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湖行
  • 点击:21084评论:12023/05/06 14:12

白居易曾言“日出江花,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韦庄也作词说:“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其他关于江南的作品曾言“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可见,自古以来,江南风景最美的代表苏杭二州都是人们向往的地方。我们一家此次江南五省之行,苏杭二州那是必去的地方。

到杭州,必到西湖。因为教书时,教到鲁迅先生的《论雷峰塔的倒掉》,讲到了多事的法海处于嫉妒把白娘子镇压在雷峰塔下。然而这雷峰塔在1924年9月倒掉了。从情感来说,这雷峰塔早就该倒了。但是这雷峰塔镇妖毕竟是神话传说,而实际的雷峰太却是西湖的重要景点和历史文化的遗存。

雷峰塔,初名黄妃塔,又名西关砖塔,地处西湖风景区南岸夕照山之上,是吴越国王钱俶为供奉佛螺髻发舍利、祈求国泰民安而建,始建于北宋太平兴国二年(977年),是“西湖十景”之一,中国九大名塔之一。此塔到了,毕竟是历史文化的损失,也是西湖美景的损失。于是2002年,为了弥补西湖景区南线标志性景点的缺失,完善杭州文文景观,重现西湖自然与人文交相辉映雷峰夕照美景,在清华大学建筑学院郭黛姮教授的主持下,重新设计出既保留了倒掉的原塔遗存,又保证了原塔在原址景致的雷峰新塔。郭黛姮是中国建筑泰斗梁思成的关门弟子,我儿子又恰好是郭黛姮的关门弟子,此次郭教授雷峰新塔的设计助手就是我的儿子,基于这个原因,我到西湖的主要目的是一定要在不同时间段好好欣赏西湖风光,特别是要欣赏浸透着儿子心血的雷峰新塔。

到了杭州,我们住在西湖边上的赤山苑民俗村,每晚价格偏贵,但服务好,伙食也好。不仅可以在客厅喝茶聊天,也可以品尝杭州小吃,而且离雷峰塔很近,早晚不同时段都可以去西湖边散步,优哉游哉地领略雷峰塔的不同景致。赤山苑民俗村是这次江南五省行最令人满意的客栈。

我们到西湖我每走一个地方,都是闲不住的。城市与城市之间都是坐自家的小车。作为坐车人,一点也不觉得累。所以每到一个地方一落脚,我一个人就会周边走走看看。西湖民俗村住下来,天色已晚,只有去看西湖夜景了。因为儿子设计恢复了雷峰塔,本来不喜欢跑的老伴也能放下心来,不再拉着两个外孙一路出行,而是随我一起去看西湖夜景,特别是去看他儿子的杰作“雷峰新塔”。

我们住的民俗村,到西湖边就十多分钟的路程。我和老伴随着虎跑路转南山路,一直朝雷峰塔方向漫步而行,一边走一边看灯火之中的西湖景象。

还没走到苏堤的位置,就已经看见了灯火耀眼的雷峰新塔了。我变换着角度拍摄者儿子的杰作,一边漫步向前,看湖上灯火。到了苏堤和南山路的连接处,专门有灯光照耀着苏堤的修建者苏东坡的塑像。现在终于欣赏到了苏东坡和他主政时修建的苏堤,心中不仅充满了对苏东坡的敬意,也为自己在古稀之年能够到西湖一游感到欣慰。

夜间,慢慢向前,灯火辉煌的雷峰塔越来越近,却令人有些沮丧:雷峰塔离南山路还有一段距离,院墙把我们和还有上百米的雷峰塔隔离开来,我们只能够站在墙外做一名过客。晚上,雷峰塔景区已经关门,游人只能够远远地欣赏夜色中大放光彩的雷峰塔景象。当然,我们只好回转,决定白天再来登楼观光。

一路上,和苏东坡塑像合合影,给老伴介绍了一些苏堤、白堤的故事,不知不觉中就回到了旅店。

第二天,出门早,我们先打车去了西湖的北边,参观了一些西湖景点后,在专程一边步行“丈量”苏堤,一边欣赏西湖的“三秋桂子”和“十里荷花”。苏堤上,现在有公交车,女儿和外孙选择打车去欣赏书画展览,我和老伴仍然选择步行,漫步西湖。到了苏堤尽头,就是我们昨天晚上和苏东坡塑像合影的地方,再向前不久,就到了雷峰塔的大门口。

新雷峰塔建在旧雷峰塔原址,占地面积8公顷,由三部分组成,分别是:台基(起到保护罩的作用)、塔身和塔刹三部分。新雷峰塔保留了宋塔的惯有风格,外观是一座八面、五层楼阁式塔。

雷峰塔外观为平座五层八面带廊檐的阁楼式,设计风格基本上与古城堡相类,新塔选用钢架结构在旧址的基本上修建。新塔地基下列双层,平面呈八角形,地基附近装饰设计有汉白玉石雕制的石材栏杆。地基之上,架体巍巍矗立,塔刹金壁辉煌。

尽管新雷峰塔雷是2002年重建的,但是郭黛姮教授在文物建筑保护与旅游景观需求之间寻求到了一种平衡:

新塔的建设以遗址保护为前提,在新塔的下部设立高9.7米的遗址保护罩,对雷峰塔的遗址进行架空保护,使之免受日晒雨淋。一层塔基内是残败的塔身即雷峰塔的遗址,人们既可以在塔基层的玻璃隔断周围观看遗址,也可以站在塔身首层通过玻璃地板即塔基顶部的玻璃天花板俯瞰遗址全貌。地基二层内,是雷峰塔较大的室内空间,也是雷峰塔遗迹的最好欣赏区:电视屏幕循环播放视频着雷峰塔地宫打开的全过程,特别是发掘出的至宝和当场即时摄入的秘境大特写画面。过道的正中间的展示柜,展示着雷峰塔带符文的塔砖,砖藏经书等珍贵文物。周边的墙壁上选用南朝阶段普遍的壁带构图法,陈列设计了五代名僧贯休制作的《十六应真像》。

为了在原址上重建雷峰塔,因而得以打开了古雷峰塔的地宫,让珍贵的鎏金银阿育王塔、鎏金铜释迦牟尼说法像、玉善财童子国家一级文物得以重见天日,让国人能够真切地了解宋代的一部分文化。

当然由于新雷峰塔的面积受限和在景区内也不便更好地保护雷峰塔地宫的特别珍贵的宋代绝品文物,国家在雷峰塔对面孤山景区的浙江省博物馆内专门开辟了“瑞象重明——雷峰塔文物陈列”的展厅,专门展出雷峰塔地宫的出土文物。这个展厅就是文澜阁旁,要去参观,还是比较方便的。

新雷峰塔的设计者郭黛姮教授把历史遗址原貌和和新雷峰塔紧密结合在一起的设计,以便游人抚今思昔,更好地了解雷峰塔的前世今生。

现在,游人从塔外搭乘电动扶梯从地基南边的通道进到塔体。通过一条仿宋式香糕砖铺装的过道,迎头便看到的是一座玻璃屏风:手工雕刻着吴越忠懿王钱俶(929年-988年)的《雷峰塔刻石跋记》。该记是十分重要的历史文物。该石碑是从雷峰塔地宫发掘出来拼复后陈放到此处的。北边楼梯口正中间的墙辟上,装嵌有宋代李嵩所绘《西湖图》和雷峰塔旧影相片各一幅,他们与刻石碑文互相映衬,激发了游客缅怀古城堡岁月苍桑的幽幽情结。

二层之上,各层都是有外挑平座及护栏,绕塔成檐廊,能够登塔人多方位欣赏湖山美丽风景。

由于,雷峰塔的设计有儿子付出的心血,我和老伴参观特别仔细。没上一层楼,我都要给老板讲解那些壁画、雕刻的相关内容。当然老伴虽然没有多少文化,但是由于这建筑与儿子有关,与她熟悉的白娘子的故事有关,他也看得仔细,听得有味。而且没上一层楼,我们都要绕楼一周,观赏和拍摄所站高度不同见到的的西湖景致。

下午,女儿他们参观完了名人画展打来电话,我们才既比较满足而又依依不舍地走下了雷峰塔,回到了民俗村客栈。



  • 1
  • 2
  • 关键词:西湖雷峰新塔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杭州是个好地方,有机会还会再去。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1星
  • 0钻
  • 李正宣,男,1951年出生于雅安。1978年恢复高考进入西昌师专中文系学习,1997年被评为四川省特级教师。
  • 李正宣,男,1951年出生于雅安。1978年恢复高考进入西昌师专中文系学习,1997年被评为四川省特级教师。
  • 粉丝|作品|积分
  • 0
  • 6
  • 50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