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致亲人书
  • 点击:22148评论:132018/01/09 15:43

致亲人书


我们还没有登上山顶

看日出。在攀援的路上

我们走丢了。


我们像真正的亲人那样

依偎在一起。我们像彼此的婴儿

仰望着莲花瓣的脸庞

找到彼此的目光。


我们登上楼顶,仰望星空

广袤如棋盘的山川和万家灯火

星辰之下,有未完成的心愿。


我们躲在阁楼,一言不发

一颗滞留的残星划过天穹

大雾翻转着裙裾,开始吞噬我。


我诡异的铠甲,沉重得不能解脱

还来不及握住你的手

你就消失在泥淖的迷途

如同你深沉的法令纹。


一条未尽的路

通往天穹,我们无法抵达。


写给祖母的歌


台阶上少了干苔藓

多了牛粪和野菜

如我离开时,一切都没变化

连枯木,连石碣,连磨盘


埋于土灰的紫色酱缸,装满雨水


总害怕接近你,一旦我陷入沉思

我渺小的心总能被轻微取下

我需要被你饶恕,像沙漏允许沙

流过。这是注定的旅途


我等着你,在童年狭窄的木门后


你的灵魂收敛在紫丁香里

它有世间最温暖的弧线

洁白气息涂满大地,打翻的乳胶流淌在

你丢弃松动牙齿的地方


你的菜畦长成了花丘,蔓延至门口


你难得出现在梦境的影像

重回梦里,你将竹签嵌入泥墙缝隙

皱纹像白色莲花打开

你白发的星辰环绕脚踝,在晚钟响起时


害怕重新被你遗弃,只身悄悄逃离



祭拜祖母


坟头干净整洁,草木茂盛的触手,向南方

朝太阳伸展,叶片清明开朗

她的一生也是如此


墓碑上刻着她的名字:陈顺姬

字体遒劲,像钢质结构的伞撑开

伟岸的形象,与她的瘦小身子并不相符

她不再说话,躺在里头

以灰的形式,在红色匣子里沉默多年

我的罪过呀,没时常前来陪她说话

只有偶遇的清风,或蝴蝶,当是我呀

煽动的柔目微光闪烁,是我的眼睛


墓碑上漆红的字,有了些许颓唐的光芒

如星辰闪烁的光在晚间消失

我望着那些字,内心颤抖不停

我多愿意是她守候的卫兵

蜡烛燃起,鞭炮纸屑飞扬

暮春的纸灰飘过墓碑,落在枝条

我的手臂与额头的核心

风儿在青烟中爬上坟头,

“你回来了。”


整座山川都陷入短暂沉默

所有准备好的话,都没说出

临行前只说一句,“我们都很好

天气很凉,你要多穿点衣服。”


怀念母亲


他向母亲吼时,母亲在厨房吃着

一碗剩饭。一阵风把阳台的窗纸吹开

厨房没开灯,黑如故乡的泥沼

母亲站在厨房一角,望着窗外

肩膀,微微颤抖

一阵几乎听不到的抽泣声

潜入耳朵。他忽然打开灯

母亲惊吓地回头,眼睛红得像一只兔子

水池旁,干净的水槽与墙壁

一只丝瓜瓢变成褐色

锅旁有一碟榨菜,小半碗剩饭

开水泡着。他沉默回到房间

母亲吃掉半碗剩饭,在风口

望着埋有父亲的远方,如孤独的雕塑

眼睛木然。


他也是这样孤独一人,站在厨房,风从

窗纸拎起灶台的烟灰

他咀嚼着半碗剩饭

这个夜里,猛地想起了母亲

他忘了那次为何向母亲怒吼

他好想向母亲道歉——

“对,对不起,阿妈。——阿——妈。”

四处一片沉寂。他蓦地回首

仿佛看到了母亲

在斑驳的墙上

默默站着


怀念叔公


你的笑依然故作轻松

我记得你有冰一样的疼痛

爬上肝肺、胆囊和阑尾


偶尔可见时间流的弯刀

切断你的呼吸。

你肥胖的身躯

倚靠床头。

你扬起的肿胀的手

让我想起电烙铁旁被烫伤的蛾子

那只白色鳞翅目昆虫

断翅的骨骼。

偶然有蜘蛛,爬过衣橱爬上墙角

如扎过我脸的你的胡须。


你离去时孤单吗?

被一再抛弃的灵魂被焊在异乡

今夜,你的灵魂出现在窗外

若隐若现。


我难以自持,准备要给你写一首诗

很抱歉,所有对你的思念

都无法写出,所有给你的诗

都被我写成了残章。


抱着稻穗的母亲


抱着稻穗的母亲,看起来比稻穗短小

金色的稻穗倒垂在田里,手掌的茧倒长在

一片夕阳下之下,远处月光徐徐滴下

滴答滴答如啮齿动物在深秋里拥吻

稻谷堆积的黄昏悄然如夜猫

那只白色的猫,有着幽蓝的眼睛

绽放的光在秋色里薄薄生长


田垅转弯处有一股清泉,凉透骨髓

母亲就站在那里,手里抱着一捆稻穗

疲惫地笑着。时光也不过是一条潺潺溪流

时间安静下来,风吹熄最后的夕照

夜的暗道被推开,母亲依然站在那里

母亲累了。瘦小的身躯和这把稻穗相依

抱着稻穗的母亲,像木棉树那样温暖


久病的母亲


你在阳光下打盹,蜷缩成一只猫咪的样子

久病的你,无声地在你坐成一座雕塑

你刚失去另一个儿子,我的弟弟

母亲,失去眼泪的母亲

你长成秋天的麦子,等着岁月的收割机

久病的你,残破不堪的玻璃瓦

星光的万千光芒露下来

你独自躲在阴影里,不屑与这个世界同行

你是个迟钝的被弃者。被时光脚步拒绝

指令的执行人,迟缓地颤栗


阳光温暖的日子溜得比老鼠还快

你像被上弦的弹弓

投过严冬的檐角,错失那只下弦月

久病的人,就像被抽丝的蚕

被撕裂的伤口,锥心的痛如蛇咬噬

你报以薄薄的微笑,轻然遮盖在

布满阳光的房间,尘土欢快地乱窜

我多久没见到你的微笑了?母亲


双鱼座父亲


摸着你湿透的肌肤

及汗衫与后背的

温暖。任何词都不够形容

你笑容背面的荒诞

如何刺痛我?


我的宽厚的双鱼座父亲

透明的玻璃鱼缸里的鱼!

你游不出假设的牢笼;你乐得其所

你衰老地变成明天。


我们在黄昏并肩走着

不时被你拎起

我们互为同行者。

我笑,应对你沉静的笑

——从不咆哮,从不喧吵

如深夜的大海,宽阔,而寂寥


无法细致说出

你心中掩藏许久的秘密:

愿你少点悲伤回忆

愿你始终保持自由之身


奶奶


你站在结满杨梅的树下

平静地笑,抵消世上所有的浮华

像夏季的向日葵

把太阳最伟大的光华

投向我,投向我永远够不着的脚趾

自己一直站在无形边界的

阴影,无法计算的容积


我的光芒都是来自你:

一切悲欣的起源

愤怒或者大笑

及隐忍痛苦的方式

都像你面对风暴

只化作沉默

静静地看着

群山回响


每一个梦到你的夜晚


每一个梦到你的夜晚,你可知道

在时钟爬满沼泽的夜晚

梦的蹄子踢向我睡眠的鸿沟

蒺藜遍布的草原和江河,那些你步过的

艰难的甬道。幽蓝的迪卡布围裙

凌乱在冬晚寒霜里,克制如我,还是把你

散乱的头发描写成一个意象:如雪,如麻


你慢慢苍老的样子沉入冰湖,反射你的

皱纹如橘子皮——那雕刻在暮光里的冰棱

我无法要求每一滴泪水包围着我,沿着

时钟的边缘,柔和地将我托起

此刻,没人知道我对你的思念

在梦里的冬天,复杂而温暖



  • 1
  • 关键词:亲人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唐小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4
  • 唐小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8-23
  • 王学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3-12
  • 520周冠打赏41000,共计41000
  • 2018-01-15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1-1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江飞泉的这组诗歌,读来令人感动。在当今,诗歌仿佛成了“不知所云”的别名,各种莫名其妙的分行文字多如牛毛。正因如此,像这样简朴的诗是多么难得:“坟头干净整洁,草木茂盛的触手,向南方/朝太阳伸展,叶片清明开朗/她的一生也是如此”(《祭拜祖母》)“你的笑依然故作轻松/我记得你有冰一样的疼痛”(《怀念叔公》)。好的诗歌就像钻石,闪闪发光,始终散发出迷人的魅力。它直接触摸到读者的心灵深处,并且让人记住。
  • 谢谢唐老师提名。这组诗中大部分是去年清明回老家扫墓写的,可能有感而发,情到深处才动人。再度感谢老师喜欢。

    回复

    • 王学君5进士2018/03/11 22:46:28
    • 分享到:
  • 《久病的母亲》和《双鱼座父亲》揪住了我的心。“我多久没见到你的微笑了?母亲”“愿你少点悲伤回忆,愿你始终保持自由之身”这样的平实如家常话的诗句,却如同重锤一样敲在读者心里。飞泉的这一组诗,是给默默生活在那片熟悉土地上的亲人致敬的,他们也许经历了人生的种种艰辛,却始终坚守着自己的生活,坚毅,不屈!让我也肃然起敬。
  • 谢谢君姐精彩的点评。

    回复

  • 很好,很深情,很不装。这不是你惯常的风格,但更朴实,更温柔敦厚。也许面对亲人,一切经验和技巧都是多余的,它只需要情绪的流动,山川草木,磨盘菜畦,都会来帮你,帮助把哀思与深情整理成诗的模样:结构与逻辑,意境与韵味。那些逝去的和仍然健在的亲人,与我们与简单的语言交流着:“你回来了。”“我们都很好,天气很凉,你要多穿点衣服。”但背后却粘连着一切美好。发现和歌咏这种美好,是诗歌应尽的义务。
  • 好评,看来还是老朋友最懂我。怎么说thanks都不过分。

    回复

    • 吴春丽6探花2018/08/24 11:17:34
    • 分享到:
  • 这组诗跟飞泉以往的诗不太一样,我曾说过他的诗有让人无法捕捉的深奥。“不过度修饰,尽情去表达”或许是《致亲人书》的主旨。其实在亲人面前,我们都是没长大的孩子。提起亲人,我们内心就会涌现最真的情感。不娇,如:布满阳光的房间,尘土欢快地乱窜,我多久没见到你的微笑了?母亲。把赞美致敬最亲的人,但这也不能作为飞泉返璞归真的证明。其实这是一组刻意从不同创作阶段提取的一组关于亲情的诗歌,这样的组合,无疑是美妙的
  • 这组诗的确非我常规风格的作品,但其实写出来是很尽情的,可能也更能打动人。谢谢春丽评论

    回复

    • 默然4举人2018/01/23 09:11:51
    • 分享到:
  • 拜读学习了,谢谢飞泉的分享,问好并致祝福
  • 回复
    • 黑雪2童生2018/01/12 17:22:34
    • 分享到:
  • 血脉相连的情是生死也无法阻隔的,清风枯草可以证明;回忆若在心底扎了根,时间也夺不走,那枯了又满的磨盘可以证明。在诗人眼里,一切都是诗,稻穗、蜘蛛,泥土和灰尘……它们带着诗人的使命,站成一排,站成思念,站成风景,站成爱情。
  • 到家了才打开网站,就看到丽娜的贴心点评。说明你也是被感动了。这组诗因此有了力量。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8/01/09 19:46:48
    • 分享到:
  • 这是一组“没有过度修饰”的亲情诗,见过我抒情意象派的朋友可能会略微失望,但也不能作为什么返璞归真的证明,其实这是一组刻意从不同创作阶段提取的一组关于亲情的诗歌,里面涉及的“祖母”“寒夜里的母亲”“双鱼座父亲”“叔公”这些生命中最熟悉的亲人,或纪念,或怀念,都是在写作时最直接的情感,这种情感让人情不自禁,也是最畅快淋漓的。
  • 我极力想写得质朴且不加修饰一些,但似乎因为太不像我的风格,而有苍白无力之感,好在情感是真挚的,这一点让我能比较自信地发出这组诗。或许也是最亲人的最美的赞颂。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3钻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69
  • 319829
  • 123
  • 30870
  • 如果早点发出,这篇文章有很多机会入决,因为题材上与众不同。在深圳,招聘和应聘仿佛是镜像的双生子,彼此不分离。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应聘过程中的酸甜苦辣,如果换个角度,从招聘者角度看,也是非常有意思的。本文展示了招聘过程中遇到的各色人等,年过五旬找不到工作的老师傅,住酒店花了两三万的啃老族,廉价的暑期工和技术精湛的炒更组,活色生香,如舞台上的生旦净末,在招聘者提供的舞台尽情表演,优胜劣汰,非常残酷。

    江飞泉招聘记

    2019/9/15 16:32:50
  • 看看你的产出,再看看自己的,不禁汗颜。飞泉的创作,以诗歌为核主。诗歌女神在飞泉大学时代曾经跟他谈过恋爱,如胶似漆,死去活来;后来踏入社会,女神就在飞泉的体内睡着了,直到邻家的出现,重新为他们提供了一片小树林、一个后花园,于是女神醒来,飞泉重新拾起诗笔,日吟夜唱,一行行精美、睿智、极具个人风格的诗句如万斛清泉,不择地而出。一晃几年过去了,飞泉和诗神仍然在热恋之中,祝福他们。邻家是诗歌和文学的月老。

    笑笑书生五年,二十一篇,持续在路上

    2019/9/14 21:26:14
  • 花费了较长时间才读完,两次北漂,两次南漂,会弹吉它、画漫画、写歌词、写文章,这让读者去思考人生:怎样去规划人生,发挥个人的专长,而不是率性的、被动的去生存,是有教育、启发意义的。穿插的歌词,有抒情作用。 文章很长,不耐读,可能是缺乏认真的结构安排所致。 叙述文字虽然有性情,但是太粗糙,文学艺术性较弱。

    张军深圳卷帘人

    2019/9/13 22:34:49
  • 虚实实,亦真亦幻,这是一篇带诗意带魔幻色彩的都市小说。作者构思精巧、故事有趣,凭其笔力的深入,将制衣厂车工孟非的工作、爱情、生活空间立体呈现且一一剖析,借梦中出现的仙女提取镜像,折射出孟非这个底层人物的挣扎与灵魂深处的伤痛。 梦中仙女亦可视为爱情之外对理想和事业的追求,也就具有了隐藏于文字之外的气象与境界。 作为小说,本篇还待精雕细琢,有些词句与对话,稍嫌粗粝,但,瑕不掩玉。

    张军梦中人

    2019/9/13 15:25:13
  • 凉帽的制作过程、客家人美好的憧憬和甜蜜幸福的生活画卷,就这样被三言两语清晰地铺展开来。值得薪火相传的,不单单是生活的那些细节点滴,还有客家人与生俱来的勤劳、智慧和乐观。而看到“乡愁”二字,我其实有些如鲠在喉的感觉,毕竟在深圳打拼了十几年的我,也是乡愁满满。《长歌与乡愁》,把凉帽中凝结着的乡愁情愫具体化,这样一来,旧时光中的祖母、母亲和兄弟姊妹的记忆,成了岭南文化的灵魂,便多了很多烟火色和人情味儿。

    雪候鸟长歌与乡愁

    2019/9/13 14:42:02
  • 仅仅看题目,还以为是那种小鲜肉小萝莉的偶像剧。读完便知道,是赞美老师的作品。我们习惯于用园丁、好大一棵树去比喻老师,而作者将老师教书育人的事业比喻成偶像剧,让人感觉很新鲜。不愧是能源脑洞!剧本的编排、情节这些描写,把老师的令人尊敬之处细致的表现出来,这也正是诗歌的魅力之处。 必须承认,老师才是最值得我们尊敬的偶像明星。老师为社会创造的价值也是不可估量的。为老师们点赞,也为作者的才华点赞!

    醒着的行者偶像剧

    2019/9/13 14:21:08
  • 改革开放40年,深圳成为一个互联网电子商务和人工智能高度发达的一线城市,这方面文学题材写的人不多,而流水线上的底层呐喊声很响。作者写“e时代”的题材,通过自己参加了电子商务的培训课程,尝试做电子商务,开设微信诗歌公众号,寄托对深圳这座城市的人文理念的向往和追求。 把触角伸向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有当下性和在地性。 文章结构上,前后加入了诗歌的元素,首尾照应,形式新颖。

    张军深圳——e时代的诗篇

    2019/9/13 11:43:42
  • 拜读方老师的大作,深受感动,十多年前,和方老师同为德昌人,深知公司上班的忙碌。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方老师踏遍宝安的大街小巷、奇峰古庙,用汗水、勤奋、执着谱写了一曲宝安的赞歌。作品具有深厚的人文底蕴,朴实的文字浸透着作者真挚的情感,一切景语皆情语。为方老师点赞!顺祝老师中秋快乐!

    媚子行走在深圳(宝安篇)

    2019/9/13 11:03:58
  • 本作品是用诗一般的语言写成的散文。它优雅、精粹、严谨、情理交融,这样的优质语言得以诞生,本身就是文学的光荣(相比之下,邻家很多作者的语言,实在是太粗糙了)。作者把中国城市化进程中诸多重大的社会问题与民生关切,巧妙且自然地融入笔端,用简短的篇幅予以呈现,难能可贵。

    孙行者入深圳记:火车穿过苍茫

    2019/9/13 0:01:12
  • 说实话,这些天看了无数类似的入深记,但这篇依然让我感动。每个人对命运的不甘和奋发进取的坚韧生命力令人叹为观止。心怀坚定信念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好比那句话,只要你奔跑前进,世界都会为你让路。但背后的艰难只有自己清楚。我身边类似的类似的朋友很多,春燕、学君、黎戈、梦晴,她们作为女性似乎肩负着比男性更大的压力,也迸发出更顽强的生命力。这种基于精神内核的力量总会带来巨大的能源,似一团火苗燃起,生生不息。

    江飞泉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9/12 23:37:07
  • 这是一个蛮有意思的小品,通过一次戏剧性的未成功的接人事件切入,回忆起遥远的1988年,那一年中国奥运军团兵败汉城,那一年荷兰夺得欧洲杯。而作者碰到了3元的快餐和20元一斤的龙眼,现在想起,依然有物是人非之感。而光阴之箭从不会为任何一个人停留,它只会留下深刻的记录。那一次没留下,终究还是七年后再度结缘。全文记录流畅,如果能将细节拓展,不啻为一个风趣的入深记。而我们也能从个体切面中窥见社会变迁

    江飞泉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19/9/12 23:10:59
  • 不知是不是去年客家凉帽的参赛作品,但文字很打动人。尤其次首关于母亲的描述,让人眼前一热。去年我也写了一组《母亲的凉帽》,这篇似乎异曲同工。或者说,关于母亲的诗篇都能有相同的打动人心的力量。客家凉帽作为一项久违的客家物质文化遗产,寄托了客家人在迁徙、变迁、人文传承过程中所做的努力,最终能将类似凉帽这项人文遗产流传下来。于是我们还可以看到凉帽的编制过程,看到它寄托着母亲的记忆

    江飞泉长歌与乡愁

    2019/9/12 23:00:23
  • 有点另类的题目,引我读完这篇小说。不妨说,这篇小说其实有两个主角:木子,以及她脸上的痣。“痣”是女人木子的“生命志”和“深圳志”。生命的蝴蝶效应,因“痣”而起。以一个短篇,写一个女人的一生,需要相当的功力:立意、剪裁、文笔,都要好。在我看来,这“三好”,作者都做到了。在有限的篇幅里,作者取舍精当,语言凌厉干脆,一剑穿心,通篇几乎没有废话赘词,而且,女人木子的形象也稳稳地立起来了。佳作!

    孙行者木子的心事

    2019/9/12 22:29:13
  • 浪人,是社会最底层最边缘的人,也是红尘中所有人在特定阶段(困厄、落魄时)都有可能遭遇的生命状态。浪人在远方,也在身边;浪人是他者,又何尝不是自己?所谓人生际遇,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浪人与浪人的邂逅。本作品的主体是写底层,但又不仅仅是写底层,有多维人生镜像在其中。语言利索、准确,擅长写景,也是本作品的特色之一。不足之处是直接议论和抒情(抒胸臆)的文字偏多,克制一些可能更好。

    孙行者浪人

    2019/9/12 19:49:10
  • 仓促不是理由,错别字是大问题,一定要解决。养老,当然是真正的大问题,作者笔下流露出的温情,是个人比较喜欢的,尽管我们也知道,衰老不讨喜,与衰老为伴的生活,事实上往往都是庸常无奈而滞重的。给出路,想点子,不是小说的使命,但拥有这种动机,却足以体现作者的良苦用心:在深圳这座年轻城市,养老问题不该只躲在角落。关于叙述技巧,三百六十度全知视角,当然就手便利,但其弊端在于,容易失却焦点。作者对此,不可不察。

    王元涛养老

    2019/9/12 18:17:1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