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埋骨何须桑梓地
  • 点击:32834评论:272022/08/30 19:20
  • 2022年福田区“睦邻文学奖”十佳

以尺度生命,一端是起点,一端是终点,起点知,而终点未知,正因为未知,才显得怅然和迷茫。生命是一场旅行,时而在岁月的阡陌里悠然踱步,时而在光影的长廊里驻足回望,那些经历过的、憧憬过的,都演绎成了坚强;那些历历在目的、念念不忘的,都折叠成了浮光掠影。

我被一个广告片的创意困扰着,广告主体是手表。手表的广告语我们见过很多,著名的有飞亚达广告语:一旦拥有,别无所求。可我不想用这种常规的明星代言的广告形式,想在创意上作一次突破。

这一天,我突然心血来潮,信步走进了南头中山公园,穿过漫长的人工湖,不知不觉又踏进了南头古城,我踟蹰于街横巷纵中,看到了灰砖墙垣,看到了朴树风车醉卧在雕栏石塚旁,看到了无名鸟栖息在枝头叽叽喳喳地叫唤,看到了三角梅在风中搔耳弄姿,也看到了婀娜少女身着霓裳举杆自拍,一股股古老而又鲜活的气息扑面而来,仿佛身处历史与现实的接驳处,心中不免升腾起一股沧桑与惆怅之感。我就这样漫无目的走了很久很久,直到手机铃声响起,里面传来母亲温柔的声音:月儿,吃饭了,方止住脚步。

不得不提我的母亲,如果不看来电显示,单单听电话里的声音,你绝对想不到是一个年过五旬的人的嗓音,娇柔、稚嫩、空灵,我常常打趣说:妈妈,你这个声音很迷惑人哦,母亲就笑,笑的声音不大不小,控制有度,然后过来一把抱住我说:叫我一声美少女吧。这个时候,我怀中的母亲就是一个不经世事的美少女。母亲的确很美,是那种清秀、脱俗、宛如清澈潭水般深不见底的美,跟她的家乡三峡的气质一样的美。母亲的美常常让我想到聂云岚在《玉娇龙》里的诗句:山川钟于灵秀,卑贱藏有贤人。

我的母亲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来深建设者,用她的话说,见证了这个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三十年的发展历程,的确如此。三十年前,母亲怀揣着三百元钱,从家乡坐汽车,再坐火车,再坐汽车,辗转来到了深圳,到了广东境内,被人唤着叫上车、下车,又上车、下车,在中途转了好多趟车方才抵达目的地。母亲说,在汽车途经广东境内的时候,她透过车窗看到了漫山遍野的荔枝树,其实她当时并不知道这些树就是荔枝树,直到她在深圳吃到第一颗荔枝的时候,她才被人告知这是荔枝,母亲马上想到了那车窗外的荔枝树,并吟出:日啖荔枝三百颗,不妨长作岭南人的诗句。后来很长一段岁月,她常常在梦中梦到那绿油油的荔枝树,混杂着松针味和黄土味,甚至还夹杂着牛粪味,她醒来的时候就很纳闷,不会呀,荔枝树的味道绝不会是三峡那崇山峻岭中松树的味道,两者相差十万八千里呢。荔枝树就这样植根于母亲的神经最深处,为此,母亲还写了一首朗诵诗,诗名叫做《梦想的翅膀》,诗中写道:

背上行囊,离开故乡

从此,我就是一个时代的缩影

淹没在南下的浪潮中

咔嚓咔嚓的铁轨声撞击着我对家的眷念

直到我望见了那满山的荔枝树

岭南以一种葱绿的姿态

迎接我的到来

哦,这里就是我梦想发芽的地方

我对母亲的这首诗不屑于顾,并没有给予很高的评价。母亲辩解道,朗诵诗嘛,立意不用那么高远,辞藻不用那么华丽,观众就是听个新鲜和气势而已。我可不这么想,我对母亲说:不要給普通冠之于理由。母亲不高兴了,嘴巴撅得老高,眉头皱成了川字眉,我暗暗高兴,高兴完了,又有些不忍,我安慰母亲:哎呀,妈妈,你的文字功底厉害着呢。母亲说:你要气势是吧?来,看看这首诗有没有气势!母亲说完,就在手机里一通捣腾,稍后我手机就听到叮的一声短信提醒,我定眼一看:

滔滔涪江水

从两千年前的西汉奔来

浩浩荡荡

讲述着绵阳的悠悠来路

巍巍寻龙山

从万年前的喀斯特岩层中拔地而起

荡胸层云

奔腾着绵阳的恢弘历史

千年涪城,山水厚重

曾记否

嫘祖养蚕织布,开化之初

而今

蛮荒变天府

曾记否

三国鼎立之时,蜀道天堑

而今

荆棘变通途

曾记否

太白青莲北岸,诗酒人生

而今

诗书礼仪入万家

曾记否

平地一声惊雷,5.12痛彻心扉

而今

抚平创伤,坚强新生,再创繁荣

其实我早就知道这首诗,这是母亲为某商协会创作的四人朗诵诗,母亲只发了诗的片段给我,说实在的,感觉还不错,起码我是写不出来的。母亲是一个文字工作者,常年匍匐在电脑前,一部配置高的电脑、一副高度近视眼镜、一双看似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纤纤细手就是她谋生的工具。我常常对母亲的这份工作心生感慨,在一个繁华之地,能抛开喧嚣,卸下浮躁,沉下心来,写出一篇篇新闻稿、主持稿、微信公众号文章、影视剧剧本、话剧剧本、小品、相声、快板、策划书等等几十种文体的又有几人?我陡然之间明白了,母亲之所以年轻,是因为她眼中有文字,心中无挂碍吧。母亲很崇拜北宋的苏轼,不仅对苏轼的诗词朗朗上口,而且常常以他的那句“粗缯大布裹生涯,腹有诗书气自华”自比。我有时候也很欣慰,相比于同龄人,母亲身上少了些圆滑世故、尖酸专营和富丽堂皇,不过也好,游走于尘嚣甚上,能做一介文人,独善其身也挺好。

回到家,吃完饭,我走进书房,看见母亲在整理书柜。书柜很高,母亲站在小凳子上,踮起双脚,够了好几次都没有够着最上面的书,我连忙上前,一边埋怨她枉顾安全,一边将双手搭上去扶住她的双腿稳住身子。母亲从凳子上下来,手里拿了一本厚厚的书,我定眼一看,是拉美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我问她:都看了几遍还看?母亲回答:每一个年龄阶段看的体验不一样。我嘟噜:怎么不一样?母亲说:比如说《红楼梦》,年少时看的是情节和感觉,年长时看的是草灰蛇线、伏脉千里的布局和不厌其烦的叙述与唠叨。我笑了,我告诉她,我看的是情情爱爱与卿卿我我,是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哈哈哈。正当我大笑时,母亲拿书要打我,口里喊道:滚!我没有躲,任由母亲微薄的力量砸在我厚重的身体上,然后感受这股力量又像棉花似的反弹回去,母亲得手后得意地笑了。母女俩在书房里打打闹闹是一种乐趣,一种充满了书香和墨香的乐趣,我早已习惯了这种氛围。

我回到客厅,母亲随之也来到了客厅,她左手拿着那本《百年孤独》,右手抱着一个四四方方的红色铁质月饼盒。我很诧异,这是哪年的月饼忘记吃了吗?母亲打开盒子,原来里面放的是一些旧物,卡类的物件。我蹲下身去,拿在手里一一查看,有诊疗卡、住院卡、工作牌、暂住证、蓝印户口卡、贵宾卡、保修卡等等,我问母亲:您这是要怀旧还是咋地?母亲没有理会我的话,她在盒子里一番扒拉,终于露出了笑脸,我凑过去看,原来是一张住户挂牌,上面是一位老者的头像,“外公!”,我脱口而出,母亲点点头。外公去世很多年了,母亲拿这个牌子干嘛?我心里不解,也不想问母亲,看着母亲兀自走进了自己房间,

我朦朦胧胧一晚上没有睡着,眼前老是浮现外公在电梯门口偷偷摸摸抽烟的情景。在后半夜时,迷迷糊糊陷入了梦境,梦里的我被外婆牵着,穿过一条又一条街道,经过一个又一个小食店,终于在一个小小的茶馆找到外公,外婆喊外公,外公呆呆看着外婆,似乎不认识,外婆急了,大叫外公的名字,我也跟着大喊:公公,终于我被自己的大叫声惊醒了。我爬起床,穿了件白色长裙,梳了根辫子,我从镜子中看过去,颇有点仙气飘飘的感觉,突然我觉得缺了点什么,在梳妆台下面的抽屉了翻了翻,翻出一条菩提项链,我戴在颈子上,然后又在衣柜的底层找了顶白色礼帽戴在了头顶,“完美”!我对着镜子比划了一个手势,拿起包,准备出门,当门关上的一刹那,传来母亲的声音,下班早点回来啊!我本想回答,可是脚已经迈出了门,门也关上了。我心里纳闷,母亲从来不会为什么事情而打扰我的工作,怎么突然叫我早点回家?我一整天都被这种疑问缠绕着,同事们在身边有条不紊地工作,拍摄人员拍了什么?有几个机位在拍?代言的明星说了什么?导演喊了几次咔?我统统不记得了。我就像一个幽灵,在人缝里游走,我几次试图从时间的末梢里抓住一丝工作的动力,让我融入到团队里去,但是始终力不从心,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下班时刻。我快速收拾好了电脑台面,闪电般地刷卡,闪电般出了大楼的闸门,然后冲上一辆刚刚停好下客的的士,我风一般地闪进副驾驶室。说实在的,我平时都是坐地铁上下班,从来不舍得打的士,今天我是怎么啦?一直坚守的勤俭节约呢?我承认我是九零后最勤奋的一批人中的一个,作为深二代,深二代不是我自己标榜的,是我母亲給我贴的标签,当然这种标签是带有褒义性质的,我很乐意接受这种标签,但同时也试图排斥这种标签,因为它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纨绔、躺平、啃老这些词。我为了洗刷这些标签将要带给我的负面情绪,我大四时就将简历投向了上海,大学一毕业就顺理成章的进了上海最著名的广告人李三水的公司。拿着可观的薪水,住着高级的公寓,奔走在两点一线之间,如果不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把我打回了深圳,现在我还在上海,幻想自己是一个精致地有腔调的上海人。虽然在深圳出生,在深圳长大的我从小会说一口流利的粤语,在粤语那种铿锵有力的节奏下熏陶过来的年轻人,不习惯上海吴语那种软绵轻柔的语感,在我看来,二者就不是一个血统,但为了能逃避我的深二代身份,我还是试图习惯上海话,试图喜欢上海话,并计划学会上海话。这一切到2020年就结束了。我终于留在了深圳,按照母亲的话说,有时候儿女就像那风筝,无论飞多远,可是那条线始终拽在自己手里。母亲理解的那条线,其实就是亲情吧。

的士一直开到小区的侧门,我进了小区,闻到了炊烟袅袅的味道,准确来说,是油烟混合饭香、菜香的味道,这种味道比快餐盒里的一式三样来得浓郁得多。我吸了吸鼻子,感觉这种味道一直追随我进了电梯,我按下二十三层,闭上眼睛,默默跟着呼吸数着电梯上升的层数,电梯准确无误地停在我眼睛睁开的那一层,我暗暗庆幸自己的小聪明,想着自己的这种小聪明只能达到做一只秒表的程度,跟情商、智商、财商都没有关系,又暗暗有点失落。出电梯门,穿过一条短短的走廊,就到了家门口,我掏出门卡开门,眼角的余光扫到了一袋东西,我停止了开门,低下头去翻开东西,是一个黑色塑料袋包着的一捆捆的冥币,我吓得不轻,心头涌起一种迷信带来的恐怖,我吓得哇地一声叫出了声儿:妈妈。门开了,母亲走了出来,从容地提起袋子,走吧。我乖乖地跟在母亲后面,乖乖地进了刚刚坐过的电梯。我本来是想反抗一下的,也不是反抗,是想说一句,妈妈,我饿了。可是话到嘴边,怎么也说不出来。出了电梯,母亲带着我,穿过小区花园,来到一处很偏僻的地方,母亲停下来,望着我,今天是中元节,我想跟外公烧点纸。母亲说完,从草丛里拧出一个小铁桶,母亲示意我打开捆好的冥币,我跟着她将一张张的冥币折叠好,然后放进铁桶,母亲从裤兜里拿出一只打火机,打了几次,却怎么都打不出火,我接过来,也打不出火,正准备说在哪里买的次品时,火一下子出来了,差点烧到我的大拇指,我赶紧点在冥币上,火苗一下子窜得老高,我赶紧对母亲说:妈妈,会不会把保安吸引过来呀?母亲小声说:不会的,今天值班的是小吴。我知道小吴,很老实的一个小伙子,个子很高,很干净,很阳光。平时我母亲没少给他家乡特产,我母亲特别同情来深圳打拼的年轻人,她固执地认为,善待别人家的孩子,别人也会善待她的孩子,这是一种**中所说的回向,虽然母亲并不**。几捆冥币很快烧完了,母亲不知从哪里拿来了一根木棍,她在火堆里左打右打,试图扑灭完所有的火种,直到看不见任何的火星子,只剩下一堆黑乎乎的灰烬。母亲松一口气,赶紧拧起铁桶,拉着我的手,温柔地说:走,回家吃饭。

  • 1
  • 2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根、血脉、亲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3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文夕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2-09-19
  • 文夕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2-09-17
  • 陈卫华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2-09-17
  • 陈卫华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2-09-16
  • Inna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2-09-02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2-09-01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2-09-01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2-08-3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文夕评委2022/09/17 14:33:53
    • 分享到:
  • 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半世流浪的我,读此文,莫名地伤感。我的祖居地,出生地,年轻时奋斗地,随夫不停地飘流地,子女漂洋过海地……漂泊的人,总在追问,何处是归宿……五月的文章,勾起了我的乡愁,我已经有数不清的“故乡和乡愁"了,还在变化增加……我还来不及描述这一段的乡愁,又在流浪的途中了,下一个乡愁又重叠上来,令我的乡愁朦胧模糊混沌,看得见抓不住……我只能借他人的乡愁疗慰……好文,提名!
  • 本评论已获得 2000 邻家币明细>>
    • 五月2022/09/17 18:20:09
    • 分享到:
  • 拙作能引起文夕老师的共鸣、共情是我的荣幸!高山流水意,琴随子期宁。感恩老师的点评与提名!
  • 作品文字清新、舒展、睿智,散发出90后、00后的青春质感,文中浓缩了三代人对亲情和生与死的思考,温暖又沉重。人总是要长大的,有些话题总是要面对并成熟的,这便是人生。 作者在写剧本,这篇作品又赶得有点匆忙,路还长,我不妨指出些瑕疵:①前部对母亲的介绍式叙述可略写,尤其诗歌不必大段抄,重点用在后部我、母亲、外公三者间三代人的叙述上。②加重外公对生命态度的用笔。
  • 本评论已获得 2000 邻家币明细>>
    • 五月2022/09/17 00:38:59
    • 分享到:
  • 诚挚感谢陈老师中肯的点评!虚心接受您的意见!有朝一日,我会将外公的故事写成剧本,外公是某空军地勤部队无线电技术人才,转业后在电信部门任职,一生淡泊,值得书写。
  • ③外婆和父亲缺席,可略用笔增加作品的完整性。④作品是以第一人称"我"叙述母亲、外公,几处母亲的"父亲"皆可用外公称呼。个见。共勉。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五月2022/09/17 00:52:09
    • 分享到:
  • 老师一语中的,我虚心接受您的意见!感恩!
    • 江飞泉6探花2022/09/01 11:21:44
    • 分享到:
  • 因为对广告行业的敏感性,我顺着看了下来,忽然笔锋一转,进入了回忆和思念,这一部分很厚重,也很打动人。通过母亲对外公的思念牵引出千折百转的惦念和深情,这种情感让人动容。文笔质感不错,略显压抑的是对情感略显失控,但在以思念和铭记为基础的文字里倒没什么。一团团心理描述是蛮精彩的部分,这些情感最终化成广告创意,也算一种完满。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看似沉重,却深入血液深处。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五月2022/09/01 16:02:45
    • 分享到:
  • 老师,很开心跟您是同行,我曾在奥美和三水老师的W公司就职,我本人毕业于四川音乐学院艺术管理专业,但对广告情有独钟,业余时间写剧本,目前有电影剧本《最佳表演》,电视剧剧本《十年之约》在北京获奖。
  • 五月是九零后最勤奋的一批人中的一个,作为深二代,五月用大量的故事情结,并以细腻的笔调描写了她对外公的怀念以及母亲对她父亲的怀念。其行文流畅,情感丰富。伍月出生在深圳,因母亲的故乡在四川绵阳(或北川)。留守儿的五月跟外公外婆生活直到上学,才与外公外婆一起来到深圳,跟父母一起生活。五月的妈妈:“粗缯大布裹生涯,腹有诗书气自华”,是靠写作谋生的人,新闻剧本诗词歌赋样样都 会,妈妈上个世纪90年代来深圳。
  • 本评论已获得 2000 邻家币明细>>
  • 见证了深圳改革开放的巨大变化。外公性格开朗,善良勤劳。在深圳陪外孙女长大。一家人生活越来越好,而外公因病去世。五月和母亲时常想起去世外公的好。
  • 这篇散文描写了三代人之间有情感。同时,也体现了三代人对深圳的情感,细细读来,让人感动,也让人温暖。愿五月的外公在天堂里一切安好。
    • 五月2022/08/31 08:44:32
    • 分享到:
  • 谢谢您的细读!感恩遇见!
    • 赵俊1布衣2022/09/23 15:35:13
    • 分享到:
  • 那个,还真不叫诗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五月2022/09/24 12:27:53
    • 分享到:
  • 赵老师,我写的是散文。当然不叫诗。所谓诗,每个人的理解不一样。现在是文学百家争鸣、百花齐放之年代。作为后辈,不会相轻于任何一位值得我学习的老师们。
    • Inna3秀才2022/09/02 11:57:42
    • 分享到:
  • 妈妈和女儿很可爱,外公也很可爱。女儿梦见外公,外婆叫着外公听不见的时候,想到我梦见朋友说外婆去世,我不相信,猛然被吓醒便睡不着了。我很难想象陪伴了十几年的外公外婆离开人世,我该怎么办。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张夏4举人2022/09/01 14:30:27
    • 分享到:
  • 也许作者的母亲是我们所认识的文友之一。这篇文章,很清新很阳光,洋溢着青春气息,又凸显出超过实际年龄的洞察力。文字间流露出对上辈的理解和共情,真诚而温暖。良好的亲子关系,父母的言传身教,善因结善果,文字里才会自然流淌着这种爱的力量,和夹叙夹议颇有思想的文艺气质。这篇文章,意味着后生可畏,深二代的标签会被擦得更亮。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五月2022/09/01 15:58:50
    • 分享到:
  • 老师好!谢谢您的点评!我母亲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学专业,现在是一名文字工作者,帮很多文化传媒公司、文艺社、艺术团撰写文案,她也是一名编剧。
  • 早上打开电脑,读一篇小说,中午吃完饭,读一篇散文,这一个白天就过去了一半。读完这篇《埋骨何须桑梓地》,有一种抑制不住的惊喜:这么年轻的女孩子,怎么这么会写文章!真的是,有一种孩子叫别人家的孩子。行文如此流畅,转折如此自然,情感如此浓烈……好文章该有的因素,都有了。“我”与母亲与外公,三代人,点点滴滴,字字行行,是生命形态的熔炼与传递,也是对生命循环的记录与存贮。“腹有诗书气自华”这句诗,你也值得。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阅读中,也遇到一些错别字,顺便指出,供你参考:雕栏石琢,琢应作塚;颠起双脚,颠应作踮;不愿其烦,愿应作厌。
    • 五月2022/09/01 16:04:18
    • 分享到:
  • 是的老师,我知道好几处呢,发表之后没有细查,因为这段时间参加了几个剧本有奖征集,有点小忙。再次感谢老师的点评!
    • 暁霞囡4举人2022/09/01 11:09:46
    • 分享到:
  • 这篇文字ok的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五月2022/09/01 16:06:56
    • 分享到:
  • 谢谢您!感恩遇见!
  • 比前几届获得的首奖作品都好,无论是语言,还生细节,有诗的味道,有散文的韵味,有小说的情节。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跟其他作者写自已的经历不同,该文写的是母亲在深圳的“人生”,视角新,语言好,是今车非常难得的几篇散文之一,完全俱备冲奖的资格。建议将推送给终评委的作品,隐去评论、打赏和工者的名字,免作者互捧和初评委认熟,让好作品真正浮出水面,得到应得的奖励。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五月2022/09/01 15:56:34
    • 分享到:
  • 老师好!因为是第一次参加这个活动,很多规则不是很懂,谢谢您的指点!
  • 妈妈四川哪里?是哪个文友?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五月2022/09/01 16:05:50
    • 分享到:
  • 老师好!妈妈是湖北宜昌人,母亲十一位文案和编剧。感恩老师点评!
  • 最近来访
  • 伍玥
  • (我名即我号)
  • 1布衣
  • 3星
  • 2钻
  • 伍玥,企业创始人、广告人、编剧,作品《法与情》《互动简历》《模拟法庭》《最佳表演》《彼岸》《十年之约》《托起你的健康》
  • 伍玥,企业创始人、广告人、编剧,作品《法与情》《互动简历》《模拟法庭》《最佳表演》《彼岸》《十年之约》《托起你的健康》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
  • 0
  • 3
  • 68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