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乡河探源
  • 点击:13678评论:82023/08/20 20:36

1、点睛之花

与鸟相约,是水和飞禽的协定;与水相约,是人类对生态的承诺。当河流能够滋生鱼类时,水是健康的,鱼能嬉戏于水中时,它们也和鹭鸟有了物竞天择的约定。

这是深圳宝安一条名叫西乡的河流,除了雨季和汛期,它大部分时间是流水清浅,水草丰茂,你几乎看不到它浩浩汤汤的壮阔,但只要有水,哪怕深不盈尺,也就够了。鱼儿可以从海中溯流而上,寻一处草荫,繁衍生息。然后,白鹭会来,池鹭也会来,还有那些以水为邻的鸟们也会来,如此,一条自然界的食物链便形成了,也因此,它们都成了这条河中的景致,包括那些看似无用,甚至在野蛮生长侵占河道的水草和花朵。

但是,一条小河到底能滋养多少人?

我站在西乡河的源头,突然冒出这个可能连河流自己都无法回答的问题。

作为一个在西乡河边居住了13年的人,我见过这条河流的前世,正伴随着它的今生。

说是河,但以它的径流量,只能算一条小溪。

说是源头,但河中的水并不是来自山间或者地下,而是铁岗水库,我的身后,就是铁岗水库溢洪道消力池,西乡河的河道,就从消力池的出口开始。也就是说,西乡河水流的多寡,全在于铁岗水库的排放。十年前,宝安区斥巨资整治这条河道,曾经污泥遍布、黑水横流的脏乱臭被彻底消除,河床河堤被硬化加固,并在河床两侧,埋设了排污管道,让那些生活污水和工业废水通过管道去了该去的地方。因此,西乡河除了在雨季承担铁岗水库和城区的排洪排涝,它的大部分时光,就是处处有鱼,四季有花的景观河。

河道里原本是没有水草的,作为泄洪排涝的重要渠道,也不可能去人工种植,那么这些几乎铺满了河道的植物来自何方?我想,那些种子应该经由风的推送和鸟的翅膀落在了这里。水生万物,于是有水的河床就成了种子落地生根的温床,清浅的水流不足以冲走水草,或者它们都在有选择地驻留和远去。岁月无心栽花,花草却在这里自然成蹊。

芦竹是这条河道里的守望者和风信子,它高挑的身材能看到河岸以及更高处的风景,圆锥花絮能最先感知风的方向,从远处看去,它们如同手持长剑,头戴羽冠的武士,在风中摇曳起舞。

鸭跖草是湿地空间的霸主,它极其发达的匍匐茎能游走在每一处可以再次生根的地方,见缝插针地让自己衍生出更多的茎叶,那些低垂在水中的叶子,成为鱼类最简易的食物,它宝石绿的叶子和柏林蓝的花朵,在不经意间,就能抚慰你的目光。

粉美人蕉是河道中的点睛之花,经常是在满目的绿色中,很突然地站起来这样的一株,或者在它的近旁还有三两朵,开放得十分艳丽,在阳光下,生出一种明晃晃、金灿灿的感觉,可让人奇怪的是,它名叫粉美人蕉,却会开出乳鸭黄和淡菽红的花朵,甚至,会有红黄相间或者橙色变种的花朵迎风婀娜,如同草茎上长出的小鸟,精灵一样地摇曳生姿。

这是一处偏僻的河道,偏僻到游人稀少,每天只有阳光和风的光顾,让这一片世外桃源般的地方日复一日地生机盎然,水自流去,鸟自飞来,草自丰茂,花自盛开。


2、如玉之水

你会对一片巴掌大的水草流连忘返吗?

是水与草黄金分割的自然曲线,是葳蕤葱茏的草茎与花叶浑然一体的绝妙色盘,让我想把这里的一花一叶,都变成我视频中的一帧帧画面;水中的每一条游鱼,以及花草近旁的每一方澄澈之水,都变成我的文字和文字中的天空。

因此,我的脚步是艰难而缓慢的,艰难是因为不想放过每一处的细微景观,被生态中的美羁绊住脚步和心灵,这是生而为人的幸福。

当一株再力花的复穗状花朵斜伸着进入我的摄像机屏幕时,我被它优雅飘逸的姿态和桔根紫的光泽深深吸引,在微距镜头和点测光的对焦下,所有的背景都被模糊虚化,只为衬托它此刻的典雅与精致,有象牙白的苞片簇拥,它似乎集齐了天地的宠爱,丛生的花轴,让它们同气连枝,却又彼此独立,大概是到了花开的后期,它的花瓣略有些枯萎,或者正发育成果实,在深圳冬日的灿烂阳光和微风中,它的整体形态像极了成熟的高粱。

这一段河道宽不足30米,即使是广角镜头,也拍不出水草的辽阔,当然,它们也确实算不上辽阔,但居高临下的俯拍姿态,会使花草显得扁平且细碎,在逐水而生的植物世界里,它们也该有自己的挺拔和细节的美,因此,我决定让镜头低下去,低到与水面持平,这样,我就可以看见水草们在泥土和水面之上的茎叶与花朵。一块泡沫垫子帮我实施了这个计划,我让它漂浮在水面,然后把摄像机放置其上,任它在河水中自由漂移。

于是,新的景观打开了,漾到极近处的水面,泛着软玉一样的浅绿光泽,柔润、饱满,似乎吹弹可破,把水草的倩影,连同花的娇媚,一同倒映下来。几块铁锈红的石头,在水中静卧,仿佛入定的禅师,有鱼儿从它旁边游过,去咬食鸭跖草低垂的嫩叶,让整个的草株也一起微微颤动。水黾是昆虫中的游侠,它细长的腿足抓着水面,如同苍鹰停滞在天空,它穿梭滑行时,能疾如闪电,也可慢似落叶,那身姿,犹如昆虫界的凌波仙子。  

从水面平视过去,会发现鸭跖草齐刷刷站立在水中,细圆的茎秆宛若列队的士兵,整齐划一托举着密密麻麻的叶片,参差错落,如同灌木组成的林莽,那其间,应该还有我看不到的生灵和秘密。

粉美人蕉和再力花的茎秆则要粗壮一些,乍一看,像是大丛的芦苇生在水里,有水流冲刷的斑驳,也有时光改变的萎落,但目光向上,就逐渐看出了区别,那些叶子和花朵,各具其态,各领风骚。

平缓的水面蜿蜒向前,像一条玉带,泛着粼粼的波光,两旁的奇花异草自成夹道,仿佛迎送亲朋的故旧,它们知道,河流即使清浅,前行的目标也必须是浩瀚的大海。如同它们临水而居,向阳而生,但魂之所系,是风和高远的天空。


3、邪恶之草

西乡河如同刻在大地上的篆书“甽”:一条河,在良田阡陌间曲折蜿蜒,奔流入海,带走了无数的过往与沧桑,也带来了连绵的生机和希望。

一条河,就是一方水土的记事本。

曾经的田陌,已经变成了居民楼、商业区、工业厂房和科技园区,人以新的方式比邻而居、创造财富;河也以新的姿容浸润天空、蕃息草木。

芦竹是这一段河道里最醒目的植物,一大丛,又一大丛的,就是没有连成片。看着它硕大的圆锥花絮,时常会让我产生错觉,以为它就是以“蒹葭”之名在《诗经》里招摇了几千年的芦苇,“蒹葭苍苍,白露为霜。”但深圳没有白露这样的节气,更不会落露成霜,因此,这复古的诗意并不能恰如其分地描述实景的美感,同是禾本科的兄弟,芦竹在没有寒霜的南方,活出了在水之湄的精彩。

微甘菊是彻头彻尾的侵略者,它缠绕着再力花风车草以及其他植株的茎秆攀援而上,用它稠密的叶片和庞杂沉重的藤蔓覆盖在附主冠层顶部,遮蔽住阳光和天空,让附主丧失光合作用而死亡,然后,霸占它们扎根的地方。

原产于美洲的微甘菊,是入侵中国的首批外来物种之一,1919年,它出现 在香港,如同乔治五世的肖像在那一年登上了香港的硬币。1984年,微甘菊入侵到深圳,曾对内伶仃岛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造成过严重的生态破坏,它的繁殖和生长能力极其强悍,一小节,就可以在一年内滋生出超过1000米的长度,每个小节还会生出无数的分节,如果任由它缠绕攀援,即使是参天大树,也会被它绞杀。

微甘菊白色的花朵细小且略带香气,如果从远处看,它们点缀在蓬勃旺盛的绿色茎叶上,在西乡河道的湿地空间,既不突兀,也不多余,和众多的花草一起,也成为景观的一部分,但它低调内敛的花朵,看似娴静温婉,人畜无害,却能结出邪恶的种子。

水流潺潺,从变窄的河道里穿越铁岗大道的桥涵,有随行的落叶和逆流的鱼,在澄澈的河水中错身而过,仿佛岁月中继往开来的标点,又或者,是寂寥光阴中的匆匆过客,人如是,花草亦然,唯有河流,会如空气和阳光一般永恒。



  • 1
  • 2
  • 关键词:西乡河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09-11
  • Inna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3-08-2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文字确实清新灵动,玲珑剔透,写得好看,所以嫌其太短,不过瘾。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这是一篇河流与植物同生活的小散文。我去过西乡好多次,去是去看庙会,还去吃大刀铡面。对西乡河并不陌生,但我没像作者那样仔细观察西乡河。芦竹是西乡河乃至许多河流守望者,根甘甜可以入药,也可以生吃,叶可以用来包粽子。鸭跖草和美人蕉喜湿,是河道最美的装扮者,葳蕤葱茏的草茎与花叶浑然一体,再力花穗状花朵的优雅飘逸,微甘菊是彻头彻尾的侵略者,它缠绕着再力花风车草以及其他植株的茎秆攀援而上,可致这些花草死亡。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西乡河三月有漂亮的簕杜鹃花竞相绽放,还有白鹭飞翔。八月有桂花飘香。经过治理后的西乡河水清澈,缓缓流向远方。
  • 看来您对西乡一带是比较熟悉的,看庙会是在北帝古庙吧?步行街现在正在改造,会把这一段河道变成景观河。 每年有几个月,这里会是鹭鸟翔集的地方,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在深圳最直接的体现。
    • 暁霞囡4举人2023/09/09 22:09:42
    • 分享到:
  • 跟着认识了许多生物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多谢打赏,请多赐教
    • Inna3秀才2023/08/23 11:53:50
    • 分享到:
  • 你的文字很好,看着很舒服。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多谢赞誉,多谢打赏,还望赐教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1星
  • 1钻
  • 独立写作者。
  • 独立写作者。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2100
  • 1
  • 27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