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街和一坊
  • 点击:22219评论:82023/03/13 09:38

从小街街口进入,一直往前走,快要到尽头了,街的左侧探出更小的一条街,两条街便构成一个“7”字。小街叫白石洲一街,更小的街叫白石洲东四坊。一段时间里,我常来这里走走,每一次,必到这一街一坊,走完这个“7”。

街是两排房屋剩出来的,显得极其随意:一段宽,一段窄;一段过了,往左一拐;又延伸一段,再往左拐,如是者三;整条街便像一张弓,从街头望不到街尾。房屋本身也很随意:一排房子,大小、高矮不一,相邻房屋的朝向也有偏差,侧立面构不成一条直线,别别扭扭的,像小孩率性扔下的一堆积木。街的路面是整治过的,街心留出约3米宽的沥青路面,两侧都画上一道黄线。这么窄的街,行道树是不能有了,连路灯柱似乎也容不下。还有路灯吗?抬头一看,就见挑臂灯杆挑着路灯,底座嵌入当街房屋的外墙,如同书桌上的台灯一般。坊是小一号的街,除了规模,一切都照抄:路更窄,1米半多不到两米;路面铺的是青砖。还有,嵌入墙体上的路灯也更小。

街上,一家紧挨一家,都是店铺,涉及吃的、穿的,和用的……坊里也莫不如此。但是,一些需要较大客流的店铺,如服装店、鞋店、干洗店,和足浴店、美容美甲店,以及眼镜店、照相冲印店、驾校营业点……只是街上才有。蔬菜店、水果店、手机修理店,虽也只街上才有,坊里却有蔬菜档、水果档,和手机贴膜摊。街和坊的这种关系,就像大池子水满了,才溢出一些给小水池。

晚上临近7点,街和坊都热闹起来,路灯和灯箱店招大放光明。灯箱店招有有三种颜色:白色、红色和黄色。店铺是人们注目的中心,展览出琳琅满目、五颜六色的商品;店内橙黄的灯火外泄出来,街道和行人便笼罩在灯光之下,既色彩纷呈,又富有动感。这是一天里,街上、坊里最好看的时候。

人群从街口涌入,多半独自一人,也有三三两两的,背着或夹着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包。这里面,有穿着校服的学生,前后相跟着,似在排着队列。人们的目标是两个:街上的餐饮店,和巷子里的家。餐饮店里,多是粉、面店,水饺店,以及粥铺和自选餐厅。自选餐厅类似食堂,将炒好的菜用方格碟子装着,一荤两素11元、二荤两素13元、三荤两素16元;饭在桶里,管够。粉、面、水饺,一份多在10元和20元之间。这些店,店堂都不大,就10余平方米;里面都是小台,长条的或圆形的,可供两人对坐,一人时便独霸一方。自选餐厅要大些,30或40平方米,排列着数行条桌,也如食堂一般……7点过后,这些店铺几乎都是满的:刚下班的人们,进店叫上一碗粉、面、粥、水饺、快餐,一个人埋头吃完;也有边吃边刷手机屏的,把一顿饭吃出两顿饭的时间。

另一些人直奔家去,是学生和部分下班族。学生们回家,吃是现成的。下班族呢?现做是来不及了,街边有卤味、烧腊等熟食档,从那买好了,打包带回家。也有啥都不买的,却自有高招:叫外卖。所以,随着人群蜂拥进入街口的,还有骑着电单车的外卖小哥。这些人,都有高超的驾驶技巧,鸣着短促的喇叭,嘟-嘟-嘟,在人缝里左右穿梭;如果是一长声“嘟——”,说明遇到一堵人墙,走不动了,在催促那些人让道呢。

这种人与车的混合交通,稍宽的街都难以承受,当电单车驶入狭窄的坊里时,其拥塞可想而知。可偏偏,坊里还摆着许多路边摊,涉及炒粉、粥、麻辣烫、卤味等,留给行人和车的,只狭长的一条缝。人们竟也找到对应之策:人和车排成单线,如游龙一般在坊里穿行。等到对面也来了车或人,驾驶者各自向右一让,算是会了车;人也侧起身子,于是擦肩而过。偶有带斗的电动车驶入坊口,车斗本就一米多宽,这样的大家伙也能开进去?只见它,几乎擦着两边的摊子,左冲右突,摇头摆尾,竟也顺利通过,让旁边的我看呆了。就有外卖小哥冲我嚷:别站着呀!挡住路了。

粉、面等店坐满了人,菜馆还是空的。这类店,经营湘、川、渝等菜式,都商量好了似地戳在街口。这里店堂宽敞些,桌子也大些,可围坐五六人,来的人如更多,就得将两张桌拼起来。晚上8点左右,不断有人踱进来,三五成群,围着桌子坐下,吆喝着点菜、要酒。酒菜上桌,便七嘴八舌,喝酒、吃菜、讲笑。还有一类烧烤店,热闹起来的时间更晚,须在晚上10点前后,意在与晚餐拉开时间上的距离?

饭点过了,两类店热闹起来:服装店和快递超市。快递超市真多!每隔三十米(或不到)就有一个。取快递的人也多,有时候排起长队,个个拿着手机,准备好取件短信;取完快递,一般走出二三十米就到住处。服装店永远是低价,衣服和裤子从19元、29元、39元,到49元、59元……都有;又用彩纸写上“亏本清货”、“最后三天”贴在店门口,配合着喇叭里高亢的叫卖声,把人们招引进店。你若真信就傻了,因这“三天”,很可能是三周,甚至三个月。但我有幸亲见说到做到的:有一家店铺,门前挂着绿纸,上写“明天不要来鸟”、“明天不走是小狗”,一堆堆内衣、毛巾、拖鞋、沐浴露、洗发水……摆在店门口和店里,由着一群男女挑挑捡捡。隔天我再来,店门果然关了,再过几天,它已在重新装修,最终变成烧烤店。

9点过后,自选餐厅就收档了。它最先热闹,也最先冷落——有些店,8点半过后10元任吃,可见客人已渐稀少。10点过后收档的,是粉、面、水饺店及粥铺;卖蔬菜的,卖服装、鞋子的,卖日杂用品的……还有菜馆也都先后打烊。另一类店却刚刚热火,除了前面说的烧烤店,还有甜品店,以及做宵夜的路边摊。

甜品店可堂食、可外卖,后者的份额或许更多。想象一下吧:人们吃完晚餐,取回快递,各处转了转,然后回家冲凉,已经上床了,忽然想吃宵夜,怎么办?打电话叫外卖啦。于是,外卖小哥开始送完晚餐后的第二轮征程。好在此时行人不多,街上、坊里都很清净,电单车便呼啸穿梭,仿佛参与一项赛事,比如,澳门的格兰披治大赛,把这狭窄、弯曲的街和坊当作比赛场地。做宵夜的路边摊都摆在街上,出摊多在11点过后。我发现,一个炸油条的摊子不到12点绝不出摊。有些路边摊是夫妻摊(妻子守摊制作,丈夫骑车外送),而更多的,是摊主与外卖小哥的商业联合体了。

晚上12点过后,甜品店、烧烤店,和路边摊仍在营业,又加入做宵夜的大排档。与快餐店的但求饱食、速战速决不同,宵夜要的是些许享乐和一点放纵,菜好不好另说,啤酒一定喝够,直喝到桌上、桌下,空酒瓶子成堆……到了深夜两点,甜品店和烧烤店全都打烊。此刻的街与坊,灯箱店招灭了,卷闸门放下来了,亮着的只路灯那微弱的光;街上、坊里都黑下来,像人闭上眼睛,慢慢坠入梦乡……惟路边摊和大排档还在打醒精神坚持。会挨到何时?真不好说——食客还在,他们就得陪呀。

这一幕,每天都在上演。它忙乱、驳杂、喧嚣,却蕴含某种力量,蓬蓬勃勃,活色生香。它表现了深圳不太光鲜的另一面,被高楼大厦、繁华街市,和红灯绿酒遮挡着与掩饰着,不为外地的、甚至本地的人们所知。但是,它却是真实而顽强的存在!

这一街一坊,在白石洲东社区,位于深南大道南侧。而深南大道北侧,是更大的一个社区;北侧和南侧,构成白石洲这个深圳最大的城中村。

北侧正在旧改。白天从沙河街走过,见两旁房屋被围挡围着,听“咚-咚-咚”的破碎锤锤击声,和“哐-哐-哐”的打桩机撞击声,震人耳膜,叫人心烦;“咚-咚-咚”,“哐-哐-哐”,复又“哐-哐-哐”,“咚-咚-咚”,周而复始,没完没了……把头转向远处,是静静的白石洲东社区,便想起那一街一坊,不由得忧从中来:这“咚咚”“哐哐”之声,会在那里再来一遍吗?如果我说“千万不要再来”……会有人听见吗?我不知道,或者,也无需知道。

一街和一坊,和一个卑微的愿望,而已。


  • 1
  • 2
  • 关键词:白石洲东社区城中村旧改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10-09
  • 骨风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3-03-16
  • Inna打赏5000,共计5000
  • 2023-03-1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详实记录正在消失的城市,正因为有你这样的文字,城市得以保存下来,我们的记忆,以及我们作为拥有思想、心灵和情感的人,得以真正地实现!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评委老师点评!
    • 黄元罗5进士2023/10/08 09:03:56
    • 分享到:
  • 篇幅虽然短小,却充满人间烟火气息。字里行间,娓娓道来,让读者们有幸遇见深圳的另一面:“在快节奏里潜藏着慢生活”。一静一动,既形成鲜明的对比,给读者们留下深刻的印象,也见证了深圳日新月异的发展与变迁。可以说,这篇参赛作品是一部生动而又真实的社会生活史,颇有阅读价值。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点评!
    • 骨风2童生2023/03/16 10:11:25
    • 分享到:
  • 我住在城中村,这种感觉不要太理解。每每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街巷的喧闹总令我心安。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您的点评及打赏!我没在城中村住过,但住的地方和之前上班的地方,附近都有城中村,所以,对它也很熟悉。
    • Inna3秀才2023/03/13 10:57:39
    • 分享到:
  • 人间烟火气 最抚凡人心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您的点评及打赏!我喜欢深圳的高楼、大街,也喜欢她的城中村。这是两种风格,两种韵味。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0
  • 12
  • 159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