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簕杜鹃在点头
  • 点击:36741评论:262022/08/25 15:21
  • 2022年深圳市“睦邻文学奖”十佳

(一)

宁之洲是入殓师。她不是哑巴,只是不愿与人说话。殡仪馆的清晨,不是鸟鸣,就是家属的哭声,今天特别地静。她如同往常,早早来到办公室,泡好咖啡,放入方糖,搅拌了几下,便出神地望着窗外的绿茵:刚才上班的路上,草丛里有只黑猫向她打招呼,她回应了吗?白色糖块作了一个蛙泳,轻蔑地瞥了她一眼,潜入了褐色的深湖。

殡仪馆位于深圳盐田社区菠萝山南侧,地处偏远,从盐梅路沿着林荫夹道的柳家路开车进来,也要十几分钟。柳家路曲卧在山脚下,旁边依偎着一条溪河伯公沥,那条溪河,瘦骨嶙峋,甚至连溪底的菱石都刺了出来。上个月,雨水丰沛,宁之州路过时,伯公沥炫耀地将溪水溢出堤岸。她不吃那一套,调侃说,这不是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嘛。伯公沥白了她一眼,与天上的白云一起缓缓东去。一栋厂房蹲在荒废的山田间,它在风雨中乞讨了好多年了,生锈的钢筋挂在断壁中,一幅衣衫褴褛的模样。同样被人漠视,那排老竹林前的客家排屋却显得有些不一样:白灰墙,黑老瓦,飞钩般的人字形垂脊,百年岁月的沧桑透着深山特有的静谧,倔强地守护着面前无人耕种的田地。世人没有遗忘它,它却以这种姿态谢绝了世人的阿谀奉承。这让宁之州对其另眼相看。它自我介绍时,自称是陶渊明,只是不会作诗。它的谈笑中有一种扎根于乡土之下的安宁。

家给不了她的,在这里找到了。

人总是抱怨生的苦难,却又厌恶死的孤绝。入殓师这份工作,向来都很难被世间人接受的。宁之州不在乎。人是复杂的,厌恶并不代表不需要。她还年轻,生与死,于她,犹如花开花落,悲则悲矣,也仅此而已,可她却深知一个道理:人在呵护中诞生,自然要在呵护中死去。倘若她有一天猝逢事故,为世间添一抹烟火之前,也是希望有人能将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人就是这样,心随遇而变。宁之洲见过一些人,前脚对她连声称谢,出了殡仪馆就朝地上吐口水,驱晦气。宁之州不在乎,本来就不是为了他们而工作。身边的女同事一旦恋爱或相亲成功,总会匆匆离职,她们的另一半恐怕至死都不会知道,自己的女友或妻子曾给死人化过妆。宁之州从未见过工作一年半以上的女同事,也从未收过她们的喜帖。反倒是男同事看得开,柳毅就曾说,有什么所谓啊,反正做不做这份工,都找不到女朋友的了,深圳这种地方,男也好,女也好,大家不管是不是自愿的,都得单着,这种社会性太监现象,其实是很没道理的,唉,算了,干脆……你们以后都叫我柳公公吧。

化妆部上下,没人叫过他这个诨号,大家都有共同的心病。

化妆部办公室坐落于殡仪馆北侧的庭院中,北侧开窗,南侧开门。阳光偷偷地爬进来,清爽的林风穿堂而过。在花香与树荫的寂静之处,宁之州看到了那个女孩,六七岁的模样,孤零零地站在树下,身上的白碎花黄色连衣裙在风中轻摆。她走出办公室,在女孩的面前蹲下。两人相对,还未来得及开口,风就催促起来,树荫下又只剩她一人了。她偷眼侧看,草丛中一只绿皮蜥蜴朝她眨眼。她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这是她与它之间的秘密。

此时还不到八点,宁之州在簕杜鹃花丛旁呆坐。隔壁院子传来清洁工刘阿姨扫地的“唰唰”声。打扫声朝她这边一步一步地靠近,又在院子中庭停了下来。刘阿姨朝她打手势,问她吃过早饭没有。她展颜而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长发飘动,身边的簕杜鹃点点头。

殡仪馆的人都没见过宁之州开过口。柳毅知道她会在什么情况下说话,他将这个秘密深藏于心底,从未向他人道出。

刘阿姨开始自顾自地说起话来:我家那个大的,刚刚考上大学,就找我要钱买电脑,说是学习要用,一天到晚就知道要钱,他爸倒好,说给吧给吧,不是拿去买电脑,也是去追女生了,都是好事来的,说得好听,自己又不去上班,明年的学费都不知道怎么办呢。

宁之州只是看着,听着。刘阿姨说着说着,抬头看了看她,视线交接上了,又埋头继续说。刘阿姨每天早上都会找她唠叨日常,柴米油盐酱醋茶,不然就是昨天菜市场的小贩多收了她一块三毛钱,检测核酸的工作人员故意不教她怎么打开粤核酸检测码等等,诸如此类。她喜欢说,宁之州喜欢听。或许是殡仪馆太安静了,宁之州想。刘阿姨做完卫生,转移到其他区域。

院子又静了下来。

宁之州穿过走廊,来到殡仪馆南侧的一间化妆车间。车间中央的工作台上盖着一张白布,凹凸起落,像一座静谧的小雪山。她在内室换工作服。寂静之中,听到了花开的声音。

我妈妈呢?女孩问,白碎花黄色连衣裙像一缕轻烟在她身后流淌。

“姐姐待会给你化妆,化得漂漂亮亮的,你妈妈就会来接你回家了,”她低声说。

我不要化妆,我妈说了,小孩子不用化妆也是美美的,我要我妈妈……

宁之州听到花掉落的声音,落寞地站了四五分钟,才推着工具车来到工作台前。她轻柔地翻开白布,生怕惊醒一个熟睡的梦。死者是昨晚二十一点左右送来的,听柳毅说,这小女孩开学前跟父母外出旅游,回来的路上追尾撞上了运载钢管的货车。她的脸部被撞出一个血口,宛若一朵狰狞的花,致命伤在胸部,钢管贯穿伤。从冰冷的眼角和面部角度柔和的轮廓上,宁之洲看到了疼爱与呵护的痕迹。

原来爱也是可以被肉眼看到的,这样一想,宁之洲竟然有些妒嫉起来,很想咬这女孩的脸庞一口,爱是什么味道呢?是不是像她天天吃的大红苹果?如果上天让她和这女孩置换人生,她可以得到求而不得的父母的爱,代价是在七岁时躺在这里,这样的人生是否就完美了?上天是如此地刻薄寡恩,递给你一个苹果,还不忘在里面放一颗虫卵。

她褪去女孩身上的白碎花黄色连衣裙,折叠整齐,捧着它放在一旁的木盒内,木盒旁有一件同款式的连衣裙,尚未拆封,女孩的母亲昨晚送来的。她打开蓬头,用手掌探测水温,直至调试到舒适的温度,才开始为女孩梳洗。梳洗时不忘用手掌遮挡住女孩的耳朵,眼睛和口鼻,生怕蓬头的水溅入其中,让女孩感到不适。不论活着还是死去,生命都是敏感的,都需要呵护。给女孩洗头时,她非常欣慰:没有一根头发随水流走。头发是女性的第二生命。她吹干女孩的头发,又替她修剪起指甲来,每一个指甲都修剪得圆匀美观。

母亲也曾这样为她剪过指甲,指甲钳咬合时会发出声声的脆响,母亲捏住自己手指的力度,就像丝绸般柔软。那时候的母亲,在她的记忆里就像是一个错觉。她读到高中时,才知道母亲心情恶劣时对她的所作所为是有法律名词的:家庭暴力,虐待孩童。从那时候起,她就慢慢地变得不愿开口说话了。

她将德国制硅胶颈套固定在女孩的脖子上,让女孩的睡姿显示出稳固的力量,精心挑选一款肤色硅胶,修补女孩破碎的脸,覆上进口的美白面膜,用彩妆刷安抚面膜冷静下来。此时,女孩的神情宛若一朵沉睡的莲花。她抽了抽鼻子,却闻不到一丝花香。这时候,她就听到了雨打荷花的声音:不知哪里来的眼泪,一滴,一滴滴,打落在女孩的脸上。她呆了呆,以为自己一直心如止水。拿起棉巾轻放在泪珠上吸干,又有几滴滴下了来,她有些急了,这才记起来要仰头。

当她为女孩穿上新的衣服时,已近中午。

宁之州没有胃口,在办公室外树荫下的草地上独坐。她摸了摸身侧的草地,早上女孩站立的地方。这个世界,真的是毫无道理可言,她想,内心有个声音在独白:昨晚,我跟一朵簕杜鹃讲了一个故事,说的是一颗星星是怎样被人从天空上丢下来的,簕杜鹃的花瓣是三瓣的,很美,它听懂了,就朝我点了点头,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了吗?我看到了一滴白露从花瓣上滑了下来。

簕杜鹃花在风中点点头,听懂了白露的故事。

宁之洲希望生活在一座空中花园。这座花园必须位于白色巨塔之巅,白色巨塔一定要建造在白云之上。四季分别居住于花园的东南西北,她不用走出花园,就可以经历春夏秋冬,不用与人接触,就可以走完一生。

柳毅朝她走了过来。他人高瘦,头发在后脑勺挽一个小发髻,平时总穿一身现代风汉服。他是深圳小有名气的年轻雕塑家,去年还拿过省级雕塑奖项。他比她早几个月来这里工作,至今还在向同事解释自己从事入殓师的原因:为自己下一部与沉睡有关作品取材。宁之州一直都很好奇这些艺术家,是怎样面对他们的童年的。他在她的斜对面坐下时,她又不敢问了。或许他和她一样,那她又何必揭人伤疤呢?

柳毅将手中的点心和牛奶递给她。

谢谢,宁之州心里说,摇摇头。他没有坚持。

“小孩送去告别厅了,她的父母也在那里,好可怜,这么小就走了,”他说。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没什么道理可讲的,宁之州内心应道。柳毅的耳畔只有风的清响。宁之州眨了眨依然红肿的眼睑,察觉到他的眼神,心脏猛地一阵快跳。

“也不用太放在心上的,你每次都这样,那这工作做起来就太辛苦啦,”柳毅说。

没什么辛不辛苦的,反正这个世界是没有道理可以讲的,宁之州内心说。凉风阵阵,树梢声沁人心脾,一片绿叶掉落在她的秀发上。不知道柳毅是在看人,还是在看落叶,总之,他看呆了。他从口袋里拿出小女孩的木雕像。他昨晚独自在化妆车间完成的新作。每当化妆车间送来一具新的大体,办公室的陈列柜就会多一件木雕新作。他将女孩雕像递给宁之洲。宁之洲将它摆在早上女孩站立的地方,怔怔地看着,出了神,女孩形态直如她化妆后的模样,只是眼里嘴角多了许多笑容。她疑惑地看向柳毅。

“我当然没见过她笑的样子,可是,你想想,这么小的年纪,平时脸上除了笑以外,还会有别的表情吗?”柳毅说。

宁之洲点点头。

柳毅“唉呀”了一声,宁之洲猜他又要开始胡说八道。谁知他却问道,“今天下班后想吃点什么?说,哥请客,”

宁之洲回过神来,内心慌忙地说,不了,谢谢。又不忘朝他莞尔一笑。


(二)

宁之洲站在告别厅门口,畏畏缩缩,右手局促地捏着左手小臂。呵护子女的父母,令她自惭形秽。小时候,她有时放学回家,路过小巷,看到邻居一家几口在门口嬉笑打闹,就只敢远远地望着。她家也曾有过这样的笑容,在一张旧相片上,母亲抱着襁褓中的她,坐在高背木椅上,背后站着西装革履的父亲。笑容来得如此简单,如此轻易,以致后来没人珍惜。父亲后来承包煤矿发家,渐渐地就少在家住,反而是他那几个情人小三,隔三岔五就闹上门。辱骂,挠脸,揪头发。互有胜负,没有休止。刚开始,母亲还会找她哭诉:我不离婚,还不都是为了你。后来,母亲看她的眼神,就有了敌意。之后,母亲在家里又制造了一个敌人。

阿妈是怪物,她想。

  • 1
  • 2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入殓师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9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朱正安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2-09-19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2-09-09
  • 孙行者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2-09-08
  • 文夕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2-09-08
  • 朱洛嬉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22-08-31
  • 别看了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2-08-28
  • 辛尚仁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2-08-26
  • 魅惑春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2-08-25
  • 东子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2-08-25
  • Inna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2-08-25
  • 陈湖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2-08-2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个短篇小说让我心下一沉,却让我眼前一亮!小说写的是入殓师,探讨的是死亡问题。死亡是生命的另一个维度。人活着最终是为了死?这是个天问,没有答案,“这世界是没有道理可讲的”。人与人之间的悲喜既相通,也不相通;人类与其他生灵之间也是如此。这个短篇,容量很大,除了明问之外,还有若干引而不发的暗暗的拷问在其中。作者的文笔又立体又魔幻,每一节叙事都带着情绪、思考与意境,让这篇小说兼有诗歌与散文的风致。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老师的鼓励和支持。再接再厉
  • 特殊行业的一声“呐喊”,即便是对花语,对风言,终有最重要的一朵——“勒杜鹃点头”……至此,作者内心的硬度和柔软,光明与期待,都与文脉中的血液共生,凝结成本届一个独特的存在。赞!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秦老师的称赞,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鼓励
  • 来自破碎原生家庭的宁之洲,内心奔涌着对生活绝望的暗流,为逃避家人来到深圳,选择入殓师这份职业,借此遁世封闭自己。只到她为一个车祸身亡的小女孩化妆时,婉惜鲜花般盛开又凋谢的短暂生命,突然明了生命的可贵意义。再面对真诚向她示爱的同事柳毅,渐渐卸下冷漠伪装,有了逃离黑暗的勇气,重获对生活的希望。作者叙述老道,笔墨克制得当,女主心境一波三折的转变无过多渲染,有对生死的思考,结尾场景喻意光明,也是点到即止。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朱老师的点评和鼓励,我会再接再厉。
    • 文夕评委2022/09/08 13:02:01
    • 分享到:
  • 在中华文明的孝道掩饰下,家暴有合理合情的地位,“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剥夺了受害子女的任何反抗和申诉权利,甚至是一点点的诉说也不被允许;在彻底有无助中,未成年的子女只能在家暴的肆虐中沉默的忍受,最后大多自闭或者自毁……许多人一生都很难走出这种阴影……主角在花草动物中找到了情感寄托,这是我看到的最好的结果,应该算是有正能量的……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老师的鼓励
    • 别看了4举人2022/08/26 11:22:56
    • 分享到:
  • 主角的故事原本很沉重,作者却不让读者第一眼就看出来,需要细细品味,待到读者渐渐拨开云雾,才能看到庐山真面目。主角不幸原生家庭,使她变得性格孤僻,入殓师应该跟这个性格很契合吧。同样被视作晦气,无人问津,这与作者的命运某种程度上达到完美契合。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打错了,改:主角原生家庭不幸,使她变得性格孤僻。
  • 谢谢点评
    • 辛尚仁2童生2022/08/26 09:57:22
    • 分享到:
  • 文章内容新颖自然通达,入殓师一提到这个职业大家第一反映就是和死人打交道,心里不免有些害怕和对他们这种特殊职业的抵触,因为社会对这个职业还有是很多的偏见,会受到很多人的冷嘲热讽,他们给死去的人一个体面的样子离开这个世界,给予逝者最大的尊重,为什么我们就不能给到他们最大的尊重,接生的人叫白衣天使,送逝者体面的离开这个世界的人,却要被我们所不齿呢?所以我觉得入殓师不是什么晦气的人,他们也是最善良的天使。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是的,有同感。
  • 入殓师一直以来对我而言都是一个很令人敬佩且神圣的职业,世人体面来到这个世界,入殓师就像天使一样,让他们体面的离开这个世界,联想到前阵子的《人生大事》,故事发展让人泪奔,感觉这个职业备受争议,多数人觉得这个职业太晦气,一旦入行,不但陌生人觉得不祥有时候就连亲人朋友都觉得你去那个地方上班“不干净”,在那里不能笑容满面,不是冷酷无情,而是以平常心去面对生死,看完文章,感慨珍惜眼前人吧,给身边人更多的爱。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你的点评
    • 易子强2童生2022/11/16 12:13:46
    • 分享到:
  • 榜上无名,有点小失落。读了杜鹃,服了!关注了!煞费苦心。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老师的肯定
    • 朱洛嬉1布衣2022/08/31 21:27:15
    • 分享到:
  • 为什么改了笔名??找了好久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别看了4举人2022/08/26 11:23:37
    • 分享到:
  • 喜欢作者笔下的宁之洲,她会愿意跟花草蚊虫说话,这些是人类完全无视的而他们却真实存在的东西,没人在意过它们,只有宁之洲认识它们。喜欢作者笔下的柳毅,看似仙风道骨,实测非常可爱,对于生活的细节,总能精准捕捉。每位送来殡仪馆的大体老师都有一个专属雕像,这是柳毅最戳我的地方。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Inna3秀才2022/08/25 17:14:24
    • 分享到:
  • 网站还没遇到写殡仪馆的,我承认被吸引了。主人公是个女生,会从事这个职业很难得。为她点赞。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点赞
    • 暁霞囡4举人2022/08/25 17:05:37
    • 分享到:
  • 题材不错,文笔更不错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多谢文友老师的肯定
    • 东子3秀才2022/08/25 16:47:04
    • 分享到:
  • 题材让我眼前一亮,斥巨资打赏了。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鼓励啊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3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
  • 0
  • 1
  • 32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