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间所有的别离
  • 点击:27402评论:02022/11/16 19:47

我和晨曦的“再”见,已是十年以后。那时,她已离婚,而我结婚三年,刚做了爸爸。

她的孩子八岁,我的一岁,我俩都体验了人世的辛酸,奔四的年龄,因此,再见,虽是惊喜,亦感慨唏嘘;我们没有像许多网络小说写的那样,老同学见面非要发生点什么,对我们来说,那太俗,对我们来说,我们拥有的,已经比性要珍贵一万倍。

我觉得此生能够再见到晨曦,听她诉说那过去的往事,这已经是我人生最大的幸运了。要知道,我人到中年,早已和过去的生活一刀两断,我亦没有人可以回忆,尽管我有时候会在想起往事的时候伤感,但也没有办法;蓦然回望,我居然连一个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尤其是关于我那过去十年的生活。

里尔克说,我得到的都是侥幸,失去的都是人生。想想我自己,失去的何止人生,简直是所有的人生,我风尘仆仆,一路从安徽到上海,再到深圳,流离失所,四处碰壁,无论肉体还是灵魂,全都无处安放,我马不停蹄,矢志不渝地追求着我的幸福,到头来我还是凡人一个,除了写了一些字,出了一些书,我好像没给这个世界创造太多的惊喜。因此,我时常陷入自谴,觉得我这一生太平乏。

没有人深刻地爱过我,我觉得悲伤。

我就是那么想的,曾经;我觉得有人深深地爱过我,哪怕我累死渴死,穷死饿死,我都甘心情愿,快乐;而如果没有人深刻地爱我,那给我金山银山、豪宅别墅我也不要。真的不要。因此,当我重逢晨曦的时候,我最关心的是,她有没有爱过我?在过去?这很没出息,好像一个女人,总问男人你爱不爱我,但我就是这样的性格呀,改不掉了。

我和晨曦坐在龙华图书馆三楼乳白色的女性曲线美的大理石长凳上,她的眼神依然如多年前一样深邃迷人,她的黑色的秀发剪短了,但她的脸更瘦削了,倒显得更秀美了。她的声音柔美,温暖,与她当年的响亮清脆、银铃般的音质相比,她今天的声音更具魅力,也许这与她学过播音主持做过电台主播有关。她的叙述像绵长的乐曲,在我的心上划下美妙的印痕,音符跳动,我在她娓娓的叙述中,仿佛一下子穿越了许多年代,许多地方,我的心一震一颤,像雪在黄昏降临,无声无息,却瞬间将大地覆盖。

“我寻找过你。2003年,我听人说你毕业当了老师,在亳州。我一直在找你,我没你的联系方式。2004年6月,我毕业,本来我有一个到合肥实习的机会,电台主播。但我去了亳州,我找到了亳州电台的音乐频率的主编,毛遂自荐,我说我要来主持晚间谈话节目,他们给了我这个机会,我做得很好。你知道,我一直喜欢音乐,我的音质这么特别,那档节目我得心应手,做得顺极了。

人若做自己喜欢的事,一定会非常喜悦,也会更容易做成功。人若做自己天赋的事,一定会做得比任何人都好。

我每天从十点开始,到十二点下班,两个小时的音乐谈心节目,基本上是一半放音乐,一半说话,分享心情故事,主要是爱情故事。我有一万多首歌单,我选的音乐总是恰到好处,与心情故事相得益彰,有时候,我什么都不说,只静静地放歌,那歌的力量,胜过我千言万语,所以,在某时某刻,特定的时空,一首歌是可以听哭许多心灵的。

只要你找准人心的幽暗,只要你卡到点,让大众潸然泪下并非难事。

当然,我不是刻意让大家哭,而是大家想哭,喜欢哭,他们喜欢在陌生人面前自我流露,喜欢扮演一个多情的、伤感的、重情重义的人,他们喜欢在故事里伤心落泪,我只是给他们一个出口,一个契机,一次倾听,我只是在帮他们建立自我,疏导情欲。

他们压抑了许久,再憋下去可能就无法回头,我知道那种心情,我知道那种压力,所以我让他们尽情释放,尽情宣泄。人一宣泄后,便会找到更灿烂的光明的方式,便会更加轻松,轻盈,便会再次找到前进的方向,便会再次鼓起勇气,踏上新的征程。

主编很高兴,台领导很认可,听众喜欢,我也开心。电台晚间情感节目真是功莫大焉,再多荣誉都值得领受。我们的节目得了好多奖。后来,他们说你在亳州当老师,我去那个学校找你,在9月初,刚开学,他们说你早走了,六月份就走了。

他们说你去了上海,又说去了南京,他们没有你的电话,你那时候还没有手机,他们给了我一个你老家的固定电话,我打过去,我说是你的朋友,那边一个很沧桑的声音,大概是你父亲。他说听不清,你是谁,大约是信号不好,后来他就挂掉了电话。我想通过你父母找到你,结果却落空了。

他们说你应该是去了南京,去一家报社,做编辑,做记者,他们说你走得很急。你没说辞职,你请了长假,但你再也没有回来。他们很不爽,很多怨言,觉得你走得太过绝情,太仓促,太匆忙,他们好不容易把你招来,你只干了八个月就走人,他们觉得很没面子。

我去图书馆找南京的报纸,南京日报,金陵晚报,扬子晚报,我在编辑、记者的名字里找你,没有找到,但我在扬子晚报副刊看到了你的名字,我在南京晨报看到了你的很多文章,你在那里写爱情专栏,男左女右版,你写很多,我给编辑发了一封邮件,我说是你的读者,我要跟你咨询情感问题,编辑给了我一个信箱,于是,我开始给你写信。

我写了很长很长,我说我喜欢一个人,却总也跟不上他的步伐,他早我一年毕业,他去了亳州,我刚到亳州他又走了,现在,我又追不到他了,你说我要去南京找他吗?我写了很多问题,我想请你给我一个回答,以一个情感专家的身份,我想以这种身份接近你,我不想暴露自己,我希望你能猜到,或者你对我这个人感兴趣,你就会继续和我交流。

你说,“你若爱那个人,你要让他知道呀,你不让他知道,这不是一个人的独角戏吗?这不是浪费生命和精力吗?”你说得很直接,也很犀利,你甚至说,这样女追男的戏码最无趣,也最累人,建议我放弃。可是我那时候正痴迷茨威格的小说《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我被里面的一句话打动,“我爱你,和你无关”。也许,我爱你也和你无关,所以,尽管你回复说让我不要再追那个男人,我还是没有听你的。

你一定不记得了。你这样回答过我。我想,如果你知道那是我,你又会怎样呢?会不会来找我?会不会义无反顾地找我?会不会像你说的那样理智、权衡利弊,还是你也会抛开一切,为了爱情置之死地而后生?我想你一定是后者,因为你不久就在专栏里提到了这封信,你说,你收到一个女读者的信,你给她的建议是放弃,因为这太累了;可你也知道,这样的感情有多难得,有多珍贵,你说,其实你私下里是非常敬佩这个女生的,毕竟她那么执著地爱一个人;但是,你作为一个爱情专家,你不得不从幸福的最佳方案这个角度回答,你得让读者解脱,而不是让他们钻牛角尖,你要做的是拯救他们,你不能不那样做。”

我想了想,我确实写过那样的文章,我不记得是谁给我发的咨询信了,但我确实这样——在我的内心深处,我渴望无比深情的爱情,跨越万水千山,历尽千辛万苦,但实际上我又很冷静,在给读者回信的时候,我往往都是站在现实的角度,我不会让他们沉沦、纠缠,我只会让他们放下,看开,看淡,我让他们浮出海面,呼吸新鲜的空气,看到崭新的太阳,让他们触摸幸福,而不是让他们沉默海底走向痛苦的深渊。

晨曦看了我一眼,然后又微微低下额头,她的眼睛湖水一样迷人,似乎有千般万般的心绪,点点涟漪漾开,一圈圈波纹似乎要将所有秘密都推给你,她想说的话挡也挡不住,继续在我耳畔回响。

“然后,在2004年十二月份的时候,我去了南京。我没有问你地址,尽管我有你那个信箱。我想,我就要看看命运如何安排,看看上帝能否让我在这个城市遇到你,在没有任何刻意追求的情况下。

我不知道你在哪里,我来找你。我想我总能找到你。我来到南京,在一个老师那里学播音主持,我准备考一个播音主持证,集中上课,魔鬼训练,21天的时间,我在上完播音课后遇到了勇士。他在这个城市;他原本在苏州,他见我来到南京,他也跟来了,他辞去了那边的工作,他来了,做市场营销。他在南京大学附近租了一个房子,他说希望可以再静下心,多看看书,再考研,那已经是他毕业两年以后了。他还单着。

他来看我,他约我去玄武湖,一起吃南京的特色小吃,鸭血粉丝汤,马兰头,春卷,晚上,他想留在我的住处,我拒绝了他。他很失落,他说你以前不答应我,现在还不答应我,现在就我俩还单着了,现在我俩这么了解了,现在我俩这么知根知底了,现在我俩都是成年人了,现在我俩相互取暖,这不好吗?不可以吗?

我说不好,不行,不能。对不起。

他那次真失望了,他以为我一定会答应他,毕竟,我们走过了七年时光,难道还不够一个人认识另一个人吗?难道还不值得牵手一起共赴未来的人生吗?但是,对我来说,还不可以。还不能。我如果没有你,我可以答应他;没有你我也可以答应船长;没有你我2002年就答应船长了。可是我不能。我的心不让我那样做,我无法强迫自己,不能勉强自己,我倔强地等着,我相信有一天会遇见你。

我在南京生活了三个月,有人说你去了上海,有人在天涯看到你写的文章,说你在上海漂泊,我的心纠紧了,你到底怎么样呢?你可以渡过难关吗?你能战胜恐惧吗?上海,这竞争残酷的城市,这人才济济的城市,你在这里,也许备受挫折,也许艰难困苦,但我又始终相信,你不会服输,你永远不会低头。

所以,我又去了上海,我在静安区一个旅游公司写文案,我想我可以在这个城市遇到你,像电影《向左走向右走》里的梁咏琪与金城武一样,我想如果某天我们在街头相遇,那一定说明我们今生有缘分,如果我们始终错过,那就说明我们缘浅,上天的安排。

我不知道你的容貌有没有发生变化,我记得村上春树写过一篇短文,《四月的早晨,在大街上遇到一个百分百女孩》,少男清晨去原宿大街上寄一封信,迎面走来一个少女,少男被少女牵引,满心里都是她。他很想和她搭讪,嗨,能和我做朋友吗?这样搭讪似乎很傻。嗨,你真是我的百分百女孩,可是,如果我不是她的百分百男孩怎么办?少男想。就这样,他浮想联翩,但最终还是没有搭讪。

多年后,一场大流感让两人经历了生死的考验,但他俩还是坚强地活了下来。有一天,他们在大街上再次相遇,他们看对方都很面熟,好像曾经的恋人,前世的恋人,他们很想搭讪彼此,他们都几乎要同时开口了,但记忆的微光过于薄弱,星星点点的记忆碎片,转瞬即逝,以致他们觉得这可能是一种错觉。忘却的救主真的太过无情,他们居然记不起对方了,于是,他俩在大街上再次擦肩而过。这是一个多么悲伤的故事,也许他那时候应该对她说,你就是我的百分百女孩。至于他是不是她的百分百男孩,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说了,她知道了。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青春爱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1星
  • 1钻
  • 陈保才:爱情教父,畅销书作家,资深心理咨询师,江苏卫视《蒙面歌王》评委,华为大学特约情感导师微信:aishen0755
  • 陈保才:爱情教父,畅销书作家,资深心理咨询师,江苏卫视《蒙面歌王》评委,华为大学特约情感导师微信:aishen0755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600
  • 8
  • 64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