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市选择作品
  • 蜀三
  • 1布衣
  • 2017/03/31
  • 分享到:
  • 晚上睡不着突然想起翻翻邻家,就看到你的《布吉城寨》,将近两个小时看完全篇包括所有评论。开始以为只有男性才能写出这样大气魅力的文字,让人回到年少时读《文化苦旅》的澎湃和震撼。你的文字让我想立马重新认真阅读深圳文学,以你为师。曾在布吉好几个地方住过,当年因为对大芬村的迷恋,接到大芬一小公司工作电话,不顾已在别处上班十多天,狂喜而来。见文如再回当年布吉,谢谢好文!
  • 丁燕作家的评论甚为独特,“当张夏开始构筑人物,挪动词语,调动情绪时,像一个女巫在作法,她将现实生活颠倒过来,重新拼贴组装。”的确,对于我等普通读者,欣赏张夏的作品时,常常惊叹其故事虽来源于日常点滴,但走势却出乎意料,又情理之中。这不止是魔方的组装,不仅是写作的丰富经验,还是一种智慧。
  • 谢谢美女的肯定和关注。遇到你,你们,是文学带给我的温暖。
  • 邻家,我是每天都要来的,张夏的这篇小说一帖出我就扫描了几眼,但因篇幅太长没有充足的时间来看。逢国庆在放假的日子里,想起了《全家公敌》这篇小说,于是就在今天抽空认真看了一遍。吸引我往下阅读的:1、小说的语言,很有味道,比如这一句“二妹答得像吐瓜子皮一样轻松”(这样精于用词的句子在小说中还有很多)2。小说的人物,无论是柳正直还是月色撩人等人物,都塑出独一无二的个性。3。情节拿捏得当,有戏剧化的张力
  • 谢谢两位关注与解读。柳正直这名字,确实是我有意为之。一棵本质柔弱的柳树,如果散发出松树的气质,无疑有反常可疑之处。
  • 春丽解读很有意思,柳正直的名字绝对是夏姐的有意为之,包括他的老爹柳元,甚至让我想到柳宗元。柳树本就是柔弱遇风即倒,柳怎可正直?恰是主人公掩盖了内心的卑微,懦弱甚至龌蹉的方式。
  • 最后的结尾讽刺意味很浓,被视为不孝的逆子反而是唯一的为父扫墓者。结尾的一句“多年漂泊,重新匍匐在父亲跟前时,他竟这样孑然一身。 ”(留给读者的,何止是五味杂陈。)
  • 生活中确实有柳正直这样的人:急于获得社会的认可,表面积极、正能量、充满爱心,其实是想以所谓的人间大爱为寄托来掩盖内心深藏的虚弱、自卑、脆弱。
  • 这个小说让我纠结了一天,我一直在反复的想,作品想要表达什么呢?揭发一个原生家庭的内耗,不是这篇小说的目的吧?
  • 张夏在写小说的时候分明是个“打铁匠”,一锤子下去,火星四溅。如果躲闪不及,必然烧皮燎毛。她红裙飘飘,衣着越来越“斯文”,然,文笔越来越“老辣”。她分明是柔情似水的才女美人,却让然惊讶她笔下豪迈的“丈夫”情。《全家公敌》这张都市小人物的脸谱“画”得好!
  • 谢谢锦屏才女的点评与推荐。我的笔风趋于凌厉,也许是一个木讷女子在做某种心理补偿吧
  • 我来看望实力派作家张夏,感谢你对我作品中肯的评论!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最新来访
  • 荣荣的文字如她的为人一样朴实无华,虽然没有风花雪月的浪漫,也没有洋洋洒洒的华丽词藻,但却平实、热情、不做作,读来让人温暖、踏实,这也是许多人喜欢她和她文字的原因。这首歌词立意清新,朗朗上口,既写出了深圳的变化,又写出了拓荒牛的艰苦奋斗、理想和情怀。读来,让人不由自主地回味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峥嵘岁月,对于亲历这一段岁月的人,会有许许多多的感想和共鸣。

    梦晴【深圳奋斗谣】我们是深圳拓荒牛

    2018/4/18 10:52:11
  • 深圳今日的辉煌,离不开数以万计的“拓荒牛”。窃以为,本文中的“拓荒牛”至少有两层含义:一是,改革开放后,深圳的首批耕耘者,他们的拓荒造就了深圳的幸福满仓;二是,他们的举止实在是牛,短短数十载,即让深圳由名不见经传的小渔村华丽转身为国际化大都市!深圳拓荒牛伟大,用文字将他们的丰功伟绩固化下来的荣姐亦值得点赞哦。

    黄元罗【深圳奋斗谣】我们是深圳拓荒牛

    2018/4/18 9:12:16
  • 《陪父亲洗澡》的标题吸引我读完文章,作者详细描述了为什么陪父亲洗澡,也道出了儿子在外有自己的工作家庭。一个军旅生涯的老父亲近90岁,发白耳背眼失明,作为儿女该做些什么?幸好作者意识到孝敬父亲,为儿女做表率。我们都会老,也希望自己心儿孙们孝顺。如果作者再注意细节描述会更感人。

    春风妙语陪父亲洗澡

    2018/4/17 16:09:29
  • 乌鸦反哺,羔羊跪乳,动物即有的本能也。动物的本能,在《陪父亲洗澡》的文笔中再现,虽然迟到的再现虽然显得羞羞恬恬,甚至多有愧疚甚或不自然。然,正因这种羞恬这种愧疚不自然,更见其真其诚。都说,散文的价值就在写真,就在依托写真的抒发情怀,读过《陪父亲洗澡》,我信。《陪父亲洗澡》,记叙文体,文笔恬淡,描摹细腻;抒发情怀真切,没有矫情刻意都真情实感。或许,真情实感最具穿透力。喜欢,点赞

    默然陪父亲洗澡

    2018/4/17 15:11:21
  • 《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犹如刘恒《白涡》的味道呢。《白涡》写职场的情,写高知的情感旋涡;《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写游弋社会底层懦夫的情,写醉生梦死的纠结。情色或色情,人类生活的一部分,重要的部分,仅次于食罢。情色或色情并非就黄色吧?或许伴着真伴着永恒。“雪阳”,折分开,或许都教人赏心悦目,各自的自然属性都有可欣可赏的成分也;码在一起呢?或许就排斥,就难免矛盾。欣赏并点赞美文。

    默然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

    2018/4/17 8:29:27
  • 恭喜李玉获得周冠。一早就读了,一直没评论。微信上与李玉有聊,以这样的文笔,差不多赶上香港财经小说的水准了,畅销已经不是问题。譬如本篇开头部分,读来就有行云流水的感觉。可是读到最后呢,还真就是个亲历或亲耳听说的故事,作者如实照写出来了。想象呢?文学的虚构呢?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东西呢?欠奉!这就是我有点不甘心的地方,吐槽出来,砥砺下一篇。

    因特虎老亨红玫瑰酒店

    2018/4/16 15:41:10
  • 99年出生的小女生,实际上是00后,才将高中毕业吧,文学上已经是山清水秀了,在400多人的邻家线上文弹中,不疾不徐,娓娓道来,令多少深圳文学江湖上的老炮人物刮目啧啧。是的,龙思韵:90后写作形散而神不散,她的讲谈实录,就是这个了。

    因特虎老亨龙思韵:90后写作形散而神不散

    2018/4/16 14:41:54
  • 首篇同题征文《深圳奋斗谣》以“深圳速度”在邻家文学社区贴出。该首诗词或者说是歌曲让我们从中读到了“凤凰传奇”的动感与欢快。其实,深圳就犹如凤凰涅槃,她仅用不到四十年的光阴即走完了国内绝大多数城市花上数千载还未走完的路!本次同题征文大赛在赛事期间又会演绎怎样的精彩?又将带来哪些高潮?颇为期待!

    黄元罗同题之:深圳奋斗者之谣

    2018/4/16 8:18:07
  • 龙华河道上的遐想,打工簇的拳拳之心,昭然若揭,细腻实诚。外来打工簇,把不是母亲河视为母亲河,对一方水土美化的思考,既见责任心使命感,也显南国改革开放窗口的向心吸引力,给人感动。倘若国人都如作者般主人公的情怀,倘若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每一方土都如深圳般的向心力,青山绿水国强民乐的梦焉不早圆?小小地球村,大家都邻里,都如邻家文坛就这么大一片天,关注共同的空间关爱共享的青山绿水,生活更美好。

    默然龙华河道上的遐想

    2018/4/15 11:25:16
  • 这篇儿童文学写得好,人心的贪婪,给我们的世界造成很大的改变,李麦镇作为精神的故乡,离我们渐行渐远。当我们淳朴不再,欲望膨胀,我们的世界注定也是一片狼藉!放牛娃变成采石场老板,这难道是我们每个人的期待?!坚硬的三块石头是隐喻,在摧枯拉朽的变革面前,我们一些好的传统能不能坚如磐石?!

    昆阳森林李麦镇的石头

    2018/4/14 6:55:43
  • 悲观者认为,婚姻犹如坟墓,双脚一踏进去,自由立马就被埋葬!所以,文章中的男主人公“超”新婚不久,即想恢复自由身,并另寻新欢;乐观者认为,婚姻好比分享,融入其中,其乐无穷!所以,文章中的男主人公“超”在想到儿子时,那种幸福的心情是无法用任何语言来表达的。故事挺现实,也颇有警醒味,拜读了。

    黄元罗超度

    2018/4/13 9:36:43
  • 作者用娴熟的文字,轻松的语调,将多视角经历,娓娓道来,像女人缝棉衣,不紧不慢,功力毕现。非虚构不好写,不像小说,可以用各种技巧拔高主题。作者一直在暗处操控火候,加料加食材,到最后用那句——“因为我实在没法享受这种交易而来的感情,而且哪怕一天”,露出自己的真容,多情但有底线。这让我想起王顺建的《我有一个岛》,生活哪怕再杂碎,心中总有美好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笑谈一生江湖夜雨

    2018/4/12 20:23:12
  • 文章有点长,还是安静地看完了。抛开情节不说,文中充斥的腹黑学、关系学,简直就是现代版官场现形记,个人奋斗在某些宿命角力面前不值一提,但又不得不说,个人奋斗的重要性,尽管它是妥协的、平衡的、舍弃的、现实主义的。现在社会早已不是以前的理想主义时代,社会趋势演变加剧了人性的悲剧化,因无从选择,你所处的环境必然会造就你。地狱即人心,人心即地狱,这种隐喻看似无奈,却是真实,真实得宛若真理,真实得触目惊心。

    江飞泉你是你的地狱

    2018/4/12 15:04:52
  • 小说描写了一个厂区内的三块石头因为小贼的侵入厂房倒塌之后重回家乡的故事,李麦镇是一种精神家园的象征,三块石头和少年的情谊是一种单纯美好珍贵的情感,但随着岁月的变迁,这种情感终不复存在。也如同白獒对厂房主的情感,也从忠心耿耿到不得不的伤心绝望。人性的黑暗显露无疑,悲伤的情绪充斥了小说,不过光明也始终与黑暗同在,如三块石头之间的小伙伴情谊,三块石头和白獒的友情,他们最终共同流浪,以美好与坚硬面对现实。

    春风妙语李麦镇的石头

    2018/4/11 9:49:21
  • 很是赞同笑笑书生在该篇文章中所提及的“文学即游戏”这一说法。在我看来,写作本是件“随性”的中性词,而非“功利”的贬义词,甚或是“高尚”的褒义词。曾记得晚清时期,有位叫“黄遵宪”的本家说过:我手写我口,古岂能拘牵。写作本身就是一件纯粹的趣事儿,又何必要与济民的旷世胸怀搅和在一起呢?

    黄元罗致敬大师:玩一个叫文学的游戏

    2018/4/11 9:3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