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疾
  • 点击:32701评论:242014/08/11 01:54
  • 第二届深圳市“睦邻文学奖”十佳
摘要:有疾

小晴有一天跟我说,人有病,治不是最好的办法。我问,那什么才是最好的办法?她说,是忘了它。当时我点了点头,觉得小晴说得有理,人有时真不是被病死的,而是被吓死或者忧虑至死。可是,要忘了自己的病,谈何容易,除非自己并不知道自己有病——尽管如此,有人还有疑病一说。所以,一般情况下,我是不会上医院,然后主动跟那些冷漠的医生说:“你好,帮我做个全身检查吧,我想知道有没有病。”我觉得,那种人,才是有病的。

当然,我也确实没什么病,感冒发烧啥的,我不上医院也不上药店,我会让它从哪来滚回哪去,像只被漠视的狗一样灰溜溜地走。我算是一个健康的人,但我的妻子也会质疑我,说我是徒有其表,中看不中用。我知道妻子说这话是在影射其他,自从和小晴好了之后,我就很少和妻子做爱了,即使做,我也能在脑海里幻想各种意淫对象(不会再是小晴),让自己早早瘫软下来。妻子有了意见,问我是不是该去医院看下。我发了脾气,我说有病的人才上医院,我没病。

我的妻子叫安红,和《有话好好说》里那个叫瞿颖的演员演的角色同名,但她没有瞿颖高,算是矮个子,有时抱着她做爱总感觉是抱着一个孩子,心里会浮升一种罪案感。安红蛮厉害的,至少我这个小家庭离不开她,但她还是有点怕我,尤其是我生气的时候。

说到小晴——小晴曾经是我的学员,那时我在福田一家驾校当教练,带了一年学员,其中就遇见了小晴。她应该还有一个姓的,只是她没告诉我,我也没问,如今都这么熟了,叫习惯了,也懒得问了。当时小晴有点紧张,她说如果不是母亲逼着她来学开车她保证一辈子都不会想到要来碰这样骇人的大机械,她又说传说中的教练都是恶人,脾气不好,辱骂不说,还会打人。她悄声问我:“你不会吧?”我故意绷住脸,吓唬她,突然又笑了。她也笑了,是个很好看的姑娘,尽管牙齿长得有点歪斜。我承认,那一刻,我便喜欢上了小晴。自然,她成了我那一年中唯一用心教的学员,唯一没骂过的甚至都没拉过脸变过脸色的学员。后来我工作的驾校倒闭了,老板卷了学员不少钱跑路,其中就包括小晴的。那时我们已经是好朋友,我为老板的行为向小晴表示道歉,她却说:“这样正好,没拿到驾照,我就不用再碰那个大机械了。”她一直把车叫做大机械。她其实已经能驾驭大机械了,而且还蛮不错。

  • 1
这是VIP作品,后续内容需打赏才可继续阅读!

您只需点赞10元,即享月度会员,30天内免费阅读全网作品。

  • 关键词:有疾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172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天涯流云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11-08
  • 胡野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4-11-02
  • 刘菡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11-02
  • 胡野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11-02
  • 王威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4-11-02
  • 张樯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11-02
  • 张樯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4-11-02
  • 朱铁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11-01
  • 朱铁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4-10-31
  • 王素霞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10-29
  • 王素霞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4-10-29
  • 城西打赏100,共计100
  • 2014-10-17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10-09
  • 王元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4-10-08
  • 唐成茂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10-08
  • 唐成茂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4-10-08
  • 胡帝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4-10-07
  • 江云飞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10-06
  • 江云飞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4-10-05
  • 费新乾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4-10-03
  • 费新乾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10-03
  • 书剑飘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8-12
  • Noting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8-11
  • 浅尘尘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8-11
  • 游利华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8-1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现代社会里的每一个人内心或多或少都有疾病,为了让自己好起来,人们选择抓住能够抓住的,譬如“我”和小晴的婚外情,譬如小晴和香港老板的暧昧关系,譬如安红对“奇迹”的坚信不疑……在作者流畅的讲述中,读者在“疾”的疼痛中还是能体会到一点点的温暖。
  • 回复
    • 张樯评委2014/11/02 08:30:39
    • 分享到:
  • 这几年陈再见的写作稳打稳扎,后劲十足。从他的不少作品,可以看出他的勤奋写作,是怀了真诚的态度。这篇《有疾》一如他的众多作品一样稳健有力,在从容不迫不疾不徐的节奏里,将小说叙述驾驭得挥洒自如,犹如剥洋葱般展示出人性冲突和隐秘心灵,从而隐喻出当下都市人群的一种病相。
  • 回复
  • 陈再见在创作上的进步是飞跃式的,也是惊人的。有疾这篇小说的出色,充分地印证了他的变化和提升。疾病作为贯穿通篇的引信,实际是一个带有隐喻和标本性质的意象,疾病作为故事前行之舟所负荷着的是人的生存姿态,有实之疾与无实之疾交错杂糅,凌厉地将人性的复杂和面对现实的无措与逃脱表现得充满张力。文本在思想向度与文学意义上都颇具价值,此时诸如语言、结构等技巧已变得不重要,优异的构思与文本深度的光芒已足可覆盖一切。
  • 回复
  • 小说表面上是在写一种城市生活中的“痛”:疾病的痛、母女间辖制的痛、夫妻间冷漠的痛、父女间沉重的痛和情人间绝望的痛,实则显露了各色人等不同生存景象的病状。推荐!
  • 回复
  • 传统上,“有疾”二字前头,还有两个字“寡人”,这意思就变了,但是不离题。用成龙的话说,天下男人,哪个心里不住着一个齐宣王?只是,当有疾真是有疾时,我们民族本质上缺乏宗教感的短板就暴露出来了。在小说中,疾病几乎在损耗着每一个人,他们的内心却无法生发出强大的力量来保持头颅与四肢的平衡。是的,我们的内心,无依无靠,个个都是孤儿。而结尾,用一种有疾来拯救另一种有疾,可能也只是我们不敢放弃的温暖亮色。
  • 谢谢评委。

    回复

  • 我对陈再见作品的整体印象是:行文妥贴,创作严肃——他是一个极具洞察力的作家,时常能写出令人严生微妙共鸣,能非常准确地捕捉到那些渴望和失落的情景。我认为,短篇小说对于人物的情感,性格的设定胜过小说情节或者说故事本身——从这个短篇来看,陈再见在表现情感和性格方面都做得很到位——细致,流畅地刻画了两对母女难以言说的情感。那种阴影是生活的无可奈何和别无选择,甚至于无关习俗和情感的限制。
  • 谢谢评委。

    回复

  • 自始自终,作者的叙述都是平静的,即使那些纠结的性爱,零星的自惭,错位的情感,头埋进沙里的逃避,都隐忍得不露峥嵘。但通篇读下来,铅灰一样的沉重却一直漫漶其间,社会底层的挣扎和疼痛,人性现实的紧张和痉挛,都如影随形。身患乳腺癌为了省钱在家治疗最终死去的小晴的母亲,无奈被迫放弃耳聋治疗的幼儿,想忘掉乳疾的小晴,暗夜、死亡、村俗、葬礼,都让人压抑不堪,所幸一个母亲对聋儿的坚持让故事出现了亮色,摇曳动人。
  • 谢谢评委。

    回复

  • 这篇小说就像一条小溪,一直在不急不徐地流淌,“我”和小晴的婚外情,婚姻里压抑的性和婚外的放纵,一个耳闭的女儿,一窗台的绿色植物……如果只是这样写下去,可能就是一篇流水账了。路没了,断崖出现了,小溪一头扎下去变成了瀑布!小晴妈妈的死就是这样一个断崖。情节进行到这里一下子加速,水花四溅。人有疾,但我们还得活着。窃以为小睛最后的抒情有点多余,这种过于明显的煽情,反而冲淡了悲剧的力度。
  • 谢谢评委。

    回复

    • 王威评委2014/11/02 13:35:46
    • 分享到:
  • 有疾更有温暖,底层人物虽生活黯淡,但仍不乏亮色。不急不疾的叙述中,作者的功力,如同文章的结尾,令人惊艳。
    • 王威2014/11/02 13:37:00
    • 分享到:
  • 不急不缓。

    回复

    • 胡帝评委2014/10/07 02:42:21
    • 分享到:
  • 从两个家庭、两对母女的叙述脉络里,我体味到一丝若隐若现略略撕裂的温情。主人公试图自我调剂,稀释生活困境,展示积极的姿态。
  • 谢谢评委。

    回复

  • 小说的方方面面大家都说了很多,我不用重复了。我想说的是“我的妻子安红”,她在生活的重负下执着地全心全意地关照着生病女儿,身边发生的无关女儿的一切都漠然置之。以一颗坚强的内心,固执地以为,心诚了石头也会开花“她一直在自欺欺人,她太相信母爱的力量了”。她在希望里等待奇迹的发生,奇迹真的发生了,“你听,真会叫爸爸了。”安红喜极而泣,抓着我的手臂摇晃。有疾者如果如安红的坚守,如小晴”忘了它“,则一切安好。
  • 回复
    • 刘菡萏4举人2014/11/02 18:17:18
    • 分享到:
  • 说实话,这是第一次看陈再见的作品,听说他是第三代打工文学的领军人物后,我对他的作品没有多大兴趣,打工文学,看过王十月的,看过楚桥的,以为也都就那样了。没想到,这一篇竟然给了我很大惊喜,看来,陈再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尤其喜欢这篇小说中的两个女人,一个是伟大的母亲,一个是伟大的情人。小说看到一半,我很讨厌文中的“我”,那个逃避的自私的男人,他同时在辜负两个女人。看到最后,一切都释然了,这就是人性。复杂!
  • 回复
  • 比起多年前发表在《打工文学》周刊上那些稍嫌粗糙的小说,这两年再见的小说质量有了很大的提升。看得出,在语言方面,他在向徐东学习。但还是有一定的差距。陈再见的小说是很难评的,既没有曲折离奇的故事,语言也一般化。但还是让人愿意读下去,说明他的叙述还是成功的。徐东的小说因注入太多个人的感情和对人生的感悟。已形成了他自己有着强烈的感情色彩的语言风格。
  • 回复
    • Noting3秀才2014/08/11 15:38:57
    • 分享到:
  • 我们都是病人,精神的隐性疾病,强迫症,密集恐怖症,选择恐惧症,妄想症等等,只是不影响我们的正常生活。有些病要药物医治,有些则是心药医治。文中的“我”是个不负责任的丈夫,做了一次负责任的“男友”。家庭观念散乱无章,却对“小晴”的家事很上心。直到分开,“我”都不知道“小晴”的真实名字,她只是“我”人生的某一处风景,过了就不再回来。而那个家还是得回去。“小晴”需要药物医治,而“我”需要心药。
  • 回复
    • 游利华2童生2014/08/11 12:53:30
    • 分享到:
  • 我们都有疾。用短暂的快乐安慰麻醉,但内心深处,也都在无力无奈地坚持。我最欣赏的,是再见小说中一个突然事件,“我”用货车将小晴病死的妈妈送回老家安葬。合情合理又出乎意料,一个本来普通的故事,立马与众不同。看你最近短篇,都有这样的惊艳之笔,赞。
  • 回复
    • 浅尘尘4举人2014/08/11 11:26:36
    • 分享到:
  • 看完这个小说,撇开责任感,这一男二女都是好心眼,不是吗?小睛除了追求本能的情欲,没有什么害人之心。安红顾家,顾孩子,对于爱情是顾不上了。 道德这个词就太大了,道德有病的人比身体有病的人更多,所以就不提了。 一个人确实很难顾全欲望和现实生活,特别是家里有一个聋童,这个“健康”的男人为了什么还有功夫去撒泼呢?是逃避、畏缩吗?害怕面对孩子和妻子的努力和悲伤? 人性的探究、情境的内化,中国小说太缺乏了。
  • 回复
    • 钰涵2童生2014/10/16 10:26:26
    • 分享到:
  • 一口气看完,我感觉不是在看小说,是看了一场电影,伦理的。
  • 回复
  • 在报上读到陈再见的《四哥》入选《广东散文精选》。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4星
  • 2钻
  •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9
  • 17700
  • 9
  • 1450
  • 春城的故事还没讲完。他讲的是1947年那个厂天,郑家面临抓壮丁。虽然郑家的郑德光没被抓去当兵,只能选择进城或进山。后来,郑桂英爷孙在深圳墟建立了地下党联络点,无论党内外同志去香港,抑或是香港的同志去广州,这里都是他们联络的好地方。故事拼劲着讲一定很精彩。战争、爱情、革命、虽然是节选我,我到是且听你的下回分解。

    春风妙语1947年的那个夏天

    2019/7/19 0:39:04
  • 我真是服你了,把马峦山的历史抖扯得这么清楚。马峦山对于我来说,它是一个旅游圣地,是人们放松心情的好地方,是人们呼吸新鲜空气的好地方,也是人们品尝美食的好地方。当你在山路上渴了,你可喝一口清甜的山泉。当里累了困了,你可坐在石头上听小溪唱歌,看小鸟儿欢快的跳舞。遇上天晴,还可以看日出日落。去过无数次的马峦山,不同的季节,不同的路人,会在途中收获不同的快乐。你能认只很多的植物,你能收获许多的欢笑。 。

    春风妙语马峦山下

    2019/7/19 0:16:09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