女的情谊,很多心灵相通,情感相接,却又被社会、家庭等因素所阻隔。难能可贵的是,作品篇幅不大,却娓娓道来,自然流畅,恰到好处,未做过多阐释,也不嫌抽象干巴。中心舞台就是酒馆的一个房间,中心事件就是一个两人饭局,却容纳了人类情感中不能轻忽而未备充分书写的那一片场域。作家悲悯而欣悦地肯定道:维持现状,也许是最好的状态。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感谢蔡老师的精彩点评,谢谢蔡老师
  • 没有一定的实力是写不出这样让人青睐的作品的。今年参赛小说里的佼佼者之一。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陈老师鼓励
  • 这是一篇气质独特,气味,色彩,都非常明显的心灵“画作”,具有诗韵的意向,庸常的具象,作家营造的一种生活场中,那个欲念的“声音”一直在耳边萦绕,构成一种特定的气场,这就是小说特质的气场。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秦老师精彩点评。谢谢您。
  • 这样的小说要是放在80年代就是典型的先锋小说,与传统的小说追求故事情节不同,它更注重营造某种氛围和情调,想迅速把读者一直引到人物的内心,把生活的细枝末节打散揉碎。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廖老师点评。谢谢您!
    • 文夕评委2022/09/08 16:01:10
    • 分享到:
  • 现实挤压下的中年人,仅有的一点柔软的感情,很真实,温暖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感谢文老师点评,谢谢您!
    • 文夕2022/09/08 21:35:24
    • 分享到:
  • “我一直在想,是什么把我们的感情维系这么长的时间。我的答案是:最本能、最真实、最简单的相处,你的呢?”这一句描述很到位
  • 作家对存在的灰色地带的情感不能视而不见,人性的美好处处都在,文学不能回避。谢谢文老师的细致品读和点评。
  • 现今社会,包罗万象,在较为宽容的世界里,读者透过虚掩的门,看到了门中人的样子,同进也折射出自己的模样。是赞同?同情?抑或唾弃?不同的读者有不同的观点,或许这才是作者表达的意义所在。
  • 这个小说情节不多,最多的是一种情绪在动荡,也许真正好的状态,这是一种若即若离的状态,我一直在想,是什么把我们的感情维系这么长的时间。我的答案是:最本能、最真实、最简单的相处,你的呢?”其实两个人的关系就如同虚掩的门,这是一种最好的状态。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欧阳老师的精准点评,谢谢您。
    • 彭定旺1布衣2022/08/25 12:36:42
    • 分享到:
  • 小说《虚掩的门》写的是一对中年情人,他们的暧昧持续了十八年,而依旧温情脉脉,虽不能说相濡以沫,却也稍可相互慰藉,彼此在乎着,平时也偶有小别扭,却并不打算改变这种状态。没有婚姻的负累,也没有朋友的疏落,一种谈谈的人生惆怅与快感就在里面,生命的光与影也约略在里面。最后如果分离,也不会有太大的消耗。这种灰色人生是深圳打工族里最常见的状态。这种平衡或者无奈也就和炊烟一样,成为我们最日常的一部分。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彭定旺1布衣2022/08/25 07:49:05
    • 分享到: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荆江文学》副主编,作品散见《作品》《文学界》《长江文艺》等期刊,出版有小说集《家宏来信》《虚掩的门》
  •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荆江文学》副主编,作品散见《作品》《文学界》《长江文艺》等期刊,出版有小说集《家宏来信》《虚掩的门》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0
  • 5
  • 67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