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0755Nanshan/
    • 吴春丽《深圳北站所见(组诗)》2017/03/09
    • 诗歌是一种信仰,来于生活本真。读过辉腾的诗集《西河屋》,很喜欢他本真的诗风!在一个站台,所见到的,并不止于表面。只是一个地方、一个人,会触动内心的柔软、敏感,思绪因此而飞起来!在广州火车站 。一只吉他手 在地下通道弹着指尖 伍角、壹元、伍元,它们 像一叶叶花瓣掉落在 他的唱词里……他有时把手指伸进发间 把爬头的音符 当众抓下,放在琴弦间 让爱不会枯息。很喜欢这一首诗!人心向善,爱的表达在传递!
    • 吴春丽《走过村庄》2016/12/22
    • 有深度的好文!作者以细腻之眼,带着乡愁之心,细细打量了村庄。写一个村子,少不了写景写物,写村民们的生活状态。令我感慨的是关于祖坟的描写,透过这个细节,可见涵养。作者这样写道:时至今日,在一些古老村庄的土著居民那里,人们依然能够看到一些我们民族古老传统的生活理念和生活习俗的存在。它们是我们的根基所在,可以看成是我们精神上的祖坟。(这个升华很好!关于传承,是要将那些刻骨的习俗一直随身携带!)
    • 吴春丽《​你见过蓝色铃铛般的桔梗花吗》2016/12/16
    • 安房直子,日本著名的女性童话作家。她的作品《狐狸的窗户》有这样的佳句:“桔醒花齐声说,染你的指头吧,再组成窗户吧!”安房直子估计是一个唯美主义者。唯美的人大都敏感而脆弱,浪漫又感伤。尘尘这篇小文,并不仅仅是在表达对一朵名叫桔梗花的热爱吧,或许是因为对一个女性童话作家的作品有着无限的欢喜吧。当然,小时候桔梗水治好了尘尘的咳嗽,缘份命中就注定会喜欢这样的花。而安房直子的作品里也有桔梗花,爱恋自然生成!
    • 心灵拾贝《我只有咬着冷冷的牙》2016/12/15
    • 年轻人最怕的是叛逆,叛逆中总认为自己是对的,全天下的人都是错的。然后又用错误地方式去证明所谓对的结论。人最怕的是不能被冤枉不能受委屈,心怀不豁达,遇到什么事情都会一根筋。作者用最平常的故事,折射出盲目,自大,叛逆所带来的种种恶果。父母虽然误会孩子,但他们是会用心一辈子去操心孩子的人。生孩子不是一个人自己逞能就能给孩子幸福这么简单的事。每个人都不傻,只是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理智战胜冲动,方能安好!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归潮
    • 福永街道 @竹影摇窗
    • 分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