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q/518115LY/
    • 黄元罗《失望》2017/11/23
    • 文章采用第三人称的写法,将一个在异地底层打拼、苦苦寻梦的年轻男性,在下班回出租屋途中,偶遇另一年轻貌美的女性时,种种心理过程刻画得栩栩如生!结尾的陡转更是提升了文章的深度与厚度!略显遗憾的是,标题将文章的精华“泄”得干干净净,让很多有心的读者在“中途”即已知晓即将到来的故事情节。
    • 雪川《失望》2017/11/21
    • 再含蓄会更好。在女子行走过程中,捕捉环境更细节的地方,力求处于有意无意间。末尾可以写“我”很“自然”地走过去了。这是我的个人意见。还有,你只需点到女子所走的“路”是哪种职业人经常走的路,内心不必要写多余的“担心”,因为读者会知道的。
    • 张夏《对一双黑色袜子的十二种解释》2017/08/29
    • 云汉的诗歌意象里充满残缺与孤独。这首诗里尤甚。象征与隐喻着什么,也许是作者对人生荒芜感的另一种解读。但即便是这样,字里行间却又透着一种不甘,对周围事物的好奇,对未来世界的热切和渴望。句子铿锵,犹如雨点紧锣密鼓地敲打在屋檐上,让人心凉,却最终归于宁静,止于温暖。
    • 王元涛《对一双黑色袜子的十二种解释》2017/08/29
    • 针对十二种解释中的第五种,我可以编出一个粗俗的情节来:这是发生在故乡的一次不成功的私通,始于来历不明的暧昧的黑袜子,终于被盯梢者狠狠砸碎的玻璃窗。当然,以上是玩笑,我真正想说的是,现代诗的多义性,也就是她的丰富性,让她立体多面,魅力无穷。貌似破碎的叙述,可能在一定程度上阻碍阅读的进入,也可能影响阅读的快感,但说不定在哪一个点上,我们就会被或深或浅地打动,因为不得不说,我们的生活,在本质上与诗同构。
    • 张军《新关系论-求婚》2017/08/20
    • 本文成为周冠军时,引起我留意。小说男主人公不惜以痛哭、高价求婚等方式骗得他想要的医疗资讯,达不到目的后又讥讽女主人公,连自己苦心得到的医疗资讯都全盘否定。通过求婚这一举动试图揭示若干关系:人与人,包括医生与患者、求婚者与被求婚者、朋友之间、老师与学生、掌权者与求助者等。人与物,人与金钱,最后是人与自己内心。小说试图提出:即便否定了人与人、人与物的关系,难道你自己内心,包括生命都可以否定吗?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分类阅读
    睦邻文学奖讲论系列活动
    2016福田区文学大赛
    • 红红的雨回复》
    • 真人
    • 香柏树叶回复》
    • 真人
    • 香柏树叶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