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制造
  • 点击:16343评论:42022/08/28 17:46

中国制造


我们制造了收音机  汽车 电脑显示屏 苹果7

我们制造了耐克 彪马 英格兰运动服 阿迪达斯

我们焊机版 插电阻 打螺丝 安装马达保护器

我们做袖口 装拉链 上领子 把羽绒服里外都对齐


我们和机器做朋友 与产品谈恋爱

分分合合 合合分分的那些年

仰仗青春好时光

谁也没有离开谁


可产品永远都年轻

我们容颜已老

流水线不但制造了产品

也制造了我们一成不变的 青年生活


机器越来越热

我们的心 却愈来愈冷

猛回头

一批又一批的少男少女们啊

也成了独特的 中国制造



流水线上的青春


无尘衣 无尘帽 无尘靴子

车间流水线上下

已是显得干净无比

可我们的表情还是无法舒展

一年比一年飘荡的厉害


双手越来越跟不上机台的节奏

重复 重复 来回重复

我们的青春

在螺丝 红色电源线

和微型电阻里消耗着

一年比一年沉默的厉害

从深圳到宁波

从嘉兴再到北京

十多年青春就这样

静悄悄流走了

每一座车间的水泥地都很厚很厚

每一片月色下都有烟火

每一截桃枝里都有春天

我们的心也随着

城市 工厂 车间

来回辗转

在繁茂里枯萎

在凋零中生发

瞧 瞧啊

多么像这一场场

来路不明的雾霾



中国工人


我是一名中国工人

遍及世界的每个角落都有我们的兄弟姐妹

也许是出于有意 也许是迫于无心

可我们都真真实实的站在这里

用插秧割麦的双手来周游世界的风云


我是一名中国工人

钢筋水泥的欲望大楼里圈养着我们的廉价青春

春夏秋冬的变迁不属于我们

粮食和蔬菜也不再需要我们关心

我们所能做的只是将Made in china的神秘字符疯狂流淌到四大洋和七大洲的每条河流与街道的中心

再用那一张张单薄苍白的工资单

来换取一张张年关将近时想要归家的票根


我是一名中国工人

任三点一线的日子在光阴的齿轮中爆裂翻滚

那漂洋过海的集装箱码头上装满了我们一无所有的瞬间追寻

内心的星火呼啸而来

暴雨入胸怀 大风吹不尽

于电闪雷鸣中我扪心自问

何时给自己一次生命的彻底狂奔

八千里太远

三千里太近

我们在这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土地上连夜生存

我来自农村

你来自乡镇

我们同在这繁华如梦的坚硬大都市里赤脚打拼


随着中国制造的强大崛起

我想要给那大洋彼岸金发碧眼的雅皮们写封信

一封无处投递的信

告诉他们春天的花朵有艳

告诉他们空中的鸟儿飞多高

告诉他们那地面上行走的人啊

穿的看似有多体面

嗨 真让我们羞惭

我们在车间的温床上无地自容着恍然入眠

不知怎么就毫无征兆的从梦中惊醒

满怀的不解

钻心的疼痛


我更想要问问他们

为何黎明的太阳布满了乌云

为何雨后的天空没有了彩虹

为何城市的夜晚灯如白昼

又为何曾浩浩荡荡的河流里如今却尽是金光闪闪或荒草丛生

那里长满了垒如长城的中国工人

长满了漫山遍野的中国工人

长满了手握青铜的中国工人

长满了吞云吐雾的中国工人

长满了铁甲铮铮的中国工人

长满了沉默如谜的中国工人

长满了中国工人

长满了中国工人

我是一名中国工人



珠江 珠江


珠江 珠江

我在一个灰色电阻里

听到你痛苦的喊叫

珠江 珠江

我在浆洗的牛仔裤中

看到你模糊的血肉

珠江 珠江

你穿上了时代华丽的外衣

任凭自己的肝肺被他们掏干挖净

明月高悬的夜晚

我听到了你灵魂千疮百孔的呻吟


珠江啊

我的父兄

黄沙大道通向你

深南大道通向你

东莞大道也通向你

无数条大道在你的血管里交错纵横

可我车间里的兄弟姐妹们

却长久的迷失你的怀抱中

他们在被砍倒的荔枝林间

在水泥浇筑的工业大楼里

在传送带转动的流水线上

在炽光灯凝固的青春岁月

也在你被污染的

被堵截的

被切割的

霉变细胞中

一遍又一遍地找寻着

归乡的不归路



打螺丝的女工


白天打

夜晚打

上班打

加班也打

一天要打两万颗螺丝才能完成生产任务


资本控制着工厂

工厂遥控着主管

主管呵斥着员工

工人紧握着电批

电批挤压着螺丝

螺丝冲击着螺纹

螺纹弯曲旋转着钻入螺孔

如同钻入资本家无底洞般的花花肠子


打螺丝的女工

用她特有的柔软抵抗生活的坚硬

时光在车间单调苍白的重复

螺丝在惯性地旋转

女工的红颜 爱情 理想 家庭

渐渐被无数颗螺丝钉淹没

淹没腿

淹没腰

淹没嘴唇

淹没眼睛

直到淹没了自己最长的一根黑发

成为炽光灯下机械的隐形人



被钉子钉住的生活


被钉子钉住的生活

被狠狠地钉在生存的耻辱柱上

旋转着 尖叫着

被挤压着变了形的向下

唯有向下才能求生存


击碎自己的毛发

击碎瞳孔

击碎身体

击碎尊严

来换回一截截卑微的呼吸


成千上万的钉子

都在沿着宿命的木头

被死死的往下钉

保不齐也有意外

两颗叫陈胜和吴广的钉子

挤爆了精美典雅的会议谈判桌



从一头牛的记忆开始说起


我曾被庄子《庖丁解牛》里的华丽文采震撼

后来在一首《他们这样屠杀一头耕牛》的诗歌中颤抖

我不知道在多少年前

第一头牛是被谁驯服

也不知道有多少头牛跟人类

发生了多少烟尘或血腥般的往事


我记得1996年的初夏

二姨家的一头大黑牛在夜里被谁偷走了

她抑郁了一个夏天

最后积郁成疾

抱憾而去


我见过深圳人民政府前的雕塑开荒牛

听过老子骑青牛西出函谷关的传说

也耳闻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神话故事

老子的传说 牛郎织女的故事

似乎和南方的工人一样活的真实而遥远


湖北的郭建牛在东莞的车间是装配工

四川的张二牛在杭州的工地做电焊工

河南的李亚牛在唐山的炼钢厂干挡渣工

牛家村的牛天强

在广州的工厂被机器压断过一个胳膊

现在回偏远的云南山村

放他们村里的

最后一头牛



下夜班的工人


走出四点一刻的厂区大门

北风裹挟着咳嗽的青春

四周前后踮脚

赶路的足音


山东葱花卷饼  西安羊肉泡馍

袜子 保暖裤的叫卖声

和生活的魔鬼

在黎明前劈头盖脸的袭来

璀璨的星河下

冷幽的月色中

人群蒙面奔走

如一场深冬的雪



在深圳


这是宇宙的一个点——地球

这是地球的亚洲

亚洲的中国

中国的广东省

广东省的深圳市

深圳市的龙岗区

龙岗区的横岗镇

横岗镇的简龙村

简龙村的中诺基电子厂

工厂里的二楼装配车间

车间的三号拉上

三号拉的第二十五道工序

我日夜坐在这里

用电烙铁将所有的

青春 理想 孤独 憧憬与迷茫

统统都凝固在一个个叫电阻的点上



缝纫工赋格曲


炽光灯照着失眠的车间机器人

发烫的大脑思考着霉变的生活

浮肿的眼睛里布满铁屑和血丝

绷紧的二十根神经惯性的在机台前来回摇摆


工业区的高墙切断了星空

黑色的缝纫线穿起二十八星宿的暗影

疲惫到近乎报废的身体内

下起了英仙座百年不遇的流星雨


滚动的流水线运送着待价而沽的玩具月亮

疾驰的脚踏板上刮起了物质内核的沙尘暴

密密麻麻的针脚里暗藏着八八六十四卦的玄机

命运之神却被丢弃在废布头包裹着的垃圾桶里


一卷又一卷那红色白色蓝色褐色的线

足够从太平洋扯到大西洋

也可以接上火星的无线电

向太空银行兑现青春的空口支票


为人打嫁妆的是裁剪工

为人作嫁衣的是缝纫工

无数的布匹足够做一架

通到十八层地狱的温床

无数的线圈足够将自己

缝制到作茧自缚的圆度和厚度

可春天被黑夜秘密凌迟

听 听呐

灵魂哭声和轰隆隆的机器声

混合成了GDP先生变性未遂的工业交响曲



花生家族命运史


在故乡的所有农作物中

我最喜爱花生

它质朴 纯白 在泥土里扎根生出油汁

或许是因为它好吃

抑或是因为它开黄花


可我不知道怎么描述自己的命运

如同无法准确描述一颗花生

打工许多年后才仿佛明白

自己就如同一颗颠沛流离的花生

被浸泡 被油炸

或和一帮叫毛豆的兄弟一起被煮

抑或被他们加工成产品

锁进塑料袋里

窒息而亡



非虚构


非虚构打工

非虚构车间

非虚构返工

非虚构加班

非虚构饭堂

非虚构宿舍

非虚构青春

非虚构漂泊

非虚构腰疼

非虚构疲倦

非虚构绝望

非虚构苍老

非虚构贫穷

非虚构单身

非虚构孤独

非虚构失败

只有自由

爱情

尊严

梦想是虚构的

虚构如遥不可及的 星河画卷



南方的蚂蚁


加班的蚂蚁

在南方的高山榕上

爬来爬去

带着独特的暗号

用触角接触彼此

安慰彼此

呼朋唤友

沾亲带故

仿佛没有痛苦

也无需幸福

在南方的高山榕上

爬来爬去


被日头照白

又被月光涂黑

也依然没有味道

没有颜色

没有了脾气

密密麻麻

成群结队

没日没夜的

在南方的高山榕上

爬来爬去

爬来爬去



帮工友搬家


傍晚

帮工友搬家

锅 碗 菜刀 盆子

被子 衣服 电插板 破电脑

书 梦以及发霉的月色 腐烂的星光

就连零零碎碎的东西

也塞满了一袋子


打包 装车 搬运

忙到了多半夜

能搬的都搬了

可搬不走的是流逝的青春和失去的爱情

搬不完的是没有尽头的漂泊与从未停止的辗转


冬日骤短 夏日突长

纵横交错的异乡路上

总有太多太多的人

一年又一年地背着故乡

生死流浪



一个不称职农民的自白


我是九年制的学生

做了家中十年的半个劳动力

是打工十六载的车间工人

麦穗和电池片

几乎是我青春生命的全部记忆

而今我三十二岁

忽地想想自己的身份

依旧晦暗不明

是学生

是工人

还是一个依然在做梦的

不入流的诗人

也许这些都是过去式

或正在成为过去

归根结底,我或许只是一个

不称职的农民



2号车间


流水线如同手臂

电子屏如同眼睛睛

我的大脑是日夜轰鸣不止的发动机

我们在太阳般的炽光灯下疲惫的做梦

啊 车间 车间

这里不是我的家 我家离这有三千里


螺丝钉好似双脚

包装箱宛若脸庞

我的外衣是一张两千多块的工资单

我们在月夜般的车间中梦幻的活着

哦 车间 车间

这里不是我的家 我家离这有八千里


我的青春在这里 在这里飞扬 在这里迷失

多少次我站在车间 梦中仿佛回到了故乡

可是故乡早已变了模样

变得陌生 变得遥远

我的身体被困在车间  

慢慢变成了一个零件

没有理想 没有热血

只剩下一副干枯的身躯

在车间 在车间

车间不是我的家 我的家再也回不去



在东莞工厂的晚上吃粽子


下班回来的晚上

我一个人

在宿舍吃粽子

只顾着胃和欲望

无意识地咀嚼着

工厂发的端午福利


不知触动了哪根夜的弦

突然就想到了

身在南方

想起曾踏过虎门的桥

想起曾穿过沙井镇的工业区

想起书本里湘江的水

我不确定有没有想到

一个叫屈原的人

突然 芦苇叶包的糯米

骨刺一般

鲠住了喉



凌晨的铁是红色的


又一阵困意袭来

你晃了晃脑袋

掐掐自己大腿

努力睁开昏沉沉的双眼

倒班了一个星期

还是没有适应夜班时差

如同你从未适应

这十几年的颠沛流离


放眼望去

一个车间几百号人

穿着无尘衣服

只露出一对眼睛

在车间里聚散如夜空的云

炽光灯照着无需灵魂的躯体

人和人发出机械的信号

背着故乡的山河

来回加工产品

幽魂一样

看上去突然有种梦幻的感觉


半夜的身体有点凉

铁块儿在手里发烫

布满血丝的眼睛里

也落满了铁屑

头发好似燃烧的铁器

沉重而且古老

太阳像一堆生锈的铁

在夜的深坑里暗沉发酵

而墙上挂着的是铁做的时钟

正指向凌晨三点



我们从车间走来


蓝色的工衣上沾满污渍

油汪的双手散发着铁锈味儿

凌乱的发丝间藏匿着切割机抖落的光

我拖着疲惫的双腿从工棚走来


厨房客厅卫生间打扫一遍又一遍

宝宝的奶喂了一顿又一顿

扔垃圾透透气再溜溜狗

我卸下匆忙从雇主的别墅里走来


加快把水泥搅匀

加快将砖墙多砌几层

加快把钢筋铁架绑结实

我带着满脸的尘灰从工地走来

  • 1
  • 2
  • 3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工厂流水线青春车间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lotfun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2-09-14
  • lotfun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2-09-13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2-09-0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lotfun评委2022/09/13 21:43:30
    • 分享到:
  • 是这座城市应该聆听的一种声音。“一天要打两万颗螺丝”的女工的生活,不该被城市的喧嚣淹没。个人一点浅见:《在深圳》《从一头牛的记忆开始说起》《中国制造》《打螺丝的女工》《非虚构》是这组诗歌里比较成熟的作品。
  • 本评论已获得 3000 邻家币明细>>
    • 小海2022/09/14 14:44:49
    • 分享到:
  • 谢谢老师的肯定🌹 在繁华城市前进的巨大轰鸣中,庆幸有人听见了一颗螺丝滑落的声音。
    • 江飞泉6探花2022/08/30 15:47:58
    • 分享到:
  • 这组诗歌整体上挺有气势,且风格明显,是郑小琼早年打工诗歌的影子,这么说并非说它过时了,相反它历久弥新。想表达的是这类型诗歌写好不易,容易陷入同质化和缺少诗意两大陷阱。这组作品的诗意略逊,好在它利用了特定的语境写出了类型诗歌硬朗和质素。这点挺值得肯定的。有不少让人眼前一亮的句子,也有几首让人印象深刻,但诗意和灵动性上还需雕琢和提炼,应该能写出更好的作品。
  • 本评论已获得 2000 邻家币明细>>
    • 小海2022/09/14 15:34:03
    • 分享到:
  • 感谢评论,工业的在场,既让人深刻,又容易让人坠落。这是机台旁一颗灵魂醉意的呢喃 无声的呜咽 绝望的嚎叫,是持久的困惑 孤独和迷茫。是凝固的车间岁月,一触即逝的红颜慨叹,是半阙不成调的无人问津的青春挽歌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8000
  • 2
  • 320
  • 我们阅读网络小说各种题材,比如穿越、宫斗、职场、言情等,故事很精彩,人物很鲜明,但总觉得会少一些什么,其语言、情节与小说的张力都不能很好地融汇贯通,创造出迷人的气息,给读者阅读带来冲击。这篇小说情节并不复杂,职场故事似曾相识,而语言与节奏把握相得益彰,呈现出一个现实与心理都趋向虚无的多向文化空间,如同昆德拉的小说一样,可此小说的重点并非叙“事”,而是造“境”、抒“情”。

    廖令鹏橘子站在樱桃旁边

    2022/9/21 11:01:52
  • 这篇成长小说刻画了一个思维活跃、生动有趣的小女孩,把她写“活”了,特别是现在二孩、三孩家庭里,孩子们如何与父母、阿姨、兄弟姐妹相处,小说站在孩子的世界作了很多细致入微的观察与思考,既严肃又天真,给人们的启发较大。我比较欣赏小说的语言和叙事,特别是视角的转换比较成功,浑然一体。可以说,这是一部非常成功的成长小说,适合家长、老师、同龄人阅读的一本好作品。

    廖令鹏一加一不等于二

    2022/9/21 10:47:59
  • 主人公从贫苦农村出发,跨越山川湖泊,来到寸土寸金的城市打拼,持之以恒地向梦想一路高歌猛进,最后换来了命运的逆袭。 创业的道路无疑是辛酸且苦闷的,充满荆棘和坎坷。而今凝目回望,仍将感谢曾经那个不轻言放弃的自己。他人的成功无法复制,但是他人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一路走来,既要像海绵一样汲取知识,也像海绵一样挤干“水分”,脚踏实地,追求梦想,深圳是一个充满机遇的城市,创新、包容、进取是真正的深圳精神。

    胡帝我在深圳这些年

    2022/9/21 9:57:44
  • 这篇我今年读的第一篇的文章,这个小说有一股生猛的原生态气息,在我的脑垂体打下了深深的烙印,我生来就是一个感性动物,但我当时还是克制下提名的冲动。我的原则是要把所有的小说和文章看一个大概,才能提名……两栋楼对窗而立,无数个夜晚,他们在熄了灯的床上观摩对面投在窗子上的女人身影,一道凹凸有致的影子慰藉了他们许多个春夜……小说里的多处写实,淋漓尽致,令人忍俊不住……我始终认为爱情是人类的必须品。

    文夕​月在东山上

    2022/9/21 0:09:36
  • 今年我的提名原则也是跟陈卫华老师一样,尽量以提新面孔、年轻人和我不熟悉的作者,手中票数有限,希望鼓励到更多的新人。作者作为新生代都市人,他的笔下的人物,游刃有余地游走在数个大都市里恋爱和生活,看着都是不相干的人物,完全不同的人生,不相同的价值观,最后却都被作者巧妙地捏到了一个小说里,还是亲人情人和友人。作者说到:社会学中有一个说法,世界上任何两个人最小可以通过六个人联系起来。他在这篇小说中做到了。

    文夕​一场生活

    2022/9/20 23:31:41
  • 此文文笔流畅,语言有节奏。我最喜欢这篇文章的是语言节奏感,这种有节奏句子,读起来富有弹性,在节奏中阅读,很容易把读者带入故事情节之中,我读着读着就把自己代入角色了,为她们的故事动情,被她们的真爱所打动。我是一个完全的异性恋者,我并不了解同性之间的爱恋,但在这篇文章中,我看到她们的爱一点也比男女之间的爱逊色。深圳是“我”心中的圣山,“我”的爱人在深圳,给“我”介绍深圳,她的深圳就成了“我”的圣山。

    文夕去深圳

    2022/9/20 21:51:42
  • 历来如此,人之道与文之道异曲同工。求新,也是一种选择。写什么,怎么写都重要。所以,一个平凡的故事也能让人留心。这里,不仅仅是作家的发现,更是作家的选择,读者的期待。

    秦锦屏跨境直播:让世界听到我们的声音

    2022/9/20 14:57:27
  • 人如生活之浪,需要在时代中飞扬,在作家的发现中激昂,作者的的选题,构思,落笔都很好,如能再多讲点故事,多些生命的过往打捞,更好!

    秦锦屏禹国刚,中国证券市场拓荒牛

    2022/9/20 14:51:58
  • 一些生活的细节是可圈可点的,空间格局也有回响。 如果不代替“人物”发表意见,让“人物”自己出镜,更妙。但不失为一篇有腔调的作品。

    秦锦屏羁爱的脚本

    2022/9/20 14:34:22
  • 作者给我的感觉是一个人情练达的人。文字干净,节约,有一种泰然的气质。信手拈来的一些句子,将双城典型环境中的人生况味勾勒的从容,超然,又深入其中,张弛有度。

    秦锦屏王福田的双城生活

    2022/9/20 14:31:39
  • 以科幻的手法,让人事,现实与超现实相互交融交织,给读者提供了一种新体验。以其殊异性,形成了不可替代的形貌。略失于仓促。但不失仍是一个值得继续打磨的文本。

    秦锦屏创·城

    2022/9/20 14:26:01
  • 题材虽不新,还是容易引起共鸣。广场舞是中国特有的一个文化现象,是自发组织的,大妈大爷们精神的需要,几个主角有各自的故事,可以说多少个舞者就有多少个故事,是长篇是中篇,是几部长篇难详尽的一个大妈。我有首诗里写道,她们被老龄丈夫粗暴地赶出家门,一直在公园大唱革命歌曲!人性是复杂的,作者发现了也呈现了,可是还需要进入所谓的化境,即看山还是山。需要让他们再次粉墨登场,可以一笔带过,而避免道德优势与审判之嫌

    健字号跳广场舞的女人

    2022/9/20 14:25:46
  • 人物的命运感很强,他们在时代面前的苦与乐都在故事的兜兜转转中得以体现。这是地三鲜今年连续多篇中我个人觉得最可贵的一篇,特点保持了文章标题亮眼之外,对人物的刻画很有章法,故事也相对圆熟。

    秦锦屏飞往回南天

    2022/9/20 11:49:32
  • 好的非虚构未必是记录大事件,恰恰相反,记录个人生活里闪烁着光辉的微末故事,恰是我们作为平凡老百姓最值得做的,因为大事件自有史官记录,而我们的人生记录者只有自己。这位维修店的小老板文采如此之好,如果能多写一点、选材再种类丰富一点,你的维修杂记是能获大奖的水平。最后再把今天偶得的一句名言分享给你:有时候真实比小说更加荒诞,因为虚构是在一定逻辑下进行的,而现实往往毫无逻辑可言——马克�吐温 ​ ​​​​

    陈彻维修杂记

    2022/9/19 17:56:50
  • 这篇小说写出了人生的无常感。一切都是偶然。亲情、爱情、友情,都是那么回事,无所谓神圣与庸俗。萍水相逢本身就是理由,此外不必再寻找其他的理由。作者对人生有一种冷冷的看透,不赞美也不抨击,只是以零度情感予以叙说,如冷月照江河。语言老道,叙事精妙,很有功力。

    孙行者残鸟

    2022/9/19 14:02:2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