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q/518102FH/
    • 春风妙语《​囹圄》2017/02/17
    • 第一次读红文姐的小说,感觉很好,小说描写的50年代老马相亲的故事。中间有知青生活,四川人的生活情结,有50后的无奈。年轻时当知青,读书时文化大革命,工作艰苦,生活困难,但老马思进取,学习了很多的东西来辅以生存。两次的相亲,论理说第地个比较适合老马。说实话,老年人还用年轻时的眼光找女朋友,很难。
    • 吴春丽《深圳普通人的智慧》2016/10/13
    • 这个观察很入微,——拉客的电单车市场经常呼啸而来,响亮刺耳的滴滴声就是他们的“空车”标志。(一个空车标志,形容得很是贴切。)普通人也照样要生活,他们也一样要靠智慧生存的。所谓智,个人的能力虽有差别,但对观察者而言,如能看得深入一些,也就是读懂了底层劳动者也有闪光的那一面。有人喜欢将拉客仔称呼为摩的佬。我接触过一个摩的佬,令我始终记得他。那次,我上了他的车,才发现没带够钱,他得知后,笑说,不碍事的
    • 吴春丽《1999年,公明三小时》2016/10/13
    • 14年前的经历,再回首,依然是历历在目。有些细节,再回忆,很有触感。作者说,当时的理想是每个月能赚2000元,隔几天能吃个鸡腿就好了。(多么实在的人,一边要赚钱,一边想着能吃上好吃的鸡腿)创维,在深圳很有名。作者与创维的一次相遇,他在公明停留的那三个小时,他在创维拿到的一张录用通知书,成为他日后在深圳的“取暖站”(虽然最终没有去创维上班,但忘不了那个带他去车间参观的四川籍员工和拍板录用他的郑总)
    • 吴春丽《朋友,你坐地铁了吗?》2016/10/13
    • 地铁3号线开通的那一年,我女儿从家乡来到深圳的时候,我带她去坐地铁。半路上,她问我,为什么要坐地铁?我说你在老家想要坐地铁也没得坐啊。后来,我们进了地铁,我女儿看到地铁一下穿进洞里一下钻出地面来,她觉得好神奇,一路“哇哇哇”地叫着,一切都感觉那么的新鲜。(本来,因为心情激动,她想大叫的。但她已经是个学生了,有了意识,感觉在公众场合大叫,会很不礼貌,所以她是小小声地叫。她还说,有种乡下妹进城的感觉)
    • 伟彬《磨房百公里,将走路纳入艺术》2015/03/23
    • “打铁”将磨房百公里,将磨房的走路精神及衍生品等纳入艺术范围,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打铁社的好创意。昨天有幸参加盛菲作品研讨会,见证了打铁文艺社第一个高质量的“阳光下午茶”,见到了打铁社的许多文艺家和亲切的邻家人,顿觉阳光普照,暖意融融。“打工文学”在这里生根发芽,《羊台山》也有意再次采青纳绿。走路纳入艺术,画家苏仙丑鬼因“磨房百公里”而新作出炉,不能不说是有感而发,即景生情。东南兄费眼识珠,文艺之幸!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长源社区 @天笫
    • 分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