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 点击:23275评论:02023/04/28 09:25

说到四川的盐,首先会想到的是自贡。殊不知四川历史上重要的盐产地是五通桥“犍乐盐场”。五通桥曾是四川第一大盐场,产品行销川内各地及重庆、云南、贵州、湖北等地。抗战时期,国民政府盐务总局也搬迁至此,更使五通桥成为一座生机勃勃的繁华之城,吸引了冯玉祥、郭沫若、黄炎培、侯德榜、南怀瑾、丰子恺、徐悲鸿、田汉等一大批著名人士汇聚于此。著名历史学家徐中舒对五通桥盐业的盛况形容说“架影高低筒络绎,车声轳辘井相连”。

大学毕业四十年了,同学们欢聚在峨眉山。8月8日吃了午饭,应乐山何可、刘学云同学的邀请,绕道五通桥区领略盐都的历史建筑和文化风貌。

从峨眉出发,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就到了茫溪河的北岸。由于前两天刚下过暴雨,眼前的茫溪河里还滚动着红泥巴水。

茫溪河的北岸,盐商时代有个雅名叫“宝庆街”,后来为了体现与原来“卖盐的喝淡汤,泥瓦匠住草房”时代的变迁,才改名为人民当家作主的名字“工农街”。但茫溪河还是像往日一样,千年流,万年流,一到夏天依然唱着一首黄浊的歌,流向远方。那夹着茫溪河两岸绵亘耸峙的山岚,似在告诉我们:这里在盐业没有兴起的时候,和四川各地一样,都是凭挖山种地过日子的川南农村的一个普通小镇。据说,在五通桥还不叫五通桥的时候,这里确实只是一个比较偏僻的川南丘陵地区,当地农民靠种植普通的水稻、玉米、红苕等农作物来度日。后来,不只是哪位智者发现了这里的盐,并预测了发展的前景,落脚在这里开始淘宝。紧接着,一批批操着不同口音的淘宝人纷至沓来。他们出上几个钱就掀翻了农民的菜地和庄家地的地皮。这些掀开庄稼地皮的人,多是有文化的智者,他们从书本上懂得了这里地下的宝藏一旦被唤醒,那将是无尽的财富。他们就是第一批来到茫溪河两岸的盐商。那时茫溪河的农民非常愤怒,他们带上锄头和盐商理论,他们要保护祖宗留给的种上水稻就能够维持生存的土地。但是盐商拿出白花花的银子招呼说,“来吧,到我们这里做工,你们得到的是比土地出产丰厚得多的报偿!来吧,到我们这里做工比你们种地强多啦!你看,这白花花的银子,想要什么就换什么,来吧!……”据《嘉定府志》记载:“日取酬值,可以食五日。”后来,农民们习惯了这种变迁,抛弃了镰刀与锄头,成为了盐业工人。随着盐业的发展,安徽、江苏、山西、湖北一带来了不少盐业的掘金人,他们就成了五通桥最早的移民,其中不少人成了拥有巨额财富的盐商。盐业的发展带动了五通桥的社会发展。五通桥因为汇聚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众多盐商,他们将各地自己喜欢的各种风格的建筑乃至国外的建筑与四川民居融为一体,根据当地的自然特点筑起了众多典范性建筑。据说,五通桥依山傍水的三条老街都以环境为依托,根据自然条件将建筑融入其中,景城一体,形成布局自由、灵活多变的特色,体现了“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等传统观念。有“小西湖”的美名。然而,展现在我们几位眼前的茫溪河两岸,昔日繁荣的五通桥盐业已经成为历史,茫溪河宝庆街等商业街道早没了昔日盐贩子来往穿梭的光景。当年的石板路、马车路虽然早已被水泥路取代,但河水依旧唱着一般人听不懂的歌,青山也依旧郁郁葱葱,姿态各异的黄角树也依旧为这依山傍水的老街遮挡着烈日。除了个别悠闲的人在黄角树下喝着盖碗茶,忙碌的人依旧匆匆地进进出出为生计奔波。特别是顺山势而修建的老式木结构建筑,多已人去屋空,生锈的铁锁锁不住老屋的破败。我正觉得古盐都仅如此的简陋,无什么风景可观时,在老街傍水的岸边出现了一棵巨大的黄角树,倒是给这褪去了昔日繁华的街道增添了一阵惊喜。我们找个地方停下车,一行6人走在这顺河而建的半边街上,希望能够窥见盐都的昔日风流。宝庆街这棵黄角树被四条砌成的巨大石围子围住半边,另一半与街道的土台相连。围子里的黄角树需要六七个人才能够合围,在四米高的地方才分成三叉,枝叶伸展到四周,宛如一把大伞遮蔽着街道和街道的人家。刘同学说:“你们发现没有?这树树干只有一方有损伤的凹槽,整个树冠枝繁叶茂,给人还年轻力壮的感觉。”我们仔细一看那树干不像其他地方老黄角树树干凹凸不平或多处龟裂,瘢痕累累,特别是枝叶的色泽真是正年轻的感觉。走到这棵老黄角树下,发现人们为大树嵌有一块很大的石碑。石碑上刻着“黄角树王”四个大字,用小字介绍说“有五百多年树龄,树围15米,树高28.5米,树冠62米”。这黄角树当然是盐都发展历史的见证者,可惜黄角树不能够言语,只有给一片树荫回答我们这些远道来的客人。

我们沿着半边街边走边看,房屋大都关门闭户,很多门都被生锈的锁锁得死死的,大都已经人去房空。即使有人居住的部分房屋也和四川很多残破的旧街没有什么两样,再不见昔日盐都的风韵。靠山的半边街虽然几乎都是木结构的老房子,但看得出来多数都是“撤去了旧日的古建筑木板,学习城里人用火砖作屋壁的”土样结合的半新式解放街。也有一些路段,有钱者修起了现代火柴盒似的三层砖房,有点鹤立鸡群的味道,但就盐都的古建筑群落而言,显然是不协调的音符。不过整个街道上多数建筑已经残破不堪,人们追求新式建筑倒也无可厚非:你们住洋楼了,难道我们这些世居在此的人就该永远住在落后的旧建筑里?!所以,很多人见不能够原地建造新式高楼,就举家搬到五通桥的市区去享受现代文明了;留在这半边街的多是一些老人,或寄希望于做点小生意或开个茶馆等待这里开发的人。就在一棵仅有几十年树龄的黄角树下,一个具有仙风道骨的中年男子,悠闲第拉着二胡,他的面前摆着一张条桌,六把木椅子;他头顶的上方,黄角树上挂着一面蓝色花纹的茶招,上面大书着“盖碗茶”三字。因此,宝庆街自然再也不容易领略到昔日盐都的辉煌。好在我们发现了一个可喜的现象:乐山市政府已经在一些建筑物上钉上了一块统一制作的文物保护牌,上面明明白白写作“乐山市历史建筑”。

我们在宝庆街比较失望的时候,何可同学指着河对岸说,时间还早,去河对面看看,那里还有不少盐都遗迹。

我们驱车穿行在宝庆街对面的半边街上,这街道就比宝庆街宽敞多了,现在已经是一条交通要道。汽车一会儿就来一辆,合着尘土呼啸而过,几乎没有街的味道。我们一行六人来到了一个地段,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停车的地方,终于看到一排普通矮平房的后面,树木葱茏,藤蔓缠绕的绿荫之中露出了一些有古建筑特色的屋脊或檐角。何可同学说“到地方了!”,因为她曾经几次来过这里。我们找到上山的路口,一条古朴的石径蜿蜒在两旁都是旧时的青砖围墙之间。离公路不到30米,石径甬道的左边,有一张挂满藤蔓的高墙,围着一座只能够见到屋顶的古建筑。但门封闭得死死的,不仅进不去,连窥视一下里面都不可能。而且墙上挂着一块牌子,上写“危险建筑,请勿靠近”。我们只好沿着甬道去寻觅可能观赏的建筑。继续前行不足100步,甬道左侧一条被脚磨出凹槽的石径通向半山的一处与小四合院相类的建筑。顺着斜斜的石阶梯,走到这个长方形的小四合院,门口一边一个鼓形石墩。大门的右侧木壁上也钉着一块蓝色的牌子,一看才知道这是一家蒋姓盐商的故居。跨进门槛,左边是一对双开的圆形门。天井里的石板长着厚厚的青苔,看来已经少有人到此。突然看见房檐内挂着几件衣服,显然是有人居住。我们出门一问这里的邻居,才说有人租借来养草兔。平常,除了外地游客慕名而来,一般很少有人来这里了。出了这家大门走下阶梯,沿着甬道石径我们又参观了若干家盐商故居,大同小异,都已经破败不堪。唯有一家居山较高的古建筑,倒真有些特色:屋子两端是用青砖切成山墙,有些类似浙江一带的建筑,但山墙有部分已经坍塌。屋子的楼房通道有雕花的护栏,但是已经不能够上去观看了,因为楼口已经坍塌。正方的大门两边是标准的南方木建筑:由上下两部分组成的木质小门,上部是古时的特有图案的木条镶嵌成的窗子,下部镶嵌着雕花木板。这家的木板左边雕刻的是一丛蕙兰,右边雕刻的是一丛梅花。由于天色已晚,我们还得返程,只好匆匆拍了一些照片,就告别了这当年盐商创建的半边街。

说到五通桥,从这名字看,这里应该是四通八达的古盐都。那么水路肯定是重要的通道,但是建筑尚且如此残破,那么码头还有旧迹吗?我们探寻了不少河边有下河缺口的石岸,才隐隐约约看到了几处由石阶通到河里的地方。但石径已经长满了杂草,丝毫看不出这里曾经停泊过远行大江的码头。据说,五通桥茫溪河长约两公里的河段上,还保存着42处古码头,但由于水路盐运退出历史舞台,唯有河里浑浊的河水似

在诉说着过往岁月。

这正是历史的运动特点: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唯有江山依旧在,夕阳依旧红。

  • 1
  • 2
  • 关键词:五通桥历史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1星
  • 0钻
  • 李正宣,男,1951年出生于雅安。1978年恢复高考进入西昌师专中文系学习,1997年被评为四川省特级教师。
  • 李正宣,男,1951年出生于雅安。1978年恢复高考进入西昌师专中文系学习,1997年被评为四川省特级教师。
  • 粉丝|作品|积分
  • 0
  • 6
  • 50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