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后来的是陈竹溪
  • 点击:15141评论:102023/09/27 17:46

提要:一个不知谁请谁的饭局,主人未到,客人依次而来,各自的虚矫,相互的吹捧,在等待饭局的独白和对话里,纷纷落场。他们的言行、心态和过往,看似畸形却在社会的日常里随处可见。


下班铃声响过很久了,王重阳还不想动身回家。他不愿和同事们在电梯间里扎堆,在他看来点头或搭讪,是种无辜的负担,轻闲的打趣或闪烁的眼神,有时也会使他局促不安。尽管大多数情况下,他会表现得坦荡自如,稳重中略带一丝幽默,但在下班时刻置身于电梯间时,正常的理性就无法与烙进灵魂的那份孤独相抗衡,仿佛有种固结不解的力量桎梏着他,于是就有了心瘾一般的逃避和反感。

这样说来,他一定出现了某种类似强迫症的心理疾病,实则不然,只要脱离这个时段的外部诱因,就不会有任何心理的负面累积,相反还会进入到某种圣洁之境。他喜欢独享下班后办公室的寂静,读几页书,走动或停下,平复喧嚣,沉潜心性;表达的冲动,无需罗织和提炼,仿佛神来之笔,美妙的句子在脑海回荡,这种自我恰切的气氛,高贵典雅,令他沉醉其间。

关于下班不愿回家,其实更直接的原因是他老婆减肥,晚餐只吃水果,只有他回家时才准备饭菜。看到老婆大费周章,他觉得自己很是自私,甚至是种罪过,因此能拖就拖,拖到约定俗成的时间点,老婆去跳健身操了为止,好像这样可以减轻一点他的愧疚。但他终归不是圣人,饥饿还是会在肚腹里蠕动,这个时候,他会期望有人打来约他吃饭的电话。

这天的电话是马立达打来的,记不清是第几次约他了,再推辞可能要翻脸。地点是小巷深处的“三重门”,私房菜,据说很有名。王重阳在办公室磨蹭了好久,没接到马立达的催促电话,自己下了楼。他记得大致方向,又不肯向路人打听,找了好久才找到。

见面后两人坐下来,吃饭的理由早已讲清楚,不再啰嗦,至于还有哪些客人要来,自己认识不认识,一切由马立达作主,也无须再问。两人说些不关痛痒的话,不客气不虚伪,像空气和阳光一样自然。有一搭无一搭过后,渐至意兴阑珊,就要各自翻看手机时,一个身材微胖的汉子走进门来。马立达见了,脸上即刻拢出一抔笑,起身向汉子挥手。

王重阳抬了抬眼,不认识。

来者不回应,露出“哦”了一下的表情,但没发出声来,只是下意识地抖抖手腕,使滑到手背的珠串回落了一些。他一条腿似乎拖着,带点跛意,踏过两级台阶,并不留意脚下,也不看左右,径直往餐桌这边走来,坐到了自认为当然的座位上,这才略一颔首,算是打过了招呼。

马立达凝视良久,露着笑,像在欣赏某个物件,最后把悬空的手臂倒下去,抓了对方的手指,仿佛要向全场宣布重要的决定,睃巡周遭,跑堂的并未停下,邻桌的全不认识,最后只好把眼光落在王重阳身上。

“刘克脉,中医大师。”马立达声音嘶哑,并未坐下,意犹未尽。

王重阳两手把膝盖上的裤管往上提了提,一躬身子,屁股并未抬起,因为不知道还有些什么大师要来,所以留了些分寸。他记得马立达得过喉癌,心血管搭了支架,血糖又高得厉害。因为每周要打几百元一支的聚乙二醇洛塞那肽,医保不能报销,所以一直找人开方子,据说很有效果。眼前这人想必就是开方子的大师了。

王重阳正在猜度,马立达指着他对来人道:“王重阳,著名诗人,”末了,加一句:“和我一样的病,也想讨副药吃。”

王重阳一时脸红,现出尴尬,立刻觉得被轻贱了。心想,有这么介绍人的吗?谁想讨药吃呀,谁是诗人,还著名诗人,你才是著名诗人呢!

刘克脉对前半句不感兴趣,现如今诗人太多,树叶飘下来八成是落在诗人头上,本人写诗时,你们还不知在哪呢。这样想着,眼也不抬,一副八百年前早知道的样子,抓过王重阳的右手就要拿脉。

王重阳腕上一阵温热,绵绵腻腻的有了膈应,却又不好拒绝,只好问一句:“切脉不分男左女右吗?”

刘克脉微蹙眉头,一副非诚勿扰的样子,不放手也不回答,两眼望向虚空,按骨笛一般用三根手指寻找着王重阳腕上的脉口,边探摸边倾听,然后将手指滑到另一处,再探摸再倾听,如是往复。

王重阳先是被唬住了,随后又被惹乐了,一个激灵差点噗嗤笑出声来。心想,这般神乎其神,最多一江湖术士而已,本地人物只要排得上号的,没有我不知晓的。细一打量,这人额满颊肥,不愠不恼,似乎有些佛性,转而想,大隐隐于市,难道真是个有来路的神仙?正两难猜测,刘克脉开口了:“湿气重,脾虚。”

王重阳心下疑惑,不是望闻问切吗?起码得看个舌苔什么的,怎好切个脉,就下了结论,这般不落俗套,难道果真是个高人?

刘克脉仍旧不看他,切脉的手指痉挛地一跳,道:“纳谷不馨,食欲不好,”少顷,又跳,“爱辛辣食物,好情绪激动。”

王重阳被震慑了,真是金口难开,一开口还与自己多少沾点边。他露出一丝恭谦,想问点什么,未及出声,又听那个声音道:“胃主受纳,脾主运化。湿气重,就是脾胃不好。”

王重阳失去了说话的冲动,看这人越来越把自己当大师,心里有些不大痛快,却又无可奈何,只好听凭他自顾自地往下说:“第一,可用陈皮、茯苓、荷叶、黄芪、党参、玉米须泡水喝;第二,平时饮食要注意清淡,不要吃太多生冷黏腻的食物,尤其是冷饮、油炸食品以及甜品,可以吃芹菜、萝卜、白菜等富含膳食纤维的食物,也可以用莲子、芡实、薏仁熬粥喝;第三,平时要有适当的户外运动,增加身体代谢,排出体内湿气。”

刘克脉说完,抖抖手腕上的珠串,“哐哐”一响,像个货已售出,账款立清的商贩,调过头对马立达说:“约了李道虚,他说马导演的饭局不好不来,他六点打烊。”

马立达像个掌柜,嗓子里夹杂着咝咝的声音说:“今天不是我的饭局,是王重阳,王台长的饭局。”说着对王重阳努努嘴。

刘克脉没想到王重阳是台长。虽然天皇老子的饭局,也没受宠若惊过,但他还是微微躬了躬身子说:“哦,王台长呀,”欲言又止,顿了许久,忽然想起什么来,说:“李道虚和程zhuxi是你们吴大中文系的同学,应该与你王台长是师兄弟呢。”

王重阳心里一沉,我的底细他也清楚?又一想,自己的同学中似乎没有李道虚和姓程的zhuxi,听口气这两个人似乎也是今天要来的高人。他的心里越发不是滋味,说好是陈老板请我吃饭,没见到陈老板的人,现在又成了我的饭局,还七七八八扯出一堆陪客,自己倒成了局外人。想到这里,王重阳觉得自己遭到了马立达的谋算,连连后悔不该答应这个饭局。

见王重阳脸色阴郁,马立达连忙解释说:“李道虚,吴大中医学院在读博士,有专门的实验室,也是一高人。”语气平缓,嘶哑的喉音里有一丝得意,仿佛高人尽我所有,我请的人陪你王重阳不说卓卓有余,起码也是匹配对等的。

王重阳不搭茬,想着马立达这人,说他市侩吧,又偶作清高状,办的事却令人哭笑不得,总之有些自以为是吧。他和马立达认识三十年,是电视台曾经的同事,写诗的同好,虽然交情不深,但也是老熟人老朋友。马立达自称导演,离职后开了家影视公司,认识江湖人士多;王重阳人称台长,其实是频道总监,与社会名流和政府部门交道多,两人信息资源有些交集,故而彼此常有联系。

马立达下午打来电话再次叮嘱,说是眼镜行的陈老板请你吃饭,不要忘了。王重阳仍旧推辞,说自己不过顺手帮了陈老板的忙,还不知有没有效果,自己配眼镜时,陈老板也优惠了许多,怎么好意思再要人家破费请客呢。

王重阳和陈老板只见过一次面。陈老板要为儿子戒除网瘾,马立达拉皮条说,全市最有名的心理老师是王重阳的同学;王重阳正想换副眼镜,马立达说,我的朋友陈老板的眼镜行是全市最专业的。于是两厢促成好事,王重阳为陈老板介绍了心理老师,陈老板为他优惠了眼镜价格,彼此两清,不存在感情基础,也没什么事情需要长久纠葛,所以他尽力跟马立达讲,有事说事,实在没有必要吃饭。哪知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马立达说没有什么事,就是吃个饭。不依不饶,不来不是不给面子的问题,而是挖了他马家祖坟,那是要割袍断义,从此绝交的。

见王重阳不松口,马立达情急之下忽然想到了他的糖尿病,“你不是血糖高吗?今天我请一高人给你瞧瞧,一副方子管终身。”王重阳不好再纠缠,略一沉吟,记起今天既无广告业务洽谈,也无节目文案处理,说声:“好吧,好吧。”

陈老板没有来,这个刘大师倒像个主角似的,装神弄鬼一番,没说自己的糖尿病,还糊弄出了什么湿气重,脾胃不好。自己虽说不是真正的台长,好歹是个正科级的总监,居然对自己爱理不理。这个李道虚不知又是身怀什么绝学的神圣。还有那个程zhuxi,他想了半天,也没想起这个人来。陈老板宴请我王某人,自己却迟迟不到,根本就没把本尊放在眼里嘛。马立达呢,又不是你请客,喊一帮子人来,占人便宜,喧宾夺主了呀!


王重阳好像赴了一场鸿门宴,越想越不是滋味,正觉得如坐

针毡时,又有一人跨进门来。来者满面赧颜,一路碎步疾行,及至跟前,低着的头抽疯似的抬起了好几次,不好意思地对众人一抱拳,嘟嘟囔囔说:“刚要打烊,来了一个客人,要磨三七粉。”

刘克脉不搭话,很默契地望了来者一眼;马立达说声:“坐!”声音仍旧像是喉咙里卡着异物。王重阳揣摸,此人必李道虚无疑。

李道虚惶恐地落了座,像个乡间小秀才一样从左肩头取下斜挎着的东西。那东西,咖啡色,粗纹布料,外软内硬,不是背囊,也不是药箱。他既然开着门店,又在读中医学博士,王重阳就以为那个东西是个矫正肩胛之类的高科技器械,定睛一看,却是个背婴儿的腰凳。

王重阳原本想问问李道虚是吴大哪一届毕业的,还想问问程zhuxi是何许人也,看见了腰凳,立马想,这个年龄了还有个二胎或是三胎?想问的念头就被岔开了。

李道虚身材颀长,脸庞清秀,虽然看不出岁月风霜的痕迹,但眉宇间藏着说不出的晦暗,除去非自然的因素,王重阳断定李道虚比自己要晚几届。自己当年是高考状元,在吴大中文系是高材生,毕业时,宣传部为自己专设了绿色通道,引进到了电视台。因为恃才傲物,除了读书写诗外,别的方面追求不高,落人一个不是清高,就是狷狂的印象,也就没有走上更高层级的职位,但有高材生的社会认同和电视台的金字招牌,还有诗圈里的一众粉丝,自我感觉一直不错。这个李道虚,中文系毕业又去读中医,一个大老爷们背个婴儿腰凳来赴饭局,真是奇葩一个,怎好与自己同日而语。这样想时,心生鄙夷,就不想主动和他搭讪了。

  • 1
  • 2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讽刺与幽默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陈彻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3-10-08
  • 文夕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10-08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10-03
  • 孙行者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3-10-02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09-30
  • 昆阳森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3-09-3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文夕评委2023/10/07 14:10:59
    • 分享到:
  • 这小说篇妙语如珠,很有意思,把吃白食的描绘得淋漓尽致。一群虚情假义的骗子,艰难地凑饭局,要吃一顿白食也是不易,各人自我吹嘘,又互相拆台,心下各怀算盘,妙趣横生,现世猎影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文夕老师的阅读和点评。正笔和反讽都是文学的式样,都能表现出世相与情态。感谢文老师!
  • 此文堪称当代版的儒林外史。一席谈话,折射万千世态;一个饭局,收纳无量乾坤。尤其值得称道的是,它写活且写透了某些文人那股灰不溜秋的作派。构思不凡,眼光毒辣,笔法老道,举重若轻。这个短篇,是螺丝壳里做道场的典范。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感谢孙老师的解读和点评。
  • 这好像是抖音和视频号里看到的片断。但我相信抖音有,视频号有,世上更有。作者用讽刺与幽默的手法,讽刺那些看来是人五人六模样的人,看起来是周武郑王的,其实都是表面象。骨质里总想着如何骗人,如何把别人包里的东西占为已有。文章里的独白和对话非常幽默风趣。每个人物的性格描写細致,也可说是栩栩如生。王重阳强迫症的心理疾病,老婆减肥至他下班不想回家,经常在外吃喝。马立达、陈老板、刘克脉、李道虚各有各的心机。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马立达、陈老板,刘克脉、李道虚在等人间隙玩珠串的玩珠串,玩手机的玩手机,最后来的是餐风露宿摆街边摊出身“陈竹溪。一次约餐能看出人性的虚情假意,吹牛马屁和人生的无奈。
  • 谢谢您的点评。
  • 有意思,对话很精彩,通过对话交代每个人的来处,职业,最后来了陈竹溪,这个应该是买单的人。请谁呢,请的应该是王重阳,其他人都是陪客,但从语言上,从聊天上,似乎这些陪客有更多的戏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精明,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奈,这就是当下的社会 。。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感谢森林老师阅平
    • 彭定旺1布衣2023/09/28 10:58:55
    • 分享到:
  • 一个不知谁请谁的饭局,主人未到,客人依次而来,各自的虚矫,相互的吹捧,在等待饭局的独白和对话里,纷纷落场。他们的言行、心态和过往,看似畸形却在社会的日常里随处可见。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1钻
  • 粉丝|作品|积分
  • 1
  • 1
  • 30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