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隐隐于市
  • 点击:82137评论:412018/06/27 10:55
  • 2018年深圳市“睦邻文学奖”十佳


1

四年前的那个大暑天晚上,都11点多了,陈红果才从画廊走出来。平时咋呼呼的女人,脚步有点发虚,碎花裙袍晃啊晃的,一副弱柳扶风的样儿,俨然黛玉附体。

巷子里有不少男的正在连夜赶画,光着膀子,搭条毛巾,一边抽烟,一边听音乐。眼见这大芬村的村花从身边晃过,竟然没个人搭理。大家自得其乐,各忙各的。

陈红果也无所谓,刚准备去取车时,却接到一个女画商的电话召唤:美女,加完班了?快来一起吃烤肉吧,为你留着位子哦。

吃烤肉?自己只是帮她骂跑过一次恶房东而已。

陈红果本想推辞,无奈肚子正饿得咕咕叫,心想不吃白不吃,谁怕谁啊。


2

大芬村门口就是布沙路,车辆流星一般来回窜,很快消失在更深的夜色里。深圳人办事讲效率,连开车都这么急吼吼的。

陈红果也急,将裙摆一提,瞅机会横过马路,再拐个大弯,便晃到了某韩式烤肉店。

店里面热气腾腾。六七个画商围坐在餐桌旁,你好我好大家好。最近他们所接的油画订单,其实跟陈红果的大多来自同一家公司。虽然价格被压得极低,但大家不惜成本地暗拼,就为了能够脱颖而出,将来成为唯一长久的供应商。这就意味着同行相争,有可能把别人踹下独木桥。当然,画廊终究做的是斯文生意,还不至于为了金钱坏了江湖规矩,伤了圈子里的和气。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基本是各凭本事挣钱,至于谁输谁赢,有时真得相信宿命,是吧。

这些人难得相聚一回,胡吃海喝瞎聊天,算是为那个女画商阿金送行。阿金准备随老公回老家福建开店。看看马路对面大芬村绚丽的墙体和灯光,她说自己1996年就来了这个鬼地方,一下雨就污水满地,臭味难闻,当时被人戏称为大粪村来着。这才多少年,现在的大芬跟换了张脸似的,丫鬟变阔太了,而且还满满的文艺范。表面上很风光,其实冷暖自知啊,各位说是不是?

大家纷纷点头:是啊是啊。

自从地铁三号线开通,福田、罗湖的上班族一窝蜂跑到布吉片区来住,大芬村的房租应声而涨。又因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欧美订单急剧减少,原材料成本大大提高,薪水也上涨了。给50元钱就接活的画工越来越少,最近几乎是找不到人了。大芬成本太高,油画价格一涨,客户不买账,就跑到福建、义乌,甚至越南去了。


3

几个画商越说越没劲,纷纷喊要改行。

陈红果却将杯子一顿,说偏要开多一家店。于是大家赶紧跟她划清界限,说妖孽啊妖孽,请问你勇气来自哪里?

陈红果咳了一声,答得风淡云轻:“本宫这样的美女,当然是因为有爱情滋润呗。”

大家都说拉倒吧,你看见钱就两眼放光,早就一身的铜臭味了,还好意思谈爱情?

说罢,一伙人吭吭直笑。陈红果却满脸正经,有板有眼地谈起自己的恋爱史:话说2002年的某一天,她跟几个同学到大芬村闲逛,看到很多打着赤膊的男人在巷子里画油画。唯独有一个白衣胜雪,玉树临风。陈红果想拍照,也被他摆手制止。就因为他这点高冷,让陈红果牢记在心。于是经常来看他画画,看着看着,就自己也来大芬村创业了。可当她好不容易在这里站稳脚跟时,男人却闹着要走,要找个地方闭关修行,专门画原创,用画笔解释灵魂、生死,与命运。

陈红果囫囵说完,长吁短叹的:好好的一个美术奇才就这么边缘化了。在大芬村坚持做原创确实面临生存压力。但是没关系啊,我陈红果可以奉养他的,可以找平台帮他炒作的。

她一副人间大爱的姿态,满嘴爱情泡沫也就没人当真。听者凑趣地呵呵几声,作恍然大悟状,说这个奇才不就是九米吗?好多香港画商在这里赚得盆满钵满。九米虽然是香港人,但他姗姗来迟,只肯做原创,性格古怪,还跟独行侠似的不爱搭理人,挣得到钱才怪呢。

连阿金都说,某届东南亚油画交易会上,我老公跟九米打招呼,他竟然跟不认识似的。如果大芬村的画家拧成一股绳,可能那次就不至于零成交吧。这人太不明事理了!

陈红果一听,立即涨红了脸,说九米外表如牡丹般雍容,内心如梅花般冷清,如此色艺双绝的男人,有资格遗世独立,有能力把漂泊的生活过得很文艺!

众人更是笑开了,说只要谈起帅哥,你就文绉绉的装女文青,真是怕了你啦。

陈红果也笑,说怎么的吧,本宫虽然不懂艺术,但景仰真正的艺术家,愿意为他献出一切,当然,前提是九米确实长得帅啊。


4

有人冷不防来了一句:“可怜,太可怜了。”此人名叫崔大中,是大芬村里有名的搞怪角色,人称崔大神。这么热的天,他穿着一件深褐色长衫,半夜三更的还戴个礼帽,两眼精光暴射,像个视死如归的地下党。

陈红果顿时被呛住了。

崔大神进一步出言不逊:“女人好色,本就透着一个蠢;误上贼船,更是蠢上加蠢;被人抛弃还无怨无悔,简直是蠢得不可救药。”

陈红果顿时炸了,反唇相讥:“你倒是机灵,借着一张画家皮当狗皮膏药,都诱骗好几个未婚女青年了。”

众人鼓掌齐笑,说崔大神啊崔大神,你总算遇到克星了。

崔大神也不生气,将手里的扇子哗啦打开,遮住半边瘦脸,长叹道:“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说罢起身要走,却有些摇晃。众人一把将他按住,说继续聆听陈红果女士的教诲吧。

崔大神斜着眼睛哼道:“我他妈的怕谁啊?老夫就是大芬村的东方不败。”大家笑得发抖,说你哪来的不败之说?莫非练了葵花宝典?

但崔大神言辞凿凿,硬把自己说成个帅呆酷毙手段狠辣的顶级高手,大家只好一致表示佩服。

在鱼龙混杂的大芬村能维持如此良好的自我感觉,实属奇葩一朵。油画艺术家们身上最容易出现的幻灭感和孤独感,在崔大神身上找不到一丝一毫。当然,他也不算什么艺术家,只是一个爱作秀的小画商而已。他开了一家中等规模的画廊,常在门前表演所谓的现场绘画,还挂着请勿拍照的牌子,见了同行经过,便连连摆手,说千万别仿画哦。有时深夜了还在大芬村游荡,逢人便说一起去喝一杯如何?画师们平时大多各自为政,很难互相抱团。崔大神说话有趣,请客又大方,于是就成为了大家公共的朋友,也成了好些个女画工的爱慕对象。

可就是这么个老油条,那天偏跟陈红果杠上了,争来争去非占上风不可。 陈红果气急,一把摘了他的帽子,端起酒就往他头上浇。众人惊呼,一是陈红果这么彪悍;二是崔大神原来是个秃子;三是,崔大神会不会动手打人啊?

然而,崔大神眨眨眼,又摇晃了几下,竟趴在桌子上睡死过去。

大家七手八脚将这尊大神护送到他的租住处。陈红果也跟着去了,看到那乌七八糟的住处,再看看他满头满脸的湿,竟有些不忍,说这过的什么鬼日子。阿金也连声附和。几个男的却不以为意,说干这行的嘛,衣服、墙壁沾上油彩很正常。陈红果说,难怪画画的不被房东待见,就是因为被你们搞坏了名声。说罢,马上动手收拾。把画具收到角落,脏衣脏袜都塞进洗衣机,又打了水为崔大神洗脸。大家都说,看不出来啊,一朵霸王花能贤惠成这样。陈红果也不扭捏,说今天我有点过分了。

那天晚上还发生了什么,后来在大芬村里流传好几个版本。总之是,两人从此互动频繁,却都是有事说事,无事便互相挖苦。众人观望良久,也没看出什么暧昧意味。直到三年之后崔大神的老婆过来开店,才明白这两人之间彻底无戏。


5

崔大神是个妻管严。以前处于农民工进城阶段时,只能勉强混个吃喝。开了画廊之后,算是革命成功了,首要大事就是娶个漂亮老婆。老婆原在关内一家美容店上班,比他小七八岁。辞了职到大芬村专卖笔墨纸砚,生意不怎么样,于是兼职跑香港做水客,还迷上了地下六合彩。钱没有挣到几个,腰杆子倒挺硬,骂起老公来好远都能听见。有次崔大神花了600块钱买了本名家画册,正感叹梵高活着时只卖出一幅画,而自己却已经卖出N张时,被老婆端起调色盘扣在脸上。

崔大神脸都顾不上洗,遂离家出走。老婆带着几个表兄将大芬村附近的旅馆全翻遍了,还将崔大神的父母千里迢迢请过来旁观她如何审夫。严刑拷打倒不至于,但各种刁钻古怪的法子,让整个大芬村都为之咋舌。

家有如此悍妻,崔大神哪里还敢造次,从此规矩得像一只夹住尾巴的猫。唯有在陈红果面前却仍是嘻嘻哈哈,不把她激怒得起跳,他就浑身骨头发痒。两人的嘴皮子功夫不相上下,抬起杠来火花飞溅,刀刀见血,使得不少画工大开眼界。

画工们口才好的少,包括那些正规美术院校毕业生。他们的生活太单调,又忙得没日没夜,平时除了看看手机外,很少与外界交流,所以难免有些木讷。

崔大神说,这些人要是像你我一样脑子好使,当初就不会扎堆学美术了。

这家伙就这样,拐弯抹角地奉承别人,还趁势拔高一下自己。留着道士发髻的他,山羊胡,着深色长衫,阔腿裤,摇着折扇走在油画村的巷子里,艺术家范儿不知唬住多少南来北往的顾客。他一得意,就说画油画其实不比刷墙难啊。

这一张嘴,就立马现了原形。原来他以前只是个装修工,2002年进村刷墙,看到很多零基础的人在像模像样地作画,才知道还有这么个能挣钱的行当,于是赶紧参与进来。他也不避讳那段经历,说英雄不论出身,也许老夫血液里原本就就有绘画天赋,只是在大芬村被激发而已。

天赋?陈红果嗤之以鼻:菜鸟罢了,一辈子只能画行画。

这就纯属污蔑了。崔大神急红了眼,说老夫明明抽空学过素描的嘛,连九米都说我是根好苗子。

此言非虚也。他的素描老师就是九米。九米也教过陈红果画素描,一再强调,所谓零基础学油画,绝对出不了头的,画行画其实也是吃青春饭,迟早会把眼睛画坏。要想在大芬村立足,还得靠原创。

这样一来,学素描真的很有必要啊。陈红果学得用心,九米教得也用心。但没过多久九米就抓狂了,嫌陈红果根本没有绘画天赋,还不如崔大神呢。

可惜崔大神太浮躁,太急于赚钱,画得最多的居然是一堆搔首弄姿的好莱坞女明星,用铅笔一点点打稿,修正,上色。画着画着,又把女明星一律戴上清朝格格的旗头,竟变成所谓的独一无二特色画,而且批量制作。这种做派,简直让九米看得牙齿发酸。

但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九米自己的原创画一年都卖不出去几幅。看着陈红果越活越滋润,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对动不动搞什么行为艺术表演的崔大神,他干脆懒得搭理。崔大神却不在意,还厚着脸皮跟陈红果互称同门师兄妹。陈红果说,得了吧,你我都跟艺术沾不上边。

崔大神哈哈笑,毫不惭愧,说老夫就是来大芬混饭吃的,怎么的吧。即便是这样,他跟陈红果之间仍形成了稳定的合作关系。无论谁接到单子,忙不过来的话必定找对方帮忙。崔大神的老婆似乎对陈红果另眼相看,一口一声“红姐”地叫着,还特别热衷于为她做媒,凡是遇到未婚的适龄男士,必定隆重推荐陈红果:女,未婚,40岁不到,身高一米六六,貌美,肤白,有房有车有店铺有深圳户口。怎么样?

  • 1
  • 2
  • 3
  • 4
1/9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商人孤独道义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18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5
  • 郭建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4
  • 朱正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3
  • 朱正安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2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9
  • 羽之月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08
  • 欧阳德彬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7-08
  • 陈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7-06
  • 嘲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7-02
  • 深圳老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7-02
  • L.打赏2000,共计11000
  • 2018-06-27
  • L.打赏2000,共计9000
  • 2018-06-27
  • 江飞泉打赏20000,共计20000
  • 2018-06-27
  • 欣欣打赏1000,共计3000
  • 2018-06-27
  • 欣欣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6-27
  • 黄元罗打赏20000,共计20000
  • 2018-06-27
  • 繁柯打赏2000,共计19000
  • 2018-06-27
  • 繁柯打赏5000,共计17000
  • 2018-06-27
  • 繁柯打赏10000,共计12000
  • 2018-06-27
  • 繁柯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6-27
  • 嘲讽打赏20000,共计20000
  • 2018-06-27
  • L.打赏5000,共计7000
  • 2018-06-27
  • L.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6-2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我家就在大芬村旁,太熟悉这个村了。读张夏这篇小说,觉得她笔下的大芬村,和真实的大芬村,是一种既像又不像的关系。小说的成功之处,在于塑造了三个有意思的人物:崔大神、九米和陈红果。九米这个人有点刺痛我。“大隐隐于市”的题目也取得好,传递(用“描述”或许更准确些)的是“和光同尘,有所不为有所为”的价值观。笔法老道,越往后故事越好看也写得越好。是一篇成功的世相小说(也不妨视为泛商业小说)。
    • 张夏2018/09/04 23:01:52
    • 分享到:
  • 谢谢孙勇评委的关注与解读。大芬油画村是一个特殊的社区,写里面的众生相,确实就是一篇有商业背景的世相小说。

    回复

  • 看完了这个很有点长的小说,很深圳的味儿,很老作家的腔,很绵密的针脚,很深的用意,很扎实的准备。几乎是大芬村的记录史。这是好的。但我要说的是,可能作者有太大的抱负,要一古脑儿将天玄地黄的哲学、艺术、爱情、婚姻、商业等全部揽括进来,不过是借了大芬村这个壳,这就显得有小马车拉大炮之嫌,不堪其重,进而使得无论情节铺展还是人物关系都有强捏之嫌,李敖写过一部《法门寺》,哲思固深,文学未及。这是个探索性的小说。
    • 张夏2018/09/04 16:49:12
    • 分享到:
  • 谢谢郭老师的点评,辛苦了。写大芬画商和艺术家,其文艺气质和哲学、修道等都是出于刻画人物的需要,毕竟大芬油画村有别于其他商业圈。至于婚恋,只是人间烟火的产物。以上,都非小说意图和主题
    • 张夏2018/09/04 18:11:06
    • 分享到:
  • 我并无意探索和宣扬哲学玄学,只是塑造了九米这么一个人物。唉,好像我说多了。

    回复

  • 我觉得不过是借了大芬村这个壳,写的依然是无数深圳拼搏创业者的甜酸苦辣,理想和现实似乎永相背驰。理想主义者九米,在诗和远方处最终撞了南墙。善良好强的陈红果和崔大神在事业生活中屡次相携度过难关,并产生深厚情谊。张夏的文字一如既往的活色生香,看得出对大芬村的产业有过实地考察,可谓用心良苦。叙述干脆利落,人物传神,诙谐的语言无不透着现实的千疮百孔,生活是一场永无止静地修行,身居物欲都市何尝不是大隐隐于市。
    • 张夏2018/09/02 15:55:32
    • 分享到:
  • 谢谢正安几年以来对我的认真关注和支持,以及精彩解读。
    • 张夏2018/09/02 16:02:12
    • 分享到:
  • 很高兴没有被解读为情感纠葛主题。才女的眼睛很雪亮。

    回复

  • 我曾看过《中国梵高》记录片,也读过大芬的非虚构,当然也去过那买材料。记录片拍得好,真实,深刻,形象,那一幅幅画面,有时候非常震撼,我在想,为什么我们的文学没有这样的“震撼”出现?作家哪儿去了?此小说有初心,也让我萌生一个假设:大芬换成华强北、陈红果换成陈绿果、九米换成一个三流电子工程师,能否成立?小说中的大芬几乎没有描写一张“行画”,没有一个画行画的“动作”,没有真正的“观众”和“客户”,为何?
    • 张夏2018/08/05 14:46:37
    • 分享到:
  • 谢谢令鹏才子的关注和点评。关于外商在小说中的呈现,我想如果以后写大芬系列的话,应该会有多一点涉及到。

    回复

  • 这篇小说的取材很巧妙,故事紧紧围绕深圳的奇妙之地大芬村,既有商业性,又带着艺术气息。没有实地调查和与画师的交流,很难写出这一世界的隐秘之处。看得出来,张夏下了实地勘察的功夫,才让人物活灵活现,悲喜可感。归根结底,画师也是普通人,也被时代所裹挟,也带着普遍人性。
    • 张夏2018/07/06 17:47:38
    • 分享到:
  • 谢谢德彬的关注和点评。你猜对了,我确实去大芬村熏陶过。

    回复

  • 我怎么越看越眼熟,张夏在大芬村蹭画的时候,我已在大芬村住几年了,有很多朋友可以证明,我一直在琢磨一个非虚构的,还是你先摘了桃,让我就预祝你继续摘下去吧!我会是你最好的读者。
    • 张夏2018/08/16 13:26:21
    • 分享到:
  • 谢谢顺健兄关注和点评。如果以后继续写大芬,一定也请你谈谈大芬见闻。

    回复

  • 小说好长,分了好几次读的。当然,意料之中,读完之后,大呼过瘾。张夏是中篇高手,对写作又有理想,又有实干精神。《大隐隐于市》,笔触伸向闻名世界的深圳大芬村,写了一批画廊艺术家、生意人,他们的事业、生活、感情纠葛,构成了深圳芸芸众生里的人生记录和人性样本。人生和人性,其实就那么点事,但要呈现出每个人物的独特性,才必须有独一无二的素材和载体。张夏的实干精神在此发挥了作用,她深入其中,调查访谈,获得鲜活的
  • 一手材料,写出了不一样的故事,展现出不一样的精彩。理想不敌现实,艺术让位于商业法则。人生处处是江湖,每个人都在江湖中浮泛,随波上下,生死由命。如椽之笔,将之一一揭示,厉害!
    • 张夏2018/08/29 13:04:10
    • 分享到:
  • 谢谢书生对我的关注和肯定。相约大芬,一起去看画展。

    回复

  • 每次看张夏老师的文章前,必把椅子摆正、喝口茶、深呼吸。与以前大多作品一样,《大隐隐于市》依然保持厚实绵密的语言,不拖泥带水,冷静的叙事风格,精彩的章节和句子随时可能出其不易地跑出来,容不得读者偷懒。大芬村是深圳的,也是中国的甚至是世界的,但终究还是深圳的:小说中的人物构成了典型的深圳特点:拼、快、敢、坚——这也算是一种兼具时代性和地域性的表达吧?
  • (续)从特定的地域大芬村一群比较特别的群体——画商切入,讲述时代变革下各色人等的悲喜与命运。读完小说,发现身边有好几个陈红果。小说结构显示了作者娴熟的驾驭能力。
  • (再续),同时要为作者为了创作深入“凡间”的写作精神点赞。为写这篇小说,估计作者有时穿着拖鞋东逛西聊,有时假扮买画人神吹海聊,估计还交了一二画商为友,常跑去喝茶捞素材。
    • 张夏2018/08/22 16:05:13
    • 分享到:
  • 谢谢蛙老师的隆重表扬。你估计得没错,我的确经常逛大芬,而且在那里有画商朋友。

    回复

    • 陈彻4举人2018/07/04 19:34:51
    • 分享到:
  • 非常好看的小说!张夏的笔力比之前更有突飞猛进的进步,可喜可贺。而且摆脱了从前作品或多或少的那种涩滞感,这一篇越发流畅好读。让我最有兴趣的是九米这个人物,与其说陈红果爱上他终生不移,莫若说陈红果爱上的是爱情本身、爱上的是爱上九米的那个自己、那个自己无法抵达的心灵圣地。对九米的这种飘忽不实的写法太漂亮了。至于商业内容,我看不一定需要添加,别破坏了现在这种整体感。我倒是觉得崔大神这个人物似还需要加强。
    • 张夏2018/07/06 01:50:30
    • 分享到:
  • 谢谢陈彻关注、点评。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8/06/28 14:55:42
    • 分享到:
  • 都说艺术家是多情的,一点也不假,九米的离去或许是另一种开始。这段用艺术皮囊包裹的感情充满了戏剧性,却又因现实的伦理变得如此不堪。开头还以为是个情景喜剧,未曾想逃不过狗血情感的魔爪。商业和感情两条主线递进情节。感情戏细腻无需多言,商业方面还是略显单薄。
    • 张夏2018/06/28 15:07:33
    • 分享到:
  • 确实。贴的得匆忙。还在修改,会有一个最终的版本。谢谢意见。

    回复

  • 大芬村油画是个奇迹。在简陋的城中村里,边缘的画匠与西方的装饰艺术牵了手,最后竟然成为这个行业中的翘楚。个人的命运其实不重要,关键是产业转移的趋势使然;个人的命运却有很有趣,画工、画家,不同的价值观,不同的的社会角色定位,见证了这个大变革时代艺术从业者的内心焦虑与事业悲喜。这个题材值得深挖、是可以出好看、好有意思的大作的。
    • 张夏2018/06/28 13:40:59
    • 分享到:
  • 谢谢亨总精彩点评。

    回复

    • 姚志勇3秀才2018/09/06 03:20:05
    • 分享到:
  • 早几日已在手机上看过,近几年几乎没有在手机上读文学作品的经历,尤其是一个中篇小说。我没有停顿,读完了,一是因为小说精致的语言,耐读。二是故事情节吸引人,看完一节总想看下一节,这是纯粹读者的角度去谈论。一个能让人努力想要看完的中篇小说,就是一个好的小说。
    • 张夏2018/09/06 11:35:58
    • 分享到:
  • 谢谢志勇老弟的关注和肯定。用手机看一个这么长的小说,眼睛受累了,感动。

    回复

    • 张夏4举人2018/06/28 15:33:32
    • 分享到:
  • 商业题材只是个背景,小说最终还是写人性。毕竟不是为了讲解如何做生意。这个作品,还会增加些陈红果的戏
  • 皮之不存毛将何附?既然写开店铺的陈红果,就要把这个人的生意写好,商业怎么会是背景?小说中几个美国买主,就是一个“摆设”,只有讯息没有情节和形象,而外商对大芬的构建是非常重要的。
    • 张夏2018/08/05 15:59:31
    • 分享到:
  • 大芬有很多值得挖掘的题材,希望有更多人用小说的形式来表现大芬画商。到时应该每一篇都会有各自不同的切入角度和侧重点吧。谢谢令鹏。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8/06/28 15:02:01
    • 分享到:
  • 文中有几处笔误。故事还是蛮不错的,在稍稍梳理会更好,开头有些弱势,缺少一味抓心的猛药。
    • 张夏2018/07/06 01:52:21
    • 分享到:
  • 我是有意写平实点的。问好。

    回复

    • 游利华2童生2018/06/28 14:35:17
    • 分享到:
  • 夏夏又一力作。九米这个人物不错。但故事还可以再梳理一下。
    • 张夏2018/06/28 15:08:14
    • 分享到:
  • 在改。

    回复

  • 问候张夏老师
    • 张夏2018/06/28 13:41:22
    • 分享到:
  • 谢谢来访。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8/06/27 11:40:40
    • 分享到:
  • 大芬村是个媒介,把各色的人聚在一起,性格各异,纵使平凡也是丰富的。有点长,马着
    • 张夏2018/06/28 13:41:46
    • 分享到:
  • 谢谢关注。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4星
  • 3钻
  • 小说刊《北京文学》《江南》《长江文艺》《莽原》《芙蓉》《清明》《时代文学》等,上过选刊,中篇获莽原年度奖和广东有为文学奖
  • 小说刊《北京文学》《江南》《长江文艺》《莽原》《芙蓉》《清明》《时代文学》等,上过选刊,中篇获莽原年度奖和广东有为文学奖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9
  • 35151
  • 63
  • 11810
  • 篇幅较短,内核平实感人。这似乎是作者作品的标签,他的好几篇都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始发站,对始发站总是记忆犹新,充满感恩。从懵懂入职到牛刀小试,再到职场小成,为文学之梦选择离开,没有对错,只有选择。作者用几乎朴素到泥土的文字叙述一段往事,看来是发自内心的感悟。唯一不足的是,细节的丰满和时间的跨度上可以再扩充些,那样的话,感情更丰沛,文字更充盈,效果更动人。作为坪山主题的第一篇?看好本篇能走更远。

    江飞泉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7:12:51
  • 这是一段值得作者回忆的时光,作为能参与一次有意义的新车试验,它的骄傲远比得到多少薪水,赚了多少钱更有意义。正是无数像本文作者这样的打工者,参与了深圳的建设,使深圳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让深圳的科技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深圳会感谢每位建设者!作者的文字平实,真诚,但如果能够写得更艺术化、细节化一些,将会是一篇不错的深圳坪山记忆文。

    叶紫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4:23:54
  • 陈年旧事,世间百态,爱恨情仇。读后如品陈年老茶,回味悠长。巧妙的构思,生动细腻的描写,作品充满厚重质感。吴叔的人物形象,富有个性。特别是那把“活动扳手”做为工具或者是一种隐喻,反映出社会的现实问题,引人深思。大量的细节描写,吴叔是似而非的故事,一波三折,亦真亦假,让人扑朔迷离,这种写作手法,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如果行文能够多分些段落,文学的阅读视觉效果会更好。

    阮声陈年旧事

    2020/8/12 10:31:20
  • 本短篇有点像电影地久天长或岁月神偷那种的多重叙事,试图用彼此的情节发展,交错成一部时代荒废的颓丧背景下的故事内核,无论是金红花姐弟还是小姨夫,都是被时代隐蔽的个体,在这个飞速变迁的时代背景下不过砂砾一颗,如放在星辰寥廓的更大景深里,几乎无法让人记住任何面目,恰如个体本身的悲剧,被时代无限拉阔放大,自身越发渺小。唯一感遗憾的是,文本的主旨似乎存在疑问,看似留白,却有些混沌,

    江飞泉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3:49
  • 文章的当头一句就把我震住了。是啊,人生就是一个闭环,我们最终将回到生命的原点。可是,在这个看不见的环里,幸福、欢笑、爱情、困顿、绝望、泪水无处不在交织和纠缠。我想文中的小姨夫、金红花并没有失踪,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同一个终点:死亡。此文看得心紧,最后竟几乎窒息——看周遭众生大多如此——在隐秘的闭环中过完暗淡的一生。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0:29
  • 读来让人折服!一:一个大老爷们,竟深得张爱玲文风精髓,语言干净利落,却让人回味无穷,语言似刻薄却含深情;二:中年人写新生代,居然毫无代沟,心理、行为都拿捏的透透的,或许是作者本就有一颗新生代的心?

    青初深圳出生代

    2020/8/11 15:39:57
  • 作为一个二十几年写日记习惯的我而言,这一篇仿佛看到自己写日记的影子。当然我写得更长些。诚如我所说,文本叙述的内容琐碎,却也活色生香。活色,是源自笔下的一人一事,白描,没有过度美化,也没有贩卖苦难,却是生活的真实。送课也算是公益一种,年近退休的雷小叔能持之以恒将手头事情做好,收获颇多本身就是一种善举。兼之家庭、生活、学校、教学,杂糅着难处、苦处。之外还要坚持爱好爬格子,更显弥足珍贵。

    江飞泉上五华——我的公益日记

    2020/8/11 0:10:50
  • 如茨平兄所言,读完我也被感动了。我自然没有这样一个女孩,之前的笔友或者女友,多少有点羡慕你们。文学能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依托,还有某种念想,远方的某个人,心中的某个梦,未来的某座山。这篇文章文字质朴动情,想来作者写作时也是饱含深情吧。梅子某种意义上是种象征,是个提醒奋进的药引,抑或是某种图腾,她不是某个人,某件事,而是文学本身。

    江飞泉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10 22:07:20
  • 飞泉真能写啊!疫情不幸,把人关在家里几十天,但写作者并未闲着,他们一直在观察,在记录,在探求问题的根源。邻家作者里,段作文记录了深圳,飞泉记录了老家,这些文字,一具有保存历史档案的作用,二具有文学审美的意义,不同于一般的新闻报道。写作者为文,审美是基本要求,飞泉这组文字观察细腻,文笔生动,剪裁精巧,其中有小情怀、小情趣,也有大悲悯、大感慨,既写了一己的生活,也隐现了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值得手动点赞

    笑笑书生庚子年疫事

    2020/8/10 16:07:30
  • 不容否认,近几年来,精短类文章(诗歌除外)在角逐“睦邻文学奖”时,毫无例外,全军覆没。然而,个人感觉这篇短文还是很有嚼头的:一来,它以第一人称叙述非虚构的公益故事,不仅内容更趋向真实打动人,在细节描写中流露出的真情也颇为顺畅;二来,它在不经意间提出的某些问题,例如,老年人的居家安全、用药安全和保姆照顾安全,等等,也值得相关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关注与思考。

    黄元罗姑娘,你回来了

    2020/8/10 9:17:0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邻家悦读