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伴生车
  • 点击:21774评论:32023/01/18 14:52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将城市唤醒,街道上车辆渐渐拥堵起来,顺着油漆路排起长长的队伍,这时救护车的声音由远及近,车辆纷纷让行,等救护车过去了,车辆重新聚拢,迅速恢复队形。

预产期提前两周,剧烈的疼痛让安娜额头不断冒出冷汗,被推进手术室之前,安娜抓着姐姐安姗的手努力询问有没有给自家那位打电话,安姗看到妹妹苍白的脸色,宽慰说已经打了,妹夫很快就到。

妹夫确实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但她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心中莫名慌乱,眼角跳个不停,只是心中担忧妹妹,便没有多说,同时希望这只是自己的错觉。

安娜怀的是双胞胎,可全家只凑够了一辆伴生车的钱,这是很无奈的事。伴生车的选择,一生仅此一次机会,婴儿出生超过二十四小时便会错过,这意味着双胞胎中只能一个人拥有伴生车,另一个则很凄惨,这样的决定,安娜无法一个人做出,所以必须要男人在这里。

伴生车是当前生物技术在科技应用上的最高成就,融合新生儿血液的芯片作为控制中心,车辆可以拥有一部分车主的感官功能,伴生车一旦选定终生无法更换,只能维修,直到报废,或随着车主死亡,伴生车也将回收。这项技术据说是徐博士鉴于每年车祸死亡人数过高而下定决心研发的,且受到变形金刚和修仙小说里法器滴血认主的启发,听上去玄之又玄,真假就不知道了,徐博士本人并未对这项技术的由来做出思路上的解释,却并不影响伴生车的迅速普及。这项技术严格掌控在政府手上,开始的时候政府会为每个新生婴儿提供伴生车,后来制造芯片的材料资源短缺,伴生车便不再免费提供,改成自费购买,新生儿二十四小时之内如果没有伴生车与之融合,将失去拥有伴生车的唯一机会,这就意味着他这辈子出门都不太方便了,因为当前人类出行的主要工具就是伴生车,伴生车符合人们对各种疫病防范的需求,相应的,人群聚集的公共交通工具已经大量缩减,现存的少数列车与航空设施也是一票难求。

……

王潇随团去台湾参加两岸庆祝台湾回归二十周年的活动,想到妻子预产期临近,他总是心不在焉,好不容易等活动结束,忽然接到妻子姐姐打来的电话,预产期提前了,他心急如焚想赶回去,可回程的机票排到三天以后,不得已找熟人弄到一张船票,从台湾到厦门,用最快的速度开车往深圳赶。他有些庆幸出发的时候将自己的伴生车留在了厦门,否则他现在要急死。

想到自己就要做父亲了,王潇心中激动不已,一路风驰电掣,同时心中又有些惆怅,鉴于他们的条件有限,东拼西凑才定制了一辆伴生车,注定有一个孩子得不到,对此,他感到愧疚,初为人父,他总是想给孩子一切最好的,于是他又暗自恼恨自己的无能。

车在崇山峻岭之间穿梭,沿途城镇、村庄、田野、山峦、河流与湖泊,纷纷向身后飞速闪过,下午两点多,车进入广东境内,他没有在服务区停留,车上有水,用几块巧克力缓解了饥饿,他要尽快赶回去,他知道妻子还在等自己回去做那个艰难的决定。

一辆辆私车被王潇甩在后面,他连稍微降速等待的耐心都没有,但前头并行的两辆车实在太慢了,像并驾齐驱的两只蜗牛,他正打算从夹缝里超车,忽然自己的车被一股巨力撞上来,短暂的失去了控制,随即跟前头两辆车碰在一起,王潇的车翻滚着从前方车辆上方飞出去,他能感受到自己在空中的失重,随即是剧烈的疼痛,车辆撞击的声音,然后视线戛然而止,彻底失去了意识。

这无妄之灾,本是王潇后面的一辆车先出了事,车主突发疾病猝死,没来得及启动车上的无人驾驶系统,死前踩了油门,直接撞上王潇的车,随即引发连锁反应,王潇当场昏死过去。

……

医院里,安娜躺在病床上一脸疲惫,旁边的婴儿床里一个新生儿正在安睡,姐姐安姗站在旁边,怀里抱着双胞胎的另一个。

“姐,要不你再给他打一个。”安娜抬了抬脖子,问。

安姗看了她一眼,轻手轻脚把怀里的婴儿放进婴儿车,说:“我出去打吧。”

安姗来到产房外,找了个安静些的墙角,再次拨打了王潇的手机号,盲音传进耳朵,等了五十秒,她不得不放弃,将手机收了起来,但她心中的不安却更强烈了。

看到姐姐的表情,安娜已经不需要再问,等安姗轻摇了摇头,安娜说:“手机给我,我打。”

安姗摇头,来到病床边挨着妹妹坐下,握住安娜的手让她耐心等待。

“毕竟那么远,晚一些是正常的,在高速上开车,接电话总是不方便,我们就别打扰他了。”安姗继续安慰。

安娜反握住姐姐的手,说:“姐,不知道怎么了,我心里慌得很,从生完孩子到现在,眼皮一直跳,就没停下过。”

“你呀,就是太累了,怀孕这么久,产妇的精神压力本来就大,睡一觉就好了。”

安娜并没有听从姐姐的建议入睡,她转过头看着婴儿车里的两个孩子,感慨到:“你看他们姐妹俩睡得多文静,希望她们长大后也是相亲相爱的姐妹。”

“是呀,相亲相爱的姐妹,就跟我们一样。”安姗在一边宽慰说。

……

王潇的车停在路边,不远处还有几辆车挤在一处冒烟。王潇渐渐有了知觉,感觉浑身散了架一般,没一个地方是不疼的,尤其胸口和腹部,他想低头看一看,随即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动弹,就连低头都做不到,又试着抬手,依然失败,连手指头都无法动一动,他只觉得浑身发冷,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在结冰。忽然他想起来,自己正在赶去医院的路上,妻子和新生的孩子还在等着自己,他还要为其中一个孩子融合伴生车的芯片,想到这里,他转动眼球,发现周围并没出现警车和救护车的影子,也并没有警笛声传进耳朵,以此来看,从出事到他醒转过来,间隔的时间应该没有很久,至少他还没等到救护车的到来,但他不能继续等下去了。

手机铃声响起来,但他无法动弹,也就接不了电话,只能任凭铃声消失在耳边,这时,他感到有一股熟悉温暖的气流冲进自己体内,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往自己体内输入,这说不清道不明,只是有这样一种奇怪的感觉,那股莫名的东西使得王潇终于动了一下手指,随即抬起胳膊,他能动了,首先转头看向了放置中央芯片的位置,他能感觉到,那一股莫名的东西正是从芯片里输送出来,进入了自己的身体。随后,他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和腹部,嘴角扯出一抹苦笑,两根金属穿过他的身体露出一端带血的茬口,他勉强从副驾上扯过自己的风衣披在身上,这一下又牵动了身上的无数伤口,他强忍着,尝试再次发动汽车。

王潇的车再次启动,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芯片里那股气流越来越弱,连带着他对芯片的感知也越来越弱,如果芯片是一个有生命的伙伴,他此刻的感觉就是这伙伴的生命正在一点一滴流逝,但此刻,他无暇思考这些,他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趁着自己这口气没散,赶到医院去见一眼妻子和孩子。

……

夕阳西斜,金黄中带着一丝血色的霞光穿过玻璃洒进产房里来,安娜躺在病床上,安姗站在婴儿床边,转头对安娜说:“吃点东西吧。”

安娜摇摇头。

护士过来检查完就走了,产房里很安静,只有婴儿的呼吸声,这样的安静愈发突显出两人脸上的焦虑。伴生车的芯片已经拿来,放在一边的桌子上,这是一个淡紫色的芯片,车的样子她已经在资料里看过,至于实体,是丈夫一手考量过的,她完全放心,但比起伴生车的选择,她现在更多的是在担心丈夫,从姐姐通知王潇自己预产期提前,到现在将近过去了一个白天,从早等到晚,期间没有联系上王潇,也没得到他的回复。

负责伴生车登记的医生过来催问了三次,安娜坚持等到丈夫来了才做决定。

眼见窗外最后一抹阳光就要消失,一个男人出现在产房门口。

安娜脸上的惊喜骤然浮现,不等男人走到床前,她就抱怨起来:“你干什么去了,我让姐打了好几次电话你都不接,也不回个信息,净让人担心。”随即她又看到王潇的模样,“你脸上怎么有伤,出什么事了”?

王潇脸色苍白,但他还是一眼看到了婴儿车里的两个孩子,他走过去,伸出一只手想要摸一摸孩子的脸,但他忽然又停住。

安姗悄悄退出了病房。

“你说伴生车给谁不给谁呢,都是我们的孩子,长大了一定会怨恨我们的吧。”安娜见王潇没有对脸上的伤痕做出回应,也没急着追问,索性看上去就是擦破了点皮,回头他总会跟自己解释的,但迫在眉睫的另一件事让她在病床上惆怅道。

这时候,王潇已经来到床边,一只手拿起桌子上淡紫色的芯片,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浅绿色芯片。

“你,你又买了一辆伴生车?不,这不可能,咱们家哪还有钱。”安娜惊讶喊到,“不对,这不是新的”。

安娜似乎认了出来,这是王潇伴生车上的芯片,但她不明白王潇这是要做什么,只见王潇拿着两个芯片走到婴儿床边,用采集器先从一个孩子身上取了一滴血,谨慎地滴在芯片上,那滴血很快就被芯片吸收干净,随后芯片被激活,开始运转,一条条淡紫色的纹路在芯片中穿行闪烁。他又从另一个孩子身上采集了鲜血滴在浅绿色芯片上,安娜一脸惊讶,因为伴生车的芯片只能与一个人的血液融合,而融合了王潇血液的芯片怎么能再吸收婴儿的血液呢?但这样的事情就发生在自己的眼前,之后她更是目不转睛盯着浅绿色芯片,那滴血液融进芯片之后便没了动静,并不像先前那个芯片一样被启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安娜正要询问,王潇将两个芯片放在桌子上,转过脸来对安娜露出一个带有歉意的笑容,随即身子一歪,倒在了床边。

”姐,姐,医生,医生……”安娜慌忙大叫。

听到叫声的安姗首先推门而入,被眼前的画面惊得呆住,一时之间手足无措,随后医生和护士都跟进来,一阵忙乱将王潇抬去了急救室,安姗忙到床边安慰妹妹,握住她的手却发现一阵冰凉,她的手心里还有汗水,看着妹妹被吓得苍白的脸,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等待因为未来的不确定而变得更加漫长,在挤掉脑袋里无数个跳出来的混乱念头后,安娜终于等来了医生的宣判,那个白衣天使的身影在安娜眼前仿佛一座山岳。

“抱歉,安女士,我们已经尽力抢救了,但……”

呵,经典的电视剧台词,但这不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安娜挣扎着从床上下来,在安姗和医生的搀扶下看到了王潇,确却的说是看到了王潇的尸体,没有人说话,安娜的眼泪无声滴落,怪不得他脸上有伤,她现在才看到,王潇身上的伤口和血迹,她伸出一只手轻轻抚摸丈夫的脸颊,那个时常跟自己讲笑话的男人,那个跟自己结婚多年始终对自己笑靥如初的男人,那个自己从高中一直爱慕到现在的男人,此刻已是冰凉的尸体静静躺在面前,她不敢相信,却又不得不信。

身后的医生打破了这份寂静,开口道:“安女士,我觉得有必要跟你们说明一些情况,其实按照我们检测结果显示,您的爱人应该在几个小时之前就已经医学死亡了。”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科幻短篇汽车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Inna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3-01-28
  • 520周冠打赏44000,共计44000
  • 2023-01-2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Inna3秀才2023/01/28 12:18:29
    • 分享到:
  • 设定还蛮有意思的,关于伴生车的解释是不是某度直接整过来的。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竟敢污蔑朕
    • 地三仙3秀才2023/01/27 16:27:21
    • 分享到:
  • 谢谢飞翔的老黄牛师傅,过年好呀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
  • 0
  • 61
  • 484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