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门之上
  • 点击:15777评论:262023/07/24 09:36

刚在东门鞋城前面的露天长椅上坐定,一名老者便趿拉着一双人字拖,缓步朝我走来。老者脸上的鱼泡眼异常突出,让我迅速想起好莱坞大片《魔戒》里的小怪物史麦戈。老者看起来缺少睡眠,应该被某种基础病折磨着。身上绝对湿气重,平时喜欢吃些味重的食物,久坐不爱运动或缺少运动,住在地上一层或地下室,爱打赤膊睡觉。湿气重还能从身体其它部位看出来,头发稀少、凌乱,头皮屑多。背部靠右肩一块荷叶状皮肤比周边皮肤黑,黑皮肤上散布着不少小红点,在清晨阳光照耀下,闪烁着肉肉的光芒。

“您早。”

“早。”

老者在我旁边坐了下来,上下各少了一颗门牙的嘴笑得犬牙交错。身上穿的军绿色短裤是上世纪部队的军用品,白背心领肩已磨去线缝。挺胸收腹的姿势,言简意赅的应答,表明他曾当过兵。穿着随意、不讲究,说明老伴不在身边或是鳏夫,可能有儿女,不在一起住,是个故事不多日子将就的退休老人。

“老人家当过兵?”

“你咋知道的?”

“您不是本地人?”

“北方人。很早就来罗浮了。”

我这爱揣摩人的毛病,非一日养成,跟我现在的职业有关。凡经我观察揣摩过的,不能什么人,什么身份,常常能猜个八九不离十。比如刚从我跟前走过的四方脸平头中年男人,步履匆匆,白色塑料袋里提着六个烧麦,四瓶豆浆,四根吸管。他家里有四口人,其中两个大人,两个小孩,小孩还不是很大,否则,他会买八个烧麦。没有老人,家里有老人的话,用不着他上街,这个点,老人早给他们安顿好了。我还可以进行拓展分析,不过,我觉得这样分析下去,没多大意思。有点意思的,我绝对会放进小说里,供粉丝们撕。我喜欢粉丝们撕,无论怎么撕,只要涨粉,我都高兴,毕竟涨的不仅仅是粉,而是白花花的银子和订阅量。

一个打扮得妖冶的年轻女人一晃而过。我迅速转过头,追逐她摇曳的臀部,直到她消失在右边两个商场中间的夹缝处。

夹缝处应该不时有凉风吹过,不然,两边不会坐那么多拿蒲扇折扇的老头老太太。我们这里的老头老太太,不喜欢吹空调,喜欢吹自然风,出出汗,排排毒,聊聊儿孙,看看街景,他们觉得就是一种高级的享受。

夹缝两边像一只大蚌壳张开的锯齿边缘,老头老太太们参差不齐的坐在那里,像起伏的锯齿,让人不自觉联想起蚌壳的某个隐喻。严格说来,老头老太太占领的那片阴凉不叫夹缝,两座商场之间起码有二十米宽,视觉产生的错觉,看着窄。我有意衬托夹缝处的渺小,是想凸显两座商场的高大,更想表达我和老者盯着年轻女人的长久。

年轻女人厚嘴唇上鲜艳的玫瑰红,又浓又夸张。她穿一双绿丝带缠着的红皮高跟鞋,踮着脚,一小步一小步往前挪,像大只移动的红嘴鹦鹉。雪白的小腿似两截鲜嫩的莲藕。齐大腿根的牛仔短裤,箍在两瓣倭瓜屁股上,大腿根部褐色部分,若隐若现。浅绿色V型吊带装套在胸前,像戴的子弹袋,松松垮垮,露出的肚脐倔强地挺在小胸脯前。年轻女人左肩斜跨红色小坤包,应该是个左撇子。走远后,齐肩的绿蓝色波浪随着身体摇摆,不断左右流动,臀部扭动幅度之大,相信那些乘凉的老头表情跟我一样夸张。

继续往下推理或想象,年轻女人不是本地人,在两栋商场后面租了套房子,一个人住。客厅有台彩色电视机,上面蒙着厚厚一层灰,沙发表面包着的可能是布,也可能是皮革,平时很少坐,坐垫上有浅浅的屁股印。卧室里一排衣柜,挂着几套春夏秋冬的衣服,十来双不同时期出行的鞋。如果房子大,那么房租不便宜,超过她的心理预期,超过部分连同没超过的,有人替她一次性付了。我不能推了,再推下去,就只剩下不正常的演绎了。

鬓角有一缕白发、左手提着黑色公文包的长发男人,低头从面前快步走过。年纪不大,身材不高,两根粗黑浓密的眉毛将眉心锁成一个小小的川字,长期低头含胸走路导致背有些驼。男人是附近某个单位领导的秘书,或某个老总的助理,也可能就是个推销员。这么早赶路,必定为工作、生活压力所迫,一路在思考某个计划的周详,或者检索某个方案的漏洞,上班后,及时向上司提出建议做好汇报。不经意间,男人跟一个昂着头往前走的三十多岁女人撞了个满怀。男人侧身走开,女人有些不满,回头冲男人说了句什么,这句话可能不好听,女人近乎愤怒的表情,以及口中的喋喋不休在延续这种神态。女人生着倒三角脸,两只描过眼线的单眼皮周边暗黑,显然熬过夜。眼睛始终望着天上,好像天上随时会掉馅饼似的。圆圆的下巴向上翘得高,跟两座傲人山峰几乎平行。峰谷若隐若现,挤成一个大大的丫字。左边山峰上挂着一块黑底金字小牌,什么宾馆字样,没敢细看,也不好意思盯着看。老人的目光追随她的背影走进东门鞋城。

没有风,阳光灼眼。知了将一排高大的棕榈树叫得此起彼伏。一个身材臃肿的老妇人弓着背,低头推婴儿车,在棕榈树的阴影中漫步。婴儿父母可能在家酣睡,也可能上班没回来,深圳节奏在这一老一小面前变得可有可无。小男婴叼着奶瓶,用力吸着奶瓶里的奶水,一边吸,一边用手拍婴儿车,不知是和着知了的叫声,还是合着吮吸的节奏,很欢愉的样子。

一对年轻情侣缓步从西边街头走来。男的白白胖胖,肉嘟嘟的嘴上叼根细细的烟,嘴唇沾住烟嘴,偶尔吸两口,鼻腔好半天才喷出两小股白烟。左手食指上,戴了个夸张的大钻戒,不时扬着手,冲街两边指指点点。女的苗条纤细,咖啡皮肤,穿着一双白色平跟休闲鞋,目光左右顾盼。男的比女的矮半个头,一只手挽着女的胳膊,头偶尔依偎在女的肩上,作小鸟依人状。女的一手打着浅蓝色黑底太阳伞,一手搂着男的肩。两人这么早在步行街溜达,不像逛街秀恩爱炫耀身份,倒像专门来步行街现眼的。形容得不恰当,可我现在就这么认为。

一前一后又走过来一对。男子高大,青色T恤,天蓝色马裤,大步流星,目不斜视,额头上一层细细密密的汗。女子娇小,白色T恤,牛仔短裤,戴着一顶黑色棒球帽,小步跟跑在后面。男子面生,女子有些眼熟。瞧这记性,女子跟我住在同一单元的不同楼层,电梯里碰见过若干次,人长得低眉顺眼,经常戴一顶蓝色棒球帽,进出电梯总低着头,要么打电话,要么玩手机,每次打电话说的都是借贷款之类的事,进电梯打到出电梯,听多后,强化了对她职业的猜测。不记得她几楼进几楼出,只记得她说话的语气和内容。我这人,注意力长期跑偏。

最近,我在写一部关于悬疑推理的长篇小说,写到中间卡顿了,不得不每天大清早出门找灵感,东门步行街离家近,人又集中,坐在这里揣摩人,最理想。若在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顶多到小区小卖部买包烟。一天大部分时间,在电脑前将自己代入到小说人物中,出不来。即使一时出来了,情绪还在里面。对女友不时叫我“坐家”还沾沾自喜。女友不嫌弃我“坐家”的身份,只担心我长期坐在电脑前捉虫,轻度青光眼变成重度,她的后半生就没指望了。她这么说的时候,我很感动,笑着说,“指望我,只能天天喝西北风。”我警告她,我这职业,风险性极大,说不定哪天一不小心就变成了城市流浪汉。她不以为然。每次见面,总劝我写作之余,多到外边走走。比如旅游、会友,上街逛逛什么的,成天闷在家里,迟早会废掉。我不担心废掉,担心的是豆瓣规定的上新任务能不能按时完成。附加的后果是,女友半个月看我一次。每次来,都好像探望一个行将就木的癌症患者,各种怜惜,各种不舍。某种意义上,我认为她是被我男朋友的身份绑架了。女友偶尔住上一两晚,帮我打扫室内卫生,清理一屋的食品包装垃圾,扔得到处都是的衣物、鞋袜,在厨房里做一堆可口饭菜,吃不完的一次性餐具包好,写上“早、中、晚餐”的字样,塞进冰箱,叮嘱按时拿出来吃。不住的时候,简单问家里缺什么、需要买点什么之类的话,丢下一堆膨化食品,自动消失在门外。我这人好对付,生活简单,不注重吃的穿的,脑子里时时刻刻想的是小说情节和人物关系,就连做爱的时候,也想着如何把这些隐秘细节放进小说里取悦我的粉丝。说真的,我都记不清当初如何把女友骗到手,并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迅速将她变成全职保姆的。偶尔也想,这样处下去,男女朋友最终会变成可亲不爱的两亲人,到时该怎么办。在一次大汗淋漓后,我把这些顾虑不安地吐了出来。她很平静地反问,“各有各的空间不更好吗?”看我脸色不对,马上补充道,“你一天日更六千字不容易,不能给你添乱呀。”

不说我了。这样说下去会没完没了,说重点。

眼前的棒球帽女和T恤男,从没在我住的那栋楼同进同出过,大街上走这么近,他们之间到底什么关系,有什么秘密?强烈的好奇心逼着我跟上去做一番探秘。一边跟着,一边窃喜。如果真跟出个什么名堂来,是不是该给自己奖励个蛋筒,或者进庙街好好喝个早茶?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门口上面贴着好大个铜钱标志的营业厅,棒球帽女快步上前,殷勤为T恤男拉开玻璃门。我只好站在营业厅门前广告牌下,在一侧探出小半边脸,看看两个人往下到底想干啥。

透明玻璃落地窗能看清营业所全貌。营业厅不大,并排五个窗口,窗口里的脑袋们全埋着头,厚厚的头发裹着,找不出一个秃瓢,无法判定谁是男生谁是女生。窗口前六排银色靠背椅,前后摆着,作为办理银行业务等候区。可能才上班的原因,等候区坐着的人不多。一个长得猴子似的浅蓝色制服保安,站在自助取号机边,微笑着帮一个刚进去的老妇人取号。T恤男等猴子保安取完号后,在取号机上一顿乱戳,抽出一张小纸条,走到等候区椅子边坐下,上身僵直。棒球帽女紧跟在后面,两人中间隔着一张座位,坐了下来。女子拿着手机,不知看什么,跟T恤男没一句交流,看上去像不相干的两陌生人。一会儿,T恤男起身,朝受理窗口走去,棒球帽女抬起头,停下手中的活站起来,似乎想跟着T恤男,向左走了两步,又折回来,重新坐在原来椅子上,重新拿出手机,一通划拉,不时抬头朝受理窗口看。

我朝营业厅门口走去,到了门口,看着玻璃门上“推门请进”的字样,犹豫片刻,还是打起了退堂鼓。进去不办事,保安认为我只想蹭凉还好说,认为我别有所图,就难得解释了。我不想成为保安关注的焦点,只想把营业厅内的T恤男和棒球帽女当焦点。

步行街上忽然传来激烈的叫骂声,全是女人的尖刻音,给我的犹豫及时解了围。两个年轻女人扭在一起,揪着对方头发,头抵头,不时碰撞,像八角笼里两个斗得正酣的女斗士。一个年轻男子试图解开他们,好不容易掰开一只抓头发的手,那只手迅速化成九阴白骨爪,不依不饶再次薅上去,让男子的一番努力付之东流。逛街的人们不约而同停下脚步,站在远处观望,没一个走上前解劝,生怕手上沾上一点汗湿气。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陈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10-07
  • 陈彻打赏5000,共计5000
  • 2023-10-07
  • 林啸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08-16
  • Inna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3-07-2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陈彻评委2023/10/07 10:35:02
    • 分享到:
  • 说实话,我真挺喜欢这篇短小精悍的小品,因为它全程严谨地恪守了第三者的视角,没有越这个视角半分,因此它对任何人物和事物的描述都仅限于观察,这样的角度非常容易写出悬疑性和冲突性,“我”观察了一场从口角到肢体冲突的整个演变过程,几乎没做出一丝评价,将推测和判断的权利都交给了读者,这是作者了不起的勇气。只是看到结尾就这样结束了,还是不免怅然若失。这种纯观察视角的故事如何形成高潮?如何结尾?这还真是个问题。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很多人认为这篇小说没故事,没戏剧化冲突,只截取了一小段生活场景,各色人等表演了一会后烟消云散。个人认为,短篇小说就是作者与读者共同创作出来的,别无其他。谢谢陈老师点评!
  • 技巧娴熟,叙事从容。从细致观察引出“我”的身份与现状,颇具匠心;后又将一众人等纳入到“营业厅伤人”事件中,结合前述,汇成一副社区众生相,生动有趣,耐人寻味。“坐家”之生活,“女友”之做戏,或可一窥这座城的包容与多元。老头老太太们“空手夺白刃”,更可一探当地素质,以及悍勇之风。不过读到底,大城市,小人物,到哪儿都碰得到的芸芸众生,“我”所拥有的似乎只剩孤独与疏离,哪怕生于斯,长于斯,未来某天死于斯。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贰过的用心解读。
    • 林啸1布衣2023/07/24 16:31:32
    • 分享到:
  • 当下,把小说的反传统性局限于故事情节的表现技巧,显然是不够的。《东门之上》成功摆脱传统叙事流水线型平铺直叙,以“我”的视线静观东门零碎的物事,淡化人物个性塑造和故事起因、经过、高潮、结尾。作品看似场景凌乱,情节碎片,人物零散,实际在探索新的艺术出口,以非典型叙述手法,突出了小说审美价值的现代性,通过东门一些人具体的生存体验,表现作家情绪的释放和归位,体现其对深圳都市生活的精神皈依和情感合体。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您的专业性评论,您这是在抬举。
  • 我所了解的世界,我所阐述的世界,是我认识到的世界。世界好也罢,坏也罢,如果和我没有任何关系,那这个世界对我,就没有意义。写作也是这样,一切要以我观察为主,有些事情扑朔迷离,并不是事情本身扑朔迷离,是因为自己掌握的信息不全面导致。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点评。写作者只想呈现事物本事的属性,若是能引起读者共鸣,必定就是好东西,
  • 东门街景、银行营业厅,一个个人物相继出场,演出一场不知所以的闹剧,留给读者自己琢磨。写法新颖,文字老辣。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点评
    • Inna3秀才2023/07/25 09:52:20
    • 分享到:
  • 众生百态,不胜唏嘘。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您对小作的肯定
  • 技术圆熟,写法新颖,内容深刻,充分体现了作者深厚的写作功力,佳作啊!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多谢雀神,您吉祥
    • 无名氏1布衣2023/07/24 21:22:37
    • 分享到:
  • 我能推导出别人的故事,却推导不出自己的故事,生活总是如此充满不确定性。好故事。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东门之上有天眼,谢谢您的赏析
    • 任白衣1布衣2023/07/24 21:08:14
    • 分享到:
  • 很不错的作品,留评赞一个。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落花生1布衣2023/07/24 20:47:23
    • 分享到:
  • 好文章,小说生活气十足,令人回味无穷。期待作者更多的作品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多谢白衣,向你学习
    • 阿狂1布衣2023/07/24 20:31:30
    • 分享到:
  • 发生在东门平常的一天不寻常的事,主人公以旁观者的角度观看了这出“闹剧”,让人唏嘘。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yhy1布衣2023/07/24 19:52:50
    • 分享到:
  • 观察生活细致入微,刻画人物入木三分,探究人心洞若观火。非常优秀的小说,读得人心潮澎湃!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不知道这种探索模式是否成功,只好提交大家来评论。
  • 前头我还想问朝哪个方向磕头,可以找到这样的女朋友,后头心疼你一秒钟。有时候太善于观察生活也不好,没看到别人的故事,看到了自己的故事。话说长篇悬疑小说进度如何,有点感兴趣。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您给我提供了一个继续写续集的思路
    • 蚂蚁1布衣2023/07/24 15:41:33
    • 分享到:
  • 这篇小说写得好!高品质作品,高品质奖项。牛🐮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惭愧。小作,还要努力谢谢您的点评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1钻
  • 愿文学成为你我沟通的桥梁。
  • 愿文学成为你我沟通的桥梁。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6600
  • 1
  • 29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