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些提编织袋流浪的打工人
  • 点击:26901评论:52023/01/31 10:28

城市孤勇者:那些提编织袋流浪的打工人

前言:

“生命的尊贵在人海里。那些在人间烟火里翻滚的小人物,他们一遍遍受尽苦难,一遍遍试图反抗。他们活得辛苦又炽热。他们活得清白又勇敢。”

——摘自导演贾樟柯


第一章:阳台堵了

1

“是你家打的电话吧!”

听到门铃声,我打开门,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小年轻,年龄应当不到30岁,脸上表情略略有些拘谨,从深框眼镜玻璃的厚度来看像个常年对着电脑屏幕工作的IT男。

“是的。快进来。”我连忙从房内鞋柜拿双拖鞋丢到门外。

“不用了。谢谢。”

小年轻从裤袋里掏出一对塑料鞋套,弯腰套在皮鞋上,然后提起旁边的一个蓝白红三色的编织袋走了进来。

“袋子里是什么?”

“工具。”小年轻边往房间走边说,“哪里堵了?”

“阳台。”我边走边答,引着他穿过客厅朝阳台走去。


那是大年28,春节前第3天的一个早晨。

深圳的春节不像内地。内地的春节有一个从秋天到冬天的酝酿过程,先是绿叶变黄,再是黄叶飘零,枝头黄叶落尽之时冰封千里,不少地方还会雪花飘飘。这样的春节虽然寒冷,却让人期待——既期待春节的欢庆,更期待新一年的开始。

深圳的春节完全让你感到意外。在深圳,秋风起时也有许多黄叶飘落,可同时又有更多的新叶长出,哪怕到了深冬漫山遍野依然绿郁葱葱,四处鲜花点缀。差异最大的是看手机或刷电视,视频里这里的家乡大雪纷飞,那边的家乡冰封千里,这时看了看自己,上身虽然穿了一件长衬衫,可下身穿着一条短裤,脚上还夹着一双拖鞋。

这样的冬天会让你有个错觉,以为深圳没有冬天,只有春天、夏天和秋天。

不过,错觉终究是错觉。春节前后,总有一股北方寒流能穿越粤北山区的阻隔如期抵达深圳。这时,气温陡降,一夜之间气温从30多度能降到10度以下,有时最低能到3度、4度。

昨天,阳光明媚,周身暖和,汗毛大开,深圳街头各色型男型女穿着露脚露腰露背不露点的服饰四处瞎逛。今天,寒流突至,乌云盖顶,周身鸡皮疙瘩遍起,满街帅哥靓女变成缩头乌龟——缩头缩脚,还有些人穿上了北方才得以一见的连帽大棉袄和长筒皮靴,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

这时,伴随着寒流而至的还有寒雨。在深圳,当你吹着海风,突然感到一种刺骨的寒冷,那是告诉你,春节快到了。


我,38岁,在一家国企大厂工作,特种设备操作员。

俗话说得好,靠着大树好乘凉。拿着超过平龄水平的工资,干着不算太累的活,手里操作着别人很难插得上手的特种设备,心里在想“厂在我在,我在阵地在,厂不死我不走”。就这样,来深圳15年,到这家企业工作10年,我从一个瘦弱青年,长得脸大脖子粗,没做成老板也不是伙夫。

靠着单位带来的强大信心,我和妻子终于下定了决心,按揭买房,在一偏僻处房价低洼地段买了60平米小房。这一当上房奴,我就理解了蜗牛的苦。口袋掏空,房贷如山,就像柔软的身子背负着一个沉重的壳。还有一连串因房事引发的生活碎片,像风像雨还像飞刀,时不时敲在身上伤在心里,让人烦恼,又无力。


入住2年,大年28的早上,我起床后发现阳台浸泡在雨水中。那是昨晚突然降温,下起一阵骤雨,还吹起一股寒风。

肯定是下水道堵了。我穿着拖鞋冲到阳台抢救未收的衣服,脚踩在冰冷的积水中,脚底传来一阵如同针刺般的寒凉,然后从小腿到腰到背到胸到颈部,一层鸡皮疙瘩迅速蔓延。

“总不能这样过年吧!”我换上水鞋,拿来脸盆,试着将水舀走倒进厕所。

舀着舀着,我突然又想到:“晚上会不会再下雨呢?要是人睡着了下场大雨,水就要漫进房间了。”

于是,我趴在阳台冰冷的积水中找到了地漏处,试着用自制铁丝勾出堵塞物。捣鼓了半天,手脚冷得发抖,积水毫无变化。就这样,我承认失败,打电话向管理处求助:“下水道堵了,有人能帮忙吗?”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声音:“这里有一个通下水道的电话,电话号码是XXXXX。只是快过年了,师傅不知有没有回家?”

我又问:“怎么收费?”

电话那头说:“这个你要跟师傅自己谈。”

就这样,我拔通了电话。半小时后,家门口来了一个提着蓝白红三色编织袋的小年轻。


2

阳台的水不深,刚刚盖过脚板。小年轻走到了阳台,踮着脚站在水中,寒风之下头发竖起,像只夹着脚趾竖起鸡冠的小公鸡。

皮鞋外包一个塑料鞋套,塑料鞋套又薄又短,他踮着脚这是怕水浸进鞋里。这个能理解,这么冷的天站在冰冷的积水里,吹着“呼呼”的寒风,我试过,我也怕。

我搓着冰冷的手,指着地漏的位置说:“就是那里堵了。”

小年轻看了看,不说话。他把编织袋放在阳台一个半人高的大理石架上。石架一边安装了一个小水池,水池上面接了自来水管,另一边放了一台洗衣机。

小年轻从编织袋内拿出一个造型奇特的打气筒。跟普通的打气筒相比,这个打气筒就像一个超级大胖子,中间是一个圆滚滚的大肚子,一端是金属弯管,弯管上连接了一根长的塑料软管,另一端是一个可以上下移动的把手。

小年轻以金属弯管为支点把打气筒直立放在阳台上,然后“扑哧扑哧”地按压另一端的把手。我看出了门道,普通打气筒是这边按压,另一端出气;这个打气筒是这边按压,另一端不出气,压进去的空气全部装在大肚子,形成一个如同液化气罐般的高压气。

按压了几分钟,他弯下腰,用手扒开地漏口,将打气筒的出气软管插入地漏之中。随后,找了一些毛布堵在地漏口,用脚不停按压把毛巾压实。

小年轻一只脚踩着地漏口上的毛巾,一只手扶着大号打气筒,突然停下来说:“你站远点,我要打一炮。”

听到小年轻说的话,看到他扶着大号打气筒摆出一个身体斜到远离地漏口的严肃姿势,我就想到了小时候在农村,老大爷用烤炉爆玉米花的场景。


老大爷放下扁担,从箩筐里拿出工具,在村里操场上摆下摊子。他手摇一个把手,把手连着一个圆肚子般的烤炉,烤炉下面架着柴火,烤炉里面装着玉米粒。随着把手转动,烤炉在柴火上转动,玉米粒在烤炉内翻滚,一阵阵香气四散开来,飘进了村子里的各个角落。

大人们都去干农活了,村里剩下我和一帮无人照看的小玩伴,有的在床上睡懒觉,有的在茅坑拉大便,有的在泥巴地里摔跤,有的在河沟里抓鱼摸虾。我们都闻到了香气,从各个角落里钻出来全部围到了烤炉旁边,嘴角巴拉巴拉地挂着口水。

老大爷看了看烤炉上的压力表,然后用一个布袋连着烤炉的一端,说:“好了,孩子们站开点,我要打一炮。”我和小伙伴们连忙跑开,用双手按着耳朵。

老大爷按着烤炉,如同按着一架迫击炮,摆出一个身体斜到远离烤炉的姿势,然后按了一个开关,只听见“轰”的一声,烤炉前面连接的布袋猛烈地一阵震动。我和小玩伴们一拥而上,老大爷从布袋里抓出一大把烤玉米粒,说:“孩子们,来吧,一人吃一点。”

老大爷事先在烤炉内加入了糖精,高温融化了糖精,转动把手时又将融化后糖精均匀地附着在玉米粒表面。经过烤炉高温高压烤制,玉米粒膨胀成一朵洋溢浓郁香气的小花,糖精融化后附着在小花的表面,玉米粒就变成了一朵又香又甜的小黄花。

吃完了小手上热气腾腾的小黄花,再用嘴舔完粘手上的玉米碎,我们缠着老大爷:“爷爷,再给点嘛,再给点嘛。”

老大爷不说话。他把布袋绑死,坐在小凳上,翘起二郎腿,闭着眼睛抽起旱烟。

“爷爷,再给点嘛,再给点嘛。”

过了半天,老大爷说:“再要吃,就找爸妈要钱来买哟。没有钱,回家找破铜破铁或者用完的牙膏皮来换也可以哟。”那是一个在物资异常贫乏的困难年代,那个年代还没有塑料制品,牙膏皮是纯铝制作而成。一支牙膏相当于现在3支,一家要用上好几个月。

小伙伴四散跑开。家家环境差不多。找正在田地里干活的爸妈要钱这是不可能,想在家里找点破铜破铁更是难上加难。后来,只有我和2个小伙伴回来了,3个人手上各拿着一个没有牙膏的牙膏皮,我们用牙膏皮一人换了一小碗玉米花,乐滋滋地飞奔跑开。

晚上,妈妈回家,我的屁股被打开了花。妈妈边打边喊:“你这个傻瓜,牙膏才用了一半,牙膏去哪里?牙膏去哪里?”妈妈的动作很大,可打在屁股上的力量并不大。我喊天哭地声音很大,可眼角流的眼泪却不多,时不时抬头侧耳细细一听,左右隔壁两家同样传来喊天哭地的声音。

3个孩子的喊天哭地,先是惊醒了躲在柴房取暖的大黄狗,大黄狗溜到柴房门口,对着屋外发出“汪汪汪”嚎叫。一条狗叫声在村前村后村上村下引发了一阵此起彼伏的回应,这边叫声刚刚停止,那边又在开始,有怒吼,有哀嚎,有威慑,有狗与狗之间的亲密问候。就这样,此起彼伏的狗叫声彻底压制了3个孩子的哭喊声。大人打累了,孩子哭累了,狗狗们喊累了。家家熄灭灯火,黑暗笼罩大地,那个农村的寒冷冬夜又恢复了平静。

虽是屁股开花,喊天哭地,可牙膏去哪里了?我把一半的牙膏挤出来,拿着铝制的牙膏皮换了玉米花。这个我不能说,左右隔壁的2个小伙伴也没办法说。长大了,第一次看到了这个名词——“饥饿消费”,我立马就理解了。饥饿消费就是吊足了你的胃口,让你砸锅卖铁挤牙膏皮来消费,这样的事早在几十年前农村爆玉米花的老大爷就干过。


玉米花的滋味和小屁股被打肿的经历,把那个打一炮的场景刻进了脑海。现在看到小年轻抱着大号打气筒摆出一个身体斜到远离地漏口的严肃姿势,又让我唤醒了那个老大爷拉着烤炉把手把身体斜到一边放炮的久远记忆。我连忙站开,就像儿时一样双手捂住耳朵。

小年轻按了一个开关,然后听见微弱的一个声音,“卟”,就好像有人在某处放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响屁。

“咦?”小年轻说。

“怎么了?”我问。

“你家这个地漏不对,有地方漏气。”小年轻看了看旁边的水池,又看了看洗衣机,然后弯下腰,把手按在阳台的积水之中,伸头看了看石架的底部,然后迅速爬起来。

“啊,石架底下还有一个地漏下水口。”

“有问题吗?”

“你家阳台有两个下水口,两个下水口连着一个下水道,这边通气,那边漏气。用我这个机器通不了。”

说完,小年轻把大号打气筒放进蛇皮袋,提起蛇皮袋就往房外走。

“那怎么办呢?”我追上去问。

小年轻不说话,走到门口弯腰脱脚套。

“马上过年了,这个阳台水不通,还有什么办法呢?”我又加了一句。

小年轻犹豫了一下,说:“这样,我给你一个电话,你找她吧。”

我记下了电话,不放心地问:“他能搞定吗?”

小年轻肯定地说:“你放心,找她绝对搞定。”


3

小年轻是小区物业提供的维修人员,跟物业肯定会有多次合作。他没说价钱,但我知道不会太离谱。小年轻进房全程不超过10分钟,弯了个腰就说没办法,然后把业务转给另外一个人。

  • 1
  • 2
1/8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流浪打工人疫情年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文夕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3-10-1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文夕评委2023/10/10 20:45:52
    • 分享到:
  • 很喜欢这篇文章的写实,只是手头的票已经没有了,打赏吧!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2023/10/13 14:21:27
    • 分享到:
  • 谢谢。有心了。
    • 文夕评委2023/09/30 22:37:56
    • 分享到:
  • 疫情下的人间,封控、失业、住桥洞;桥洞下的帐篷已经成了豪华公寓……作者描写了真实的魔幻世界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2023/10/13 14:43:26
    • 分享到:
  • 谢谢你。如果不是您的留言和打赏,我也忘记上传了这篇故事。再读自己的文章,脑海就回到了那个魔幻三年,想起发生的、痛苦的、左右挣扎却让我无力的一幕幕场景,依然泪流满面。
  • 人们可能对开奔弛宝马的人会高看一眼,对手提编织打工人会低看一眼。其实我们心里也知道,你再高看别人,也不会对自己的生活有帮助,然而自己的生活却少不了那些看似低微的劳动,如扫大街清垃圾,补漏水,疏通下水道......职业不分高低贵贱,只是职业不同,每一个职业的人都有可贵的品质,值得尊重。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2023/02/17 17:55:06
    • 分享到:
  • 疫情三年,多少家庭痛不欲生。对社会,对国家,对个人,都有深刻的启迪。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粉丝|作品|积分
  • 1
  • 29
  • 470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