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小姐
  • 点击:21342评论:42023/03/06 10:42

沈家酒楼在石塘咀一带算得上是一家大酒楼,虽未跻身六大酒楼之列,名头却也着实不小。

沈先生乘汽车驶到自家酒楼门前停了下来,两个伙计赶忙来迎。沈少爷第一个下了车,给父亲打开车门,沈先生神采奕奕走下车来。伙计忙上前问了好,又悄声向沈先生汇报:“今天早上又死了只鸡,还是那病。”沈先生闻听就是一皱眉,不过他不愿让这种事扫了今天的兴致。他已经邀请了陈家三口来这里,借机撮合大女儿叶绫与陈家二少的婚事。

沈先生摆摆手,伙计识趣地进去张罗。沈家三朵金花随着沈太太从后到的车上款款走下来,叶绫端庄文静,二小姐素绫机智活泼,老三玉绫还是个稚气未脱的八岁孩童。

沈太太见丈夫面带愠色就问:“老爷,可有什么事?”

“没有,不过又死了只鸡而已。”

“哦。”沈太太不再问了,因为包括叶绫和素绫在内的这几个已通世事的人都知道,沈先生嘴里所说的鸡,指的就是自家酒楼里养的失足妇女。石塘咀一带大小十八家酒楼,差不多容养了两千个娼妓,沈家酒楼里就有几十个。这些虽都是公娼,却也多为日夜接客的细寨,因而染上梅毒病死的也不在少数。玉绫到底是个孩子,不懂什么,好奇心却极强,就问叶绫:“大姐,鸡很贵吗?死就死了,至于让父亲生气吗?”话音未落,叶绫早把脸羞红了,不知如何应答,一旁的素绫把三妹扯了过去:“没事,没事,大概今天的客人很重要,你就别跟着添乱了。”“哦”玉绫不做声了,尽管她依旧不明白,可是没有人给她解释,因为在一个纯真的孩子面前,谁也没有勇气展现人性的肮脏交易,即便那些女人多为生活所迫,逼入娼门。在他们的眼中,脏了就是脏了,没有人会去追究缘由,人们只重结果。

沈家人在雅间焦急不安却又满怀期待地等待着,墙角的大挂钟尽职地“嗒嗒”个不停,它又守时地敲了五下。沈太太的神经都在这钟声中绷紧了,仿若战士射箭时拉紧的弦。沈先生也很紧张,只是看到夫人的如临大敌,他倒觉得自己这个一家之主应当放松一下,要给家人做出一个表率,想到这,他长舒了一口气,可是他的手却分明狠狠地攥住了自己的衣襟,手心里出了一层汗。

这个时候,楼下响起了汽笛声,接着就听到车停在门口、伙计和人打招呼的声音,那汽笛声就像战场上的冲锋号,把雅间里每个人的心都吊了起来,紧接着就是一阵从容而响亮的脚步声,厚重的牛皮鞋底与干硬的木质地板瞬间接触产生的响动格外清晰,屋里的人都站了起来,八岁的玉绫虽尚不更事,却也被家人紧张的气氛感染,离席而站,眨着黑亮的眸子望向门外。

挑帘而进的先是一位极富态的中年人。看年纪应该和沈先生差不多少,满面春风地往里走。沈先生紧走两步迎上去,后面跟着进来的是陈太太和陈二少,都一并请进里面,分宾主入了座。沈先生和陈老板坐上首,两边分别是沈太太和陈太太,沈太太身边是叶绫,陈二少则紧挨着陈太太坐了,素绫和玉绫在又下面。餐桌很大,陈二少和叶绫正好面对面,这也是沈太太事先安排好的,既给两个人以充分观察对方的机会,又避免了初次见面话少的尴尬。陈二少倒不是个拘束的人,言谈举止虽有些阔少的轻浮,却没有怯场的做作,这倒愈发显得叶绫是块木头了。陈二少敬她酒,它只管举杯就喝,从没回敬。陈二少又找话题:“听说最近有个画家挺出风头的,将东方传统画的写意和西方油画的写实进行了融合,可谓独树一帜啊!”说着笑了起来。叶绫却不声不响,只顾低头拿手狠劲掐自己的衣襟子,把陈二少僵在那里。沈先生怕冷了场,替女儿接过话茬说:“是啊,我也听说了,据说最近那人还要办画展,届时我们都去捧捧场,观赏观赏。”

东长西短地瞎聊了一阵,伙计把酒菜上齐了,最后一道八宝野珍鸡端上来就可以开席了。玉绫瞅着端上来的鸡,冷不丁冒出来一句:“鸡不是都病了吗,怎么还拿来吃?”这句话就像晴空里响起一声雷,沈先生的脸气成了猪肝紫。本来很普通的一句话,坏就坏在陈老板也是开酒楼的,干这行的人怎会不知道最近娼妓多有病死的现状呢?沈先生心一凉,暗想:“这回算完了。”果然,陈老板的大肥脸笑成了一团,对着小玉绫说:“好孩子,别怕,你爹怎会拿病鸡给客人吃呢!”沈先生明白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今天这一战,自己是一败涂地了,明知道人家是借此来奚落自己,却偏偏无言可对,只得勉强挤出个笑脸,连道:“是,是,是。”

沈先生回到家大发雷霆,对夫人大吼大叫:“你是怎么看的孩子,净在节骨眼上给我捅娄子。以后我们叶绫过了门,还怎么抬得起头来。”

沈太太是个极守妇道的人,见男人发了火,就坐在那里甘受着,半句不敢回。沈先生没来由地发泄了一番,想想这事也的确怪不到夫人身上,又不能骂玉绫,毕竟才七八岁的孩子,知道什么?想想无趣,自去睡了。

自从沈家酒楼一战败绩之后,沈先生对大女儿的婚事也就不抱多大希望了,只等到了陈家迎娶的日子拱手把女儿送出去,至于叶绫嫁过去之后是个什么地位,自己也是鞭长莫及,顾不得这许多了。沈先生自此便把招贤婿得希望全绑在老二身上。素绫的性格多少让沈先生有些欣慰,她是个同时接受了东方传统和西式文化的女孩子。早些年香港兴起了留洋热,沈先生本是个极古董的人,可为了显示自家的富足与地位,也为了自己的面子,就把素绫送出去读了几年书。现在回来了果然与一般女孩子不同,于小节之上毫不拘束,遇事能自己拿主意,见了面善的男子,也会主动说话,并没有扭捏做作之态,这是一般大家闺秀所不能的。

沈先生自信以素绫的性格少有人能降伏得了她,也正是因着这样的性格,素绫在旁人眼里的印象差得很,就连家里的仆人也颇有微词,她们虽不敢明说,素绫自己也能觉得出来,丫鬟婆子都对自己有所不满。就拿在沈家酒楼宴请陈家时遇到的尴尬来说,陪房的周婶就认定了素绫是罪魁祸首。“这算什么事呢,女红不学也就罢了,在家里老实呆着也行啊,偏偏净知道往外面跑,跟些不三不四的人学些混账话,自己不学好,把个几岁的孩子也给带坏了,可惜了这样人家的闺女哟!”周婶在厨房里一边张罗晚饭,一边唠叨着。择菜的王妈听见了道:”周婶?你是说昨天的事是给她弄砸了?“王妈边说着边腾出左手伸出俩手指头来,笑呵呵地看着周婶。周婶只道是自言自语,不提防王妈接了话,就很害怕似地悄声向王妈啐道:”呸,你敢情是活得腻了,想死也别连累我,谁说什么了,我是骂我们家那不争气的二小子。“顿了一顿,周婶又说:”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还是这么莽撞,这也就是我,换了旁人,还有你的命在?“王妈也被这话吓住,呆呆的忘了手里的菜,被周婶一提醒才回过神来。

在这座大院子里,除了人心以外几乎连墙都是透明的,风言风语一落地就直接钻到下一个人的耳朵里。素绫听了背后的冷言冷语,很是气恼。若在以前,定要把那人叫来痛骂一顿,可是现在她不会这样做了,事实上她是没有闲工夫来理会这些个鸡毛蒜皮。最近素绫在对街的川云居茶楼里认识了一位很有气质的青年男子,偶然间遇上竟也成了朋友。这些天素绫一回到家就跟掉了魂似的,闭上眼就想起他说话时不停在动的俊美的下巴,就会看见他修长却显得有力的手指,他的浓密的眉、漆黑的眸,他的衣着他的谈吐,他的一举一动,甚至于他的每一根随风微动的头发都在勾着她的魂,勾着她的心。

他从来不说自己是干什么的,她也不问,在她的印象中,即使整天坐在茶楼里不做活,他的茶杯里依旧飘着淡淡的上等龙井的清香。他一定很有钱吧,素绫这样想。他给她讲时下在上流人士中流行的服装、饰品,最新的披肩款式,最受少女欢迎的口红;他给她讲最近哪个诗人写的赞扬纯真爱情的诗,他给她讲一切她想听的事。他一定是个富家公子哥,她想,要不然怎么会知道这么多“有品位”的事呢。这当然是王妈那些俗人所不知也不想知、不敢知的事,所以王妈就是王妈,只能做一辈子择菜的仆人。

要是一辈子就这样,该多好啊,素绫这样想。

二小姐和一个不知底细的小白脸好上了,这消息一传开,原本看似平静的沈家大院就成了一锅已经开了却还不断在底下加柴的水。沈家的下人大多早就看不惯素绫的行事,都想破头地要煽风点火,一门心思要把这锅水烧得水花四溅,最好还能烫死几个,也给平日里枯燥的生活添点乐趣。她们之所以敢这样,是因为每个人都清楚沈家的规矩,宁肯丢了性命也得把名誉保住。凭沈家在这一带的名望,沈先生不会让自己的女儿丢尽了列祖列宗的颜面。

就像六月里大旱的天打了半天的雷,最后却滴雨未下,看见沈先生依旧每天笑呵呵对素绫疼爱有加的样子,沈家的下人们大失所望,一场好戏还没开场就已谢幕了。

沈先生并非不生气,只是他能忍,为了他的酒楼,这些事都不算什么,他忍了。

这几年正逢兵荒马乱,酒楼的生意不好做了,顾客愈来愈少,又有六大酒楼的招牌压着,眼见祖宗留下的基业快要守不住了,沈先生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了二女儿身上,指望着拿她作饵钓个金龟婿好帮自己咸鱼翻身。他既有心对素绫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然不会穷究其底,但为了堵住闲人的嘴,也为了维持一家之主的威严,他觉得有必要跟素绫透点风声。

沈先生的书房建在沈府的东南角,周围一圈的竹子,清幽静雅,里面摆满了经书子集、古玩字画,正中央的书桌上文房四宝摆放有序,靠桌的墙上挂了陈抟老祖的字。沈先生正在把玩一尊青花对耳鱼纹瓶,素绫第二次敲门,沈先生这才大梦初醒似地回转身来对女儿说:“哦,素绫来了,快进来,你看,父亲就这么点嗜好,一入了迷,别的就都顾不得了,早晚要毁在它身上才甘心呐。”素绫知道父亲的手段,小心翼翼地挨着窗边的椅子坐了,问:“父亲唤女儿来不知有什么事?”沈先生心里冷笑一阵,暗想,还跟我这装傻呢,真是个好孩子。“素绫啊,你读过书,有文化,有些事不用我多说,人在外面,名声是最重要的,千万别做些掉身价的事,毁了我们沈家的名誉。”话里话外,沈先生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素绫听得清楚,只是呆在那里不知如何回答,支吾着说:“女儿知道了。”

谈话虽是在僻静的书房里进行的,然而没过半天,谈话的内容就像剥了皮的石榴般晶莹剔透得摆在了众人面前,丫鬟婆子都是一阵叫好,直喊痛快。自从这次书房谈话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素绫都老实地呆在家里。

叶绫回家探亲的时候,整个像是换了一个人,沈先生对这个女婿很满意,因为在他困难的时候,给了他及时的经济援助,帮他度过一次难关,虽然时下依然不景气,但能保住酒楼不倒已算万幸了。也正是因为有这样一层关系,沈先生对姑爷格外热情,特意把陈利民让到书房里聊天。

  • 1
  • 2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民国短篇小说香港婚姻女性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39000,共计39000
  • 2023-03-13
  • Inna打赏5000,共计5000
  • 2023-03-0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父亲打得一手好牌啊。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买卖不成闺女在
    • Inna3秀才2023/03/06 17:24:16
    • 分享到:
  • 支持一下,希望作者再出惊艳之作。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这,压力很大呀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
  • 0
  • 61
  • 484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