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疑似爱情
  • 点击:5862评论:02023/12/23 07:03

疑似爱情

郭本龙


我现在不大回老家了。父母都不在了,回去了也是没着没落的。但一到清明我肯定得赶回去,哪怕远隔三千里江山,哪怕一路晕车吐得肝脑涂地。我晓得那一天爸妈会早早地在山上等我,误几回天际识归舟。

这年头,无论在哪儿过日子都不容易。看看阴票的面值就知道那边也很离谱,CPI涨得吓人。我每次都烧它几千万,只希望二老能落个温饱。

今年清明节是四月四号,我在下山的路上意外碰到了李双四。

他是我的老同学,我们十几年没见了。

他说:你等一下,一会儿坐我的车回去。

他又说:你一定要等我哦!我们找几个人聚一聚。

中午,我们来到丹阳镇东桥头的“朋来酒家”。

这些小饭店很多重名的,让人恍惚。二十多年前我就和秦天、王灵在“朋来酒家”吃过饭,可我分明记得那一家是在博望镇,在医院隔壁。

李双四喊来了王涛、张华、孙大军。最近的陶路却没来。李双四说:陶镇长来不了。他再三打招呼,风声紧,不能瞎吃了,请大家原谅。大家都笑:理解理解。张华说:头上有顶帽子呗,受瘟罪。

都坐下了。

李双四环顾大家,说:你们发现没有?我们都是一个寝室的。

王涛说:真是哦,陶路要来了也是。

张华说:还有秦天哩。咱们那个寝室,人才辈出啊!

说到秦天,李双四忽然压低了声音:你们还不晓得么?他……出事了。他的眼睛亮了又暗了,又咽了一口唾沫,接着说:前天下午,在会场上,直接被几个便衣带走了。巡视组“回头看”,这一招厉害!

大家“哦”地一声,像是惊叹,又像是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王涛说:听讲不少人搞他,尤其是财政局那个老局    长,叫姚什么,一直实名举报。没办法。他俩原来多好,穿一条裤子!

李双四说:他这一回,恐怕要栽了。

孙大军说:老早就传了,雾气狼烟的。说他搞了不少钱,说他有好几个情人,其中一个就是电视台那个主持人,长得蛮好,多少人喜欢看她的节目,恐怕以后也出不来了!

张华撇了一下嘴:不是我讲,就他那样子,早晚有这一天!

王涛说:虽然我跟他很一般,还是为他惋惜。人啊,人!

李双四说:不讲了吧?没劲。来,喝酒!大家都平平安安的!

这餐饭哄了几个小时。晚上又喝。直到十一点我才回到市里的酒店。老婆都睡了。我蹑手蹑脚,还是惊动了她。她啰里啰嗦的。有的女人就是不聪明,啰嗦有什么好处呢?整个晚上我都没碰她。

结果下半夜我碰到了王灵。

王灵还像从前那样山青水秀,磨杵成针的岁月在她身上了无痕迹。只是脸色不大好,灰灰的。我说:王灵!你好你好……

她幽忧地说:你好像很吃惊?我不能来啊?为了跟你们接轨,我们这边也放三天假。你们都把我忘了吧?

我耳根发烫,搓着双手:没有没有。唉,一直穷忙,乱糟糟的。

我并没有怪你。没想到你成了作家。你过去作文写得也马马虎虎。

我脸更红:我还不是干老本行,从早累到晚。今年又带了个补习班。

哦……补习班。她抖出一个寒颤。

我问:你在那边,成家了么?

她凄然一笑:到处都一样。好男人就那么几个,有的还活得好好的。

我一时语塞。

她终于问道:你……有他的消息么?他最近怎么样?我怎么总也走不进他的梦境?他是不是,把我拉黑了?

你说秦天啊?他……还好吧,我也好久没见到他了。他日理万机。

我没有把白天听到的告诉她,我怕她再受刺激。

她瞟了我一眼。她的眼珠怎么是蓝色的?

我是故意这样问的,我都晓得了,你还瞒着我。他倒霉了。我咨询了这边的大师。大师帮他算了,十二年。大师说:命里是有定数的……

我半信半疑:那个大师,连这个都能算出来?

她点点头:人家生前是法学教授,博导。

我说:哦,厉害。

她说:我今天来,想求你办件事。

我赶紧说:老同学了,嫑这么客气。你说。

你……能不能写一写我?她害羞地低下头,秀发倾泻而下,遮住了半边脸。我知道这个要求有些唐突。我是鼓足了勇气才开口的。我觉得,你既然是作家,就不妨向世人讲一讲我的故事。看看到底是驴子不走,还是磨子不磨。了断也好,存档也罢,以后我就不再想啦!我的事你是青天,你照实写就行。我不懂写作,你拿主意吧,不能写也不勉强。

我点了一支烟(我从不抽烟,奇怪),深吸两口,缓缓地吐出来。白色烟雾里,她更显孱弱。想到她晓宿夜行,餐风饮露,我实在不忍心拒绝。

我说:好吧,我尽力而为。

谢谢,谢谢……她竟有些哽咽。你能答应,我很感激。我等着。哦,对不起,天要亮了,我该走了……

话音刚落,附近的公鸡便一齐叫了起来,高亢入云。

早上起来我才发现,这一带全是高楼,不可能有养鸡户,只有一家小吃店叫“汤记鲍汁凤爪”。

忙碌和踌躇中,又过去了半年。

多少事,从来急,我们只是一味地急,情绪一过又抛到九霄云外。

今天是周六,一大早朋友圈就被刷屏了。标题很抓人——“曾经意气风发,咋就轰然倒下?”说的是秦天,一审宣判十一年六个月。

尘埃落定。

今天我必须写了,各种杂事被我统统推掉了。王灵,有劳久等。

借海子的话说: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王灵是在她补习的第四个年头的某一天突然精神失常的。

关于这件事,众说纷纭,版本很多。一种被认为比较客观的解释是:接二连三的落榜似泰山压顶,压得她喘不过气来,最终导致了她的崩溃。即所谓“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她的病使学校获得了一个典型亲切的反面教材,于是校长的胖脸上荡漾着丰收的喜悦。他不止一次在大会上告诫莘莘学子要一颗红心两种准备。榜上无名不要紧,脚下说不定有一条康庄大道。比如谁,又比如谁谁。校长最后语重心长地说:比天空更宽广的是人的胸怀,你们可千万不要学她啊。台下的人心领神会,一起咧嘴傻笑。

当时我已在中文系读大三,故而错过了他的这一番教诲。后来听说了,悲愤交加。堂堂的一校之长怎么可以这样信口雌黄?他不是不知道王灵一贯品学兼优。王灵为什么会在高考中屡屡失利?其中必有蹊跷。冤有头债有主,她的不幸有一个人脱不了干系——秦天。

然而,经管系的秦天若无其事。他非常乐意接受社会上流行的说法。有一次我们几个老乡在长江路金满楼聚会,他居然用了嘲讽的口吻。当时王灵出事的消息刚刚传来,震惊之余,我不禁扼腕浩叹。秦天却难能可贵地表现出局外人的超脱:我看她是死脑筋。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何必跟自家过不去呢?那几个人附和道:是啊,是啊。他于是意气风发:来啊,喝酒!嫑提这些扫兴的事了,今天我们较一较酒量。他有足够的理由自豪。他正追求本系的一个女生,据说已初战告捷。他总是春风得意。其他人傻里吧唧,只晓得起哄,令他坦白如何一举拿下那女孩。他小眼睛眨了两下,诡秘地一笑:兵贵神速。花堪折时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众人喝彩。

我再也不能克制,是可忍孰不可忍。他当着我的面尚且如此放肆,背地里还不晓得怎样糟蹋人家王灵哩!妈的个×,世上还有公理和良知么?我的拳头报警器一样咕咕直叫。

我一把薅住他的衣领,只一下就打得他流出了红色的鼻涕。

他捂住脸:你……你喝醉了吧?

其他人见状都过来拉扯我:老郭,你怎么回事?大家都是老乡,难得一聚,有话好好说嘛,怎么可以动手呢?

放开我!没什么好说的了!

我甩下他们,大步往外走。汹涌的泪憋在眼眶内,形成了两个堰塞湖。这不是后悔。我一点也不后悔刚才的冲动。秦天就是欠揍。我是心疼。我要马上去跟辅导员请假,明天就去看王灵。

二十多年里,秦天一直吉星高照。先是副乡长,接着乡长,后来任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后来是副县长、县长、副市   长。我在老家的时候经常在电视上看到他。这小子面对镜头如同服了兴奋      剂一样滔滔不绝。什么时髦谈什么,创建文明县城弘扬“神马”精神实行垃圾袋装加强财税管理……最拽的一次他居然上了《焦点访谈》。两句话,九秒钟,他激动得脖子上杠出了一条蚯蚓:百舸争流千帆竞,波涛在后岸在前。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磨豆腐!他出口成章口若悬河。看着看着,我思绪纷飞:你能不能悠着点啊?你成天讲这些累不累啊?你总有属于自己的时间吧?那时候你在做什么?不至于还在背那些“贯口”吧?夜深人静,告别了白日的喧嚣,面对清风明月,你想起过王灵么?她在你的脑海里出现过么?哪怕是偶尔,哪怕是一次,就像狮子座流星雨一闪即逝?有过么?

没人知道。我只知道,二十七年前,在太白二中,谈论王灵,可是我们夜夜熄灯后不倦的必修课啊!

王灵是我们文科补习班的同学。那时我们十八九岁,秦天最大,二十一。王灵不仅人漂亮,成绩也出众。上一届高考,她过了建档线,或许是志愿填得不合适,她最终没被录取。家里决定送她来县城补习一年。人们普遍认为第二年她考一个大学板上钉钉。王灵一来就当了学习委员。如果她是男生,肯定是班长。

班长是秦天。他在帮助班主任整理学生档案的时候,以权谋私窃取了王灵的一张一寸免冠照片。

秦天睡在我上铺。晚上十点半熄灯以后,我们并不能马上入睡。暗中大家东拉西扯,直到值班老师过来敲门警告才意犹未尽地闭嘴。别看我们海阔天空,实际上它有如一篇好散文形散神不散。文眼是王灵。大家七嘴八舌,说她的鼻子、眼睛、身材。端的是众人拾柴火焰高,不过一刻儿工夫她就被勾勒得呼之欲出。这时我们都屏气凝神,心中一派虔诚。过一会儿接着说。说她的现状、理想、未来。王灵志存高远,她想考“北邮”。凭她的实力明年定能如愿以偿。那是一道分水岭啊,果真如此,她还会拿正眼瞧我们么?大学里群星闪耀,芳草碧连天,她会把我们忘得干干净净。沿着这条思路想下去,我们都蔫了。洗洗睡吧,我们早就不该痴人说梦了。

十五的月亮升上了天空哟,为什么旁边没有云彩?

一阵难堪的寂静之后,有人要抬杠。哎,我说你们干嘛要这样自暴自弃啊?班长不是大有希望么?

是啊,秦天!他长得帅,成绩也与她不相上下,要是明年也考到北京去了,不就和她比翼齐飞了么?北京啊,北京!桑木扁担轻又轻哦,我挑担茶叶上北京!大家感同身受,快活地鼓掌、擂墙、拍床板。

秦天急了:你们嫑拿我开心了好不好?我有自知之明。我能考一个大专委培,将来能在织布厂找一个老婆就心满意足了。

这小子没讲实话。我敢打赌:他的心蠢蠢欲动。那一夜,他在我的上空翻来覆去炕烧饼似的。可怜那张木板床险些被他摇散了架。而且天不亮他就起来换裤头。

那一个星期天细雨霏霏如泣如诉。我没有一丝犹豫,挤上一辆大客车直扑王灵的家。我的迫切情有可原。在我的内心深处,始终不能接受那一个残酷的事实。我认为它是一个恶毒的谣言,是某些居心叵测的家伙捏造出来的。她一定安然无恙。我一路这样祈祷。

  • 1
  • 2
1/5页上一页12345下一页
  • 关键词:问世间情为何物?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0星
  • 0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00
  • 1
  • 29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