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似水流年
  • 点击:6114评论:42022/09/06 12:35


他正在卫生间全神贯注地杀鱼。鱼是不到寸长的鲫鱼,老李出门保健后他上菜市场买的,两斤超过一百条。他最爱吃这种鱼,拌面粉油炸后,鱼刺都是酥的,还补钙。但老李最烦他吃这种鱼,老李有洁癖,烦的理由也就超过一百条,往往他弄清爽后老李还要清洗两百遍。不是夸张,老李是一条一条地清洗,而且伴随着叨叨,他必须在老李进屋前打扫完战场。张必成,张必成的喊声不绝如缕,并且一声高过一声,张必成你聋了!他住六楼,虽然没聋,但耳朵已经先于其他四官接到了衰退的指令,正在徘徊观望中。终于他的耳膜感觉到了异常的振动,“谁呀!”他从窗户里探出头就看到了正在楼下仰头呼喊的老汤。

老匡仙游了!他愣怔了一分钟,看着老汤进了楼道口,才想到要去给老汤开门。

“老匡转户口了?”他望着倚在门框上喘气的老汤问。老匡查出胰腺癌三年了,都知道仙游是早晚的事。一向很少联系的老汤上门,只能是老匡转户口了。

“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打了你超过一百次的电话?” 老汤气喘咻咻。

“也许是没电了。”看着老汤疑惑的眼神,他又加了一句,“我不常用电话!”

“匡团长转五街了!”即使他已经知道了,但老汤觉得还是要声明自己此行的目的。

“我知道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一来我就知道了。”

“看来你还没有老糊涂哟!”老汤坐下来拧开水杯盖,他为老汤续上水,“你的电话呢?”老汤恰当地表示了自己的愤慨。他在枕头下摸出手机,手机上有来电记录。

老汤当面拔打,他的手机嘟了一下后响起提示音:您拔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拔!竟然是防骚扰拦截?老汤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的手机春节时丢了,补的卡。”这是实话。但是骚扰拦截呢,天知道是什么时候安装的。想到说不清楚,他也就干脆不说。

“平常有人联系你怎么办?”看着他一脸无辜,老汤的语气缓和些了。

“我现在也不怎么用手机,一般都是用老李的手机。”

老汤无语。老汤也不怎么用手机了,但手机却总带在身上。老汤的老伴在深圳带孙子,老汤留守,老两口时不时要相互联系。

他打电话给老李,通报了老匡去世的消息,“我和老汤去荆城了,你在家照顾好自己?”“什么时候允许你一个人出远门了。我在中心广场等,你们叫车过来吧!”老汤说怎么就成你一个人出门了,我不是人。真没见过你们这样的,老了老了,还粘粘乎乎的!他没有回答老汤,没有老李陪伴不能出远门,这是老李、儿子当着他定的规矩。

他是实实在在的晚婚。不是他觉悟高,也不是他有什么特殊的要求,怎么说呢,他只是曾经沧海难为水。这话当然无法对人说。

“你这一辈子就做对了一件事,”他茫然,“就是娶了我呀,我一定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对呀,一辈子只要这件事做对了,其他的事都做错了又有什么关系呢!”对老李的半是抱怨半是自得,他总是这样回答。开始是下意思,后来就成了习惯。

其实和老李结婚,开始他是不得已,他总不能一辈子不结婚。完全接受老李是后来的事,“当时我以为我以后要用轮椅推着你了。你中风后昏迷了半个月,都以为你能捡回条命就是万幸。”对老李的叙述他满是感动:夕阳下,栁阴旁,老李推着他缓缓前行,那画面,想想都温暖。

“你还吼我!”

“我吼你了吗?”

“吼了还不承认。”

“那一定是你该吼!”

“你这人!”老李叹口气,“难道你就真不会说句软话!”

一晃,一辈子都快过去了。

很快商务车驶过了老家荷池镇二十多里,接近凤岗了。“凤岗,”老汤说,“快到张必成的老家了。”“你们不都是荷池的么?”老李问。

“他说的是我们插队的地方。”

插队的地方?老李不言声了。老李没赶上插队没有发言权。

他知道老汤别有用意。当时知青中传言,后来点上两名女知青的加入是奔着他。但仅仅是传言,他从来没有承认过,虽然事情过去了近五十年,老汤还是想开玩笑印证一下,看着不动声色的他和似乎浑然不觉的老李,老汤就没有了再说下去的由头。

其实他从看到老汤的那一刻起,就在盘算着怎么面对席晓蓉。五十年来,席晓蓉时不时掠过他的心头。问她好吧,这是当然的客套,自然随和,不露痕迹,他当然做得到,他一定能做到。

她肯定过得比他好,但“好”是否就是幸福呢?

当年席晓蓉和叶小倩要求分到已经满员的凤岗知青点,确实是因为他在学校时写过纸条给席晓蓉,但到点上后他的表现却让两个女孩子一头雾水,他似乎忘记了这件事,以至于叶小倩不得不问他:“席晓蓉说你原来给她写过条子?”“写过”。他应得干脆,轻描淡写,好像承认帮人抄了次作业。“那么说你至少当时……”叶小倩谨慎地选择着字眼,终于还是省略,“那么 你现在还有什么想法呢?”“现在......现在没有了。”

“没有了,怎么就没有了呢?”叶小倩迷惘,继而气愤 ,她要质问他,但席晓蓉拉住了她。“其实我当时也没有回信……”她嗫嚅着。对于这次谈话的结果,席晓蓉有预感,她只是为了确认一下,她已经放弃少女的自尊了,她不能走得再远。他记得那天凤岗的夏夜没有风,没有月亮,只有静静的星星在闪烁,他在禾场上呆呆地站着,看着她们走远。她如果当时就回信了呢?他没有往下想,世界上没有如果。有好几次他想喊住她,但他忍住了。他并不是三心二意,并不是另有所属,他仍然爱她,他报名插队后到匡在兵家大声讲话,不就是希望住在匡在兵隔壁的她知道吗?他只是怯懦了,他没有勇气和她在凤岗生活一辈子,他注定要离开这个地方,不论用什么方法,前途茫茫,他不想在跋涉中多份牵挂。他当时为什么不能问问她,他为什么不能相信她呢,那时候真的是太年轻啊!

“这次七个人总算是要聚齐了。”老汤又一次打破了沉默。

当年离开凤岗的时候都曾经信誓旦旦要常回来看看,结果七个人中仅有四个男士十多年前回来看过一次,那还是匡在兵复员到荆城当了副局长,要退不退,有车也有闲,当时匡在兵到宏城一喊,四个男士就权当旅游。那次没有杨思海,杨思海在插队凤岗的次年就投奔亲友了。  

五十年来七个人竟然从来没有再团聚过。

“时过景迁,物是人非。有一个人是不会再来了!”他喟然。

“你是说匡在兵?”这次老汤没有称匡在兵为匡团长,他一直叫他匡团长,“他毕竟在那儿睡着。你们说他知不知道我们来了呢?”

“他现在知不知道不好说,不过他生前一定知道我们都会来送他。但叶小倩肯定不会来了。”

“什么,难道……”

“你刚才就是站在她门前喊的我。”

“你,你怎么不早说?她什么时候回宏城了?”

老汤满脸懊恼。他没有解释,老汤也就没有再问。其实从知青点分开后,除了他,叶小倩就再也没有和他们当中任何人有过交集。当然不包括席晓蓉。

他也是去年才知道常常和自己打麻将的竟然是叶小倩。

“她说她和你一起下过乡!”牌场老板说。

“谁?”

“我。叶小倩!”

“叶小倩?”

“怎么,发财了,当官了,不认识老同学了!”

“哪里,实在……当年那么风姿绰约!”

一辈子了,他还是没有学会转弯抹角。

近五十年过去,他在她身上已经找不到丝毫当年的影子,五十年的岁月真的能磨蚀一切吗?如果真能,也应当是件好事。

当年风姿绰约、光彩照人的叶小倩,有着一位风华绝代、玉树临风的男朋友。风华绝代、玉树临风经常来知青点看她,二人如胶似漆,却未能终成眷属。因为父亲是右派迟迟不能招工的叶小倩,后来嫁了一位大她十多岁的荆城大厂的采购员,算是曲线救国。七十年代末到荆城出差的他曾专门去看望她,开门后叶小倩错愕不已,浑身不自在。他为自己的莽撞懊恼不已,逃一样的离开了她家,此后就再也没有听到过她的消息,她是哪一年回的宏城呢?

“叶小倩当年嫁的区胖子早就死了,如今一个人过。当然也不是真一个人过,不缺老头子,主要是看谁有钱!”牌场老板并不忌讳叶小倩和他是同学。当然这话还是避了叶小倩。

“我搬来你楼下六年了!”叶小倩说。

“六年,同一个院子?”他有些惶恐,真心的,并不是为了掩饰。这个院子他虽然搬来了十多年,比她早了好几年。但他一直在外地打工,五年前中风回来后又在本地一家公司干了几年,真正完全休息是去年。他一直还未能融入小区的生活。

那以后他就对叶小倩说了匡在兵患癌的事,叶小倩边摸牌边说:“匡在兵呀,那个小伢子我认识。” 那口气仿佛是一个完全不相干的路人,没有丁点在一口锅里抡过勺子的情谊。开始他有点怪她绝情,后来想想也就释然了。他们六个都是五零年的,只有匡在兵是五三年的,可不就是个小孩子。况且匡在兵根正苗红,下去不到一年就直接当了兵。

后来两人就再也没有提到过一起下乡的事。这一切他都不想对老汤说。

“我后来在成都遇到过陈雪华的孩子。”他说,也不完全是无话找话。

“哪个陈雪华?”

“队里理发的,两弟兄,哥哥叫陈风华!”

老汤仍想不起来。

“他们的父亲是地主,五类分子。”

“哦,你说的是那个鼓眼睛的老汉!” 老汤终于想起来了,队里开批斗会,老汤还踢了他一脚。那一脚应该不是很用力,象征性的,仅仅是个态度。

他遇到陈雪华的女儿是在公交汽车上,因为乡音。陈雪华的女儿告诉他,爸爸患了直肠癌,就住在成都她家。他当时留了她的电话号码,说要去看陈雪华,却终于没去。因为忙吗,还是后来中风了,但他并没有留下明显的后遗症。

“现在凤岗恐怕没有人认识我们了!”路旁闪过凤岗的指示牌,想到五十年恍如昨日,他不得不伤感。

当年的凤岗是个藏在山里的小山村,如今省道从村旁过,凤岗已俨然集镇了。

商务车下了高速后许解放又打来电话问到哪儿了,从宏城出来许解放的电话就没断过。老汤说已经进了荆城,许解放说你们直接到荆城殡仪馆吧,我和席晓蓉在殡仪馆门口等你们。

荆城殡仪馆比他预想的寒酸,还赶不上县级市的宏城殡仪馆,商务车开到跟前他才看到荆城殡仪馆几个字。

许解放说你们猜谁是席晓蓉,他和老汤都笑。老汤说,许总考核员工呢,此地无银三百两。许解放说我真不是考你们,不是在这里你们能认得出席晓蓉来,我当时就没认出来。席晓蓉还是风采依然啦,哪里看得出快七十岁,五十岁差不多!席晓蓉说,许解放你至今还是张油嘴,你说说你这一辈子到底哄骗了多少女人?许解放说我一辈子老实人一个,现在还是一个老实人。看到席晓蓉眼睛不时扫着老李,许解放说席晓蓉,你猜他们谁是张必成谁是汤有光?

“张必成没变。这美眉谁啊?”席晓蓉问。

“这是拙荆。”他说,“还美眉呀,五十大几了!”看到席晓蓉还在疑惑,他补充说,“拙荆就是古人对外人称呼自己老婆。”他不是拽文,他是为了营造轻松的气氛。虽然他一直告诫自己镇静,但临了却还是有点慌乱。

  • 1
  • 2
  • 3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星星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42000,共计42000
  • 2022-09-12
  • 蔡德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2-09-0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语言老到,自然生动,有节奏感,有特定时代的喜乐悲欢。客观说,这类文字,我遇到的并不多。但感觉人物多了些,故事散了些,蕴涵淡了些。作者似乎有很大的野心,要在极短的篇幅里写出人到晚年,全景似地回首批点一代人的情爱图景,虽然看起来纷纭复杂,也有一定的情趣,颇见作者功力;但还是感觉有点骚不到痒处。最好还是有个中心人物或者事件,引人关注、共鸣和思考,给人启迪。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老师,我会努力!
    • 暁霞囡4举人2022/09/11 13:01:07
    • 分享到:
  • 语言不错的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美的语言使人向往,就像美的女子使人流连!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30117
  • 7
  • 1290
  • 我们阅读网络小说各种题材,比如穿越、宫斗、职场、言情等,故事很精彩,人物很鲜明,但总觉得会少一些什么,其语言、情节与小说的张力都不能很好地融汇贯通,创造出迷人的气息,给读者阅读带来冲击。这篇小说情节并不复杂,职场故事似曾相识,而语言与节奏把握相得益彰,呈现出一个现实与心理都趋向虚无的多向文化空间,如同昆德拉的小说一样,可此小说的重点并非叙“事”,而是造“境”、抒“情”。

    廖令鹏橘子站在樱桃旁边

    2022/9/21 11:01:52
  • 这篇成长小说刻画了一个思维活跃、生动有趣的小女孩,把她写“活”了,特别是现在二孩、三孩家庭里,孩子们如何与父母、阿姨、兄弟姐妹相处,小说站在孩子的世界作了很多细致入微的观察与思考,既严肃又天真,给人们的启发较大。我比较欣赏小说的语言和叙事,特别是视角的转换比较成功,浑然一体。可以说,这是一部非常成功的成长小说,适合家长、老师、同龄人阅读的一本好作品。

    廖令鹏一加一不等于二

    2022/9/21 10:47:59
  • 主人公从贫苦农村出发,跨越山川湖泊,来到寸土寸金的城市打拼,持之以恒地向梦想一路高歌猛进,最后换来了命运的逆袭。 创业的道路无疑是辛酸且苦闷的,充满荆棘和坎坷。而今凝目回望,仍将感谢曾经那个不轻言放弃的自己。他人的成功无法复制,但是他人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一路走来,既要像海绵一样汲取知识,也像海绵一样挤干“水分”,脚踏实地,追求梦想,深圳是一个充满机遇的城市,创新、包容、进取是真正的深圳精神。

    胡帝我在深圳这些年

    2022/9/21 9:57:44
  • 这篇我今年读的第一篇的文章,这个小说有一股生猛的原生态气息,在我的脑垂体打下了深深的烙印,我生来就是一个感性动物,但我当时还是克制下提名的冲动。我的原则是要把所有的小说和文章看一个大概,才能提名……两栋楼对窗而立,无数个夜晚,他们在熄了灯的床上观摩对面投在窗子上的女人身影,一道凹凸有致的影子慰藉了他们许多个春夜……小说里的多处写实,淋漓尽致,令人忍俊不住……我始终认为爱情是人类的必须品。

    文夕​月在东山上

    2022/9/21 0:09:36
  • 今年我的提名原则也是跟陈卫华老师一样,尽量以提新面孔、年轻人和我不熟悉的作者,手中票数有限,希望鼓励到更多的新人。作者作为新生代都市人,他的笔下的人物,游刃有余地游走在数个大都市里恋爱和生活,看着都是不相干的人物,完全不同的人生,不相同的价值观,最后却都被作者巧妙地捏到了一个小说里,还是亲人情人和友人。作者说到:社会学中有一个说法,世界上任何两个人最小可以通过六个人联系起来。他在这篇小说中做到了。

    文夕​一场生活

    2022/9/20 23:31:41
  • 此文文笔流畅,语言有节奏。我最喜欢这篇文章的是语言节奏感,这种有节奏句子,读起来富有弹性,在节奏中阅读,很容易把读者带入故事情节之中,我读着读着就把自己代入角色了,为她们的故事动情,被她们的真爱所打动。我是一个完全的异性恋者,我并不了解同性之间的爱恋,但在这篇文章中,我看到她们的爱一点也比男女之间的爱逊色。深圳是“我”心中的圣山,“我”的爱人在深圳,给“我”介绍深圳,她的深圳就成了“我”的圣山。

    文夕去深圳

    2022/9/20 21:51:42
  • 历来如此,人之道与文之道异曲同工。求新,也是一种选择。写什么,怎么写都重要。所以,一个平凡的故事也能让人留心。这里,不仅仅是作家的发现,更是作家的选择,读者的期待。

    秦锦屏跨境直播:让世界听到我们的声音

    2022/9/20 14:57:27
  • 人如生活之浪,需要在时代中飞扬,在作家的发现中激昂,作者的的选题,构思,落笔都很好,如能再多讲点故事,多些生命的过往打捞,更好!

    秦锦屏禹国刚,中国证券市场拓荒牛

    2022/9/20 14:51:58
  • 一些生活的细节是可圈可点的,空间格局也有回响。 如果不代替“人物”发表意见,让“人物”自己出镜,更妙。但不失为一篇有腔调的作品。

    秦锦屏羁爱的脚本

    2022/9/20 14:34:22
  • 作者给我的感觉是一个人情练达的人。文字干净,节约,有一种泰然的气质。信手拈来的一些句子,将双城典型环境中的人生况味勾勒的从容,超然,又深入其中,张弛有度。

    秦锦屏王福田的双城生活

    2022/9/20 14:31:39
  • 以科幻的手法,让人事,现实与超现实相互交融交织,给读者提供了一种新体验。以其殊异性,形成了不可替代的形貌。略失于仓促。但不失仍是一个值得继续打磨的文本。

    秦锦屏创·城

    2022/9/20 14:26:01
  • 题材虽不新,还是容易引起共鸣。广场舞是中国特有的一个文化现象,是自发组织的,大妈大爷们精神的需要,几个主角有各自的故事,可以说多少个舞者就有多少个故事,是长篇是中篇,是几部长篇难详尽的一个大妈。我有首诗里写道,她们被老龄丈夫粗暴地赶出家门,一直在公园大唱革命歌曲!人性是复杂的,作者发现了也呈现了,可是还需要进入所谓的化境,即看山还是山。需要让他们再次粉墨登场,可以一笔带过,而避免道德优势与审判之嫌

    健字号跳广场舞的女人

    2022/9/20 14:25:46
  • 人物的命运感很强,他们在时代面前的苦与乐都在故事的兜兜转转中得以体现。这是地三鲜今年连续多篇中我个人觉得最可贵的一篇,特点保持了文章标题亮眼之外,对人物的刻画很有章法,故事也相对圆熟。

    秦锦屏飞往回南天

    2022/9/20 11:49:32
  • 好的非虚构未必是记录大事件,恰恰相反,记录个人生活里闪烁着光辉的微末故事,恰是我们作为平凡老百姓最值得做的,因为大事件自有史官记录,而我们的人生记录者只有自己。这位维修店的小老板文采如此之好,如果能多写一点、选材再种类丰富一点,你的维修杂记是能获大奖的水平。最后再把今天偶得的一句名言分享给你:有时候真实比小说更加荒诞,因为虚构是在一定逻辑下进行的,而现实往往毫无逻辑可言——马克�吐温 ​ ​​​​

    陈彻维修杂记

    2022/9/19 17:56:50
  • 这篇小说写出了人生的无常感。一切都是偶然。亲情、爱情、友情,都是那么回事,无所谓神圣与庸俗。萍水相逢本身就是理由,此外不必再寻找其他的理由。作者对人生有一种冷冷的看透,不赞美也不抨击,只是以零度情感予以叙说,如冷月照江河。语言老道,叙事精妙,很有功力。

    孙行者残鸟

    2022/9/19 14:02:2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