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粒纸包糖
  • 点击:15207评论:222023/08/15 21:48

敲门声响起时,鲁子砚趴卧在按摩床上,双眼半眯半闭,将睡未睡。那双绵软有力的手,在他肩胛处顿了顿,轻轻拿开了,随手扯过毛毯给他盖上。他的瞌睡也逃遁了,便眯缝着眼睛,看那白衫紫裙的微腴的背影穿过纱帘,轻盈地朝大门走去。

门开到一半,又迅速推回去,门外传来轻柔的男声:“菊花,我来看孩子。”

“我改叫龙华了!”女人忿忿地应道,“现在想起来看孩子了?去学校看!”

“唉,龙华。”男人诺诺地说,“我也想见你。”

“我不想见你。”

“我知道错了,改还不行么?我真的改了。”

“你听不懂人话?”

“你有人了?”门强行开至一尺来宽,挤进一个面容清俊的瘦高男子,满脸惊愕地喊道,“龙菊花!你……”

鲁子砚站在纱帘前,从容地扣着西装钮扣,他微微皱了皱眉:“你前夫?杨,杨先生?”

女人脸上闪过一丝不安,声音不由颤了颤:“抱歉啊,鲁老师,他是杨健生。”

鲁子砚挺了挺腰背,背着手踱到门口,微微抬起头,望着满脸猪肝色的杨健生,伸手招呼道:“你好!在下鲁子砚,龙华的未婚夫。”

杨健生看了看女人,又看了看鲁子砚,眼中满是疑惑,似乎在努力说服自己接受眼前的事实。女人挽紧鲁子砚的胳膊,双眼似笑非笑,倔强地沉默着。杨健生嘴角的肌肉抽动几下,伸了伸脖子,到底没有出声,他扔下硕大的旅行袋,转身大步离去。

女人连忙松开手,尴尬地笑道:“谢谢鲁老师,又帮我解了围。”

“谢谢你的好手艺,我这后背舒坦多了。”鲁子砚咧嘴笑道,“你原名叫菊花呀?龙华这名字响亮,在深圳生活的人,都能一下子记住你!”

龙华低下头,两颊不由红了:“还是要谢谢您。要不是您当初提建议,我这手艺还没处施展呢。”

丽雅奴美业倒闭时,好些员工不知情,龙华也蒙在鼓里。她和往日一样去上班,走到跟前,才看到店门半掩着,店内一片混乱,多数设备都搬走了,门口聚集了不少义愤填膺的客户。

一个矮胖的男人拉住龙华:“你来的正好!快还我钱。”

龙华一脸茫然:“老板,我没有收您的钱。”

男人不依不挠:“我在你手上开的按摩卡,一个疗程三千多,才来了三次!”

龙华欲哭无泪:“您扫的是店里收款码。我上个月的工资都没有领!我找谁去?”开过按摩卡的人,很快围拢过来,其他顾客不明就里,也都凑过来,把她团团困在中间,乌泱泱一片,嗓门一个高过一个,如汹涌的洪水,很快把她淹没。

“她也是受害者,应该报警找店老板!”一个沙哑的磁性声音响起,龙华转过头,鲁子砚站在不远处。

丽雅奴美业设有美发部、美容部、身体养护部。龙华服务态度好、按摩手法老道,是养护部的金字招牌。这两年,店里生意一天不如一天,她的业绩一直还不错。众人的无名火,瞬间转到鲁子砚身上:“你谁啊?和她一伙的?”有人认识鲁子砚,知道他是这里的常客,便怪他拉偏架。

鲁子砚不紧不慢地说:“冤有头,债有主。这么多人纠缠一个店员,算什么本事!真是她卷走你们的钱,今天还敢露面?”一席话说得大家心服口不服,气焰却熄了下去。

鲁子砚问龙华:“你有场地放按摩床和配套仪器么?”

龙华满脸疑惑:“放那些干啥?”

鲁子砚说:“我刚才进去看了一圈,还有一些按摩设备,你何不挑有用的搬回去,好歹抵点工资。想减少损失的顾客,给你添点手工费,把项目做完,你技术好,大家自然会长期去。今年这行情,找工作不容易的。”

龙华叫父亲开来三轮车,搬了些设备回家。在客厅摆了一张按摩床,装上薄纱帘,隔出一间简易工作间。鲁子砚经常光顾,还介绍了不少客户过来,龙华的收入水涨船高,比上班还强一些。

鲁子砚重新躺到按摩床上,没几分钟,又响起敲门声。龙华嘀咕道:“没约其他顾客呀。”

门刚开启一道小缝,“砰”地一声推开了,一个粗犷的男声在室内回荡:“狗娘养的!刚送材料进来,就他娘的只进不出了!”来者中等个头,皮肤黑中泛红,两腮、唇边满是青黑的胡茬。

龙华的脸色瞬间沉下来:“你来我家做什么?”

“菊花妹妹唉,一日夫妻百日恩,你我虽不是夫妻,也日过好多回吧!你真忍心看我流落街头?”

龙华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糯软的声音变了调:“孙大炮,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客人?还是相好?”孙大炮看到鲁子砚,尬笑道,“对不住啊!我们早就分手了。你们不至于这么绝情,大冷天的赶我走吧?”


认识孙大炮时,龙菊花刚离婚不久。她急于找份工作,以摆脱心中的痛苦。两个孩子都在上学,上班时间不能太长,也不能离家太远,她没有好的技能,工作经验也不丰富,面试屡屡失败,心绪便愈发凌乱。暮春的一个午后,她带着满身疲惫面试归来,去厨房煲上汤,便斜躺在沙发上,沉沉睡去。睡意正浓时,仿佛置身烈焰升腾的灶间,浑身热烘烘的,她试图睁开眼睛,眼皮如坠了铅般,怎么都撑不开,呼吸也艰难起来。

门外传来猛烈的敲击声,有人大声喊道:“屋里有人吗?”

龙菊花拼尽全力应道:“有……”

一个敦实的男子几脚踹开门,寻声搀起龙菊花,跑出浓烟滚滚的客厅。旋即,他拎着灭火器冲进厨房,扑灭了即将蔓延的大火。这个英勇无比的男人,就是租住在楼上的孙大炮。蜗住在都市的外乡人,多数漂泊不定,几乎没有邻居这个概念。两人熟识后,孙大炮知道了龙菊花的困境,介绍她去美容店做学徒。

美容店清一色的年轻女孩,都有好听的工作名:曼曼、冰冰、阿莲、洋洋、阿紫……店长问龙菊花想叫什么名字,她想了想,说:“龙华。”店长捏着她的身份证,努力憋着笑,皱着眉头说:“你确定?”她认真地点了点头。店长捂着肚子笑出了声:“得亏你姓龙,要是姓阳,不得叫阳台山?”

一旁的阿紫大笑道:“姓牛就叫牛栏前。”

店员都哄笑起来,七嘴八舌喊道:“姓罗就叫罗湖!”

“姓石就叫石岩!”

“叫龙岗也 行呀。”

……

面部护理、微整项目都很吃香,人员早就饱和了。龙华跟着护理部主管学按摩,记穴位,练手法。肺俞、肾俞、肝俞、心俞、脾俞、胃俞……,推、擦、拿、按、揉、搓……哪样都费心费力。龙华心绪不佳,又不善言辞,自然不太受人待见。乡下女人多数能吃苦,不论受了多大委屈,她都咬牙坚持着。

撑不下去时,龙华便去找父亲,拜托他帮忙照顾一下孩子。父亲黑着脸说:“都是杨健生的种,你偏偏要一个人带着,活该自找苦吃!”

父亲在附近小区做保洁,按说可以和人调班的。他当初极力反对龙华离婚,见他余愠未消,她只好黯然离去。下午准备去学校时,女儿的班主任打来电话,问是不是换人来接孩子了。老师发了照片来,是骑着三轮车的父亲。龙华心头一热,眼眶瞬间红了。没过多久,父亲发来信息:我调了一个礼拜年假,你好好干,学好了再来接他们。

下班回家时,龙华在电梯里遇到孙大炮,他朗声问道:“学得怎么样了?”

龙华轻声应道:“店长说我手法没练好,还没安排客人给我。”

孙大炮嚷道:“什么手法?整得高科技似的。去我家!我皮糙肉厚,可劲给我按,不信练不好!”

龙华随孙大炮上了楼,他朝地上扔了一床薄线毯,扯掉上衣趴下去。龙华怯怯地按了一阵,他扯着嗓门喊道:“你倒是用点力气啊,按不坏的,整死算逑!”几句话把她逗乐了,便用力按下去。

再去孙大炮家时,龙华买了一袋水果。收工后,孙大炮留她吃宵夜,炒了两盘河粉,拿出一碟卤味、几瓶啤酒,两人边喝边聊,不觉间已然微醺。突然,整栋楼都停电了,龙华准备回家,孙大炮一把拉住她,双眼迷离道:“你这么好的女人,咋没见过你家男人?”

龙华急忙抽回手,低头应道:“离了。”

孙大炮拦腰抱住龙华,叹息般低语道:“唉呀!我俩真是同病相怜。”说着便吻向她,任她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孙大炮如所向披靡的斗士,很快将她攻陷,瘫软在他怀里。皎洁的月光,探过玻璃窗户,轻吻着他们,晶莹如露的汗滴,从她牛乳般洁白的脸颊渗出,漾起层层红晕……那个销魂的夏夜,龙华第一次感受到做女人的妙处。

龙华着了魔般,下了班就往孙大炮家跑,直到父亲把孩子们送回来,心才收拢了些,只能趁孩子们熟睡后,悄声摸上楼,每每凌晨才回家。那些日子,她每天都神采飞扬,按摩手法也突飞猛进。

初秋的一天,孙大炮发来信息:我有急事要回趟老家,下来再联系你。龙华打他电话,始终没人接听。她一整天心都悬在半空,没着没落的。夜深人静时,她鬼使神差般上了楼,在孙大炮的房门外站了一会,正准备下楼,屋内传来一声咳嗽,屏住呼吸细听,又传出两声轻咳。她心头一紧:难道进贼了?麻起胆子拍了拍门,赶紧闪到拐角处。想等贼进了电梯,再联系保安围堵。

屋内传来一个大嗓门女人的声音:“这么晚了!谁呀?”

“估计是隔壁小子喝醉酒,又认错门了。”孙大炮的声音,瞬间点燃龙华的怒火,她边哭边用力踢门。

一个又高又壮的女人黑着脸打开门,瞥了龙华一眼,对身后的孙大炮吼道:“狗改不了吃屎!快把这婊子弄走,别再脏了我的手。”

孙大炮看都没看龙华一眼,哭丧着脸说:“老婆,别总把我想歪了。我真不认识她!”

龙华怔住了,心底传来轰隆隆的崩塌声,她抹了一把脸,一声不吭下了楼。在家躺了两天整,她删掉了孙大炮的一切联系方式。再出门时,看到楼下的公告栏内,贴着一张崭新的招租广告。

孙大炮住的那套房子,又在招租了。


龙华点开小区居民群,果然如孙大炮所言,她狠狠剜了他一眼,懊恼地打电话给父亲。得知他那边平安无事,暗自松了口气。父亲说:“我刚刚也听说了,孩子们还是来我这边?”

“回家万一去不了学校,又得耽误学习。只能辛苦您了。”龙华挂断电话,转身朝按摩床走去。

“不知道几天才能出去,先去备些生活用品吧?”鲁子砚坐起来,甩了甩额角的长发。

龙华很快反应过来,边递外套给鲁子砚边说:“是哦,米和油都不多了,菜也要多买些。”

鲁子砚问孙大炮:“要不要一起?”

孙大炮担心出了门,龙华不让他进屋,抱着膀子坐下来,翘着二郎腿说:“你们去买就好了。多买些!多少钱,全算我的!”

龙华懊恼地说:“你真搞笑唉!去工地住不行么!非要赖在我家?”

孙大炮讪笑道:“路面硬化的小工程,哪有地方住?”

楼下传来高音喇叭声:“为了全体居民的安全,请有序排队检测!”

鲁子砚说:“先下楼检测吧,不然到时能出去了,还回不了家。”

走出楼门,凉飕飕的风迎面吹来,几人都缩了缩脖子。“上午还挺暖和,一下就降温了。”孙大炮嚷道,生怕别人听不见。

几人做完检测,急忙前往超市购物。孙大炮紧紧跟在龙华身后,殷勤地推着购物车,专挑她喜欢的食物拿。排队结账时,龙华吃惊地望着前方,顺着她的视线,鲁子砚看到墙角蹲着一个男人,是杨健生。龙华踌躇了一会,转身走向售货区,再返回来时,手里拎着一大袋米、几套洗漱用品。孙大炮喜不自禁,急忙抢着买了单。

  • 1
  • 2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关键词:无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蒙丫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3-10-06
  • 段作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09-22
  • iris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09-22
  • 十十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09-21
  • 李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08-21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08-21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08-18
  • 陈湖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3-08-1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篇小说是我目前看到的这次比赛中最具可读性的小说。某些文字眼看似粗俗,如果用对场合,就会恰到好处。回想这些年的这些事儿,很多人都想写一篇这样的小说,可也没见有几个人写出来贴出来了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段老师鼓励~~激动一小会先。
    • iris1布衣2023/09/21 13:08:53
    • 分享到:
  • 小说一开始风趣又诙谐,非常吸引人的眼球。在这个时代,似乎越来越多的同性恋,让龙华没想到的是,自己喜欢的曾经那么彬彬有礼、清清秀秀的丈夫杨健生,竟然会是男同。这叫龙华怎么能接受?龙华离婚后又错爱上了孙大炮,后来才得知他是有妇之夫,赶紧激流勇退。而对于画画的鲁老师,受尽感情折腾的龙华并不敢大胆言爱。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iris2023/09/21 13:09:31
    • 分享到:
  • 接上:三年疫情是可怕的,毁了很多人的事业,毁了很多人的梦想,把杨健生也彻底毁了,变成了一堆白骨。所幸,满天乌云散尽,阳光终会洒满大地。
  • 不论生活有多艰难,一定要记得给自己种一束阳光,才有继续向前的勇气。
    • 十十4举人2023/09/21 12:48:28
    • 分享到:
  • 此文故事非常吸引人的眼球!杨健生是龙菊花的前夫,孙大炮是菊花曾经的情人,鲁子砚是菊花的暧昧对象也是她的画画老师,关系真够错综复杂的。突如其来的小区封控,三个男人跟菊花也就是现在叫龙华的女人被困在同一个屋里,来找孙大炮的老婆苟春柳也一并被禁闭。当年龙华被杨健生的两粒纸包糖感动,婚后随丈夫来到深圳龙华,一次无意撞见他和发小郎志鲲厮混在一起,那个情景把龙华惊蒙了,怪不得杨健生有个怪癖,同房前一定要看碟片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十十老师美评,生活远远比小说更离谱。这是我这些年的感悟。
    • 李玉5进士2023/08/18 12:55:39
    • 分享到:
  • 三个男人,因为疫情困居于一个叫龙华的女子家里。这三个男人,却有各有身份——一个是曾经相爱过,用两粒纸包糖俘获芳心的前夫;一个是风雨几度的床上情人;另一个则是暧昧不清尚未明确关系的“夫婚夫”,丰富的不仅仅是生活中的细节了,每个人的内心都是一部大戏。小说结构巧妙,语言保持着作者一贯的作风,豪放又克制。小说最后有了相对较好的结局,生活给了龙华一个美好的希望。预示着苦难过后,将有重生的喜悦和光芒。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豪放又克制”——李玉老师真会总结,感觉说的就是我。
  • 把人置于非常的环境里,才能显出其个性与本质。疫情期间,不少人都经历过这样的突袭,莫名其妙地被打乱了生命节凑,被和一些陌生人关在一起。《两粒纸包糖》,两女三男因为疫情原因,被迫“同居”,演出了一出人生的悲喜剧。这其中,作为主角的龙华,走过小半生,经历过爱与恨, 见识了生与死,而作者巧妙地把这一切集中在了不算太宏大篇幅里,刻画出一个坚韧、隐忍、有才华而又有憧憬的女人形象,结构立体,笔致从容,颇见功力。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书生一夸我,我就感觉有了骄傲的底气。
  • 小说描写疫情时期的故事,构思巧妙,语言精炼而不失风趣。从恋爱时期两粒纸包糖,到《两粒纸包糖》画获银奖。我读到了女主角龙华的苦难与坚韧。龙华忍辱负重,努力打拼,值得点赞。幸好龙华遇到了儿子的图画鲁老师”善解人意,在丽雅奴美业倒闭的情况下,龙华学按摩,学画画,在学习中中找回了自我。文章巧妙将龙华,牛栏前等地名植入其中,让读者一下子记住了龙华。龙华能在前夫,男友、画师三个男人中掂量好关系,实属不容易。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龙华能在前夫,前男友、画师三个男人中掂量好关系,实属不容易。能体现出龙华的朴实与善良。
  • 谢谢勤劳、可爱又热心的荣姐美评。
    • 十十4举人2023/09/21 12:50:00
    • 分享到:
  • 接上:原来他是男同,对自己根本没有什么感情,只不过为了传宗接代才和自己结婚。龙华无法忍受这种背叛和欺骗,最终和杨健生离了婚。杨健生后来因感染新冠而离开了人世,龙华一个人要扛起孩子们的全部责任,在杨子健的墓前,她收到信息,她画的《两粒纸包糖》获得业余组银奖,那两粒定情的纸包糖永远被固定在了画纸上,而杨健生也永远被固定在了那块泥土里。三年来,因为疫情,我们失去了太多太多,愿从此无疫,世界太平。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别样的文字,有了一种审美的趣味!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老师美评。这篇习作,我仅仅是想写出来,非常想写出来,不求结果地想表达出来。谢谢懂我的您,你们。
    • 陈湖3秀才2023/08/18 13:49:18
    • 分享到:
  • 那段特殊的日子是需要记录的,有时候在想,如果提前,有序,有准备放开,是不是一些老人可以挺过去,刚放开一两个月,身边就有几个老人离世,这个基数放在全国,不敢想象。我也有一篇写疫情的小说,去年写了一大半,后来觉得没有写下去的必要,搁笔了,前两天回头看看,还是决定把它画上句号。疫情结束了,但生活还在继续,现在回想那段日子,一些想法觉得很傻很天真。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我们有太多为什么,却不知道问谁,我们有太多艰难,却不知道找谁,我们有很好的文字,却不能贴出来。
  • 很多人说过,没必要再写疫情了,不写的原因有很多,我坚持写的原因,只有一个——这几年,我们过得有多么不容易,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那些痛,那些泪,那些无辜……我们可以跳过,可以不说,但是,真的不应该忘却,我能做的,就是用虚构的方式,记录时代的悲。许多年以后,如果头脑尚还清晰,再回首时,我还能记起,我们,曾经,这样,活过。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文章很好读,看起来比较吸引人,三个男人,两个女人,关系错综复杂,因疫情强拴到一起,可见作者的功力,文章的最后,有亮色,人在世上活着,的确不易,保持内心的温热,才能抵御世间的风雨,才能面对各种变故,作品很有意义。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老师的关注,您的鼓励,是我前进的动力。再谢~~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酷爱写作、努力拼搏的湘妹子。
  • 酷爱写作、努力拼搏的湘妹子。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5
  • 0
  • 13
  • 287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