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518055XiLi/
    • 黄元罗《​ 麻磡村,拂过柔和的乡愁》2017/07/26
    • 中国太大,大得让我们无法用短暂的一生走遍。好在有文字和网络,前者可以真实地记录下某地的风物人情,后者可以将这些文字记录传播至世界各地。更重要的是,通过网络阅读这些文字,我们能对很多未曾谋面的地方形成深刻印象,从而珍惜并保护它们。期待作者能创作出更多与深圳的人、景、事或物有关的佳作,让我们这些暂时未来过此处的“遗憾者们”一饱眼福。
    • 北国寒星《​ 麻磡村,拂过柔和的乡愁》2017/07/26
    • 《麻磡村,拂过柔和的乡愁》是一篇游记,但它不只是游记,它是一部有关本土村落的浓缩版的百科全书。在不足三千字的短文中,竟然概括了麻磡村的地理、历史 、自然风貌、建筑格局、人文景观、土建材料,风土人情、氏族起源,应有尽有,包罗万象。然而,这又不是暮气沉沉,史料堆集的教科书,而是充满悠悠乡愁,洋溢诗情画意的散文诗般的游记。可见,作者知识功底丰厚,从而使文章既具有诗画般灵动文采,又具有史诗般的凝重哲理。
    • 吴春丽《深圳北站所见(组诗)》2017/03/09
    • 诗歌是一种信仰,来于生活本真。读过辉腾的诗集《西河屋》,很喜欢他本真的诗风!在一个站台,所见到的,并不止于表面。只是一个地方、一个人,会触动内心的柔软、敏感,思绪因此而飞起来!在广州火车站 。一只吉他手 在地下通道弹着指尖 伍角、壹元、伍元,它们 像一叶叶花瓣掉落在 他的唱词里……他有时把手指伸进发间 把爬头的音符 当众抓下,放在琴弦间 让爱不会枯息。很喜欢这一首诗!人心向善,爱的表达在传递!
    • 吴春丽《​你见过蓝色铃铛般的桔梗花吗》2016/12/16
    • 安房直子,日本著名的女性童话作家。她的作品《狐狸的窗户》有这样的佳句:“桔醒花齐声说,染你的指头吧,再组成窗户吧!”安房直子估计是一个唯美主义者。唯美的人大都敏感而脆弱,浪漫又感伤。尘尘这篇小文,并不仅仅是在表达对一朵名叫桔梗花的热爱吧,或许是因为对一个女性童话作家的作品有着无限的欢喜吧。当然,小时候桔梗水治好了尘尘的咳嗽,缘份命中就注定会喜欢这样的花。而安房直子的作品里也有桔梗花,爱恋自然生成!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分类阅读
    睦邻文学奖讲论系列活动
    2016福田区文学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