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间树,人生果
  • 点击:37066评论:82022/08/31 21:48
  • 2022年深圳市“睦邻文学奖”十佳

玫瑰的决心


大地且沉默。

玫瑰开出花语朵,

花容,令我失色。

诗人何为?

徒有羡慕蜜蜂的份。

人的词语被罢黜,

被揉皱,贫血,苍白。

生与死,天生一对:

碰杯,然后,破碎。

当你被连根拔起,

被截肢,插入空瓶,

玫瑰,我借胆问你:

你的居心何在?

在种子,在根茎,在枝叶?

而漠视与遗忘之风,在

大地上肆虐,摧折万物;

又有谁能阻止玫瑰

成为玫瑰的决心?!



箫声匿迹


你是一座城,黑暗之城,

你的箫声是城垛上一束火把

把你点燃。把大地照亮。

我看见那些朝朝暮暮的日子、

斑斑点点的故事都在向你奔赴。

城里的各色人等,在你

音乐的调动下,各种城市剧

市郊剧、乡村剧轮番上演。

我从黑暗中驱车而来,

我用远光灯闪烁你,以吸引你;

但又不敢完全靠近你,怕陷进你。

你站在那,忘我,旁若无人,

你把自己完全陷进箫声;

你取消了自己,但又在箫声里

一点一滴地把自己呈现,

把众生相呈现,把万物呈现。

于是,我看见人的面孔,

湖的面孔,花朵的面孔,

时间的面孔,亦或还有死亡,

一张张面孔,等待认领。

而我害怕被认出,转身逃离

直至,箫声匿迹。



豆棚瓜架


雨如丝,

月光似菩萨。

一个屋顶

将整个星空接纳。

你昼伏夜出,

在草木间,修练;

我霞思云想,

在纸上,寻觅

隐秘的水印。

一些朦胧的事物

渐渐浮出水面;

神明走进我的日常,

在案头,在灶堂。

人生果结在时间树上,

玉兰花开的时候,

你在与不在

都一个样。



桃金娘的院落


昼无常,夜无聊。

止痛片终于止住痛的

时候,已是天色微明;

那枚月,不见了,

被吞进了肚子里,

月亮的药性,发作了。

她摊开右手,任

掌心的命运线向窗外

延伸,沿着海岸线

消失,在远方。

死了,骨灰撤到海里,

还是埋在这院落里?

她问自己,又答自己:

或许,那大海只是个

假名,没有真身;

就让这半院的桃金娘

再替老娘活一回吧。



历史,或者狗粮


历史学家描绘出时间的形状,

乔治·库布勒这样说。

进一步,我想历史就是时间之链:

一个事件,一个人物,一个珠子,

被打磨,被挑选,或者被把玩

(有插话:对历史要放尊重些)。

这是考究之夜,面对一段历史,

我挑亮灯花,要揭她神秘的面纱;

但也心生狐疑:难道她,真是

那任人打扮的花姑娘?

我们常被教导,要铭记历史,

正是基于历史之被真实地刻录;

几笔线条,勾勒、裁减、着色,

历史便重现:它的原样与画像,

原帖与摩本,哪个更真实?

此时的我是历史还是现实?

地毯上的这只狗,上了年纪,

它也有资格拥有历史吗?

人类的,狗的,或狗眼看人的。

知道吗?世上还真有一种狗粮

能让你忘记过去,从而更加

珍爱现在,憧憬未来。

世人啊,你们对待历史,

有像狗对待主人那样的忠诚吗?

……而你我,生来就被那链子

所牵引,并被历史喂养大。



枸杞,或现实的残渣


从女人街归来,你

站在厨房里,择香芹。

五花肉在油锅里滋滋,

正如春雨在树叶间的沙沙,

把我的思绪带进那个夜晚。

你一身唐装,一把古琴,

我把你从那个古老的夜晚里

从唐诗宋词里拎出来,

丢进滚滚红尘。

餐墙上,一些凡高,小撮提香。

你摆好碗筷,拿着刀叉,

像一幅十字架底下的人体习作。

是谁说:人生是一幅草图?

而生活就是一杯白开水。

你的鼻翼很美,鼻子里的山洞

幽深;你在白开水里,加点甜,

放进枸杞,生活立即变成了

一杯枸杞茶,养生。

现实在嘴里蠕动,你

咀嚼着真相,或者吞咽着

一如现实残渣一样的语词;

然后你口吐芬芳,让我

看见那山花与朝露。



空椅子


你走向一把空椅子

空椅子也走向你

公园里行人步履匆匆

你被视若无人

没有人关心你从哪来

来此作甚:仿佛

你被那世界遗忘

是这椅子收留了你

可以缷下你的重负了

除去面具,做你自己

你将看到一个新天地

鸟鸣为你盛开

阳光给你续杯

鸡蛋花为你尖叫

新来的七月,都说

夏天是一个西瓜的甜梦

而你终于切开了这个梦



一只鸟的死亡


一只鸟死了,

死在我的小说里。

它原本活得好好的,

它计划去捉虫,练翅,

恋爱,生蛋,然后

带着三五只鸟宝宝,

怎么着,也要

活出个中篇的模样。

那只鸟死了,它

陪我度过了七个日夜,

它是我的一根肋骨,

它在我笔端站立,

在我阳台上唱歌跳舞,

给我造园,后花园。

那只鸟死了,

本来它可以不死的,

我不应该就此搁笔,

我应该推掉应酬,

为它腾出更多的时间。

那只鸟死了,

在最后一行它死了,

死在最后一行,无人掩埋。



她是一只猫


她是一只猫

蹑手蹑脚

每天从我门前经过

满脸的小雀斑

双眼幽蓝

偶尔在电梯里碰到

也装着不认识

也只是跟她怀里的猫打招呼

嘿,猫咪你好

她点点头代猫回个好

这就是我对邻居

所知道的全部

她的猫比我知道她更多

她的睡姿她的蕾丝

以及她怎么死


她像一只猫那样死去

像一个青苹果离枝

像一句好话被咽了回去

多可惜呀据说她还是个处女

谁知道呢



王大块寻花


许多花,一时沉寂。

诗人王大块,在鹏城寻问花,

这些花儿啊,便应声醒过来。

在街巷里,在夕阳边,

他的眼光,将花枝儿照亮。

这不,他又跪在了地上,

对着一株天竺葵说:“我爱你!”

如此花言巧语,心思用尽。

并用生花妙笔将它们写进文章,

却常常是寥寥数笔,空下大段

空白,留给蜂与蝶;

偶尔,读者们也会在空白处驻足,

放飞想象的风筝。

待到酒酣脸红时,他捧着小酒盏,

用那滴滴溜溜的调儿,

唱着什么小放牛,小白菜,

在我的耳朵里,全是什么

木棉花,鸢尾花,蓝星花……



把心掏出来如托钵

——写给妻子


不是乞爱,不是剖白

把我的心掏出来如托钵

如同芒果树为你掏出芒果

趁着这鲜美,快来食我

不要让生命泛起泡沫

不要把我当做其他的芒果

而我留给时间的也不多

你的占有是对时间强有力的削弱

你不觉得,命运的无形手

在打一场桌球?我们被摆上台面

头颅与头颅相碰撞

迟早都要滚进那个黑洞

亲爱的,不要害怕,奔跑起来

你我必将成为这个天才设计的一部分

托钵,把你的心也掏出来如托钵

以空纳有,向空中乞食

乞求更多的星光,雨露,与粮食

凡身有漏,用心去补

凡天有漏,便向着天漏处滴溜而去



八月中秋城步老山独步


在老山,人皆草木,

是大自然的一部分。

泉水叮咚响,小鱼顺流

而下,我溯溪向上。

鸟鸣树巅,草丛中有虫吟,

它们与山林,融为一体。


阳光透过松树枝,

照进我斑驳的午梦:

路边的鸡血藤爬进我身体,

藤花开在了你的脸上。


千里之外,下午三点,

城里的朋友,将在深圳

大剧院,聆听交响乐:

各种木管、铜管与丝弦,

将卖力地为月光奏鸣。



河边随想


土地肥沃,我贫瘠。

小狗汪汪,它戏蝶,捕雀,

它四条腿,论功德与悦性,

比人更配享有这个下午。


雕塑家用青铜与不锈钢

为一滴水塑像,并将这不杇

之物命名为:“永恒”。

又一只鸟,被摁住,被钢筋

水泥浇筑:桥的肉身不腐。


而生命是流动,是奔腾。

看,诗人又划起了双桨,

河面泛起意义的涟漪。

而河长,早已把雄心写进

功德碑,在人与自然的拔河

比赛中,他认为人类必胜。



山山相护


凤凰山上漫步,

脚步丈量着这个山路、这个下午。

汗水,雨水,尘埃,青草香,

有种出尘脱俗的感觉,对吧。

山中有座庙,林中有墓地。

上山的队伍中,男女老少都有,

他们排着队──对啊,他们排着队。

排着队,去往墓地。我呸,

我不该这么说,我应该祝他们长生


不老。来到山顶,放眼望去,

羊台山,塘朗山,马峦山,梧桐山:

它们山山相护,守护着这座城。

让我敞开心扉吧,深呼吸,再呼吸:

城市这么大,没一块埋人的地,

安排我们的死者都住到山上来吧!



鸟大的事


不见森林

你所见的只是一木

一木木。

一只鸟在枝上

空间摇晃

词语纷披如树叶。

一声鸟鸣

瞬间覆盖了森林

以及我思想的领域;

以至于我想

森林该是由鸟鸣组成;

又或,鸟鸣仅仅

只是森林的一个提醒。

当然啦,这也全然

不是鸟的想法——

它一飞冲天

在远离人世的高处:

不见森林

也不见一草一木。



大山石


大山里有一巨石

采石人心里想着玉

以及对石头的剖腹产


一匹母马啃着草

用马耳啼听

突然她的腹中有点纹丝动

她开始憧憬——


一个驼马队

驮着香料布匹与佛经



小八哥,叫响蓝天


安静。安静。

你不要喋喋不休。不休。

小八哥,你应该离开笼子

去叫响蓝天。

像旋风炸弹一样飞翔,

炸响整个山林,原野,

或蝴蝶博物馆。

然后,像火焔一样燃烧,

又像火焔一样熄灭,

在空中死亡,在风中下葬。

成为风本身。再不仿人语。



词与风筝


风筝是凭着想象飞上天的。

它一直想甩掉“纸鸢”这个词,

它觉得背了个黑锅。


一个,一个单字

互不理睬,被撒落在辞海;

几何时,它们手牵手,

相爱成词,成句。


但,词语的相爱无意义,

词与物的结合才会有真的生命。


你看那风筝在天上飞,

它把我的灵魂举得高高的;

或者说,风筝在天上用一根线

把我的肉体举向地面。



雕像的水


雕塑家,在水边

观察一滴水

欲仿其形,摄其魂

久之,几将自己

站成了一个勺子

终于,“勺子”他

用青铜与不锈钢

重塑了这滴水

被命名为“永恒的水”

在公园里展览

夸赞多了,这滴水

内心的骄傲开始涌泉

渴望奔赴海洋

渴望不朽

殊不知,惟因其不杇

而为水所不容

终成为大海的弃物



最好的书


那时我很穷

为了养家糊口

我常到工地打短工

搬砖,或铲砂子

每次归家都灰头土脸的

冲完澡,她递给我

一块干净的毛巾

然后叫我“亲爱的”

灯光下,我喜欢

坐在藤椅上读书

她忙完家务

就抽条小马凳

坐我左边,右边

做什么或不做什么

我都不记得了

我也不记得我读的什么书了

但那是我读过的:最好的书



  • 1
  • 2
  • 关键词:人生果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4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秦锦屏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2-09-20
  • 朱正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2-09-14
  • 朱正安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2-09-12
  • 孙行者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2-09-06
  • 袁叙田点赞100(10000),共计10000
  • 2022-09-04
  • 刘郎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2-08-31
  • 陈湖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2-08-3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时间的苍天大树,结下人生的果。谁又能阻止玫瑰开放的决心,在箫声里把万物呈现,人生果结在豆棚瓜架的时间树上,让半院的桃金娘再替老娘活一回,在枸杞茶里咀嚼真相如现实残渣,世界遗忘的你被一把椅子收留,一只死在小说里的鸟,她像一只猫那样死去,王大块寻的花应声醒过来,永恒雕像的水被大海所弃,最美的时光里读着最好的书。这一组诗,随着诗人跳跃的思绪,组成的缤纷意象,何尝不是诗人对生活哲理思索后,一层层剥离的心。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鲁子2022/09/13 19:41:27
    • 分享到:
  • 谢谢评委老师的点评与鼓励。
  • 诗作者应是延迟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一个热点,也是延迟后被读者才发现的热点。短短数行诗句,让人感受到强大的生命力,仿佛是个人的悲欢喜乐,却也是一众人的反复寻味。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鲁子2022/09/21 20:41:11
    • 分享到:
  • 谢谢评委老师的鼓励。
  • 这组诗以横空出世的姿态,带给我惊艳感。我怀疑作者不是新人,而是一个隐姓埋名的老手兼高手。这是一组很有风度的诗:风度翩翩且潇洒。试举两例:“玫瑰开出花语朵,花容,令我失色。”“我霞思云想,在纸上,寻觅隐秘的水印。”词语与意境的再造,俱在其中,且浑然天成,无斧凿、卖弄的痕迹。达至此效果,需要好功夫,也需要好悟性。这组诗,克制地抒情,从容地思考,灵幻地叙事,能守正能出奇,看点很多,耐品。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鲁子2022/09/13 19:48:34
    • 分享到:
  • 谢谢评委老师的点评与鼓励。我2009年始习诗,当然不算新人;但鲁子每写一首诗,都如同做了一次新郎。我很珍惜这种新奇与满足感!
    • 栩之4举人2022/09/03 17:28:40
    • 分享到:
  • 优秀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鲁子2022/09/13 19:49:24
    • 分享到:
  • 谢谢栩之关注。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3星
  • 2钻
  • 粉丝|作品|积分
  • 2
  • 1
  • 25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